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贝斯特全球最豪华最新版(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神医兵王txt下载(1/47)

贝斯特全球最豪华最新版(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米砂勾着嘴唇:“我看你的技术也不错。”

“你不坏,神医神医我当然不能太坏,神医神医不然我配不上你。”

桑格拉斯刚说完,就被米砂的胳膊肘撞在了肚子上。

“嘿,现在是逃亡时间。里面禁止打架。”桑璃委屈的说道。

“那你闭嘴!”

桑鲤喃喃自语,“我说的是实话。没有金刚钻,我怎么敢追求你?”

米砂不再和他说话,她问道:“监控系统被破坏了吗?”

“放心吧,今天这个城市的监控大部分都被砸了。”

米砂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乍得基地的保镖们,已经找到了发射炮弹的地方。

这个结果让他们非常惊讶。

因为那里没人,只有一个枪管和一个发射器,炮弹的发射时间是固定的,所以根本没人操作。

我换了几趟车,一路上消除了各种痕迹。

晚上,他们三个终于到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房子是两天前找到的。

而且,他们找到了不止一个房子,找那么多房子住哪里都安全。

但现在看来,每栋房子都很安全。

到了目的地,米砂把枪管扔给桑鲤:“去清理痕迹。对了,房子里有吃的吗?”

桑鲤笑着说:“这里有各种各样的食物。你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米砂迫不及待地进入别墅。

妈的,她饿死了。她渴了。

现在她觉得自己可以吃一头牛了。

看着米砂走进去,阮天玲和桑璃对视一眼。

“这个女人太牛了~逼的。”阮天玲不由得感慨说道。

受伤了,几天不吃不喝,看起来还是那么精神,作为男人,他们说压力很大。

桑鲤点点头:“我想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阮,瞅了他一眼:“我想你是不会翻身的!”

桑鲤拒绝接受:“老板,你看不起我。”

“我看透你了。”

桑鲤:“…”

阮、、收拾干净后,来到客厅,看见在沙发上睡着了。

地上有两瓶矿泉水和两个面包皮。

她没有吃太多。

桑鲤上前叫她:“米砂,你还醒着吗?”

"..."米砂没有回答。

桑鲤摸了摸她的额头。她的额头很烫。“老板,我们需要叫医生。”

米砂生病了。

阮、没有叫医生,而是给她买了药,并给她注射了消炎药。

还挂了点滴。

他们可以做基本的医疗。

他们的身体一直都很坚韧,基本上只需要简单的治疗就能好起来。

米砂的身体也很强壮,伤口没有治疗,也没有发炎,这显示了她很强的抵抗力。

但是米砂在醒来之前仍然睡了一夜。

她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沉。即使她受伤或生病,也不会睡得太沉。

但是这一次,她好像睡着了,什么感觉都没有。

也许,她知道有人在身边,所以她放心了。

太阳从地平线升起。

阳光透过白色窗帘投射进来,米砂听到外面鸟儿的声音。- 5327+2o1815 ->

莫兰很想去,兵王但又怕齐瑞刚不让她带艾凡。

“先收拾东西。”她说。

“好的。”

就在他们收拾行李的时候,兵王祁瑞刚走了进来。

慧姐不由自主地停下来:“齐先生……”

“我们单独谈谈吧。”他直视着莫兰。

莫兰不说话。慧姐出门很懂事。

“带上埃文。”祁瑞刚出声了。

慧姐看着莫兰。莫兰没有反对。她把孩子给了她。

慧姐抱着埃文出去了,齐瑞刚反手关上门。

莫兰淡淡地问:“谈什么,说吧。”

瑞奇只是站在她面前:“你可以搬出去,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莫兰皱起眉头。“是什么?”

齐瑞刚一脸冰冷,直接说道:“我以后就留在伦敦生活。”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埃文将来要飞十几个小时才能回家吗?”祁瑞刚犀利的问道。

“我不喜欢这里。我说我要住A城。”

齐瑞刚微微拽了拽嘴。“就是你。如果你想去A市,就离开埃文。埃文迟早会回来的,你不能自私地把他和我们隔离。”

莫兰有点生气:“说好了……”

“说只是让你抚养埃文直到他懂事。但他在伦敦生活不能不说好。”

“既然我现在养他,自然是我在哪里,他在哪里。”

“所以你必须留在这里。”

“不可能!”她不会留在这里,以免再和他纠缠不清。

齐瑞刚厉声看着她:“莫兰,你做错了,难道不应该弥补吗?”!"

"..."莫兰被卡住了。

齐瑞刚毫不留情地说:“没人知道这老头能活多久。如果他只能活一年或六个月,你就要把埃文放在心上?”

“让你住在伦敦,也方便老人随时看望孙子。或者你能做到隔三差五飞过来?或者你能做到这一点,不让埃文和他的祖父最后一次相处吗?”

莫兰心虚,气短。

她真的不能按他说的做...

齐瑞刚压低声音:“你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不同意可以...我将争夺埃文的监护权。”

什么?!

莫兰睁大了眼睛。

齐瑞刚的表情很严肃:“我觉得你不应该是我的对手!”

“你食言!”

