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星际官网|中国有限公司----官途欲妇(1/61)

星际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莫兰站着不动。齐瑞刚绕过她,官途欲妇官途欲妇抱着埃文出去了。

莫兰紧紧地跟着他,官途欲妇官途欲妇直到他走到外面,站在车门前。

保镖恭敬地打开了门

齐瑞刚抱着艾凡,弯腰坐了进去。

“别走!”莫兰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了回来。

齐瑞刚的表情很奇怪。莫兰没有注意到任何问题。他至死都没有松口:“别走,别走!”

“你这么舍不得我?”祁瑞刚盯着她,问道。

莫兰没反应过来。她刚才的行为和言语很容易让人误解。

她脸红了:“谁舍不得你!你把孩子给我,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只要孩子!”

“我是孩子的父亲……”

“我是他妈!”祁瑞刚被她打断了。

“艾凡姓齐,不是莫……”

“他也可以改姓,跟我姓。”

齐瑞刚冷冷哼了一声:“你敢?!"

“我有什么不能的?!"莫兰冷冷反击。

齐瑞刚也没跟她废话。“艾凡是齐家的后裔,而齐家就是他的家。他应该回家。”

“我是他妈妈,他必须和我在一起……”

“你不想让埃文回家?”祁瑞刚问:“你敢说你不想让艾凡做祁家的传人,不想让他回家,不想让他认我们?!"

"..."莫兰真的差点说出来。

以前她一个人的时候,真的什么话都敢说。

反正她什么都没有,也打不过祁瑞刚,只能说得好听一点。

但现在她不能这么鲁莽。

因为她有埃文。

如果她说话快,说不定齐瑞刚真的会把埃文带走,不让她再养他。

如果他知道她说的话,我怕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孩子。

莫兰平静下来:“我没有这些意思。我只是不想你把孩子带走。这孩子不能没有母亲...我不能没有他……”

齐瑞刚眼神微微一动,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可以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了!”莫兰下意识的拒绝了。“你把孩子给我,我能求你吗?”

祁瑞刚的眼神又变得冰冷。

她宁愿求他,也不愿跟他回去。她只是排斥齐的家人吗?

"要么你让我带埃文去,要么你和我一起去,你自己选择!"祁瑞刚张开手,语气很不好。

莫兰摇摇头。“我跟你离婚了。我不会回去的。你也不能带埃文。”

祁瑞刚的眼里突然充满了愤怒。

他把孩子摔进车里,严厉地告诉司机:“开车!”

“别走!”莫兰试图拉住他,很快被保镖拦住。

“让开”

“大主妇,你还是跟我回去吧。”保镖站在她面前,态度很坚定。

莫兰不理他,使劲推他。保镖站在车门前,一动不动。

汽车启动时,莫兰的心里越来越焦虑。

“齐瑞刚,你给我埃文,你怎么能这样!”莫兰想跑到车前,保镖拉住了她。

“祁瑞刚”莫兰拼命挣扎,一点用都没有。

感觉有点热,官途欲妇李明熙拉了拉她的长发,官途欲妇突然一个男人从眼角向她走来。

“你好,小姐,我能见见你吗?”男人盯着她,真诚地问。

“怎么了?”李明胜xi淡淡问道。

她早就习惯了被搭讪。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我只想和你做朋友。”

李明熙没有理会他,看着不远处走来的萧郎。

萧郎也看到了他们,他大步向前。

“来,你买了你的臭豆腐。”他把盒子递给李明熙。

当李明熙身边的男人看到萧郎时,他们甚至失去了攀比的心,他们被劝走了。

萧郎淡淡的在李明熙身边坐下。

“他是谁?”

“不知道。”李明熙说的是实话。

萧郎冷冷哼道:“以后遇到这种男人,最好不要再看他们,不然他们会得寸进尺。”

李明熙笑笑:“算了,不说了。吃臭豆腐。”

萧郎的表情又僵硬又成功了。

李明熙递给他一盒:“你负责吃这个,我们吃一个。”

萧郎有点没动,把脸移开了。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不管。”

“虽然我爱吃,但是我不会吃太多。而且两个人吃饭很有意思,不是吗?”

