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火狐体育网页(中国)股份有限公司----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1/37)

火狐体育网页(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坐在去巴黎的飞机上,青山青山南宫乐山突然觉得很烦。

他怎么了?去伦敦有很多路线。为什么选择巴黎?

他安慰自己,青山青山只是好久没去巴黎了,所以想去看看。

而且离伦敦比较近,换乘比较容易。

另外,他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没有任何理由。

关键是飞机已经起飞了...

就这样,南宫乐山长途飞行,终于抵达巴黎。

他早就计划好了,到了巴黎就换机了。

然而,下了飞机,他觉得有点累,决定在酒店住一天,第二天再回去。

南宫乐山住在一家高级酒店。

吃完饭,他不想休息,就租了辆车,自己开车去逛街。

巴黎是个浪漫的地方。

街上满是恩爱的情侣。

一路上,南宫乐山看到的几乎都是。

他看不到巴黎的繁华和风情,却随处可见恩爱的情侣。

南宫乐山越来越不安了。

然后不知不觉,他把车开到了一个地方。

是的,他一直都知道贝贝的下落。

他知道她住在哪里,上过什么大学。

南宫乐山现在就在她住处附近。

今天是星期六,所以贝贝不用去上学。

她一大早就醒了,去了图书馆。

她在图书馆呆了一整天,现在回来了,却带着一堆书回来了。

贝贝住的地方治安很好,周围有很多很有情调的小餐馆。

她没时间给自己做饭,就找了一家味道好性价比高的餐厅。

餐馆的老板已经认识她了。

贝贝很可爱,老板娘很喜欢她。

贝贝点了饭,选了靠窗的座位。

老板娘亲自给她送来了菜,给她上了汤。

“谢谢。”贝贝笑得很开心。

这个时候客人不多,已经过了吃饭高峰期。

老板娘在她对面坐下,看到她今天拿着几本书。她大吃一惊,问:“你每天读那么多书不累吗?”

贝贝饿了,边吃边回答:“不累,还是觉得看的太少了。”

“你真是一个勤奋上进的男孩。”老板娘夸她,

贝贝眯着眼睛笑了笑:“我知道的太少了。现在终于可以上大学了。我不敢浪费这个机会。”

“如果你这么努力,你一定会取得优异的成绩。”

贝贝可爱地笑了笑:“希望如此。”

“你有什么特别的梦想,所以这么努力?”老板娘随口问道。

贝贝停顿了一下,才低声说:“其实我没有什么梦想,我就是烂。”

“你怎么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最好的女孩。”

贝贝笑了:“我真的很坏,所以我想做最好的自己。”

老板娘笑道,“可以。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贝贝的眼睛一闪。

她真的会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吗?

她想变得优秀,美丽,然后配得上那个人...

但是这个目标太遥远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但是除了继续努力,她找不到其他方法。

他不能生月如,依旧阳红也不能给她做手术。

这只会害死她!依旧阳红

他不能给她做手术,一定不能...

萧泽欣此刻,心里充满了恐惧,也想到了逃跑的想法。

是的,他想逃跑,他消失了,月如不得不找别人来接生。

等她生了,他又会回来。

萧泽新这样想着之后,就再也呆不下去了。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偷偷溜走了。

****************

南宫有中午睡觉的习惯。

醒来,却没有看到萧泽欣。

她以为他还在实验室,就让佣人去找他。

结果仆人说实验室空了。

南宫月如眉头微皱,人去哪里了?

她让仆人到处看看,但看门人的保镖告诉她,他两个小时前看见肖先生出去了。

出门?!

南宫月如立即给萧泽新打了电话,他的手机提示关机。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怀疑萧泽新已经逃走了。

但她还是让人出去找他。也许他只是出去旅行了。

时间的缓慢过去——

天黑了。

萧泽新的手机已经关机,保镖找不到他。

而他自然没有回来。

南宫像月亮一样坐在沙发上,眼睛一动不动地垂着,仿佛自己变成了一座雕塑。

仆人走过来,小声对她说:“夫人,你应该吃点东西。你晚饭什么都没吃。”

南宫像月亮一样摇摇头,淡淡地说:“我吃不下。”

“夫人,也许王先生刚刚出差,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不,他真的逃走了。

因为她逼他给她做手术,他做不到,就跑了。

她强迫他逃跑...

泽新,你一定很恨我。我讨厌这样推你。

南宫如月苦笑,心里很不舒服。

但即使时光倒流,她还是会推他。

即使他讨厌她,他们也会因此分手,她还是要推他。

只是因为不想让他一直痛苦,不想让他精神分裂。

他一定知道她的意图。

如果他足够爱她,她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下去吧,让所有出去找的人都回来,别找了。”南宫如月淡淡道。

“是的。”仆人,退下。

萧则新失踪了,阮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他立即给南宫月如打电话,询问她的情况。

南宫像月亮一样接上手机,声音很平静。“嘿,田零。”

“婆婆,听说公公失踪了。这是怎么回事?”阮天玲关切地问。

南宫月如笑了。“他没有消失。他在躲着我。他预计两天后回来。别担心,他很好。”

对此,南宫月如坚信不疑。

她知道小泽新只是在躲她。

阮,松了一口气:“我还是明天去看看吧。也许我可以帮忙找公公。”

“你不用来,他会自己回来的。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于飞,说只会让她担心。”

