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博跃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无限炼狱空间(1/53)

博跃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月光隐藏在厚厚的云层中,无限无限只有轻微的光芒,无限无限所以视线很暗。

在夜色中,藏在柱子后面的罗素并没有真正看到它,她不敢放肆地看它,只敢从角落里看它。

苏吴波冷冷地盯着南宫云,眼里有一丝杀气:“宝哥重要,人在等着回去。”

南宫刘芸笑了起来,看起来又冷又冷,和罗素面前的完全不一样。“如果你坚持要进去?”

“不杀!”苏的声音冰冷而微弱,在黑暗中带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的声音有一定的自信。

多年来,由于这个六阶老人的保护,扶苏的宝库一直很安全。在整个东陵国,六阶以上的强者非常非常少见,几乎屈指可数。

因此,苏对有着这样的信心。

全身藏在黑色夜礼服下的晋王殿下,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两眼作呕,张狂道:“杀无赦?那就看谁杀。”

“好大的口气!既然你想死,老人就帮你!”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中满是杀意。一双眼睛像死人一样盯着南宫云。

不是说他守了这么多年宝库就没遇到过贼,而是真的没见过贼这么嚣张的保护。

苏的话音刚落,一双滚烫的铁砂掌便向着南宫云烟攻去。棕榈风带着火星,又热又焦。

苏是火元素法师。年轻时行走江湖,一对铁砂掌在整个东陵赫赫有名。

可见果然是南宫流云,他的第一招就是杀他。

诡异无情,想杀人。

南宫云烟并没有惊慌,他的嘴角微微扯了扯,眼神冰冷而咄咄逼人,浑身上下都覆盖着浓浓的强者威严。

铁砂掌带着火星逼人,滚烫。

南宫云双手翻转合上,全力启动,一个巨大的水球从他的手掌中,向前推进——

铁砂掌碰到水球,突然被浇灭。

苏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没想到小偷的技术这么高,竟然能杀死他著名的绝技。

“好吧,既然你一心想死,那就试试我的地狱火吧!”苏话音刚落,双手凝聚成火球,火球冲向南宫云,从上至下将他团团围住。

“啊——”突然,南宫刘芸的嘴里发出一种控制不住的疼痛。他用右手抱住左手的胳膊,怒视着苏。“青山绿水,再见!”

听了他的话,他奇怪地往后拉,但很明显,他的身体有点颤抖,似乎很痛。

“想来,想走吗?你认为扶苏在哪里?留下来!”苏冷冷哼道,无数小火球射向南宫云烟。

然而南宫云背后仿佛有眼睛,诡异的躲避躲闪,却没有被打烂。

这还真是讨厌苏!

何冷哼几声,起身追去!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南宫云的速度似乎并不慢,他在扶苏漫无目的地逃走了。

两个人坐在悬崖上,炼狱腿垂空,炼狱风一吹,带起墨色的头发,别有一种慵懒闲散的味道。

南宫刘芸拿出了一系列的道具,帮罗素架起了鱼竿,并教她如何手拉手钓红花鱼。

教苏落后之后,他坐在离罗素很近的地方,开始钓鱼。

罗素饶有兴趣地盯着鱼竿。

这根鱼竿形状非常奇特,漆黑的鱼竿泛着淡淡的光泽和灵气,与我一生的鱼竿相去甚远。

钓鱼的时候,不是单纯的拎着鱼竿,而是把精神力量注入鱼竿,仔细感受海底的情况,慢慢引诱紫荆鱼上钩。

起初,罗素对注入精神力量来感受水下世界很感兴趣,也很专注。后来他看到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连紫荆鱼的鱼影都没看到,就失去了一些兴趣。

她双手撑着脸颊,无聊地四处张望。

怪不得暗夜鬼和兰珏都信誓旦旦不抓紫荆鱼。原来人家知道她抓不到紫荆鱼。

不过半个多小时,南宫刘芸已经抓了五个,夜鬼抓了三个,排在第二,而蓝珏和北辰杜英抓了两个。只有她,别说鱼,没碰鱼鳞。真可惜。

“嘿。”罗素开始在心里向小龙抱怨,“这是一种耻辱,一种耻辱,一种耻辱……”

小龙想了一下。突然,他伸出小爪子,指着池里清澈的灵泉,那是传说中的天水。

"你说用田零水可以钓到紫荆鱼?"罗素有些难以相信。

小龙睁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聪明地点点头,结结巴巴地说:“鱼...鱼...食物……”

喋喋不休的小龙害怕表达不清,最后扑腾着让一条鱼上钩。

那个滑稽的小动作能让罗素开心,笑出声来。

“怎么了?抓不到还这么开心?”南宫刘芸担心这个女孩会因为抓不到紫荆鱼而生气,但她没想到自己的心态还挺好的,自娱自乐。

“抓不到鱼?好吧,你们都等着惊讶吧。”罗素扬起眉毛,得意洋洋地对他哼了一声。

在小龙的帮助下,她无法相信自己抓不到紫荆鱼。如果她不能再钓到紫荆鱼,她会让小龙去当诱饵。

趁人们不备,罗素悄悄地拿出几滴田零水,偷偷把它们拌在特制的鱼食里。

鱼食本来是鲜绿色的,揉成小面团,鱼饵小的时候就脱了一点。罗素参加了一点天水,只是为了让鱼食湿润,但他周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种鱼食据说是南宫刘芸准备的,所有的轻材料都要花大量的钱,所以没有几万金币是做不出来的。

罗素在鱼食中加入田零水,再次搅拌,挤出一个小球,放在鱼钩上,脸上带着希望和期待。

能不能钓到紫荆鱼就看这个招数了。

南宫刘芸看到它时,忍不住笑了:“你怎么能这样钓鱼呢?鱼食比羊蹄甲鱼的嘴还大。怎么能抓到?”