李明熙执着地把臭豆腐放在眼前。

萧郎只是闻到了味道,他有呕吐的冲动。

李明熙还故意把臭豆腐放在鼻子底下晃了晃。

萧郎猛地捂住鼻子,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你吃吧,我真的不喜欢这样。”

李明扬暗笑,“难道你想让我原谅你吗?你把这个关了,我就原谅你。”

萧郎看着她愤愤不平:“我真的吃不下这个东西。”

“这个挺好吃的。”李明熙用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你看,真好吃。来,也试试。”

她抓了一块喂给他,萧郎没有躲开,他也没有躲开。

李明熙眼中闪过期待:“张开嘴,我来喂你。”

“我真的不爱吃。”萧郎快死了。

“就吃一块,你连一块都吃不到吧?”

萧明白,他不吃饭,李明熙不会善罢甘休。

今天是谁让他让她痛苦的?

想起晚上的福利,萧郎知道他必须吃饭,否则晚上就没有福利了。

他屏住呼吸,闷闷地说:“吃完了,我要漱口。”

李明熙点点头:“好的,没问题。”

得到她的承诺,萧郎忍不住张开嘴,冲着李明熙,把臭豆腐塞进了他的嘴里。

萧郎会下意识地呕吐。

“不要吐槽!”李明熙警告他。

萧郎不得不快速咀嚼,然后直接咽下去。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李明熙心情大好地笑了。

“呵呵,以后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让你吃了……”

萧郎将一直缓慢地领先。

其实臭豆腐很臭,吃起来也没那么难吃。反正味道怪怪的。

看到李明熙笑嘻嘻的样子,他也很开心。

“放心了?你原谅我了吗?”他笑着问。

李明熙很风情的看了他一眼:“这次我放你走。”

萧郎突然拉过她的身体说:“轮到我了。我要漱口。”

话音刚落,官途欲妇他就吻了一下李明熙的嘴唇,官途欲妇舌头顺利地滑进了她的嘴里。

李明-xi愣住了,然后他的脸就红了。

这是他的漱口液吗?

流~为了自保,却在这里当众!

李明希挣扎着,萧郎没有让她这么轻松地离开。

她刚才和他玩得很开心。轮到他报复她了。

幸好此刻天已经黑了,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

李明熙设法挣脱了他的怀抱。她立刻把一块臭豆腐塞进他嘴里,进行报复。

萧郎这次没受那么多苦。他赶紧吃了,恶狠狠地说:“我又要漱口了。”

“漂亮的你!”李明熙抛弃臭豆腐,迅速逃走。

萧郎起身去追赶,每次她试图抓住她,她都故意放水。

李明熙尖叫着笑着,仿佛突然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他们在广场上玩得很开心。

而在不远处的一辆车上,文宁正用痛苦的眼神看着他们。

她忍不住想找到萧郎。

刚开出小区,就看到萧郎和李明熙手拉手走出来。

看到那一幕,她惊呆了,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从来没想过他们两个会在一起。

然后,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偷偷跟着他们。

看到他们像普通情侣一样牵手,走路,吃饭,接吻...

文宁痛苦地躺在方向盘上,她觉得自己今天真的不该来。

文宁没精打采地回到家,文太太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文太太见她这样,疑惑地问:“宁儿,你怎么了?”

文宁摇摇头,勉强自己:“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文太太笑着骂她:“你太强了。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着急,不要对女人太强势,重要的是找个靠谱的男人。你李瑟娥明溪,这么强势的女人,并不想结婚,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最终都会找到一个靠谱的男人结婚。”

文宁脸色苍白:“明溪姐姐要结婚了?”

是和萧郎吗?她为什么不知道这个消息?

