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AOA官网|中国有限公司----文豪系统txt下载(1/61)

AOA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阮天玲不跟他废话,文豪文豪抓起他的身体当挡箭牌

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文豪文豪就开枪打死了身边的几个保镖。

然后立刻抓起乍得,藏在一辆车旁边。

“不许动,不然我杀了你老板!”阮天玲厉声警告。

想开枪的保镖都不敢开枪。

但他们看起来很警觉,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处。

“说,米砂在哪里,不然我马上废了你的右腿!”阮天玲用枪指着查德的头,冷声问道。

乍得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他们真的是来拯救米砂的。

“你杀了我,她就活不下去了!”他生气地说。

“砰——”阮田零没有和他废话,直接一枪打中了他的大腿。“再问你,人呢?”

乍得并不痛苦,因为他体内有麻醉剂。

但是看着大腿上的一个血洞,他不停的流血,心里忍不住慌了。

失血过多会死人的。

地上已经流了很多血,他耽误不起时间。

“我把她给了你,你放了我。”他说。

“嗯……”阮田零嘴角挂着微笑。

但是查德不会再上当了。“我怎么知道你能守信?”

阮、最擅长这种谈判。

“要不这样,我的手枪丢了,你让你的手下全部撤退,只留下两个人和我交换人质。但他们也必须丢掉手枪。”

“你的秘密里有人!”乍得也不傻。

“老二,过来!”

“来!”

桑格拉斯抱起地上的重型摩托车,骑着摩托车飞快地冲了过去。

查德的人想杀了他,但他们还有老板。

他们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主要原因是阮的声音太大,他们听不到。

桑鲤来到阮田零面前,阮田零对他说:“把枪丢掉。”

桑格拉斯干脆丢了手枪。

“自己搜。”阮天玲又吩咐了一遍。

桑的手小心翼翼地在身体里跳动,这样查德就可以确定他没有武器。

桑格拉斯挟持查德为人质,阮自寻死路。

他们现在的武器只有一把枪,也就是乍得额头上的手枪。

“你确定我们没有武器吗?我们以后交换人质的时候会把手枪扔掉。”阮对说:

桑鲤恶意威胁道:“我们只想救米砂!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会杀了你,我们会救她!反正她现在不在你手里!”

查德衡量了一下,点头妥协:“好,就这么做!”

“告诉你的人,现在!”阮天玲淡淡道。

按照他的要求,查德命令手下撤退到一定距离,只留下两名保镖等着交换人质。

两个保镖,一个站岗,一个走在车后,用钥匙打开后备箱。

当行李箱刚刚打开时,米砂突然把它踢了出去,那个人飞了出去。

桑鲤反应很快。这时,他立刻扔掉手套:“炸弹——”

防备保镖会被吓到。

当他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飞,听到是炸弹时,他吓得立刻闪开了。

就在他让开的时候,阮又开了两枪!

!!

阮天灵等。就是她这句话!系统t下

他握住她的手,系统t下把它压在胸前。“你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

“嗯。”江予菲点点头。

“你听到我的心在对你说什么吗?”

江予菲一点也不明白他的行为。“没有。”

“没关系,还有别的办法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可以用嘴说。”

阮扬起了嘴唇:“用嘴说太俗气了,我们不是庸俗的人。”

“那你打算怎么告诉我?”江予菲很奇怪。

阮天灵邪魅一笑,把她的手拿下来,压在他灼热的手上。

“现在,你明白了吗?”

江予菲:o(╯□╰)o

这样更俗气!

“老婆,虽然我们暂时不能有更深入的交流,但也不妨碍我们寻求其他途径吧?”

"...这就是让你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原因吗?”

“嗯,是的!”阮天玲重重地点点头。

江予菲猛地把手缩回来,把枕头扔在他头上:“那你继续对生活绝望吧。”

说完,她就下床了。

在她的脚接触地面之前,一只强壮的手臂已经环住了她的腰。

江予菲尖叫一声,床上的人已经被他压倒了。

“看你跑哪里,今天就得跟着,不跟着就得跟着!”阮,按住她的肩膀,假装恶意地威胁她。

江予菲用头皮顶住:“不!”

阮天玲的手伸到腋下...

“哈哈,阮天灵,你给我站住,哈哈……”

江予菲的笑声如此之大,以至于在外面巡逻的保镖们都忍不住朝他们的方向看去。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阮天岭和南宫旭决战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

一大早,就起来,把阮,的衣服和裤子从阳台上拿下来,等他穿上。

阮天玲张开双臂,让她像少爷一样伺候她。

江予菲帮他系好腰带,然后慢慢扣好衬衫。

阮好多天很少穿衬衣。

除了身处逆境,他平时每天都换衣服。

但即使他每天都穿裙子,气质依然不减当年。

有些人穿衣服来衬托人,但阮却衬托人的衣服。

哪怕是便宜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能出类拔萃。

江予菲捋了捋衣领上的一条小皱纹:“这里没有熨斗,否则你可以整理一下你的衣服。”

阮,拉着她的手,放在她的唇上亲吻:“我妻子亲手洗的衣服比任何干净的衣服都要好。”

两人越是相处,阮对就越是甜言蜜语。

好像她不要钱,每天都给她一大筐。

但是,江予菲很有用。“你想给你一个幸运之吻吗?”

