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必赢437(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洞玄经(1/35)

必赢437(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江予菲愤怒地喊道。

南宫徐冷冷的吸了口气——

江予菲继续咆哮。

“她已经在这里休息了,洞玄经洞玄经她死了你为什么不让她走?!洞玄经洞玄经你带走了她。以后去哪找她?!南宫旭,不要太过分。是我妈妈。她不是你的。你不许碰她!”

南宫徐突然冲上来,手指掐住她的脖子。

他眼神黯淡,嘴角勾起一个阴沉的弧度:“她只属于我一个人!”

江予菲用拳头打他的身体,踢它

“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我嗓子疼,江予菲的眼睛抑制住了泪水。

南宫旭使劲压着手指。“听着,她属于我一个人!如果她死了,那只能是我的!”

江予菲怨恨地盯着他。

她只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怕。

好在我妈一直离他很远。还好我妈不爱他。

这个南宫驸马比阮还要可怕几倍。

但是阮田零后来学会了如何爱她。他学会了宽容和尊重。

但南宫徐没有。

他妈妈和他在一起20多年了,他从来没有学过-

这样的男人,他的爱情已经自私到畸形。

而在他的世界里,母亲不是最重要的,南宫世家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像他这样的人什么都不配。

“我妈妈...从来都不是你的...她的心,不属于你……”江予菲盯着他,用力吐出来。

妈妈不是傻子。她如此爱她的父亲,是因为他对她无条件的爱。

也是因为,在父亲的世界里,她是最重要的。

南宫旭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还梦见她母爱,独占她。

这是一个愚蠢的梦——

江予菲的眼睛毫不掩饰她对他的嘲笑。

南宫旭恼羞成怒,力气大了:“江予菲,你别以为我不会杀你!”

呼吸再次变得困难...

江予菲扯出一声冷笑:“如果你有这个能力...你会掐死我的……”

“好,我帮你!”他眼里闪过一抹狠意。

江予菲突然看了看南宫月如的墓。

“妈妈...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南宫徐浑身一震!

他突然离开江予菲,江予菲坐在地上,白色的裙子瞬间就脏了。

南宫徐捏紧拳头,双手背在背后。

他不能杀她,更不能在月如面前杀她。

“咳咳……”江予菲半躺在地上,不舒服地咳嗽着。

南宫徐冷冷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条虫子。

“江予菲,我想杀你,这比捏蚂蚁容易。不想死就别惹我!”

江予菲在心里不屑一顾。

谁愿意惹他?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耍花招。

但就在刚才,她真的差点死掉。

好在她赌宝,南宫旭也不会当着她妈的面杀她。

“继续挖。”南宫徐转过身,不看她了。

保镖继续挖坟墓。

江予菲不会再阻止它了。

她偷偷地用手指抓了抓手掌上的树枝——

血立刻流了出来,江予菲捏紧了手指,看着远处的空洞,没有理会他们。

南宫月如的骨灰很快被挖掘出来。

而且她很清楚自己的状况,洞玄经不然也不会产生跳楼自杀的错觉。

还有,洞玄经对方也很清楚他的行踪。他们不想除掉的人是江予菲,江予菲也一样。

对方还是女的...

阮天玲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但他完全不能相信。

但种种迹象证明,此人最可疑。

“你还问了什么?”他又问。

电话那头的下属回答说:“他们还说对方知道江小姐给你下药了。他们就是用这个来见江小姐,让江小姐真以为警察来抓她了,然后就没了防备。”

阮天玲眼底一片黑暗不明。

知道江予菲给他下药的人,除了他和江予菲,都只是顺眼而已!

“替我看好他们,别让他们死了!”说完,他挂了电话,愤怒到想打电话。

岳跃,你真的做到了吗?!

真的是你吗?!

*********

一市,燕家别墅。

严月站在卧室的窗前,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江予菲,这个时候,恐怕你已经下地狱而死了。

你想把凌从我身边带走,我告诉你,这永远不可能!

“叩叩叩——”

这时,传来敲门声。

“岳越,你在吗,我进来了。”徐曼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严月微微垂下眼睛,去开门:“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徐曼走进去,关上门,把她带到床边坐下。他很威严地说:“岳越,我想向你坦白一件事。”

“是什么?”严月笑着问。

徐曼握紧她的手,轻声说道:“我要让江予菲死!”

“什么?!"

“嘘,小声点!”徐曼急忙咬住她的嘴。“别说了,不然我就完了!”

严月皱了皱眉头。她拉下徐曼的手,焦急地说;“很久了,你在开玩笑吗?这是杀人,杀人是要付出生命的。”

徐曼点点头。“我知道,但没人会怀疑我。”

立刻,她告诉她如何购买谋杀阴谋。

“岳跃,我的计划万无一失吗?江予菲患有抑郁症。她跳楼自杀,与我无关。”徐曼摊摊手,无辜地笑了。

颜悦在她手掌上拍了一下,无奈的说:“时间长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是风险太大,不合法。你要是出事了,不就让我内疚一辈子了?”

“没事,他们找不到我的头。但如果我真的出事了,你得帮我。”她心里还是有点愧疚和害怕。

颜悦尴尬地皱了皱眉头:“你也知道,我爸是副市长。就算我让他帮你,他也不能做太多,不然连自己都保不住。我只能问凌,只有他能帮你。”

徐曼忽然笑着说:“阮大哥最爱你了。你问他,他肯定答应你。”

正在这时,徐曼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带了两部手机,其中一部是专门用来联系那两个杀人犯的。而且她很清楚自己的状况,不然也不会产生跳楼自杀的错觉。

还有,对方也很清楚他的行踪。他们不想除掉的人是江予菲,江予菲也一样。

对方还是女的...

阮天玲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但他完全不能相信。

但种种迹象证明,此人最可疑。

“你还问了什么?”他又问。

电话那头的下属回答说:“他们还说对方知道江小姐给你下药了。他们就是用这个来见江小姐,让江小姐真以为警察来抓她了,然后就没了防备。”

阮天玲眼底一片黑暗不明。

知道江予菲给他下药的人,除了他和江予菲,都只是顺眼而已!

“替我看好他们,别让他们死了!”说完,他挂了电话,愤怒到想打电话。

岳跃,你真的做到了吗?!

真的是你吗?!

*********

一市,燕家别墅。

严月站在卧室的窗前,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江予菲,这个时候,恐怕你已经下地狱而死了。

你想把凌从我身边带走,我告诉你,这永远不可能!

“叩叩叩——”

这时,传来敲门声。

“岳越,你在吗,我进来了。”徐曼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严月微微垂下眼睛,去开门:“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徐曼走进去,关上门,把她带到床边坐下。他很威严地说:“岳越,我想向你坦白一件事。”

“是什么?”严月笑着问。

徐曼握紧她的手,轻声说道:“我要让江予菲死!”

“什么?!"

“嘘,小声点!”徐曼急忙咬住她的嘴。“别说了,不然我就完了!”

严月皱了皱眉头。她拉下徐曼的手,焦急地说;“很久了,你在开玩笑吗?这是杀人,杀人是要付出生命的。”

徐曼点点头。“我知道,但没人会怀疑我。”

立刻,她告诉她如何购买谋杀阴谋。

“岳跃,我的计划万无一失吗?江予菲患有抑郁症。她跳楼自杀,与我无关。”徐曼摊摊手,无辜地笑了。

颜悦在她手掌上拍了一下,无奈的说:“时间长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是风险太大,不合法。你要是出事了,不就让我内疚一辈子了?”

“没事,他们找不到我的头。但如果我真的出事了,你得帮我。”她心里还是有点愧疚和害怕。

颜悦尴尬地皱了皱眉头:“你也知道,我爸是副市长。就算我让他帮你,他也不能做太多,不然连自己都保不住。我只能问凌,只有他能帮你。”

徐曼忽然笑着说:“阮大哥最爱你了。你问他,他肯定答应你。”

正在这时,徐曼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带了两部手机,其中一部是专门用来联系那两个杀人犯的。

看到是他们的电话,洞玄经徐曼焦急地接通,洞玄经故意压低声音问他们:“怎么回事,我没说,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

“小姐,人已经解决了,做得很干净。但是我们觉得钱太少了。你能再给我们一些吗?”