然而,南宫刘芸嘴角的微笑还没有下去,而罗素刚刚扔进去的钩子却微微动了一下。

这意味着上钩。

罗素心中惊喜的礼物,空间她用力举起鱼竿,空间抬起眼睛,看到鱼钩是一条耀眼的紫荆鱼!

手掌很大,长度和鲫鱼差不多的紫荆鱼。

阳光下,挂在水面上的紫荆鱼并没有挣脱挣扎,而是继续津津有味地咬着小鱼的食物。

罗素用力一甩,一瞬间,他接到了岸边的紫荆鱼,然后抓住了犹自拿着鱼食的小东西。

人为了财富而死,鸟为了食物而死,小鱼也是。

那条紫荆鱼此时似乎正在恢复,转过身,茫然地看着不远处的大海,然后看着那个抓住自己的人,突然不停地挣扎。

罗素笑着点了点头:“嘿,现在你知道怎么挣扎了吧?很晚了。”

说着,她把含泪的小紫荆鱼扔进了一个小木桶里。

也不知道北辰影是不是故意的。原来的大木桶是分配给南宫的,但是给孩子玩的小木桶是给她安排的。即使装满了,也装不下几条鱼。

当罗素第一次抓鱼时,他有点激动。当他盯着紫荆鱼时,他无法放下它。

正在罗素非常高兴和得意洋洋地说出南宫云的秘密的时候,不远处,一群人从南宫云的包围中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

王子递过手后,冷冷地看着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喂,你真的钓到了一条紫荆鱼。太神奇了。我以为结束了你就抓不到了!”

罗素有些沉默地看了一眼王子殿下。她真的不懂。她什么都说的那么清楚,他为什么还要来骂她?

罗素懒得理他。他取下一个小鱼饵球,重新给鱼钩装上鱼饵。

南宫去世后,罗素没有理他,他的心变得更加愤怒。他重重哼了一声,“臭丫头,你这点还装清高。到时候看你怎么死!”

“哦?”罗素慢慢地看了他一眼,继续低下头摆弄她的鱼饵。鱼饵有点湿,一放上去就掉了,好像在等着晾干。

“难道你不知道吗?你的二姐回到他的遗产后,蓝海大师像灵丹妙药一样送给了她。一个月之内,她可能会晋升到五阶。到时候你是小三阶还指望打她?生死,生死,非生即死,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王子得意地笑了。

苏家两个女孩站在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中,这场战斗已经传遍了整个帝都,现在几乎没有人知道。

虽然罗素让很多人从废物到三阶惊讶,但几乎所有人都看好苏青。

罗素淡淡的哦了一声,没有别的话。

但她心里却暗暗警惕。她本以为苏青的修炼会在这几个月内暴涨,没想到师父这么关注她。经过一个月的竞争...她真的能打败她吗?

南宫望看不见罗素低低的沉思,突然他不高兴了。他扬起眉毛,冷笑道:“臭丫头,你现在害怕了?”

罗素抬起眼睛,目光淡淡地落在他身上,微微皱起眉头:“殿下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告诉我这件事?”

无限炼狱空间

言下之意是他闲的蛋疼不疼。

王子立刻被她堵住,无限哽住了喉咙。

他刚刚得到消息,无限自然就来嘲笑罗素了。

原本以为她会被这个消息吓得花容失色,所以刚才他没有报复?但是谁知道这个臭丫头心理素质挺好的,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

他的目光落在罗素的小木桶上,突然他高兴了。

“现在只抓一条紫荆鱼?你说你丢人不丢人?”南宫刘芸一脸轻蔑。“纵观全岛,要说抓的最少,可惜你是最后一个。”

罗素盯着在她面前趾高气扬、专横跋扈的王子殿下,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瞬间闪现出一个念头。

南宫怜绝不是看不起她少抓紫荆鱼吗?因此.....她能勒索点什么,让王子心痛到死吗?

想一想,罗素拉了拉南宫云,阻止他的身体慢慢站起来。

因为在太子不断挑衅罗素的情况下,南宫刘芸的脸渐渐变黑,随时准备出手。罗素很难抓住王子,所以他不会轻易放过王子。

罗素笑着斜眼看着王子,扬起眉毛冷笑道:“你看不起我钓的紫荆鱼少吗?你有勇气和我比吗?看谁在规定时间内抓到更多的紫荆花鱼!”

殿下哪里知道罗素发现了钓紫荆鱼的诀窍?在他眼里,过了这么久,罗素只钓到了一条紫荆鱼,而且不能再小了。

因此,罗素的话正是王子想要的。只见他冷冷一笑:“臭丫头,好大胆,敢和我宫比。”

“怎么,一向以勇猛自傲的殿下,这样不好吗?”罗素直接使用了嘲讽。

殿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臭丫头,你知道我们到目前为止抓了三条紫荆鱼,你只抓了一条吗?你确定要跟我们比?”

“哼,能杀不能辱!我还会怕你吗?”罗素双颊鼓鼓的,一双冲动的血气上涌很容易被骗。

南宫刘珏刚才被北辰影子骂得很惨,他想借此机会扳回一局。罗素的话正是他想要的,但他一脸尴尬:“好吧,和你相比,我的宫殿不是比你更好吗?”

