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话国际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冷君虐妃(1/18)

神话国际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阮,冷君虐妃安慰她:“别怕,冷君虐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他的安慰对她没用。

“阮天玲,你不该来这里。如果生来要死,就让我一个人死吧,至少你还能活着。”

“你说什么傻话!”

“这不傻,这是真的。我应该阻止你来的。与其两个人一起死,不如一个人死。”

阮,一脸愁容:“如果是你,你会来吗?”

江予菲咬着嘴唇,眼睛红红的。

“还是你以为我不来,你死了,我就活了?”

“我知道你会痛苦,但你知道我希望你活着。”

“不知道!”阮低头一看。“我只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江予菲,我将一无所有。”

”江予菲试图说话...你有你的父母和我们的孩子……”

阮田零微微扯了扯她的嘴。“我父母有彼此,两个孩子都有各自的生活。而我只能拥有你。没有你,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于飞,如果是你,如果我死了,你还会活着吗?”

“我……”江予菲无法回答。

阮,抚着她的脸颊:“那一天,你怕我被鲨鱼吃掉,就冒险来救我。你还说你准备和我一起死。你能做到这一点,我为什么不能?”

“这不一样!”

“是一样的。”阮天玲声音很低。“我认为你应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你的想法。既然离不开对方,为什么要在最后时刻分开?如果我们真的生来就是为了死,那么我们就应该在一起,珍惜最后的时光。”

江予菲眼里充满了泪水:“但我不想你死……”

阮天玲哑然失笑,“我没死,你以为我会死。记住,我们谁都不会死!”

“真的吗?如果你以前告诉过我,我会相信的。但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底了。”

阮天玲把她拉起来,抱紧她。

“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

江予菲拥抱了他,她点点头:“你说得对,也许我们不会死。我相信你……”

既然前面的路看不清,不如冒着生命危险前进,而不是忐忑不安。

也许,未来是光明的。

其实就算是地狱,他们也应该无怨无悔。

阮,哄着她,带着她去认识了城堡。

这座城堡非常大——

城堡里光线昏暗,墙上随意挂着一些油画。

这座城堡给江予菲的感觉就像电视上的吸血鬼城堡。

巨大的城堡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踩在光滑的地板上,每走一步都会发出清晰的咔嗒声。

要不是阮,这边,早就吓跑了。

“这里怎么阴森森的?”江予菲靠在阮田零身上,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阮看了看四周:“人不可活,必是如此。”

“真的没有人住在那里吗?我总觉得这里有鬼……”

阮田零看着她,笑了。“我希望有鬼。鬼怕我。”

江予菲:“…”

“真的,人和鬼都怕我。所以和我在一起,我们会没事的。”

他特别的安慰温暖了江予菲的心。

潜艇靠岸,冷君虐妃几个保镖走出来递给他一个dv。

南宫徐看到里面的东西,冷君虐妃立刻笑道——

阮天玲在这里能听到他的笑声。

江予菲走出阳台,脸色有点苍白。“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南宫许倒是发现了那东西。”

“是什么?”阮天玲下意识的问道。

问过之后,他后悔了。

江予菲答应南宫文祥保守秘密,他自然不会告诉他。

令他惊讶的是,江予菲回答了他。

“其实,我也可以给你一点。南宫家之前发现了一件大宝,是北欧海盗留下的宝物。

当时南宫一家搬到英国,途中发现了一个小岛,从而发现了岛上的宝藏。

听说宝库里有很多无价之宝。他们带着一点财宝离开了,然后在伦敦生根发芽。

有了那个宝藏,他们让南宫家越来越大,大部分宝藏还在岛上。

只是南宫世家怕后人自相残杀,所以一直没有透露宝藏的事情,只有历代家主继承了整个家族才能知道。

但他们只传承了岛上宝藏的传说,并没有传承岛上的具体位置。

连我爷爷都不知道岛在哪。没想到南宫旭找到了..."

阮天玲扬起了眉毛——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南宫旭就不富了。”

阮,指的是发财,而不仅仅是发财。

南宫旭有钱,钱对他没有诱惑。

当然,没有诱惑意味着没有足够的诱惑。

但如果你给他的财富是他的几百倍,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你真的有这么多财富。

在南宫旭眼里,南宫家会变得一文不值!

而南宫徐辛辛苦苦找到这个地方,只是笑得那么开心,就真的找到了宝藏。

如果这么多钱落入他手中...

江予菲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我们都低估了他,他的野心不是独占南宫世家。

难怪他20多年没坐过户主的位子了。

原来他一心想找到这个岛,根本不看南宫家。

他本来就不好对付,现在更厉害了。阮,,我们能怎么办?"

江予菲的话有些不连贯。

她太慌张太害怕了。

如果南宫徐真的有那么多钱,他会怕谁,顾忌谁?

我怕全世界都被他控制。

到时候,他,他们能对付吗?

那时候,他们在他眼里真的只是一只蚂蚁。

原来南宫旭一直这么高,这么猖狂,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很有可能登上世界之巅。

相当于的恐惧不同,但阮流露出一种得意的冷笑。

“老婆,你想多了。”

“啊?”难道她想的不对吗?