“当然!”

阮天玲勾住她的腰,两眼放光等着她。

江予菲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唇。

他们没有深吻,只是简单的一吻,也能打动人心。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阮天玲开口了。

江予菲点点头,但他非常紧张。

今天只是比赛,但是她很担心阮会出事。

南宫旭不会对他们仁慈的。他现在保住了他们的生命,只是因为他想继续折磨他们。

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累了,文豪不想再折磨他们了,文豪然后他会杀了他们。

和阮、来到海边。

南宫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今天,他穿着白衬衫,骑着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靴子。

他一身骑马装,使怀疑他要和阮在马背上竞争。

阮、如果马上去比赛,他的计划很难实现。

幸好南宫徐没有那个打算。

一架直升机,挂着三四米长的围栏。

南宫旭抓住栏杆,爬了上去——

他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地回头看着阮。我们会在上面竞争。谁掉进海里,谁就输了。”

阮、勾着嘴唇。他转过头对江予菲说:“在这里等我,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去吧,我相信你!”江予菲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阮天玲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后放开她,大步走去——

阮天玲也去了围墙。

直升机将他们吊起,向远处的大海飞去。

阮、和南宫旭的手是相反的,他们之间有一个耀眼的太阳。

直升机飞得越来越远...

江予菲只能模糊地看到他们。

怕看不清楚,她忍不住往前走。

最后,她站在海里,海水打湿了她的裙子。

直升机没有消失,它仍然在她的视线内。

但是太阳太耀眼了,她什么都看不清楚。

偷偷骂了徐南宫一顿,说他神经病。他在比赛中跑了这么远。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出轨?

江予菲回头看见一个保镖拿着望远镜看着。

她跑上前,抓起他手里的望远镜。

保镖想发火,又忍了。

虽然江予菲是个囚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随意处置她。

拿着望远镜,江予菲终于看到了远处的景象。

阮、和南宫旭在围墙内激战!

都很熟练,就像电视上的高手,看的人热血沸腾。

只是围栏不够稳,老是晃。

所以打斗场面变得更加惊心动魄。

南宫旭虽然年纪大了,但身手也很棒。

阮、多次被他打压,好几次差点掉海里,也为他挤了几把汗。

但他武功高强,每次都能保命。

江予菲不知道他看了多久,他的胳膊酸酸的。

望远镜的高度降低了,结果她意外地看到有东西漂浮在海面上。

看过电视的人都知道鲨鱼出现的场景。

原来那东西是鱼翅!

江予菲惊讶得脸色发白,停止了呼吸!

她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小心翼翼地看着。鳍在逼近,一直在直升机周围盘旋。

如果阮、和南宫旭其中一个掉进海里...

不管他们有多能干,他们都会死!

江予菲的全身血液都被冻结了。

阮,,不要让任何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去看阮、打架,差点叫出声来。

南宫徐飞身而起,一脚踹在阮天灵的身上,阮天灵的身体突然翻出了围栏——

猜猜会发生什么~

文豪系统txt下载

江予菲的尖叫几乎要出来了。

幸好阮田零一手抓住栏杆,系统t下没有真的摔倒。

但南宫徐不会给他爬上去的机会。

他抬腿就要踩阮的手

阮天玲一直抓着栏杆逃避。

下面的鲨鱼从来没有离开过。怀疑是南宫旭让人故意洒东西吸引海里的鲨鱼。

这就是鲨鱼从不离开的原因。

他真的要杀阮。

江予菲的手握着望远镜,系统t下但她相信阮田零应该没事。

如果他坚持不下去了,他一定会讲她妈妈的故事。

只希望阮、不要自养,免得太晚。

直升机的螺旋桨带来强风。

阮吊在空,手里拿着栏杆,衬衫在风中飞扬。

南宫旭兴高采烈的站在围栏里,以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阮,,你就是这样!”他勾唇冷笑,眼神毫不掩饰他的不屑。

在他眼里,天下人都是蝼蚁。

他们不配和他战斗!

阮,的手攥紧了栏杆。“胜负尚未划分。不要太早骄傲!”

他猛地跃上了栅栏。

南宫旭不屑的一笑,然后就是一个狠心的攻击!

两个人又打架了——

阮天灵手上突然出现一根针,用力一划,南宫旭的胳膊上是一条长长的血痕。

南宫徐眯眼,眼中产生森冷的杀意。

阮的手心已经出血很久了。他咧嘴一笑,冲过去抓住南宫旭的胳膊!

他手掌上的伤口和手臂上的伤口吻合。

血一直在溢出,我不知道谁的更多...

南宫旭不知道他的目的,于是他迅速挣脱了阮的手,招招致命的攻击了他。

战斗中,血溅到了海里。

海里的鲨鱼好像有点不耐烦。

栅栏不停地晃动,好像随时会从直升机上掉下来。

两个人估计是战斗太激烈了,突然,挂着栅栏的三条铁链,断了一条!

栅栏突然倾斜,阮、、南宫旭各抓了一条铁链,稳住了身子。

直升机也被拉下来,降了一点。

海里的鲨鱼突然跳起来,张着大嘴,差点把它们吞掉!