罗素心里暗暗鄙视。

她最擅长读懂人心。

她看得出明太子愿意死,但仍然假装推来推去。开什么玩笑。

罗素根本没有和他合作。他索性扭过头去,也没理他:“既然这样,总比没有好。请回殿下。”

王子殿下想往后退,罗素也让王子手忙脚乱。

王子没想到罗素如此无能,但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尴尬,但他更生气了。他只看到一声冷哼:“既然你执意要死,这座宫殿就帮你,比一比!”

北辰影一直是最热闹的,也一直是最喜欢和太子抬杠的。我看见他拿着一条羊蹄甲鱼尾巴慢慢地走着。

北辰英潇洒地把鱼竿搭在肩上,炼狱嘴里讽刺着:“哎,炼狱谁好像赔钱了,南宫都累死了,你别欺负你家姑娘,有本事你跟我比。”

王子看到北辰影,太阳穴陡然一跳。这个人是他一生的祸根。看到他不好!

太子怒瞪北辰英:“少管闲事,滚出去。”

北辰英很不高兴。“这是我嫂子。怎么能多管闲事?”南宫不见了。是你要走了。"

两个人意见不合的时候,就吵起来了。

这一幕简直让罗素目瞪口呆。

一个是帝国的贵族王子,一个是佣兵工会的神秘工会主席。在外人面前,这两个人都是一切的主人空。在下面的人眼里,这两个简直高不可攀。

但是谁能想到,这个时候,这两个高贵的人物像小孩子一样吵吵闹闹,闹得沸沸扬扬。

苏雅打算狠狠坑太子一次,总不能眼睁睁的让太子再离开吧?所以,她只能出来打圆场。

“好了好了,别吵了。北辰,你为什么不休息一下,王子?这个游戏比不玩好吗?如果没有,就走开,不要影响我钓鱼的兴趣。”再好的鱼饵也不能在两个人的吵闹声中钓到紫荆鱼。

罗素狡黠地眨着眼睛看着北辰阴影,他已经看到罗素的情报很久了。他心照不宣地点点头,巧妙地用双臂站在一边。

殿下见北辰影不吵,太好了自然就收下了。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比较一下,但是...只有我的宫殿与你相比,其他人不允许干预!”

说着,他的视线从北辰的影子向南宫云烟扫过。他讨厌这两个人,但不得不承认他有过人的实力。也是因为他的实力,才更让人讨厌!

罗素淡淡一笑:“那奖惩制度呢?”

王子想了一下,突然,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嗯,以钓到的紫荆鱼的数量为准,谁钓到的多,谁就赢。至于奖罚制度,以胜者为准。如果胜方抓到十尾紫荆花鱼,那么败方就失去十颗绿晶石,以此类推。”

十尾紫荆鱼,就交十颗绿晶石?罗素心里真的很激动。傻王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诈饵,却愚蠢地定下了这个规则,怕失去他。

只是,罗素害怕露出苗头,他在面孔之间犹豫不决。

南宫刘芸好笑地揉了揉罗素的头:“区里的绿晶石王还能输,放手玩吧。”

言下之意是,输了就是他的?

罗素笑着朝他点点头,然后对王子哼了一声:“好吧!就这么定了。但是,如果没有证据,就必须成立书面证据!”

王子害怕罗素违约。二人一拍即合,命仆从取了笔墨,将成心堂纸铺在巨石上。

北辰影是个很有兴趣的证人。他一边写一边挥着笔,一时间,他的笔墨如流水。纸上的字迹一气呵成,让人赏心悦目。;

北辰英合上笔,空间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写得真好。我只想把它藏起来,空间不让任何人看到。”

罗素无语,这孩子真是近墨者黑,而南宫云烟也是自恋。

北辰英一共写了三份,一份给罗素,一份给太子,一份给他的证人,这样就没有人会食言了。

三个人签名后,比赛开始了。

"三个小时内,谁钓到更多的紫荆鱼,谁就是赢家."随着一波北辰影,游戏正式开始。

为了保持比赛的公平和公开,罗素和南宫刘珏坐在同一个钓鱼的地方。

每个人的鱼饵都是由自己的秘方配置的,没有人会检查对方的鱼饵,只要能钓到紫荆鱼,罗素就能安心钓鱼。

此时,不远处的蓝珏笑着摇了摇头。

“唉,这次南宫好像出血了。”兰珏悠闲地靠在椅背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声音里叹了口气:“那姑娘真任性。不知道南宫为什么看上她了?”

暗夜盯着他:“不想伤害兄弟之间的友谊就不要评论她。你没看出来这次南宫是认真的吗?”

兰珏神情呆滞,瞥了一眼远处的兴奋,哼道:“可是我真的没看出这姑娘配得上南宫什么。看看她做了什么……”

我在漆黑的夜里愣了一下,看着远处的蓝天空,看了很久,然后说:“你觉得她这次会输吗?”

“这不是很明显吗?”蓝珏双手一摊,当然,“虽然南宫流绝看着讨厌,但实力也不差,别忘了他去年抓的紫荆鱼是仅次于南宫的,苏家姑娘怎么跟他比?不是以卵击石,自找的吗?南宫真的很纵容她。”

暗夜淡淡一笑,声音温暖:“不,我怕你这次猜错了。”

“你相信那个女生会赢吗?”蔚蓝好笑地瞥了夜鬼一眼。

“我不相信她,但我相信南宫。”暗夜淡淡地说:“南宫的眼光从来都是最准的。你从小见过他输吗?”