文太太笑着说:“有。听你李阿姨说,她和的关系已经确定,估计很快就要结婚了。”

文宁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她和谁?!"

房间里,空充满了迷人的味道。

李明xi抓住萧郎的肩膀,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才,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萧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薄薄的嘴唇不停地亲吻着她的脖子。

李明xi慢慢睁开眼睛,羞恼地推开他。

“你怎么这么讨厌!”

为她卖命,也不怕她死。

萧郎兴高采烈,脸上带着饱腹感。

他又捞起她的尸体,轻笑一声说:“我太激动了,无法掌握我的力量。我发誓,下次我会很温柔的。”

李明熙白了他一眼:“男人在床上立下的誓言都是假的!”

萧郎好笑地问:“你这么了解我吗?”

“因为你白天发过誓,现在不重复了吗?”

事情似乎就是这样。

萧郎在她耳边低语道:“我不能为此责备你,但你对我太有吸引力了。”

官途欲妇

“诡辩!官途欲妇”李明熙无语的推开他,官途欲妇然后起身下了床。

“我去洗澡,你在这里收拾。”

萧郎自然是要跟随的。

李明熙洗澡的时候换床单。

当萧郎一天换两次床单时,他感到很尴尬。

这几年,他一直忍着,没有找女人。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他积攒了几年的欲望和希望,就像汹涌的洪水。

其实他也很想爱对方,但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要不是怕李明熙受不了,他想一直和她呆在床上。

李明-xi洗了个澡,房间已经被萧郎打扫干净了。

房间里装有空气清新剂。

此刻,房间里的荷尔蒙气息荡然无存,充满了沁人心脾的气息。

李明熙打着哈欠坐在床上,问萧郎:“你把所有的床单都洗了吗?”

萧郎点点头:“我来洗,你不用洗。”

李明熙笑着说:“我没说要洗。你最好洗一下。不要给仆人洗。”

萧明白她的意思,她不好意思让佣人洗。

他曾经吻过她的嘴唇:“放心吧,我不会给别人洗的。请为我洗好你的衣服和裤子。”

李明熙脸红了,推开他:“去洗澡!”

“好吧!”萧郎微笑着去了洗手间。

李明熙太困了,很快就在床上睡着了。

萧郎出来时,她已经睡着了。

他轻轻地上床睡觉,从后面搂住她的身体。

抱着她甜美柔软的身体,萧郎用胸部系统亲吻她的脸颊。

李明熙皱着眉头,疑惑的声音传来:“别闹了...困了……”

“好,你去睡吧。”他不再打扰她,举起手来关掉所有的灯。

然而,萧郎睡不着。

直到现在,他觉得拥有她是一场梦。

“明溪?”

他轻轻叫着她的名字,李明熙良久,才发出声音。

萧郎轻声说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黑暗中,李明熙的眼睛微微睁开。

她没有回答他。萧郎以为她睡着了,就不再说话了。

李明熙本来睡着了,现在却失眠了。

嫁给他,她想。

经过这段时间,她知道萧郎对她很好,他也是最好的丈夫候选人。

嫁给他,你就真的幸福了。

但是...她不敢...

那个噩梦会伴随她一生,她最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的末日快到了。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还要带着萧郎陪她去地狱,毁灭他。

没有人知道李明熙的心事。

她只能一个人承受,不敢告诉任何人。

但面对别人的时候,她总是骄傲、乐观、洒脱、美丽的李明熙。

可笑的一天,第二天,李明熙早起去医院上班。

这次萧郎没有阻止她去上班。

他也知道适可而止,适可而止,明——肯定已经和她翻脸了。

与此同时,萧郎也去上班了,他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忙碌了一上午后,很快就该吃晚饭了。

李明熙刚检查完一个病人,洗完手就回办公室了。

然后我看到桌子上有一束蓝玫瑰和一个大饭盒。

看到蓝色的玫瑰,官途欲妇她知道这是来自萧郎。

饭盒是朗明的盒装饭盒,官途欲妇上面印着朗明的logo。

它是一个大的,可以放两三个菜和米饭。

“迪恩,有人给你送花和午餐,这是我帮你签名的。”蝎子突然来了,暧昧的对她说。

李明熙笑着说:“我知道。”

“院长,谁发的?”蝎子好奇地问。

李明熙一眼就看到了花束里的卡片,蝎子没看到吗?