阮,抚着她的头发,把头凑到她的耳边说:“他快死了,再多的钱也没有用。”

江予菲突然-

是的,他快死了。她怎么会忘记呢?

阮天玲松了口气,冷君虐妃让她一个人去了。

江予菲上楼,冷君虐妃保镖为她推开书房的门——

她走进去,看见南宫旭的负手站在窗前。

书房有四面墙,其中两面有窗户。

此刻,南宫徐正站在右边的窗口,凝视着远处的群山。

“坐下。”

他没有回头,淡淡开口。

江予菲没有坐下。“有什么事吗?”

南宫旭回头看了看她,没有温度:“你知道双龙戒指的秘密吗?”

他请她来,是为了这件事。

江予菲笑着说:“是的,我知道。”

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就承认了,不过南宫旭也没那么看重这个秘密。

“有什么秘密?”他问。

“你问我,我会说什么?除非你放我们走,否则我就说!”

南宫旭冷笑道:“要知道,你不说,我有一千种方法折磨你,让你说。”

江予菲淡淡地说:“我会傻到让你折磨吗?我不怕死。我甚至不怕死。你以为我怕什么?!"

徐眯起了眼睛。“让我换个问题。你知道的秘密是什么?不要试图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不要忘记你和你的丈夫都在我手里。”

江予菲咬牙,很不甘心。

沉默了一会儿,她冷冷地说:“跟家族传承有关。”

“这不是秘密!”

江予菲冷笑道:“你只知道继承家族主要的双龙戒,但是怎么用怎么传?只有举行交接仪式,下一任户主才能知道!”

南宫徐的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你是说,双龙环只和居士有关?”

“你这不是废话吗!跟房子主人没关系,跟谁有关系?”

南宫徐锐利的目光盯着她,也不甘示弱的和他对视!

几秒钟后,南宫旭软化了眼神,笑了。

“我相信你暂时没有骗我。”

“我没骗你!”

南宫旭突然又沉下脸来:“如果我发现你对我隐瞒了什么,我会立刻杀了你最喜欢的人阮田零!”

江予菲笑着说:“我们一直在你手里。你想怎么对付我们都行,不用威胁。”

“这个你最能理解!”

“还有别的吗?没事的。我要走了。”江予菲不想再面对他了。

南宫徐转身继续背对着她。“下去。”

江予菲立即离开了-

她几分钟没上楼。

阮天玲见她安然无恙,他松了一口气。

“南宫旭为难你了吗?”阮天玲上前拉着她的手问。

江予菲摇摇头:“不,我们回去吧。”

“好。”

他们走出城堡,回去的路上,给她和南宫旭做了简短的交谈。

阮,低声说:“你做得很好。”

如果否认她当时不知道双龙戒指的秘密,徐南宫会怀疑她知道。

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强迫她说出来。

不过,直接承认自己知道,但南宫旭会认为双龙戒指与宝藏无关。

毕竟岛上的宝藏是几百年前海盗留下的。

双龙环的历史只有150年,所以两者没有关系。

冷君虐妃

虽然阮不知道双龙戒指和宝藏有什么关系。

但他知道,冷君虐妃一定有关系。

这个秘密只有南宫文祥和江予菲知道。他不会强迫她。

另外,冷君虐妃他对那些宝藏没有兴趣。

"于飞,万一南宫旭发现宝藏跟双龙戒指有关怎么办?"阮天玲皱眉,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江予菲笑了:“他不会知道的。”

“你确定?”

“嗯!”

“那好。”阮,举手梳头。“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江予菲笑了:“是的。我现在特别想回去看看我妈。”

阮,一把抓住她的身体:“快了,别着急。”

江予菲靠在他的胸口,他的心隐隐有些不安。

虽然他们很快就会看到希望,但她很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

只是因为南宫徐死了并不代表他们就能顺利离开这里。

但是阮田零说他有办法,所以她只能选择信任他。

接下来的两天。

南宫徐自己乘潜水艇下到海底。

虽然是海底,但是通过一个长长的洞穴,然后从一个水池出来,就可以到达岸边。

在岸上,有一扇大石门站在我们面前。

南宫旭早有准备。他让人撬开了几百年没有打开的石门。

不出所料,它装满了黄金和珍宝-

和阮、悠闲地过了两天。

南宫旭现在忙着挖宝,一点都不在乎。

和阮、反而很快乐,无忧无虑。

江予菲还特意向这里的仆人要了两把摇椅,放在二楼的阳台上。

她和阮、每人一个,舒舒服服地躺着,顺便观察他们的行动。

“他们已经进去五六个小时了,一点动静也没有。我觉得80%的人找到了宝藏,很幸福。”江予菲说。

阮、笑道:“你在南宫驸马有什么宝贝没见过?这里最多也就是宝藏多,南宫旭不会沉迷其中。我猜他就是不知道怎么把东西搬走。”

“很有可能。”江予菲点点头。

面对传说中的宝藏,他们无动于衷,还在这里闲扯。全岛只有他们才有这种奢侈。

岛上其他人都很兴奋。

毕竟他们的利益和南宫旭息息相关。

就像一个人得道,鸡犬升天。

“老婆,我们不要在这里等了,你不觉得无聊吗?”阮天玲侧头问她。

“真的很无聊。”

“反正我们闲着没事干。还不如努力生个女儿。”

江予菲的内心深处,他最热衷于和她交朋友。

“大白天还是认真的。万一南宫旭突然发现我们怎么办?”