“好,我明白了。”阮天玲把手机收起来,但他想,还是明天让他看看吧。

虽然婆婆说不用担心,但是如果公公出事,一切都晚了。

小泽新的故事马上就要结束了~

但在此之前,度夕他打电话给楚浩岩,度夕让他先帮忙找一下。

萧泽新此时正躲在小酒馆里。

迷离的昏黄灯光下,到处都是酒香——

萧泽欣窝在沙发的角落里,点了很多红酒。

他拿着瓶子继续喝。

酒瓶空-

还有一个酒瓶空。

他不知道自己喝了多久。酒吧里的光线在他眼里是朦胧的,他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喝醉了。

但他的心没有醉。

他的心好痛。他跑了。月如一定很难过。

但是他不能给她做手术,不能伤害她...

“像一个月,对不起...对不起……”萧泽新抱着瓶子倒在沙发上。

头顶上的壁灯刺眼。

他闭上眼睛,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我是个胆小鬼,哈哈...我是个懦夫……”

萧泽新笑道:他拿着瓶子喝水,发现了瓶子。

手松开,瓶子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一个酒保走过来,“先生,你喝醉了。要不要联系家人?”

家人?

他的家人是月如,但他找不到她。

萧泽新摸了半天,掏出一叠钱。

“今晚,我住在这里……”钱被他扔了出去,撒了一地。

酒保捡起地上的钱走了。

这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酒吧。

宿醉酒吧有很多人喜欢他,酒保也不奇怪。

南宫月如一直靠在沙发上,等着萧泽新回来。

但是他再也没有回来。

仆人过来劝她休息,她摇摇头。“去给我拿条毯子来。”

“夫人,你还是去睡觉休息吧。”

南宫月如揉了揉眉毛:“别担心我,去给我拿条毯子来。”

“是的。”仆人无助地转过身,很快给她拿来了毯子。

南宫月如躺在柔软的沙发上,盖着毯子,一边休息一边等着萧泽新回来。

**********

伦敦,还是白天。

好久没下雨的伦敦,今天又打雷又打雷,下大雨!

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天空。

接着传来震耳欲聋的雷声-

乌云在天空翻滚。

雷鸣般的声音似乎是某种可怕的呼唤。

南宫城堡-

仍然被包围和密封在医院里,南宫旭静静地躺着。

雷声响起,声音似乎太大,仿佛要把他吵醒。

他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

边上的护士以为他花了眼,揉了揉眼睛。

南宫徐依旧静静的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动静。

护士心想,她真的是瞎了。

她转过身,把花放在床头柜上。

而她没有看到,她身后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又黑又钝,就像魔鬼的眼睛。

这时,魔鬼醒了-

护士边唱边转身,面对着他的视线,吓得尖叫起来!

外面的保镖迅速冲了进来。

看到南宫许睁开眼睛,保镖头子。

“老板,你醒了吗?!"

是的,他醒了,但是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在他醒来的时候崩塌了。

燃烧的火焰吞噬了他所有的希望。

那天的一切已经彻底把他投入了无尽的地狱,他再也爬不出来了...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

一夜过去了,青山楚浩岩的人再也没有找到萧则新。

如果他找到了酒店或者住在酒店,青山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找到他。

但他没有。

楚浩岩也让人去各个酒吧找找。

但是D市有几千家酒吧,要一家一家找,要花很多时间。

更何况小泽新不是在酒吧,而是在酒馆。

酒吧,比酒吧简单多了,只是一个喝酒的地方。

一大早醒来,阮天灵接到了楚浩艳的电话。

阮田零知道小泽新没有找到,就决定去D市找人帮忙。

“我明白了,我晚点来。”他低声说,然后关上了电话。

“你是谁?”睡在他旁边的江予菲发出了困惑的声音。

阮天玲侧着头,看她困倦的闭着眼睛,没告诉她真相。

最近她天天去医院照顾爸爸。

努力,努力。

他劝她多休息,但她不同意。她有义务做阮家能做的事。

所以,她每天都很累。另外,她更累的是因为他晚上过分的要求。

阮不想让她担心其他的事情。

他决定等到他找到了一个人。

他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嘴唇。他笑着说:“我今天要出差。我想我会很晚回来。不要等我吃饭。”

江予菲的睡意突然醒了:“去哪里出差?”

“D城。”他没有对她隐瞒。

“我也想去……”江予菲搂着他的胳膊,在他的胳膊上揉着脸。

“妈妈预产期快到了,我想早点照顾她。”

阮,眼中微微一闪:“过两天再去。这些天你太累了。先休息两天。离婆婆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你也提前过了同样的两天。”

江予菲现在想过去,但她还没有准备任何东西,现在往事匆匆。

“嗯,过几天我再去。”

阮田零微微一笑。他给她掖好被子:“回去睡觉吧,还早。”

“那你呢?”

"我得赶飞机,很快就要走了。"

江予菲不情愿地放开了他的胳膊:“记得在去之前吃早餐。”

“好。”阮天玲低头又吻了她的嘴唇。

估计是要分开了,江予菲勾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了他。

在被子下,江予菲什么也没穿。

阮,很快就动情了,他的手在她身上动了动,身子又翘了起来。

江予菲感到自己的气势越来越大,猛地把头扭开。

“你要迟到了。”她狡猾地笑着说。

她绝对是故意的,故意激怒他,然后在关键时刻停下来。

阮天玲狠狠咬着嘴唇,抬起一条腿,不管不顾的走了进去。

“嗯...你不是要赶飞机吗?”江予菲勾住他的脖子,他的动作让她浑身无力、麻木。

阮动作很快——

“先喂饱你,再赶飞机!”

