第9章 YABOVIP808.COM(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妇科麻醉师(1/27)

YABOVIP808.COM(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陈俊眯着眼睛。

徐梦瑶想讨好小君齐家,妇科但她最好不要耍花招,妇科否则他不会放过她。

不知道阮家有这样的态度。

她只是暗自纳闷,怎么把做叫化鸡的厨子找来。

和厨子在一起,你怕阮军·齐家不亲近她吗?

刚才她看清楚了,他对食物的欲望特别大。

有的男人对美的欲望很大,有的男人对权利的欲望很大。

她没想到的是,阮军·齐家最关心食物。

菜色,性也。

吃饭和欲望是人的天性。

她很自信,只要抓住阮军·齐家的肚子,她就能抓住他。

其实她的这个想法也是对的。

阮家知道君爱吃,而只想把厨子偷出来,让他专门伺候阮家。

不然厨子会落到别人手里,君齐家肯定会被拉去卖淫。

订婚仪式圆满结束。

阮家正送客,买通一个侍者,悄悄带她到厨房去找厨子。

在巨大的厨房里,只有一个厨师站在里面做饭。

“那是丁老爷。”服务员对徐梦瑶说。

看了看,发现丁老爷是个女的,还是个少妇。

“你确定是她吗?是她做的叫化鸡吗?”徐梦瑶有些怀疑。

“当然!别看丁师傅年纪小,厨艺很好,几十年的酒店大厨都不如她的厨艺。”

“我明白了,你先走,我去和她谈谈。”

“好。”服务员接过钱,快步走了。

徐梦瑶整理好衣服,笑着走进来。

她的脚步声引起了丁的注意。

丁夏楠抬头疑惑地问:“你是谁?”

“你是丁师傅。你好,我叫徐梦瑶。今天吃了丁老爷做的叫化鸡,现在回味无穷,厚着脸皮跟你商量一件事。”

丁夏楠淡淡地问:“什么事?”

平易近人地笑了笑:“不知道丁师傅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开餐厅?我出钱,你干活,我们对半分。”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丁直接拒绝了。

徐梦瑶有点震惊。

她没想到她会拒绝。

她刚才询问了这件事。丁刚刚来到这家酒店。说她对这家酒店没有感情是有道理的。

还有,她月薪才几万,工资也不高。

徐梦瑶解释道:“丁老爷,不要急着拒绝我。我听说你还没有和酒店签订合同,是吗?你自由了,可以随时离开。如果你和我合作,你会得到更多的好处。我想开一家餐馆,不是小餐馆,而是市里最好的行业之一。只要丁老爷肯配合我,我怕赚的钱永远用不完。”

丁用雕刻刀和胡萝卜雕刻了一只凤凰。

她没有抬头。“我对金钱不感兴趣。许小姐,你找错人了。”

别人对钱不感兴趣?

徐梦瑶挑了挑眉毛。“你怎么能和我合作?”

丁抬头淡淡地说,“我只对烹饪感兴趣。

当你吃不下的时候,麻醉就会时不时的发生。

每当她吃不下饭的时候,麻醉就会先吃一些开胃的菜,然后才勉强吃一碗饭。

“可能是胃有问题,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爷爷告诉她,江予菲点点头,认为他不能再吃了,所以他去买了一些药吃。

吃完饭,她上楼回到卧室,打开电视看电视剧。阮不让她出去打工。她无事可做,只能用电视剧打发时间。

阮天玲也推门走进卧室。

江予菲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看电视,没看他一眼。

阮,拿了一本书,走到沙发前坐下,悠闲地读着,并没有和她说话。

他们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

每天都这样过,和离婚没什么区别。

今天的太阳又好又暖。江予菲看了无聊的电视剧,很快就睡着了。

正当她熟睡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压在她身上。

又重又热,她上气不接下气。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阮、正压着她,用他那强壮而火辣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

一双桀骜不驯的大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触碰到了她的肌肤,她手掌里的热热源不断地从他传递到她身上。

他湿热的嘴唇亲吻着她的脖子,顺着V领毛衣游到了她的锁骨下边缘。

见她醒了,他微微抬起头,目光魅惑地盯着她,嘴角弯出一丝邪魅的弧度。

江予菲没有惊慌或尖叫。

她只是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头,平静地伸出手去推他。阮天玲拉开她的手,俯下身,再次压下她柔软的娇躯。

“你...嗯……”她让他走开,他立刻亲了亲她的嘴唇,堵住了她想说的话。

江予菲很生气。她用手抓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推,扭动着身体,不停的躲避他的亲吻。

然而,不管她怎么挣扎,他的吻都跟着她,她的嘴唇像八爪鱼一样吮吸着她,无法扔掉。

拉,两人在宽大的床上滚了几下。但最后,是她放低了姿态。

江予菲累得微微喘息,头发和衣服凌乱不堪。宽领口被拉低到最低处,露出她圆圆的肩膀和大片雪白的肌肤。

而在她的两腿之间,是他结实的大腿,和一些又热又硬的东西。

阮天玲以为她放弃了挣扎,他的薄唇又吻上了她微微泛红的唇。

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但她毫无征兆地咬了一口,他们的嘴里立即充满了血腥味。

“你……”那人抬起头吃痛,眉心愤怒地蹙着。

这个女人真的很重。如果她残忍,她的舌头会被咬掉。

阮天玲瞪着她,眼神有些愤怒。江予菲冷冷地看着他。只是看着她的眼睛,他失去了* *。

但是他没有马上起床。相反,他继续按着她,一只手贴着她的腰线,一只一只地移动。

“脾气这么差,大姨妈来了?”他开玩笑地问眉毛。

“走开,我没兴趣!”江予菲不快的推着他的身体。

“走开,妇科我没兴趣!妇科”江予菲不快的推着他的身体。

然而他纹丝不动,嘴角还挂着邪恶的笑容:“让我看看我是不是来姨妈了。”

说着,他的手伸了下来。江予菲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恼怒地使劲挣扎:“你完了,我没来,我只是没兴趣!”

手指摸了摸她的裤脚,他真的相信她没有来那东西。

阮天玲收回手,眼底滑过一股深深的暗流。

“你这个月没来?”他突然问道。

江予菲微愣,他怎么知道?

阮、记不得她结婚的时间了。可以说他从来不在乎。

记得两个月前,她刚好结婚的那天,他带她喝了酒,然后让她洗冷水,让她生病住院,然后才知道是她来例假的日子。

听说女人的月经时间是每个月准时的,所以这个月她的时间应该是前几天。

她前几天没来,他记得很清楚。因为他感动过她一次,即使没有成功,他也几乎看到了他应该看到的一切。

她今天没来,所以她的月经不是推迟那么简单。

“你这个月没来吗?”阮,又问了她一遍,但他已经证实了这个猜想。

“来不来关你屁事!”江予菲不能触及他的想法,所以他只能回答。

阮、并不生气。他捏了捏她的下巴,上下打量她:“如果你没来,也许你怀孕了。”

江予菲惊讶地睁开眼睛,随即冷笑道:“别担心,我永远不会怀孕的。”

“你身体有问题吗?”男人下意识的问。

他身体有问题!