阮、勾唇道:“他如今已坠入金银财宝中,没工夫管我们。”

“看,出来!”

江予菲指向大海。

一艘潜艇刚刚漂出来。

阮、泄气地说:“不早出来,就不能晚出来。这时候你该怎么办!”

打断了阮的兴致,的脸色很不好。

江予菲饶有兴趣地盯着潜艇:“我下去的时候,有两艘,但现在只有一艘。对方船上的人留下来守护宝藏了吗?”

“我觉得是时候留下来数数宝藏了。”

两个人抱着我一句话商量,冷君虐妃就当八卦在说。

南宫旭从潜艇里出来,冷君虐妃登上了游艇。

他低着手站着,嘴角总是挂着微笑。

“多派人去查,有些大事情,小心别弄坏了。”

“可以!”他身边的保镖恭敬地点头。

南宫许只是看着他们。

何冷笑一声,现在他找到了宝藏,也不用顾忌南宫世家了。

然后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他的时间不多了。要建立一个全新的帝国,他必须抓紧时间。

他的梦想很快就会实现。

但唯一让他不开心的是,宝藏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

虽然比南宫家多十倍,但也远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他认为会有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之多...

但这就够了。虽然不能让他更方便的实现自己的野心,但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实现。

毕竟他的时间不多了,与其一直原地踏步,不如向前迈一步。

“今晚一定要清点财宝,明天把所有在上面的人都带给我。”

南宫徐拿出一张纸条,扔给身边的保镖。

保镖睁开来看了一眼,眼神有些惊讶。

但是他们习惯了听从他的命令,所以保镖什么也没问。

第二天。

有保镖找和阮,说要换个地方住。

两个人有点奇怪,嗯,为什么要让他们换个地方住?

但他们没有权利拒绝,于是带着保镖去了一座城堡。

岛上有几座大城堡,其中南宫旭住的那座特别豪华,还在中心。

和阮、住在山上的城堡里。

山上的城堡很简单,没有任何美感,只是简单的城堡形状。

而且因为在荒芜的山上,城堡看起来阴沉沉的,不近的时候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似乎感觉到江予菲的不安,阮天玲握紧了她的手,无声的安慰她。

“南宫许让我们住在这里,什么意思?!"江予菲冷冷地问道。

保镖看了她一眼:“老板的命令,你只管执行!”

江予菲什么也不能问,所以他不会问。

他们被赶进城堡,保镖也威胁他们:“到处都是红外防御系统,周围都有人。不要试图逃跑,否则你会被杀!”

江予菲和阮天玲对视一眼,都皱起眉头。

保镖走了,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南宫旭,他要干什么?”江予菲不安地问道。

阮天玲心里也有不好的预感。

“放心吧,他暂时不应该杀我们。”

想杀他们就必须直接杀,不会多余。

“,阮恐怕……”江予菲握紧他的手,看起来有点无助。

她是被南宫旭抓到这里的,她不怕。

但是这一刻,她真的很害怕。

女性的第六感非常准确-

第六感告诉她,南宫旭可能想用任何手段。

阮,冷君虐妃安慰她:“别怕,冷君虐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他的安慰对她没用。

“阮天玲,你不该来这里。如果生来要死,就让我一个人死吧,至少你还能活着。”

“你说什么傻话!”

“这不傻,这是真的。我应该阻止你来的。与其两个人一起死,不如一个人死。”

阮,一脸愁容:“如果是你,你会来吗?”

江予菲咬着嘴唇,眼睛红红的。

“还是你以为我不来,你死了,我就活了?”

“我知道你会痛苦,但你知道我希望你活着。”

“不知道!”阮低头一看。“我只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江予菲,我将一无所有。”

”江予菲试图说话...你有你的父母和我们的孩子……”

阮田零微微扯了扯她的嘴。“我父母有彼此,两个孩子都有各自的生活。而我只能拥有你。没有你,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于飞,如果是你,如果我死了,你还会活着吗?”

“我……”江予菲无法回答。

阮,抚着她的脸颊:“那一天,你怕我被鲨鱼吃掉,就冒险来救我。你还说你准备和我一起死。你能做到这一点,我为什么不能?”

“这不一样!”

“是一样的。”阮天玲声音很低。“我认为你应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你的想法。既然离不开对方,为什么要在最后时刻分开?如果我们真的生来就是为了死,那么我们就应该在一起,珍惜最后的时光。”

江予菲眼里充满了泪水:“但我不想你死……”

阮天玲哑然失笑,“我没死,你以为我会死。记住,我们谁都不会死!”