那一幕,惊心动魄,幸好有惊无险。

阮、奋力往上爬,南宫旭也是。

但是倾斜的栅栏没有地方让他们停留。

而南宫徐,却也没有打算让直升机飞回去。

在结果决定之前,他不会停止战斗。

在南宫徐的字典里,只有胜利,没有不战而退。

阮《田零词典》也是如此。

这两个人一边稳定身体一边用脚挣扎,都想把对方踹下去喂鲨鱼。

如果说南宫驸马没有杀死阮田零,那就是在折磨他们。

所以现在,他已经杀了他。

阮、的确是一个很强大的敌人,这样的敌人必须尽快清除,否则会有无穷的后患。

现在,他折磨他们,他已经折磨够了。

江予菲不是一个合格的替身,他没有必要继续让她成为替身。

所以,让他们去死吧!

想到这些,南宫驸马的进攻越来越狠,阮越来越勇。

谁都不能输。输了就死了。

下面的鲨鱼一直在等着它们。

”阮......”江予菲握紧他的望远镜,文豪想用一双翅膀帮他飞过。

为什么那条鲨鱼还没离开?为什么!文豪

江予菲急得真怕阮田零出事。

怎样才能把鲨鱼引走?

江予菲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在岸上到处寻找,最后看到一个破壳。

江予菲抱起贝克,跑进海里,狠狠地砍了他的胳膊。

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白皙的手腕滴入海水,晕了。

由于担心血不够,江予菲又挖了一个洞。

她一手拿着望远镜,观察鲨鱼的运动。

也许是血吸引了鲨鱼,它的鳍转过来面对着她。

“过来,过来!”江予菲自言自语道。

鱼翅在海上消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是江予菲太紧张了,她觉得鲨鱼正向她游来。

“江小姐,危险!”

一个保镖冲过去把她拽回来!

与此同时,一个叫霍然的怪物从海里跳了出来,溅起无数水花。

江予菲和他的保镖倒在沙滩上,被汹涌的海水击中。

许多鲨鱼可以靠近浅水区。

它们甚至可以在齐腰高的浅水中活动。

江予菲刚才站的地方是有腰的地方。

幸运的是,保镖动作很快,否则半秒钟后,江予菲就成了鲨鱼的午餐。

而就在刚才,鲨鱼差点把它们吞了。

江予菲非常近距离地看到了鲨鱼的下颚。

她吓得脸色苍白,全身动弹不得。

其他保镖跑过来,尽快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江小姐,鲨鱼每分钟能游几千米,每秒钟能游几十米。希望你能懂得这个常识,不要冒险!”旁边有保镖冷冷地对她说。

江予菲坐在沙滩上,慢慢恢复健康。

她真的不懂这个常识。难怪鲨鱼不到一分钟就出现了。

但她不后悔,只要鲨鱼远离阮。

深吸一口气,江予菲侧身看着救了她的保镖:“谢谢。”

保镖笑笑:“不客气。”

其实他也是在还她的人情。

如果那天她没有为他求情,他早就死了。

但是江予菲显然记不起他是谁了。

因为血腥味还没有完全飘走,鲨鱼还在附近,没有马上离开。

江予菲希望它能呆得更久,永远不要回去。

但是,打阮是一定要流血的。

只要流血,鲨鱼肯定会回来。

江予菲只是这么想,他觉得鲨鱼已经回去了。

她正忙着举起望远镜-

海面风平浪静,没有鲨鱼的影子。

但她知道它潜伏在水中,等待机会。

远处,阮、和南宫旭还在厮杀。他们还没有决定,但两个人显然都在挣扎。

继续,也许他们都会掉进海里。

偏偏都是不服输的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放弃。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停止战斗?”

变化还没来~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停止战斗?”

江予菲不知所措地问其他保镖。

他们摇摇头:“老板的决定,系统t下我们不能改变。”

“你现在能联系到南宫旭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系统t下”江予菲决定豁出去了。

无论如何,她不能让阮有事。

她害怕冒险和赌博。

如果阮田零活在这个世界上,失去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现在联系不上老板。”保镖肯定的说了。

江予菲朝直升机的方向看去。

是的,现在没办法联系他们。

他们在战斗,直升机太吵了,他们可能什么也听不见。

江予菲抓住地上的淤泥,猛地鼓起了全身的力气。

即使她不能阻止他们打架,她也不能等着死!

站起来,坚定地看着保镖:“如果你不想让南宫旭掉到海里去喂鲨鱼,现在你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鲨鱼诱走!把你养的动物都拿出来喂鲨鱼!”

她以为自己这么说了,保镖们至少会考虑一下。

结果其中一个保镖冷笑道:“鲨鱼是不会靠近老板的。”

“为什么?”江予菲惊愕了。

“因为boss配备了鲨鱼司机,如果boss真的掉进海里,鲨鱼不会靠近他超过8米。”

江予菲瞪大了眼睛,愤怒的想要杀了他们所有人!

“所以,南宫旭是故意的!海上决斗是故意的,吸引鲨鱼是故意的!不是吗?!"