“我给你的钱够多了,别贪了!”

“但是我们帮你解决一条人命,两百万怎么够。至少再给我们两百万,否则……”

徐曼闷闷不乐地问:“你想干什么?”

“我们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让外人知道这是阴谋,不是简单的自杀案!”

徐曼接触过很多人,几乎每个人都接触过他。

她没有被这两个人吓到,只是冷笑着说:“你要聪明点,事情传出去了,警察先抓到你了。至于我,你知道我长什么样吗?你不知道我是谁,别拿这个威胁我!”

“我们的对话已经录下来了,警察会根据你的声音找到你。”

“幼稚!”徐曼又冷笑了一声。“我手机里装了一个变声器。你听到的根本不是我的声音!”

说完,徐曼挂了电话,然后关机,并决定马上销毁这部手机。

而在d市郊区的一栋别墅里,阮已经根据电话卡上的信号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那个位置是颜的别墅!

各种证据都指出,幕后凶手是颜悦。

阮、还是不愿意相信严月是凶手,但是眼前有这么多证据,他怎么解释呢?

江予菲已经躺在床上三天了,脸上的红肿已经消退,只留下大面积的淤青,这让她看起来更加震惊。

阮,找了个新地方住,把她从医院接出来,又去了个新地方让她安心。

他也找了一个可靠的佣人照顾她,决定在她伤势差不多好的时候带她回A市。

江予菲来到新住处。她不想参观这里的一切,但累了,躺在床上。

阮,这几天一直打电话,她知道他在幕后追查凶手。

但是过了好几天,他好像一点进步都没有。

阮、捧着奶进来,见她睁着眼,悄悄的望着窗外。

他担心她的偏执会加重她的抑郁。他走到她身边坐下,放下牛奶帮她。

“别想了,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了。”

江予菲靠在床上,静静地抬头看着他:“找出谁想要我的命?”

“没有。”

他的目光没有躲闪她询问的目光,她也看不出他的表情有什么端倪。

“我猜一定是严岳干的。你说呢?”江予菲淡淡道。

阮,拿起牛奶递给她:“喝吧。”

“我说那一定是严月干的。你怎么看?”她没有伸手去拿牛奶,而是反复问他。

“我说让你喝。”

“我先问你的。”江予菲和他争吵。他越回避这个问题,她越怀疑他有什么事情瞒着她。看到是他们的电话,徐曼焦急地接通,故意压低声音问他们:“怎么回事,我没说,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

“小姐,人已经解决了,做得很干净。但是我们觉得钱太少了。你能再给我们一些吗?”

“我给你的钱够多了,别贪了!”

“但是我们帮你解决一条人命,两百万怎么够。至少再给我们两百万,否则……”

徐曼闷闷不乐地问:“你想干什么?”

“我们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让外人知道这是阴谋,不是简单的自杀案!”

徐曼接触过很多人,几乎每个人都接触过他。

她没有被这两个人吓到,只是冷笑着说:“你要聪明点,事情传出去了,警察先抓到你了。至于我,你知道我长什么样吗?你不知道我是谁,别拿这个威胁我!”

“我们的对话已经录下来了,警察会根据你的声音找到你。”

“幼稚!”徐曼又冷笑了一声。“我手机里装了一个变声器。你听到的根本不是我的声音!”

说完,徐曼挂了电话,然后关机,并决定马上销毁这部手机。

而在d市郊区的一栋别墅里,阮已经根据电话卡上的信号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那个位置是颜的别墅!

各种证据都指出,幕后凶手是颜悦。

阮、还是不愿意相信严月是凶手,但是眼前有这么多证据,他怎么解释呢?

江予菲已经躺在床上三天了,脸上的红肿已经消退,只留下大面积的淤青,这让她看起来更加震惊。

阮,找了个新地方住,把她从医院接出来,又去了个新地方让她安心。

他也找了一个可靠的佣人照顾她,决定在她伤势差不多好的时候带她回A市。

江予菲来到新住处。她不想参观这里的一切,但累了,躺在床上。

阮,这几天一直打电话,她知道他在幕后追查凶手。

但是过了好几天,他好像一点进步都没有。

阮、捧着奶进来,见她睁着眼,悄悄的望着窗外。

他担心她的偏执会加重她的抑郁。他走到她身边坐下,放下牛奶帮她。

“别想了,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了。”

江予菲靠在床上,静静地抬头看着他:“找出谁想要我的命?”

“没有。”

他的目光没有躲闪她询问的目光,她也看不出他的表情有什么端倪。

“我猜一定是严岳干的。你说呢?”江予菲淡淡道。

阮,拿起牛奶递给她:“喝吧。”

“我说那一定是严月干的。你怎么看?”她没有伸手去拿牛奶,而是反复问他。

“我说让你喝。”

“我先问你的。”江予菲和他争吵。他越回避这个问题,她越怀疑他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洞玄经

阮,洞玄经并不生气,洞玄经柔声说:“你听话,把牛奶喝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猜猜谁要我死。”

“这件事我还在追查,还没找到凶手。”

“你说谎!凶手是颜悦,还有谁会杀我。上次她派人绑架我,这次她想杀了我。阮、,我早晚要被你们两个害死!”江予菲生气地说。

对方要她死,她怎么冷静?

她恨不得抓住真正的凶手,让她进监狱赎罪!

“我不想杀你。好吧,等凶手身份确定了,我再给你解释。现在先喝牛奶。”

阮、把牛奶送到嘴边,挥了挥手,所有的牛奶都洒在了地上。

阮的脸色铁青。他瞪着她,绷着脸说:“别无理取闹!”

“谁不讲理!你知道凶手是谁,却故意隐瞒。你在担心什么?阮,,我知道你会包庇严月,但我告诉你,不要让我找证据,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阮天玲握紧手中的杯子,薄薄的嘴唇成了一条直线。

他很快起身离开,但要求仆人送一杯牛奶。

*******

徐曼等了几天,没有消息说有人在D市跳楼自杀。

她想找那两个歹徒确认情况,但又怕被他们威胁。

在家呆了几天,她终于想通了。

不管江予菲死不死,只要她呆在原地,没人会发现她的头。

所以她不能自己慌让别人看出端倪。

江予菲的身体好多了,除了脸上的淤青还没有完全消失,她的身体没事。

今天,他们要回A市。她的行李已经打包好了,她可以很快去机场。

站在镜子前,江予菲把头发放下,戴上帽子,然后戴上太阳镜和口罩,确保自己看不清自己的脸,然后转身下楼。

阮,正好走过来叫她。看到她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你在干什么?不知道我是不是以为你是大明星?”

江予菲没有回答他。当她走向他时,他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摘下她的口罩和墨镜,用漆黑的眼睛看着她脸颊上淡淡的淤青:“别遮着,你不丑。”

他觉得她藏起来是因为怕丢人?

江予菲摘下太阳镜和口罩,重新戴上。

“我今天不会和你一起离开。我会先去机场。后来,我们就成了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阮田零微微蹙眉。江予菲看着他说:“你还没有传播我没死的消息。然后你说,如果我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谁会慌?”

“你想考谁?”阮天玲明知故问。

江予菲淡淡地笑了笑:“你说呢?那几个女的,我要考。其实我最想考的人是颜悦。”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你不用这样考验他们。”

“你害怕内疚吗?怕我知道凶手是严月?”江予菲冷冷地冷笑道。“就算我知道她出了什么事,我也没有证据,你也不会给我证据起诉她。”阮,并不生气,柔声说:“你听话,把牛奶喝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猜猜谁要我死。”

“这件事我还在追查,还没找到凶手。”

“你说谎!凶手是颜悦,还有谁会杀我。上次她派人绑架我,这次她想杀了我。阮、,我早晚要被你们两个害死!”江予菲生气地说。

对方要她死,她怎么冷静?

她恨不得抓住真正的凶手,让她进监狱赎罪!