“真的吗?如果你以前告诉过我,我会相信的。但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底了。”

阮天玲把她拉起来,抱紧她。

“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

江予菲拥抱了他,她点点头:“你说得对,也许我们不会死。我相信你……”

既然前面的路看不清,不如冒着生命危险前进,而不是忐忑不安。

也许,未来是光明的。

其实就算是地狱,他们也应该无怨无悔。

阮,哄着她,带着她去认识了城堡。

这座城堡非常大——

城堡里光线昏暗,墙上随意挂着一些油画。

这座城堡给江予菲的感觉就像电视上的吸血鬼城堡。

巨大的城堡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踩在光滑的地板上,每走一步都会发出清晰的咔嗒声。

要不是阮,这边,早就吓跑了。

“这里怎么阴森森的?”江予菲靠在阮田零身上,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阮看了看四周:“人不可活,必是如此。”

“真的没有人住在那里吗?我总觉得这里有鬼……”

阮田零看着她,笑了。“我希望有鬼。鬼怕我。”

江予菲:“…”

“真的,人和鬼都怕我。所以和我在一起,我们会没事的。”

他特别的安慰温暖了江予菲的心。

冷君虐妃

那个人就是南宫徐——

其他九个实在不愿意相信,冷君虐妃南宫徐把他们抓起来了。

但是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同时抓住它们就足以显示这个人的能力。

事实上,冷君虐妃即使对方有能力,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们都抓到。

唯一的解释是,这个人对他们的一切都很熟悉,知道如何做才能成功。

几个人脸色发白,原来是南宫旭?

“南宫徐他打算怎么办?!"有人不安地问。

“他想把我们关起来夺取权力吗?”

“南宫旭一直很有野心,好像受不了了。”

听着他们的猜测,本想说南宫徐已经看不上南宫家了。

但是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并不意味着他们是朋友。

还是南宫奕聪明。

他直接问江予菲:“表哥,你知道南宫旭的目的是什么吗?”

江予菲以前并不讨厌南宫奕。

但既然她知道他对他们做了什么,她就彻底恨他了。

江予菲冷笑道:“我们怎么知道?你与南宫驸马同姓,应该最清楚。”

南宫一愣了一下...

他也知道江予菲非常恨他。

南宫逸只好看向阮天灵,阮天灵看向沫沫,拉着江予菲转身就走。

他没有心情和这些人打交道。

两个人上楼,回到自己选择的卧室。

阮、检查了这个房间,没有任何摄像头和窃听器。

坐在床上,江予菲感到困惑。

“南宫徐把他们都抓起来是为了什么?”

阮,舔了舔嘴唇说:“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些人和他有仇吗?”

“我只知道他说他绝不会放过南宫一……”

江予菲的话突然停止了!

“怎么了?”阮天玲不解的问道。

皱了皱眉头:“南宫旭抓了我之后,跟我说他不会放过杀我妈的人。但他显然查不出是谁伤害了我妈,就把嫌疑人都抓了?”

“有这个可能!”

"他逮捕他们是为了找出凶手吗?"

“也许,也许不是。”

江予菲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阮、说:“如果他愿意,他会慢慢找出真正的凶手。如果他不愿意,他会选择误杀三千,一个也不放过。”

“你是说...他可能会杀了他们吗?”

“这个可能更大。”

江予菲的感觉越来越糟。

她捏着阮田零的手说:“阮田零,你说他会不会把我们十二个人锁在一起,把他们全杀了?”

阮,眼睛一黑:“也不是没有可能。”

也认为南宫旭会这么做。

他现在不用把所有筹码压在南宫家身上,就肆无忌惮的抓住了那些人。

既然都被抓了,自然要杀光。

还不等他们汇报?

江予菲的脸色微微变了:“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是肯定的...他真的想杀了我们所有人!”

阮、和她有同样的想法。

但他不像江予菲那样害怕。

阮、冷笑道:“虽有此计,未必得之。”

“你也知道,冷君虐妃不管凶手承认与否,冷君虐妃他都会死。但是,他承认自己会死得更惨,所以他很可能会否认,拉着我们大家来做个垫背。”

“那么?”

“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打消南宫旭的计划,不能让他们杀了我们。”

阮、勾唇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正在讨论。”

“那等你商量好了再告诉我们。”

说完,阮天玲很不客气的关上了门。

江予菲站了起来,感到困惑:“你为什么不同意?也许人多了,就能想出办法。”

阮田零冷笑道:“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南宫驸马都不会留活口。他威胁他们,只是想知道谁是真正的凶手。”

“如果你知道了,你会杀了所有人?”

“嗯。虽然他现在有足够的财力,但他仍然需要南宫家的人为他工作。他当然不会让这些人回去揭穿他。”

江予菲的心沉了下去。

“他太疯狂了,只是因为怀疑,才会杀死这么多人。都和他有血缘关系。”

阮天玲拉了拉江予菲,低沉道。

“其实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江予菲有些吃惊

阮,眼神深邃:“如果我最爱的女人和我的孩子死了,我不会放过所有的杀人嫌疑犯!”

江予菲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这很复杂。

她假装生气,打他:“现在南宫旭要杀我们,你还觉得他做的对!”