“那倒是真的...但这一次,也许是明智的错误,船在阴沟里翻了?”蓝珏从来不相信罗素会赢。

夜鬼只笑了笑,却不再说话,只专注在鱼竿上。

他没有告诉蓝珏的是,他一直觉得这个女孩不简单,但很神秘,只是细节不清楚。

罗素在那边说道。

打赌的故事传开了,所以很多人聚集在周围看一看。

但是和罗素相比,大家都很看好殿下。

殿下不仅武功远超罗素,而且去年钓到的紫荆花鱼也是有目共睹,实力非凡。

“这姑娘真是无知,竟然敢和殿下做决定。”

“这没什么。最有趣的是他们的赌注。胜方抓到多少紫荆花鱼,败方会付出多少绿晶石?哎,我怕这姑娘要出血了。”

“这个女孩是谁?怎么以前没见过?”

“听说过扶苏那个废草包吗?你听说过最近姐妹俩的生死之战吗?"

无限炼狱空间

“啊!无限原来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苏四小姐。难怪。听说她抢了姐姐的未婚夫,无限气得姐姐当场打了个你死我活?”

“有这个东西吗?我看不到这干净漂亮的样子,可我做了这么缺德的事,连亲姐姐的未婚夫都敢抢?”

那时候人们在说话窃窃私语,从钓紫荆鱼到生死搏斗。

罗素的李二不错,晋升到三阶后,他更加机警,目光敏锐,这些话字字句句都听到了。

她没想到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舆论就转向了苏青这边,把她漂白成了白莲花里的受害者,而她则是一场残酷而恶毒的比赛。

罗素想了想,不禁觉得可笑。

如果没有人暗中引导这些舆论,她是不会相信的。至于那个人是谁...哈哈,罗素笑而不语。

罗素抓起一个小鱼饵球,放在鱼钩上,然后把鱼线扔进海里。

毕竟是她第一次钓鱼。就算她聪明,动作也不到位。

然后,就成了她被批判的地方,一点残余都没有了。

“切!连鱼竿都不会舔,怎么钓紫荆鱼,她以为紫荆鱼会和别的鱼一样吗?”

“是,诱饵太多,哪有整个地下?紫荆花鱼会咬钩。”

“就这水平,我还敢跟殿下叫板。这种耻辱丢给了我奶奶家。我不用预测比赛结果。我现在告诉你,殿下一定会赢!”

所有这些看热闹的人都承诺罗素会输。

罗素嘴角微微翘起,目光聚焦在海面上,并忽略了这些干扰。

王子听了所有关于罗素的负面话语。他平静地看了罗素一眼,冷笑道:“如果你能钓到一条紫荆鱼,我的宫殿就会……”

话音未落,突然,王子的脸笑得一僵。

因为他看到罗素鱼竿上的钓鱼线被拖了下来。

这是咬饵的暗示。

周围的人都很兴奋。

“天啊,它上钩了!”

“怎么可能?只剩下半分钟了?"

“哪有半分钟?才过了不到十秒,好吗?换句话说,这运气是不是太好了?”

面对这些激动人心的不连贯的声音,罗素淡淡地笑了笑。她小心翼翼地举起鱼竿,仔细看了看。那是一条活泼的紫荆鱼。

这条紫荆鱼比前一条大得多。它有两个成年人的手掌那么长。全身被淡淡的气场萦绕,紫光闪闪。看着就知道年不浅。

没等罗素松手,北辰冉莹夹着一条狗腿爬起来,殷勤地帮罗素把羊蹄甲鱼从鱼嘴里拿出来,笑着对罗素竖起大拇指:“嫂子好厉害,再接再厉,给鸟一秒钟!”

“鸟人说谁!”王子殿下很郁闷,听到北辰的影子在那里慌乱就心烦,重重的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

“谁说谁说?”聪明的北辰影绕过了殿下的语言陷阱。

如果北辰影回答,鸟人说的是你,那么承认北辰影本人是鸟人就是变相的。

王子设下这个陷阱,炼狱以为北辰影会上当,炼狱这样他就可以趁机嘲讽,而不是每次都被他嘲讽。可惜北辰没有上当。

王子气得太阳穴猛地一跳,恨恨地:“滚!”

然而北辰英却在太子面前捧着紫荆鱼。“斗嘴有什么意义?”如果你有实力说话的能力,也可以抓一个给我看。"

当罗素看到这两个人又被掐了,有些无奈地抬起头摇了摇头。她拿了一小团鱼饵放在鱼钩上,把鱼竿又扔进了海里。

那边的北辰影和太子还没吵完,这边还有尖叫的声音。

“天啊!!!又动了,鱼竿又动了!”

“这不可能!为什么...紫荆花鱼不是很难抓吗?”

“今年的紫荆鱼不是特别蠢吗?是不是特别容易钓鱼?”

“你真笨!你刚才又不是没钓过鱼。你为什么傻?它像一个小偷,很滑。”

“但是...但这不对。苏四小姐钓鱼很容易!”

“你以为王子抓到紫荆鱼了?”

南宫烈立刻停止了争吵,看向罗素,却发现她轻松地拉起了鱼竿,另一条活泼的紫荆鱼钩在了她的鱼竿上。

他简直看得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不可能!”怎么会有人在短时间内钓到两条紫荆鱼?