“我不想杀你。好吧,等凶手身份确定了,我再给你解释。现在先喝牛奶。”

阮、把牛奶送到嘴边,挥了挥手,所有的牛奶都洒在了地上。

阮的脸色铁青。他瞪着她,绷着脸说:“别无理取闹!”

“谁不讲理!你知道凶手是谁,却故意隐瞒。你在担心什么?阮,,我知道你会包庇严月,但我告诉你,不要让我找证据,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阮天玲握紧手中的杯子,薄薄的嘴唇成了一条直线。

他很快起身离开,但要求仆人送一杯牛奶。

*******

徐曼等了几天,没有消息说有人在D市跳楼自杀。

她想找那两个歹徒确认情况,但又怕被他们威胁。

在家呆了几天,她终于想通了。

不管江予菲死不死,只要她呆在原地,没人会发现她的头。

所以她不能自己慌让别人看出端倪。

江予菲的身体好多了,除了脸上的淤青还没有完全消失,她的身体没事。

今天,他们要回A市。她的行李已经打包好了,她可以很快去机场。

站在镜子前,江予菲把头发放下,戴上帽子,然后戴上太阳镜和口罩,确保自己看不清自己的脸,然后转身下楼。

阮,正好走过来叫她。看到她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你在干什么?不知道我是不是以为你是大明星?”

江予菲没有回答他。当她走向他时,他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摘下她的口罩和墨镜,用漆黑的眼睛看着她脸颊上淡淡的淤青:“别遮着,你不丑。”

他觉得她藏起来是因为怕丢人?

江予菲摘下太阳镜和口罩,重新戴上。

“我今天不会和你一起离开。我会先去机场。后来,我们就成了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阮田零微微蹙眉。江予菲看着他说:“你还没有传播我没死的消息。然后你说,如果我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谁会慌?”

“你想考谁?”阮天玲明知故问。

江予菲淡淡地笑了笑:“你说呢?那几个女的,我要考。其实我最想考的人是颜悦。”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你不用这样考验他们。”

“你害怕内疚吗?怕我知道凶手是严月?”江予菲冷冷地冷笑道。“就算我知道她出了什么事,我也没有证据,你也不会给我证据起诉她。”

颜悦是他的骄傲。她杀了人,洞玄经他对他完全无动于衷。

他会保护她,洞玄经帮她隐瞒一切,所以她知道,不能对她怎么样。

但即使她对付不了颜悦,她也需要知道谁是凶手,谁是她最大的敌人。

如果以后有机会,她会给她重重的反击!

阮,拉着她的手,低声说:“时候不早了。走吧。”

“我说分开!”

“回A城去!”

飞机把他们带回A城,先坐车离开,然后阮,坐车回到阮的老家。

他们一得到他回来的消息,就立即赶上了。

一起长大的严月、徐曼、刘茜茜,是大家眼中最好的三姐妹。

每次出现都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都很好看,各有特色。高贵、英俊、甜美,几乎所有女人的美丽。

每次看到他们都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

就好像他们是仙女,公主,高高在上,不染尘埃。

阮天玲坐在客厅的吧台上,看着他们三个进来,突然失去了那种奇妙的感觉。

他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用漆黑的眼睛看着他们。

“凌,你不是说只出差几天吗?你现在为什么要回来?”颜悦上前关切地问他。作为他的未婚妻,她是最有资格问他问题的人。

“D市出了点事,所以耽搁了。”

阮天玲轻勾唇,但谁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对,他的眼睛里有一种无法转动的浓浓阴霾。

“怎么回事?”严月又问道。

阮天玲看着她的眼睛,看不到任何内疚的神色。

“有人杀了江予菲。”他冷冷地说。

严月惊讶地睁开眼睛。“你在说什么?”

“我说有人杀了江予菲...但我找到了凶手。”

“是谁?”颜悦蹙眉问他,美眸中没有愧疚之色。

阮,更是一头雾水。幕后凶手真的不是她吗?

“有两个人,但是还没有找到。”

“他们为什么要杀江予菲?”严月又问道。

阮天玲的目光扫向另外两个女人,她们也紧张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不知道。”阮、又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说:“你回去罢。”

“凌,你难过吗?”颜悦色落寞的问他,阮田零没有回答,用力的在背后拉了拉她的衣服,眼神微微的动了动。

“好,我们先走。你少喝点酒。喝多了会损害身体。”

颜悦见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心里真是难过。

为了江予菲,他不理她!

那个婊子有什么好的?他真的爱她吗?

也许不是,只是不情愿。如果真的恋爱了,就不会这样了。

她死的时候,他颓废了好几年。见过他的人都说他灵魂不在了,心碎的人都心疼。

因此,比起的死,她更能让阮伤心。颜悦是他的骄傲。她杀了人,他对他完全无动于衷。

他会保护她,帮她隐瞒一切,所以她知道,不能对她怎么样。

但即使她对付不了颜悦,她也需要知道谁是凶手,谁是她最大的敌人。

如果以后有机会,她会给她重重的反击!

阮,拉着她的手,低声说:“时候不早了。走吧。”

“我说分开!”

“回A城去!”

飞机把他们带回A城,先坐车离开,然后阮,坐车回到阮的老家。

他们一得到他回来的消息,就立即赶上了。

一起长大的严月、徐曼、刘茜茜,是大家眼中最好的三姐妹。

每次出现都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都很好看,各有特色。高贵、英俊、甜美,几乎所有女人的美丽。

每次看到他们都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

就好像他们是仙女,公主,高高在上,不染尘埃。

阮天玲坐在客厅的吧台上,看着他们三个进来,突然失去了那种奇妙的感觉。

他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用漆黑的眼睛看着他们。

“凌,你不是说只出差几天吗?你现在为什么要回来?”颜悦上前关切地问他。作为他的未婚妻,她是最有资格问他问题的人。

“D市出了点事,所以耽搁了。”

阮天玲轻勾唇,但谁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对,他的眼睛里有一种无法转动的浓浓阴霾。

“怎么回事?”严月又问道。

阮天玲看着她的眼睛,看不到任何内疚的神色。

“有人杀了江予菲。”他冷冷地说。

严月惊讶地睁开眼睛。“你在说什么?”

“我说有人杀了江予菲...但我找到了凶手。”

“是谁?”颜悦蹙眉问他,美眸中没有愧疚之色。

阮,更是一头雾水。幕后凶手真的不是她吗?

“有两个人,但是还没有找到。”

“他们为什么要杀江予菲?”严月又问道。

阮天玲的目光扫向另外两个女人,她们也紧张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不知道。”阮、又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说:“你回去罢。”

“凌,你难过吗?”颜悦色落寞的问他,阮田零没有回答,用力的在背后拉了拉她的衣服,眼神微微的动了动。

“好,我们先走。你少喝点酒。喝多了会损害身体。”

颜悦见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心里真是难过。

为了江予菲,他不理她!

那个婊子有什么好的?他真的爱她吗?

也许不是,只是不情愿。如果真的恋爱了,就不会这样了。

她死的时候,他颓废了好几年。见过他的人都说他灵魂不在了,心碎的人都心疼。

因此,比起的死,她更能让阮伤心。

这足以说明她是他爱的人。

现在他只是暂时迷上了江予菲,洞玄经但江予菲已经死了,洞玄经在他心中她将是孤独的。

想到江予菲的惨死,严月不禁嘴角勾动,眼中闪过一丝幸福的笑容。

“凌,我们走吧。我明天再来找你。”

严月不愿离开,但徐曼渴望早点离开。

出了阮的老屋,先放了,拉着严月上了车。

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岳越,大哥说的是真的,江予菲真的死了!”

“嗯。”严月光应了一声。

“可是阮大哥发现了这两个人。我希望他永远不会找到他们,这样他就不会找到我。”

“应该没有……”

“岳越,现在江予菲死了,你和老大哥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徐曼真心为她高兴。

颜悦推开门,漫不经心的说:“我先回去了,你可以回去了。自己小心。”

她为徐曼关上车门,向她的车走去。

她不在乎徐曼会不会被发现。

她只在乎阮,对她的态度,她受不了他对她的冷光方式。

他们是最相爱的两个人。他不应该对她冷淡。不应该是这样...

