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88雷速体育|中国有限公司----昆虫记(1/90)

188雷速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知道他不是真的骗她,昆虫记昆虫记她自然不会再生气了。

江予菲卷起他的嘴:“原谅你,昆虫记昆虫记但是今晚你还是不准碰我!”

阮,怒目而视:“为什么?!"

“谁让你让我担心了两个多月。”

“老婆,我也想塑造一个完美的形象,不想让你失望。”

“反正我还是很生气!”

“老婆,我知道我错了……”

不管他如何求饶,江予菲就是不同意。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睡吧,我困了。”

阮天玲突然撕开浴巾,身体对她没有任何阻碍。

江予菲立即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阮,在她身上磨蹭了几下,说:“你看我多辛苦,你忍心让我憋着吗?”

江予菲到处都是黑线:“离我远点,这样就没事了。”

“不,你不让我碰,也不让我抱?”

“那你就难受,不要叫苦。”

“老婆,雨菲……”阮天玲更加委屈了。

一个妻子不能碰,或者久别重逢,他真的觉得很委屈。

江予菲决定不让他碰它,因为他愚蠢的隐瞒。

不要以为卖萌撒娇就能让她妥协。

如果你不教训她,他下次还会继续让她担心。

而且她没有忘记,他以前教她的,也是刚毅的。

江予菲平静地推开脖子上不停摩擦的头:“不要打扰我睡觉,或者去书房睡觉。”

阮::“…”

江予菲笑了:“睡觉吧,我真的累了。”

阮天玲看到了她厚厚的黑眼圈。

她是怎么度过过去的时光的?

阮天玲感同身受,如果换成是生死不明的江予菲,他会怎么做?

我怕他天天睡不着。

阮天玲突然没有了想法,留给她的只有爱。

如果我知道,他就不会把她藏起来了。

但是他当时的样子真的很难看。他想杀死见过他的人!

桑格拉斯和几名下属在远处感觉到一种谋杀感...

“好了,睡吧,我不打扰你了。”他轻轻地抱着她,抚摸她的背。

江予菲在他的臂弯里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用手抱着他的身体,闭上眼睛睡着了。

阮,看着她熟睡的脸,眼里满是柔情。

不一会儿,他也睡着了。

这是几个月来江予菲最舒适的夜晚。

梦里没有痛苦,没有你要去哪里,只有满满的幸福。

她一直睡到早上九点,睁开眼睛就觉得神清气爽。

“早上好,老婆。”一个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江予菲伸手勾住阮田零的脖子,他的脸懒洋洋的。

“早上好。”

阮天玲半侧在她身边,一只大手在她胸前游走。

江予菲突然清醒了,她掀开被子看了看,神情有些奇怪。

“我的衣服呢?”

阮,抿了抿嘴,笑道:“我替你摘下来。”

“什么时候?!"

“你早上醒来,我看你还没醒,我先帮你脱下来。”

江予菲的脸变红了:“你给我脱了什么?”

阮天玲翻身压着她。他紧紧握住她的手,黑色的眼睛滚烫而深邃。

齐瑞刚抿了一口薄唇:“我现在不舒服?再想那个有什么用?”

是的,昆虫记他现在很好。

但是如果他不好呢?

如果当时出了问题,昆虫记会有多严重?

莫兰觉得齐瑞刚真的疯了,他怎么能这样...

“以后不许你这么做。”

齐瑞刚不能答应她,因为他做的很多事情都很危险。

“蓝蓝,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肯定会这样做的。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你先答应我,以后不许冒险。”

“我只能向你保证,我永远不会做任何不确定的事情。”祁瑞刚低沉的说道。

把握?抓就能跟天灾* *抗衡?

莫兰突然冷笑道:“我真的很困扰,你怎么会在乎我!”

祁瑞刚突然冷冷的看了一眼。

莫兰·莫莫(Moran MoMo)转过头,看着窗外。“做你想做的。我不会再干涉了。”

她太自以为是了。

以为他会听她的,但她错了。

是他的宠爱,让她失去了分寸?

她不想再这样做了...

齐瑞刚突然抱住她的身体:“好,我答应你。我自己不会做危险的事。”

“你不用答应我,刚才我很困扰。”莫兰的语气还是那么冷。

齐瑞刚有点抱她:“生气?”

莫兰微微垂下眼睛。“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我的气。”

齐瑞刚不解:“为什么?”

“我不想说。”

“莫兰,别这样……”祁瑞刚转过身,低头吻着嘴唇。

莫兰,别动,推开他的身体:“别碰我!”

齐瑞刚的神色黯淡,默默无闻。“你说什么?”

“别碰我,离我远点!”莫兰突然冲他大喊。

祁瑞刚完全变了脸色,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莫兰。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莫兰避开他的视线:“我知道……”

“你……”祁瑞刚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她没把他当回事?

但她从没说过在乎他。

这几天她一直对他很好,现在怎么突然又拒绝他了?

瑞奇只是不明白:“我不是什么都答应你了吗?别生气好不好?”

莫兰目光闪烁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稳住身体不睁开视线。

怎么办,她发现自己真的有问题...

莫兰的内心充满了恐惧、不安和失落的复杂感情。

她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这一刻,她只想推开祁瑞刚,推开所有人,只想一个人。

“莫兰......”祁瑞刚朝她伸出手,莫兰下意识地躲开。

齐瑞刚的眼里突然聚集了一股风暴:“因为这个,你讨厌我?!"

"..."莫兰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我不是答应过你,你还想要我吗?!"更何况他为她承担了风险。

齐瑞刚的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和失落:“说,你要我怎么办?”

“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莫兰脱口而出。

“你——”祁瑞刚生气了,他一把抓住她的身体,愤怒的瞪着她。

“你到底在和什么不和?!如果你对我不满意,可以直接说!”

!!

“不,昆虫记没什么……”

“你太清楚了!昆虫记”

“没有……”

“你说* * *?”

莫兰瞪大了眼睛,她看到了祁瑞刚所有的愤怒。

她隐藏的刺一下子覆盖了全身:“说啊说啊!我发现我和你相处不好。我不想继续了。以后怎么办!”

齐瑞刚瞳孔收缩——

莫兰喊了这句话,心里轻松又难过。

好像丢了什么很重但很重要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齐瑞刚发出了艰难的声音。“你不想和我玩得开心吗?”

“我的意思很明确。”

她会和他一起生活,但她想回到以前的样子。

而当年,祁瑞刚最不想回去了。

他好不容易盼着她变心。结果她没有给他任何心理准备就又走开了。

甚至他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收回你说的话,我就当是气话。”祁瑞刚舔舔嘴唇。

莫兰摇摇头,声音很平静:“我是认真的……”

“我叫你拿回去!”祁瑞刚突然怒吼。

莫兰闭口不答。

祁瑞刚很生气,但拿她无可奈何。

“好吧,你至少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吗?”他耐心地问。

“没有理由。”莫兰根本不想说话。

“莫兰,你开什么玩笑?”