她是紫荆鱼是什么?普通鱼?那是一条充满灵性和灵气的紫荆鱼!以他自己为例。二十分钟就能抓到一个已经很了不起了。

但是这个臭女孩就这么幸运?一分钟两个!!!两个!!!

王子迫不及待地喊出“你作弊”这几个字,但理智告诉他,钓紫荆鱼什么是作弊?不管用什么方法,抓住就好。

罗素淡淡地看了王子一眼,眼里露出一丝微笑:“嘿,殿下还没有吗?这不正常,但你要努力。”

一个轻字,却像一记重拳,狠狠的甩在王子殿下的脸上,让他头晕目眩。

尹稚王子的目光扫过罗素,冷冷地说道:“不要太骄傲,胜负尚未分晓,有哭的时候!”

“那就等着瞧吧,你看到了谁在哭。”罗素给鱼装上饵后,随意地把鱼线扔进了海里。

别人要钓紫荆鱼的时候,要小心翼翼,每一步都要专心。他们也要把全身的精神力量倾注到鱼线上,时刻注意鱼饵,生怕一不小心,珍贵的紫荆鱼就没了。

然而,在罗素这里,并不存在所有所谓的专业技术。

她只是胡乱扔了鱼线,然后悠闲地握着鱼竿,等着咬钩开始钓鱼,简直让那些所谓精通各种技术的专业人士瞠目结舌。

起初,每个人都用嘲讽的口吻讽刺她,但罗素用事实回击。

不到几秒钟,罗素的钓鱼线又沉了...

此时,周围的人几乎都兴奋得要疯了。

“鱼...鱼……”

"...咬钩……”

“上帝...神...啊……”

无限炼狱空间

旁观者几乎被罗素的技术惊呆了!空间

怎么可能!空间不可能的好吗?太不可思议了!

不到两分钟,就有人能够连续上钩三条紫荆鱼,而且一条比一条大?

但显然他们都已经开始钓鱼了,他们都知道要钓到这条灵性的紫荆鱼有多难!

此时,王子傻傻地看着罗素,等了一会儿,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但他脸颊上的肌肉抑制不住颤抖,这表明他的心有多纠结。

“这个...这个……”殿下震惊地指着水,对罗素喊道:“你用了什么魔法?”

罗素慢慢地看了他一眼,笑着扬起眉毛:“妖法?殿下,王子不妨表现一下。诽谤别人是不对的。没有证据乱说话,别人只会说殿下输不起。”

“你这个臭丫头!”王子双眼赤红,恨不得将罗素活捉。这个臭女孩说话就像抹了毒液,和北辰影一模一样。

“臭丫头骂的是谁?”南宫云烟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目光冰冷而咄咄逼人,身上覆盖着强者的威严。

王子突然有一种掉进冰室的感觉,他被冻住了,不能出声。

可恶!王子殿下身边的手紧握成拳,他恨自己明明等同于南宫云烟的地位,却每次都在他高深莫测的目光下迷失。

此时,不远处的夜鬼和蓝珏看到这里如此热闹,不禁有些好奇,蓝珏是直接招呼仆人过来的。

“什么?不到两分钟就钓到三条紫荆鱼?这怎么可能!”蓝珏站了起来,激动得把椅子甩在身后,转身趴在地上。

夜鬼此时也是震惊了。虽然他因为南宫而对罗素评价很高,但他没想到那个女孩的表现会如此出人意料!

这简直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他们是这群人里最优秀的,一个小时只抓了两三个鸡蛋,但是罗素那个女生居然两分钟就完成了一个小时的成绩?

这是十步以上强者才能做到的吧?就算他们的父母,也未必能在两分钟内钓到三条紫荆鱼!

现在钓紫荆鱼不是和养殖水平无关吗?简直不可思议。

“去吧!我们自己看吧。我不相信那个女生真的能做到!”蓝珏心里不信,拉着夜鬼转身走了。

夜鬼苦笑着摇摇头。

在众目睽睽之下,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它,这件事就发生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会不会是假的?

只是夜鬼也很好奇。他怎么会想不通呢?那个叫罗素的女孩是怎么做到的?

人群熙熙攘攘,激动万分,盯着罗素的眼睛充满了各种情绪。

震惊、惊讶、羡慕、嫉妒、怨恨……各种各样,但大部分都是羡慕和讨厌。

罗素淡淡地扫视了一下四周。

刚才这些人还信誓旦旦的预言王子殿下会赢。刚抓到三只,她就已经这样让它们兴奋了。如果她再抓几个,岂不是会把他们都逼疯?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无限把鱼竿扔向大海。

这时,无限几乎每个人都在盯着罗素的鱼竿,那双眼睛渴望在海里挖一个洞。

在这么多双兴奋的眼睛下,罗素的手依然坚如磐石,没有受到全场关注的怯场。

“是的。”罗素心里欢腾,流着泪,他是一条活泼的紫荆鱼。

这一次,仍然没有超过半分钟。这就像在海底等待紫荆鱼,只是在等待罗素的上钩。速度简直太快了。

夜鬼看着这一幕,带着惊讶的表情。快点,太快了。

蓝珏的反应更明显。他呆呆地看着罗素,眼里充满了怀疑,他不知道此时该如何反应。

他不相信别人说的话,但现在他看到罗素把鱼竿扔了下来,但转眼间,那是一条紫荆鱼,就像无数条紫荆鱼争先恐后地上钩。

就好像,那些紫荆鱼一般对她家百依百顺。

这个女孩...太神奇了!