*********

大家都走了以后,阮慢慢的站了起来,看了看装在柜子里的隐藏摄像头。

他不能用一双眼睛同时观察他们的表情,但有摄像头在身边,他们的任何情绪都会被捕捉到。

阮、取下相机,到楼上书房去放。

他慵懒地倚在皮转椅上,手指摸着下巴,冰冷的眼睛静静地看着照片上每个人的表情。

“有人杀了江予菲。”

视频里,他吐出这句话,三个女人都变了脸。

颜悦只是一个简单的惊喜,而徐曼却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刘茜茜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是,他有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

“我说有人杀了江予菲...但我找到了凶手。”

“是谁?”

阮天玲立即按下暂停键。在屏幕上,徐曼的脸会被冻住。

她此刻的样子,是一种恐慌。

是她吗?

阮田零一直怀疑是严月干的,但是各种证据都指向严月,这太明显了。

颜悦就算想杀人也不会露出那么多破绽。

但事实是,只有严月知道江予菲对他下了药,他和江予菲也不会说。

唯一的解释就是严月不小心告诉了别人。

她的好姐妹是徐曼和刘茜茜,她想告诉她们。

而且他们两个可以进出颜家。

可是那天为什么要在颜家接电话呢?

严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是徐曼故意陷害严月?

或者说,是他们设计的阴谋?

还有,是谁给他发的那个神秘短信?

神秘人应该知道这个阴谋,否则他不会被及时通知,这样他就可以回去救江予菲了。

他是谁?

阮天玲垂着眼睛,陷入了沉思。这足以说明她是他爱的人。

现在他只是暂时迷上了江予菲,但江予菲已经死了,在他心中她将是孤独的。

想到江予菲的惨死,严月不禁嘴角勾动,眼中闪过一丝幸福的笑容。

“凌,我们走吧。我明天再来找你。”

严月不愿离开,但徐曼渴望早点离开。

出了阮的老屋,先放了,拉着严月上了车。

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岳越,大哥说的是真的,江予菲真的死了!”

“嗯。”严月光应了一声。

“可是阮大哥发现了这两个人。我希望他永远不会找到他们,这样他就不会找到我。”

“应该没有……”

“岳越,现在江予菲死了,你和老大哥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徐曼真心为她高兴。

颜悦推开门,漫不经心的说:“我先回去了,你可以回去了。自己小心。”

她为徐曼关上车门,向她的车走去。

她不在乎徐曼会不会被发现。

她只在乎阮,对她的态度,她受不了他对她的冷光方式。

他们是最相爱的两个人。他不应该对她冷淡。不应该是这样...

*********

大家都走了以后,阮慢慢的站了起来,看了看装在柜子里的隐藏摄像头。

他不能用一双眼睛同时观察他们的表情,但有摄像头在身边,他们的任何情绪都会被捕捉到。

阮、取下相机,到楼上书房去放。

他慵懒地倚在皮转椅上,手指摸着下巴,冰冷的眼睛静静地看着照片上每个人的表情。

“有人杀了江予菲。”

视频里,他吐出这句话,三个女人都变了脸。

颜悦只是一个简单的惊喜,而徐曼却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刘茜茜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是,他有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

“我说有人杀了江予菲...但我找到了凶手。”

“是谁?”

阮天玲立即按下暂停键。在屏幕上,徐曼的脸会被冻住。

她此刻的样子,是一种恐慌。

是她吗?

阮田零一直怀疑是严月干的,但是各种证据都指向严月,这太明显了。

颜悦就算想杀人也不会露出那么多破绽。

但事实是,只有严月知道江予菲对他下了药,他和江予菲也不会说。

唯一的解释就是严月不小心告诉了别人。

她的好姐妹是徐曼和刘茜茜,她想告诉她们。

而且他们两个可以进出颜家。

可是那天为什么要在颜家接电话呢?

严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是徐曼故意陷害严月?

或者说,是他们设计的阴谋?

还有,是谁给他发的那个神秘短信?

神秘人应该知道这个阴谋,否则他不会被及时通知,这样他就可以回去救江予菲了。

他是谁?

阮天玲垂着眼睛,陷入了沉思。

洞玄经

晚上,洞玄经徐曼从酒吧出来,洞玄经开车回家。

当她经过一条安静荒芜的道路时,发现路上所有的灯都坏了。

四周一片漆黑,有点阴森恐怖。

许无精打采地开着车,心里想着。

希望这件事能早日过去,不然这种令人担忧的日子真的不是给人过的。

她正在想这件事,突然发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人躺在她面前。

徐曼砰的一声关上了方向盘,但是汽车碾过了那个人!而且还撞到了路边的花坛,车前有一大片洼地!

徐曼吓得脸色苍白,眼睛睁得大大的。

怎么办?她碾死了人!

她又杀了一个人!

徐曼握紧方向盘,浑身颤抖。

她犹豫了一下,打算马上开车走。

没有行人,没有监视器,没有人会知道她压过谁。

徐曼颤抖着发动了汽车,但汽车发动不起来。

她拿出手机,试图找人帮忙,突然听到窗户被轻轻敲了一下。

咚咚咚-

声音很轻,但很突兀,让她全身僵硬,不敢侧目。

咚咚咚-

徐曼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人站在窗外。她的头发长长的,晃来晃去,像个女鬼!

难道是刚杀了人就来找她找死?

徐曼尖叫一声,闭上眼睛求饶道:“我不是有意要杀你,但你躺在路中间,这与我无关!我不是故意的,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徐曼,看看我是谁。”站在外面的男人突然说道。

这听起来很熟悉...

徐曼慢慢地侧身看去,看到了江予菲的脸。她对她微笑,但眼神冰冷,充满怨恨。

徐曼的瞳孔放大了,这次他真的吓坏了!

“你...你不是...已经……”她指着江予菲,发出颤抖的声音。

“我是被你杀死的,徐曼,是你杀死了我。”江予菲微微笑了笑,声音很冷。“你让人家把我从楼顶推下去,你害得我死得这么惨。”

“没有...这不是……”徐曼呼出一口气,只一会儿,她的全身就被汗水打湿了。

她不能说话,只是不停地摇头。

她第一次试图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惧。

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让她全身血液都凝固了,每一块肌肉都僵硬了,无法动弹。

江予菲趴在窗户上,目光聚焦在她身上:“你为什么要杀我,你和我没有仇,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你知道我死得很惨!”

“我...我没有...我没有……”

“是你,不是你是谁?!"

“不是我,不是我!”徐曼绝望地摇摇头。她闭着眼睛紧紧地捂住耳朵,哭着喊着:“真的不是我,走开,不是我!他们杀的是你,不是我!”

“他们是你指使来杀我的,是你杀了我!”

“没有...这不是……”徐曼哭了,他全身颤抖。

江予菲在外面冷冷一笑:“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把你一起拖下地狱!”晚上,徐曼从酒吧出来,开车回家。

当她经过一条安静荒芜的道路时,发现路上所有的灯都坏了。

四周一片漆黑,有点阴森恐怖。

许无精打采地开着车,心里想着。

希望这件事能早日过去,不然这种令人担忧的日子真的不是给人过的。

她正在想这件事,突然发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人躺在她面前。

徐曼砰的一声关上了方向盘,但是汽车碾过了那个人!而且还撞到了路边的花坛,车前有一大片洼地!

徐曼吓得脸色苍白,眼睛睁得大大的。

怎么办?她碾死了人!

她又杀了一个人!

徐曼握紧方向盘,浑身颤抖。

她犹豫了一下,打算马上开车走。

没有行人,没有监视器,没有人会知道她压过谁。

徐曼颤抖着发动了汽车,但汽车发动不起来。

她拿出手机,试图找人帮忙,突然听到窗户被轻轻敲了一下。

咚咚咚-

声音很轻,但很突兀,让她全身僵硬,不敢侧目。

咚咚咚-

徐曼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男人站在窗外。她的头发长长的,晃来晃去,像个女鬼!

