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明昇体育下载|中国有限公司----狼性总裁完结(1/12)

明昇体育下载|中国有限公司 !

阮木叹了口气:“你这孩子,狼性狼性你妈只是想让你安全。你去看她的时候没有辜负她的心吗?”

安塞尔扁扁嘴,狼性狼性抱怨道:“爸爸不想要妈妈。我要找到她,和她在一起,不然她会很难过的。”

“谁说你爸爸不想要你妈妈了?别担心,你爸爸会想办法把她带回来的。”

“奶奶骗人!爸爸说他不关心妈妈。他现在每天都过得很正常。他没有救妈妈的计划。我不管,他不让我去找妈咪,我不吃!”

安塞尔撕开被子,重新盖好身体,继续蜷成一团。

“陈俊,你不能不吃饭就这样做。小心饿死自己。”阮妈妈拉了拉被子,拉开,被他拉了回来。

"陈俊,听话,如果你不吃东西,奶奶会难受的."

“总之我就是不吃,饿死了也不吃!”

阮的母亲劝不动,阮安国就推门进来了。

“陈俊还是不吃?”他充满爱意地问道。

“爸爸,请你劝劝他,这孩子太固执了。”阮妈妈着急地说。

阮安国拄着拐杖向前走,在床边坐下。“陈俊,太爷爷来看你了。出来让泰爷爷看看你好不好?”

安塞尔顺从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看到他那张明显瘦了的包子脸,他那叫一个心疼。

他气愤地说:“阮田零是怎么当上爸爸的?小孩子都这样。他还忍心整天和女人约会!来,把他叫回来给我。如果他不回来,就永远进不了这个家!”

马上有属来联系阮。

安塞尔趁热说:“爷爷,我要去找妈妈。你能让我找到她吗?”

阮安国自然不会同意他的要求。

“找你妈咪,我会让燕去做的。你还年轻,去了也没用。”

“他不会去找妈妈的。”安塞尔冷冷哼道,“我也不需要他去!”

真正需要他的时候他不会去,现在也不会答应去。

“陈俊,你应该知道你去完全没有用,而且还会拖累你妈妈。别担心,泰爷爷会让你爸爸去找你妈妈的。你爸爸从不去。也许有他的道理。”

“他能有什么理由?!"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原因?

“你可以亲自问他。现在你应该吃饭了。你要是饿了,爷爷会难受的。”

“是的,陈君,去吃点东西。奶奶让人做的就是你爱吃的。”阮穆拿着碗喂他,安塞尔莫撕开被子盖着身子。

“等阮田零跟我说清楚了再吃!”

他咬了一口阮田零,所以很久以前就不再叫他爸爸了。

阮安国霍地站起来,满脸愤怒。

“阮天玲这个混账东西,看他是个怎样的父亲!当他回来时,他必须告诉陈俊清楚,否则我不会杀了他!”

阮牧:“……”

她原以为公公在生陈俊的气,没想到阮、竟成了他气的对象。

还有,现在陈俊是他心中珍贵的心结,他怎么能怪他呢...

阮天玲很快就回来了。

阮安国见了,就进屋炮轰他。

为什么不是16号,总裁17号?

是因为15号听起来比较好吗?

莫兰实在无法理解齐瑞刚的想法。

原来祁瑞刚建议莫兰提前一周在病房待产。

但这辈子,总裁莫兰吃了很多药,看了很多医生,对医院真的没有一点好感。

她对这个地方很反感,所以坚持要等分娩后再去医院。

祁瑞刚拗不过她,特意选择了一家很近的医院,然后用不了几分钟就去了医院。

但是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医生,产房准备好了,这几天专门给她准备的。

她可以随时去,随时进产房。

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得很好,莫兰觉得自己不应该紧张,但她越来越紧张了。

齐瑞刚还天天缠着她给他画像。她想骂他,这样他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她了。

但一想到齐瑞刚要和她离婚,她又忍着不满。

也许,她可以考虑在离婚那天给他画一幅肖像...

时间很快就到了15日上午。

莫兰睁开眼睛,醒来看到还没出门的祁瑞刚。她的第一反应是,他真的不认为她今天会有孩子。

此刻,她的胃很平静,没有分娩的迹象。

医生不是说宝宝最有可能17号出生吗?

他至少应该认为她明天会有孩子吧?

齐瑞刚穿着一件衬衫。当她醒来时,他勾着嘴唇,露出迷人的微笑:“早上好。”

“你还没去公司?”莫兰撑起身体。

“我今天不去了。”

莫兰想劝他去,想了想还是忘了。

她下了床,肚子贴着肚子去卫生间洗。

当她洗漱完毕,她看到祁瑞刚已经穿好了衣服。

他适合穿黑色西装,气势很大。

虽然他每天都穿得很正式,但莫兰发现他今天很正式,好像要结婚了。

头发用蜡抓了个形状,衬衫、领带、西装都是全新的。

就连他手腕上那块不常戴的表也值一千万patekphilippe。

而他拍卖买的领带夹上镶嵌着钻石。

莫兰看到祁瑞刚这个姿势,有些无语。

刚生完孩子,有必要这么正式吗?

齐瑞刚整理了一下衣领,问她:“你今天穿什么?”

“随便。”

“我上次买的红色孕妇装很好。你为什么不穿那件?”