“去吧,问那么多做什么,吃你的饭。”

蝎子没有多问,笑着走了。

李明熙关上办公室的门,上前拿起卡片。

原来卡片是用西班牙语写的。怪不得蝎子不知道。

萧郎可能是用西班牙语写的,因为他害怕别人知道他写了什么。

最美的花,献给最美的你。宝贝,记得按时吃饭,我爱你——萧郎]

李明熙脸红了,还好是用西班牙语写的。

太恶心了,她不忍直视。

但是不得不说她很喜欢这样的甜言蜜语。

李明熙小心翼翼地把卡片收好,然后拆开花束,放进花瓶。

收拾好花,她没有打开饭盒吃饭。

饭盒里的食物和营养搭配得很好。

她喜欢吃特殊的蜗牛肉,油炸青菜,还有一份水果沙拉和鱼香肉丝。

李明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饿了。他吃得很好,很快就吃了大部分食物。

朗明的食物不仅好吃,而且米饭也很香。

每一粒米都像一颗珍珠。一个人吃米饭也是一种享受。

李明熙很快吃完了饭。

她揉了揉饱满的肚子,发现最近好像胖了一些。

都怪萧郎每天给她吃得太多...

李明熙吃完饭继续工作。

过了一会,她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她一头雾水,接通了:“是谁?”

“明溪姐,是我,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我在你们医院附近的咖啡厅。”文宁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李明丽-xi微微愣了,她问她做什么?

“好的,我马上就到。”

出于礼貌,李明熙还是去了。

当她到达咖啡店时,文宁一看到她就向她招手。

李明熙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

文宁笑着问:“你想喝点什么?”

“山楂汁。”她刚吃饱饭,想消化一下。

文宁给她点了山楂汁。李明熙抿了一口,笑着问:“有什么事吗?”

今天,文宁打扮成一位女士,穿着淡粉色的连衣裙,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她看起来像一位公主。

她抬头微微一笑。“没什么。我路过,所以想请你喝一杯。而且我妈的风湿病因为你的治疗已经好了很多,我就顺便谢谢你了。”

李明熙没有想到文宁会因为这些原因特意约她出去。

但如果她不主动,就不会问。

“我是医生,给文太太治病合适。”

“不用了,非常感谢。我妈妈的风湿病不是很多人能治好的。她已经受苦多年了。要不是你,她的身体也不会好那么多。”

“你真好。”李明熙微微笑了笑。

文宁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官途欲妇李明熙忍不住摸摸他的脸。

“我脸上有东西吗?”

文宁摇摇头。她笑着说:“我就是觉得明溪好漂亮。”

李明熙开怀一笑:“要老了,官途欲妇哪里好看?”

“不是,明溪姐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你真漂亮。”文宁真诚地表扬了她。

“我哥也喜欢你,你知道吗?”

李明熙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

文宁笑着说:“哥哥只是暗恋。当然,他现在只喜欢我嫂子。可能他不是喜欢你,而是仰慕你。他告诉我有很多人喜欢你。但是我哥也说你谁都不喜欢。他们私下讨论了你会和谁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明溪姐姐有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对象?”

李明熙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切取决于命运。”她含糊地回答。

文宁点点头。“我也觉得这是命运。前两天听说明溪姐姐和李茜哥哥在一起了吧?李茜的大哥很好。我的父母非常称赞他。明溪和他在一起,很合适。”

李明熙感觉她说的话题越来越敏感了。

但是女人爱八卦,估计文宁只是好奇。

李明熙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文宁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问道。

“明溪姐姐,你愿意嫁给李茜哥哥吗?”

