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8868体育集团(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乱入190(1/79)

8868体育集团(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寒生心中微微讶然,乱入“南宫,乱入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应该来找我算账。”

“这不是你的错……”

“但我现在拒绝你,不是因为你的外表。跟当年的事没关系。”

冷心别过头去,悲伤道:“没关系,但如果我们能顺利结婚……”

后面的话她不用说完。南宫乐山也懂她的意思。

她只想说,说到底是贝贝的错。

是的,贝贝当年不应该那么做。

她也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了代价。

但是他们的感情问题和贝贝的行为无关。

但是他们不适合对方。他们以前总是这样,但最后他们会做错事。

贝贝当年的行为只是巧合把他们分开了。

就算结婚了,迟早也要离婚。

如果不离婚,你们会过得很和谐。

他是真的想接受她,想和她在一起,但是这么多年他都不能全心全意的去做,说明他们不合适。

他以为冷心也明白这个道理。

“反正这次你我之间的问题不是贝贝的错。还有,很多时候有些问题不怪别人也能解决。”

冷心脸刷地一白,“你以为我是故意责怪贝贝吗?所以冷清会找她算账?”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只希望你能放下过去的事。”

“放下?”冷心冷笑,“你为什么说得这么轻松?”

“冷心,你从来不放手,痛苦的是你自己。”

“不甘心,恨,都在折磨自己。”

冷心的眼睛颤抖了几下。“没想到你会对我说这些。”

“我在给你建议。”

“你的建议真好,说起来很轻松!”

“贝贝放下了那些痛苦。”

冷心不对,“什么意思?”

南宫乐山抿着嘴唇说:“我相信她是被陷害的。但是她在监狱里呆了两年。你能想象她在里面住了几天吗?”

监狱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可是她什么也没说,也放下了那些委屈和痛苦。”

冷心瞬间彻底冷了,“南宫,你真的变了。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相信你对贝贝有一颗心,现在你对她有一颗心……”

“我告诉你这个,跟这个没关系。”

“你发誓你没有朝她?!"

南宫乐山顿时丢了脸。“我不想告诉你其他任何事。冷清会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如果她做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说完,他转身大步走进车里。

冷心震惊的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房车已经开走了。

冷心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个可笑的傻瓜。

世界上最可笑的傻瓜!

车内,南宫乐山走到贝贝身边坐下,面对着她那双尴尬的大眼睛。

他勾着嘴唇:“你想说什么?”

刚才他和冷歆说话,她在车上听到了。

她有许多问题要问他,但一个也问不出来。

贝贝摇摇头。“没什么。”

南宫乐山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要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冷淡?”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乱入你敢这样和我说话!乱入”

“我不敢,你逼我的!”

“信不信由你,我立马关闭了他的餐厅,什么都没留给他!”

江予菲愤怒地睁开眼睛,胸口不停地起伏。

她明白他抓住了她的弱点,无论她怎么做,他都不会放过她,总是威胁她,欺负她。

就算她现在服软低下了头,他也不会满意!

"阮,你没有家,你这样的人算什么!"话音刚落,她就失去了理智,抬起高跟鞋猛踩在他的头上。尖利的鞋跟哐当一声敲在男人的额头上,她的声音听起来惊心动魄!

“嗯,”阮天玲闷哼一声,他迅速捂着额头,高大的身体弯了下来。

江予菲手里拿着武器,一动不动地站着。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阮,抬起头来,神色阴沉,用锐利的目光望着她。

房间里没有灯,光线很暗。

江予菲看见一缕血从他的手指间渗出,从他的眼中滑落,顺着玉面流下...

这时,他的脸看起来有点吓人。

他以前看起来很帅,现在脸色严峻,血不断从眼皮上掉下来,看起来像地狱里的魔鬼。

江予菲浑身战栗,尖叫一声,人们迅速冲出房间。她只穿了一只鞋,跑得很快。

她跌跌撞撞地走下楼梯,冲出别墅,向黑暗的山跑去。

阮天玲从里面追出来,却没看见任何人。

他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血,脸色铁青!

该死的女人,当我抓到你的时候,我会踢你的屁股!

阮天岭追了一段距离,然后回去打算开车去追。虽然他想掐死她,但他想让她难受。

但是他还是不能让她一个人下山。

从山脚开车到山上要半个多小时,更不用说走路了。现在又是晚上,山上没人,没灯,到处都隐藏着未知的危险。

她一个人下山了,她不是在找死吗!

其实他很想不理她,不去找她,让她死。但是,她是他的妻子,如果她死了,只能死在他手里!

除了他,谁也不想要她的命!

阮天岭发动汽车,开下山去。他开着前灯,汽车慢慢地行驶。

走了一段距离后,一个巨大的石头突然出现在它面前,穿过马路中间,挡住了汽车的去路。

那人停下车,打开车门下车。

石头很大,从山上滚下来。阮天灵看了看石头滚落在边坡上的痕迹,然后挽起袖子,上前把石头推开。

他把手按在石头上,用尽全力推。胳膊上青筋毕露,也没推石头。

石头的重量,退一步说就是几千斤,他一个人推不动。

阮天玲烦躁的低咒一声,回到车上翻出手电筒,继续向山下走去。

江予菲,那个死去的女人,她怎么能跑得比兔子还快呢?

他的速度也不慢。为什么还没有她的任何迹象?

阮天玲走了十多分钟,但还是没有看到江予菲。

阮天玲走了十多分钟,乱入但还是没有看到江予菲。

他停下来,乱入又往回走。

也许她找到了他,藏在某个地方。

那个人关掉手电筒,默默地上山了。

他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前面有个声音。

像女人哭一样。

但山风一吹,哭声就变得断了,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到。

——

江予菲冲出别墅后,拼命向山下跑去。她只穿了一只高跟鞋,跑步时总是容易摔倒。

她只是脱下另一只鞋,光着脚跑。

但是很快,汽车引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很惊讶阮田零居然追上来了。

她加快速度,水泥路面上有许多小石头,石头磨破了她的脚底。她的脚疼,她跑起来就像踩在刀尖上一样。

然而,她不能慢下来。她伤害了阮。这个时候他一定很生气。他抓不到她,或者他失去理智,不小心杀了她。

不是她有强迫症,是上辈子的意外死亡给了她很大的心理阴影。阮天玲上辈子可以误杀她,也许这辈子也会。

她不能再被他杀死了。重生是奇迹,不可能重生。

所以,这辈子,她一定要好好活着,珍惜生命,远离一切危险。

江予菲边想边跑。她的脚突然变得不稳,一跤摔倒在地上。汽车的探照灯已经渐渐逼近,她忍受着疼痛,在路边的灌木丛中翻滚爬行。

她蜷缩在潮湿黑暗的树林里,屏住呼吸,不敢动弹。从树林间的空隙,她看到汽车已经开走了。她松了口气,起身出门。

这时,突然有什么东西跳到了她的脚上。

又滑又粘还会动!