“你说得对。”

这是晴天霹雳——

南宫驸马,他真的要杀阮。

一想到阮田零会被鲨鱼吞掉,就觉得世界要崩溃了。

她冲上前去抓住保镖的衣领,愤愤不平地看着他:“我现在郑重告诉你,南宫旭的孩子……”

“掉了!”旁边的保镖一直在观察情况,低喊着。

江予菲的大脑感觉了一下。她转过身,举起望远镜。

栅栏上,没有阮、和南宫旭的影子。

他们浮在海里,只露出一个头。

“阮天玲——”江予菲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

因为她看到鲨鱼鳍向他们靠近。

“阮——”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碎了。

“严!”她瘫倒在地上,心痛欲裂。

谁来帮他,谁来帮他!

当江予菲绝望而痛苦的时候,大海突然显得异常。

近,远。

在可见的大海周围,大海突然翻腾起来。

好多鱼虾跳出海面,场面壮观!

就好像天上有某种神奇的力量空,把海里的生物都吸走了。

江予菲他们的岛在摇晃。

“要地震了?!"有人发出警报声。

“是海啸还是地震?!"

江予菲怔怔的看着这些奇怪的东西,不仅不害怕,反而很开心。

她忙拿着望远镜看阮。

因为突如其来的异常,直升机上的保镖顾不了那么多,往海里扔了很多救生圈。

这个时候,恐怕南宫旭也被淹死的可能性也很大。

文豪系统txt下载

所以多扔救生圈,文豪救他的几率会大一些。

江予菲看得很清楚,文豪阮田零也在船上放了一个救生圈。

而鲨鱼,因为地震,游走了。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微笑。

这是上帝,也是阮田零的福分...

小岛还在摇晃,但几分钟后,它渐渐停了下来。

但是大海还是没有平静下来,只是比以前好多了。

阮天岭和南宫旭双双抢过围栏的铁链,被直升机带回。

向前跑了几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阮。

阮天玲也看着她。

阮、上岸时,冲上去紧紧抱住他。

直到现在,她紧张的神经都放松了。

阮天玲抚摸着她的头,很快就感觉到了胸前的潮湿。

他抬起江予菲的脸,看到她在流泪。

“吓到你了吗?”阮天玲低声问道。

江予菲点点头:“我真的以为你会出事。我准备和你一起死。”

阮、坠海时真的很想死。

但是没有人能预料到地震会突然发生。

阮,亲了亲她的眼泪:“我说过我会活着回来的,所以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你说谎!要不是突如其来的地震,你就不会……”江予菲说不出来。当她想到鲨鱼正在接近他时,她充满了恐惧。

阮田零笑着说:“你看上帝不要我的命,我就长命百岁。”

江予菲的好运也令人难以置信。

但是真的说明他没那么容易死。

她能理解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吗?

江予菲突然笑了,这是灾难后重生的微笑。

阮,低头贴着她的额头:“怎么办,我好想亲你。”

“可以吗?”江予菲隐晦的问道。

阮天玲眨眼间,眼里满是笑意。

没有人能理解他们在说什么。

江予菲问他这个计划是否成功。

你看看阮、,就知道它成功了。

阮带来的两个白金袖口,在这边,袖口里面有解药。既然计划完成了,他也可以服用解药了。

转头看着南宫旭。

南宫徐已经被几个保镖围住,向城堡走去。

“他没有让我们难堪。”江予菲低声说道。

阮天玲微微眯起眼睛,他无法理解徐南宫的想法。

海上决斗的时候,南宫旭明显看起来要死了。

但最后,他还是让直升机救了他。

他不认为南宫旭突然良心发现救了他。

南宫徐离开了他的生活。肯定还有其他用途。

阮天玲拉着江予菲的手,打算带她回去。

但是突然发现她的袖色不对。

因为江予菲全身都湿透了,所以袖子的颜色会变得更暗,他也没有太在意。

会一看,才发现颜色是暗红的,还有血珠从她手心滴下来。

阮,扯了扯她的衣袖,露出雪白的手臂。

而她的手臂上,有两处很深的伤口,伤口是新的,虽然不是很出血,但还是有少量的血。

别想了,系统t下这个伤口有很多血。

阮、系统t下脸色铁青,两眼发阴。“发生了什么事?!"

江予菲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我自己做的。”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江予菲没有隐藏他。

“当我看到你这么危险的时候,我想带鲨鱼来……”

阮天玲抿了抿嘴。

他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内心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打动了。

让他巴不得把眼前的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再也不分开。

江予菲害怕他会生气,低声说:“我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

“你不知道你在拿你的人生开玩笑吗?”阮天玲暗哑着开口。

鲨鱼那么快,游泳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动静。

如果她站在海里,她可能会被吃掉。

江予菲想到了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害怕。

但是她的脸上什么也没有出现。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没那么傻,站在海里等着鲨鱼吃我。你看我现在不好。”

“以后别做这种傻事!”

“嗯,我明白了。”江予菲这么说了,但他心里没答应。

如果阮、再有危险,她会冒险去救他。

这已经成了她的本能,没有人能帮她纠正。

阮,不能再责备她了,就拉着她走向一个侍卫。

“我们需要药品、衣服和食物!记得马上送,不想我们死就马上送!”