"...我不知道,走吧。”

“可是李阿姨说你有结婚的打算。”

李明熙硬着头皮点点头:“我有这个打算。”

文宁露出真诚的笑容:“那我就提前恭喜你了。明溪姐姐一定喜欢李茜哥哥,所以她会考虑他。哥哥说你是个很圣洁的人。如果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就不会随意发展感情。”

李明熙的笑容有点僵硬。

她说这话的时候,觉得很惭愧。

李明熙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他抱歉地说:“我以后有事。不然改天我请你吃饭?”

文宁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你现在要走了吗?”

“怎么,还有事?”李明熙关切地问。

就是这个问题,让她后悔。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问了。走吧!

文宁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有件事想问你。”

李明熙只好忍住了。“有什么就说出来。”

文宁低着头,脸涨得通红,一脸羞涩。

她搓着手,尴尬地说:“我知道我的要求太高了...但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来找你帮忙。”

当李明熙这样看着她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是有关系的。

但是这个时候,不听是没有好处的。

“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李明胜xi为难地问。

文宁还是没敢看她。“是的,我想,去你的公寓住几天,可以吗?”

李明-xi李阿尔法男性-

文宁抬头瞥了她一眼,看起来很害羞。

要不是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萧郎,李明熙直接怀疑她对她有意思!

但是她很快就想通了。

她的公寓和萧郎的公寓在同一层。他们是邻居...

官途欲妇

文宁去和她住在一起,官途欲妇其实是为了接近萧郎。

李明熙喝了口山楂汁,官途欲妇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接受吧,不现实。

现在她和萧郎住在一起。如果文宁去了,他们肯定会出现。

不接受,太不厚道了,人家都这样求她...

“明溪姐姐,其实我很喜欢小哥哥。我没有机会接近他,所以我想和你呆几天。不知道方便吗?”

她终于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李灿明希还说她现在和萧郎在一起了吗?

她之前承认她和李茜的关系是什么?

李倩的家人会因为她而丢面子。

李明熙终于发现自己把事情越搞越糟。

“明溪姐姐,不方便吗?”文宁很失落,问:“是李茜的大哥吗...和你一起生活?”

“没有!”李明熙很快否认了。

文宁看着她,等待她的理由。

李明熙实在找不到理由。她叹了口气:“是的,你什么时候来我家?”

文宁开心地笑了:“我今晚就去,好吗?!"

"...好的。”

“谢谢明溪姐姐,太谢谢你了!”文宁很开心,但李明熙却笑不出来。

告别了文宁,李明熙恍惚回到办公室。

她不再有心情工作了。

李明熙头疼。她接下来该怎么办?

是不是直接告诉文宁,她和的关系,然后让李家丢脸,让她背上了逍遥法外的罪名?

还是不告诉她,让萧生她的气?

其实这件事不难解决,她可以让文宁住她家,她也可以回家住。

但是如果你不和萧郎住在一起,他会很生气的。

李明熙想了想,决定先安抚萧郎。

只要他不生气,就没有问题。

掏出手机,李明熙拨通了萧郎的号码。

“喂,你现在在哪里?”

“怎么了?我在堂木昂。”

“回家吧,我有事要告诉你。”

“好。”萧郎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李明熙挂断电话,立刻收拾东西回去了。

医院离公寓很近,她先回去了。不久,萧郎也回来了。

萧郎打开门进了屋,但李瑟娥没有明溪。

他换了鞋,向卧室走去。然后他看到李明熙把她的衣服装进行李箱。

“你在干什么?!"萧琅脸色微变,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李明熙惊呆了。她平静下来,说:“坐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萧郎没有坐下。他盯着她,舔了舔嘴唇,问:“你要告诉我什么?”