齐瑞刚给她买了那条裙子,他说她绝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孕妇。

莫兰不想穿那条裙子,因为它太贵太精致了。像最精致的丝绸一样,她怀疑它会断一次。

“没必要。”进入衣帽间,莫兰选择了一条宽松舒适的裙子穿上。

祁瑞刚把裙子拿在手里,把红裙子塞给她。

“不穿就没机会了。”

确实如此。是孕妇穿的裙子。不穿就不能穿。反正都买了,不穿就是浪费。

但是他确定她应该穿这么好看的裙子生孩子吗?

但也许她今天不会有孩子了。

“穿上,我要你穿上。反正我买了。”祁瑞刚催促她。。。。

莫兰犹豫了一下,完结点点头。“好吧。”

穿上裙子后,完结莫兰站在镜子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件衣服真漂亮。就算她现在怀孕了,也没什么不好。

“你看,我说很好看吧?”祁瑞刚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双手摸着她的肚子。

莫兰张开了手。“我要下楼吃早饭。”

“一起去。”祁瑞刚握着她的手,优雅地笑了笑。

他们下楼了,但莫兰没有看到任何仆人。

进了餐厅,早餐已经摆好,盘子上盖着一个银盖子。

祁瑞刚帮她坐下,他打开盖子,热气腾腾的食物。

今天的早餐很漂亮,蛋糕做得像艺术品。

齐瑞刚伸出手示意她吃:“快吃,吃完我们还有别的事。”

什么东西?去医院分娩?

但她明确表示,她会等待痛苦。

也许祁瑞刚不信任她,她现在必须走了...

莫兰一言不发,低头吃饭。

吃完后,祁瑞刚帮她在客厅坐下。

他站在她面前问她:“你想听音乐吗?我可以给你放首歌。”

莫兰眨了眨眼。“你想干什么?”

这时,她仍然没有看到仆人,这真的感到奇怪。

“我只想和你度过美好的一天。”齐瑞刚笑了笑,然后径直走向大钢琴,在钢琴旁坐下。

莫兰没听过齐瑞刚弹钢琴。她认为他不能。

当优美的音乐从他指尖涌出时,她意识到他钢琴弹得很好。

祁瑞刚侧头看着她,眼神深邃,仿佛包含了千言万语。

莫兰忙垂着眼睛,无视心底微微的波动。

钢琴曲结束了——

瑞奇就起身走到她面前,笑着问:“好吃吗?”

“还不错。”莫兰淡淡的回答。

“如果给我打分,10分就是满分。你得了多少分?”祁瑞刚又问。

莫兰淡淡一笑:“我对音乐一窍不通,没法评价。”

“我能在你心目中获得多少分?”祁瑞刚眼睛发黑,固执的问她。

莫兰神思恍惚,觉得自己要的不是弹钢琴的乐谱,而是能拿到多少乐谱。

“不知道。”

“通过?”

“不知道。”

“我该通过吗?”

"...我不知道。”

齐瑞刚无奈的看着她。“嗯,至少你没有否认我。我应该高兴。”

莫兰微愣,是的,她没有否决他。

以前她会很不客气的说0分。不,她早就敢说负10分了。

“你现在想出去走走吗?”祁瑞刚又问。

莫兰吃早餐,通常出去散步。

她也不急着回答,漫不经心地问:“怎么没有仆人看到?”

齐瑞刚勾着嘴唇说:“我告诉他们不要打扰我们。今天只有你和我。”

“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是说了吗?我想和你度过美好的一天。”

是为了纪念她怀孕的最后一天吗?

但除了她们的礼服和齐瑞刚弹的曲子,她并没有感受到任何节日的气氛。。。。

狼性总裁完结

莫兰觉得祁瑞刚今天真是莫名其妙。

“我最好去散散步……”莫兰撑起身体,狼性祁瑞刚忙着抱着她。

与其在家里和他奇怪地相处,狼性不如出去走走。

“等等。”祁瑞刚把一条白色的披肩裹在她的身上,这才把她搂了出来。

外面的天气很好,有温暖的阳光和温暖的微风。

现在是秋天,马上就要冬天了。

莫兰觉得是时候生孩子了,天气不冷不热。

正想着,他们已经进了花园。

莫兰突然被鲜花惊呆了,包括玫瑰、风信子、宇宙、郁金香等等。

尤其是紫色矢车菊最抢眼。

就连亭子也开满了鲜花。

地上的草长满了花,仿佛长满了花和地毯。

我不知道美妙的音乐从何而来。莫兰突然觉得自己进入了花的世界,像做梦一样,美得不真实。

祁瑞刚从后面轻轻捂住了眼睛。

“你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低声问道。

莫兰康复了。“不知道。”

她真的不明白祁瑞刚要干什么。

祁瑞刚笑了笑,放开了眼睛,莫兰看到无数只白鸽起飞,有的朝他们飞来。

“啊……”她低低地叫了一声。

祁瑞刚搂住她,替她挡住鸽子。

鸽子的翅膀使劲地摇曳着,莫兰的头发也被剃光了。

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白色的鸽子在空飞来飞去,让她觉得更加美丽。

祁瑞刚突然伸出手,一只鸽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你想让它飞吗?”