“他做的当然是错的!但如果是我,我可以做到。”

江予菲笑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瞧,你也在为他美言几句。”阮天玲故意逗她。

“我哪有!我只是觉得你的理论太自给自足了。”

"南宫旭也是一个自我的人."

他们是同一类人...

阮天玲不知道自己的心弦被触动了,所以他突然抱住了江予菲。

江予菲眨眨眼,有些莫名其妙。

“你怎么了?”

阮,把身子一收,把心里的涟漪传递了出去。

“老婆,很高兴你爱我。”

江予菲:“…”

“如果你不爱我,你说,我会变得和南宫旭一样吗?”

像他一样,他会把江予菲绑在身边,永远不会让她走。

和他一样,做了很多事,最后一无所获。

江予菲小声说:“你和他不一样。”

“为什么?”

“因为当你爱我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你所有的真诚和真心。所以不管你怎么伤害我,我都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但是南宫旭就不一样了。

虽然他很爱她妈妈,但他的爱不是全部。他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事。

不是说他一定要用生命和一切去爱她妈妈,那是* * * *。

而是因为他总是为了心里更重要的事情去伤害她妈妈。

她在爱母亲的同时,为了母亲的野心,间接伤害了母亲。

所以这种爱谁能接受。

接受了,也许有一天,会面临灭顶之灾。

爱得越深,受伤越重。

不爱是最明智的选择...

冷君虐妃

另外,冷君虐妃她父亲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她母亲的事。

他们又相爱了。你想让她妈妈同情和爱一个伤害她的男人吗?

所以,冷君虐妃不应该得到楠的爱。

为了得到什么,他注定要失去什么。

阮、推开,轻轻一笑。“你说得对,我和他不一样。我是一个百分百爱老婆的男人。说得好听点,我是妻奴!”

江予菲不禁笑了。

“很难听。”

“挺好看的。”

“怎么会好呢?”

妻奴,妻奴,没有哪个厉害的男人能做到这一点。

即使能做到,恐怕只有阮田零一个人为此感到骄傲。

阮,的邪魅勾唇:“能让我心甘情愿做妻奴的女人,自然是绝无仅有的,所以能成为妻奴的男人,都是很幸运的。”

因为他们的老婆是最好的老婆。

我没想到他对她评价这么高。江予菲的心里说不开心是假的。

阮,扬起了下巴:“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什么以此为荣了吧?”

“嗯,我明白了,因为我是你心中最好的妻子。”江予菲笑了。

“那我呢?”

“你自然是我心中最好的丈夫。”

“老婆,你现在越来越恶心了。”

江予菲微微脸红:“我不喜欢?那我以后,嗯……”

阮天玲突然封住了她的嘴,打断了她的话。

他紧紧抓住她的嘴唇,一个温暖的吻,然后轻轻地让她走了。

“我喜欢。以后你能说什么我都喜欢。”

说完,他又堵住了她的嘴唇——

**********

楼下。

南宫奕他们坐在一起,商量对策。

除了南宫一,其他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毕竟,没人想死-

“说吧,谁杀了南宫月。如果他愿意自首,我们其余的人用生命发誓,我们会共同为他求情,尽全力救他一命。你不主动站出来,你就死定了!”

其中,最威严的南宫文华沉声说道。

南宫文华和南宫文祥是一辈人。

但是,他出生太晚,父亲的地位不够高贵。虽然他资历很高,但没有多少实权。

“文华叔叔说得对,是谁干的?现在为了我们的亲人,我们会尽力留住他。不然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

“反正不是我干的,也没有放火烧城堡的能力。”

“我也没干。”

“我发誓那不是我……”

大家都洗清了自己。

他们看着没有开口的南宫一。

南宫一辈分最低,但地位最高贵。

毕竟他有南宫龙一和南宫龙二的血统。此外,他的父亲还是南宫文祥的侄子。

正是因为他的高贵身份,如果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都不在了,他一定会继承家族。

所以,他们怀疑的对象都指向他。

在他们看来,他最可疑!

南宫一微微抬眸,淡定道:“如果是我,我会主动承认,反正活不长,自然不会连累大家。”

他轻松的话消除了每个人的疑虑。

虽然他最有可能杀了南宫月如。

但也是最后一个这么做的人。

他的寿命很短,冷君虐妃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不是他。会是谁呢?

有人忍不住大胆猜测:“会不会...南宫月如自杀了?”

“有可能。”

”但南宫徐不相信自己是自杀的。我们能怎么办?”

大家都很难过,冷君虐妃很担心南宫旭会守信用。

但他们很幸运。

有句话叫“不怪大众。”他们那么多,南宫旭不会真的杀了他们吧?

也许,他只是吓唬他们...

南宫一听他们说话,觉得他们太天真了。

南宫旭公然逮捕了他们,他保存了杀死他们的决心。

因此,如果凶手不交出,他们都会死...