江予菲淡淡地说:“我一直吃避孕药,所以不会怀孕。”

“我记得你吃药了,我阻止了你。”阮天玲平静地说,好像她怀孕了。

“你走后,我让李伟给我买避孕药。”他只是限制她出门,没说不许任何人帮她买东西。

况且他也不想让她怀孕,所以自然不在乎她吃不吃。

江予菲猜到了这一点,但他不想这次猜错。阮,以前不屑让她怀他的孩子,现在却希望她怀孕。

男人勾着嘴唇,深邃的眼神耐人寻味。

他直起身子,淡淡地说:“我查过了。避孕药只有95%的可能。也许你是幸运的5%。”

江予菲忙坐起来,整理好衣服,双手抱着他的身体,显然还在防备着他。

“我没那么幸运。”

她看上去如此平静,以至于她不相信自己会中枪。她有一种预感,她的孩子不会那么容易来。

尤其是阮的孩子。

她总觉得他上辈子杀了他们的孩子,所以这辈子都不会来了。

更何况她既然吃了避孕药,他们也不可能生孩子。

阮、见她如此深信自己没有怀上他的孩子,而他又受了她的影响,便不再那么自信自己一定怀上了孩子。

他淡淡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如果你怀孕了,就把孩子生下来!”

江予菲迅速瞥了他一眼,他的眼睛震惊了:

妇科麻醉师

想到这里,麻醉阮天灵感觉到一股热流流向小腹,麻醉他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这里...可以是这样的……”他凑近她的脸,孩子似的暗开口。

江予菲没有注意到他的靠近。她只是认真听了他的解释,边听边点头。

当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左手已经离开了键盘,摸到了她的腰腹。

小腹传来的滚烫温度立刻惊醒了她的思绪。

随着一声低喊,她条件反射地拉起他的手,他的另一只手迅速圈住她的胸膛,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你……”江予菲恼怒地睁开眼睛,暗暗挣扎:“放开我!”

这个卑鄙的家伙,她没想到他会趁她不注意偷偷靠近她!

“告诉我,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吗?”阮天玲没有放开她,而是更紧地抱着她。

他的嘴唇贴着她的脸,气息灼灼地问道。

江予菲不安地皱起眉头:“我什么都明白!我不学,快放开我!”

男人勾着嘴唇笑了笑,突然抱起她的身体,带她转了一圈,让她坐在电脑桌前。

江予菲的背在显示屏上,她感觉很舒服。

阮天玲的身体挤在她两条细腿之间,手捧着脸,用力亲吻嘴唇。

他的吻很急,仿佛有一只野兽藏在他的身体里。只有通过激烈的掠夺,他才能获得快乐的感觉。

江予菲哀嚎着,挣扎着,用手拍打着身体,但他什么也没感觉到。

良久,他放开她的红唇,用阴森恐怖的眼神盯着她,声音低沉:“我教了你这么多,该给你点奖励吗?”

江予菲仍在发呆。她想问他付出了什么,她不明白。

阮,不等她开口,又吻了吻她的唇,不由自主地要了他所需要的报酬。

他的吻是如此激烈,他似乎要吞下她的整个人。

他的身体很紧,很硬,很热,就像一块烧红的铁。稍微靠近一点就让她觉得害怕。

她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变得如此粗鲁。

她挣扎着想推开他,但身体只会被他挤压,后背已经撞倒了显示屏,就像打翻了水杯。

江予菲想起水杯里还有水,她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了水杯上。下一秒,她觉得裤子湿了。

一股冰凉的液体浸湿了她的臀部,继续往下渗。

现在是十二月。即使家里有暖气,她还是觉得有点凉。

更何况潮湿的地方好尴尬。

江予菲不平静。她用力推了推阮,的头,气得大叫:“够了,我的裤子湿了!”

嘣-

这句话直接让阮的大脑失去了理智。

他误解了她的意思。他张开她的手,用有力的手急切地撕扯她的衣服,用嘴唇亲吻她的脖子,用坚硬的牙齿撕扯她的皮肤。

江予菲被他的凶猛吓坏了。她的小脸苍白,不敢动。

“嗯,”直到身体被迫入侵,刺痛才让她恢复理智。

她放下杯子,妇科捂住嘴说:“不好意思,妇科我去趟洗手间。”

江予菲冲出包厢,迅速冲进浴室,吐出大部分饮料。她躺在洗脸架上,呼吸了很久才感觉好些。

抬头看着镜子里满脸通红的她,打开水龙头,用水洗脸。冷水只让她清醒了几分钟,头还是晕晕的。

她的酒量太差了,喝了这么少的啤酒,她都晕了。

江予菲洗了手,回到箱子里。

“小姐姐没事吧?”黄的副局看见她进来,笑眯眯地问她,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好像很熟。

“没什么。”江予菲摇摇头。她没有马上坐下,而是拿起包对老板说:“老板,我有点不舒服,我要回去了。”

“姜要走了?坐下坐下,时间还早,别急着走。”老板热情地接待了她,但她仍然坚持要离开。

副局黄伸手扶住老板,替她说了句好话:“我觉得小姐姐真难受。你这个老板,要体谅员工,让她早点回去休息。”

有黄副局帮她说话,老板自然不敢挽留她。

感激的看了副局黄一眼,后者却说道,“小妹,你走之前,把酒喝完。在我们这一桌吃饭的,没有留酒的习惯。这里还有半杯。喝了让老板送你回去。”

桌子上的人都是一丘之貉。有些话和暗示只有自己明白。

有几个人非常友好热情地劝江予菲喝酒。为了早点离开,她不得不一饮而尽。

只是半杯酒。应该不会醉人。

江予菲放下杯子,突然感到有点头晕。

“肖强,你去坐下休息一下。我跟黄副总谈完就送你回去。”老板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然后转身继续和黄副局长说话。

江予菲想告诉她的老板,她可以一个人回去,不用为她送行。但是老板不理她,她也不敢私自离开。

她走到沙发前坐下,被头顶上明亮的灯光弄得眼花缭乱。她闭上眼睛,感到沉重和头晕。

酒量真的不好。只是两杯啤酒,她喝醉了。

江予菲靠在沙发上,双手撑着额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几个男人终于说够了,自得其乐。江予菲的老板转过头,看到她睡着了。他忍不住笑了:“小江居然睡着了,这个酒量太差了。”

黄副局长很和蔼地说:“给小江开房。她不能这样告诉她住在哪里。”

“哦,我突然想起我有一件急事要处理,要不然我会向黄副局要一间房给姜。黄副局长,我急着往前迈一步。请帮我照顾好我的员工。我很感激。”

“行了,行了,你走吧。我爱上小江的时候,这次我会帮你照顾她,但是下次你得请我吃饭。”黄副局的表情很严肃很好看,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有一种抑制不住的笑意。

老板是个文雅的人。我今天带来了江予菲,希望她能发挥作用。

现在看来,江予菲起了很大的作用。

就算她是他老婆,麻醉又怎么了?他根本不在乎她。他只关心什么时候和她离婚。

江予菲晃了晃身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MoMo这么无情的人?