“啊——”江予菲被吓得低喊了一声。他试图摆脱他的脚,穿着两只鞋冲出了树林。

夜很深,天空黑,伸出五根手指看不见,山上温度很低。

江予菲感到寒冷、饥饿和恐惧。

前一次摔倒扭伤了脚踝和膝盖。

她的脚底不时有灼痛感。她一瘸一拐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阮,现在害了她。

他吃多了就带她去山上。这个地方太阴暗了,一个人都没有。如果她在这里有危险呢?

擦去脸上的泪水,她暗自振作起来。

有什么好怕的,都是死过一次的,上帝不会轻易带走她,如果就这么轻易让她死去,也不用让她重生。

这样安慰着自己,江予菲心里好受多了,他不再那么难过和害怕了。

忽然,她突然看见阮的车停在的前面。

她吓得赶紧躲起来,悄悄观察他的动作。奇怪的是,她看了几分钟,车还是没动。

车里好像没人。

她鼓起勇气站出来,但里面没有人。车前有一块大石头卡住,明显被石头挡住,车无法前进。

乱入190

也许阮已经弃车而去了。

江予菲也继续前进。莫名其妙的,乱入知道他走在前面,乱入她似乎一点也不害怕,仿佛有一个同伴陪着她走在这座黑漆漆的山上。

但是没多久她就走了。她运气不好,踩到了一条蛇,蛇立刻撑起了她的头,咬了她的小腿。

“啊——”江予菲吓得脸色发白,人们突然坐在了地上。

蛇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然后爬走了,最后消失在灌木丛中。

但她还是不敢动,眼睛惊恐地睁着,小脸上毫无血色。

这辈子,她第一次看到真正的蛇!

而且是被蛇咬的!

江予菲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甚至忘记了呼吸。

直到小腿传来的疼痛,她的思绪才被拉回。她突然醒了,挽起裤子,看见自己雪白的小腿上有两个红牙印。

这条蛇有毒吗?

江予菲再也受不了了,崩溃了。

她双手掩面痛哭。

阮、赶上来的时候,见她赤着脚,小腿肚,坐在地上,一脸狼狈,哭了。

男人眉头微皱,她躲在后面!

他还在生她的气,看到她慌张的样子心里的气就越大。

“你哭什么?!"他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扶了起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谁让她跑了。你现在为什么哭?她不是很有能力很有勇气吗?

你为什么现在又哭了?能不哭就不哭!

江予菲目瞪口呆地放下他的手掌,看到了那个人的愤怒,而奇迹却没有一丝恐惧。

她悲伤而恐惧的眼睛眨了眨,一行泪水滑落。

“嘶——”小腿上的咬痕是另一种疼痛。江予菲精致地皱了皱眉头,扑倒在阮天玲身上。

男人注意到她有问题。他蹲下身子,看见蛇咬了她的小腿。

被咬的地方已经变蓝了,和周围的白皮比起来,伤口很严重。

阮天玲眉头微皱,二话没说,他抱起她,向车走去。

打开门,他把她放进去坐下,又翻出一条毛巾拉紧她的小腿,然后从伤口挤出血来。

他的手很大,江予菲痛苦地握紧他的手,层层冷汗从他的额头渗出。

但是伤口很小,血根本挤不出来。

男子从车上拿出一把瑞士军刀,打算在她腿上割个洞。

“不要!”看到白色锋利的刀刃,江予菲很害怕。

“不要!”她拼命摇头,双腿紧紧地蜷曲着。她害怕疼痛和打针,更不用说刀子了。

阮、怒不可遏,一把揪住他的脚,只见他肮脏的脚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

他心中的怒火还没有消散,现在他看到了她的其他伤口。他忍不住骂他:“我叫你跑这么快,我活该你这样!”

“走开,我不需要你的关心!”江予菲立即反击他,她倔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从来不让他有机会嘲笑她。

靠,他好心救了她,她却不领情!

“好了,乱入我不管你了,乱入就在这里别管了!”阮天玲盯着她,咬牙生气的说道。

江予菲突然注意到他额头上的伤口。

伤口是圆的,是她鞋尖的形状。他的伤口没有流血,但是还有鲜红的血肉,有些触目惊心。

她睁开眼睛,阮田零并没有真的走开。

“那条蛇应该没有毒,所以你不用动我腿上的刀。”她淡淡道。

“有没有毒,不是你说了算。”阮天玲说着,做出了一个让她震惊的举动。

他低下头,用嘴吮吸着她的伤口。

温热的嘴唇突然贴在她的小腿上,让她的身体微微颤抖。

他用力吸了一口,吐出暗红色的血,就这样一连吸了几口,直到吐出的血都是鲜红色才停下来。

“幸好蛇毒不重。现在你暂时没事了。”男人拿出一瓶矿泉水,漱口,把剩下的水倒在她的小腿上,清洗她的伤口。

做完这些,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推开电话,他背对着她,双膝弯曲,微微前倾。

“上来,我带你下山。”

江予菲又被困住了。她盯着他,好像在看一个外星人。

“快点,你想死,我就一个人走!”那人不耐烦地咆哮着。

她犹豫了,还是趴在他宽阔的背上。既然他没打算惩罚她,她自然也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如果有人背她下山,她为什么不答应?

阮天玲提起她的身体,轻松地背着她,向山下走去。

江予菲趴在他背上,感觉很冷,忍不住向他靠了靠。

阮,注意到她的动作,淡淡地说:“抱紧我,一会儿不要睡着。”

她真的很困,困得睁不开眼睛。

眼前是模糊的,总有一种困倦的感觉。不知道是她太累了还是蛇毒起了作用。

听了他的话,她抱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背上。

正当阮田零快要睡着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那人停下来,一只手拿出手机,接通:“喂,爷爷...她和我在一起,所以别担心。我们希望晚些时候回去...好,我挂了。”

江予菲微微睁开眼睛,心里感到很温暖。爷爷又关心她了。

阮天玲正要继续往前走,电话又响了。

这是严月打来的电话。他犹豫了一下,把手机放回口袋,没接。

江予菲一直听着铃声,这让她很头疼。她皱着眉头说:“快接电话,我头疼。”

男人舔舔嘴唇没有回答她。

铃声停了,几秒钟后又响了。阮,拿出手机,直接调到静音模式。

江予菲注意到了他的行为,但她什么也没问,也没多想。

她仰面躺着,看着远处黑压压的山,心想这里这么黑,也不知道有没有野生动物。

万一野兽来了,阮田零会不会丢下她一个人跑了?