今天真是漫长的一天。

太阳下山,又升起。

一大早,南宫驸马就打扮好了,打算去探宝。

他必须在短时间内把所有的财宝拿走,然后处理这里的事情。从那时起,他将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

开始全心全意地建立他的帝国——

有些人生来不起眼,有些人生来注定不平凡。

他属于后者-

南宫徐整理好领口,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径直走出卧室。

楼下,食堂。

女仆默默地把精致的早餐放在桌子上。当她看到他时,女仆恭敬地敬礼。

老板,早餐准备好了,请慢用。

南宫许淡淡的走过去坐下。

他今天心情很好,所以有人给他倒了一杯红酒。

他端着高脚杯,微微摇晃着杯子里的瑰丽液体。

早上喝酒对身体不好,饮食也很健康。

但偶尔也没问题。

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

“噗——”但与此同时,他猛地吐出一口液体。

白色桌布立刻被鲜红的液体弄脏了。

仆人大吃一惊。不知道他喷红酒还是...

砰-

南宫旭手里的玻璃掉在地上碎了。

而其他人则陷入黑暗,晕倒在桌子上。

*****************

江予菲站在窗前,有点不安。

阮天玲很沉稳,其实心里也有几分忐忑。

“不知道成功了没有。”江予菲侧头问他。

阮田零笑了:“一定会成功的。”

他们只能成功,否则永远逃不掉。

江予菲皱起眉头:“你认为他会怀疑我们吗?”

“还没有,没那么容易查出来。”

阮、说得对。

岛上的医生在南宫旭周围反复检查,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但是人吐血总是有原因的。

就算感冒了,也得有个理由。

卧室里,南宫旭靠在床上,面色阴沉。

几个医生小心翼翼的走进来,第一个说话很小心:“老板,我们仔细检查过了...我没发现你身体有什么问题。”

南宫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医生莫名的觉得压力很大。

“没问题?”他问。

是150年来南宫家族发展的必然结果。

就像一个朝代,冷君虐妃发展到一定程度,冷君虐妃就会改变朝代。

改朝换代必然会带来一场血雨腥风。

这次江予菲的家人碰巧遇到了。

因此,江予菲怀疑南宫世家有望改变。

不是没落就是新世界。

阮、始终找不到,于是与南宫一联合起来,共同镇压和消灭南宫驸马的势力。

只要南宫旭的地位受到威胁,他肯定会出现。

对付南宫旭不容易。

幸运的是,阮田零可以向黛西求助。

黛西现在是国家情报部门的重要成员,她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很多信息。

当然,她不能明目张胆地把信息传递给阮。

虽然黛西是皇族成员,在国务院工作,但南宫旭除了对付她别无选择。

所以一切都要秘密进行,谁也抓不到什么。

交易场所,他们彼此都很熟悉,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交易。

伦敦的一个地下酒吧。

容易放下的阮天灵推门走进一个包厢。

黛西一直坐在里面等他,她已经变了脸色。戴上化妆品隐形眼镜后,她浅蓝色的眼睛变成深蓝色。

阮,在她旁边坐下,黛西递给他一叠材料。

“你想要的一切都在里面。”

“谢谢。”阮天玲同时拿出一张支票,推给她。

黛西欣然接受了支票,带着聪明的微笑说道:“你想喝点什么吗?”

阮,收起资料,站起来:“不,我赶时间。”

他不想呆太久,所以他转身离开了。

“等一下。”黛西阻止了他。“我说,如果你老婆救不了,或者死了,你想想我怎么样?”

虽然她不再介入他们之间,但她仍然没有放弃他。

阮、回头,黛西诚恳地看着他:“我说的是真的。到时候,你要一直给我机会。”

阮天玲露出一丝微笑。

“你最好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是说,你老婆死了,你还不为我着想?”黛西扬起眉毛。她有那么坏吗?

“我不是不考虑你...总之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阮天玲打开门,大步走了。

如果江予菲真的死了,他就不会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得到了阮的情报,立即开始对付南宫驸马。

这一次,他挽回的是损失八百杀死一千个敌人的决心。

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杀了南宫旭,以免以后有什么麻烦。

当然,南宫旭不在伦敦,阮田零手里有很多情报,对付南宫旭就变得容易了,他也没有什么损失。

虽然南宫一没有正式继承家业,但他可以给阮提供很多方便。

两人在一起,短短几天,就打击了南宫旭的势力。

其实和南宫一合作也是无奈之举。

齐瑞刚以前是他的敌人,现在南宫一还是他的敌人。

但为了对付南宫驸马,为了大局,他不得不放下一切恩怨,配合他们。

合作不代表是朋友,只是暂时拿自己的需求。

将来跟谁打交道,他都不会手软。

阮天灵他们的行动,冷君虐妃南宫徐自然很快就知道了。

虽然他失去了很多,冷君虐妃但他仍然没有注意阮。

南宫世家150年的基业,能被阮田零撼动。

至少短期内,伤不了阮南宫旭的根。

但是,他不能让阮继续下去。

南宫月如和他的孩子都走了。他现在只剩下南宫一家了。

所以,谁也灭不了南宫家!

那是他的,无论他努力了一辈子想要得到什么,无论是谁,都无法摧毁!