江予菲脸红了,好像又饿又渴地说。

“小心点...错过飞机……”

“别错过了,让航班晚点……”

江予菲:“…”

今天从A市到D市的早班航班延误了一个小时。

没有人知道,延迟的原因只是因为一次床上运动…

一番大吵之后,依旧阳红阮田零洗了个澡,依旧阳红精神抖擞地走了。

江予菲累得再也睡不着了。

我不知道她睡了多久,但她听到了敲门声。

江予菲疑惑地睁开眼睛。

“妈咪,你起来了吗,妈咪……”安塞尔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敲了——”

小君齐家跟着敲门,他的力气比安塞尔大得多。

“妈妈,起来!”

江予菲用头痛支撑着她的身体,这两个小家伙从未打扰她睡觉。

今天发生了什么?

江予菲穿上他的长袍,走去开门

安塞尔抬起头,天真地笑了笑:“妈咪,现在八点了。不起来就干屁股。”

“我要干屁股!”君齐家盯着她,神情严肃。

江予菲弯下手指敲了敲他们的头。

“你要我一大早做什么?”

安塞尔笑着抱住她的一条腿:“妈妈,我今天和琦君一起度假。”

君·齐家抱着她的腿,露出她天真无邪的小脸。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然后呢?”

安塞尔笑了:“听说游乐园今天开业,观众打五折。”

君齐家开口想学,但不知道五折是什么意思。

江予菲立刻明白了安塞尔的意思。

小家伙想让她带他们去游乐园。

江予菲故意听不懂:“游乐园打五折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待会儿我会去医院照顾你爷爷,快放手,妈咪要去洗了。”

安塞尔急忙说:“我告诉奶奶,妈妈今天不去医院了。奶奶说要去,现在已经走了。”

“奶奶走了。”君齐家也指了指外面。

嗯,为了让她带他们去游乐园,她实际上指导他们的祖母做事情。

江予菲捏了捏安塞尔的鼻子:“奶奶老了,你怎么能让奶奶照顾爷爷呢?”

“想去的是奶奶。”安塞尔防守。

“如果你不告诉奶奶我不去,她会去吗?谁告诉你我今天不去医院了?”江予菲盯着他问道。

小家伙可怜地低下头:“妈妈,我错了。”

“嗯,怎么了?”

“我不应该告诉奶奶今天我们想让妈妈带我们去游乐园,我们不应该为妈妈做决定。”

认错,顺便说出自己的意愿。

而且配得上他那双大眨眼睛,天真可怜的表情。

江予菲不仅不能继续责备他们,而且也不能拒绝他们的小小愿望。

“人大!”她笑着拍拍他的头。

安塞尔高兴地问:“妈妈,你同意带我们去吗?!"

“你?你们是想去,还是都想去?你问过你弟弟是什么意思吗?”

安塞尔立即问琦君,“琦君,你想去游乐园吗?那里有很多好玩的,要不要去?”

琦君:(⊙ o ⊙)...

我似乎对游乐园不感兴趣。

“还有很多好吃的。你要去吗?”

“可以!”猛点头!

江予菲:“…”

“妈咪,我问,我们都想去!你能带我们去吗?”安塞尔又无辜地看着她。

江予菲似乎笑了:“看看你的表现。”

安塞尔:“…”

所以,度夕当江予菲吃早餐的时候,度夕安塞尔踮起脚,她的小拳头不停地敲打着她的肩膀。

“妈咪,实力如何?”

江予菲忍着笑:“还不错。”

“舒服?”

“嗯,勉强。”

安塞尔更加努力地工作,命令琦君:“琦君,去厨房拿果汁来。”

六月齐家转向厨房。

安塞尔命令厨房里的仆人准备牛奶和果汁。

“琦君,少爷,这是果汁。拿去。”

小君齐家点点头,端着满满的果汁走了出去。

安塞尔在向江予菲吹嘘:“妈妈,我告诉我的仆人给你做果汁。饮酒可美颜,青春永存,笑口常开,寿比南山。”

“噗——”江予菲差点喷出一口水。

“妈咪,是我太狠了吗?”

"...没有。”

小家伙继续微笑着拍打按摩她的肩膀。

小君齐家走进餐厅,把他的空杯子放在桌子上。

安塞尔看着它,突然无言以对:“琦君,果汁在哪里?”

“(⊙ _ ⊙)嗯?”

“你给妈妈带的果汁呢?”

琦君拍了拍肚子:“喝……”

安塞尔:”...我知道我不该让你得到它。”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

“妈妈,你开心吗?”安塞尔立刻微笑着问道。

江予菲揉了揉脑袋:“故意的?”

故意让君齐家拿果汁,明知君齐家会喝。

“这不全是为了让妈妈开心。”安塞尔侧身问琦君,“是不是?”