莫兰觉得自己在施魔法,突然一只鸽子出现在他的手中。

鸽子被祁瑞刚悄悄抓起,用乖巧的眼神看着莫兰。

莫兰试图伸出双手托住自己的身体。

一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手心里跳动,莫兰不知何故很兴奋。

她用力把它抛向天空,鸽子展开翅膀,立即飞走了...

“再来一个。”祁瑞刚又神奇地递给她一只鸽子。

莫兰盯着他的手。他从哪里来?

齐瑞刚恶唇:“其实我很会变魔术,但是从来没有在人前表演过。你是第一个有幸看到的人。”

莫兰不相信他的故事。

但是她喜欢飞鸽子。感觉还不错。

莫兰把鸽子拿在手里,笑着放了它...

“最后一个。”祁瑞刚手里出现了一只鸽子。

莫兰觉得很神奇。他真的会变魔术吗?

她伸手去拿,齐瑞刚避开她的手,把鸽子放在她面前:“你先吹一下,以后会给你惊喜的。”

“相信我,会有惊喜的。”

莫兰当然知道自己又要变魔术了。

好吧,她会看看他还能改变什么。

莫兰对着鸽子吹了口气,然后接过来。最好在心里准备,飞-

“嘭——”飞到一半空的鸽子突然爆裂,无数花瓣飘落下来,把树弄得五颜六色。

祁瑞刚抓起一片花瓣,手腕一转,一朵红玫瑰出现在他手中。

“给你的。”他把花递给莫兰,笑得邪魅。

莫兰还是很惊讶。齐瑞刚的魔法太厉害了。。。。

鸽子怎么会突然变成花瓣?

而他手里的玫瑰,总裁又是从哪里来的?

齐瑞刚见她不回答,总裁扬起眉毛问:“你不喜欢红玫瑰吗?”

他的另一只手盖住了花,他的手突然做了一个快速的动作,然后红玫瑰变成了香槟玫瑰。

莫兰:“…”

齐瑞刚折下香槟玫瑰的枝条,然后把玫瑰放在耳朵里。莫兰顿时有了无限风情。

莫兰抬手摸了摸玫瑰,却没有摘下来。

齐瑞刚松了一口气。他笑着问她:“如果我刚才的魔术表演满分10分,你给我多少分?”

为什么又是这个问题?

齐瑞刚眼巴巴地看着她:“我想知道我能拿多少分。”

说实话,莫兰认为至少是8分。

虽然他表演的不多,但是她真的很震惊,很喜欢。

“多少分?你通过了吗?”

这让她说出了她清楚知道的,他想让她得分的。

“你不失败吗?”祁瑞刚皱眉。

莫兰淡淡地说:“这只是一场魔术表演,你可以通过。”

齐瑞刚突然弯下嘴唇笑了笑:“考试及格就够了。我对你给的分数很满意。”

他不指望莫兰现在爱上他,接受他。

只要他在她心目中的印象变好。

齐瑞刚满意地搂住她的身子:“走吧,回去我给你做饭。你午餐想吃什么?”

“你做饭吗?”莫兰有点惊讶。

“对,我说,今天就你和我。”

莫兰发现他们一路上没有看到仆人。

巨大的城堡里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

祁瑞刚把她抱回客厅,让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他脱下西装,对她说:“我猜做饭要花很长时间。要不要找点事做?”

莫兰接过遥控器:“我可以看电视。”

“但是你好像不喜欢看电视。”

“没什么,只是打发时间。”

齐瑞刚挽起衬衫袖子:“你怎么不画?你可以画我,应该不会花你太多时间,也许一个小时就够了。”

莫兰微微张了张嘴,想要拒绝他,但祁瑞刚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我给你拿个画板。”他转身快步上楼,莫兰说不出自己想说的话。

齐瑞刚给她带来了画板、纸和画笔,还有一张他的照片。

他帮她把东西放好,笑着说:“慢慢来,别画太好,跟我一样。”

“我说……”

“我只想要一幅你为我画的肖像。”祁瑞刚低头堵住了她的嘴唇,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为什么他坚持要她给他画的肖像?

莫兰认识齐瑞刚,但今天她真的看不透他。

今天他的破格和安排只是为了纪念她怀孕的最后一天?

莫兰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她看着墙上的日历。15号是什么?

15号,15号...莫兰突然!

今天是齐瑞刚的生日!

莫兰很惊讶,她完全忘记了他的生日。

我记得结婚前三年,她记得他的生日,然后就忘了,久而久之就彻底忘了。。。。

而每年祁瑞刚的生日,完结外面都会举行宴会。

每次只是去当摆设,完结她都不记得日期,因为跟她没关系。

去年齐瑞刚生日没过,然后她就忘了他要过生日。

没想到今天是他的生日,没想到的是他会选择和她在家里过…

难怪他想让她画一幅他的肖像作为礼物。

这是一份生日礼物...

说实话,莫兰不想画他,也不想送他什么生日礼物。

即使她记得那天是他的生日,她也会假装不知道。

齐瑞刚在厨房忙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饭做好了。

他把食物送到餐厅,然后叫她吃。

“完成了吗?”祁瑞刚走过来,目光落在画板上。

画板上的纸比雪还干净...

莫兰没有看他的表情。她慢慢撑起身子:“该吃饭了吧?”