李明熙看着他,低头看着他:“文宁说要和我在一起几天,我答应了...你也知道,我们的关系无法得知,所以我想暂时搬回来。”

“她为什么要和你住在一起?”萧郎开门见山。

李明熙笑着说:“她只是想和我相处几天。也许她和家人有矛盾。总之她来找我,我不好意思拒绝她。”

她不敢说实话,但她害怕萧郎会更生气。

此外,她不想提醒萧郎,文宁喜欢他。如果他知道,他会更关注文宁。

反正李明熙的心思很复杂。由于种种原因,她不敢说实话。

萧郎根本不想深究原因。

他淡淡地说:“如果她想搬出去住几天,官途欲妇我可以帮她找房子,官途欲妇但她不必和你住在一起。”

“但她说她想和我住在一起,谈谈……”

萧郎微微扯了扯嘴,冷笑道:“没想到你们关系这么好!”

是的,她和文宁真的没有多少交情。

李明熙勉强笑了笑:“不能这么说。毕竟我认识她很多年了。她哥哥是我同学,我没有理由拒绝她。她说只住几天,我更不好意思拒绝?”

萧郎仍然不同意:“不,我不在乎她住在哪里,但是你不能搬走。让她住在她想住的地方,你就继续住在这里!”

“我们的关系不是暴露了吗?”

“发现不是更好吗?!所以你不用不好意思直接选我!”

李明熙摇摇头:“没有……”

萧郎突然生气了。他捏了捏她的下巴,举了起来:“为什么不呢?我好恶心?!"

“可是我们说好了,要不是协议,我这时候敢和你在一起吗?”

萧郎悲伤地说,“明溪,经过这次,我能感觉到你对我不是没有感情。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拒绝我?李茜比我好,比我好吗?”

李明熙知道,如果告诉他这些,话题就会回到这上面来。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萧郎,我们约定我只做你的女人半个月。能不能先不说别的?”

萧郎深吸一口气,说道:“好吧,我们不谈这个了!可是现在半个月还没到,你又不能搬走!”

“我……”

“你敢食言,我就敢食言!”萧郎说着打了地板。

李明熙有点心虚,怕他拼命说出他们的关系。

“但我不想让文宁知道我们的关系……”李明熙很尴尬。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陷入这样的境地。

太尴尬了,要把她折磨疯了。

“如果你不想让她知道,就告诉她你不想让她住在这里!”萧毫不客气地说道。

李明熙不能做任何伤害人面子的事。

“我已经答应她了……”

“让她活下去!但是你不许搬走!”

李明熙真的要哭了。

她握住萧郎的手,轻轻地握了握:“萧郎,你能让步一点吗?”

“没有!”小又冷又狠,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萧郎……”

“不可能!你不能死!”

“我搬回家住了吗?”李明熙头疼地说道。

萧郎突然抱住她的腰,她的脸模糊地靠近了她。“你没理解重点吧?”重点是,你不能搬走,你只能和我一起住!"

“文宁来了,看到了怎么办?”

“我看到就看到了。她还会吃我们吗?”

李明熙很想说文宁喜欢你。如果她看到了,她会恨死我的。

到时候,文宁会告诉他们,她只能选择萧郎。

然而,她不能选择萧郎。

如果她可以选择他,她还会和痛苦做斗争吗?

官途欲妇

李明熙主动抱住他的身体,官途欲妇继续乞求:“萧郎,官途欲妇你能不能让步一点?我真的不想让事情变得更糟。”

萧郎非常粗鲁地说:“事情变得如此糟糕都是你自己的错。”

“我?”

“是的!如果直接选我,有那么多事吗?从根本上说,你做错了,但还有时间去补救。只要你取消和李茜的婚约,和我在一起。”

李明熙白了他一眼:“我没有选择你,是我的错。”

萧郎非常认真地点点头:“是的。”

李明熙放开她,挽着她的胳膊说:“我错怪你了。”

萧郎不解:“我怎么了?”