“嗯!”无条件承认。

“妈咪,你现在开心了。你同意带我们去游乐园吗?”安塞尔的眼睛闪闪发光,充满渴望。

这两个孩子很少出去玩。

生活曾经很无聊。

所以安塞尔一有机会出去玩就很兴奋。

江予菲也没有为难他们:“好,我带你去。”

“妈咪万岁!”安塞尔扑到她的怀里,亲了亲她的脸。

小君齐家赶紧绕到另一边,吧唧一声吻了他一下。

江予菲真的被这两个可爱的婴儿征服了。

在他们面前,她不忍心拒绝他们任何事。

游乐园早上九点开门。

安塞尔害怕去得太晚,敦促江予菲快点。

这个小家伙直到上了公共汽车才高兴起来。

“那么喜欢去游乐园?”江予菲抚摸着他的头,笑着问道。

安塞尔点点头,认真地回答:“我平时没有什么朋友。唯一可以玩的地方是游乐园。况且我马上不是五岁小孩了,不能再天真了。”

当我听到前面的时候,江予菲很难过。

结果她听到下面这句话差点没笑出来。

“六岁就不能幼稚一点吗?”她好奇地问。

安塞尔点点头:“我六岁以后就不是小孩子了。”

“谁告诉你的?”

“的确是。”在他的认知里,五岁之前还可以算是个孩子。

五岁以后,就不是了。

江予菲说:“但在我母亲眼里,你必须满18岁才能成为孩子。”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安塞尔鄙视她的想法:“妈咪,青山她18岁成熟的时候,青山就已经被培养成废物了。”

“我现在觉得挺幼稚的。”小家伙装老的说。

江予菲笑了:“天真是好事,妈妈喜欢你天真。”

“妈妈,不要让我成为失败者。”

“妈咪不支持你,你也是天才。”

安塞尔有点得意:“妈妈也觉得我是天才?”

江予菲点点头:“当然,你是妈妈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

安塞尔的嘴忍不住张开,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妈咪,就算我是天才,我们也要谦虚。”

江予菲:“…”

一路上和两个小丑儿子聊天,江予菲发现时间过得真快。

游乐园,只是一眨眼。

因为游乐园是新开的,打五折,所以今天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江予菲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身后跟着两个保镖。

他们走进游乐园,立刻被里面欢乐的气氛所包围

在过山车上,游客的尖叫声几乎可以在整个游乐园听到。

安塞尔指着过山车。“妈咪,我想玩那个!你愿意和我们一起玩吗?”

江予菲:“…”

她可以说今天吃多了。她玩那个会吐吗?

但安塞尔忍不住了。最后他们三个买了票上了过山车。

"琦君,暂时别动,一直握着我的手,好吗?"安塞尔抓住琼·齐家的手,对他说。

君齐家点点头。

安塞尔担心他害怕,告诉了他很多。

事实上,君齐家并不知道什么是恐惧...

相反,江予菲坐在他们后面,害怕他的手和脚。

“妈妈,你害怕吗?”安塞尔后来问她。

江予菲挤出一丝微笑:“妈妈不怕。”

事实上,她吓死了...

汽车慢慢启动,速度越来越快-

然后,整个空充满了人们的尖叫声。

江予菲玩令人兴奋的过山车。

在游乐园的一个角落里,一双黑色的眼睛在看着他们。

汽车终于停了下来,江予菲正忙着下车。要不是保镖抱着她,她会摔倒的。

安塞尔看到她如此害怕和内疚。

“妈咪,我们不玩这种游戏。让我们去旋转木马。”

江予菲点点头:“好的。”

反正她今天豁出去了,孩子们想玩什么她就玩什么。

玩完旋转木马,他们去玩了很多好玩的。

六月齐家很容易饿。过了一会儿,他喊着吃饭。

“妈咪,那边有家餐厅。我们去那里吃吧。”安塞尔用锐利的目光找到了一家野营餐厅。

他们吃饭,从来不看价格等等。

所以,如果你把餐厅看好了,就可以毫不犹豫的直接去了。

保镖帮他们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江予菲他们坐下后,她让保镖也在旁边的桌子旁坐下,顺便弄点吃的。

服务员拿着菜单,让他们点菜。

安塞尔只点了一大杯果汁。

他太渴了,迫不及待地想喝水。

江予菲点了很多,受到两个孩子的喜爱。

保镖胃口很大,点了很多菜。

这家餐馆有点像快餐店。食物和快餐相似。

君齐家喜欢这种食物。

江予菲看着她的两个孩子开心地吃饭,依旧阳红她心情很好。

“妈咪,依旧阳红剩下的我们过会儿再玩。”安塞尔咬了一口汉堡包,含糊地说。

江予菲拿着纸巾擦嘴:“好吧,你今天可以随便玩。”

小家伙笑了:“妈咪最好!要是爸爸能来就好了...咳咳……”

我不小心噎到了。

江予菲迅速把吸管塞进嘴里:“快喝水。”

安塞尔深吸了一口气,又咬了一口汉堡,嘴里全是油。

江予菲又擦了擦他-

忽然,她的衣袖被另一边的君齐家拉住。

她侧着头,君齐家撅着嘴看着她。

江予菲别无选择,只能用干净的纸巾擦嘴。小家伙很满意,继续吃。

吃到一半,安塞尔放下汉堡,抽出纸巾,优雅地擦了擦小手。

“妈咪,我先去趟洗手间。”他说。

江予菲点点头,让一名保镖跟着他。

虽然没有危险,但是让一个五岁的孩子到处走是不安全的。

餐厅里有两个洗手间。

但是人满了。

安塞尔没办法,只好急着尿尿,就去了游乐园的公共厕所。

可恨的是游乐园太大了,他走了很长一段路也没上厕所。

“咳咳,你……”安塞尔看着身边的高大保镖。

侍卫立刻恭恭敬敬的问道:“少主,您有什么吩咐?”