原本同样质疑罗素的蓝珏,用崇拜甚至崇拜的目光紧紧盯着罗素。她迫不及待地跳上她的腿,问她是如何做到的。

当罗素再次拉出一条紫荆鱼时,整个房子都沸腾了,但一切都静悄悄的。每个人都用上帝一样的眼睛崇拜罗素,他们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盯着她。

罗素被这种眼神看得心底有些发毛,她心想,是不是太爱出风头了?

蓝珏见北辰英要上来了,高兴地跳起来,把正挣扎的紫荆花鱼从鱼钩上扣了下来,冲罗素一笑:“嫂子,告诉我,这根鱼竿里有玄机吗?”

不仅蓝珏有这个问题,这个时候在场的每个人都有这个问题。所以,有了这句话,所有的眼睛都凝聚在罗素的脸上,那一双眼睛又白又亮,他们聚集在一起,看看效果有多神奇。

“咳咳。”罗素把拳头放在嘴唇上,咳嗽了一声,把鱼竿递给蓝珏。“你为什么不试试?”

神秘在于鱼食,鱼食是蓝珏当时指定的,所以罗素确信蓝珏的注意力永远不会在鱼食上。

兰珏没想到罗素会这么简单。他怀疑地拿起鱼竿,怀疑地看了罗素一眼。

罗素耸耸肩。“你不相信我的钓鱼能力?觉得玄机在于这根鱼竿?拿去自己试试。”

蓝珏真的很听话。她拿出随身携带的鱼食,小心翼翼地拿起鱼钩,偷偷瞟了罗素一眼,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然后她怀疑地想了想,全心全意地把鱼竿扔进了海里。

随着蓝珏的动作,人们的眼睛都粘在了小渔线浮标上。

如果你真的能抓鱼,那么这根鱼竿...几乎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盯着鱼竿,迫不及待地想马上抓住它。

因为如果真的证明是这个鱼竿的问题,那么,毫无疑问,这个问题一定会在瞬间变成神器,成为各种势力的目标。

罗素和南宫云烟的眼睛也微微皱起。

事实上,炼狱他们知道雷明公爵的意思。

住在羽岛的人都知道,炼狱每100年,羽岛就会出现一次魔兽潮,之所以会发动魔兽潮,是因为玄武主神家的崽大人出来调皮捣蛋。

而且每一次魔兽大潮,都会有无数的伤亡,弱者也会被淘汰。

“魔兽潮,人类能抵抗吗?”罗素目光凝结,扫过雷霆大公。

雷明大公叹了口气,“魔兽浪潮百年爆发一次,每次持续一年。今年是传说中的人间地狱。这次的事情就不一样了,因为已经一百年了,魔兽的浪潮还没有爆发。这真是……”

的确,自从罗素和南宫刘芸来到裕华岛,魔兽浪潮就再也没有爆发过。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主神崽吗?甚至,还有友情?”雨族王突然开了窍,突发奇想。

突然,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南宫云和罗素身上。

罗素朝他的嘴里啐了一口唾沫。“你在想什么?如果你真的知道,你真的有友谊,你就不会被困在雨花岛。不能整天出去。”

羽岛是好的,但是被禁锢在这个世界上,再好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们闻言,连连点头。

的确,如果你有友谊,你就不会被困在这里。

“你现在提到魔兽浪潮的时候发现了什么?”罗素皱起了眉头。

雷明大公点点头,归还了倒下的建筑:“魔兽的爆发有迹可循。每次爆发前,魔兽都会逐渐变得自大,不安,暴虐...这种情况会持续一个月,然后魔兽浪潮就会爆发。”

“上次魔兽浪潮爆发,死亡人数将近五百。这一次它已经酝酿了这么久,也许……”

“虽然说是消灭弱者,但如果运气不好,大头目也会倒下。上次雨家大领导不是倒下了吗?”

“不知道这一次,我总觉得情况很糟糕......”

“可是这一次,有南宫大人坐在镇上,神化魔兽大教主。我们不怕,呵呵。”这也是他们高度尊重南宫大人的地方。

每一次魔兽浪潮出现,都会出现一个强大的神化阶魔兽领袖。在这个神化阶魔兽领袖的带领下,那些孙子们嚣张跋扈,肆意蹂躏人类,令人无法忍受!

他们来这里,是隐晦的通知南宫大人这件事,但是抓住魔兽大首领对他有好处,而且他们有对付其余魔兽的经验。

然而,他们绝不会想到计划没有变化那么快。

一个意外事件改变了他们所有的计划和流程。

因为我们知道魔兽浪潮一个月后就要爆发了,因为生死攸关,大家都处于极度戒备状态。

羽岛的人类都聚集在一起,试图对抗千年罕见的魔兽爆发。

与忙乱的人相比,罗素是最悠闲的人之一。

她带着小龙和小黑猫逛了一整天,有空的时候,她会在沙滩上烧烤。

这一天,罗素、南宫刘芸、小龙、小黑猫和叶圣扬聚集在沙滩上。37->;

...