“不,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莫兰突然觉得好难过。

她太天真了,以至于她认为她可以在离婚并照顾好埃文后放松一下。

结果她觉得自己就像祁瑞刚手里的老鼠,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让她以为她甩掉他了,只是他慈善心情好罢了。

同样,他心情不好,她不得不毫无反抗余地的回来。

只要他愿意,她一定要和他复婚,重新过以前的生活吗?

莫兰摇摇头。“不,我不会妥协。我不会答应你任何事,”

齐瑞刚突然转冷:“你不同意?!"

莫兰被他的声音吵醒了。

是的,神医如果他拒绝,神医他会争取埃文的监护权。

还有,恐怕齐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莫兰根本没有选择!

“你真的不同意?”祁瑞刚眯着眼。

“我可以答应,但你必须答应将来绝对尊重我。这次我错了,无法反驳。你不能用你的能力来强迫我以后做任何事!”莫兰一字一句地说。

齐瑞刚忍不住讽刺地笑了起来:“我已经给你足够的尊重了!”

“还不够!我要你绝对尊重我,不要随意干涉我的生活!”

祁瑞刚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轻笑。

“好吧,我可以尊重你,但你要尊重我,你不能故意把埃文和我们隔离。”

"你不能打着埃文的旗号随意干涉我的生活。"

“这要看对埃文是否有好处。如果对他不好,我自然会干涉。”

莫兰点点头:“好吧,总之我们会及时处理具体的事情。”

“是的。”

“成交!”莫兰做了最后的决定。"既然我已经答应你了,我现在可以带艾凡去吗?"

“不,住旅馆不安全,也不能给埃文更好的照顾。在我找到合适的房子之前,你不能搬出去。等不及了可以自己去!”

留下这句话,祁瑞刚转身离开。

莫兰忍着想和他争论的冲动,同意留下来。

齐瑞刚走没多久,慧姐抱着埃文进来了。

“莫小姐,我们还是要走吗?”慧姐直接问她。

莫兰接过孩子,摇摇头。“你不走,我怕你多留几天。”

“哦。”慧姐没多问。

莫兰低头看着怀里的埃文,突然问慧姐:“慧姐,你有孩子吗?”

慧姐笑笑:“对,我在这里读书。现在我14岁了。”

“就在这里?”莫兰微微惊呆了。

慧姐点点头,“嗯,我们在这个地方住不下的时候选择了回国。但孩子留在这里学习。”

“这些天,你一直没告诉我……”

慧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现在有工作了,你说呢?”

“慧姐,你和孩子认识多久了?”

“已经一年多了。”

“这两天我在这里无事可做。去看看他。”

“真的?”慧姐很惊讶。

莫兰点点头。“是的,你去吧。我想住在这里。齐瑞刚自然会安排人帮忙照顾艾凡。”

慧姐开心地点点头:“谢谢莫老师,那我以后再去。”

“好。”

没多久,慧姐收拾好东西,高高兴兴的走了。

莫兰突然觉得全世界的母亲都不容易...

尽管艾凡,她不能完全摆脱齐瑞刚,但她仍然不抱怨也不讨厌。

因为埃文是上帝给她的最好补偿...

小泽新的医术确实不错。

齐老人的身体在他的治疗下很快恢复了很多。

几天后,他病情稳定,被转移到普通病房。

莫兰听到这个消息很开心,愧疚感也少了很多。

神医兵王txt下载

莫兰抱着埃文去拜见齐大师。

祁瑞刚和祁瑞森也去了。

但是他们两个只在病房里呆了几分钟就出去了,兵王宁愿咨询齐大师的病情,兵王也不愿和他在一起。

莫兰觉得他们的内心一定很矛盾。

即认齐之父,但不习惯与他亲近。

只有莫兰和埃文留下了。

"埃文,这是爷爷,叫爷爷。"莫兰教他的。

艾凡好奇地盯着熟睡的齐大师。“啊,啊?”

他冲着他喊,发现爷爷根本没有回应他。他扯开嗓子喊:“啊!”

莫兰赶紧捂住小嘴:“宝贝,安静,别太大声。”

埃文以为她在和他玩。

“啊,”他继续喊。

莫兰又捂住了嘴。“安静,别叫。”

“咯咯,咯咯……”这个小家伙也叫上瘾。

莫兰很无奈。“我不能再让你呆在这里了。我们马上就走。”

“啊……”

“来吧,不要尖叫。”

莫兰抱着孩子离开了病房,但她没有发现老齐的眼皮微微动了动。

莫兰和祁瑞刚一起来的。他坐同一辆车回去是很自然的。

她抱着艾凡去找齐瑞刚。

小泽新在这里有临时办公室,莫兰去办公室。

“肖先生的意思是我父亲现在情况稳定,是暂时的吗?”祁瑞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莫兰忍不住停下来。

“是的,老先生的大脑有出血症状。虽然已经过了危险期,但随时会突然出事。”

“肖先生别无选择?”