齐瑞刚抱着她,一脸自然:“嗯,菜做好了。”

两个人去了食堂,谁也没说什么画画的事。

瑞奇刚刚做了四个菜和一个汤。

炸土豆丝,清蒸鱼,香菇鸡丝,西红柿鸡蛋,排骨冬瓜汤。

这些菜都是莫兰教的,也是莫兰喜欢吃的口味。

祁瑞刚打开椅子,扶她坐下,给她盛了一碗饭,然后在她对面坐下。

他让莫兰尝尝他的手艺,看看他是否有所进步。莫兰吃了几口,真的觉得自己的手艺进步了不少。

齐瑞刚以前完全不懂做饭,现在菜很好吃,很难得。

“吃完后你想做什么?你想看电影吗?”祁瑞刚问她。

“我有点累,想晚点休息。”莫兰头也不抬。

齐瑞刚点点头:“好了,该休息了。”

然后,除了给她吃的,劝她多吃点,他什么也没说。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提醒她,今天是他的生日。

晚饭后,莫兰上楼休息。她迫不及待地想一个人呆着。

躺在床上,莫兰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只盼着尽快度过这一天。

然而,由于某种原因,她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门被轻轻推开了。

祁瑞刚悄悄走到床边,把保温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又出去了。

莫兰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放着的粉红色保温杯。

她怀孕后很渴,尤其是睡觉的时候,喉咙会很干,一定要喝温水才舒服。

莫兰撑起身体,接过保温杯。

她打开盖子,往里面装满了煮沸的矿泉水...

莫兰直到下午才起床。

她喝水,下了床,走出房间。

楼下仍然没有仆人。莫兰下楼,听到厨房传来一个声音。

她走到厨房门口,看见祁瑞刚挽着袖子在做饭。

他没有穿围裙,所以他穿着高级衣服做饭。他根本不是厨师,而是一个笨蛋。

锅里的汤出现了,他迅速关小了火。莫兰明明看到热汤溅到手臂上,却选择先关火。。。

狼性总裁完结

莫兰突然受不了了,狼性转身走了。

莫兰抱着肚子坐在沙发上,狼性看上去若有所思。

她不得不承认,祁瑞刚是真的变了。

也许他没有变,但是他对她的感情变了。

现在的他就是这样,这是她以前梦寐以求的,但现在她不需要了。

但他确实变好了,为她付出了很多...

甚至他同意和她离婚,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出路。

莫兰独自坐着发呆。她没有看到祁瑞刚从厨房出来。

“你什么时候下来的?”祁瑞刚不解的问道。

莫兰回来说:“好久不见了。”

齐瑞刚勾着嘴唇:“该吃饭了。我们去吃饭吧。”

莫兰点点头,起身跟着他去了餐厅。

晚餐齐瑞刚做的菜和中午的不一样,但都是莫兰最喜欢的口味。

莫兰默默地吃着,犹豫着对齐瑞刚说:“你真的想要我给你画的肖像吗?”

齐瑞刚眼睛微微一亮:“当然。”

“好吧,我给你画一个。”

齐瑞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了她两秒,突然问:“要不要我当模特?”

“没必要。”她最好看看画,看他画,因为她不会画。

齐瑞刚笑着帮她:“要多久?我保证不打扰你。”

“一个小时……”

齐瑞刚没说什么,只是低头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莫兰想,我会先画了再给他。

但她似乎想给他一个惊喜,她不想让他误解任何事情...

莫兰坐在客厅画画。祁瑞刚上楼,一直没下来。

其实莫兰已经很会画人物了。

她学的第一件事就是画人物。虽然不完美,但至少有七八分相似。

但是画祁瑞刚的样子让她觉得很难。

每次,她都用了很大的力气...

画了一段时间后,莫兰放弃了画笔,不想再画了。

她疯了,答应给他画一幅肖像。

她为什么画他?

她忘了祁瑞刚是怎么折磨她的吗?

他不爱她,所以和她结了婚。即使没有爱情,但因为他讨厌祁瑞森,怀疑她和祁瑞森之间有什么,他把所有的仇恨都发泄在她身上。

他不高兴的时候就鞭打她,每次都把她打得鼻青脸肿。

七年来,她一直受着他的折磨,然后她的世界变得暗淡无光。

她不如狗,她像行尸走肉。

她卑微,懦弱,胆小,整天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感觉自己的心在腐烂。

他甚至逼她不住。她害怕痛苦和死亡,甚至不想活了。可见祁瑞刚把她逼到了什么程度。

她反抗了,他* *了。

他用子弹威胁她,差点淹死她...

最后切掉了她的手指...

天啊,祁瑞刚是个魔鬼,* *!

而且她要心软,答应给他画个像!

莫兰真的觉得她要疯了。

她深深的唾弃自己,暗暗的骂自己治愈了伤疤忘了痛,真是刻薄!

不,她绝不能忘记她的伤害和耻辱...

莫兰撕下画纸,撕了起来,扔在地上。。。。

纸屑掉了一地...

发泄完毕,总裁莫兰胸口的郁结之气消散了不少。

她不打算画齐瑞刚。

然而,总裁当她看到茶几上不再新鲜的香槟玫瑰时,她又犹豫了。

那是祁瑞刚放在她耳边的玫瑰,中午,她随手扔在茶几上。上面放了花,到现在也没人清理。

那是因为今天没有仆人,只有她和齐瑞刚...

莫兰想到了祁瑞刚早上做的事。

他穿好衣服,为她弹钢琴,带她去花园看满地的花。

给了她魔术...