说完,他带着江予菲朝别墅走去。

保镖被他的样子莫名其妙的震惊了,还乖乖的去帮他们拿东西。

回到别墅,江予菲趁没人的时候赶紧摘下了肩上的袖扣。

阮、拿了一颗,使劲挤了挤,然后直接吞了粉。

“一个够吗?”江予菲问道。

“够了。”剩下的一个可以留下来威胁南宫旭。

阮天灵又收好了一个袖口,然后保镖们把需要的东西都带来了。

食物只是一些简单的袋装食物。

阮天玲看一眼,没说话。

之前有地震的时候谁会帮他们准备熟食?就算是现成的,估计也吃不下。

阮天玲拿着这些东西,示意江予菲和他一起上楼。

目前他们要做的就是赶紧洗个热水澡,然后治疗伤口。

阮,走进卫生间,帮宽衣解带。

他刚帮她脱衣服,就打开了淋浴。

他捧着花,趁还穿着衣服,赶紧给她洗。

江予菲伸手去拿花。“我自己来。先把衣服脱了。”

“别动,我一会儿洗。”

"当心感冒。"

“没什么!”

阮天玲坚持,江予菲打不过他。

阮很简单的帮她洗了头和身体,抓起浴巾把她裹住,把她推向外面。

“你不洗吗?”江予菲后来问他。

“以后再洗。”

“可是你的衣服湿透了。”

阮天玲停下来,迅速脱下衣服和裤子,只穿了一条黑色三角裤,继续把她推出去。

妾在家换了无线密码,现在晚上差点上不去!

文豪系统txt下载

回到卧室,文豪他按着她坐在床上,文豪然后拿着药箱帮她处理伤口。

江予菲的伤口被碎贝壳划破了。

贝壳坚硬,破碎处凹凸不平。当她砍倒他们时,她使用了太多的力量,所以伤口看起来很凶猛。

阮、拿了个棉签,蘸了药水帮她擦伤口。

" PSST ... "江予菲痛苦地皱起眉头。

“疼吗?”阮天岭行动,直播。

江予菲点点头:“一点点。”

她切割时不怕痛,只会治疗伤口,她会感到疼痛。

阮、对她的行为既痛心又气愤。

“下次不要对自己这么残忍!你的身体是我的,也就是你自己,不能随意伤害。”

江予菲知道他还在生气,她的态度很聪明。

“下次不会了。但当时真的吓死我了,没想太多。”

阮天玲捏了捏手腕,没动是假的。

“鲨鱼的速度非常快,即使你把它吸引走了,它仍然可以很快回来。”

也就是说,她没必要那么做,得不偿失。

江予菲点点头。“我记得。不过还好,今天地震了,不然就出事了。”

说起这次地震,想起了阮的一件事。

他一边给江予菲吃药一边皱起眉头:“我怀疑这次地震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江予菲被他的好奇心所激起。

阮也没有躲她:“当时我看到海里有个漩涡。不过很短,我想南宫旭也看到了。”

"地震发生时会是一种现象吗?"

阮田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这个岛有点不简单。”

“为什么这么说?”

“岛上发生了地震,说海没有那么强也是有道理的。所以我怀疑这个岛以前很大,面积不仅限于这些。它现在只是被淹没了,变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岛。”

江予菲若有所思:“你可以这么想,南宫旭肯定会这么想的。”

阮天玲眼里闪着若有所思的颜色。

“先别管这个,过几天我们会想办法离开的。”

潜伏在南宫徐的病毒,四五天就会爆发。到时候,他会尽力带走江予菲。

江予菲期待着他们能尽快回家。

阮,用纱布裹住她的胳膊,然后给她拿了一瓶牛奶来喝。

当江予菲喝牛奶时,他去浴室洗澡。

当他出来时,他将被江予菲取代,帮助他处理伤口。

他们收拾好一切,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躺在床上休息。

好在今天的地震不是很强,房子也够结实,不然他们没地方住。

劳累了一天之后,和阮都很累了。

他们在床上互相拥抱,很快就睡着了。

阮天玲晚上醒来。

房间里没有灯,光线也很暗——

他起身走到窗前,看见海边灯火辉煌。

两艘游艇停在海边,仿佛刚从外面回来。

阮的视力很好。即使隔了很远的距离,他也能看清一些东西。

有些人下了游艇,穿着潜水服,提着氧气管,全都疲惫不堪地向城堡走去。

阮天玲眉毛一扬,他们做了什么?

阮、系统t下决定仔细看看。他总觉得南宫旭在搞鬼。

看了一会儿后,系统t下他听到江予菲醒了。

江予菲撑起身体,困惑地看着他:“几点了?”

阮,看了一眼墙上的钟,“22点。”

江予菲打开吊灯,疲惫地靠在床上:“你刚才在看什么?”

阮天玲拿起桌上的袋装食物,走到床边坐下。

他说了他刚才看到的情景,江予菲瞬间就醒了。

“你说,南宫旭派人出海了?!"

“不是要出海,是要出海。”

这就是江予菲的意思,但他用错了词:“他为什么把人送到海里?海里有什么?”

“不知道,我猜他接下来应该还有动作。让我们观察一下,也许能看到些什么。”

江予菲脑中闪过一个可能性,眉头皱了起来。

阮天玲一眼就看出了她所知道的。

“你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吗?”

"..."江予菲看他一眼,眼里闪烁着愧疚。

“有件事瞒着你,但与我们无关,我发誓什么也不透露。”

阮田零多犀利:“你爷爷让你保密的?”