“虽然我医术不错,但不能违背身体疾病的规律。我只能想办法治好他。至于他以后会不会生病,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生病。”

“萧叔叔什么时候走?”祁瑞森突然问道。

“过几天我就要走了,那个时候我就不需要我了。”

祁瑞刚和祁瑞森都知道,不可能把萧泽新留下,让他一直在这里治疗老人的病。

他这次付出这么多,不容易。

"这件事老人不可能知道。"祁瑞刚低沉的说道。

这时,埃文突然发出一声。

他好奇地盯着莫兰,不明白马妈为什么站在这里。

现在发现了,莫兰想直接推门。

祁瑞刚比她先一步开门。

“有什么事吗?”他问。

“没什么。”莫兰摇摇头。

齐瑞刚把埃文抱在怀里。“走吧,我们回去。”

莫兰点点头,没有问什么。

回去的路上,祁瑞刚什么也没说。

莫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齐老人的病让他们觉得有些沉重。

突然,齐瑞刚说:“我现在带你去看她。”

“什么?”莫兰不明白。

“你不想见她吗?”祁瑞刚问。

“你是说...沈阿姨?”

“嗯。”

莫兰突然有些激动,“你不是不让我见她吗?为什么现在同意?”

“你可以选择不去!”祁瑞刚的脸好臭。

莫兰不说话了,他自然要走了。

只是,神医如果你走了呢?

车子到了沈云培的住处。

莫兰跟着祁瑞刚下了车,神医开始向别墅走去。

“先生!”里面的保镖看到他们,恭敬地打招呼。

瑞奇只是把孩子交给莫兰:“你自己上去,我不上去。”

莫兰拉着孩子:“你就不怕我把一切都告诉她?”

齐瑞刚微微扯了下嘴:“你说出来怎么办,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莫兰不懂。

她怎么感觉祁瑞刚好像不是很满沈云培?

他是在责怪沈云培谋杀齐大师吗?

带着许多疑问,莫兰和埃文进入沈云培的房间。

沈云培正坐在沙发上看书。虽然她看起来很平静,但她的脸很黯淡。

听到有人推门进来,沈云培头也不抬。

她没有惊讶地抬起头,直到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

“莫兰?!"

她惊讶地看着莫兰和莫兰怀里的孩子。

莫兰淡淡地招呼她:“沈阿姨,好久不见。”

“这是你的孩子吗?”沈云培盯着艾凡,眼神里自然流露出爱意。

"是的,他的名字叫齐墨韵."

沈云培的目光无法从埃文身上移开。“他很可爱。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孩子。”

莫兰找了个地方坐下。

“沈阿姨,没想到你又做傻事了。”她直接说。

沈云培嘴角敛起一丝笑意:“这次你不用为我求情了,你帮了我很多。”

“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吗?”

沈云培答非所问:“齐振华还活着吗?”

莫兰点点头。“是的。他现在脱离危险了。”

沈云培微微变了脸色:“没想到他的命这么大,还活着!”

“沈阿姨,你和齐大师有什么深仇大恨?”

沈云培看着艾凡。“这孩子和齐瑞刚很像。”

“我喜欢你小时候的样子,但是我现在没有礼物送给他。不过,他也是齐振华的孙子。奇怪,我不恨他,啊……”

“沈阿姨,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愿意说吗?”

“我告诉了齐瑞刚我应该说的话。他没告诉你吗?”

莫兰知道的很多,但还是装作不知道。

“他没说。”

“他大概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不想让你知道他爸是什么样的人。”沈云培讥讽地笑了。

“告诉你就可以了。我生了齐振华,后来他杀了他……”

“啊?!"莫兰大吃一惊。

她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误会。

沈云培的眼里自然流露出仇恨:“那是他的孩子。为了取悦陈艺溱,他杀了我的孩子。你以为我讨厌他吗?!"

,已故老太太齐。

“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莫兰自然不相信是他杀了她的孩子。

不然为什么祁瑞刚还活着?

“没有误会!我孩子出生不到一个月,他就把他带走了,然后他亲口告诉我孩子死了!已经死了!但是我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明明很健康!”

这显然是齐老爷子骗了她。

“也许吧...我真的是病死的。”莫兰试探性地说道。

沈云培冷笑道:“一个健康的孩子突然病死了?我甚至没有最后一次见到他。我怎么能相信孩子是病死的呢?”

“齐大师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是说了吗?他试图取悦陈艺溱。陈艺溱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兵王她自然不能抱我的孩子。陈艺溱想让我的孩子死,兵王他怎么能不同意呢?”

“但那也是他的孩子。”

“他的孩子怎么了?再多的孩子也比不上陈艺溱在他心中的地位。”

莫兰很惊讶:“你是说...齐大师最喜欢的人是齐老太太?”

沈云培点点头:“是的。”

莫兰真的不懂,齐老太太怎么会爱他?

她想,齐老爷子爱过余梅,现在的沈云培。

"那为什么齐家城堡有你的雕塑?"

沈云培冷笑道:“谁知道。可能是齐振华愧疚,觉得对不起我,也可能是他后悔了。反正他满嘴鲜花虚伪虚伪!”

“你这样说是不对的。”莫兰分析道,“如果他爱的人是祁老太太,那么他就不会在祁老太太面前造你的雕塑。老太太看到了不会生气吗?”

沈云培摇摇头。“这个我不知道。但他爱的人绝对是那个女人。”

"..."莫兰见她这么肯定,也就懵了。

也许是的,祁老头爱死了祁老太太。

不然这么多年了他怎么还不再婚?

他的妻子,只有齐夫人一人。

“沈阿姨,你后来怎么变成这样了?”莫兰又问。

沈云培摸了摸她的脸:“如果没有,怎么能逃过齐振华的眼睛?他杀了我孩子,我自然要找他报仇!”

“你和真正的沈云培是什么关系?”