即使她不爱他,麻醉但他的冷酷无情已经到了残忍的地步,无论是谁看到,都会觉得心寒可怕。

现在,他们的婚姻真的结束了,不能再拖了。

正好,她不能再呆在阮家里了。

这一次,她下定决心要和他离婚。哪怕会深深伤害爷爷的心,让关心她的人失望,她也一定要离婚。

江予菲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振作起来。

“好吧,我会请爷爷同意我们离婚。但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是什么?”

“查出那个人是谁,我要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阮天玲看着她眼底强烈的怨恨,心里一时有些不是滋味。他的眼睛黑黑的,喉咙微微滚动:“好吧。”

江予菲不再说话,而是像幽灵一样直接走进了老房子。

“奶奶,你回来了!”看到她回来,仆人们非常高兴。

她离家出走了几天,大家都很担心她。

朝他们笑了笑,走进客厅,看见阮妈妈坐在沙发上。

“这些天你去哪里了?我以为你不知道你回来了。”阮妈妈放下茶杯,没好气。

媳妇的胆子一天比一天大,一点都不在乎他们阮家。甚至学会了离家出走,以后离家出走容易吗?

“妈妈,爷爷和爸爸在家吗?”江予菲不在乎婆婆的愤怒,淡淡地问她。

“你爸上班去了,爷爷在休息。”

听完之后,江予菲对仆人说:“请帮我约爷爷出去。我有话要说。”

“好的。”仆人转身离开了。

“你要说什么?”阮穆皱眉问她。

江予菲抿唇没有回答,她微微垂下头,心空荡,很难受。虽然她的生活重新开始,但越来越糟糕。

不过没关系,她不会被这些东西打倒的。

等她离婚了,她会好好生活,开始真正属于她的生活。

“于飞,你回来了。”阮安国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到她露出慈祥的笑容。不像阮目的愤怒,他一点都不不开心,反而为她回来而开心。

就好像她不是离家出走,只是旅游几天回来。

“爷爷。”江予菲的眼睛是红色的。今天早上被狠狠打了一顿后,她一直努力不让自己崩溃。

但是现在看到我善良的爷爷,她真的要崩溃了。她觉得好难受,怎么办,谁来帮她。

“于飞,你怎么了?”他皱着眉头问她。

江予菲弯下膝盖,人们跪在他面前。“爷爷,我这次回来是想请你同意我和阮离婚。爷爷,阮,和我不适合做夫妻。请你同意我们离婚好吗?”

爷爷在她面前什么也没说。

但是她很清楚爷爷一定非常反对他们离婚。而且不是一般的反对,而是非常强烈的反对。

妇科麻醉师

阮安国看着他们,妇科觉得很生气。他没有一口气把他们提上来,妇科人一下子晕倒在沙发上。

“爷爷!”

“爸爸!”

“爸爸!”

每个人都很惊慌,急忙去检查他的情况。

阮妈妈紧张地看着公公,双手微微颤抖。

“爸,醒醒,别吓我!”如果公公有什么恶,真的要怪她!

“爷爷,爷爷!”江予菲哭着,跪在阮安国的怀里。“爷爷,你怎么了,别吓我,别吓我!”

阮穆冷冷地看着她,突然抬起手掌,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

“你给我滚!我们家养不起你这样的女人,你马上给我滚来滚去!”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是眼泪却无法控制。她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小脸上毫无血色。

阮田零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转移了话题:“妈,先带爷爷去医院!”

“对,送医院!”

江予菲跟了上去,突然碰到了阮目锐利的目光。

“你给我跪下!爸爸醒了,你什么时候起床!”

“妈妈……”阮天玲抱着老人突然停下来。

“放过她,去医院!”阮妈妈冲上去推他的身子,那人的目光从忧虑的目光和红肿的小脸上掠过,心里多少有些发涩,但那种感觉很快就被忧虑代替了。

现在不是考虑其他事情的时候,而是关心爷爷健康的时候。

阮安国晕倒了,阮家大破。每个人都很忙,担心老人的健康。

江予菲跪在地上没有起来,她瘦弱的身体在宽敞的客厅里失去了存在感。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即使注意到了,也会故意忽略她。

在他们看来,有钱人家真的是不识抬举。

阮家怎么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有多少女人想嫁入阮家?那些女人哪个没有地位?

只要拔一根就比她强一百倍。

父亲喜欢她,不顾她的出身选择了她,让她坐在邵的奶奶的位置上。她想和主人离婚,因为她不懂得珍惜和感恩。

父亲曾苦口婆心地劝过她,说要把她培养成阮家的小三,她还是不领情,还是要离婚。

看来他们家少爷很惨,阮家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让她留下来就是要了她的命!

他们认为家庭主妇善良温柔,是个好女人。现在看来她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哼,果然不上台面,还真以为他们阮家要她?

没有你,少爷可以娶一个比你优秀百倍千倍的女人!

江予菲低下了头,他能感觉到周围的敌意和排斥。

她眼神幽幽,不明白自己的无知。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这样逼迫爷爷。她会一步一步找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和阮离婚。

“有点发烧...我给她打了一针...这些药一天吃三次……”

谁在说话?

她努力睁开眼睛,麻醉面对家庭医生胡医生。

“醒了?别怕,麻醉给你打一针就不会难受了。”胡医生和蔼地对她笑了笑。看到他的笑容,江予菲的身体放松了许多。

阮天玲挽起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

看到她的手腕,男人的第一反应是,她瘦到胳膊上的蓝色血管都能看清楚。

她最近在吃什么?为什么她越来越瘦了!