安塞尔有点不舒服:“你抱着我走。”

保镖愣了一下。

安塞尔解释说:“我累了,走不动了。”

“好的。”保镖把他抱起来,安塞尔的腿被紧紧夹住,这样他就不用走路了,应该能坚持更久。

“快走!”他命令他的保镖。

“好的!”

江予菲自然看到了他们的行动。她没有心,小家伙也没办法。

安塞尔,他们七弯八拐,终于到了公厕。

公摊面很大,不用担心人满为患。

从厕所出来,安塞尔觉得自己好像重生了。

一句话,爽!

“小主人,要不要我背你走?”警卫主动问。

安塞尔小脸:“没有!”

他兴致勃勃地走了很长一段路,突然被一个横着跑的东西撞了。

“小主人,小心!”保镖把他拉开。

安塞尔平静地看着打击他的东西。

它倒在地上,头上的大葵花动了动,裹着卡通衣服的短肢支撑着地面,艰难地站了起来。

估计他头上的圆盘葵花太大了。他头重脚轻。他刚站起来又摔倒了。

安塞尔不假思索地伸出手——

小手抓住他的一片花瓣,把它拉了回来。

向日葵终于站稳了脚跟。

然后‘葵花’转身,葵花的中心是一张白嫩肉的包子脸。

包子脸有一双大眼睛。

那双眼睛特别明亮,像泡在水里的黑玉葡萄,只看一眼就能吸引人的眼球。

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神纯真无邪,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她是一个女孩,度夕也是一个可爱可爱的女孩。

看到她,度夕安塞尔的眼睛闪了一下。

第一反应是,这种向日葵可以带回家当宠物吗?

“对不起……”向日葵发出细微的声音。

她好像不太习惯说话,声音很别扭。

这不是和他家的君齐家一样可爱的宝贝吗?

安塞尔对她的好感猛增。

“你叫什么名字?”安塞尔露出了他可爱而天真的微笑。

向日葵摇摇头,她回头,然后她的眼睛突然充满了恐惧。

“死丫头,住手——”

后面追上来一女一男。

向日葵张开短腿跑了。

“死丫头,住手,不然我杀了你!”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听起来很刺耳。

安塞尔莫目光冰冷,小眉头微皱。

“帮我拦住他们!”

丢下这句话,他去追向日葵。

保镖别无选择,只能拦截这两个人。

向日葵头重脚轻,又落下来了——

安塞尔及时抓住了她的花瓣。

“跟我来!”他拉着她的手,向拥挤的地方跑去。

保镖拦住了这两个人,但过了一会儿,安塞尔和他们消失了。

安塞尔一直跑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才停下来。

一路上,他们都不慢。安塞尔发现向日葵的脸没有红,它的呼吸没有呼吸,它一点也不觉得累。

向日葵看着他就脱下卡通衣服。

“我来帮你。”安塞尔伸出手,帮她脱下厚重的向日葵连衣裙。

小女孩的原貌显露出来了。

她留着短及肩的头发,前额有整齐的刘海,身材娇小,和他差不多大。

但是他很高,比同龄人高半个头。

所以比小女孩高一个头。

“谢谢...谢谢你...你……”小女孩使劲张开嘴。

安塞尔天真地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住在哪里?”

小女孩摇摇头,没说话。

安塞尔换了个问题:“刚才那两个人是你的谁?你父母?还是你亲戚?”

他们不是她的父母,而是她的叔叔阿姨。

但是他们要卖掉她,她听到了。

这也是我今天出去玩想逃跑的原因。

结果没跑多久他们就发现了。

然后她进了一个更衣室,看到很多孩子穿着卡通衣服。

她穿了一件浑水摸鱼。

然后,她和表演的孩子们混在一起,在叔叔阿姨的眼皮底下走着。

可惜她的运气太差了。

她被一个老师发现了,问她是谁。

结果她叔叔阿姨也找到了她。

她撞倒了老师,拼命逃跑,然后遇到了这个小哥哥...

小女孩的大眼睛闪了一下,摇了摇头。

她没有那样的亲戚...

安塞尔松了一口气。如果她的父母是那样的,我怕她也活不好。

“那你父母呢?”

摇头。

“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你和他们分开了?”

点头。

安塞尔伸出手:“跟我来,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的父母。”

小女孩立刻看着他。

安塞尔笑得越来越可爱:“别怕,青山我不是坏人。”

“我刚才也帮了你,青山不是吗?如果我是坏人,就不会帮你。”

“我才五岁。你真的觉得我是坏人吗?”

他的脸明明杀了男女,为什么她不相信他?

小女孩盯着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试探性地伸出手...