“你可以这么想……”

"..."祁瑞刚握紧拳头,眼神吓人。

车厢里的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前排的司机恨不得马上消失...

良久,当莫兰觉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齐瑞刚立刻对司机说:“停车!”

司机迅速停下车。

祁瑞刚开门下车,嘭地一声关上门,转身大步离去。

莫兰看着他的背影,内心滋味复杂。

她也不想这么做...

司机等了一会儿,发现那位先生不见了。

“你是要走,还是要等这位先生?”他小心翼翼地问。

“回去。”

莫兰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她知道自己今天做错了什么,但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真的很害怕...

她害怕自己和齐瑞刚的关系慢慢变得平淡,害怕他不会一直对她好。

怕这一切只是一时的激情,怕再被伤害。

我怕齐瑞刚有一天会习惯她的感情,不再认真...

她害怕的东西太多了,根本没有安全感。

如果有一天她注定要受到伤害,她宁愿结束这段感情,安静的待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就没人能伤害她了。

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的,但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她结婚前就怕这个。

只是那个时候她还抱有希望,祁瑞刚真的伤害了她。

她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

但是她不能告诉祁瑞刚这些想法。

他会认为她疯了...她生病了...

是的,她病了。

莫兰呆在卧室,没有下楼吃饭。

天快黑了,祁瑞刚再也没回来。

!!

昆虫记

想了很多,昆虫记莫兰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她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不该那么做,昆虫记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她不应该被蛇咬一次就怕绳子十年吗?

齐瑞刚为她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难道她不应该怀疑他吗?

她不应该担心没有发生的事情...

莫兰很苦恼。她挽回还来得及吗?

她想等祁瑞刚回来,跟他软一点。

然而夜越来越深,祁瑞刚还是没有回来。

莫兰拿着手机,犹豫要不要给他打电话。她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拨了他的号码。

而莫兰很失望。

瑞奇刚刚关掉了他的电话...

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莫兰在床上睡不着。

看着窗外,她不禁为祁瑞刚担心。

莫兰想等他回来,但最终她还是忍不住了。她闭上眼睛睡着了。

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莫兰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黎明。

祁瑞刚走近,他没有看她,直接去找衣服洗澡。

莫兰撑起身体,看向祁瑞刚。

我不知道他昨晚去了哪里。他的下巴长出了蓝色的胡茬。他看起来好像一夜没睡。

莫兰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祁瑞刚拿着衣服直接去了卫生间。莫兰也赶紧起床换衣服。

祁瑞刚出来的时候莫兰还在卧室。

他知道她在看他,但他就是不看她。

祁瑞刚显然不想和她说话,莫兰原本的性格比较尴尬,所以她什么都不能说。

犹豫了一下,莫兰还是先去洗手间洗了。

她很快就洗完了,祁瑞刚已经睡觉了。

他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沉睡。

莫兰不知道自己是否睡着了。她站了一会儿,然后打开门出去了。

她一离开,祁瑞刚就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很呆滞。

但是他很快又闭上了眼睛,因为他太困了,很快就睡着了。

早饭后,莫兰去看埃文。

中午快结束的时候,她回来自己做了午饭。

西红柿炒鸡蛋、果冻鱼、红烧肉、清蒸鱼、鱼香肉丝和海带排骨汤。

好好干,莫兰就去楼上。

她轻轻推开卧室门,发现祁瑞刚还在睡觉。

莫兰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轻轻地走到床边。

她想叫醒祁瑞刚,但她不敢。

她傻傻地站在那里...

就像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她犹豫着要不要爸爸给一英镑买文具。

莫兰从小就发现自己缺乏安全感。

我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莫兰还是不敢说话。

祁瑞刚突然睁开眼睛,直视着她。

莫兰吓了一跳。

其实齐瑞刚进来就醒了,只是他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结果,她一直站在床边...

“什么东西?”祁瑞刚坐起来,淡淡问道。

"...嗯。”莫兰点点头。“我们能谈谈吗?”

齐瑞刚的神色有点冷:“你说什么呢?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莫兰怔了怔,他这是什么意思?

!!

他厌倦她了吗?

莫兰突然说不出话来。

“不想说话,昆虫记就算了。”她淡淡地说,昆虫记但站着不动。

祁瑞刚突然很烦躁。

他看着莫兰,冷冷地说:“你想和我谈什么?我告诉你,就算你再恨我,你也只能和我一起生活!我不管你怎么想,总之你怎么想都没用!”

"..."他认为她会说什么?

祁瑞刚突然站起来,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她。

"...你打算怎么办?”莫兰后退了一步。

祁瑞刚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良久,他平静下来,语气变得柔和:“你真的想和我玩得开心吗?你真的打算继续这样对我吗?这几天过得不是很开心吗?我昨天没有答应你,因为我害怕我不能答应你。我做的一些事情你应该知道,但我不会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如果你不想让我做危险的事情,我将来也做不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保证不会再犯了。”

“你不必答应我……”

齐瑞刚突然生气了:“我不答应你,你生气了,我答应你,你不接受。你想要什么?!"

莫兰知道他误解了她,她没有生气。

“该做的就做,以后不要刻意去冒险就好。”她平静地说。

祁瑞刚惊愕了。

莫兰露出一丝微笑:“我做了午饭,你吃完可以继续休息。”

“你不生气吗?”祁瑞刚不可思议的问道。

莫兰只是笑笑,没说话。

瑞奇只是拉了拉她的身体,捏了捏她的下巴:“你又在耍我吗?”

“我没有……”

“不生气?”他盯着她问道。

莫兰点了一下头。

瑞奇只是绷紧了腰,气得咬牙切齿。“要不要说多了就闪舌头?!"

“你能不能不把一切都放在心里?”

莫兰有点不舒服。她只是习惯于守口如瓶。

齐瑞刚突然宣布:“我不管你说不说。以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让你不说的!”

这怎么行?

莫兰正要反驳,祁瑞刚瞬间堵住嘴唇,深深地吻了她一下!

莫兰突然被带离了呼吸,有些不适应。

她刚挣扎了一下,齐瑞刚把她推倒在床上,压了下去,想再亲她一下。

令人窒息的缠绵之吻持续了十几分钟才结束。

祁瑞刚抬起头,微微喘息着。

莫兰头发凌乱,嘴唇红润,微肿...

“以后我不能突然像昨天一样。”他抚摸着她的脸颊说。

莫兰垂下眼睛,轻轻点了一下头。

齐瑞刚放弃了让她说话的想法。“你再敢那样,我就对你无礼!”

莫兰,别扭过头假装没听见。

“听到了吗?!"