阮,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差点害死苍蝇。

胡博士看了一眼他的表情,眼里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拿起注射器,将针头对准江予菲手臂上的血管。

尖锐的针扎进血管,江予菲感到了细细的疼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害怕打针,但现在,这种疼痛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因为她的心已经痛得麻木了,她的身体也因此麻木了。

胡医生看她病了就走了。阮、帮她脱衣服。她正要脱毛衣,突然一把抓住衣领不让他脱。

男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正好看到她眼中隐藏的恐慌。

他立刻知道了,抓起被子盖住她的身体,不再继续脱她的衣服。

“我让仆人给你准备食物,你吃点东西就可以休息了。”他好像不习惯说这种关心人的话,但是说的话很别扭。

江予菲淡淡地闭上眼睛:“不需要。”

她背对着他翻身,紧紧地裹在被子里,蜷缩着,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

阮天玲静静地看着她露出的头,看着她乌黑的头发,眼睛里闪着阴暗而不为人知的光芒。

“你好好休息,别太担心爷爷。”男人站起来,轻轻走出房间,为她关上门。

江予菲强迫自己闭着眼睛睡觉。她的身体很困,但她睡不着。我一闭眼,就忘不了昨晚喝酒的场景。

那些人是谁?

江予菲头痛欲裂,她的心恐慌而痛苦,仿佛她做错了什么,甚至没有给她悔改的机会,所以她即将入狱。

她的心又懊悔了。

你不应该在小公司工作,你不应该去!

如果你不去,你就不会去...

“啊——”江予菲再也受不了了。她突然坐起来,愤恨地尖叫起来。

门很快被推开了,阮田零夹着肩膀大步走了进来。“你怎么了?”

“别碰我,离开这里,出去!你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不是好东西,你怎么不死,你怎么不死!”江予菲拼命挣扎,尖叫得令人心碎。

此刻,她恨不得被天翻地覆,世界毁灭。

她眼里的怨恨一下子刺痛了阮田零的眼睛。

不是没人恨过他。很多人想杀了他。

但是那些怨恨从来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但是江予菲的怨恨虽然不是全部针对他,却下意识地认为是针对他的。

妇科麻醉师

而他发现自己承受不了她那么多的怨恨,妇科心里闪过愧疚。他微微握紧手掌,妇科心里突然有一种纠结的矛盾。

为了嫁给颜悦真的值得伤害她吗?

应该是值得的。颜悦是一个他爱了十几年的女人。他不爱江予菲,所以这是值得的。

另外,他没有太伤害她。他那样做是为了实现她离婚的决心!

想到这里,想到了她向法院申请阮。他答应尽快想办法和她离婚,但她还是提交了离婚申请,这违背了他的底线。

所以,给她一点惩罚是对的!

阮,安慰了一番,心里的愧疚感也就没了。

他轻轻起身,找了两片安眠药递给她:“吃了它,你就什么都不会想了!”

江予菲盯着他手心里的药丸,眼睛空洞。

“怎么,你不想吃了,想继续疯下去?”男人略带讽刺的勾勾嘴唇,江予菲的心情是在很容易激动的时候。

她冷冷地抬头看着他,咬紧牙关。“瓶子都给我!”

男人的眼睛突然布满了阴沉可怕的色彩:“想死就等离婚再死吧!”

他无情的话语让江予菲清醒了许多,也让她保持了斗志。

江予菲,不管你遭受了多少伤害和不公,没有人会安慰你和关心你,所以当你死的时候没有人会难过。

既然没人管,那就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生活,比谁都活得更开心更幸福!

江予菲的大脑突然想通了,他的心不再撕裂疼痛。都是死过一次的人,那还有什么难的?

她吃了阮、的安眠药,然后静静地躺下。

她突然变得如此顺从,以致阮田零对她的恢复能力感到惊讶。

看到她闭上眼睛,他帮她关掉台灯,然后走出卧室,让她一个人睡在房间里。

我不知道是安眠药起了作用,还是江予菲已经筋疲力尽了。她很快就睡着了,睡着了。

梦里,许多片段闪过她的脑海。酒桌上,几个劝他们喝酒的男人的声音和笑容也在梦中变得猥琐扭曲。

她梦见自己被压在床上。她激烈地挣扎着,尖叫着。

不,走开,出去!

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身体都是沉重的,摆脱不了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没事,别怕,什么都没发生!”

恍惚中,她听到有人在和她说话。

他说什么都没发生。真的发生了吗?

江予菲出了很多汗,感觉轻松多了。

与此同时,她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澈,她沉重的身体突然变瘦了。在梦里,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消失了。

她似乎看到阳光进来了,温暖的金光笼罩着她的身体,温暖而神圣,洗涤着她的身体和心灵。

江予菲觉得很舒服,她的眉毛舒展了,她睁开眼睛,看到了太阳升起。

然而,麻醉她没有再爱上他。她只是当时一想到失控就心有余悸。

同样的,麻醉阮也无法静下心来工作,与激烈接吻的场景不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结婚一年多了,第一次这么热烈,这么心照不宣的接吻。

那种感觉很刺激,也很复杂。

就像不得不出轨一段时间的刺激。

阮,好笑地摇了摇头。他和江予菲仍然是夫妻,但他认为当时失控是出轨。说这种话真好笑。

会议室里,年轻帅气的总裁笑着摇摇头。

一个正在做报告的总经理吓得不敢继续了。

总统笑着摇摇头。他认为他的报告是好是坏?

————

晚上,阮、去见严月。

他过去常来颜家,对那里很熟悉。

保姆为他开门,给阮大师一个温暖的哭声。

“阮大师,夫人在厨房。”保姆笑着对他说。

他脱下厚重的羊毛大衣,递给仆人。他迈着修长的双腿,来到颜的厨房。

厨房里,严月穿着紧身白毛衣和臀裙,系着围裙,用她白皙美丽的手搓着面粉,从来不碰太阳。

当她瞥见他时,她立刻美丽而天真地笑了。

"凌,你来了,再等一会儿,饺子马上就好了."

阮,走到他跟前,看见他脸上有一点面粉,还有一双沾满面粉的手,心里多少有点感动。

她从小被大家宠着爱着当公主,自己从来不倒茶。然而今天,她学会了自己教饺子。他怎么能不被她的意图所感动呢?

阮天玲笑着,用手指擦着脸上的面粉。

颜悦突然羞涩地笑了。

“去坐下,我马上就好。”她用胳膊轻轻推了推他的身体。

男人拉着她的手,去洗手池洗。“别干了,让保姆干吧,你陪我出去聊一会儿。”

“但是我说我自己给你做。”严杜悦嘟起小嘴,但听话的让他握住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洗干净。

“虽然很想吃你的饺子,但是更心疼你的手。”阮天玲温柔地对她说,脑子里突然想起了过去发生的一些事。

他记得他和江予菲结婚后,有一天出差回家,当时是下午两点,还没到吃饭的时间。

就那几天,他胃口不好,吃不下外面做的菜,所以飞机上不吃,下飞机也不吃。

他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仆人为他做饭。

但他不知道的是,负责做饭的仆人那天刚出去,要等到做晚饭的时候才回来。

他只知道命令,然后上楼洗澡换衣服。

他在楼上处理完一些事情,就下楼吃饭。

他站在厨房门口,看见江予菲穿着围裙,细长的身体背对着他。

她把食物放在盘子里,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

"食物准备好了,你可以马上坐下来吃。"

他松了一口气,妇科但他的心有些失落。

我对她那种与自己无关的态度感到沮丧。

“妈妈,妇科我温柔的感情已经过去了,我不能娶她。”阮天玲淡淡道。

阮母张嘴想说什么,阮安国的声音冷冷地插进来。

“什么都不要说,吃吧!”