安塞尔上了厕所,再也没回来。

江予菲吃光了他们所有的食物。

君齐家靠在椅子上,满意地打了个嗝。

“怎么还没回来,迷路了?”江予菲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小君·齐家转过头去帮助寻找他的哥哥。

“打电话问问。”江予菲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

小君齐家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朝一个方向跑去。

“君齐家,你去哪里?!"江予菲和保镖跟上。

君齐家很快。他快速向一个地方跑去。

江予菲以为他看到了安塞尔,并没有阻止他。

“君齐家,慢点,小心摔倒……”

小君齐家什么也听不见。

他只知道他朝那个方向跑了。

远处的大树下,一些红鼻子的小丑正在表演杂技。

后备箱上,靠着一个戴着白色口罩的男人。

小君齐家的目标是他-

江予菲从未注意到树下的人。

近了,她没看见他。

不,准确的说,我看到了他的面具。

江予菲震惊了,面具...这个面具和君齐家以前戴的面具一模一样!

她立即停下来,喊道:“琦君,停下来!”

前面的小个子紧急刹车——

他回头,不解地看着她。

江予菲向他伸出手:“宝贝,过来,到你妈妈身边来。”

君齐家没有动。他看着她,转头看着树下的那个人。

似乎很难选择...

江予菲的心跳很快,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所以不要接近他!

“站着别动,等你妈过去。”

不管他有多危险,她都会把儿子带回来。

突然,那个靠在树干上的人站直了,面具下的眼睛锁定了君齐家。

"国王,过来。"他说话声音很小。

他的声音低沉,但君齐家听到了,江予菲也听到了。

江予菲的脸变白了,脑袋嗡嗡作响,他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君齐家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面具下的男人脸带微笑,缓缓伸出一只手:“过来。”

“不要——”江予菲喊道。

可惜晚了。小君齐家已经快步跑向那人。

“别碰我儿子!”江予菲冲了上来。

那人不理她,抱起小君齐家。

江予菲突然感到天旋地转,人们差点晕倒。

“放开他——”她盯着他,咬牙切齿。

几个表演杂技的小丑骑着独轮车,围着他们转圈。

世界似乎被他们隔绝了——

而在他们的圈子里,甚至空气都是冰冷窒息的。

江予菲觉得他们已经进入了魔鬼的领地。

随着保镖掏出手机想要求救,一个小丑迅速从他身边经过,手中的麻醉枪射出,保镖瘫倒在地。

琦君的英文名是几个月前取的,现在他用的是T-T

果然,依旧阳红莫兰没有责怪她,依旧阳红说了很多关于她的事。

小乔更加感动了。

莫兰甚至说,明天他们将出发去A市看她。

萧乔忙停下来,“莫兰阿姨,你不用来了,我和艾凡很快就要回伦敦了。我去看你的时候,怎么让你来看我?”

莫兰笑着说:“我们要去A市和你一起回伦敦。埃文,一个大男人肯定不知道怎么照顾你。我会一路跟着你,如释重负。”

“但这对你来说太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我很高兴去A市,顺便看望一下老朋友。我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我的孙子。”莫兰说到这里,笑着问,“对了,你知道孩子的性别吗?不管是不是孙子,我们都很喜欢。”

小乔知道她没有任何意思。她笑着说:“对,是个男孩。”

“呵呵,后天等我,后天我就在A市了。”莫兰的语气似乎很急切。

在她这个年纪,她最期待的就是抱孙子。

“嗯,你一路上要注意安全,我们等你。”小乔告诉她。

“好的,你早点休息,我不会打扰你休息的,先挂了。”

“嗯。”

挂了电话,小乔忍不住笑了。“莫兰阿姨真的没有怪我。她说她后天会来,然后我们去机场接他们。”

“孩子是男孩吗?”云起莫突然问道。

小乔点点头,疑惑道:“你不知道?”

齐墨韵满是黑线。“谁告诉我的?”

"..."似乎没有人真的说过...

小乔笑笑:“不好意思,我们都忘了。”

之后,她又担心了。“哎呀,我忘记给你爸爸打电话了。他一定很生气...但是我有点怕他。”

“你怕他吗?”云起莫再次感到惊讶。

小乔很尴尬。“是的,他看上去很严肃……”

“不止是严重。是不是很独裁很霸道?”

“你为什么这么说你父亲?”

齐墨韵笑笑:“他就是这样。但是你不用怕他,不用担心他。我猜他根本不关心我们的事情。”

“为什么?”小乔不解。

“因为在他眼里,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不该由他操心。他只关心公司能不能赚钱,发展好不好,齐家有没有合适的接班人。我觉得他现在关心的就是你肚子里的宝宝什么时候出生,然后就可以开始训练他了,就像我爷爷训练我一样。至于我们之间的感情问题,他吃多了也不会在意。”

小乔听了,笑道:“听你的,你父亲一点也不独裁。”

云起·莫也笑了。“是的,他只是在家庭利益面前独裁。总的来说,他是个好父亲。”

“嗯,他是个好父亲。”

齐吻了吻她的唇。“早点睡吧,时间不早了。”

小乔也亲了他一口,“晚安。”

“晚安。”

小乔笑着闭上了眼睛,云起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莫兰很快就在云倩的陪同下来到了一座城市。

就他们两个来了,云朵本来也想来,只是她最近学业很忙,所以没时间。

李明熙和他们,度夕小乔和齐去机场接他们。

莫兰已经飞了十几个小时了,度夕依然精神奕奕。

看到小乔圆圆的肚子,她很开心。她一直拉着她问问题,但是她的眼里没有云起·莫。

齐已经可以预见到孩子出生后他在家里的地位会是什么样子...