祁瑞刚气得咬着嘴唇。

莫兰痛苦地推开他。“你在干什么?!"

“我以为你是哑巴。”

"..."莫兰把他推开。“好的,我饿了。我们下去吃吧。”

祁瑞刚恨不得再咬她一口,但终于忍住了。

反正他真的帮不了这个女人莫兰。

!!

她太别扭,昆虫记太喜欢克制自己的感情。

他怀疑她一生中是否会有充满激情的一天...

两人言归于好,昆虫记祁瑞刚的心情瞬间那叫一个晴天空万里。

当他来到餐厅时,当他看到仆人端着熟食时,他心情很好。

莫兰给他做了很多美味的食物...

“都是给我的吗?”他笑着问她。

莫兰塞了一碗米饭给他:“快吃。”

“不是给我的,我不吃!”祁瑞刚说得很认真。

莫兰无助地看着他。

祁瑞刚有点恼火,难道他不该在这个时候逼她吗?

万一她的尴尬又被打破了呢?

他以为莫兰会说‘不要吃,不要吃’。

谁知道她点点头,“嗯,是给你的。能吃吗?”

祁瑞刚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邪魅地盯着莫兰:“蓝蓝,你以前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说很多让我生气的话。现在你不跟我说话就能气死我。但我今天这样,你多努力。”

莫兰白了他一眼,低头吃饭。

祁瑞刚却看着她的眼神黯然。

虽然莫兰可以接受他,也可以不拒绝他,但他知道,她一直都缺少很多他需要的东西。

她真的不能愉快的接受他。

我还没有真正爱上他...

但至少他看到了希望。

这场革命可能即将成功。

莫兰做的菜,祁瑞刚吃的时候总是给面子。

他吃了很多,然后无视仆人暧昧的眼神,拉着她开始往楼上走。

莫兰被他拖进卧室。

“你在干什么?”她羞恼地问他。

齐瑞刚邪恶的嘴唇:“昨天,我们的感情差点破裂。现在自然要多做一些来修复我们的感情。”

说着,他过来搂抱她的身体。

莫兰瞬间脸红,推开他:“我有事情要做,别想了!”

齐瑞刚不解:“我怎么想的?”

“你说你觉得怎么样?!"莫兰盯着他。

齐瑞刚突然说:“你以为我想和你做爱吗?”

“你觉得不对,你不知道含蓄才是美吗?”莫兰生气了。

齐瑞刚笑道:“我觉得你错了,但我不是那个意思。”

莫兰更脸红了:“诡辩!”

齐瑞刚再次搂住她的身体,嘲弄地笑了起来:“我说的是真的。我只是想和你有更深入的交流。交流可以增进彼此的感情。当然,不用想了。我说的交流只是语言交流。”

他的样子是赤裸裸的在嘲笑她。

莫兰迫不及待的找地方去:“我没有空语言交流!”

“那你就是不重视我们的婚姻关系。”

莫兰无言以对:“反正你说了算。”

齐瑞刚点点头。“嗯,这是我的决定。现在我们交流一下,你不能弃权。”

并且弃权?

她别无选择,好吗?

祁瑞刚拉着莫兰在床上坐下,他坐在她身后。

“你打算怎么办?”莫兰很不解。

齐瑞刚压着身子不让她回头。“别动,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完,祁瑞刚的手指放在她的背上,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

!!

昆虫记

“你在写吗?”莫兰疑惑地问。

“嗯,昆虫记你知道我写了什么吗?”

“你是谁?”

“是的。你是谁?”

莫兰真的不懂齐瑞刚。有必要问这个问题吗?

我还是要写出来...

【你是谁?】齐瑞刚又写了一遍。

"蓝蓝,昆虫记如果你不想回答,你可以用纸和笔写下来."祁瑞刚说。

“我是莫兰。”她直接回答。

【你是谁?】齐瑞刚又是问题。

“我回答,我是莫兰。”

【你是谁?】

莫兰变得不耐烦了。“我不是故意的……”

突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她无奈地说:“我是莫兰,埃文的妈妈...齐瑞刚的妻子……”

祁瑞刚满意的勾唇在他身后,继续下一个问题。

【你现在开心吗?】

"...我不知道,也许吧。”

【你对这种生活满意吗?】

“我不知道,但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已经能够接受这种生活了。”

【你还讨厌祁瑞刚吗?】

这次莫兰沉默了很久才回答,“我不恨,我不想恨,恨一个人太累了。”

你对他现在的表现满意吗?】

"...嗯。”

祁瑞刚突然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她。

“莫兰,我会继续努力,让你更开心,对我更满意。”

莫兰的眼睛微微一闪。

齐瑞刚看着她笑了笑:“谢谢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以为你不会回答我。”

其实莫兰今天之前是不会回答他的。

昨天发生的事情之后,她做了一些自我反思,敢于回答。

而且祁瑞刚问的内容也不突兀,如果过于直白和大胆,恐怕莫兰也不好意思回答。

“别问了?”她问。

“别问了,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我没有。”

“没问题吧?”

“没有。”

齐瑞刚得意地笑了:“看来我做得太好了,所以你对我没意见。”

"..."莫兰,“你刚才问的所有问题都表达了你对我的看法吗?”

“当然不是!但我确实对你有意见。”

莫兰微微一愣:“什么意见?”

瑞奇只是转过身,把额头抵在额头上:“我教了你这么多次,你什么时候学会接吻?”

“你……”莫兰气恼了。

齐瑞刚暧昧的嘴唇:“不行我就一直教你。”

莫兰想翻白眼。如果可以,他不会吻她吗?

“如果可以,我们会互相学习更多。”

"..."莫兰丢给他一个白眼。

齐瑞刚笑着抱住她的身体:“但是两者还是有区别的。学了就能享受。”

“你说够了!”莫兰很恼火。

齐瑞刚点点头:“嗯,够了,我们开始练吧。”

“谁想和你一起练习……”

当然,无论莫兰怎么拒绝,都是没有用的。

处理好与莫兰的关系,祁瑞刚也腾出更多的精力开始对付王橙。

他真的是通过律师起诉王玉成敲诈诽谤。

王氏家族勒索齐瑞刚支付10亿,律师可以作证。

!!

王雨橙对齐瑞刚的污蔑,昆虫记他和莫兰都可以作证,昆虫记当时病房里的护理也可以作证。

王橙很快接到法院传票,要求她向齐瑞刚道歉。

“s ~砸——”王雨橙把传票撕成碎片。

“又不是我的错,我凭什么道歉!”