罗素正在炫耀她拿手的烤肉。

美味的紫金鱼,空间去皮洗净后,空间用玄铁丝串起来,放在烤架上。

紫金鱼,经过上品灵洗,在阳光下有着淡淡的金色光泽。用最好的植物油刷过之后,用掉落的红紫色小火焰烘烤。很快,一面烤成金黄色,滴着油,焦外嫩香。

罗素反手把另一边翻了个底朝天。

她一起烤了五串而不是一串,大大节省了时间。

香气四溢,将小龙和小黑猫都叫了过来。

看着诱人的紫金鱼,小龙的口水流了下来。

小黑猫最得意。这时,按照他的本性,应该是不屑的扫了小龙一眼,然后优雅地走开,但实际上,它转过头去,默默地擦去了口水...

叶圣扬闻着香味,眼睛亮如星辰:“上帝!为什么会有这么好吃的烤鱼?这味道真的太诱人了,天啊……”

就在叶圣扬不停地说下去的时候,罗素笑着宣布:“你完了,过来拿。”

突然,大家都飞起来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突然的变化!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影子,几乎笼罩了整个海岸。

南宫云心思一动,下意识地想抓住罗素,想把她抛在脑后。

但是他抓住了一个空!

那个巨大的影子是一只奇怪的鸟!

而转瞬间,怪鸟投下的影子也消失了。

与此同时,罗素和五串烤鱼不见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只能看着这只怪鸟抓住苏飞走...

叶圣阳下意识的去看了南宫云!

此刻,南宫云上结满了霜,黑暗的几乎可以沉入水中。

南宫刘芸下意识地向这只怪鸟射出了手中的冷剑!

冷剑破空!

一个声音刺了空气,大家耳朵都疼。

然而,毕竟冷剑的速度比不上怪鸟的速度,所以罗素被夹带进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天空中。

南宫云想追它,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这只怪鸟身上射出,冻结了南宫云的形状,使他无法移动!

南宫云烟双眼暴怒欲裂!

心里绝望痛苦!

他动不了,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拿走了。他不听呼吸,张开嘴,却没有声音。

他的头脑一片空白,好像被卡住了,不知所措。

他们仰望的神灵,随时掌控一切的南宫大人,这一刻像孩子一样不知所措,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恐慌...

这里发生了突然的变化,十大领导闻言冲来。

“苏小姐被一只怪鸟抓走了!”叶圣扬看到十大领导,急切的喊道。

十位领导闻言,都有苦涩。

“苏姑娘被拐卖了?上帝,那不是一只奇怪的鸟...那是一只玄武幼崽。”大公雷明恨恨地看着南宫云。“南宫大人,这件事一定要考虑很久。”

在南宫云烟猩红的眼睛里,涌动着愤怒和暴力,只一眼就能看出大公雷明似乎在地狱。

p:书评:499406篇,今天会达到50万吗?期待...65->:

...

...

他结结巴巴地说:“对,无限小的被玄武崽冲走了,无限开了几千里。终于,幼崽大人发现他们没有杀我,所以他们很幸运地知道了一点……”

“真奇怪,幼崽大人不出现的时候魔兽潮最* *吗?为什么现在开始?”

“只看幼崽大人的动作轨迹方向,好像是在往回走。”

“魔兽浪潮还会发生吗?”

但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南宫云烟。

刚才怪鸟离开的时候,被南宫云攻击了,就反击了,这样南宫云的形状就定了。

不过我怕怪鸟没想到南宫云的力量这么强,不到一刻钟就解决了定力。

南宫刘云森用冰冷的眼神看着罗素迷失的方向。他这边的手攥成拳头,手背上的青筋突出。他抓住他的脖子,用凶狠的目光盯着他。一字一句:“姿势,身体,姿势,姿势!”

雷明大公被勒死,几乎窒息。

面对失去理智的南宫大人的疯狂,他知道如果他敢说不,他的脖子在下一刻就会被硬生生砍断。

“具体位置...魏中天大人应该知道,是的,魏中天大人一定知道!”雷明大公突然振作起来,大声说道:“魔方领主和魔影领主是最接近的生物。作为魔婴大人的弟子,如果魏中天大人不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

“喂!”

雷明大公像一个破布袋,被南宫云烟抛在身后。下一刻,南宫云烟抓住了小龙和小黑猫,大步离开了。

小龙和小黑猫与罗素有契约关系,但此时此刻,这两只小宠物感受不到罗素风味的存在。只有两种可能。

一个是罗素之死。

另一个是罗素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空。

南宫云握紧拳头,心中充满了愤怒。

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如此无能为力...

魔兽有什么潮,魔兽有什么大头目,而罗素不在之后,对南宫云没有任何意义,也不会让他在意。

然而,让所有人都感到惊奇的是,自从罗素被捕以来,魔兽的躁动、躁动、暴怒……似乎正在逐渐平息,魔兽浪潮的迹象似乎从未出现过。

排名前十的领导暗自对视:魔兽浪潮真的不来了吗?

在他们不安的焦虑中,魔兽浪潮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心中的感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魏中天生活在一个僻静的地方。

但是在整个羽岛,大家都出去寻找,不到三天,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住处。

卫中天没想到,再见到南宫云烟,对方会是这样的形象。

苍白的脸,赤红的眼睛,暴戾而无情的嗜血杀戮,仿佛一句话不对,你就会被砍断脖子...此刻的南宫大人就像一只失去理智的困兽,让人又怕又心疼。

没等魏中天说话,南宫刘芸直接上去掐了魏中天的脖子。“说吧!玄武崽在哪里!”

“呃...你在找玄武幼崽做什么?呃……魏中天面对南宫刘芸嗜血的目光,瞬间意识到自己太笨了,不能说太多。49->;

...