当他们回到小的家时,莫兰一点也不累,也没有去休息。他一直拉着李明熙和小乔聊天。

女人在一起总有很多话要说,让她们说三天三夜大概不是问题。

江予菲终于来了,然后这里变得更加热闹了。

莫兰直到天黑才觉得累,只好回房间休息。

云起·莫也把小乔带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他一进卧室,关上门,就抱住她,吻她。

小乔吻她的时候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回避了。“你怎么了?”

“你今天没怎么跟我说话。”云起的声音含糊不清,他的吻又落了下来。

小乔觉得好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像个想要糖的孩子?

“不,有点无聊。”小乔又避开了他。

齐墨韵不得不停下脚步。“很难受?”

“没有。”小乔摇摇头。“我没事,只是...你太难了。”

“那我可以温柔一点吗?”

小乔:“……”

云起等着她的回答再次吻下去,但这一次她很温柔。

*****

几天后,小乔和他的妻子出发去伦敦。

李明熙这次要走了,特别放心。

当她要分娩时,他们打算去伦敦看望她。

孩子得生在伦敦,因为他未来的生活在那里,齐家的根基也在那里。否则云起莫一定让小乔留在城里生孩子。

云起莫也答应回家后马上和小乔复婚,财产协议比以前多了很多。

可见莫更看重她,更喜欢她。

所以小乔被送走的时候,李明熙一点都不难过。相反,他们很开心,因为小乔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果然,回到伦敦后,立即与她办理了再婚事宜。

小乔每天都住在齐的城堡里,并不排斥这个地方,完全把它当成自己的家。

她以前觉得自己融入不了这里,现在不这么觉得了。

为了照顾好她,莫兰找了她一个月。有了丰富的经验和建议,小乔对抚养孩子的问题并不陌生。

云起·莫每天都去公司,回家陪她。

祁家似乎因为小乔回来了,怀孕了,变得更加温暖活泼。

明明孩子还没出生,全家只是觉得人口多了很多。

齐的城堡太大了,所以很多人都很忙,很开心。

于是莫兰建议他们多生几个孩子,就像她一样,可以生三个。

我以为小乔会拒绝,但她同意她的说法。她也认为应该多生孩子。她喜欢多生孩子。

莫兰听她这么说很开心,马上就盼着家里多出来的小家伙。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乔的肚子越来越大。

距离她的预产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李明希他们就赶来伦敦陪她生产。

小乔虽然把这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家,青山但是看到父母的时候心里更踏实了。

全家人都围着她,青山都盼着她的宝宝早点出来。

小乔也很期待。最后那天她肚子疼,离预产期还有两天。

小乔不喜欢呆在医院里。他打算改天去医院分娩。

没想到孩子这么渴望来到这个世界。

小乔肚子疼,把大家都惹毛了。

最慌的是莫。

大家都能看出来他很紧张,很担心,但是之前的冷静和沉重都没有了,完全不知所措。

过了很久,莫兰想起了埃文那天的反应,他们都觉得很好笑。

但是一切都很好。小乔被送到手术室,不到一个小时就生了个儿子。

宝宝出生时体重6公斤,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宝宝。

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

其他孩子一出生就皱巴巴的,像猴子一样,长得很丑。

但是小乔的孩子很漂亮。莫兰说他们和小乔出生时一样漂亮。

萧生下孩子后,等人也来看望过她。他们呆了两天就走了。

几天后,李明熙等人离开了。

虽然舍不得离开父母,但小乔有了自己的孩子,并没有太难过。

因为她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

孩子的到来让齐的家庭显得很热闹。

这个家庭每天都围绕着孩子们。

云朵甚至在婴儿车旁边做作业,做一会儿,逗逗小的。

甚至祁瑞刚一天也会来看他几次。

当然,小乔是最喜欢他的人。

她天天和孩子在一起,看不够。

小家伙的每一个变化都会让她兴奋。

比如小家伙一睁眼,小乔就会兴奋地拉着云起。

“你看他的眼睛是不是像我的。感觉很像。”

齐墨韵仔细看了看,点点头。“嗯,很像。”

再比如,小家伙突然笑了,小乔开心的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你看他笑了,好可爱,对吧?”

齐墨韵仍然很认真。“嗯,很可爱。”

而小家伙一哭,小乔就会想尽办法逗他开心,做鬼脸!

如果她不能哄他,她就拉着莫去玩。

云起哭笑不得。他根本不会哄孩子。

而且小乔每天都抽出时间给李明熙发孩子的照片和视频。

李明熙,他们天天看,但还是乐在其中。

这个孩子真的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尤其是母亲的宠爱。

但是云起总是嫉妒,什么也不说,而且他非常配合爱孩子。

直到小家伙满月了,小乔才结束了坐月子。

云起·莫突然带她到酒店办理入住手续,然后在酒店纠缠了她两天两夜才放她走。

他还淡淡地威胁她。“以后我只敢想着孩子不理我。这就是结局。”

"..."小乔说她真的很害怕。

她的父母又来了,依旧阳红江予菲的家人也来了。

全家人都出去了,依旧阳红每个人都来了,包括小星莫。

小乔看到他们很感动。

她对阮、、说:“表姐们,你们怎么又来了?没想到你现在又来看我了。我真的很开心。”

是开心,是受宠若惊。

他们都来了,小乔突然觉得好开心,因为有那么多人关心她。

李明熙笑着说:“Jojo,你表达错感情了。他们只是顺便来看看你。”

萧乔错愕了一下,“对了?还有别的吗?”