太后皱着眉头说:“你不该这么说齐瑞刚。”

“妈咪,我说的是实话。他就是想故意杀我!”王橙不服。

“我相信你,但是别人不相信,法院也不相信。除非你找到证据,否则诽谤他的罪行就会被推翻。”

“我没有证据……”

“那之后就别说了。”

“不,我想说,我不能白白被他伤害!”王橙是真的打算什么都不管了。

她不相信。她是个软弱的人,得不到社会的支持。

王橙没有向祁瑞刚道歉。

相反,她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她的故事。

她形容自己可怜,强调齐瑞刚的刚强和冷酷。

很快,她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齐瑞刚也反应很快,发表了文章。

祁瑞刚没有说王橙错了。

他在文章中说,他为王玉成感到难过,因为伤害她的是他的不当驾驶。他愿意赔偿,从不推卸责任。

只是他不能接受王雨橙提出的10亿赔偿金额,更不能接受王雨橙的勒索,所以对他进行诽谤,说他是故意谋杀她的。

齐瑞刚说当时他也在车里。如果他是故意谋杀她的,难道不怕自己出事吗?

警方已经确定这是一起事故,不是故意谋杀。

他希望王雨橙不要再诋毁他,不要再试图敲诈他。

齐瑞刚写的回应有理有据。

御橘不一样,御橘的一切都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

而且她刻意写自己的可怜,显然是想博取社会的同情。

很快,舆论都转向了王雨橙,几乎所有人都站在祁瑞刚这边。

他们都认为王橙不能接受出事的事实,于是对祁瑞刚进行诽谤。

王橙越辩解,越没人相信她。

王玉成预计舆论压力会帮助她对付齐瑞刚,但她的计划失败了。

法院再次向王玉成发出传票。

说如果她不删文,不澄清事实,就要告她敲诈诽谤。

王橙是真的疯了。

她真的想不顾一切地说出所有的真相。

好在她还是有点理智的,一说出来就真的心虚。

但她做不到法院要求她做的事。

她知道祁瑞刚伤害了她,她怎么能忍受这种语气...

但如果她不退让,她还是有罪的。

直到这个时候,王橙才知道她要对付的祁瑞刚的想法有多蠢。

最后她妥协删除了网站上的文章,却没有澄清事实。

祁瑞刚大人有很多没跟她计较。

法院对齐瑞刚的行为表示赞赏,并未在判决中故意偏袒王雨橙。

!!

昆虫记

判决很快下来了。

齐瑞刚赔偿了王雨橙500万元的损失,昆虫记并支付了王雨橙出院前的全部医疗费用。

拿到判决书,昆虫记王家都傻眼了。

王雨橙以后会毁容致残。

但是祁瑞刚只给他们寄了500万,这怎么可能!

王橙提出上诉,决定与祁瑞刚打官司。

祁瑞刚得知这个消息后,只是不屑地嗤笑。

他害怕她不会继续胡闹下去。

她越挣扎,越痛苦。

这些莫兰都懂。

她只能叹气,王雨橙。这是为什么?

她真的不该继续招惹祁瑞刚,难道她没有发现祁瑞刚的可怕吗?

但她不会善意地提醒她,因为她真的不喜欢王力可·余橘。

御橘,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齐瑞刚现在就要开始筹划和莫兰的婚礼了。

他要给莫兰举行一场世纪婚礼...

莫兰没意见。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齐瑞刚把婚礼事务交给了最好的婚礼公司,他和莫兰只负责挑选礼服。

祁瑞刚和莫兰的关系越来越好。

虽然莫兰没有告诉他她想要什么,但他们的关系确实变好了。

莫兰也渐渐把祁瑞刚当老公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现在的莫兰多很有小女人的魅力。

她比以前更开朗,更会笑,更漂亮。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很美。我觉得莫兰这次是真的接受祁瑞刚了。

祁瑞森看在眼里,然后在心里祝福莫兰。

如果莫兰真的能得到幸福,哪怕给她幸福的是齐瑞刚,他也不介意。

估计是大家心情都好,婚礼快到了。

加之祁老爷子对莫兰也漫了不少。

莫兰现在正在等待M区项目的完成,然后带着埃文回到她身边。

婚礼一天天临近。

齐瑞刚和莫兰太忙了,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然后玉梅就忘了。

她天天住在齐国城堡的一角,想见齐瑞刚,却又怕惹他不高兴。

即使她真的走了,祁瑞刚也没有时间和她说话。

玉梅开始抑郁,然后就不出门了,整天呆在房间里。

这一天,齐瑞刚和莫兰去挑选礼服。

玉梅最近身体不好,突然胃病发作,人一下子疼晕了过去。

仆人去找家庭医生,并通知祁老爷子。

家庭医生给玉梅治疗后,去找老人回复。

“爸爸,于女士的胃病可能有点严重。我给她打了止痛针,但我建议带她去医院检查。”

齐大师沉吟片刻,吩咐管家总管:“送她,你跟着,有什么事向我汇报。”

“好的。”

管家负责人送余梅去医院,结果却很意外。

余梅的胃病已经发展成胃癌了!

幸运的是,没有治愈的希望。

玉梅被转到病房,管家总管吩咐两个仆人留下来照顾她。

他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余梅梦中的低语:“瑞刚...你没有...恨我,我不是故意的……”

!!

女管家吓坏了,昆虫记以为她明白自己的话。

她一定后悔上次暗杀了那位先生。

只是她怎么会这么内疚呢?

我想我真的很后悔她的所作所为。

“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不想要你呢...那不是真的……”

管家瞪大了眼睛——

她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错了...事实上,昆虫记我很难过……”

管家走向床边,但没有再听到她的声音。

他不确定刚才听到的是什么意思。

也许玉梅后悔对君子的伤害,然后想起了死去的儿子?

但为什么他觉得余梅的儿子指的是君子?

首席管家认为他的想法很荒谬。

他摇摇头,转身继续离开。

“瑞刚...我的孩子……”余梅突然发出一声。

这一次,管家头听得清清楚楚!

他在原地站了几秒钟才恢复过来。

管家头一转身,厉声看着两个仆人:“记住,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胡说八道。如果它出去了,你的主人会饶了你的!”

“放心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仆人赶紧点头。

总管回到齐的城堡。

他先把余梅的情况报告给老齐。

得知玉梅的胃病发展成胃癌,齐大师怔了怔:“医生怎么说的?”能治好吗?"

“医生说应该治好,但他们不敢绝对保证。”

齐大师想了一下,叹了口气,“去找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疗。无论如何,不到最后都不要放弃。”

“好吧,我理解。”听老人这么说,总管更加确信了他的猜测。

他一定知道玉梅才是真正的君子之母。

不然他不会对余梅这么宽容,这么好...

“先生,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乡长犹豫了。

“是什么?”

乡长低下头,恭恭敬敬地说,“余女士昏迷时说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齐大师看着他:“你有话要说,还犹豫什么?”

“先生,她说的真是太神奇了。”

“他说什么?”齐老爷子也好奇了起来。

管家不敢看他的表情:“我听她说那位先生就是她...儿子……”

齐老爷子惊愕了。

“你说什么?”