“嗯。”

“既然这样,我就不问了。这是南宫家的事。真的跟我们没关系。”

他的理解让江予菲非常高兴。

“你放心,如果我隐瞒你的事情,不会损害我们的任何利益。”

阮,揉了揉她的头。“傻瓜,这个你不用跟我解释。”

他们已经到了这个阶段,他们已经融入,不会再有伤害和背叛。

所以他毫不怀疑她的隐瞒。

阮,打开一包面包递给她:“你饿了吗?吃点东西。

他们白天只吃一点食物,江予菲真的很饿。

她拿起面包吃了起来。阮也拿了个包下来。

他们把剩下的食物都吃光了。吃完后,江予菲不想动了。

她舒服地躺在床上,张开双臂和双腿。

墙上的钟指向23点——

江予菲说:“我白天睡得太多了。我该怎么办?我睡不着。”

阮天玲侧卧,用手托起下巴。

他的眼睛是火热的,眼神传达着寻求幸福的信息。

“我也睡不着,只是为了我们能做点别的。”

阮的病毒已经解决了,所以现在他可以碰她了。

江予菲舔了舔嘴唇,勾住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嘴唇。

她翻身压在他身上,披散长发,掩住嘴唇。

不要说男人有需求,女人也有。

更何况阮,是她的丈夫,她可以对他怎么样。

也许江予菲之前有些放不下。

但在生与死之后,她对阮、的爱已经深入骨髓。

所以她不介意偶尔主动一点。

两个禁了很久的人,像干柴,遇到火,一点点烧,一个劲地烧。

从床到浴室,墙上,地上,书桌上…

仿佛不知疲倦,我只想沉浸在这无尽的欢乐中。

在城堡。

南宫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几个刚从海底回来的男人说话。

“爸爸,文豪爷爷在哪里?”

“阮田零,文豪爸爸去哪儿了?”

江予菲和安塞尔异口同声地问他。

南宫如月目光热切。

阮、微微避开他们的目光:“我把公公送到一个地方养伤。”

江予菲皱起眉头:“你把它送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阮,走过来坐下。“这是岳父的要求。他想安静一会儿。等他身体好了,再联系我们。”

南宫望的眼睛像月亮一样颤抖。

显然,萧泽新是在回避他们。

江予菲有些不满意:“爸爸让你这么做,你同意了?他身体不好,你应该阻止他。”

“我劝过,公公坚持。”

“那你也应该告诉我们……”

“他不让我说话。另外,我觉得公公的选择是对的。一直呆在这里只会反复刺激他。也许他会出去一段时间,恢复得更快。”

他说的有道理。

“但是……”

“于飞,不要责怪田零。这都是你父亲的决定。”南宫如月出声打断了她。

江予菲回头:“妈妈,爸爸还是个病人,他的决定不算数。”

南宫月如笑着说:“病人不是人吗?如果他要出去,就让他出去。”

“妈妈,你放心吧,爸爸一个人在外面呢?”江予菲惊愕了。

阮、道:“我已安排人来照顾公公。放心吧。”

“我还是不放心……”江予菲有点尴尬。“除非你告诉我父亲在哪里,否则我会放心的。”

告诉她她一定会跑去找人的。

阮,摇摇头:“我答应公公不说了。”

“别告诉我,带我去找他就行了。”

阮天玲还是摇摇头。

“如果你不告诉我们,我们会一直担心他。”

“公公会没事的。”

“但我们还是担心他……”江予菲焦急地说道。

父亲那样,独自一人在外面,她想都心疼。

颜田零笑笑:“你看你婆婆比你冷静多了,你婆婆也不着急。放心吧。”

江予菲侧身看着她的母亲。果然,她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妈妈,你真的不担心爸爸吗?”

南宫月如微微笑了笑。“我当然担心。只是这是他的选择,我只能尊重他。”

“妈妈……”江予菲对他母亲的反应感到非常惊讶。

她想,如果阮、病了,躲起来,她会不自在的。她必须把他挖出来。

只有身边的人最放心。

南宫月如没有这样的想法。

但她知道,继续逼迫只会让小泽新更加躲躲闪闪。

为了他好,她选择了忍耐。

“雨菲,有一天凌人看着你父亲,你不用担心他。我觉得你父亲的选择可能真的是对的。”

是的,我希望如此。

只是她还是很不爽。

悲伤的爸爸没有说再见就走了,悲伤的是他没有一个亲密的家庭来照顾他。

江予菲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晚上睡觉,但还是没有好转。

阮从卫生间出来,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四角裤。

在柔和的光线下,你还可以看到水滴在他强壮的身体上滑动。

江予菲躺在床上,侧身看着窗外。

她不忍心欣赏他洗澡的美丽。

阮天玲* * * *,系统t下从后面搂住她的身体。

“还担心公公?”

“嗯,系统t下不知道他吃得好不好,按时吃药,心情好不好。”

江予菲闷闷的说道。

她真的很担心她父亲的状况。

她重视家庭,父母对她就像两个孩子对她一样重要。

她等不及让他们在她身边,让她照顾他们一辈子。

阮田零微微一笑。“你不用担心。我的人说我公公今天饮食正常,按时吃药,心情平静。”

江予菲转过身来。“爸爸怎么想的?离开我们,他的病真的能好起来吗?”