虽然他的浪漫手段俗气,没什么特别的,但这是齐瑞刚第一次做这样浪漫的事。

今天明明是他的生日,但他主要是想讨好她。

给她做饭...

这两年她不得不承认,他变了很多,对她很好。

即使他对她的好无法消除她心中的痛苦和怨恨,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真心对她好的。

现在他也同意和她离婚,让她带孩子。

莫兰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虽然她不会接受祁瑞刚,但也不会继续把他当敌人。

在未来,我们只能互不交流...

还有一点就是,这是她和他的最后一个生日。

可能他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今天只想和她在一起,坚持要她给他画一张画像。

嗯,她愿意送他一份礼物,结束他们的恩怨和注定的爱情。

莫兰再次拿起画笔,再次画画。

这一次,她觉得写作并没有那么难。

莫兰刷了一下齐瑞刚的轮廓和眼睛,正要给他画鼻子的时候,突然觉得肚子有点痛。

没有,很痛,但是痛了几下就缓解了很多。

莫兰皱起眉头,抚摸着她的肚子,怀疑她要生了...

我的肚子又疼了!她真的要生了吗?

莫兰紧张地撑着肚子往楼上看。

她想给齐瑞刚打电话,但是肚子不疼了。

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胃还会继续疼,她才刚刚开始疼。

纸上的五官还没画完。

这是齐瑞刚要的生日礼物。如果今天不画完,估计这份礼物永远送不出去了。

她已经决定把这个礼物送给他,她不想放弃。

但是她要生了...

莫兰只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又举起了手,迅速地画了起来。

生孩子前她要画自己的画像,不想留下这个遗憾,和任何感情都没有关系。

这恐怕是莫兰一生中画得最快的一幅画了。

鼻子很快被画出来,肚子又开始疼了。

莫兰咬牙忍受着疼痛,脸色苍白,双手冒汗。

疼痛过去后,她很快又闭上了嘴...

在照片的一边,她没有看一眼。但她准确地画了齐瑞刚的嘴唇和耳朵,然后开始画他的头发...

肚子越来越痛。

莫兰的眼睛是黑色的,额头渗出了很多汗水。

但是羊水没破,她还有时间画画。

头发,为什么祁瑞刚要有这么多头发,为什么他不秃!。。。

狼性总裁完结

莫兰一边狠狠骂着,完结一边伸出手。

还好她平时基本功做的很扎实,完结画过很多人物。画一幅好的肖像画通常需要一个小时,但现在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完成。

最后一击过后,莫兰失去了力气,刷子掉在地上,瘫倒在地。

汗流满面,莫兰挣扎着张开,咬着嘴唇,原本压抑的呻吟声立刻涌了出来。

但是祁瑞刚一大早就让所有的仆人离开了。

而他此刻正在书房里,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

好在祁瑞刚很担心莫兰,时间未到就出来看她了。

刚走到楼梯,他就听到莫兰痛苦的呻吟。

祁瑞刚脸色大变,急忙冲下楼。

“啊——”莫兰看到他,觉得肚子更痛了。

“莫兰,你怎么了?!"祁瑞刚脸色苍白的跳起来,摇晃着抱起她。

“我要生孩子了,啊……”莫兰抓住他的胳膊,把指甲掐进他的肉里。

祁瑞刚整个心都掉进了冰谷,他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莫兰一有生孩子的迹象就送她去医院。

他准备了最好的妇产科医生,最好的病房,最好的护理,他幻想过无数莫兰生孩子的场景。

但他没想到莫兰会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

而且看她的样子,她好像已经痛苦很久了。

她的衣服被汗水湿透了,她的脸苍白得没有任何颜色...

齐瑞刚很恨自己,今天不该把仆人打发走,不该逼她给他画像。

莫兰被送到产房,祁瑞刚自然跟着。

莫兰很痛苦,祁瑞刚切掉手指的时候她并没有感到那么痛苦。

据说人的痛苦分为12级,女人分娩时的痛苦是12级,是最痛苦的。

莫兰以前不信,现在终于信了。

她很痛苦,很想死...

“坚持住,加油,宝宝马上就要出来了……”医生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莫兰的耳朵。

莫兰猛地握紧他的手,发出痛苦的尖叫。

而且她一直握着祁瑞刚的手,但她不知道,也没注意那么多。

祁瑞刚眼睛痛苦地看着她。

如果他以前存了把孩子留在身边的想法,他现在也没有这样的想法。

孩子是莫兰的,谁也不能把孩子从她身边夺走。

莫兰和孩子们是他的,没人能带走他们...

“哇——”一声婴儿哭声响起,莫兰突然觉得全身松了,人陷入了黑暗。

莫兰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在画齐瑞刚的画像。

画到一半的时候,她的肚子痛。

她忍着痛,想着一定要赶紧画完,争取在生孩子之前画完。

但是我画不完。齐瑞刚头发太多。

她画了很长时间的头发,然后才画了几根头发。

可是,宝宝来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不想生孩子,走火入魔的还得先把画像画完。

她的手一直在动,肚子痛得厉害。

但是我还是写不完,反正也写不完。。。。

莫兰满头大汗,狼性在梦中忍不住愤怒地咒骂祁瑞刚。

然后她看到祁瑞刚满头浓密的头发走过来。

突然,狼性她手里拿着一把剃刀,她冲上去用它剃他的头发。

结果她不小心摔倒了,然后砰的一声,一个胖胖的婴儿从她身体里掉了出来。

莫兰看到这一幕,顿时吓醒了!