“先生,我听得很清楚。她说这位先生是她的儿子。”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齐老爷子一直没说话,管家头感觉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还有谁知道这个?”良久,他低声问道。

"在场的两个仆人都知道这件事,但我告诉他们不要说出去。"

齐大师点点头:“这件事不允许泄露出去,尤其是齐瑞刚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明白!”

“玉梅,找人,送她走,别让任何人找到她。”

“她的病……”

“继续治疗。”

“好的,我马上去办。”

莫兰才和祁瑞刚花了半天时间才选好婚纱的款式。

从今天开始,设计师们将加紧为他们制作服装。

着装的事情解决了,祁瑞刚和莫兰开心地回家了。

!!

第二天,昆虫记她还是去医院看望母亲。现在王黛珍最关心的是孙的案子。

她问江予菲,昆虫记阮田零有没有想办法帮助他们?江予菲说他正在想办法。总之,即使结案,他也会上诉到底,查明真相。

王黛珍还是很担心。万一他不能翻案呢?

她刚刚做了手术,伤口很疼。此外,她还担心孙,她的病情变得更严重了。她躺在床上不舒服。

江予菲决定今晚留下来照顾她。

她让李阿姨回去,李阿姨不同意,劝她回去休息。江予菲的态度非常坚决,她今天必须留下来,她的母亲不能没有她的亲人。

李婶打不过她,便把阮叫来,向他请示。

阮天玲漫不经心地对江予菲说道。

好吧,既然师父不在乎,那就什么都不能在乎。李阿姨一个人回家,想着明天早点来给他们带吃的。

护士晚上回家休息,江予菲独自留在病房里。

她照顾好妈妈睡了之后,拿着暖瓶去打热水,打算洗脸睡觉。走在空走廊里,还能听到脚步声的回声。

医院晚上总是空荡荡的。虽然住在里面的人很多,但是那种冰冷的感觉走不开。

没有热水的地方。

江予菲打开水龙头接热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到他身后,笑着问她:“热水。”

江予菲不认识他。她点点头,脸上没有表情。

“妹子,你家谁有病啊?”男人自来熟地继续和她说话,江予菲回答说她妈妈病了。

男人笑着说:“姐姐,你真孝顺。我家人生病了。这个热水瓶太重了。我来帮你扛。”

“不用,我自己可以。”

“不用客气。我会顺便帮你写一段。”那人只是抓起她手里的热水瓶,江予菲表示不悦。她正要说话,这时一个女人从旁边匆匆向他们走来。

“张!我告诉过你为什么你晚上下班后总是不回家。医院里有女人!你们这些奸夫淫妇,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那个女人愤怒地抓起包就要打江予菲。

被叫到张面前的那个人站在她面前,给了她几拳。

“你快走吧,这里交给我!”男人抓住妻子的手,试图保护身后的江予菲。

他的行为更加激怒了他的妻子。“嗯,你真的有外遇了!狐狸,看我不杀你,看你敢不敢勾引男人!”

江予菲觉得他们太莫名其妙了。

她也不需要热水瓶,匆匆离开了。

她身后的女人继续对她大喊:“等等我,狐狸。我必须找个人给你一个教训。等等我……”

江予菲走得越来越远,很快就甩了这对夫妇。

她回到病房,轻轻关上门,才松了口气。

今天真的是意外。这个男人的情妇是谁?好像男的不是好男人,女的也不是好男人,就打人乱骂人。

她肚子里怀着孩子。如果孩子出了问题,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天晚上,江予菲没洗脸就睡着了。第二天,她还是去医院看望母亲。现在王黛珍最关心的是孙的案子。

她问江予菲,阮田零有没有想办法帮助他们?江予菲说他正在想办法。总之,即使结案,他也会上诉到底,查明真相。

王黛珍还是很担心。万一他不能翻案呢?

她刚刚做了手术,伤口很疼。此外,她还担心孙,她的病情变得更严重了。她躺在床上不舒服。

江予菲决定今晚留下来照顾她。

她让李阿姨回去,李阿姨不同意,劝她回去休息。江予菲的态度非常坚决,她今天必须留下来,她的母亲不能没有她的亲人。

李婶打不过她,便把阮叫来,向他请示。

阮天玲漫不经心地对江予菲说道。

好吧,既然师父不在乎,那就什么都不能在乎。李阿姨一个人回家,想着明天早点来给他们带吃的。

护士晚上回家休息,江予菲独自留在病房里。

她照顾好妈妈睡了之后,拿着暖瓶去打热水,打算洗脸睡觉。走在空走廊里,还能听到脚步声的回声。

医院晚上总是空荡荡的。虽然住在里面的人很多,但是那种冰冷的感觉走不开。

没有热水的地方。

江予菲打开水龙头接热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到他身后,笑着问她:“热水。”

江予菲不认识他。她点点头,脸上没有表情。

“妹子,你家谁有病啊?”男人自来熟地继续和她说话,江予菲回答说她妈妈病了。

男人笑着说:“姐姐,你真孝顺。我家人生病了。这个热水瓶太重了。我来帮你扛。”

“不用,我自己可以。”

“不用客气。我会顺便帮你写一段。”那人只是抓起她手里的热水瓶,江予菲表示不悦。她正要说话,这时一个女人从旁边匆匆向他们走来。

“张!我告诉过你为什么你晚上下班后总是不回家。医院里有女人!你们这些奸夫淫妇,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那个女人愤怒地抓起包就要打江予菲。

被叫到张面前的那个人站在她面前,给了她几拳。

“你快走吧,这里交给我!”男人抓住妻子的手,试图保护身后的江予菲。

他的行为更加激怒了他的妻子。“嗯,你真的有外遇了!狐狸,看我不杀你,看你敢不敢勾引男人!”

江予菲觉得他们太莫名其妙了。

她也不需要热水瓶,匆匆离开了。

她身后的女人继续对她大喊:“等等我,狐狸。我必须找个人给你一个教训。等等我……”

江予菲走得越来越远,很快就甩了这对夫妇。

她回到病房,轻轻关上门,才松了口气。

今天真的是意外。这个男人的情妇是谁?好像男的不是好男人,女的也不是好男人,就打人乱骂人。

她肚子里怀着孩子。如果孩子出了问题,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天晚上,江予菲没洗脸就睡着了。

第二天,昆虫记护士来的很早,昆虫记很尽职。江予菲让她妈妈照顾她,所以她去外面的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

她正走在路上,刚要过马路,突然一辆面包车停在她面前,两个男人从里面冲出来,一把抓住她,迅速把她拖了进去!