公公脸色很不好,媳妇阮穆也不敢继续惹他生气。

“吃饭吧,吃完再说点事。”阮富笑了笑,缓和了气氛,又给了阮一个鸡腿,希望能堵住她的嘴。

“吃这个,你最爱吃的滑蛋豆腐。”阮、舀了一勺豆腐,放在的碗里。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表现得很自然,看起来很体贴。

江予菲不是很饿,但她仍然拿起筷子默默地吃着。

吃完饭,阮安国让大家坐在客厅里,马上有话要说。

江予菲非常想离开。她不想和他们讨论她和阮、到底结婚没有。

她根本不会嫁给他,再讨论他们也没用。

但是她答应阮,今天就留在这儿,他什么时候离开她就什么时候离开她。

为了她以后的逃亡计划,她先忍了。

阮天玲带她在沙发上坐下,阮福和阮木坐在他们对面。

阮安国坐在中间。

佣人已经筛选出去了,豪华的客厅安静而严肃,就像开了个大会。

阮安国看着阮田零,很认真地问他:“你说你要和颜悦解除婚约,嫁给于飞。这是你心里说的吗?”

“是的。”阮天玲点点头,看了一眼江予菲,后者没有看他一眼。

“当你一直想和于飞离婚的时候,你就要和颜悦结婚了。现在你必须取消婚约,嫁给于飞。田零,你太啰嗦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阮,勾唇一笑:“爷爷,这次请相信我。”

阮安国神色凝重,道:“我怎么能相信你?颜悦回来的时候,你也很坚决的要和于飞离婚。当时你还要求我相信你,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你也这么说了,谁知道过一段时间你还会不会回心转意,决定嫁给颜悦而不是于飞。”

阮天玲敛去嘴角的笑意,抿唇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要怪爷爷不相信他,但他不会相信自己。

“爷爷,你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

“你的态度不重要,重要的是于飞的态度。”

老人看着江予菲,亲切地问她,“于飞,你有什么主意?你想和田零再婚吗?”

江予菲的表情很冷淡,阮田零用深沉的目光看着她,她的眼睛是暗淡的,不为人知的。

“爷爷,其实你不用在这里讨论我和他能不能复婚,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和他复婚。颜田零与我无关。反正我是不可能和他说话的。”

阮的母亲立刻脸色变黑。

一家人坐在这里讨论他们的婚姻,认为这是一件大事。

然而,一句话,她否定了他们的做法,让他们的一本正经像个笑话。他松了一口气,但他的心有些失落。

我对她那种与自己无关的态度感到沮丧。

“妈妈,我温柔的感情已经过去了,我不能娶她。”阮天玲淡淡道。

阮母张嘴想说什么,阮安国的声音冷冷地插进来。

“什么都不要说,吃吧!”

公公脸色很不好,媳妇阮穆也不敢继续惹他生气。

“吃饭吧,吃完再说点事。”阮富笑了笑,缓和了气氛,又给了阮一个鸡腿,希望能堵住她的嘴。

“吃这个,你最爱吃的滑蛋豆腐。”阮、舀了一勺豆腐,放在的碗里。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表现得很自然,看起来很体贴。

江予菲不是很饿,但她仍然拿起筷子默默地吃着。

吃完饭,阮安国让大家坐在客厅里,马上有话要说。

江予菲非常想离开。她不想和他们讨论她和阮、到底结婚没有。

她根本不会嫁给他,再讨论他们也没用。

但是她答应阮,今天就留在这儿,他什么时候离开她就什么时候离开她。

为了她以后的逃亡计划,她先忍了。

阮天玲带她在沙发上坐下,阮福和阮木坐在他们对面。

阮安国坐在中间。

佣人已经筛选出去了,豪华的客厅安静而严肃,就像开了个大会。

阮安国看着阮田零,很认真地问他:“你说你要和颜悦解除婚约,嫁给于飞。这是你心里说的吗?”

“是的。”阮天玲点点头,看了一眼江予菲,后者没有看他一眼。

“当你一直想和于飞离婚的时候,你就要和颜悦结婚了。现在你必须取消婚约,嫁给于飞。田零,你太啰嗦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阮,勾唇一笑:“爷爷,这次请相信我。”

阮安国神色凝重,道:“我怎么能相信你?颜悦回来的时候,你也很坚决的要和于飞离婚。当时你还要求我相信你,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你也这么说了,谁知道过一段时间你还会不会回心转意,决定嫁给颜悦而不是于飞。”

阮天玲敛去嘴角的笑意,抿唇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要怪爷爷不相信他,但他不会相信自己。

“爷爷,你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

“你的态度不重要,重要的是于飞的态度。”

老人看着江予菲,亲切地问她,“于飞,你有什么主意?你想和田零再婚吗?”

江予菲的表情很冷淡,阮田零用深沉的目光看着她,她的眼睛是暗淡的,不为人知的。

“爷爷,其实你不用在这里讨论我和他能不能复婚,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和他复婚。颜田零与我无关。反正我是不可能和他说话的。”

阮的母亲立刻脸色变黑。

一家人坐在这里讨论他们的婚姻,认为这是一件大事。

然而,一句话,她否定了他们的做法,让他们的一本正经像个笑话。

她养不起这样的媳妇。她最好不要再和儿子结婚了。他们最好不要在一起。

“爸,麻醉看来雨菲没有再婚的心思。这件事不能强求。既然她不同意,麻醉我们就尊重她的想法。”阮妈妈优雅地笑了。

阮安国垂着眼睛点点头,“是的,这一次,我们必须尊重于飞的想法。她不同意,谁也不能强迫她。”

江予菲有点惊讶。没想到爷爷会选择尊重她。

“爷爷,谢谢您的理解。”她微微笑了笑。

阮、从容地站起来,淡淡地说:“我看这样也好,那我们回去吧!”

他拉着江予菲的手,把她拖到外面。

他的步伐很大,所以江予菲不得不快步跟上他。

“田零,我明天会邀请岳越,你也应该来。”阮玲玉的母亲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阮田零轻轻地走了几步,继续往前走。

坐在车里,江予菲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发圈,把她的长发扎成马尾,这让她精神大振。

阮天灵不是故意要开车走的。他握着方向盘,低着头看着她。

江予菲后知后觉地转移了他的视线。

“你在看什么?”