沈云培这时反应很惊讶:“我以为你说齐瑞刚什么都没告诉你。你怎么知道我原来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对我刚才说的话并不感到惊讶。"

“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只是想知道更多……”莫兰内疚地说。

沈云培没有怪她。“我来伦敦读书,在飞机上认识了沈韵佩,但是没人知道我认识她。我只是偶尔联系她。”

这和莫兰当初的猜测差不多。

她和真正的沈云培真的是在去伦敦的飞机上认识的。

“那真正的沈云培呢?”

“她死了,当我刚刚失去孩子的时候,我去找她。结果她快死了,没人照顾她。送她走是我最后一次旅行。然后...我会正视,变成她的样子,取代她的身份。”

“这些年你都在干什么?”莫兰又问。

沈芸佩不再是余的媚笑,“钱自然是很难赚的。我以为只要我的钱比齐振华多,我就可以报复他……哦,上帝根本没有帮助我,我失去了一切,浪费了很多时间。后来我想了别的办法对付他,也做不到。我根本无法报复。”

神医兵王txt下载

“认识到我和他的差距后,神医我冷静下来,神医开始慢慢部署,寻找机会开始,直到遇见你……”

莫兰基本什么都懂。

“所以你要杀齐瑞刚,因为他是齐夫人的孩子?”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陈艺溱,我的孩子不会死,所以她应该死!我不想放过她的孩子!”

“孩子是无辜的……”莫兰忍不住说。

玉梅兴奋地反驳:“那我的孩子不是无辜的?!他们可以残忍,我为什么不能?!"

莫兰无法告诉她,她要杀的人不是齐夫人的孩子,而是她自己的孩子。

“我应该叫你余阿姨,余阿姨,你还讨厌吗?”

余梅的眼里还有无法化解的怨念。

“我当然讨厌!我的孩子死了,他不能活了。这么多年,我付出了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都是对他们有害的。你能说我可以不讨厌吗?”

莫兰立刻明白了祁瑞刚为什么不说实话。

余梅的恨不仅仅是对失去孩子的恨。

这些年积累下来的怨气,一时半会根本消除不了。

即使知道祁瑞刚是她的孩子,她还是会讨厌。

恨戚他骗了她,让她痛苦了这么多年,让她伤心了这么多年。

恐怕她不会真的讨厌...

玉梅突然问:“莫兰,如果是你你会讨厌吗?”

莫兰哽咽了,“……”

玉梅摸了摸脸。“我甚至不能做我自己。我能不讨厌吗?”

莫兰终于带着阴郁的心情离开了。

祁瑞刚坐在楼下的沙发上。

他的手指夹着一根烟,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擦出了几个烟头。

看到莫兰来了,他擦掉了香烟。

莫兰看着他,不再说话。齐瑞刚站起来,什么也没问:“走,回去!”

看着他走在前面,莫兰咽下了他想说的话。

跟着祁瑞刚上了车,莫兰还是没想好该说什么。

她等着祁瑞刚问她。

但他没有。他从来没有问过。他非常沉默。

莫兰忍不住说道,“基本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不知道她跟你说了多少。”

"..."祁瑞刚没有回答,他侧着头看着窗外,侧脸的轮廓很冷。

莫兰只好接着说:“她跟我说齐大师带着孩子,跟她说孩子病死了……”

莫兰把她和沈云培的对话全部说了出来。

“她还是讨厌它。当然,我不在乎你做什么。我只告诉你我知道的。”

“我真不敢相信你什么都没告诉她。”祁瑞刚淡淡的看着她。

“我觉得你说出来比较好。”

祁瑞刚不再说话,继续凝视着窗外。

莫兰看着他,忍不住问:“你好像对她有什么不满?为什么?”

祁瑞刚的眼睛嗖地冷了几分。

“你这么了解我?”

“我只是觉得……”

“不该你问,你别问。从明天开始,你只需要带埃文去看望老人。”

“放心吧,兵王我不会再问了!兵王”

莫兰也向窗外望去,车厢陷入了凝固的气氛。

汽车到达了城堡。

下车时,莫兰问:“你给我找到你找到的房子了吗?”

瑞奇只是瞥了她一眼:“我找到了就告诉你!”

“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没找到?”

“你认为我是在故意骗你吗?!"祁瑞刚问。

莫兰觉得今天心情不好,说话像吃了炸药。

“最好不要!”

祁瑞刚不知道哪根神经,突然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你为什么没找到房子?!"他愤怒地质问电话那头的人。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厉声说:“快点给我找。找不到就滚!”

莫兰不禁被他的外表吓到了。

埃文在怀里瞪了一会儿,然后哇的一声哭了!

莫兰也突然生气了。“你怎么了?孩子被你吓哭了!”

埃文哭得更伤心了。

祁瑞刚黑着脸看着他们,终于一声不吭地下了车,大步走了。

莫兰抱着孩子下了车,没有跟着她。

而是向花园走去。

埃文一直在哭,哭得很伤心。

莫兰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的心情好起来。

她不想回去面对祁瑞刚,她真的不想呆在这个地方。

*********

第二天,莫兰没等齐瑞刚就早早起床,开车带艾凡去医院。

她来得有点早,但有些人比她早到。

莫兰下了电梯,走过一条走廊,然后拐过街角,看见祁瑞森和萧泽欣在说话。

“这两天你抽个时间,我帮你查一下……”

齐瑞森点点头:“是的,很好。”

“你按时吃药了吗?”