汽车在路上只停了几秒钟,很快就开走了。

这是一个监控盲区,路上行人很少,所以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李婶带着丰盛的早餐来到医院。当她看到病房里只有王黛珍和护士时,江予菲根本不在那里。

她不知道护士江予菲去了哪里。护士说她出去买东西了,但是很久没去了,所以还没回来。

李婶拿出手机拨通了的电话。电话占线,没人接。

但是此刻,江予菲被绑匪蒙住了眼睛,闭着嘴,坐在旧货车里,不知道该被他们带到哪里。

开了很久,车停了。他们把她推出车外,带她进了一家旧工厂。

“把她锁在里面!”一个男人说话带有浓重的外国口音。

下一秒,江予菲被推进一个狭窄的房间,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她撕下蒙着眼睛的黑布,发现又黑又黑。江予菲一边撕掉嘴上的胶带,一边摸索着门,使劲拍了一下。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搞错了?”

“绑架的是你!小狐狸,看你以后敢不敢勾引别人老公!这一次,我给你一点教训。不知道羞耻就脱光衣服,光着身子拍。照片会发到网上!”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用他浓重的外国口音谴责了她。

江予菲听了火冒三丈,“你搞错了,我勾引谁!你要是讲道理,我根本不认识你!”

“谁勾引你还不知道?打包,你硬打包!关你小黑屋两天你就知道错在哪里了!”

“哥,别跟这只狐狸浪费口舌了。走吧,表哥还在家里等我们的消息呢。”

当江予菲听说他们要离开时,他急得额头冒汗:“等等,别走,让我出去!你无权关我,这是违法的!”

“呵呵,老子不怕你,你知道老子长什么样吗?也许谁会告谁?如果你是小三,破坏别人家庭,就该拉着狐狸去拍!”

“兄弟,快走,别磨蹭了。”

“走吧,兄弟们,走吧。”

“混蛋!放我出去,你知道关了我的后果吗?”江予菲非常焦急,他用力踢门,但是门是密封的,根本踢不开。

“少浪费精力!过两天就从这里开始了,自然会有人放你出来。出门后再敢勾引男人,下次真的会脱光衣服拍裸照。照片贴在网上,让你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李婶在医院住了一个上午,还是没回来,手机开了也没人接。

她记得江予菲最后一次逃跑。她还会再跑吗?

李婶不敢大意。她立即给阮、打了个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他。第二天,护士来的很早,很尽职。江予菲让她妈妈照顾她,所以她去外面的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

她正走在路上,刚要过马路,突然一辆面包车停在她面前,两个男人从里面冲出来,一把抓住她,迅速把她拖了进去!

汽车在路上只停了几秒钟,很快就开走了。

这是一个监控盲区,路上行人很少,所以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李婶带着丰盛的早餐来到医院。当她看到病房里只有王黛珍和护士时,江予菲根本不在那里。

她不知道护士江予菲去了哪里。护士说她出去买东西了,但是很久没去了,所以还没回来。

李婶拿出手机拨通了的电话。电话占线,没人接。

但是此刻,江予菲被绑匪蒙住了眼睛,闭着嘴,坐在旧货车里,不知道该被他们带到哪里。

开了很久,车停了。他们把她推出车外,带她进了一家旧工厂。

“把她锁在里面!”一个男人说话带有浓重的外国口音。

下一秒,江予菲被推进一个狭窄的房间,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她撕下蒙着眼睛的黑布,发现里面漆黑一片,没有光线。江予菲一边撕掉嘴上的胶带,一边摸索着门,使劲拍了一下。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搞错了?”

“绑架的是你!小狐狸,看你以后敢不敢勾引别人老公!这一次,我给你一点教训。不知道羞耻就脱光衣服,光着身子拍。照片会发到网上!”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用他浓重的外国口音谴责了她。

江予菲听了火冒三丈,“你搞错了,我勾引谁!你要是讲道理,我根本不认识你!”

“谁勾引你还不知道?打包,你硬打包!关你小黑屋两天你就知道错在哪里了!”

“哥,别跟这只狐狸浪费口舌了。走吧,表哥还在家里等我们的消息呢。”

当江予菲听说他们要离开时,他急得额头冒汗:“等等,别走,让我出去!你无权关我,这是违法的!”

“呵呵,老子不怕你,你知道老子长什么样吗?也许谁会告谁?如果你是小三,破坏别人家庭,就该拉着狐狸去拍!”

“兄弟,快走,别磨蹭了。”

“走吧,兄弟们,走吧。”

“混蛋!放我出去,你知道关了我的后果吗?”江予菲非常焦急,他用力踢门,但是门是密封的,根本踢不开。

“少浪费精力!过两天就从这里开始了,自然会有人放你出来。出门后再敢勾引男人,下次真的会脱光衣服拍裸照。照片贴在网上,让你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李婶在医院住了一个上午,还是没回来,手机开了也没人接。

她记得江予菲最后一次逃跑。她还会再跑吗?

李婶不敢大意。她立即给阮、打了个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他。

李婶不敢大意。她立即给阮、昆虫记打了个电话,昆虫记把情况告诉了他。

阮天玲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是又跑了。

但是,他仔细想了想,否定了这个猜测。

她的继父仍在狱中,尚未获释。这个时候她是不会逃走的,否则继父再也出不来了。

她妈妈刚做了手术,没有她她不会自私的逃走。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出了什么事。

阮、黑眼睛,目光锐利。他穿上外套,走出办公室。他对他的秘书说:“取消今天所有的会议。如果有人问我,他们会说我有事,不在公司。”

“总统先生,今天下午您将会见美国bog集团的副总裁……”

“替我向他说声对不起,请他下次再见面。”阮天玲毫不犹豫地说道,他吩咐秘书,大步走向电梯。

他飞快地下楼,一边开车四处寻找江予菲,一边打电话,命令手下去找她。

外面的人都走了,江予菲什么也听不见。

她拍着门喊救命,但哭了半天失声,没人来救她。

她被锁在一个小房间里,里面什么也没有。空那么小,她张开双手就能摸到两边的墙。

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门顶上的一个小洞,可以让空气体通过。

小洞外的光线显示是白天,如果是晚上,这里什么也看不见。

江予菲叫不出来。她只能敲打着门,隐约听到外面手机的铃声。

他们把她的手机落在外面了。外面没人,她拿不到。

天黑了。

阮天玲派人找不到任何东西,就连他的人也找不到江予菲,这说明她此刻有多危险。

阮天玲不再犹豫,立即报警。

以警方的实力,找到她的希望会更大。

出了派出所,严月给他打了个电话。

他低声接通电话:“什么事?”

“凌,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去夜帝玩吧。如果今天大家都去,那就是你和我。”听着阮微笑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感染她的好心情。

“我有事,你自己去吧。这样,我先挂了。”阮天玲没心情和她聊天,于是她挂断电话,开车继续找江予菲。

严月独自来到夜帝面前,东方瑜奇怪地问她:“凌哥没来?”