她震惊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醒来。

“莫兰。”一只大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莫兰眼睛色微,侧着头,对着祁瑞刚的黑眼睛。

莫兰盯着他,他的头脑一片空白。

祁瑞刚皱眉,“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莫兰沉闷地问,“我...生了孩子?”

齐瑞刚握紧她的手,点点头:“嗯,我出生了,孩子七斤三两,很健康。”

她真的生了...

她认为长期的痛苦是她的梦想。

莫兰的眼睛突然红了:“孩子们呢?”

“我让XX带给你。”

“好!”莫兰点点头。

没多久,* *就抱着一个裹着小白毯子的婴儿来了。

莫兰渴望撑起自己的身体,但当她移动时,她感到下面疼痛。

祁瑞刚忙扶住她,帮她把枕头放高一点。

他接过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她身边。莫兰终于见到了她的孩子。

他的皮肤是粉红色的,没有眉毛,眼睛闭成一条缝。虽然他的鼻子很小,但他可以看到一个高高的、微微张开的嘴的轮廓,这让人感到柔软。

莫兰仔细看着他,眼睛变红了。

齐瑞刚忙着用毛巾擦眼睛:“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哭,否则会伤到眼睛。”

莫兰止住了眼泪。

“他吃牛奶了吗?”

齐瑞刚喉咙微微动了动:“还没有。”

“你为什么不给他吃~奶?!"莫兰抬起头,匆匆问道。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如果她很久没吃东西了,她不会饿吗?

“齐太太,宝宝的第一次奶必须是母乳,这样才能增强宝宝的抵抗力。不过你放心,你没睡太久,宝宝还饿着呢。”

莫兰听完觉得放心了,然后准备给宝宝喂奶。

* *忙着帮她,莫兰把宝宝抱在怀里,看着他不自觉的吃~奶,眼睛能轻轻淌水。

小家伙很快就醒了,用黑色的眼睛看着莫兰。

莫兰知道他现在看不到她,但她只是觉得孩子在看着他。

她带着无限的情感盯着孩子。原来她的孩子长得这么漂亮。

但是她觉得她的孩子应该是这样的。

总之,这一定是她的孩子,她一眼就知道,没有理由。

祁瑞刚站在边上看着他们母子,眼神温柔,却没有出声打扰他们。

把孩子喂饱,* *就抱着小家伙休息。

但是莫兰受不了。“他不能在这里休息吗?”

她想起明溪姐姐的孩子一直和她在一起,谁也带不走。

* *笑了笑:“孩子晚上会哭,他会照顾他换尿布。他会打扰你休息的。”。。。

这里除了她什么都没有。

她真的很绝望——

她宁愿呆在监狱里,总裁也不愿呆在这里。

至少监狱里还有犯人。这里没有老鼠。

江予菲喊累了,总裁失声了。

她决定试一试,无论如何也要试着离开这里。

拉着链子,她使劲爬,只有一米,爬不上去。

江予菲跳了下来,累得气喘吁吁。

她试了几次,但都以失败告终。

算了,先别爬了,除非他们不给她带吃的,只要有人来,她就想办法再出来。

走回床边坐下,双手抱着膝盖,琢磨着徐南宫要干什么。

他肯定会杀了她,但不会默默的杀了她。

按照他虚伪的性格,他会想出一个完美的办法来对付她。

他会让她光明正大的死去,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任何错误。

一旦被抓,就不能第二次被抓了。之后的每一步,她都要小心翼翼地走。

此刻是早晨,江予菲坐了几个小时,顶部的玻璃突然自动打开了。

江予菲站起来,站在中间。

“来人,放我出去!”她对它大喊大叫。

它突然掉了一包东西,打在她的头上。江予菲哎哟了一声,但幸运的是并不疼。

她抬起头,发现有东西又掉下来了。

她赶紧避开了。这次是一瓶水,软软的,破不了。

江予菲很高兴她藏得很快,否则如果她撞到头就会死。

而有些东西掉了,却落在了上层。

江予菲想,她是怎么落到上层的呢?

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喂,放我出去,我要见南宫旭,放我出去!”

东西丢了,天窗自动关闭。

江予菲脸色铁青。她就像一座被围困的岛屿。她设法找到了一架飞过的飞机,但飞机甚至没有找到她。

“南宫旭,我警告你,三天之内你再不放我出去,我就要被打死一个脑袋!”

不知道外面的人有没有听到。江予菲非常生气,想杀人。

她捡起地上的东西,是一瓶水和一包馒头。

这是她的食物,但是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江予菲来到床边坐下,突然听到轻微的声音。

她仔细听着,确实有声音。

"咝咝,咝咝……"

是塑料袋被打开的声音...

江予菲环顾四周,什么也没发现。

她又抬起头,声音从上面传来。

有人在上面吗?

“谁在上面?”江予菲警惕地问道。

“谁在上面,说话!”她走到中间,看不到一个人影。

咝咝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然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是老鼠吗?”