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地收紧双臂,把他的脖子抱得更紧了。

艺术字体转换器

护士说他昨晚背着妻子去医院了。他的妻子被蛇咬了,乱入住在隔壁病房。

阮不能直接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乱入她只能来要挟。

于是她冲进江予菲的病房,欺负她。

不幸的是,江予菲根本不想回答她的问题:“如果你想知道这么多,去问阮田零。”

“凌还在休息,要不是不想打扰他,我还会问你呢。你一直说你不想做凌的妻子,想和他离婚,可是昨晚你和他在一起。没想到你这么虚伪!我嘴上一直看不起凌,其实一直在暗中勾引他。”

江予菲觉得这个令人愉快的指控非常可笑。

她微微拉着嘴,甚至懒得和她说话。

她和阮是什么关系?他们还是夫妻关系,在一起一个晚上,她勾引他?

哦,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自大,自以为是的女人!

“你能出去吗?我要休息。”她发出了轻微的行进命令。

愤恨地瞪了她一眼,转身不屑地离开。

江予菲没有再看见她,她也没有看见阮田零。

中午她从睡梦中醒来,李阿姨小心翼翼的对她说:“夫人,刚才少爷来看你了,他看到你睡觉也没打扰你……”

她看着李阿姨,李阿姨接着说:“少爷说他先出院了,你就在医院休息吧。”

江予菲轻轻点点头,没有任何失落和悲伤的表情。

“李阿姨,你今天辛苦了。”

“别这么说,家庭主妇。照顾你是我的工作。”

江予菲笑着说,“回头问医生,我今天能出院吗?我想回去疗养。住在这里的爷爷迟早会知道的。”

“这个...好的。”

下午,和李婶回到了阮的老家。她的腿还麻,脚还没好,走路一瘸一拐的,什么也藏不住。

她的出现自然引起了爷爷的关注。

江予菲对他撒谎说他不小心扭伤了脚。他已经看过医生了,医生说他没有伤到骨头,过几天就会好的。

爷爷相信了她的话,只告诉她要多休息,不要轻易下床。

回到卧室,她先去卫生间洗澡,然后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用毛巾擦头发。

她的手机昨天没电了,于是她给手机充电,开机,翻找昨天的通话记录。

本来她不想暴露自己做过的事情。她认为为这些小事表现得像只老虎很无聊。

但是一想到她今天早上说的话,她就改变了主意。

拿出相机,她拍了一张通话记录的照片,然后把照片发到她的手机上,给阮发了一条彩信过去。

如果他看到证据还是选择相信颜悦,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阮天灵收到了彩信,在包厢里美美地吃了一顿。

女人放了一块沾了芥末的生鱼片给他吃。他张开嘴,带着温和的微笑吃了下去。

“凌,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夜没联系你,你也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乱入190

当你吃不下的时候,乱入就会时不时的发生。

每当她吃不下饭的时候,乱入就会先吃一些开胃的菜,然后才勉强吃一碗饭。

“可能是胃有问题,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爷爷告诉她,江予菲点点头,认为他不能再吃了,所以他去买了一些药吃。

吃完饭,她上楼回到卧室,打开电视看电视剧。阮不让她出去打工。她无事可做,只能用电视剧打发时间。

阮天玲也推门走进卧室。

江予菲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看电视,没看他一眼。

阮,拿了一本书,走到沙发前坐下,悠闲地读着,并没有和她说话。

他们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

每天都这样过,和离婚没什么区别。

今天的太阳又好又暖。江予菲看了无聊的电视剧,很快就睡着了。

正当她熟睡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压在她身上。

又重又热,她上气不接下气。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阮、正压着她,用他那强壮而火辣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

一双桀骜不驯的大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触碰到了她的肌肤,她手掌里的热热源不断地从他传递到她身上。

他湿热的嘴唇亲吻着她的脖子,顺着V领毛衣游到了她的锁骨下边缘。

见她醒了,他微微抬起头,目光魅惑地盯着她,嘴角弯出一丝邪魅的弧度。

江予菲没有惊慌或尖叫。

她只是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头,平静地伸出手去推他。阮天玲拉开她的手,俯下身,再次压下她柔软的娇躯。

“你...嗯……”她让他走开,他立刻亲了亲她的嘴唇,堵住了她想说的话。

江予菲很生气。她用手抓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推,扭动着身体,不停的躲避他的亲吻。

然而,不管她怎么挣扎,他的吻都跟着她,她的嘴唇像八爪鱼一样吮吸着她,无法扔掉。

拉,两人在宽大的床上滚了几下。但最后,是她放低了姿态。

江予菲累得微微喘息,头发和衣服凌乱不堪。宽领口被拉低到最低处,露出她圆圆的肩膀和大片雪白的肌肤。

而在她的两腿之间,是他结实的大腿,和一些又热又硬的东西。

阮天玲以为她放弃了挣扎,他的薄唇又吻上了她微微泛红的唇。

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但她毫无征兆地咬了一口,他们的嘴里立即充满了血腥味。

“你……”那人抬起头吃痛,眉心愤怒地蹙着。

这个女人真的很重。如果她残忍,她的舌头会被咬掉。

阮天玲瞪着她,眼神有些愤怒。江予菲冷冷地看着他。只是看着她的眼睛,他失去了* *。

但是他没有马上起床。相反,他继续按着她,一只手贴着她的腰线,一只一只地移动。

“脾气这么差,大姨妈来了?”他开玩笑地问眉毛。

“走开,我没兴趣!”江予菲不快的推着他的身体。

“走开,乱入我没兴趣!乱入”江予菲不快的推着他的身体。

然而他纹丝不动,嘴角还挂着邪恶的笑容:“让我看看我是不是来姨妈了。”

说着,他的手伸了下来。江予菲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恼怒地使劲挣扎:“你完了,我没来,我只是没兴趣!”

手指摸了摸她的裤脚,他真的相信她没有来那东西。

阮天玲收回手,眼底滑过一股深深的暗流。

“你这个月没来?”他突然问道。

江予菲微愣,他怎么知道?