江予菲笑着说:“嗯,我们是来参加婚礼的。”

“婚礼?谁的?”

小君爱笑:“你猜?”

*******

南宫乐山要结婚了。

他的婚礼从宣布到举行不到十天,真的让人大吃一惊。

没有人想到他会突然结婚,之前也没有风。

女方身份不简单,父母都从政,在国家政府部门身居要职。

听说她和南宫乐山在一起两年了。

他们两个互相喜欢,很快就完成了。江予菲非常高兴。

毕竟作为南宫家的少爷,很难娶到自己喜欢的女人。

江予菲来到伦敦的第三天是南宫乐山的婚礼时间。

自然全家都会去参加婚礼。

齐家也要去。

但是小乔和孩子们没有去。

估计是那两天两夜,让小乔突然感冒了。她一生病,孩子就生病了,于是齐直接命令她不要出去吹头发。

他也不想去,但他不得不去,但他计划一参加完就回家照顾妻子和孩子。

南宫乐山的婚礼不是在南宫城堡举行,而是在一个湿地公园。

早,客人都到了。

婚礼现场非常豪华,到处都是临时摆放的鲜花。

江予菲他们聚在一起聊天。

“新娘长什么样?”你的爱情不自禁地说。

他们之前没见过新娘,很好奇。

云天真地说:“南宫先生这么漂亮,他的新娘一定很漂亮。”

江予菲笑了:“婚礼开始时,我就知道她长什么样了。”

湿地公园的酒店呈城堡状。

今天整个公园都挤满了人,酒店里的人自然都是来参加宴会的客人。

贝贝穿着及膝的公主裙,拧开了一间休息室的门。

南宫乐山在换衣服。

他背对着门,整理衣领。

听到门开了,他转过头去看。

看到有人来了,他淡淡地问:“你怎么来了?”

贝贝关上门,咬着粉嫩丰满的嘴唇。“南宫兄,你真的想娶那个心冷的女人吗?”

南宫乐山很不高兴:“这是你来问的吗?”

贝贝点点头,用黑色的大眼睛悲伤地盯着他。“南宫兄,我喜欢你。我不想你娶她。你愿意嫁给我吗?”

早就知道这个女生喜欢他,南宫乐山也不意外。

他低声说:“以后别说这些话了。你还年轻,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真是最后一个故事了,喜欢看的欢迎继续看,谢谢大家的支持~

“我不年轻了,度夕我十八岁了!度夕”

贝贝走上前去,鼓起勇气站了起来。“看,我真的长大了。”

南宫乐山的视线不由得看着她的胸口。

她确实在那里长大了很多,看起来小巧玲珑,有着女性应该有的弧度和苗条。

但他只觉得她是个孩子,是个姐姐。

他没有回头看温度。“你还年轻,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贝贝着急地说,“我知道什么是喜欢,我很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

“你看,你听这个就很小了。”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试图温柔一点。“你以后会明白,你只喜欢我姐和我哥。”

“我不是……”

“好的。”南宫乐山打断了她的话。这些年他习惯了MoMo,说话也总是很平静。“不管你喜欢我什么,你和我都不能。今天是我和冷欣的婚礼,你应该祝福我们。”

贝贝难过的哭了。“我不想祝福你。我讨厌她。她把你从我身边带走。我讨厌她……”

南宫乐山皱眉,“贝贝,别说这种话!冷心没抢你什么。”

贝贝哭了,“她有!她利用我接近你,她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听她越说越过分,南宫乐山也失去了耐心。

“你再这样闹下去,就暂时不要去参加婚礼了。”

他说完,贝贝突然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身体。

“哥哥,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娶她?”

南宫乐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想把她拉开,但她没有马上拉开。

女孩紧紧地抱着他,柔软的身体紧贴在他结实的背上,他能闻到她呼吸中女孩特有的香味。

南宫乐山坐立不安,再次用力把她拉开,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

只有那个女孩留在原地哭泣。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所有的客人都就座了。

南宫乐山站在红地毯的尽头,等待新娘的到来。

他身材挺拔,身高186 cm,长得很帅,还有一些冷峻的五官,让他看起来特别有魅力。

以他高贵的身份,人们用各种羡慕的眼光看着他。

在场的每个人都很好奇哪个女孩这么幸运能嫁给他。

在红地毯的另一端,新娘挽着父亲的胳膊,慢慢走向他。

客人们转过头来看,不禁好奇。

新娘很漂亮。虽然不是绝世美女,但她有一种温柔优雅的气质,让人感觉很舒服。

他们两个似乎是绝配。他们是金童玉女。

南宫乐山笑着看她,新娘笑着看他。

他们两人的目光似乎只有彼此。

坐在第二排的贝贝,看起来眼花缭乱,心脏好像被刀划破了。

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母亲,南宫婉。

南宫婉低声叹了口气。“我以为你将来会嫁给他。没想到你们两个终究没有缘分……”

贝贝听了更难受。

新娘子走近了,南宫乐善伸出手,接住她伸过来的小手。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