“我一直在吃。”

“吃什么药?!"莫兰快步走上前来,关切地看着祁瑞森。“你怎么了?你有病吧?”

齐瑞森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问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早?”齐瑞刚没来?"

“齐瑞森,你病了吗?”

“没有。”

“刚才听清楚了!”

莫兰看着萧泽欣:“萧叔叔,他怎么了?”

萧泽新笑笑:“没事,你放心。”

“没事,为什么要检查,为什么要吃药?!"

齐瑞森只好说:“前段时间出了车祸。萧叔叔说他的药比较好,我就在吃他给的药。”

“事故是什么时候?”

“快一年了,现在基本完成了。老人也知道没什么大问题,就没说出来。”

“真的?”莫兰不信。

萧泽新笑着说:“是真的。而且我向你保证,他可以长命百岁,变得坚强,好吗?”

莫兰松了一口气,小泽新似乎没有说谎。

齐瑞森转移话题:“你是来看老人的吧?现在进去,顺便问一下,你吃过早饭了吗?”

莫兰刚要说吃,肚子就叫了一声。

她尴尬地说:“我还没吃饭呢……”

齐瑞森皱起了眉头。“埃文吃了吗?”

“是的,我给了他一瓶牛奶。”

神医兵王txt下载

“你去看看老人,神医就当我没吃饭,神医我让人买了点早餐。”

“好。”莫兰没有拒绝,把埃文抱到病房里。

齐老爷子还是没醒。

莫兰坐在他旁边,教埃文叫他爷爷。

祁瑞森动作很快,很快就端着早餐进来了。

莫兰和他出去在休息室吃饭。

“有皮蛋瘦肉、馒头、三明治、玉米、蛋饼。你喜欢吃什么?”

祁瑞森一个个把丰盛的早餐放了出来。

在莫兰说话之前,埃文用他的小手抓了一块玉米。

"埃文,你不能吃这个!"莫兰,把它拿走。

小家伙看着这么多食物,口水都流出来了。

莫兰只好拿皮蛋瘦肉粥喂他。

祁瑞森跟着坐下,吃着馒头。

他还特意把馅料剪下来喂给埃文。

埃文喜欢吃肉,不吃粥,就眼巴巴地看着齐瑞森。

齐瑞森笑着伸出手:“孩子给我,我喂他。”

“你还没吃饱……”

“其实来之前吃了点东西,现在也不饿了。你把孩子给我,你慢慢吃,我来照顾他。”

莫兰知道奇瑞森很喜欢孩子,埃文也很喜欢。

她满怀信心地把孩子交给了他。

齐瑞森特意把肉给埃文吃,小家伙吃得满嘴是油,一直对他笑。

齐瑞森笑着问他:“埃文知道怎么称呼我吗?”

"..."小家伙盯着他无辜的眼睛。

“叫我叔叔,知道吗?”

“啊,啊……”

“对,是大叔。”

“啊啊……”

“再叫一次。”

莫兰哈哈大笑起来。“你能听懂他说的话吗?”

齐瑞森很幽默:“难道不是火星人的语言吗?”

“咳咳……”莫兰想笑又不好意思笑,脸都红了。

齐瑞森浅浅一笑:“好笑吗?”

“是不是很好笑?”莫兰问。

齐瑞森笑着说:“嗯,很搞笑。”

他低下头,又把它喂给了埃文。"埃文听说他会打电话给爸爸妈妈,对不对?"

这是给莫兰的。

“是的。”莫兰会意地笑了。

只是不太清楚,偶尔叫一下。

"埃文,我能教你再给你叔叔打个电话吗?"

埃文觉得齐瑞森在和他聊天,就用他的火星语言方言和他说话。

他们两个,在精神交流!

齐瑞森很有耐心。他教了埃文很多次,埃文用他的语言和他谈了很多次。

几乎所有的馒头都吃完了。

只剩一个了。

齐瑞森接过最后一个馒头,说:“这是最后一口。埃文叫我叔叔,我会给你食物,好吗?”

埃文看了看馒头,然后看了看祁瑞森。

祁瑞森故意引诱~迷惑了他,“知道怎么叫我吗?你叫我,我就给你。”

埃文突然变得异常聪明:“巴巴”

祁瑞森惊愕,莫兰也惊愕。

更错愕的人是刚刚走进来的祁瑞刚。

进来的时候只听到齐瑞森的临终遗言和埃文响亮无比的粑粑!

“怎么,兵王你要追祁瑞森?”满腹醋意的齐瑞刚,兵王口无遮拦。

莫兰张开手说:“你的怀疑近乎病态!”

齐瑞刚眼睛一黑:“是我怀疑?这么多年,他心里一直记着你。你敢说你心里没有他?”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敢发誓你从来没有被他诱惑过吗?”

"...疯狂!”莫兰只想骂他。

就算她曾经真的对祁瑞森有过留恋,那也是祁瑞刚逼的。

如果他没有让她生不如死,她怎么会胡思乱想呢?

齐瑞刚冷笑道:“你真的被他诱惑了。”

“我没有!别用脑子来揣测我!”

“我脏吗?当年要不是你和他……”

“我跟他算什么?”莫兰嘲讽的冷笑,“我和他怎么了?你有什么证据吗?”