难道是刚杀了人就来找她找死?

徐曼尖叫一声,闭上眼睛求饶道:“我不是有意要杀你,但你躺在路中间,这与我无关!我不是故意的,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徐曼,看看我是谁。”站在外面的男人突然说道。

这听起来很熟悉...

徐曼慢慢地侧身看去,看到了江予菲的脸。她对她微笑,但眼神冰冷,充满怨恨。

徐曼的瞳孔放大了,这次他真的吓坏了!

“你...你不是...已经……”她指着江予菲,发出颤抖的声音。

“我是被你杀死的,徐曼,是你杀死了我。”江予菲微微笑了笑,声音很冷。“你让人家把我从楼顶推下去,你害得我死得这么惨。”

“没有...这不是……”徐曼呼出一口气,只一会儿,她的全身就被汗水打湿了。

她不能说话,只是不停地摇头。

她第一次试图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惧。

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让她全身血液都凝固了,每一块肌肉都僵硬了,无法动弹。

江予菲趴在窗户上,目光聚焦在她身上:“你为什么要杀我,你和我没有仇,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你知道我死得很惨!”

“我...我没有...我没有……”

“是你,不是你是谁?!"

“不是我,不是我!”徐曼绝望地摇摇头。她闭着眼睛紧紧地捂住耳朵,哭着喊着:“真的不是我,走开,不是我!他们杀的是你,不是我!”

“他们是你指使来杀我的,是你杀了我!”

“没有...这不是……”徐曼哭了,他全身颤抖。

江予菲在外面冷冷一笑:“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把你一起拖下地狱!”

江予菲在外面冷冷一笑:“如果你不说实话,洞玄经我就把你一起拖下地狱!洞玄经”

她的话音刚落,徐曼就感觉到汽车在动。

她吓了一跳,不再哭了。应该说是吓哭了。

车真的在动,一点点上升!

“你不这么说吗?你不老实告诉我,我就一起毁了你和车子!”江予菲在外面冷冷地喊了一声,徐曼全身颤抖,身体像沉船一样不停地颤抖。

“我...我说,我说!”她再也受不了了。江予菲想知道,所以她说听她的!

徐曼的声音哽咽而颤抖,说道:“对不起...我杀了你,但我付钱让那两个人杀了你...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为了帮搞定阮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你不要来找我,对不起,对不起……”

徐曼不停地说对不起。过了很久,她才觉得车没动,又倒回了地上。

江予菲走了?

她抬起头,看着窗外,立刻喘着气。

江予菲还在外面,但还有几个人。

还有阮、和一些不知名的男人。

徐曼·冷冷突然明白了一切。

江予菲没有死,他们是故意吓唬她,只是为了让她主动承认她是幕后黑手。

徐曼此刻并不害怕。她愤怒地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路边的人形娃娃。

有意思,就是她刚才碾过去的那个“男人”!

徐曼站在他们面前,愤怒地喊道。

“我要告诉你,告诉你设计陷害我,故意吓唬我,让我承认我买了一个凶狠的杀手!我告诉你,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承认我是被你逼的。那不是真的!”

阮、忍不住冷笑:“我们只需要你承认。”

“阮大哥,我没有做到!我被江予菲吓到了,我怕死,所以故意承认。颜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那么做!”

之后,她愤愤不平地看着江予菲,厉声说道:“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我和你没有理由也没有敌意。为什么要把杀人罪钉在我头上?!"

江予菲的脸是冰冷的,到这个时候,她还是嘴硬!

“徐曼,我也想问你这句话。我与你无仇。为什么要有人杀我?我从来没想过的是,你杀我的原因这么可笑。其实是帮严月和严在一起!”

江予菲非常生气,为了这个可笑的理由,她毫不犹豫地残忍地杀了她。

如果她真的死了,死了岂不是错了?

“我说凶手不是我!”徐曼大声争辩,好像她说得越大声越真实。

“你认为是我,证据呢?拿出证据!”

“你自己也承认了,这不是证据吗?”江予菲冷冷地看着她。

徐曼突然大笑起来。“我说了什么?我会承认我是被你逼的,被你吓的。和被胁迫没什么区别。你认为警察会因此逮捕我吗?江予菲,我没杀你,你别想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徐曼的脸上充满了傲慢,这是非常猖狂和骄傲的。江予菲在外面冷冷一笑:“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把你一起拖下地狱!”

她的话音刚落,徐曼就感觉到汽车在动。

她吓了一跳,不再哭了。应该说是吓哭了。

车真的在动,一点点上升!

“你不这么说吗?你不老实告诉我,我就一起毁了你和车子!”江予菲在外面冷冷地喊了一声,徐曼全身颤抖,身体像沉船一样不停地颤抖。

“我...我说,我说!”她再也受不了了。江予菲想知道,所以她说听她的!

徐曼的声音哽咽而颤抖,说道:“对不起...我杀了你,但我付钱让那两个人杀了你...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为了帮搞定阮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你不要来找我,对不起,对不起……”

徐曼不停地说对不起。过了很久,她才觉得车没动,又倒回了地上。

江予菲走了?

她抬起头,看着窗外,立刻喘着气。

江予菲还在外面,但还有几个人。

还有阮、和一些不知名的男人。

徐曼·冷冷突然明白了一切。

江予菲没有死,他们是故意吓唬她,只是为了让她主动承认她是幕后黑手。

徐曼此刻并不害怕。她愤怒地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路边的人形娃娃。

有意思,就是她刚才碾过去的那个“男人”!

徐曼站在他们面前,愤怒地喊道。

“我要告诉你,告诉你设计陷害我,故意吓唬我,让我承认我买了一个凶狠的杀手!我告诉你,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承认我是被你逼的。那不是真的!”

阮、忍不住冷笑:“我们只需要你承认。”

“阮大哥,我没有做到!我被江予菲吓到了,我怕死,所以故意承认。颜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那么做!”

之后,她愤愤不平地看着江予菲,厉声说道:“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我和你没有理由也没有敌意。为什么要把杀人罪钉在我头上?!"

江予菲的脸是冰冷的,到这个时候,她还是嘴硬!

“徐曼,我也想问你这句话。我与你无仇。为什么要有人杀我?我从来没想过的是,你杀我的原因这么可笑。其实是帮严月和严在一起!”

江予菲非常生气,为了这个可笑的理由,她毫不犹豫地残忍地杀了她。

如果她真的死了,死了岂不是错了?

“我说凶手不是我!”徐曼大声争辩,好像她说得越大声越真实。

“你认为是我,证据呢?拿出证据!”

“你自己也承认了,这不是证据吗?”江予菲冷冷地看着她。

徐曼突然大笑起来。“我说了什么?我会承认我是被你逼的,被你吓的。和被胁迫没什么区别。你认为警察会因此逮捕我吗?江予菲,我没杀你,你别想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徐曼的脸上充满了傲慢,这是非常猖狂和骄傲的。

洞玄经

阮天玲一拉江予菲,洞玄经让她站在自己身后。徐曼此时有点疯狂。他担心她会伤害江予菲。

很少有人知道江予菲怀孕了。如果徐曼不小心推了她,洞玄经谁知道会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孩子?

“阮大哥,我真的没有做到。今天你吓到我了,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不再追究。然而,我希望江予菲向我道歉并说对不起。她把我吓得不轻,让她对我说了太多对不起。”徐曼对他说。

阮天玲淡淡的看着她,眼神没有任何温度。

他扯着嘴冷冷地说:“徐曼,如果是别人干的,猜猜我会怎么对付他?”

徐曼心里非常内疚和害怕,但他脸上很平静:“我怎么知道?”

“我会像你喜欢的那样对待你。”阮,抿了抿嘴,笑了。“但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自首。别让我做。”

刷的变了脸色,“阮大哥,你还是不想相信我?!"