“他说如果有事他不会来。都一晚上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徐曼微微一闪,笑着挽住她的胳膊:“阮大哥不来,咱们就当没了。以后我们一起喝酒,一起玩。”

严月和她走到沙发前坐下。刘茜茜给他们倒了两杯酒。颜悦挥手道:“我最近身体不太好,不喝了。”

“怎么了?”刘茜茜关切地问她。

“没什么,只是感冒了,医生说不能喝酒。”就算严月来了,她也是心事重重,懒得跟他们玩。

徐曼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她一定担心阮、此时会和在一起。

“岳越,你跟我来,我有话要对你说。”她把她拉起来,走到外面。李婶不敢大意。她立即给阮、打了个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他。

阮天玲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是又跑了。

但是,他仔细想了想,否定了这个猜测。

她的继父仍在狱中,尚未获释。这个时候她是不会逃走的,否则继父再也出不来了。

她妈妈刚做了手术,没有她她不会自私的逃走。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出了什么事。

阮、黑眼睛,目光锐利。他穿上外套,走出办公室。他对他的秘书说:“取消今天所有的会议。如果有人问我,他们会说我有事,不在公司。”

“总统先生,今天下午您将会见美国bog集团的副总裁……”

“替我向他说声对不起,请他下次再见面。”阮天玲毫不犹豫地说道,他吩咐秘书,大步走向电梯。

他飞快地下楼,一边开车四处寻找江予菲,一边打电话,命令手下去找她。

外面的人都走了,江予菲什么也听不见。

她拍着门喊救命,但哭了半天失声,没人来救她。

她被锁在一个小房间里,里面什么也没有。空那么小,她张开双手就能摸到两边的墙。

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门顶上的一个小洞,可以让空气体通过。

小洞外的光线显示是白天,如果是晚上,这里什么也看不见。

江予菲叫不出来。她只能敲打着门,隐约听到外面手机的铃声。

他们把她的手机落在外面了。外面没人,她拿不到。

天黑了。

阮天玲派人找不到任何东西,就连他的人也找不到江予菲,这说明她此刻有多危险。

阮天玲不再犹豫,立即报警。

以警方的实力,找到她的希望会更大。

出了派出所,严月给他打了个电话。

他低声接通电话:“什么事?”

“凌,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去夜帝玩吧。如果今天大家都去,那就是你和我。”听着阮微笑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感染她的好心情。

“我有事,你自己去吧。这样,我先挂了。”阮天玲没心情和她聊天,于是她挂断电话,开车继续找江予菲。

严月独自来到夜帝面前,东方瑜奇怪地问她:“凌哥没来?”

“他说如果有事他不会来。都一晚上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徐曼微微一闪,笑着挽住她的胳膊:“阮大哥不来,咱们就当没了。以后我们一起喝酒,一起玩。”

严月和她走到沙发前坐下。刘茜茜给他们倒了两杯酒。颜悦挥手道:“我最近身体不太好,不喝了。”

“怎么了?”刘茜茜关切地问她。

“没什么,只是感冒了,医生说不能喝酒。”就算严月来了,她也是心事重重,懒得跟他们玩。

徐曼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她一定担心阮、此时会和在一起。

“岳越,你跟我来,我有话要对你说。”她把她拉起来,走到外面。

当刘茜茜看到他们出去时,昆虫记她抿了一口酒杯,昆虫记笑着和周围的人聊天。

“你要告诉我什么?”走到外面疑惑地问她。

徐曼在她耳边嘀咕了一会儿,脸色微微变了变,低声说道:“你真傻!这件事要是被查出来,没人能帮你。”

徐曼无动于衷,说道:“你怕什么?你放心,我要找的人万无一失。岳跃,我想帮你出去。江予菲,这个婊子,我早就看出她不顺眼了。你放心,她会没事的,不过是吓唬吓唬她,让她别太抓狂。”

严月低下头,若有所思地说:“好吧,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除了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茜茜也没有。”

严月想了一下,挽着她的胳膊笑了:“听说你爸爸最近要去竞选人民代表,对吧?”

徐曼的眼睛一亮,他就点点头说:“是的,但是你知道,我爸爸没有政治背景,所以竞选公职的机会很小。”

“许叔叔做了那么多慈善事业,不能竞选。谁能竞选?”严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徐曼突然点头:“你说得对,我爸是做慈善工作最开心的人。”

她心想,今晚让爸爸做点慈善工作吧。当然,这事必须跟严副市长一起办。

江予菲靠着墙坐在地上,感到又冷又饿又渴。

已经是晚上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小黑屋黑漆漆的,空气体稀薄,有一股难闻的霉味。

江予菲双膝跪地,把脸埋在怀里,但她的全身仍然很冷,那种冷渗透到她的骨头里。

她不怕冷,因为她怕肚子里的胎儿出问题。

宝贝,你一定要坚强,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妈妈会很坚强,等着有人来救我们,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很快就能出去…

江予菲就这样祈祷着,睡得迷迷糊糊的。

半夜,她被噩梦惊醒,睁开眼睛什么也没看见。

她慌慌张张地起身拍了一下门,外面却静悄悄的,没有人会来救她。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难听的猫叫,听起来像是婴儿在哭,听起来很可怕。

江予菲躲在角落里,捂着耳朵,害怕得发抖。她脑子里有很多恐怖的画面。

她很担心黑暗中会突然出现什么东西,更害怕歹徒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对她心怀不轨。

她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无尽的想象力。她紧紧地咬着嘴唇,蜷缩成一团,决定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动。

就这样,我不知道她坚持了多久。她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阮、找了一夜,没有找到。

他整晚都保持着平静的面容,低压扩散到方圆十米以内。

他拿出手机,试图再次拨打江予菲的电话。电话又响了,但是没人接。

沮丧之余,他弃手机,深感不安。

即使他被绑架了,绑匪也应该联系他。然而,一夜过去后,仍然没有任何消息。。当刘茜茜看到他们出去时,她抿了一口酒杯,笑着和周围的人聊天。

“你要告诉我什么?”走到外面疑惑地问她。

徐曼在她耳边嘀咕了一会儿,脸色微微变了变,低声说道:“你真傻!这件事要是被查出来,没人能帮你。”

徐曼无动于衷,说道:“你怕什么?你放心,我要找的人万无一失。岳跃,我想帮你出去。江予菲,这个婊子,我早就看出她不顺眼了。你放心,她会没事的,不过是吓唬吓唬她,让她别太抓狂。”

严月低下头,若有所思地说:“好吧,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除了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茜茜也没有。”

严月想了一下,挽着她的胳膊笑了:“听说你爸爸最近要去竞选人民代表,对吧?”