阮、记不得她结婚的时间了。可以说他从来不在乎。

记得两个月前,她刚好结婚的那天,他带她喝了酒,然后让她洗冷水,让她生病住院,然后才知道是她来例假的日子。

听说女人的月经时间是每个月准时的,所以这个月她的时间应该是前几天。

她前几天没来,他记得很清楚。因为他感动过她一次,即使没有成功,他也几乎看到了他应该看到的一切。

她今天没来,所以她的月经不是推迟那么简单。

“你这个月没来吗?”阮,又问了她一遍,但他已经证实了这个猜想。

“来不来关你屁事!”江予菲不能触及他的想法,所以他只能回答。

阮、并不生气。他捏了捏她的下巴,上下打量她:“如果你没来,也许你怀孕了。”

江予菲惊讶地睁开眼睛,随即冷笑道:“别担心,我永远不会怀孕的。”

“你身体有问题吗?”男人下意识的问。

他身体有问题!

江予菲淡淡地说:“我一直吃避孕药,所以不会怀孕。”

“我记得你吃药了,我阻止了你。”阮天玲平静地说,好像她怀孕了。

“你走后,我让李伟给我买避孕药。”他只是限制她出门,没说不许任何人帮她买东西。

况且他也不想让她怀孕,所以自然不在乎她吃不吃。

江予菲猜到了这一点,但他不想这次猜错。阮,以前不屑让她怀他的孩子,现在却希望她怀孕。

男人勾着嘴唇,深邃的眼神耐人寻味。

他直起身子,淡淡地说:“我查过了。避孕药只有95%的可能。也许你是幸运的5%。”

江予菲忙坐起来,整理好衣服,双手抱着他的身体,显然还在防备着他。

“我没那么幸运。”

她看上去如此平静,以至于她不相信自己会中枪。她有一种预感,她的孩子不会那么容易来。

尤其是阮的孩子。

她总觉得他上辈子杀了他们的孩子,所以这辈子都不会来了。

更何况她既然吃了避孕药,他们也不可能生孩子。

阮、见她如此深信自己没有怀上他的孩子,而他又受了她的影响,便不再那么自信自己一定怀上了孩子。

他淡淡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如果你怀孕了,就把孩子生下来!”

江予菲迅速瞥了他一眼,他的眼睛震惊了:

乱入190

想到这里,乱入阮天灵感觉到一股热流流向小腹,乱入他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这里...可以是这样的……”他凑近她的脸,孩子似的暗开口。

江予菲没有注意到他的靠近。她只是认真听了他的解释,边听边点头。

当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左手已经离开了键盘,摸到了她的腰腹。

小腹传来的滚烫温度立刻惊醒了她的思绪。

随着一声低喊,她条件反射地拉起他的手,他的另一只手迅速圈住她的胸膛,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你……”江予菲恼怒地睁开眼睛,暗暗挣扎:“放开我!”

这个卑鄙的家伙,她没想到他会趁她不注意偷偷靠近她!

“告诉我,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吗?”阮天玲没有放开她,而是更紧地抱着她。

他的嘴唇贴着她的脸,气息灼灼地问道。

江予菲不安地皱起眉头:“我什么都明白!我不学,快放开我!”

男人勾着嘴唇笑了笑,突然抱起她的身体,带她转了一圈,让她坐在电脑桌前。

江予菲的背在显示屏上,她感觉很舒服。

阮天玲的身体挤在她两条细腿之间,手捧着脸,用力亲吻嘴唇。

他的吻很急,仿佛有一只野兽藏在他的身体里。只有通过激烈的掠夺,他才能获得快乐的感觉。

江予菲哀嚎着,挣扎着,用手拍打着身体,但他什么也没感觉到。

良久,他放开她的红唇,用阴森恐怖的眼神盯着她,声音低沉:“我教了你这么多,该给你点奖励吗?”

江予菲仍在发呆。她想问他付出了什么,她不明白。

阮,不等她开口,又吻了吻她的唇,不由自主地要了他所需要的报酬。

他的吻是如此激烈,他似乎要吞下她的整个人。

他的身体很紧,很硬,很热,就像一块烧红的铁。稍微靠近一点就让她觉得害怕。

她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变得如此粗鲁。

她挣扎着想推开他,但身体只会被他挤压,后背已经撞倒了显示屏,就像打翻了水杯。

江予菲想起水杯里还有水,她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了水杯上。下一秒,她觉得裤子湿了。

一股冰凉的液体浸湿了她的臀部,继续往下渗。

现在是十二月。即使家里有暖气,她还是觉得有点凉。

更何况潮湿的地方好尴尬。

江予菲不平静。她用力推了推阮,的头,气得大叫:“够了,我的裤子湿了!”

嘣-

这句话直接让阮的大脑失去了理智。

他误解了她的意思。他张开她的手,用有力的手急切地撕扯她的衣服,用嘴唇亲吻她的脖子,用坚硬的牙齿撕扯她的皮肤。

江予菲被他的凶猛吓坏了。她的小脸苍白,不敢动。

“嗯,”直到身体被迫入侵,刺痛才让她恢复理智。

她放下杯子,乱入捂住嘴说:“不好意思,乱入我去趟洗手间。”

江予菲冲出包厢,迅速冲进浴室,吐出大部分饮料。她躺在洗脸架上,呼吸了很久才感觉好些。

抬头看着镜子里满脸通红的她,打开水龙头,用水洗脸。冷水只让她清醒了几分钟,头还是晕晕的。

她的酒量太差了,喝了这么少的啤酒,她都晕了。

江予菲洗了手,回到箱子里。

“小姐姐没事吧?”黄的副局看见她进来,笑眯眯地问她,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好像很熟。

“没什么。”江予菲摇摇头。她没有马上坐下,而是拿起包对老板说:“老板,我有点不舒服,我要回去了。”

“姜要走了?坐下坐下,时间还早,别急着走。”老板热情地接待了她,但她仍然坚持要离开。

副局黄伸手扶住老板,替她说了句好话:“我觉得小姐姐真难受。你这个老板,要体谅员工,让她早点回去休息。”

有黄副局帮她说话,老板自然不敢挽留她。

感激的看了副局黄一眼,后者却说道,“小妹,你走之前,把酒喝完。在我们这一桌吃饭的,没有留酒的习惯。这里还有半杯。喝了让老板送你回去。”

桌子上的人都是一丘之貉。有些话和暗示只有自己明白。

有几个人非常友好热情地劝江予菲喝酒。为了早点离开,她不得不一饮而尽。

只是半杯酒。应该不会醉人。

江予菲放下杯子,突然感到有点头晕。

“肖强,你去坐下休息一下。我跟黄副总谈完就送你回去。”老板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然后转身继续和黄副局长说话。