“哼!”阮天玲冷哼一声,目光冷冷的看着尹稚。

“你觉得我会说不确定吗?你花了两百万去找心理学家马青,从她口中得知了江予菲的病情。

又花两百万买凶杀人,你知道江予菲有抑郁症,想通过跳楼造成她自杀的假象,可惜我抓到了你的人,他们都招供了!

现在我手里有了足够的证据,你就是背后的凶手。我唯一想知道的是,你是一个人的意思,还是和别人一起策划的?

那天凶手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为什么在严月家?你们两个一起计划的吗?!"

问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阮田零的语气突然变得冷淡了。

江予菲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她不知道这些事情。

会不会是徐曼和颜悦策划的?

“那是你们一起轻轻策划的,对吗?!"江予菲立即质问徐曼。“我告诉过你你怎么能因为那个可笑的理由来对付我。还有一个杀人犯。徐曼,你愿意为颜悦背黑锅吗?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都可以自己动手!”

“江予菲,你少诬陷岳跃,她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你太恶毒了,根本不配说她的名字!”徐曼对她尖叫,她的呼吸不稳定,她的心被吓坏了。

阮天玲说的话很对,如果警察介入这件事,她迟早会被起诉。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求帮助。

“反正我没做!我不会承认,也不会投降!”

“固执!”阮天玲冷哼一声,也不想和她多说话。

以前他只觉得徐曼有点任性,没想到她这么恶毒,会做出买卖杀人的事情。

这个女人,他现在觉得恶心。

阮天玲拉着江予菲的手,把她带走了。

他给了徐曼投降的机会,这是他对她的最大宽容。如果她自首,警察会宽大处理,最多坐几年牢就放了她。

但是她还在找借口,她不承认。阮天玲一拉江予菲,让她站在自己身后。徐曼此时有点疯狂。他担心她会伤害江予菲。

很少有人知道江予菲怀孕了。如果徐曼不小心推了她,谁知道会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孩子?

“阮大哥,我真的没有做到。今天你吓到我了,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不再追究。然而,我希望江予菲向我道歉并说对不起。她把我吓得不轻,让她对我说了太多对不起。”徐曼对他说。

阮天玲淡淡的看着她,眼神没有任何温度。

他扯着嘴冷冷地说:“徐曼,如果是别人干的,猜猜我会怎么对付他?”

徐曼心里非常内疚和害怕,但他脸上很平静:“我怎么知道?”

“我会像你喜欢的那样对待你。”阮,抿了抿嘴,笑了。“但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自首。别让我做。”

刷的变了脸色,“阮大哥,你还是不想相信我?!"

“哼!”阮天玲冷哼一声,目光冷冷的看着尹稚。

“你觉得我会说不确定吗?你花了两百万去找心理学家马青,从她口中得知了江予菲的病情。

又花两百万买凶杀人,你知道江予菲有抑郁症,想通过跳楼造成她自杀的假象,可惜我抓到了你的人,他们都招供了!

现在我手里有了足够的证据,你就是背后的凶手。我唯一想知道的是,你是一个人的意思,还是和别人一起策划的?

那天凶手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为什么在严月家?你们两个一起计划的吗?!"

问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阮田零的语气突然变得冷淡了。

江予菲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她不知道这些事情。

会不会是徐曼和颜悦策划的?

“那是你们一起轻轻策划的,对吗?!"江予菲立即质问徐曼。“我告诉过你你怎么能因为那个可笑的理由来对付我。还有一个杀人犯。徐曼,你愿意为颜悦背黑锅吗?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都可以自己动手!”

“江予菲,你少诬陷岳跃,她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你太恶毒了,根本不配说她的名字!”徐曼对她尖叫,她的呼吸不稳定,她的心被吓坏了。

阮天玲说的话很对,如果警察介入这件事,她迟早会被起诉。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求帮助。

“反正我没做!我不会承认,也不会投降!”

“固执!”阮天玲冷哼一声,也不想和她多说话。

以前他只觉得徐曼有点任性,没想到她这么恶毒,会做出买卖杀人的事情。

这个女人,他现在觉得恶心。

阮天玲拉着江予菲的手,把她带走了。

他给了徐曼投降的机会,这是他对她的最大宽容。如果她自首,警察会宽大处理,最多坐几年牢就放了她。

但是她还在找借口,她不承认。

那样的话,洞玄经他不需要对她手下留情。

阮天岭他们刚发动车子离开,洞玄经徐曼立刻掏出手机给严岳打电话。

“岳跃,怎么办,阮大哥知道凶手就在我身后吗!我该怎么办,岳越,你去帮我问问他,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阮天玲戴着耳机,从后视镜里看到徐曼在打电话。

他奚落了一句,突然转动方向盘,把车开了回来。

当徐曼看到他回来时,她迅速挂了电话,带着不安的表情看着他们。

车子停下,阮天灵推开车门下车。

他慢慢向她走去,灯光拉了他很久的影子。

徐曼看着这个完美的男人,突然觉得她真的喜欢他。

但是他不喜欢她。他喜欢的人是颜悦。

颜悦是她眼中最好的女人。既然他不能和她在一起,她就会祝福他。

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发现她在他身边。

当大家都以为严月死了的时候,她以为自己会继续爱阮田零,继续严月的爱情。

她以为严月死了,所以他才会注意到她,选择她。

但我没想到他最终会和江予菲结婚,和一个和她完全不同的女人在一起。

她的内心很不甘心,所以她恨江予菲,非常非常恨她。

她买了一个杀人犯来杀江予菲,不仅仅是为了取悦,也是为了充分地帮助自己。

但是那个女人还活着,她的事情就要曝光了。

阮、离得越近,就越慌。

她的手指在颤抖。她捏了捏手机,对他扯出一个笑容:“阮大哥,你还有什么事吗?”

阮,伸手摘下一个小磁铁似的东西,贴在她的车窗玻璃上,淡淡地说:“我忘了把这个东西拿走了。”

徐曼的瞳孔放大了。“这是什么?”

“哦,最新上市的bug。窃听功能很强大。即使分贝很小,也能在五米范围内清晰分辨。”阮天玲笑着说,徐曼脸色苍白,身体虚弱。

阮、带着小虫转身要走,想冲过去求他放了她,可是自尊心还是在,自尊心不允许她去求助。

她认为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她还没有绝望。

颜悦会帮她的,她会没事的。

阮天灵回到车上,这次他真的发动车子离开了。

江予菲坐在副驾驶座上,什么也没说。

回到别墅的整个过程,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江予菲打开车门下车,头也不回地走进客厅。

阮天玲也跟了上去,他深邃的眼睛看着她,看着她上楼,他也跟了上去。

江予菲回到卧室,没有立即洗漱或休息。

她反而拿出行李箱,打开衣柜,拿出衣服,准备看东西走人。

阮,顿时丢了脸。他抓住她的手腕,用沉重的声音问她:“你在干什么?”

“滚出去。”江予菲摔断了手,继续收拾东西。那样的话,他不需要对她手下留情。

阮天岭他们刚发动车子离开,徐曼立刻掏出手机给严岳打电话。

“岳跃,怎么办,阮大哥知道凶手就在我身后吗!我该怎么办,岳越,你去帮我问问他,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阮天玲戴着耳机,从后视镜里看到徐曼在打电话。

他奚落了一句,突然转动方向盘,把车开了回来。

当徐曼看到他回来时,她迅速挂了电话,带着不安的表情看着他们。

车子停下,阮天灵推开车门下车。

他慢慢向她走去,灯光拉了他很久的影子。

徐曼看着这个完美的男人,突然觉得她真的喜欢他。

但是他不喜欢她。他喜欢的人是颜悦。

颜悦是她眼中最好的女人。既然他不能和她在一起,她就会祝福他。

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发现她在他身边。

当大家都以为严月死了的时候,她以为自己会继续爱阮田零,继续严月的爱情。

她以为严月死了,所以他才会注意到她,选择她。

但我没想到他最终会和江予菲结婚,和一个和她完全不同的女人在一起。

她的内心很不甘心,所以她恨江予菲,非常非常恨她。

她买了一个杀人犯来杀江予菲,不仅仅是为了取悦,也是为了充分地帮助自己。

但是那个女人还活着,她的事情就要曝光了。

阮、离得越近,就越慌。

她的手指在颤抖。她捏了捏手机,对他扯出一个笑容:“阮大哥,你还有什么事吗?”