“你在他房间里呆了一晚,谁知道你在干什么!你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如果你还那样做,你就是在想他!”

“你差点杀了他,我只是在照顾他。我莫兰,对得起天地良心!是你因为含沙射影折磨了我七年!你根本就不是人!”

莫兰气得眼睛都红了。

祁瑞刚微微愣神,事实上,他早就怀疑莫兰和祁瑞森没什么。

但他们没谈,就像刺一样扎在他心里,总让他难受。

现在听莫兰这么说,他真的相信了。

“无论如何,你不应该和他单独呆一晚!”

莫兰气得哈哈大笑,也不解释。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质疑我?我和你没有关系,也永远不会有关系!”

“就算我明天去找个男人结婚,你也管不着!”

“你敢!”祁瑞刚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像是要吃人。

莫兰一点也不被他吓到:“你以为我敢吗?总之这辈子我娶谁都不会娶你!”

祁瑞刚气得咬牙切齿,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一刻,埃文发出了异常的呜咽声。

两个人同时看着孩子,都大惊失色

埃文你怎么了?莫兰急得突然哭了。

埃文茫然地盯着,眼里充满了恐惧。

他张着嘴,想哭又哭不出来,却一直打嗝。

齐瑞刚也吓坏了。"埃文,你怎么了?"

他拍拍孩子的背,但埃文仍然没有反应。

莫兰的眼泪像碎珠子一样掉了下来:“埃文,别吓妈妈,你怎么了?”

埃文压抑的小脸变红了,好像失声了。

祁瑞刚不再犹豫,一狠心,狠狠捏了一把儿童聚丙烯..

埃文吃痛了,突然嗖的一声哭了,声音好像要掀下屋顶了。

莫兰心如刀割,听到孩子哭了,她松了一口气。

大声喊出来...

“走,去找医生!”祁瑞刚抱着孩子出去了。

莫兰,快点。

病房里的人很快空,只留下齐老爷子在病床上。

没人知道,他已经睁开眼睛了。

瑞奇只是带着艾凡去找萧泽欣。

李明熙也想,神医但龙家势力太强,神医不同意对待男方会得罪龙家。设计手册

再说了,让她治龙九天也比让别人治好。

至少她可以保证他不能康复...

如果别人给他治疗,万一龙九天就突然醒了。

所以,不如让她掌握九天龙的情况。

当然,你不能告诉萧郎李明熙的想法。

她挽着他的胳膊,无辜地笑了笑:“我已经答应他们,签了协议。现在戒掉不好。而且,待人接物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一名医生,我不能免于毁灭。”

萧郎知道李明熙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

不然她也不会主动治疗他。

他很民主,不限制李明熙发展事业。

当李明熙坚持的时候,除了尊重她的决定,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好吧,那么,如果你受了委屈,你一定要告诉我。”

李明熙扬起眉毛笑了笑:“谁敢给我委屈?”

萧郎知道李明熙的强硬,几乎不肯吃亏。

他可以放心她的人品。

萧郎捏捏她的鼻子,拥抱她,走向社区:“我们回家吧。对了,吃饭了没有?”

“还没有,我想吃你做的菜。”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两人高高兴兴的回家,继续过着各自平淡快乐的每一天。

第二天,他去给龙久天治病,李明熙自己开车。

以后她自己开车,相当于上班。

好在龙家没那么霸道。并不要求她每天都去。他们需要的只是她的奉献。

李明熙每天都很‘敬业’,绝对无懈可击!

但是,她必须每天准时下班,绝不多待一分钟。而且每周都要休息两天。

龙族病了九天,十几年没有进步,所以龙族短期内对李明熙没有希望。

再过两三年,他们就可以等了。

李明熙要消费了。也许两三年后,龙已经死了九天了...

只要他死了,她应该没有后顾之忧。

时光飞逝。一会儿,到了阮小公主的月圆酒。

李明熙和萧郎亲自去商场为他们的孩子挑选礼物。

阮的小公主的名字也被选出来,叫做哀。

阮,取了这个名字。他说小公主是全家人的最爱,所以取名君爱。

外号,自然叫小爱。

给满月宝宝的礼物无非就是衣服鞋子奶粉纸尿裤什么的。

还是银饰,玉坠,金子对孩子来说太重了。

李明熙和萧郎还没有决定送什么。

李明熙和他挽着萧郎的胳膊在商场里走来走去,不知道送什么好。

“送什么好?”李明熙再次问萧郎。

萧郎也不知道。“第一次选满月礼物,不知道送什么好。”

李明熙笑道:“我也是第一次。”

阮家什么都不缺。他们送礼物,是新奇,不是珍贵。

只是这种新鲜感,真的很难想象。

“不如送个玉坠。”肖帖建议。

李明熙想了想,兵王摇摇头:“不,兵王太普通了,没什么特别的。”

“那送银饰?”

李明熙依然摇头:“没什么意思。”

萧郎摊开手:“我真的想不起来。老婆,还是你决定吧。你说什么就送什么。”

“我还等你做决定呢!”

“你是老婆,应该由你决定。”

李明熙笑着说:“你还是老公……”

萧郎一本正经地说:“在我们家,一家之主是妻子,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很明显,你想偷懒。”李明熙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我觉得还是送银器比较好。”

“你不是说送银饰没意思吗?”