江予菲想告诉她的老板,她可以一个人回去,不用为她送行。但是老板不理她,她也不敢私自离开。

她走到沙发前坐下,被头顶上明亮的灯光弄得眼花缭乱。她闭上眼睛,感到沉重和头晕。

酒量真的不好。只是两杯啤酒,她喝醉了。

江予菲靠在沙发上,双手撑着额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几个男人终于说够了,自得其乐。江予菲的老板转过头,看到她睡着了。他忍不住笑了:“小江居然睡着了,这个酒量太差了。”

黄副局长很和蔼地说:“给小江开房。她不能这样告诉她住在哪里。”

“哦,我突然想起我有一件急事要处理,要不然我会向黄副局要一间房给姜。黄副局长,我急着往前迈一步。请帮我照顾好我的员工。我很感激。”

“行了,行了,你走吧。我爱上小江的时候,这次我会帮你照顾她,但是下次你得请我吃饭。”黄副局的表情很严肃很好看,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有一种抑制不住的笑意。

老板是个文雅的人。我今天带来了江予菲,希望她能发挥作用。

现在看来,江予菲起了很大的作用。

他像刺一样放开她,乱入昂藏的身体慢慢弯下,乱入痛得脸色发白。

“爱你的头!”江予菲在地上使劲推了他一把,怒气冲冲地跑出了浴室。被冷落的乐乐高兴地和她一起跑了出去,狗尾巴骄傲地摇着阮天玲。

叫你欺负女主,哼,活该!

江予菲一路冲回卧室,用力关上门并锁上。

在楼下,阮不知道需要多大的意志力才能慢慢站起来。

他握紧拳头,气得咬牙切齿!

死女人,你差点让我没孩子!

下面还是疼。阮,稍微缓了一缓,便阴沉着脸,大步上楼去了。

你以为你躲起来我就不能对你怎么样?

今晚,我将利用你来试试我是否失去了我的孩子!

阮、生气的脚步声在二楼走廊里回荡,在紧闭的卧室里也能听到。

江予菲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被子,脸色潮红。但是她心里很忐忑,她害怕阮会做出什么事来。

“嘿嘿!”门突然被扭了两下没有打开。

门外男子用力锤门:“开门!江予菲,给我出去!”

江予菲的睫毛在颤抖,乐乐似乎被阮田零的怒气吓到了。

“汪汪——”他不安地向门外的人喊道。

“快开门!”阮天玲又用力敲了敲,整个门都在抖,连玻璃门都发出响声。

江予菲咬着下唇,眼睛没有表情,沉默不语。

阮、又疑惑又担心。"江予菲,如果你不开门,我就把门撞开."

门突然被打开了,江予菲阴沉地盯着他:“你想干什么?”

阮天玲满腔的怒火顿时熄灭了。

他总觉得江予菲就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如果他努力,她就会崩溃。

他还能怎么办?自然,他什么都不敢做。

阮,挤进卧室,指着沙发大声强调:“今晚我就睡沙发!”

*********

马青在办公室收拾文件,正要去江予菲,这时她的助理突然敲门,说有个客人想见她。

“下次让他来,我现在没时间。”

“我讲几分钟,然后就走。”徐曼戴着爵士帽,戴着大墨镜,浓妆,穿着名牌紧身裙和豹纹皮草,强势地走了进来。

马青见过很多人物,一眼就知道对方惹不起。

"小娟,去给客人倒杯茶。"她转向她的助手,徐曼微微举起手:“不,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当马青看到对方应付不来时,她命令她的助手出去。她请徐曼坐下,笑着问:“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徐曼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给她看:“你认识她吗?”

照片中的人不是江予菲。

马青抑制住嘴角的微笑:“小姐,你来找我干什么?”

徐曼拿回照片,拿出一张200万英镑的支票,放在桌子上。

“只要你跟我说说她,钱就是你的。”他像刺一样放开她,昂藏的身体慢慢弯下,痛得脸色发白。

“爱你的头!”江予菲在地上使劲推了他一把,怒气冲冲地跑出了浴室。被冷落的乐乐高兴地和她一起跑了出去,狗尾巴骄傲地摇着阮天玲。

叫你欺负女主,哼,活该!

江予菲一路冲回卧室,用力关上门并锁上。

在楼下,阮不知道需要多大的意志力才能慢慢站起来。

他握紧拳头,气得咬牙切齿!

死女人,你差点让我没孩子!

下面还是疼。阮,稍微缓了一缓,便阴沉着脸,大步上楼去了。

你以为你躲起来我就不能对你怎么样?

今晚,我将利用你来试试我是否失去了我的孩子!

阮、生气的脚步声在二楼走廊里回荡,在紧闭的卧室里也能听到。

江予菲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被子,脸色潮红。但是她心里很忐忑,她害怕阮会做出什么事来。

“嘿嘿!”门突然被扭了两下没有打开。

门外男子用力锤门:“开门!江予菲,给我出去!”

江予菲的眼睫毛在颤抖,乐乐似乎被阮田零的愤怒吓坏了。

“汪汪——”他不安地向门外的人喊道。

“快开门!”阮天玲又用力敲了敲,整个门都在抖,连玻璃门都发出响声。

江予菲咬着下唇,眼睛没有表情,沉默不语。

阮、又疑惑又担心。"江予菲,如果你不开门,我就把门撞开."

门突然被打开了,江予菲阴沉地盯着他:“你想干什么?”

阮天玲满腔的怒火顿时熄灭了。

他总觉得江予菲就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如果他努力,她就会崩溃。

他还能怎么办?自然,他什么也不敢做。

阮,挤进卧室,指着沙发大声强调:“今晚我就睡沙发!”

*********

马青在办公室收拾文件,正要去江予菲,这时她的助理突然敲门,说有个客人想见她。

“下次让他来,我现在没时间。”

“我讲几分钟,然后就走。”徐曼戴着爵士帽,戴着大墨镜,浓妆,穿着名牌紧身裙和豹纹皮草,强势地走了进来。

马青见过很多人物,一眼就知道对方惹不起。

"小娟,去给客人倒杯茶。"她转向她的助手,徐曼微微举起手:“不,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当马青看到对方应付不来时,她命令她的助手出去。她请徐曼坐下,笑着问:“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徐曼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给她看:“你认识她吗?”

照片中的人不是江予菲。

马青抑制住嘴角的微笑:“小姐,你来找我干什么?”

徐曼拿回照片,拿出一张200万英镑的支票,放在桌子上。

“只要你跟我说说她,钱就是你的。”

“只要你跟我说说她,乱入钱就是你的。”

马青盯着支票,乱入无法理解对方的意图。

“请问你是谁?”