江予菲想,这一定是一只老鼠。它不发出任何声音。每个人都有呼吸,但没有呼吸。

这里很空开,会放大一点声音——

只有老鼠默默地走着。

江予菲放心,走到床边坐下。

她打开塑料袋,咬了一口馒头。虽然她吃不下,但她必须吃点东西,否则她就没有体力了。

江予菲吃了几口,但再也吃不下了。

她重新包装了馒头,完结喝了一口水,完结然后躺在床上休息。

现在她学会了勇敢,顺其自然。

她不再是一个普通人。江予菲摔倒时会感到委屈。

江予菲想着自己的心事,最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她并没有睡得很努力,因为怕有人突然进来,所以不敢深度睡眠,当然也会让她睡眠不稳定。

当她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江予菲撑起身体,揉揉疼痛的前额。

这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江予菲拿起床头的水瓶,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

突然,她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她放在水瓶里的馒头不见了——

谁拿了她的馒头?

她明明记得放在床上,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江予菲想,是被老鼠偷了吗?

这里除了她没有别人。一定是老鼠偷的。

江予菲的心,他们真的敢从她的好眼睛里偷食物。

算了,反正她也不饿,给他们吃就行了。

时间很快移到了下午,该吃饭了。

天窗又开了,食物从上面扔过来。

江予菲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她走上前去,大喊大叫,威胁,但仍然没有人理睬她。

她生气了,以为自己在开玩笑,不是吗?

她说的是真心话,如果三天后南宫旭不让她出来,她就被一个人头打死了。

她对他肯定还是有用的。如果她死了,她不会相信他。

江予菲拿起地上的馒头和水,放在床上,然后去了厕所。

简单的厕所真的很简单。它被布帘挡住了。马桶被一块木板堵住了,木板上插着一根棍子。

旁边有一盒纸巾。还好有纸巾,不然她真的会崩溃。

江予菲抓起棍子,打开了板子...

当她出来打算用矿泉水洗手的时候,惊愕的发现床上的馒头又不见了。

这里的鼠标太快了。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就偷到了她的馒头。

她一天没吃东西了。即使她不想吃,她也会饿。

江予菲无语地坐在床上,不得不喝水来充饥。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宵夜...

下次她拿到食物,一定要尽快吃完,免得把这里的老鼠弄便宜了。

无聊地躺在床上,想着阮、、安森、君。

君齐家真的死了吗?

江予菲的眼睛是红色的,所以她想死。

“孩子,我妈妈对不起你。我不该离开你……”

江予菲不再承担所有责任。

她蜷缩着,闭着眼睛默默哭了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

当南宫醒来时,佣人告诉她枪击南宫徐的事。

伤害自己的亲人是大罪。

杀了南宫旭的时候,她不想活了。

结果,她很好,但是于飞出了事故。

南宫第一次是去找南宫徐,问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南宫徐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

南宫如月冲向他,急切的比划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于飞突然回来了,狼性为什么她要开枪打你?】

南宫徐面色冰冷,狼性不再挂着虚伪的笑容。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回来了?她一回来就莫名其妙地朝我开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南宫如月】你不知道谁知道!南宫驸马,放走。如果她有什么问题,就等我去接她的尸体。】

南宫旭浅浅一笑:“有什么好的,就等着收她的尸体吧。”

南宫像月亮一样握紧拳头。【你到底打算怎么让她走?】

南宫旭摇着酒杯,红酒瑰丽夺目。

“不,我不会让她走的。她破坏了宗族规矩,全家人都不让她走。放开她,有什么家规?”

南宫月如突然看穿了他的阴谋。

【你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对付她,所以设计她来枪毙你。你是故意的,你太卑鄙了!】

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处置江予菲。

南宫旭微微笑了笑,但是他的笑容没有到眼睛。“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不反驳,是吧?”

南宫月如的脸更冷了:【我想看看于飞!】

“在查明真相之前,没有人能见到她。你忘了这条规则吗?”

南宫月如突然抓起酒瓶,把里面的酒泼在他的脸上。

南宫徐没有躲闪。他闭上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酒渍。

“像一个月,你应该明白大义。虽然于飞是你的孩子,但她犯了一个错误,你不应该生我的气。”南宫徐虚伪的笑道:

南宫月如猛地打开瓶子,抬腿就往外跑。

她会找到其他人,让他们允许她见于飞。

刚走到外面,就看见祁瑞森向她走来。

“夫人,我正好有东西给你。”

齐瑞森的脸色很凝重:“于飞出事了,你知道吗?”

南宫月如点点头,“我刚发现我要去找她。】

“我找不到了。我已经问过家里所有人了。他们不知道于飞被关押在哪里。除了南宫旭没人知道她在哪。”

南宫月如神色僵硬,脸色苍白。

“夫人,我能和你说句话吗?”祁瑞森问道。

南宫如月点点头。

他们去了祁瑞森的书房。

关上门后,齐瑞森对南宫月如说:“夫人,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于飞,你说呢?”