“我说的是银器。”

萧郎感兴趣地问道:“什么银器?”

李明格拉低下头,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萧郎好笑地说:“这真的很适合你的风格。嗯,照你说的做。”

决定送什么后,他们立即去准备。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太特殊,时间太短,银器制造商专门安排了一些工人日夜工作。

加班费是五倍,当然是由萧郎他们出的。

阮小公主的满月酒宴在饭店举行。

大规模的邀请,A市上层几乎所有人都被邀请了,甚至还有很多外省人被邀请。

宴会当天,李明熙和萧郎早早地就到了酒店。

江予菲刚从坐月子里出来,她的身体看上去很丰满,但却给她增添了几分韵味。

他们到达时,李明熙直接去了休息室。

江予菲他们在休息室,而李木他们在这里,看着小公主。

看到李明熙来了,江予菲起身迎接他们。

李牧笑了笑,带着一点爱意对李明熙说:“来看看,多可爱的孩子。”

李明熙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如果不是,李牧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是:“你看这孩子多可爱,还不赶紧生一个。”

她知道她妈妈会这么说。

李明熙怕妈妈催她再要个孩子。她忙笑着说:“我看见很多朋友都出来了。我会带萧郎去见他们,顺便帮着接待客人。”

说完,她拉着萧郎走了。

李妈妈摇摇头,因为没有外人,但都是自家人,就骂了李明熙。

“每次我让她生孩子,她都会找各种借口逃避。”

阮目笑着说:“明溪刚结婚。生孩子不急。慢慢来。”

“她都三十多岁了,不抓紧生一个,等到什么时候。此外,她已经和肖骁结婚好几个月了。”

阮牧安慰她说:“估计明溪也想生孩子。你这么经常说她,会给她太大的压力。”

母亲李叹了口气,她不想给李明熙施加压力。但一想到年龄,就很焦虑,恨不得马上生一个。

如果李明熙生了孩子,她绝对不会说自己重生了。

问题是没有。她能不担心吗...

李明熙和萧郎一起逃走后,她向萧郎抱怨说:“我妈妈曾经提起过我,我不敢见她。”

萧郎笑着说:“妈妈对我们也很好。”

李明熙不敢继续这个话题,怕萧郎伤心。

她拉着他笑了笑:“走,神医我带你去见几个朋友。”

题目,神医被李明熙轻易改了。

来参加宴会的人会先给主人的家人送礼。

江予菲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在外面迎接客人的是阮福和阮天灵。

后来加入了李明熙和萧郎,不久阮目出来接待客人。

招呼着几个新来的客人,阮抽着烟空看着李明熙和他们。

“没带礼物?”

他们两个,但是空是手动来的。

李明熙笑了:“你这么有钱,我们送礼物你当然不在乎。”

“谁的钱太多了?再说你们两个又不缺钱,送个礼物不好意思吧?”阮天玲直接盯着萧说道。

萧郎笑着说:“礼物还在路上。很快就到了。”

“我可以说这是我大女儿的满月酒,你送的礼物不够。”

这个阮剥皮总喜欢压榨别人,好在她准备充分。

李明熙得意地扬起眉毛:“放心吧,绝对够分量!”

正在这时,他们的礼物来了。

两个工人扛着一个大家伙进来了,身上盖着红布,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但这是个大问题。

李明熙开心地说:“我们的礼物来了。”

所有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送的礼物上。

是什么礼物?它那么大,和七八岁的孩子一样高。

“就留在这里吧。”李明熙指示工人放下礼物。

工人们费力地放下礼物,举起双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你辛苦了,下去吃点东西吧。”李明熙一说完,一个服务员就上前把工人领走了。

阮,勾唇道:“这是什么?”

“打开就知道了。”李明熙期待的说。

阮天玲走上前去,掀开盖着的红布

一匹银色的小马露出来了!

小马驹身上有马鞍和踏板。

阮,的眼睛被可爱的小马点亮了,天真烂漫,栩栩如生。

客人们也发出惊讶的声音。

小爱恰好属于一匹马。这匹小马非常适合她。

阮,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哈哈,我觉得我女儿以后会很喜欢的。”

“爸爸,让我试试!”安塞尔兴奋地跑过来,干净利落地翻了个身,骑上了小马。

小马下面,做了一个活动托盘。如果你移动它,小马就会摇晃,就像你真的在骑马一样。

阮,对这份礼物比较满意。

阮木很开心地摸着小马。“明溪,这都是银做的吗?”

“有,大妈,不过不是纯银。”

纯银太软,不够硬。

但即使不是纯银,做这么大的马也要花很多银子。

阮穆低声压住她:“太贵了。”

阮,挑了挑眉,道:“妈,他们没受苦。现在他们送我这么贵的礼物,等他们孩子满月了,我自然会送更贵的礼物,你说呢?”

阮穆也想了想,轻松地收下了礼物。

李明熙和萧郎面面相觑。

李明熙低声道:“我是不是太失败了?”

这个礼物发出去了,却收不到...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生孩子的打算。

萧郎抱住她的身体,兵王浅浅的勾唇。

“没关系,兵王反正我们的钱不是给他们孩子的,给谁的。”

李明熙想哭。他是在责怪她没有孩子吗?