阮,伸手摘下一个小磁铁似的东西,贴在她的车窗玻璃上,淡淡地说:“我忘了把这个东西拿走了。”

徐曼的瞳孔放大了。“这是什么?”

“哦,最新上市的bug。窃听功能很强大。即使分贝很小,也能在五米范围内清晰分辨。”阮天玲笑着说,徐曼脸色苍白,身体虚弱。

阮、带着小虫转身要走,想冲过去求他放了她,可是自尊心还是在,自尊心不允许她去求助。

她认为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她还没有绝望。

颜悦会帮她的,她会没事的。

阮天灵回到车上,这次他真的发动车子离开了。

江予菲坐在副驾驶座上,什么也没说。

回到别墅的整个过程,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江予菲打开车门下车,头也不回地走进客厅。

阮天玲也跟了上去,他深邃的眼睛看着她,看着她上楼,他也跟了上去。

江予菲回到卧室,没有立即洗漱或休息。

她反而拿出行李箱,打开衣柜,拿出衣服,准备看东西走人。

阮,顿时丢了脸。他抓住她的手腕,用沉重的声音问她:“你在干什么?”

“滚出去。”江予菲摔断了手,继续收拾东西。

莫兰越想越羞恼,洞玄经他绝对是故意的。

“那是我为埃文做的!洞玄经”她这里没有银320的重点。

“但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我只记得今天是埃文的生日。"

“不可能,只要你记得埃文的生日,你就一定记得我的生日。”

莫兰不耐烦地说:“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所以那个蛋糕也有我的份。”

“没有……”

"埃文和我会看看谁吃得更多,蛋糕是谁的生日礼物."

莫兰瞪着他说不出话来:“天真!”

祁瑞刚笑得很深沉迷人,莫兰莫名其妙地有触电的感觉。

她突然从开头转开,去和陶然说话。

莫兰的蛋糕很大,但是这些人不喜欢蛋糕,所以吃腻了。

结果祁瑞刚吃了很多,一个接一个,好像这辈子没吃过东西。

莫兰无言以对,觉得自己失去了齐家所有的脸面。

看看老人不高兴的脸和别人惊讶的表情,你就知道他有多尴尬了...

“齐哥爱吃蛋糕?”只有陶然单纯认为齐瑞刚爱吃,所以吃这么多。

莫兰尴尬地笑了笑:“我猜也是。”

齐瑞刚突然笑着说:“我就是爱吃老婆做的蛋糕。”

陶然茫然地看着莫兰:“莫兰姐姐,是你干的吗?”

“不……”

“嗯,她自己做的。”祁瑞刚打断了她的话。

莫兰想把另一块蛋糕放进嘴里,阻止它!

陶然又拿起盘子和刀叉:“既然是莫兰姐姐做的,那我也多吃点。”

“给我一块。”祁瑞森突然伸出盘子。

“好。”陶然笑着给他切了一块。

陶然的父母紧随其后,吃得更多了。齐瑞刚很苦恼。他不是应该说是莫兰干的吗?

他打算把蛋糕拿回来,留着慢慢吃…

幸运的是,剩下了很多蛋糕。最后,齐瑞刚让仆人把蛋糕拿回来,放在冰箱里帮他保存。

“你太丢人了!”他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

这时,陶然他们都走了,老人可以尽情地发挥他的脾气了。

齐瑞刚毫不在意:“我哪里丢人了?”

齐大师噎不着。他头疼地挥挥手:“放开我,我没有你这样没出息的儿子!”

一天之内我只知道爱。

不要以为他看不到他每天都来找他和莫兰相处。

齐大师有时会头痛得等不及要把艾凡还给我。

免得他天天起鸡皮疙瘩。

被骂,齐瑞刚并没有生气。他把埃文抱在怀里,对父亲说:“爸爸,今天是埃文的生日。他能和我们住一晚吗?”

他一说这话,莫兰的眼睛就亮了。

“不可能。”他直接拒绝了。

“那我和莫兰就留在这里。莫兰陪孩子,我陪你。”

齐大师有一种不适的感觉。“我不需要你陪我!”

"好的,但是我仍然希望你能让我们把埃文带回去."祁瑞刚显然威胁过他。

齐大师无奈的看着他:“今天就一次,再也不要了!”

睡觉去吧,到了那天,虞姬真的没力气了~

!!

“好。”祁瑞刚点头。

反正下次谁知道。

走出齐大师的住所,洞玄经莫兰迫不及待地把埃文抱在怀里。

她狠狠地吻了他一下:"埃文,洞玄经今晚你愿意再和你妈妈一起睡吗?"

“啊……”埃文点点头,露出一个得体的头。

“你能听懂我妈妈说的话吗?”

“啊……”

“真的?”

“啊啊……”

一路上,莫兰和埃文进行了一次幼稚的谈话。

回到住处后,莫兰立即把埃文带到卧室,打算和他一起玩。

齐瑞刚没有跟着进去。莫兰和埃文呆了一会儿,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莫兰看到来电显示,忙着接电话:“你好,余阿姨?”

电话是于梅打来的。

她试探性地笑着问:“莫兰,你现在在干什么?”

“没什么,有什么事吗?”

玉梅支支吾吾,尴尬地说:“我做了万寿面...你也想吃点吗?”

莫兰突然。

今天是齐瑞刚和埃文的生日。于阿姨肯定是想给他们过生日的。

但是莫兰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毕竟她不是齐瑞刚...

“莫兰,我也没做多少。天还没黑。不然天黑了我再来,给你熬夜。”于梅期待着仔细询问。

莫兰能感受到她的内心。

“我问齐瑞刚,回头给你答复?”

“是的,当然。”余梅开心地笑了。“请替我问一下。谢谢你,莫兰。”

“余阿姨,你不用这么客气……”

莫兰挂断电话,有些为难。

她不知道怎么跟祁瑞刚说,她怀疑祁瑞刚会拒绝。

虽然我不明白齐瑞刚为什么会拒绝于阿姨,但她能感觉到他不想和她有太多的接触。

但莫兰一想到余梅为她做的事,就不忍心让她失望。

莫兰犹豫了一下,把埃文带了出去,然后敲了敲祁瑞刚书房的门。

齐瑞刚在书房工作。

抬头看到莫兰进来,他轻声问:“有什么事吗?”

莫兰直接说:“于阿姨说她做了万寿面。要不要来点?”

齐瑞刚神色不变:“我很饱。”

“我现在不吃了。她晚上会送,可以吃到深夜。”

“我不喜欢熬夜。”

“既然是她做的,你就吃吧……”

齐瑞刚低头继续工作:“不,我不吃。”

他干脆拒绝了。

"..."莫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抱着埃文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齐瑞刚抬头问:“还有别的吗?”

“不……”莫兰不得不抱着埃文离开。

回到卧室,莫兰不太关心和埃文一起玩。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余梅的电话来了,莫兰突然不敢接。

“喂,于阿姨……”

她刚开口,余梅直接问她:“莫兰,瑞刚要吃吗?没关系,我知道他会拒绝的……”

于梅的语气说不出她有多失落。

“不……”莫兰的头很烫。“余阿姨,过来。我就是想学学怎么做万寿面。你教我。”

!!

余梅的声音顿时惊了几分:“好,洞玄经我马上过去。”

余梅很快就过来了。

莫兰下楼迎接她。

虽然我没有看到齐瑞刚,洞玄经但余梅很高兴看到埃文。

“我能抱抱他吗?”她小心翼翼地问莫兰。

莫兰微笑着把埃文递给她。

余梅很快抱住了埃文,她的眼睛突然变红了。

这是她第一次拥抱埃文。过去,她不敢抱艾凡。

怀里抱着埃文,余梅很开心,很满足,偷偷亲了埃文几口。

埃文不害怕生活。她在怀里很安静,不哭。

玉梅太喜欢他了,不想放手。

只是她没有时间。她必须做长寿面...