“你为什么不答应和我复婚?”他盯着她问道。

江予菲觉得他的问题很有趣。她为什么答应和他复婚?

“给我一个和你复婚的理由。”

“你有我的孩子……”

江予菲因为这个无聊的原因赶紧打断了他。“生孩子怎么了?不再婚,我和孩子还能好好活着,死了算了。”

阮天玲眉头微皱,眼神又沉了几分。

江予菲优雅地笑了。“有什么原因吗?”

他突然想强压她的笑容!

你为什么笑得如此冷漠,如此骄傲!

她的笑容只能反映他的挫败和失败!

“我爱你——”他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那双深邃的黑眼睛紧紧盯着她,没有遗漏她任何表情。

江予菲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吃错药了?但你可以胡说八道,不能乱吃药。但有时候,你不能胡说八道。”

她眼里除了惊讶和不屑,没有任何情绪。

她不仅不相信他说的话,还鄙视他的爱。

即使他真的爱她,她也会很不屑。

阮、勾唇,邪魅一笑:“你说得对,我说错了。”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爱上她。只是说那无非是想试探她的心。

“无聊!”江予菲坐下来,拉起他的安全带。“开车。”

阮、发动了车子,走了。在路上,徐太太给他打电话,请他喝茶。他拒绝了,并告诉徐太太,警察会处理徐曼的案子,他无能为力。

江予菲微微闭着眼睛闭目养神,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阮天玲故意开了免提,只是想让她听听许家是怎么担心的。

江予菲看着窗外。人行道上的银杏园已经长出来了,绿绿的。

一到秋天,它就会变成金黄色。一眼望去,全是金黄的树叶,画面很美。

她还记得去年遇到徐曼时,她看起来骄傲、美丽、清高,就像一位高贵的公主。她养不起这样的媳妇。她最好不要再和儿子结婚了。他们最好不要在一起。

“爸,看来雨菲没有再婚的心思。这件事不能强求。既然她不同意,我们就尊重她的想法。”阮妈妈优雅地笑了。

阮安国垂着眼睛点点头,“是的,这一次,我们必须尊重于飞的想法。她不同意,谁也不能强迫她。”

江予菲有点惊讶。没想到爷爷会选择尊重她。

“爷爷,谢谢您的理解。”她微微笑了笑。

阮、从容地站起来,淡淡地说:“我看这样也好,那我们回去吧!”

他拉着江予菲的手,把她拖到外面。

他的步伐很大,所以江予菲不得不快步跟上他。

“田零,我明天会邀请岳越,你也应该来。”阮玲玉的母亲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阮田零轻轻地走了几步,继续往前走。

坐在车里,江予菲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发圈,把她的长发扎成马尾,这让她精神大振。

阮天玲不是故意要开车走的。他握着方向盘,低着头看着她。

江予菲后知后觉地转移了他的视线。

“你在看什么?”

“你为什么不答应和我复婚?”他盯着她问道。

江予菲觉得他的问题很有趣。她为什么答应和他复婚?

“给我一个和你复婚的理由。”

“你有我的孩子……”

江予菲因为这个无聊的原因赶紧打断了他。“生孩子怎么了?不再婚,我和孩子还能好好活着,死了算了。”

阮天玲眉头微皱,眼神又沉了几分。

江予菲优雅地笑了。“有什么原因吗?”

他突然想强压她的笑容!

你为什么笑得如此冷漠,如此骄傲!

她的笑容只能反映他的挫败和失败!

“我爱你——”他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那双深邃的黑眼睛紧紧盯着她,没有遗漏她任何表情。

江予菲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吃错药了?但你可以胡说八道,不能乱吃药。但有时候,你不能胡说八道。”

她眼里除了惊讶和不屑,没有任何情绪。

她不仅不相信他说的话,还鄙视他的爱。

即使他真的爱她,她也会很不屑。

阮、勾唇,邪魅一笑:“你说得对,我说错了。”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爱上她。只是说那无非是想试探她的心。

“无聊!”江予菲坐下来,拉起他的安全带。“开车。”

阮、发动了车子,走了。在路上,徐太太给他打电话,请他喝茶。他拒绝了,并告诉徐太太,警察会处理徐曼的案子,他无能为力。

江予菲微微闭着眼睛闭目养神,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阮天玲故意开了免提,只是想让她听听许家是怎么担心的。

江予菲看着窗外。人行道上的银杏园已经长出来了,绿绿的。

一到秋天,它就会变成金黄色。一眼望去,全是金黄的树叶,画面很美。

她还记得去年遇到徐曼时,她看起来骄傲、美丽、清高,就像一位高贵的公主。

然而,妇科仅仅几个月,妇科她就被送进监狱,受到法律制裁。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

她只希望进了监狱以后,能改过自新,以后不再伤害别人。

其实从天堂掉到地狱的人不止一个。

有一次,她瞬间被送进了地狱。

人还是要靠自己站起来。如果他们不能站起来,他们只能一辈子生活在地狱里。

第二天,吃了早饭,和李婶一起坐车出去逛街。

阮天玲接到妈妈电话,回老家了。颜悦也受到阮母亲的邀请。

江予菲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之间的对话。

阮、想和颜悦色地退婚。在她看来,她与她无关。但她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

逛了一上午,下午和李婶回到别墅,刚坐下喝了一杯,仆人就说燕小姐来了。

“她也来做什么?少爷不在家。”李婶淡淡的说道。

江予菲没有说要不要开心,但后者直接插话了。

她看起来憔悴了很多,但是看起来越来越可爱,我觉得可惜。

江予菲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勾着她的嘴唇笑了:“我好像没说我想见你。”

“,凌想和我离婚。满意吗?”严月一开口就问她。“你从一开始就插在我们之间,现在你必须直接把他带走。你怎么这么刻薄?”

江予菲无言以对。这个女人一直认为她介入了他们之间。她为什么这么想?

说实在的,是她把自己和阮、的婚姻插了进来。

反正颜悦的思维太奇妙了,都懒得和她争论。

“李婶,这里是阮天灵的别墅。如果他不在家,请替他问候客人。”江予菲说着,起身打算上楼去洗个澡,然后睡觉。

她不是这里的主人,不能招待,就让李阿姨招待吧。

然而,她的话在严月听来却变成了另一个意思。

江予菲是在暗示她的身份已经从女主人变成了客人吗?

她太骄傲了,她怎么能允许江予菲这样羞辱她呢?

颜悦大步上前,挡住了江予菲的去路。

她的脸冰冷而霸气。“你真的以为你迷惑凌一段时间,他就会放弃和我的婚约,和你结婚吗?”

“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凌最后嫁的一定是我。等我看看最后谁能嫁进阮家来!”