当徐曼的眼睛亮起来时,他点点头说:“是的,但是你知道,我爸爸没有政治背景,所以竞选公职的机会很小。”

“许叔叔做了那么多慈善事业,不能竞选。谁能竞选?”严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徐曼突然点头:“你说得对,我爸是做慈善工作最开心的人。”

她心想,今晚让爸爸做点慈善工作吧。当然,这事必须跟严副市长一起办。

江予菲靠着墙坐在地上,感到又冷又饿又渴。

已经是晚上了。她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小黑屋黑漆漆的,空气体稀薄,有一股难闻的霉味。

江予菲双膝跪地,把脸埋在怀里,但她的全身仍然很冷,那种冷渗透到她的骨头里。

她不怕冷,因为她怕肚子里的胎儿出问题。

宝贝,你一定要坚强,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妈妈会很坚强,等着有人来救我们,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很快就能出去…

江予菲就这样祈祷着,睡得迷迷糊糊的。

半夜,她被噩梦惊醒,睁开眼睛什么也没看见。

她慌慌张张地起身拍了一下门,外面却静悄悄的,没有人会来救她。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难听的猫叫,听起来像是婴儿在哭,听起来很可怕。

江予菲躲在角落里,捂着耳朵,害怕得发抖。她脑子里有很多恐怖的画面。

她很担心黑暗中会突然出现什么东西,更害怕歹徒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对她心怀不轨。

她越想越控制不住自己无尽的想象力。她紧紧地咬着嘴唇,蜷缩成一团,决定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动。

就这样,我不知道她坚持了多久。她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阮、找了一夜,没有找到。

他整晚都保持着平静的面容,低压扩散到方圆十米以内。

他拿出手机,试图再次拨打江予菲的电话。电话又响了,但是没人接。

沮丧之余,他弃手机,深感不安。

即使他被绑架了,绑匪也应该联系他。然而,过了一夜,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不担心被勒索,昆虫记他怕他们不要钱,昆虫记只要他们的命。

阮天玲越想越不安,他很担心江予菲会出事。

那种担心夹杂着丝丝恐慌,让他忍不住不担心她,不关心她。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担心她的安全。

他向自己解释说,她怀了他的孩子,所以他很担心她。

但他问自己,如果她没有怀孕,他还会这么在乎她吗?

阮天玲无法回答这个假设。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连忙接过手机,接通:“是谁?”

原来打电话的不是绑匪,是派出所。

警察告诉他,他找到了一条线索。阮立即开车去了派出所。

负责此案的警官指着坐在审讯室的一对夫妇,对他说:“我们昨晚查了医院的监控录像。发现昨晚,他们两人与江予菲有过接触。那个男人说他只是看着江予菲的美丽,所以他走上前去和她说了几句话。结果被老婆抓了,以为他们有暧昧关系,就开始打架。至于别人,他们不知道,也不能问怎么问。”

“也许他们在说谎。”阮天岭看着尹稚的眼睛盯着那个人,冷冷地说道。

警官摇摇头。“应该不可能。我们带了测谎仪来证明他没有撒谎。”

阮,微微眯起眼睛,警官说:“昨晚可能是巧合,但这个案子更难。”

阮天玲保持沉默,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江予菲的手机号码。

她的电话一直接通,但没人接。

不过挺好挺过去的。如果你能打通,总会有人听到铃声。只要电话接通,他就能找到手机的位置。

他以前给江予菲的手机打过无数次电话,但是没有人接。这一次他没抱多大希望。

就在铃声响了很久之后,电话突然接通了!

睡在寒冷地面上的江予菲似乎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

她困惑地睁开眼睛,仔细听着。外面有汽车和许多人在说话。

她已经睡了两天了吗?工厂的人都来上班了?

江予菲撑起他麻木冰冷的身体,爬到门口,举起手使劲敲门:“救命...有没有人,帮忙……”

“快,人在里面!”外面有人喊,然后看到一个人影冲过来,用地上的锤子砸开门锁,打开了旧木门。

的尸体从里面掉了出来,阮、眼疾手快地抱住了她,手一碰到她冰冷的衣服,他不假思索地脱下外套,裹住了她的头和身体,赶紧抱着她上了救护车。

担心她会怎么样,他特意安排了救护车跟着,但确实派上了用场。

“病人体温过低,快开暖气!”

江予菲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她不敢睁开眼睛。她在黑暗中呆的时间太长,眼睛适应不了光线。

一个氧气面罩蒙住了她的脸,她急促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他不担心被勒索,他怕他们不要钱,只要他们的命。

阮天玲越想越不安,他很担心江予菲会出事。

那种担心夹杂着丝丝恐慌,让他忍不住不担心她,不关心她。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担心她的安全。

他向自己解释说,她怀了他的孩子,所以他很担心她。

但他问自己,如果她没有怀孕,他还会这么在乎她吗?

阮天玲无法回答这个假设。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连忙接过手机,接通:“是谁?”

原来打电话的不是绑匪,是派出所。

警察告诉他,他找到了一条线索。阮立即开车去了派出所。

负责此案的警官指着坐在审讯室的一对夫妇,对他说:“我们昨晚查了医院的监控录像。发现昨晚,他们两人与江予菲有过接触。那个男人说他只是看着江予菲的美丽,所以他走上前去和她说了几句话。结果被老婆抓了,以为他们有暧昧关系,就开始打架。至于别人,他们不知道,也不能问怎么问。”

“也许他们在说谎。”阮天岭看着尹稚的眼睛盯着那个人,冷冷地说道。

警官摇摇头。“应该不可能。我们带了测谎仪来证明他没有撒谎。”

阮,微微眯起眼睛,警官说:“昨晚可能是巧合,但这个案子更难。”

阮天玲保持沉默,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江予菲的手机号码。

她的电话一直接通,但没人接。

不过挺好挺过去的。如果你能打通,总会有人听到铃声。只要电话接通,他就能找到手机的位置。

他以前给江予菲的手机打过无数次电话,但是没有人接。这一次他没抱多大希望。

就在铃声响了很久之后,电话突然接通了!

睡在寒冷地面上的江予菲似乎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

她困惑地睁开眼睛,仔细听着。外面有汽车和许多人在说话。

她已经睡了两天了吗?工厂的人都来上班了?

江予菲撑起他麻木冰冷的身体,爬到门口,举起手使劲敲门:“救命...有没有人,帮忙……”

“快,人在里面!”外面有人喊,然后看到一个人影冲过来,用地上的锤子砸开门锁,打开了旧木门。

的尸体从里面掉了出来,阮、眼疾手快地抱住了她,手一碰到她冰冷的衣服,他不假思索地脱下外套,裹住了她的头和身体,赶紧抱着她上了救护车。

担心她会怎么样,他特意安排了救护车跟着,但确实派上了用场。

“病人体温过低,快开暖气!”

江予菲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她不敢睁开眼睛。她在黑暗中呆的时间太长,眼睛适应不了光线。

一个氧气面罩蒙住了她的脸,她急促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