余梅不情愿地把埃文还给莫兰,笑着说:“我先做万寿面,你可以坐着休息,很快就能做了。”

“余阿姨,我说过我会向你学习的。你不想教我吗?”莫兰笑着问道。

玉梅赶紧说:“我不想教你,但是这个万寿面很简单,你不用学,我给你煮。”

“但是我很想学,请你教教我。”莫兰坚持。

“那好吧。”于梅不得不点头。

莫兰把埃文交给仆人,和余梅一起去了厨房。

余美打算当场捏面,腊面...

她是个好厨师,手很粗糙。

可见这些年来,她吃了很多苦,做了很多事。

莫兰突然觉得,无论玉梅过去做过什么,齐瑞刚都应该理解她,原谅她。

毕竟,她是他的母亲,她为他受苦多年...

长寿面真的很简单。

拿起面条,加一勺骨头汤、一些蔬菜和一个荷包蛋,再加一点调料,面条就做好了。

莫兰看着很奇怪:“这和普通面条没什么区别。”

玉梅笑着说:“没什么区别,但我是面,不是碗面。”

“一个?”莫兰没反应过来。她在拉面的时候,真的只有一个面。

“嗯,是长面条,所以叫长寿面。”

“这一定很好吃……”莫兰微微笑了笑。

这么用心做的面条怎么会不好吃?

玉梅捞出三碗面。

两个大碗和一个小碗。

做完一切,她脱下围裙说:“莫兰,去吃面条,我该回去了。”

“玉阿姨,你不吃吗?”莫兰奇怪地问。

玉梅笑着说:“我不吃。可以吃。我先来。”

“你现在要走了吗?”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你等着。”莫兰拦住了她。“我叫齐瑞刚下来吃面条。”

玉梅愣了一下,眼里带着希望的神色,但很快又淡了下去。

“不行,我还是先回去吧。”她来了。祁瑞刚不会吃她的面。

莫兰看着她转身离去,她只能无奈的叹息。

端着托盘上的三碗面去餐厅,莫兰让佣人叫楼下的祁瑞刚吃面。

仆人很快就回来了,说不吃了。让她自己吃吧。

在白瓷碗中,长寿面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面条很细长,仿佛能穿过绣花针...

!!

青菜配这样的面条能刺激人的食欲。

齐瑞刚不想吃这么用心做的面。

他不想吃,洞玄经莫兰也不能逼他吃。

“算了。埃文,洞玄经你会和妈妈一起吃饭吗?”莫兰问坐在他旁边的小家伙。

埃文的眼睛盯着面条。他早就想吃了。

莫兰拿了一小碗面条喂他。

埃文吃得很开心。余梅没怎么得到他。这是一个小碗,埃文很快就吃完了。

喂完他,莫兰开始吃她的碗。

面条真香,她觉得齐瑞刚吃好吃的没运气...

光是吃啊吃啊,莫兰的心里就变得不舒服。

作为母亲,她理解余梅的心情。

如果是她,她也会希望埃文吃她的长寿面...

莫兰放下筷子,抱起小家伙。"埃文,我们送面条给你爸爸好吗?"

埃文只是对她笑了笑。

莫兰让仆人端着面条跟着她上楼。

莫兰敲开祁瑞刚书房的门,直接让仆人把面条放在茶几上。

“你先下去。”她对仆人说。

“好的。”仆人恭敬地退下。

莫兰把埃文放在厚厚的地毯上,让他一个人玩。

祁瑞刚只是先看了他们一眼,后面一直在努力。

“齐瑞刚,你今天工作多吗?”莫兰问他。

后者微微抬起眼睛:“怎么了?”

“我就想知道你今天工作多吗?”

今天是他的生日,为什么他还在忙?

“工作不多,但是现在没有空”祁瑞刚淡淡说道,他自然明白莫兰要说什么。

“天气变冷了。先吃饭再工作。”

“我不饿。”

“这是长寿面。整个碗里只有一根面条。做这种面条是对人的技能的考验。没有多年的经验,是不可能做出这张脸的。”

祁瑞刚抬起眼睛,淡淡地说:“这不是拉面吗?我吃过了,不过如此而已。”

“这是于阿姨亲自做的。”

“那又怎么样?”

莫兰哽咽了。

祁瑞刚只是淡淡地看着她,一点也不为所动。

莫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态度。

“你不想吃她做的面条吗?”

“我说我不饿。”

“只吃一口就可以了……”

“你吃吧,我不饿。”祁瑞刚说完,继续工作。

莫兰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服他。

其实她根本不需要劝他。

但是,一想到余梅的失望,莫兰就觉得惋惜。

那天她被老人欺负了,她站出来保护她...

她甚至差点害死自己。

莫兰垂下眼睛,突然问道:“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排斥她吗?”

"..."祁瑞刚没有回答,好像没听到她说什么。

“她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排外?”

“反正她也是你妈妈。”

“你总是要求我原谅你。难道她做的比你做的更不可原谅?”

祁瑞刚的身体突然僵硬。

“就让你吃一碗面。吃不下就咬一口。不能吗?”

祁瑞刚抬头,目光呆滞得让人看不懂。

!!

当莫兰以为自己会拒绝的时候。

他突然起身向她走去。

他在她身边坐下,洞玄经端上面条。

面条已经凉了。还好汤多,洞玄经不然面都糊在一起了。

齐瑞刚拿起筷子搅了搅。她用头问她:“吃了吗?”

莫兰对自己的行为还是有点反应迟钝。

“我吃过了……”

"埃文呢"

“他也吃过了。”

祁瑞刚点点头,然后低头吃面。

他真的吃了...莫兰暗暗松了一口气。

面不多,祁瑞刚几口就吃完了。

吃完后,他看着莫兰。“我可以原谅她,你也可以原谅我吗?”

“什么?”莫兰有点反应迟钝。

“你能原谅我吗?”祁瑞刚小朋友重复。

莫兰明白他的意思,她避开他的视线:“我让仆人进来洗碗……”

“莫兰。”齐瑞刚拦住了她。“这么久了,你真的没想过原谅我吗?”

“我可以原谅你……”

“我不要这种宽恕。希望你能接受我。”祁瑞刚盯着她的脸。

莫兰想走,但她不知道怎么了,走不了。

“我现在不强迫你回答我,但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齐瑞刚说。

莫兰什么也没说,立即带着埃文离开了。

那天晚上很安静,可能是因为莫兰在想她的心,祁瑞刚在想他的心。

第二天早上,祁瑞刚和莫兰吃了早饭,出门到公司。

“今天去工地了,好久没去了。”莫兰在车里对祁瑞刚说。

齐瑞刚点点头:“我陪你。”

“不要……”

“建筑工地很危险。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没什么,我去过几次,没问题。”

“那是开始。现在房子已经开工了,现场会很危险。”

“但是你的身份不适合……”

他是总统,他怎么能插手这么小的事情?

她必须去,因为她负责这个项目。

齐瑞刚拉着她的手,轻笑一声说:“我的身份是你老公。你走了,我自然也要走。”

“或者不是……”

“就这么定了。”祁瑞刚强打断了她的话。

莫兰别无选择,只能妥协。

午饭后他们打算去参观建筑工地。

谁知道午饭前,祁瑞刚接到了一个电话...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祁瑞刚和莫兰在楼上的餐厅坐着吃饭。

“暂时不用去工地。”正在吃着饭,祁瑞刚突然对莫兰说。

莫兰不相信地抬起头。“为什么?”

齐瑞刚看起来很自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请陪伴我。改天我们去工地。”

“不过今天都计划好了,不然你干你的事,我自己去工地。”

齐瑞刚否决:“没有,有几个朋友想给我过生日。你得跟我走。”

“你的生日已经过了……”

“嗯,所以他们打算弥补。”

莫兰真的不想和他一起去。她为今天制定了计划。

另外,她现在不知道工地上是什么样子,所以她不想去看一眼。

“他们都带着家人。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去?”祁瑞刚可怜地看着她。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