“我想他只是不想再伤害你了。”

“他没有伤害我们……”

"有时候,言语伤害比身体伤害更严重."

江予菲想起了他昨天对母亲说的话。

他一定是害怕失控,然后对妈妈说那些伤人的话…

“爸爸心里一定很难受。”

“你知道吗?”

江予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如果你的话伤害了我,你心里会好受吗?”

阮,紧紧抱住她的身子:“嗯,真难受。”

“阮天玲,告诉我爸爸去哪里了。我不在他面前出现,只是偷偷看着他。”

“我答应公公什么都不说。”

江予菲眨了眨眼睛:“甚至不能告诉我?”

阮,点了点头:“没有。”

江予菲搂着他结实的腰撒娇:“老公,你就告诉我,我不让他找我。”

“老婆,我真的说不出口。”

“老公……”

"妻子..."

江予菲不擅长撒娇,但这一次她集中了所有的力量。

“亲爱的,你就一个人告诉我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会告诉我妈。”

阮,额头贴着她:“亲爱的,我真的说不出来。”

江予菲咬紧牙关。“阮,,你到底会不会说?!"

“别说了!”

这个人.....不吃硬不吃软!

捏了捏他的腰,阮没有做什么运动,所以不怕捏。

江予菲捏了一会儿,手指疼。

他的腰上没有赘肉,肌肉好硬。

“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江予菲抚摸着他的脸,大声喊道。

阮天玲很头疼...

“老婆,求你了,别问了。我答应公公不说,我不能食言。”

“让你的人告诉我,这样你就不会食言了。”

阮,干脆闭上了眼睛:“我困了,去睡吧。”

“叫我再睡一会儿,不然我睡不着。”

“阮天灵......”推他,没反应。

“老公。”

“的丈夫阮……”

“嘿...嗯……”

江予菲的嘴突然被堵住了——

既然她睡不着,做一些对她健康有益的运动。

这一次,南宫月如的房间。

她拨通了龚家华的号码。

“大哥,我想请你帮个忙……”

阮天玲说不说,怎么都不说。

江予菲用尽了各种手段,但他还是没有说出来。

所以她决定跟随。

结果阮、被跟踪了两天,一无所获。

而每一次追踪,文豪都以失败告终。

阮,文豪知道她每次都在后面。他不理她,照常做他的事。

当他的工作完成后,他会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突然袭击地抱住她的身体。

当时,江予菲吓得尖叫起来,他高兴得大笑起来。

他连续伏击了他三次,江予菲疯了。

“你就不怕我会养成习惯吗?以后会有坏人攻击我。我忘了我的反抗了吗?”

阮天玲的神色突然变得很严肃。

“记住,我不会再这样对你了。所以任何一个这样对你的男人都可以杀了你!”

江予菲:“…”

江予菲在阮田零身上下了功夫。

萧则新是南宫月如通过龚家华找到的。

又被抓了。

江予菲郁闷的被阮天玲拉回家。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斗嘴。

当她走进客厅时,安塞尔的小身体突然跳了起来。

“爸爸妈妈,大事不好!”

江予菲的心跳了一下:“怎么了?”

安塞尔的小脸很严肃:“我们家的老人真的比一个都让人担心。”

“老人?你爷爷怎么了?”

“嗯,我说的是爷爷奶奶。”

"...你奶奶怎么了?!"江予菲的心在她的喉咙里。

安塞尔叹了口气,递给她一封信。

“你看。”

江予菲赶紧把它带到这里——

[田零,于飞,我找到了你父亲,我去找他,不要打扰我们,不要看书。】

江予菲攥紧信,冲向他母亲的房间!

卧室里没有人——

她打开衣柜,两套衣服不见了。

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没了。

江予菲拿出手机,拨通了她母亲的号码。

“你好,于飞?”南宫月如打了个电话,似乎心情很好。

“妈妈,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能私自离开,你还怀着孩子,有什么差错怎么办?”江予菲一口气问道。

“不用担心我,我身边还有人。”

“有人管不了。你可以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会找到你的。”

“我找到你父亲了,你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别打扰我们,我挂了。”

“妈,妈!”

电话已经挂了。

江予菲又拨了一次,但我打不通。

阮天玲站在门口,神色平静。

江予菲怀疑地眯起眼睛。“你似乎不担心。你已经知道了吗?”

阮、装无辜:“你今天一整天都在我身边。我知道什么?”

“你一定知道。你妈妈出去的时候,你的员工会通知你的。你知道妈妈要走了,对吧?”

“老婆、公公、婆婆都不是孩子,他们有做自己想做的事的自由。”

这是承认他知道。

他知道,但他没有阻止。

别告诉她...

爸爸走了,他不肯说。

妈妈走的时候,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江予菲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是什么,怪物?让我知道,我会吃吗?”

阮、脸色微变,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有意瞒着你。

岳父的事情不告诉你,是他的要求,我也答应他不告诉。

婆婆找到了公公。对我来说无所谓。她自己找到的。

而且我也不知道婆婆去找公公了,系统t下我就是知道。

龚师傅白天去接她,系统t下后来忘了告诉你。

亲爱的,我真的不想对你隐瞒什么。"

“你说是我舅舅接的她?”江予菲说到点子上了。

阮田零点了点头:“嗯。”

江予菲正忙着给龚家华打电话。

仿佛她知道她要给他打电话,他的电话没有人接。

上前拉住阮、的手道:“走,咱们进宫去!”