南宫月如点点头,“你有什么办法救她?如果你需要我的合作,尽管说。就算要了我的命,我也要救我的孩子。】

“夫人,我先给你介绍个人。”祁瑞森指了指身旁的阿楠,阿楠一把撕开口罩,阮天玲那张脸。

南宫望惊讶地看着他,她没想到阮田零会在这里。

阮、两眼发黑,低声说:“夫人,其实除了在南宫驸马手里之外,还有一个孩子也在他手里。我假装是保镖,混在这里寻找孩子的下落。现在于飞出事了。我不能再被动了。我只想救老婆孩子。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希望你一定要帮助我。”

南宫月如的脸色微微变了。我没想到还有一个孩子活着。

然后她心里很高兴,总裁还好孩子还活着。

她笑着重重地点点头:“放心吧,总裁我比你更想救他们。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告诉我。】

******************

江予菲睡了一夜好觉,只感到背痛。

这个破地方,别说睡觉,就是待一分钟都让人难受。

她用剩下的矿泉水洗了脸和手,嘴也生锈了。

然后她不知道怎么办,就坐在床上发呆。

几个小时后,天窗开了,食物又丢了。

冲过去喊道:“我要见南宫驸马。我手里有很重要的东西。他要的话,最好来看看我!”

食物被扔下去,天窗被关上,根本没人关心她。

江予菲:“…”

不要后悔没见到她!

江予菲很高兴她让莫兰拿走了双龙戒指。南宫旭想当家。她怎么会没有戒指呢?

手里拿着戒指,江予菲松了口气。最起码他手里有一个威胁南宫旭的筹码。

她昨天一整天没吃东西,饿得胸口贴着后背。

这里的老鼠太可怕了。她最好早点吃点东西。

江予菲弯腰捡起馒头,打开塑料袋咬了一口。她正要吃第二口,突然她的头疼了,她晕倒在地上。

她没昏过去多久,就几分钟。

醒来,江予菲摸了摸后脑勺,起身,发现她的馒头又不见了!

这一次,她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住在楼上的不是老鼠而是人!

就算不是人,也是高智商动物,比如猴子猩猩。

江予菲撑起身子,抬头:“谁在上面,出来,别装鬼!”

该死,他们用什么东西把她锁起来了。很吓人。

上面自然没有人回答她。

江予菲脾气很好地说:“我没有恶意。出来让我知道你是人还是鬼。”

“喂,你偷了我的三餐。我饿死了。你不能出来让我看看你吗?”

“我这里有烧鸡、烤鸭和许多馒头。你想吃吗?”江予菲咽了咽口水,她也想吃。

馒头现在对她来说是美味的食物。

上面还是没有声音。

江予菲想知道。从昨天到今天,他除了一个小塑料袋什么也没听到。

上面住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不能发出声音?

上面有厕所吗?他必须去厕所。他怎么破?

是的,你不能相信他不会下来上厕所!

江予菲坐在床上盯着它,打算等他。

她不会相信他没有下楼去洗手间。

结果等了好几个小时,他真的没有下来,也没有声音,好像她之前被打昏了,只是幻觉。

哦不,有一个声音,那是江予菲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饿死了,下一顿饭一定不能给她,不然她会饿肚子的。

幸运的是,他没有要水,否则她甚至没有喝一杯。

江予菲太饿了,她不得不喝水来充饥,但这只能让她不停地跑向厕所。

终于到了下午和晚饭时间。

江予菲不禁紧张起来。怎么跟他抢一会食物?

如果他直接抢,完结她赢的几率有多大?

天窗打开,完结食物被扔了出去。

江予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它。她慢慢走向馒头,蹲下身子。

她的头一直垂着,不敢低头。

突然,一个白色的东西闪过——

江予菲心惊肉跳,那是什么!

她拿起馒头和水,退到床上。

“喂,你是谁?!"江予菲紧张地问道。

刚才那个白色的东西是什么?

住在上面的是狐狸吗?

“你下来,我的馒头给你一半。”其实她知道上面有食物,每次丢食物都会给她一份,上面的也会给一份。

估计是他胃口太大,总是吃不饱,去偷她。

上面没有人回答她,江予菲也不在乎。她打开塑料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如果你不吃,你会饿死的-

这次没人下来和她抢吃的。江予菲吃完饭,喝了几次水,然后她觉得整个人都活着。

躺在床上,江予菲问上面的邻居:“你是人还是动物?如果是人,就不要装鬼。下来吧,我们想办法逃离这里。”

“你被南宫旭抓住了?我也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让我们团结起来对付他。”

“你一整天都不下来,也不出声。不无聊吗?不管你长什么样,我都能接受。下来我们做朋友吧。”

江予菲说了很多,但没有任何反应。

她很沮丧,但她觉得一定有办法让他露出本来面目。

知道有一个邻居住在上面,江予菲感到不那么惊慌。说真的,一个人呆在这里,用不了多久肯定会崩溃。

幸好有人陪着她,她还能说话。即使她一直在说话,他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夜幕降临。

江予菲紧张了两天,人们很快就睡着了。

她不怕邻居下来。她认为他只有在她有食物的时候才会下来。

现在没有食物了,她很安全。

江予菲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绷紧了,好像被什么东西捆住了。

她睁开眼睛,但什么也看不见。这里太暗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捆住了。

江予菲挣扎了一会儿,突然停下来,继续假装睡觉。

上面那个把她绑起来了?他打算怎么办?

江予菲不知道他有多有害,所以她只能静观其变。

结果他把她绑起来就消失了。

江予菲脑子里转了无数念头。他打算怎么办?

与此同时,她在黑暗中偷偷挣扎,什么都不等,这是愚蠢的。

不久,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把她拴松了。

江予菲暗笑。如果他不会打结,就简单的把东西绕在她身上绕几圈,但是不打结。

江予菲也停止了挣扎,就这样吧,让他觉得她动不了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