江予菲的膝伤好多了。

南宫旭没有带她去做他想做的事情,而是让每天给他弹钢琴。

音乐,自然就像南宫月如。

江予菲没有兴趣给他演奏,所以他就随便演奏。

南宫徐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恢复精力。

一曲终了,南宫徐睁开了眼睛——

“你的钢琴技术远不如你妈妈。”他淡淡地评论道。

江予菲瞥了他一眼:“我是随便学的。要不是我的天赋,我会打得更差。”

在南宫旭面前吹嘘应该会让他恶心。

如果不是,南宫旭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要说天赋,你的叔叔南宫盛杰是最有天赋的。他是个音乐天才。你妈的天赋也不错,可惜你...掺了萧泽新的血,自然不如他们。”

这是对她父亲可怜基因的蔑视吗?

“什么是音乐天赋?我父亲是医学天才。这个能比吗?”

“哦,除了他的医术,还有什么?!"南宫徐更加不屑。

“那你怎么办?”江予菲问道。

南宫旭估计她心情不错,有耐心和她问答。

“我不需要知道什么,我只需要知道每个人的命运。”

疯狂!

“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你根本无法掌控每个人的命运。”江予菲淡淡反驳道。

“至少,你的命运在我手里,对吧?”

南宫旭笑着说:“很快,阮的命运就掌握在我手里了。”

江予菲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什么意思?!"

“阮田零最近一直在疯狂地压制我的权力。你觉得我还能继续容忍他吗?”

“你不抱我,他就不会这样对你!”

“所以我和他一定会生老病死。”南宫旭说云淡风轻。“你说,我怎么还他?”

“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什么都做,让你后悔一辈子!”江予菲的冷酷威胁。

当时她杀了他的孩子,见到他之后,她不会后悔的!

只要他敢碰阮,她就什么都敢做。

“啊——”南宫许轻轻拍了拍手。

“阮天玲为了救你,和我拼个鱼死网破。你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你真的爱得很深。但在我看来,你的行为极其愚蠢!”

对于这种付出,他很不屑。

而且,他看不上阮。

明明可以站到更高的位置,却宁愿为女人留在原地。

这种男人,他真的鄙视。

在他看来,冷君虐妃作为一个男人,冷君虐妃他应该不断向上爬,拥有一切,站在最高点释放自己的光辉和光彩。

而不是为了孩子的事情放弃一切。

更让他鄙视的是,江予菲会如此迷恋这样一个男人。

江予菲如此,南宫月如也是如此!

南宫旭特别看不起萧泽新。

他一无所有,即使有些资产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对他来说,萧泽新算不了什么,卑微如蝼蚁。

月如想要一个像他一样的人,而他却输给了他。

这就是为什么南宫徐才如此讨厌萧泽新,而他更讨厌的是他们之间的深情。

南宫月如为萧则新默默等待了20多年,从未改变主意。

在他看来,南宫月如也是个傻子。

她不喜欢条件这么好的人,却喜欢萧泽欣,真是愚蠢。

虽然他对月如有很深的感情,但他不会喜欢其他男人,所以如果他有爱,他就不会有事业。

在他心里,爱情重要,事业更重要。

因此,他鄙视不如他的萧则新、阮。

你真的为了爱什么都不想要吗?

然后他会看看他们所谓的爱情真的那么忠贞,牢不可破吗。

他想让这些女人知道,她们眼中的爱情根本就没有那么伟大。

江予菲淡淡地反驳他:“你觉得我们傻,我们却觉得你傻。大家都认识!”

“我傻吗?”

“没错。你觉得我们为爱牺牲是愚蠢的,但你甚至不能爱一个人。你不是比我们还傻吗?”

“为了爱情牺牲了多少!”南宫徐突然冷着脸。

“你妈妈为了爱情牺牲了那么多,萧泽欣为她牺牲了什么?!这辈子她爱过萧泽欣,却一无所获!现在她死了,什么都没有了。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吗?痛苦一辈子,得不到任何东西的爱。!"

“我妈苦了一辈子,不是拜你所赐!”

“如果她一开始就选择了我,她怎么会痛苦呢?!明知她和萧泽欣没有未来而选择了他,这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傻的事!”

“至少她获得了绝对的爱!如果她愿意付出,你也不能说她傻。”江予菲反驳道。

她看起来很固执,眼神很坚定。她就像南宫月亮。她爱的时候,爱到底,也不回头。

南宫旭讨厌他们母女的固执!

“无辜的女人,不够坚强的男人,不要给你所谓的爱!而你的爱也是脆弱的,却傻到什么都不懂!”

江予菲冷笑一声,完全不同意他的话。

“按照你说的,天下人只要没有绝对的权力,就不配拥有爱情?”

南宫旭勾着嘴唇:“没错。”

“爱情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定义。你以为我们的爱不是爱,我们却以为你的不是!我们的爱是同甘共苦,只要对方开心!但是,我想,这种境界在你的生活中是永远实现不了的。”

江予菲说这些话的时候非常自信和冷静。

人们迫不及待地想打破她的自信,冷君虐妃让她不那么骄傲。

“就算那个男人不能给你整个世界,冷君虐妃甚至不能保护你,你还坚持你的爱吗?”南宫徐冷声问道。

江予菲点点头:“我想要的不是他有多伟大。但是他是多么坚定的爱我。他不能给我整个世界,但他可以给我他的整个世界。他保护不了我,但危机时刻他会一直站出来。他能做到这一点,对我来说就够了。”

“这些,我可以为月亮做!”