“你别管我是谁,知道太多对你不好。你只要告诉我关于她的事,钱就归你了。一条消息换两百万,性价比很高。”

马青沉默了。她不知道对方的意图是好是坏。

徐曼笑着说:“别担心。我不是要你做坏事。我只想了解江予菲。她有精神病吗?告诉我就行了,剩下的和你没关系。”

“对不起,我有责任保护病人的* *”

“马小姐,这里只有你和我,我不会告诉你的。如果你告诉我她的情况,你会得到200万,比你几年的工资还高。这种机会可以遇到,但不可以寻求。聪明就要好好把握。”

马青有点心动了。她的年薪只有10万左右。除了各种开销,她连房子都买不起。

一次有两百万,她可以少奋斗很多年。

“马小姐,我们为什么不随便聊聊?你接触过的患者中,哪类患者最难治疗?”徐曼带着优雅的微笑问她,但她的话没有任何意义。

马青不确定地问她:“你知道她的情况后会怎么做?”

“那是我们的事,和马小姐无关。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透露她的情况。你是无辜的。”徐曼很聪明,帮她理清了所有的关系。

马青在心里挣扎了很久,目光落在那张两百万的支票上,她终于心动了。

她心想自己什么也没做,也没什么好内疚的。

“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在我接触过的患者中,最难治疗的就是抑郁症……”

*********

马青来到江予菲的别墅。她走进客厅,看见江予菲穿着一件宽松的薄毛衣,坐在地毯上看电视。

她留着长发,把下垂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面。她清秀的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让人感觉很舒服。

经过几天的接触,她知道江予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

而这样的女人,是不可能做别人的小三的。她和阮之间肯定有外人不知道的事。

马青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江予菲才注意到她。

“马小姐,别站在那里,进来。”她微笑着向她挥手。马青微笑着走进来,盘腿坐在她身边。

“江小姐,你今天心情真好。”

“这也谢谢你的渠道。你说的对,心脏病是自己吓的。不努力战胜自己的心魔,永远出不来。”

“嗯,你说得对。”

“马小姐,你今天要接受什么样的治疗?”江予菲侧头问她。

马青的手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钱包。里面有200万张支票。她觉得这张支票很烫手。但是全部拿走之后还回去也没有意义。

“江小姐,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天请你了。”马青抱歉地说。

江予菲叹了口气:“为什么?”“只要你跟我说说她,钱就是你的。”

马青盯着支票,无法理解对方的意图。

“请问你是谁?”

“你别管我是谁,知道太多对你不好。你只要告诉我关于她的事,钱就归你了。一条消息换两百万,性价比很高。”

马青沉默了。她不知道对方的意图是好是坏。

徐曼笑着说:“别担心,我不是要你做坏事,我只是想了解江予菲。她有精神病吗?告诉我就行了,剩下的和你没关系。”

“对不起,我有责任保护病人的* *”

“马小姐,这里只有你和我,我不会告诉你的。如果你告诉我她的情况,你会得到200万,比你几年的工资还高。这种机会可以遇到,但不可以寻求。聪明就要好好把握。”

马青有点心动了。她的年薪只有10万左右。除了各种开销,她连房子都买不起。

一次有两百万,她可以少奋斗很多年。

“马小姐,我们为什么不随便聊聊?你接触过的患者中,哪类患者最难治疗?”徐曼带着优雅的微笑问她,但她的话没有任何意义。

马青不确定地问她:“你知道她的情况后会怎么做?”

“那是我们的事,和马小姐无关。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透露她的情况。你是无辜的。”徐曼很聪明,帮她理清了所有的关系。

马青在心里挣扎了很久,目光落在那张两百万的支票上,她终于心动了。

她心想自己什么也没做,也没什么好内疚的。

“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在我接触过的患者中,最难治疗的就是抑郁症……”

*********

马青来到江予菲的别墅。她走进客厅,看见江予菲穿着一件宽松的薄毛衣,坐在地毯上看电视。

她留着长发,把下垂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面。她清秀的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让人感觉很舒服。

经过几天的接触,她知道江予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

而这样的女人,是不可能做别人的小三的。她和阮之间肯定有外人不知道的事。

马青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江予菲才注意到她。

“马小姐,别站在那里,进来。”她微笑着向她挥手。马青微笑着走进来,盘腿坐在她身边。

“江小姐,你今天心情真好。”

“这也谢谢你的渠道。你说的对,心脏病是自己吓的。不努力战胜自己的心魔,永远出不来。”

“嗯,你说得对。”

“马小姐,你今天要接受什么样的治疗?”江予菲侧头问她。

马青的手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钱包。里面有200万张支票。她觉得这张支票很烫手。但是全部拿走之后还回去也没有意义。

“江小姐,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天请你了。”马青抱歉地说。

江予菲叹了口气:“为什么?”

“我家里出了点事,乱入我要回家了。所以,乱入我不得不暂时中止对你的治疗,但我会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心理医生,让她帮你继续治疗。”

江予菲实际上不喜欢中途换心理医生。

心理学家也知道,开始给病人治疗后,不能让病人中途换医生,否则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但她羞于继续面对江予菲。她内疚,害怕,不想过这种恐怖的生活。

“江小姐,如果你不想换医生,我回来后你可以继续给你治疗。”马青试探的说道。

江予菲微微一笑:“不,我现在好多了。如果需要继续治疗,我会再找心理医生。马小姐,你不用内疚。家里肯定有急事,不然也不用半途而废。”

“对不起……”

“没关系,你明天不用来了。我会向阎解释的,放心。”江予菲轻声笑了笑,但马青无法面对她的好意。

她只希望在得知江予菲的情况后,对方不会利用她的精神疾病做任何有害的事情。

*******

“她说江予菲患有抑郁症,她忍不住想跳楼。岳越,这真是不好的报应。江予菲实际上患有这种精神疾病。”徐曼非常得意地笑了。

颜悦色勾勾嘴角,眼底也闪过一抹冰冷。

“岳跃,你说我们想用这个来对付江予菲?比如让她跳楼自杀?”

颜悦当即委屈地说:“不行,她要是出事了,凌会伤心的。”

立即炸了毛,“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考虑这种事情!岳跃,你太愚蠢和善良,让江予菲欺负你到这个地步!这是摆脱她的好机会。它千载难逢。错过了真可惜!”

“很久了,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我不能继续了。

徐曼骄傲地拍拍她的肩膀说:“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我们不能让那个婊子继续骄傲下去。”

“时间长了,别做傻事。”

“放心吧,我知道尺度。”

这时,刘茜茜推门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束花。“岳越,祝贺你今天出院。”

严月眼中微微一闪,笑道:“你怎么来了?”