江予菲看上去很酷,说道:“你说完了吗?完事请让开。”

“江予菲,我不会让你继续骄傲的!”

江予菲不想说什么。她想什么就是什么。

严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大步走了。

她刚走出客厅,眼角瞥见了睡在狗窝里的霹雳。

“砰!”严月欣喜地上前,霹雳听到她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汪汪——”巨大的霹雳冲出狗窝,在燕月身边蹦跶。

和李婶听见声音,看见的总是凶猛的霹雳,实际上是在叫对方温柔撒娇。

宝贝留言很多,收藏,给虞姬力量!然而,仅仅几个月,她就被送进监狱,受到法律制裁。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

她只希望进了监狱以后,能改过自新,以后不再伤害别人。

其实从天堂掉到地狱的人不止一个。

有一次,她瞬间被送进了地狱。

人还是要靠自己站起来。如果他们不能站起来,他们只能一辈子生活在地狱里。

第二天,吃了早饭,和李婶一起坐车出去逛街。

阮天玲接到妈妈电话,回老家了。颜悦也受到阮母亲的邀请。

江予菲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之间的对话。

阮、想和颜悦色地退婚。在她看来,她与她无关。但她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

逛了一上午,下午和李婶回到别墅,刚坐下喝了一杯,仆人就说燕小姐来了。

“她也来做什么?少爷不在家。”李婶淡淡的说道。

江予菲没有说要不要开心,但后者直接插话了。

她看起来憔悴了很多,但是看起来越来越可爱,我觉得可惜。

江予菲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勾着她的嘴唇笑了:“我好像没说我想见你。”

“,凌想和我离婚。满意吗?”严月一开口就问她。“你从一开始就插在我们之间,现在你必须直接把他带走。你怎么这么刻薄?”

江予菲无言以对。这个女人一直认为她介入了他们之间。她为什么这么想?

说实在的,是她把自己和阮、的婚姻插了进来。

反正颜悦的思维太奇妙了,都懒得和她争论。

“李婶,这里是阮天灵的别墅。如果他不在家,请替他问候客人。”江予菲说着,起身打算上楼去洗个澡,然后睡觉。

她不是这里的主人,不能招待,就让李阿姨招待吧。

然而,她的话在严月听来却变成了另一个意思。

江予菲是在暗示她的身份已经从女主人变成了客人吗?

她太骄傲了,她怎么能允许江予菲这样羞辱她呢?

颜悦大步上前,挡住了江予菲的去路。

她的脸冰冷而霸气。“你真的以为你迷惑凌一段时间,他就会放弃和我的婚约,和你结婚吗?”

“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凌最后嫁的一定是我。等我看看最后谁能嫁进阮家来!”

江予菲看上去很酷,说道:“你说完了吗?完事请让开。”

“江予菲,我不会让你继续骄傲的!”

江予菲不想说什么。她想什么就是什么。

严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大步走了。

她刚走出客厅,眼角瞥见了睡在狗窝里的霹雳。

“砰!”严月欣喜地上前,霹雳听到她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汪汪——”巨大的霹雳冲出狗窝,在燕月身边蹦跶。

和李婶听见声音,看见的总是凶猛的霹雳,实际上是在叫对方温柔撒娇。

宝贝留言很多,收藏,给虞姬力量!

“砰,麻醉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麻醉没想到你回来了!”严岳兴奋地蹲下身子,轻抚着霹雳的脖子。

霹雳眯起眼睛,享受她的触摸,她强壮的身体一直在她身上游荡。

李婶娘尴尬地向解释道:“江小姐,其实霹雳是燕小姐十八岁时送给少爷的生日礼物。”

“嗯。”江予菲淡淡应了一句,没有回应。

李阿姨以为她不高兴了,解释道:“当时大家都以为颜小姐死了,连霹雳都知道颜小姐‘死了’。霹雳每天不吃不喝,最后差点死掉。当时少爷没有精力照顾,就把它送给了一个爱狗的朋友领养,然后领养了好几年。”

李婶的话音刚落,严月突然转头看着他们。

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江予菲,嘴角挂着骄傲的微笑。

她在向她炫耀,她和邦邦的感情有多好。

江予菲几乎要发疯了。他和一只狗关系很好,没什么好炫耀的。

严月走上前,用师父的口吻问李大妈:“霹雳是什么时候带回来的?”

“就在几天前。”

“凌亲自带回来的?”

“是的。”

颜悦的笑容加深了一点。“李阿姨,好好照顾霹雳,别让它受欺负。”

李婶哑口无言,谁敢欺负霹雳!不吓人就好。

江予菲自然知道,严月是怕自己遭此霹雳。

她无言以对。只有像她这样的女人才会一直认为别人对人心有害。

江予菲真的发现她的脸越来越恶心。她转身走回客厅,不想继续面对她。

严月盯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然后走回霹雳身边,对它耳语。

阮、一回来,李婶就告诉了他。

“她说什么了吗?”阮天玲随口问道。

李婶没敢八卦其中的一些。谁知道少爷对严小姐是什么态度?

”什么也没说。但她在离开前和迅雷玩了一会儿。”

阮天玲点点头,没说话。

“那江予菲呢?”

“江小姐在楼上休息。”

阮天玲大步上楼。他推开卧室的门,发现江予菲正坐在沙发上编织。

他走上前去,在她身边坐下,盯着她织毛衣,疑惑地问:“这是什么?给我织围巾?”

"我记得你答应给我织一条围巾."

江予菲不解地望着阮,沉下脸来说:“你忘不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去年,爷爷生日前。”

江予菲记得她给爷爷织了一条围巾作为生日礼物。阮,也叫她给他织一个。

但当时他并没有明确要求她为他织毛衣,她只是假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低下眼睛,继续她的动作:“我不记得我答应过你。”

“江予菲,你想违约吗?”

“谁欠债了!”

“你明明答应我了!”阮,说,如果他认定她同意了,那她一定同意了。“砰,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回来了!”严岳兴奋地蹲下身子,轻抚着霹雳的脖子。

霹雳眯起眼睛,享受她的触摸,她强壮的身体一直在她身上游荡。

李婶娘尴尬地向解释道:“江小姐,其实霹雳是燕小姐十八岁时送给少爷的生日礼物。”

“嗯。”江予菲淡淡应了一句,没有回应。

李阿姨以为她不高兴了,解释道:“当时大家都以为颜小姐死了,连霹雳都知道颜小姐‘死了’。霹雳每天不吃不喝,最后差点死掉。当时少爷没有精力照顾,就把它送给了一个爱狗的朋友领养,然后领养了好几年。”

李婶的话音刚落,严月突然转头看着他们。

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江予菲,嘴角挂着骄傲的微笑。

她在向她炫耀,她和邦邦的感情有多好。

江予菲几乎要发疯了。他和一只狗关系很好,没什么好炫耀的。

严月走上前,用师父的口吻问李大妈:“霹雳是什么时候带回来的?”