但是萧郎看起来很严肃,没有别的意思。也许她想得更多。

满月酒举办的很顺利。

这份来自李明熙的礼物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宴会结束后,李明熙和萧郎去休息室与家人聊天。

江予菲非常喜欢李明熙和他们送的小马。

大家都在说他们送的小马。

阮安国笑着说:“明溪,你还是赶紧生孩子吧。明年是羊年。让田零送你一只金羊。”

阮扬起了眉毛。“爷爷,我不是死了吗?”

“你可以再来一个。明溪下次他们送礼会还回来。”阮安国刚说完,大家都笑了。

李明扬笑得有些心虚。

金羊,她完了。

也许吧,但不是金羊。

李明熙算了一下黄道十二宫。

马、羊、猴子、鸡、狗、猪、老鼠、牛...

嗯,后面的动物都挺大的,除了老鼠。

别给她金老鼠。

不,我想她甚至不会得到金老鼠...

李明熙越想越觉得失去了家人。

但是萧郎是对的。如果他们不想要孩子,他们的钱只能用在别人身上。

一想到孩子,李明熙就有些黯然。

她正要把目光移开,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李的母亲。

李明熙心里愧疚。

妈妈,恐怕你的愿望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天黑了,李明熙和妻子离开酒店,打算回家。

李明希和萧郎上车前,李木抓住李明希问她:“你明天忙吗?”

明天是周末,所以李明熙九天不用见龙。

“我明天很好,妈妈。有什么事吗?”

“明天跟我去逛街。”

“去购物?!"她很少和妈妈一起去购物,所以李明熙感到很惊讶。

李妈妈点点头,“我明天去找你。嗯,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萧郎笑着说:“妈妈,你也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快回去。”母亲李笑着挥挥手。她对萧郎非常满意。

当他们的父母开车离开时,李明熙和萧郎上了公共汽车,发动汽车离开了。

李明熙靠在窗户上,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累吗?”萧郎侧头问她。

她不累,她莫名的郁闷。

阮、有三个孩子。她不羡慕她是假的。

但是龙还活着九天,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醒来。

如果他醒了,她会为他付出生命...

即使她不死,她的未来也会很难过。

所以她不敢生孩子,怕惹麻烦。

李明熙点点头:“嗯,有一点。”

萧郎放慢了速度:“去睡觉吧,我到了那里会给你打电话的。”

李明熙坐直了身子:“我没事。早点回去。我今天没吃多少。我想回去吃点东西。”

“要不你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回去?”

李明熙摇摇头:“不,回去吃饭。”

马年随便写,不用跟今年坐~

为了喝满月酒,神医他们今天穿着正式的晚礼服和手工制作的西装。

他们这样去吃饭,神医除非去高档餐厅,去哪里吃饭都怪怪的。

萧郎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不得不加快车速回家。

回到家,他去煮了点面条,每人吃了半碗才罢休。

李明熙吃完饭准备去洗澡。

萧郎拉着她的手:“只是吃了点东西,不要洗澡。”

“没什么,我身体很好。”

萧郎发现,虽然李明希是个好医生,但她对自己的身体总是很随意。

比如经常睡前吃东西。

吃点东西洗澡,或者吃点辣的...

虽然她认为自己的身体很健康,但这个习惯总是不好的。

“先运动消化,再洗澡。”萧郎建议道。

“运动什么?吃完就不适合运动了?”

萧郎笑了:“你不必做剧烈运动,只要跳舞就行了。”

然后他打开音乐,放了一首舒缓的歌。

然后他走到李明熙面前,向她伸出手:“交谊舞好不好?”

李明熙笑得很灿烂:“是的。”

她把手放在他的手里,随着音乐和他跳舞。

他们慢悠悠地跳舞。

李明熙没有穿高跟鞋,只到了萧郎的下巴。她抬起头,和他一起抬头看了一会儿,觉得脖子酸酸的。

“你的头有多长?”李明-xi突然问道。

萧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李明熙目测了一下:“有25 cm吗?”

萧郎笑了:“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因为感觉脖子好酸。”

李明熙的回答让萧郎哭笑不得。“你在看我的头吗?”

“但我的眼睛不在头顶上。”

还有,她的头顶刚好到他的下巴,所以她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睛,应该差不多和他的头一样长。

萧郎一本正经地说:“我还没量呢,你要不要改天再量?”

李明熙配合地点点头:“好的。”

她扭着脖子,眨着酸溜溜的眼睛。

“别跳了,去休息吧。”萧沉吟着说道。

但是李明熙很喜欢现在的氛围,不想早睡。

“要不,你可以带我去散散步。”她期待的提议。

萧郎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他转身蹲在她面前:“起来。”

李明-xi高兴地仰面躺着,萧郎轻松地把她背了起来。

这是萧郎第一次背诵她的作品。

李明熙躺在他宽厚的背上,感觉很安全。

小时候爸爸经常背她,但我大一点就不背了。

她忘记了被带走是什么感觉。

“我背过你,现在轮到你背我了。”李明熙突然说道。

萧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原来是他和阮、两个人又喝又醉,被她抱了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抱走。

不,那是第一次有人背他。

萧郎笑着说:“你背我一次,我就背你一辈子。”

“那我没赚到?”李明熙甜甜一笑。

“不,我做到了。”

因为她愿意让他背一辈子,他已经赚到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