懂时势的魏中天轻轻咳嗽了一声,炼狱说道:“百年一遇的魔兽潮,炼狱运气好的话应该能看到。”

南宫云烟没有说话,只是手中的力量突然收紧。

“啊!”

卫中天突然感到一阵窒息,眩晕。

他这一刻才真正意识到,南宫云烟是真的失去理智暴怒了。

这种非理性的疯狂,让魏中天的内心感到恐惧。此刻,他有着和雷明大公一样的感觉...如果不赶紧回答,下一刻南宫云就要扭断他的脖子!

魏中天勋爵不怕死,但他害怕这样胆小的死亡。

他对着自己深深叹了口气,然后赶紧说:“年轻人住的地方,普通人进不去,只有神化的秩序...嗯,你已经把秩序神化了,可以突破禁忌之门进入了。”

南宫云烟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像一根锋利的边刺,锐利地盯着魏中天。

卫中天深深叹了口气。

师父对幼仔大人的住处做了成千上万的解释,让他发誓不能说出来,但是现在-

魏中天突然有种感觉,南宫大人比师父还可怕。

仅此而已。

魏中天最后一口气说:“一路向北,9.6亿公里外,有一个入口,你要是敢进……”

南宫云烟盯着卫中天的眼睛。

卫中天的眼神清澈而真诚的带着苦笑,南宫云知道,他没有说谎。

于是,在压榨了魏中天知道的最后一点信息后,他离开了他,大步离去。

被摔在地上的魏中天看着南宫刘芸的背影,下意识地喊道:“崽崽这么厉害,连我师父都像是在它面前挤地,打不过它!”

前方是耀眼的夕阳,南宫云朵大步走向夏虹,很快消失在广阔的天空中。

“你打不过的……”魏中天喃喃自语,一抹遗憾从口中说了出来。

南宫云是天地之宠儿,但是他已经200多岁了,晋升神化,可以说是灵界首屈一指的人物,但是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强者即将陨落……真是令人心碎。

南宫流云一路追风,逐月而去。

如果是在物质大陆,9.6亿公里的距离,对于南宫云来说,也就几天的时间。

但是现在的精神世界,沉重的压力比物质大陆强一百倍以上,在南宫云里简单飞行已经是大问题了。

不过好在之前十大领导付出的财宝中有金属船。

不止一艘,而是十艘金属船。

从小、中、大、超大、超大……十种型号,一应俱全。

南宫刘芸选择了最快的小型金属飞船。他把小龙和小黑猫扔了进去,操纵着金属飞船,一路向北。

放入蓝色水晶,设定方向,金属方向会自动控制飞行。

直到这一刻,南宫云烟才真正平静下来。

他坐在柔软的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双手放在脸上,一动不动。

叱咤风云霸道的南宫大人,此刻散发着一种深深的落寞和自暴自弃。58->;

...

南宫云烟坐在十平米大小的金属飞船上,空间保持着姿势,空间整天坐着。

小龙看着一动不动的南宫云,他的黑眼睛动了。一步一步,一寸一寸,他悄悄地移到了南宫云,旁边是一个毛茸茸的小身子。

过去,小龙害怕南宫云。

因为他的力量,他的霸气,他的全能,小龙崇拜和害怕南宫云。动物本能告诉它,这个强大的人非常危险。所以不能太近。

但此时此刻,南宫云只是坐在那里,全身都失去了神采。整个人散发着灰色和颓然的气息,仿佛是一朵盛开的花。人们忍不住想靠近他,温暖他。

小黑猫乖乖地坐在小椅子上,冷冷地看着窗外的蓝天空,表情特别复杂。

当初刚被罗素承包的时候,它不服气,不愿意,总想着有一天会狠狠报复。但是在罗素之后,他知道什么是机会。

黑羽健康评估,恶魔岛,羽毛岛...对其他人来说,升职需要几千年的时间,也有很多困难,但对罗素来说,升职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一百年过去了,它的提升速度如梦如幻。直到现在,当罗素被带走时,小黑猫才意识到它早就认出了罗素才是真正的主人,它已经向她投降了。

主人,你会回来吗?想到突然消失的怪鸟,小黑猫紧紧地攥紧了拳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宫流云里的隐痛一天天扩大,蔓延到四肢。

南宫刘芸形容枯槁,仿佛失去了活力。

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他这次找不到罗素,他将失去在他漫长的未来生活的力量,即使他还活着,他也将是一个行尸走肉。

南宫云烟突然从软椅上站了起来,动作是如此的剧烈,以至于翻了个身蹭着小龙的腿。

南宫刘芸抱起雪白的小龙,双手放在腋下,用四只眼睛看着他,严肃而严肃地说:“你的主人很聪明,一定会保护自己的,不是吗?”

小龙美丽的黑白眼睛湿润而可爱,他的小脑袋猛点头!

南宫云烟深吸一口气,把小龙扔向小黑猫的方向。然后他坐在地板上,进入修炼状态。

他会找到她的!

带她安然无恙!

现在,他必须加强自己,当他找到她,他有力量夺回她。

罗素不知道南宫刘芸被奇怪的鸟带走后做了什么,但她能想象这是多么令人战栗。

她可以想象,当南宫刘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带走却无法挽回时,他会有多难过。

罗素知道,但这时候,她也无能为力。

这只奇怪的鸟是罗素从未见过的奇葩。

说是鸟,看起来什么都不像;说它不是鸟,它有一对巨大的翅膀。

这只奇怪的鸟和罗素一起在天空飞翔。14->;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