“不好意思,我出去晚了,怕你已经出院了。我就跑上来了。”刘茜茜微笑着把花递给她,她的脸很红,显然她刚刚锻炼过。

不一会儿,阮也来了。今天来接颜悦,出院了。颜悦的父母没有来,所以他很乐意给阮田零这样的工作。

闫妍上了车,看着车开走,徐曼勾住刘茜茜的胳膊,笑着叹了口气。

“从小我们就期待阮大哥和岳越一起长大,结婚,成为夫妻。茜茜,如果他们不能在一起,真可惜。”

刘茜茜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捂住了嘴:“我记得小时候去过一次家庭聚会。你一眼就看上了阮大哥,带他说你长大了要做他的新娘。”“我家里出了点事,我要回家了。所以,我不得不暂时中止对你的治疗,但我会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心理医生,让她帮你继续治疗。”

江予菲实际上不喜欢中途换心理医生。

而且心理学家也知道,开始治疗一个病人后,不能让病人中途换医生,否则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但她羞于继续面对江予菲。她内疚,害怕,不想过这种恐怖的生活。

“江小姐,如果你不想换医生,我回来后你可以继续给你治疗。”马青试探的说道。

江予菲微微一笑:“不,我现在好多了。如果需要继续治疗,我会再找心理医生。马小姐,你不用内疚。家里肯定有急事,不然也不用半途而废。”

“对不起……”

“没关系,你明天不用来了。我会向阎解释的,放心。”江予菲轻声笑了笑,但马青无法面对她的好意。

她只希望在得知江予菲的情况后,对方不会利用她的精神疾病做任何有害的事情。

*******

“她说江予菲患有抑郁症,她忍不住想跳楼。岳越,这真是不好的报应。江予菲实际上患有这种精神疾病。”徐曼非常得意地笑了。

颜悦色勾勾嘴角,眼底也闪过一抹冰冷。

“岳跃,你说我们想用这个来对付江予菲?比如让她跳楼自杀?”

颜悦当即委屈地说:“不行,她要是出事了,凌会伤心的。”

立即炸了毛,“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考虑这种事情!岳跃,你太愚蠢和善良,让江予菲欺负你到这个地步!这是摆脱她的好机会。它千载难逢。错过了真可惜!”

“很久了,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我不能继续了。

徐曼骄傲地拍拍她的肩膀说:“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我们不能让那个婊子继续骄傲下去。”

“时间长了,别做傻事。”

“放心吧,我知道尺度。”

这时,刘茜茜推门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束花。“岳越,祝贺你今天出院。”

严月眼中微微一闪,笑道:“你怎么来了?”

“不好意思,我出去晚了,怕你已经出院了。我就跑上来了。”刘茜茜微笑着把花递给她,她的脸很红,显然她刚刚锻炼过。

不一会儿,阮也来了。今天来接颜悦,出院了。颜悦的父母没有来,所以他很乐意给阮田零这样的工作。

闫妍上了车,看着车开走,徐曼勾住刘茜茜的胳膊,笑着叹了口气。

“从小我们就期待阮大哥和岳越一起长大,结婚,成为夫妻。茜茜,如果他们不能在一起,真可惜。”

刘茜茜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捂住了嘴:“我记得小时候去过一次家庭聚会。你一眼就看上了阮大哥,带他说你长大了要做他的新娘。”

徐曼脸红了,乱入她伸手去撕刘茜茜的嘴。“都这么多年了,乱入你还逗我!”

“好了好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刘茜茜赶紧笑着求饶,徐曼让她走了,但她脸上的羞红从未消散。

她还记得那一年发生的事情。

她对阮田零说,等她长大了,她就做他的新娘。可是阮田零却冷着脸让她走了。当时她难过得哭着跑了。

追上她的是严月,用手绢轻轻擦去她的眼泪,笑着对她说:“别哭了好久,你这么漂亮,哭不好。等你长大了,你姐姐会给你找白马王子吗?”

那时候她觉得严月好温柔,真的是个好小姐姐,一下子就喜欢上她了。

后来,严月和阮、在一起了,她很为他们高兴。

在她看来,世界上唯一能和阮大哥匹敌的人,就是颜悦。

江予菲就是那样的女人,连她都不如,她怎么配得上阮大哥!

徐曼想到了这一点,问身边的刘茜茜:“嘿,你有坚持的信念吗?”

“是的,我希望得到最大的幸福。这是我的信念。”

“那你会为你的信仰付出很多努力吗?”

刘茜茜眨着眼睛,笑得很美:“当然,我会努力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阻止我追求自己的幸福。”

徐曼点点头,眼睛闪烁着沉思。

阮、送严月回家,正要出门。

颜悦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凌,你不多陪陪我吗?”

男人拉着她包着纱布的左手问她:“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不怎么疼。”

其实她的伤口根本不是问题,只是割了一点皮肉,流了很多血。看着很震撼。

但如果把血擦干,就知道伤口不深,血管也没割。

阮,放下手,淡淡的笑了笑:“好好休息,明天我出差,改天再来看你。以后别做这种傻事了,不值得知道吗?”

颜悦把宽大的手掌贴在脸上,顺从地点点头:“知道了。凌,回来记得来看我。”

“好。”阮,收回手,转身就走,没有像从前那样对她死心。

颜悦的心里有点忐忑,总觉得阮田零自杀后对她的态度变了。

变得越来越有礼貌,越来越疏远。

不,她自杀了。他应该站在她这边,多为她感到心疼。

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阮,说,等她伤口好了,他会给她一个准确的答案。所以她一定是多心了。反正他爱的人是她,他不可能放弃她。

想到这里,严月突然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这是唯一的手机铃声。

颜悦觉得好苦恼,这个人就像狗皮膏药,真的好恶心。

她耐心地接通电话,不耐烦地问:“我怎么了?”

“宝贝,你这几天怎么不接我电话?”徐曼脸红了,她伸手去撕刘茜茜的嘴。“都这么多年了,你还逗我!”

“好了好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刘茜茜赶紧笑着求饶,徐曼让她走了,但她脸上的羞红从未消散。

她还记得那一年发生的事情。

她对阮田零说,等她长大了,她就做他的新娘。可是阮田零却冷着脸让她走了。当时她难过得哭着跑了。

追上她的是严月,用手绢轻轻擦去她的眼泪,笑着对她说:“别哭了好久,你这么漂亮,哭不好。等你长大了,你姐姐会给你找白马王子吗?”