“就在几天前。”

“凌亲自带回来的?”

“是的。”

颜悦的笑容加深了一点。“李阿姨,好好照顾霹雳,别让它受欺负。”

李婶哑口无言,谁敢欺负霹雳!不吓人就好。

江予菲自然知道,严月是怕自己遭此霹雳。

她无言以对。只有像她这样的女人才会一直认为别人对人心有害。

江予菲真的发现她的脸越来越恶心。她转身走回客厅,不想继续面对她。

严月盯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然后走回霹雳身边,对它耳语。

阮、一回来,李婶就告诉了他。

“她说什么了吗?”阮天玲随口问道。

李婶没敢八卦其中的一些。谁知道少爷对严小姐是什么态度?

”什么也没说。但她在离开前和迅雷玩了一会儿。”

阮天玲点点头,没说话。

“那江予菲呢?”

“江小姐在楼上休息。”

阮天玲大步上楼。他推开卧室的门,发现江予菲正坐在沙发上编织。

他走上前去,在她身边坐下,盯着她织毛衣,疑惑地问:“这是什么?给我织围巾?”

"我记得你答应给我织一条围巾."

江予菲不解地望着阮,沉下脸来说:“你忘不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去年,爷爷生日前。”

江予菲记得她给爷爷织了一条围巾作为生日礼物。阮,也叫她给他织一个。

但当时他并没有明确要求她为他织毛衣,她只是假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低下眼睛,继续她的动作:“我不记得我答应过你。”

“江予菲,你想违约吗?”

“谁欠债了!”

“你明明答应我了!”阮,说,如果他认定她同意了,那她一定同意了。

江予菲说不出话来,妇科“我个人说过要给你织吗?没有,妇科所以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

阮天玲的脸又沉了下去,“你显然是同意了!沉默也是一种承诺!”

“阮田零,你是什么东西?”

“你沉默,所以你承认你是什么东西?”江予菲向他翻了个白眼,埋头继续编织。

阮天玲气得说不出话来,却找不到话来反驳她。

但是让他就这么放弃了,他做不到。

他的脾气很倔,越是违心,越是不死心。

阮、伸手抓起一小片织的东西。他拿在手里问她:“这是给谁织的?”

“你控制我!”江予菲伸手去抓它。他打开她的手,然后迅速拔出毛衣针,用手抓住线。

“你不说我就拆!”

愤怒地盯着他,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

这人脾气这么这样,太土匪了!

不,他侮辱土匪,说他们是土匪。

他简直就是一只食肉兽,一只野兽!

“阮天玲,你不会无缘无故闹事吧?还给我,一会儿就坏了。”这是她两个小时努力工作的结果,从来不允许他破坏。

阮天玲见她还在乎这件事,就更加肯定了。

“再问你一遍,这是给谁织的?”

江予菲讨厌他威胁她。他越是这样,她越是不妥协。

“反正不是给你织的!”她对他咆哮。

阮,眼神一冷,冷哼一声,手指扯了一下线,把她织的东西撞了几下。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心里很难过。她是怎么认识阮这样的人的?

一口气堵在她的胸口,她感到很不舒服,难受得要发疯了。

站起来,伸手去拉阮的手腕。

他的手指一碰到她,她就像针一样甩开了,用头冲着他喊:“滚出去,你这个魔鬼,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滚出去,滚出去!”

阮天玲抿唇盯着她,眼底全是尹稚。

江予菲狠狠盯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冰冷的怨恨。

她恨他不是因为他破坏了她编织的东西,而是因为他的欺凌和掠夺。

恨他这么久,一直在伤害她,强迫她,让她一直生活在极度的压抑中。

她多么希望立刻摆脱这种邪恶。

没有他,她的生活会很美好。

但和他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再也见不到阳光,再也呼吸不到自由清新的空气息。

上辈子她的生活被他毁了,她觉得他又要毁了她。

努力了一辈子,她不能再让他毁了她。她必须摆脱他,她必须!

“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阮天玲站起来,笔直地站在她面前,顿时给了她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江予菲盯着他,指着门。“我叫你滚,滚!”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阮天岭愤怒的低吼着,脸色阴沉的吓人。江予菲说不出话来,“我个人说过要给你织吗?没有,所以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

阮天玲的脸又沉了下去,“你显然是同意了!沉默也是一种承诺!”

“阮田零,你是什么东西?”

“你沉默,所以你承认你是什么东西?”江予菲向他翻了个白眼,埋头继续编织。

阮天玲气得说不出话来,却找不到话来反驳她。

但是让他就这么放弃了,他做不到。

他的脾气很倔,越是违心,越是不死心。

阮、伸手抓起一小片织的东西。他拿在手里问她:“这是给谁织的?”

“你控制我!”江予菲伸手去抓它。他打开她的手,然后迅速拔出毛衣针,用手抓住线。

“你不说我就拆!”

愤怒地盯着他,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

这人脾气这么这样,太土匪了!

不,他侮辱土匪,说他们是土匪。

他简直就是一只食肉兽,一只野兽!

“阮天玲,你不会无缘无故闹事吧?还给我,一会儿就坏了。”这是她两个小时努力工作的结果,从来不允许他破坏。

阮天玲见她还在乎这件事,就更加肯定了。

“再问你一遍,这是给谁织的?”

江予菲讨厌他威胁她。他越是这样,她越是不妥协。

“反正不是给你织的!”她对他咆哮。

阮,眼神一冷,冷哼一声,手指扯了一下线,把她织的东西撞了几下。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心里很难过。她是怎么认识阮这样的人的?

一口气堵在她的胸口,她感到很不舒服,难受得要发疯了。

站起来,伸手去拉阮的手腕。

他的手指一碰到她,她就像针一样甩开了,用头冲着他喊:“滚出去,你这个魔鬼,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滚出去,滚出去!”

阮天玲抿唇盯着她,眼底全是尹稚。

江予菲狠狠盯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冰冷的怨恨。

她恨他不是因为他破坏了她编织的东西,而是因为他的欺凌和掠夺。

恨他这么久,一直在伤害她,强迫她,让她一直生活在极度的压抑中。

她多么希望立刻摆脱这种邪恶。

没有他,她的生活会很美好。

但和他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活在地狱里,再也见不到阳光,再也呼吸不到自由清新的空气息。

上辈子她的生活被他毁了,她觉得他又要毁了她。

努力了一辈子,她不能再让他毁了她。她必须摆脱他,她必须!

“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阮天玲站起来,笔直地站在她面前,顿时给了她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江予菲盯着他,指着门。“我叫你滚,滚!”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阮天岭愤怒的低吼着,脸色阴沉的吓人。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