“但是你不能做别的事,只要她开心就好。”

徐突然站了起来。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理解他们的爱情。

同样,他依然不屑于他们的爱。

“你恋爱跟你妈一样蠢!”他冷冷地说。

江予菲觉得很好笑。

她妈妈选他不傻吗?

“嗯,你觉得我们傻,我们就傻,我们愿意傻。”

南宫徐的心中顿时非常的愤怒!

如月也是这样的心态。

知道选择萧泽欣会面临很多困难,她愿意继续傻下去。

真想看到她后悔,想叫醒她。她真的很傻!

南宫徐面无表情的看着,眼神没有焦距。

他又透过她看到了像月亮一样的南宫。

“像一个月,我会让你知道你的选择是错的!只有选择我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江予菲皱眉。南宫旭想干什么?

南宫徐诡异的一笑,然后大步走了。

江予菲有些发怔,刚才他的笑容太渗人了。

他不会再做任何事了...

自从徐南宫走后,江予菲就一直住在客厅里。

反正她没事干,就一直弹钢琴。

没多久,一个仆人过来问她:“江小姐,老板要你去书房。”

“我不想去。”江予菲·汉兹。

“江小姐,你一定要去。”仆人的态度很强硬。

看来南宫旭也约她去了。

江予菲停止了演奏,慢慢地站了起来:“我知道。”

城堡三楼只有两个房间。

一个是南宫旭的卧室,一个是他的书房。

两个房间占了一整层,面积自然大。

上楼,朝左走去,南宫旭的书房。

门口的保镖看到她来了,主动给她开门——

江予菲走进书房,被里面令人惊奇的东西吓坏了。

南宫旭的桌子靠在墙上。在他对面的墙上,有一个大液晶显示器。

他微微抬头看着江予菲:“过来。”

江予菲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来:“你想让我做什么?”

南宫旭靠在椅背上,像皇帝一样骄傲地笑着:“你想见阮田零吗?”

江予菲的眼睛在慢慢移动

“我可以马上让你见他。”

“你打算怎么办?”江予菲问道。

她没那么傻。她认为南宫旭会好心让他们见面。

南宫徐丹笑着说:“他在疯狂地找你,你想再见到他。我不能让你们见面吗?”

“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自然是让你遇见,成全你。”

江予菲听不懂他的话,冷君虐妃但她知道南宫旭绝对不是那么善良的人。

他说不会放过他们,冷君虐妃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所以他做的每件事都会对他们不利。

南宫徐回头按了一下桌上电脑的键。

打开对面墙上的液晶显示器——

画面一闪,阮、的脸出现了。

江予菲睁开眼,走近一步:“阮田零?”

阮天玲也第一眼看到了江予菲。

“于飞!”阮天玲的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雨菲,你好吗?南宫旭对你做了什么吗?!"

江予菲笑着摇摇头:“我很好,不用担心我。”

“你再等我,我很快就来救你。”阮对的低诺。

江予菲点点头,她相信了他。

阮天玲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不放弃视线。

他的目光落在南宫徐身上,冰冷彻骨!

“南宫旭,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前几分钟,南宫旭的下属给他打电话,说南宫旭想和他视频。

然后他把视频和他们链接起来,等了一会儿,南宫旭的下属才把视频转到了南宫旭身上。

阮、原本打算通过络脉找到南宫驸马。

但是这个视频是转来的,不是直接视频,想查也查不到。

徐勾着嘴唇,没有回答南宫。"阮,,你愿意为救做点什么吗?"

阮天玲眼睛颜色微微一凛。

“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喜欢和坦诚的人说话,希望你也是一个坦诚的人。”

“快说,别说那么多废话!”

南宫旭看了一眼江予菲,笑了笑:“江予菲很想你。不知您愿不愿意在此做客?”

江予菲惊讶地看着他。他的想法是什么?

“你是真心的?”阮天玲问。

“嗯,我真心邀请你来。就看你敢不敢来。”

阮,傲然一笑:“我怕什么?你敢邀请我,我就敢去!”

南宫旭赞赏地鼓掌:“很好,我的人会联系你,明天见。”

“没问题!”

“等等,”江予菲忙道,她看着阮天玲,“你不答应他,他不会让我们走的。你来了他就对你不好了。”

阮,对她轻轻一笑:“好几天没见你了。如果有机会见到你,我怎么拒绝?”

“你别来了!来了就被他抓住!”江予菲焦急地说道。

“老婆,就算他抓到我,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阮天玲,这次你别闹了。他用我威胁你只是因为他想对付你。别担心,我会没事的。你来了,谁也对付不了他。”

阮、笑道:“有什么关系?只要能一起死,其他的我都不管。”

“阮·……”江予菲微微脸红了。“这次请算我一份,不用担心我,做你该做的,不用担心我。”

阮、凑了过来,笑着低声说:“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

“你怎么能这样!”江予菲生气地说,“我不需要你来照顾它。我们离婚了。我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