阮天玲陪她去了皇宫。

结果龚家华不在家,白天出去了,再也没回来。

皇宫的仆人说,他最近一段时间命令他不要回来,仆人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走出宫殿,颜田零猜到了:“也许他和他的岳母在一起。”

江予菲点点头:“也许吧。”

阮,安慰她:“往好处想。婆婆不是孩子。让这些事情自己处理。”

“你让我怎么看它?父亲还没恢复,母亲肚子大,马上要生了。我怎么能信任他们?!"

阮,这次不再跟她计较了。

“我答应你,半个月后我带你去看他们。”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你不能马上走吗?”

阮,柔声道:“婆婆不愿意告诉你,我们就放过她吧,她自有主张。我们去了,但是破坏了她的计划。”

“我妈能有什么打算?”

“别小看你婆婆,她比你强多了。”

江予菲羞恼地瞪了他一眼。

阮,一把抓住她,紧紧地抱住她。“这几天你把我冷落了,现在有空。该不该补偿我?”

“我真怀疑你不告诉我他们在哪里只是为了让我陪你。”江予菲没好气的说道。

阮田零笑得很迷人:“不可能。我只是觉得公公会让婆婆搞定,你也能搞定我。”

“但是我妈妈他们……”

“我向你保证他们不会出事。”阮天玲说得很郑重。

江予菲笑了:“好吧,反正我是被你打败了。”

她妥协了。

为他妥协...

“老婆,我爱你。”

阮天玲捏着下巴,深吻着嘴唇。

在d城的郊区-

这是一个美丽的城镇。

镇上的房子一栋接一栋,风格小巧精致。

在稍偏僻的地方,房屋间距稀疏。

小泽新住在远离其他房子的独立房子里。

这里风景很好,空空气也很好。

来了几天,他的心情沉淀了。

只是内心深处,一直在关心一个人。

他没说再见就走了。她一定很难过。

但如果她不悄悄离开,就绝不允许他离开。

但是他不能和她在一起。他害怕有一天,他迟早会忍不住伤害她。

小泽新躺在床上,睡不着。

他的精神一直饱受幻觉之苦,也饱受相思之苦。

他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一个是魔鬼,一个是他自己。

恶魔一直在与自己战斗。

一直没有分出胜负。

但只要他体内的恶魔不被清除,文豪他就无法像月亮一样靠近南宫。

她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文豪他从来不敢冒险。

为了不让她受到伤害,他不得不选择默默离开。

但当他离开时,他疯狂地想念她-

幸运的是,他离开时带走了九支录音笔。

看不到她的人可以通过听到她的声音来暂时缓解自己的思绪。

萧泽欣把录音机按在胸前,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她的声音。

但在他的脑海里,血腥的画面还是控制不住地出现。

他的手发痒,不由自主地颤抖。

他害怕自己真的会持刀做一件后悔一辈子的事...

萧泽欣咬着牙,奋力压制着心魔。

他必须克服他的幻觉,否则他永远不会变好。

然而,他的思想仍然不受他的控制。

我无法摆脱这样的画面...

空空中,突然飘来一声优美的钢琴声。

萧泽欣微微愣了下,谁在弹钢琴?

钢琴悠扬缓慢,一点也不刺耳,却给人一种安静美好的感觉。

莫名其妙,听着钢琴,小泽新的思绪并没有那么失控。

钢琴从对面传来。

他起床,拉开窗帘,看到对面房子的灯亮着。

钢琴的声音应该来自二楼。

只是对方拉窗帘,看不见人。

钢琴的声音让他有些熟悉...

就像玩月亮一样。

想到这种可能,萧泽新有点激动。

然后他又摇了摇头。不可能是她。

阮、答应他不泄露他的行踪。她找不到他。

如果她能找到他,她会迫不及待地想见他。

所以对面弹钢琴的不是她。

但是钢琴听起来真的很好,他不禁被迷住了。

每天,他似乎都能从幻觉中得到一些缓解。

小泽新感觉好舒服,真想听一辈子钢琴。

他回到床上,闭上眼睛,只专注地听着钢琴。

最后,他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一觉,萧泽欣睡得更舒服了,而且还在没有药物帮助的情况下。

早上醒来,精神也不错。

因为这里没有像月亮一样的南宫,他不怕自己失控。

早饭后,他拿着一把长雨伞出去散步。

他用雨伞作为拐杖——

目的是约束他的手,让他的手紧紧握住什么东西,不要让他的手失控。

走出门外,身后一个保镖毕恭毕敬地问他:“肖先生,需要派人跟着吗?”

萧泽新摇摇头:“不用了,我随便走走。”

“你注意安全。”

萧泽新没说什么,走出院子,来到马路上。

他情不自禁地看着对面的房子,却看到门关上了。

对面房子离他住的地方有点远,二十米左右。

中间有一条宽阔的马路,还有一个花坛。

花坛是对面房子主人的产物,但房子永远空。

刚来的时候本来打算选对面的房子,最后还是选了这个小一点的。

这些天,街对面没有人。

但是昨天有人来了,不知道屋主回来了没有。

我的家破了,我(┬┬)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