那时候她觉得严月好温柔,真的是个好小姐姐,一下子就喜欢上她了。

后来,严月和阮、在一起了,她很为他们高兴。

在她看来,世界上唯一能和阮大哥匹敌的人,就是颜悦。

江予菲就是那样的女人,连她都不如,她怎么配得上阮大哥!

徐曼想到了这一点,问身边的刘茜茜:“嘿,你有坚持的信念吗?”

“是的,我希望得到最大的幸福。这是我的信念。”

“那你会为你的信仰付出很多努力吗?”

刘茜茜眨着眼睛,笑得很美:“当然,我会努力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阻止我追求自己的幸福。”

徐曼点点头,眼睛闪烁着沉思。

阮、送严月回家,正要出门。

颜悦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凌,你不多陪陪我吗?”

男人拉着她包着纱布的左手问她:“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不怎么疼。”

其实她的伤口根本不是问题,只是割了一点皮肉,流了很多血。看着很震撼。

但如果把血擦干,就知道伤口不深,血管也没割。

阮,放下手,淡淡的笑了笑:“好好休息,明天我出差,改天再来看你。以后别做这种傻事了,不值得知道吗?”

颜悦把宽大的手掌贴在脸上,顺从地点点头:“知道了。凌,回来记得来看我。”

“好。”阮,收回手,转身就走,没有像从前那样对她死心。

颜悦的心里有点忐忑,总觉得阮田零自杀后对她的态度变了。

变得越来越有礼貌,越来越疏远。

不,她自杀了。他应该站在她这边,多为她感到心疼。

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阮,说,等她伤口好了,他会给她一个准确的答案。所以她一定是多心了。反正他爱的人是她,他不可能放弃她。

想到这里,严月突然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这是唯一的手机铃声。

颜悦觉得好苦恼,这个人就像狗皮膏药,真的好恶心。

她耐心地接通电话,不耐烦地问:“我怎么了?”

“宝贝,你这几天怎么不接我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温柔的问她,乱入一点都不在乎她的MoMo。

“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乱入我与你无关,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不离开?!"

颜悦生气地质问他。她的优雅和温柔都没有了,只有她心里最真实的一面。

“听说你割腕自杀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那个男人在你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吗?”那人绷着脸问她,气她不爱自己,更气她这样做是为了阮田零。

“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

“据我调查,一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心里没有你。为什么看不到现实?”

“我说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颜悦气恼的掐断了电话,贝齿紧紧咬着嘴唇。

她心里好难受,好不甘心!

江予菲什么都不是。她为什么要和她争夺阮。

阮天玲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想到这,严月拨通了徐曼的电话:“好久不见。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你能和我聊聊吗?”

*******

天黑了,江予菲吃完饭后去看电视。

同时,阮也回来了。

她对他昨晚说的话不以为然,他也没再提。

好像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

阮,把外衣交给李婶娘,到坐下。她的手很自然地抓住她的腰:“我明天要出差,你可以和我一起去,顺便放松一下。”

江予菲扭动着身体,淡淡地说:“你不担心我会再次逃跑吗?”

阮、微微扬了扬眉毛,懒洋洋地说:“你逃了一次,就没有成功。你会选择第二次吗?对了,你继父的案子还在调查中。如果找不到真正的嫌疑人,你觉得他会继续背这个黑锅吗?”

江予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心里骂他不要脸。

“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拧了几下没有弄断他的手,她根本就没有动。

"我已经订好了所有的机票,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

“我说我不去!”

阮天玲抓着她的下巴,转过头。

他深邃的眼睛盯着她,嘴角勾起邪灵的弧度,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

“今晚早点睡,明天一早就走。”

“我说我不去,你不明白吗?”江予菲生气的重复了一遍,阮天玲笑着摇摇头,让她往楼上走。

他从容不迫,完全无视她的抗议。

江予菲气得头疼。为什么这个人总是那么霸道不讲理,像个土匪?

自从认识他之后,他在她面前有过讲道理的时候吗?

答案是否定的!

江予菲再次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他一开始真的是瞎了。他愿意嫁给他!

“江小姐,时间不早了。上楼休息一下。”李婶笑着提醒她,希望她能上去多陪陪少爷,早点和少爷培养感情。

“李伟。”江予菲对她说:“我和阮田零一路走来,你最知道我过的是哪一天。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想让我和他在一起。”电话那头的男人温柔的问她,一点都不在乎她的MoMo。

“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我与你无关,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不离开?!"

颜悦生气地质问他。她的优雅和温柔都没有了,只有她心里最真实的一面。

“听说你割腕自杀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那个男人在你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吗?”那人绷着脸问她,气她不爱自己,更气她这样做是为了阮田零。

“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

“据我调查,一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心里没有你。为什么看不到现实?”

“我说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颜悦气恼的掐断了电话,贝齿紧紧咬着嘴唇。

她心里好难受,好不甘心!

江予菲什么都不是。她为什么要和她争夺阮。

阮天玲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想到这,严月拨通了徐曼的电话:“时间长了,我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你能和我聊聊吗?”

*******

天黑了,江予菲吃完饭后去看电视。

同时,阮也回来了。

她对他昨晚说的话不以为然,他也没再提。

好像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

阮,把外衣交给李婶娘,到坐下。她的手很自然地抓住她的腰:“我明天要出差,你可以和我一起去,顺便放松一下。”

江予菲扭动着身体,淡淡地说:“你不担心我会再次逃跑吗?”

阮、微微扬了扬眉毛,懒洋洋地说:“你逃了一次,就没有成功。你会选择第二次吗?对了,你继父的案子还在调查中。如果找不到真正的嫌疑人,你觉得他会继续背这个黑锅吗?”

江予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心里骂他不要脸。

“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拧了几下没有弄断他的手,她根本就没有动。

"我已经订好了所有的机票,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

“我说我不去!”

阮天玲抓着她的下巴,转过头。

他深邃的眼睛盯着她,嘴角勾起邪灵的弧度,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

“今晚早点睡,明天一早就走。”

“我说我不去,你不明白吗?”江予菲生气的重复了一遍,阮天玲笑着摇摇头,让她往楼上走。

他从容不迫,完全无视她的抗议。

江予菲气得头疼。为什么这个人总是那么霸道不讲理,像个土匪?

自从认识他之后,他在她面前有过讲道理的时候吗?

答案是否定的!

江予菲再次对此感到非常遗憾。他一开始真的是瞎了。他愿意嫁给他!

“江小姐,时间不早了。上楼休息一下。”李婶笑着提醒她,希望她能上去多陪陪少爷,早点和少爷培养感情。

“李伟。”江予菲对她说:“我和阮田零一路走来,你最知道我过的是哪一天。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想让我和他在一起。”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