“你看,我们已经分手了,对吗?我选择谁,那是我的自由。我选择了李茜,你应该尊重我的选择。但是你不想放手,你做了这半个月的约定。如果放手,现在还有那么多事吗?”

萧郎变冷了,淡淡地说:“你是我的,我让你和李茜在一起。我有病吗?!你是我的,为什么选择李茜,我不相信你真的喜欢他!”

李明熙忍不住反驳:“谁说我是你的?”

“你不是我的?”萧郎猛地向前一推,把她推到床上。

他强壮的身体被双手覆盖在她的身体两侧。

李明熙皱起眉头:“你在干什么?”

萧郎的眼睛又黑又重。他紧紧地盯着她说:“我要你清醒地认识到,你是我的,你只能拥有我这个男人!”

李明熙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你打算怎么办?”

萧郎低下头,捂住嘴唇:“你的嘴是最不诚实的,但幸运的是,你的身体很诚实……”

说着,他的手抓着她的腰,火辣辣的摸着。

而他的吻直接落在她的脖子上,留下暧昧的痕迹。

李明熙感受到了他强烈的攻击性,她不安地推开他的身体。

“走开,我没心情这样……”

萧郎没理她。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急切地沿着她的脖子吻到她的胸部。

李明熙的扭动只会加剧两人的身体摩擦。

“萧郎,你够了!”李明熙有点生气,萧郎的人动作更快了。

裙子的拉链被拉开了,不管李明熙怎么挣扎,她的衣服都被他牢牢的脱掉了。

李明熙嘴唇紧闭,无法继续拒绝。

萧郎使出浑身解数来激怒她。很快,李明熙浑身发软,大脑无法思考。

亲,缠,占~有…

李明熙被他折磨。最后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感觉自己的灵魂是出窍了。

萧郎低沉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你看,你的身体比你的嘴还老实。你的身体很喜欢我,也很爱我……”

“啪——”李明熙的手反应比他的大脑还快,她扇了他一巴掌。

萧郎没有逃跑,而是挨了一记耳光。

李明熙又羞又怒地盯着他:“这样羞辱我有意思吗?!"

她的眼睛发红。即使她错了,她也对不起他,他不应该这样羞辱她。

她一直相信你的爱和我的愿望。

人与人之间应该有基本的尊重。

她拒绝他不代表他可以羞辱她。他觉得她想拒绝吗?谁知道她的痛苦。

她是为了他好...

但是他这样羞辱她...

想到这,官途欲妇李明熙更加难过了。

她盯着他,官途欲妇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萧郎,如果你只把我当成你的宠物或财产,那么我告诉你,我们的协议结束了!我不会让你继续羞辱我!”

萧郎喉咙发痛。他抿着嘴唇说:“我没有。”

“你有!”

“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你其实是爱我的!”萧郎突然喊出声来。

李明熙被卡住了——

萧郎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声音嘶哑:“李明熙,你为什么拒绝接受我?!"

“如果你不爱我,你就不会和我在一起。但你为什么不接受我?”聪明的萧郎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一开始,她一直拒绝他。他的头脑一片混乱。他只想如何救她,但他不介意想别的。

现在,李明熙甚至把自己的身体给了他,他才知道,其实她心里有他。

没有他,他早就把刀套在她脖子上了,她也不会妥协。

于是他想通了,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李明熙的心有点慌,她害怕萧郎察觉到什么。

“我说,我们不合适,我不想再爱你了……”

“这不是理由!”萧郎大声反驳,“你不会想用这个理由来对付我吧!”

李明熙勾着嘴唇笑了笑:“就是这个原因。女人不接受男人最简单的原因就是觉得他们不合适。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年,不求你回报,但你还是那样误解我,那样伤害我,所以我在心里发誓,我不会再接受你,就这么简单。”

萧郎全身僵硬,很难消化她的话。

李明熙趁机推开他:“你不信,我觉得是。”

“但是你说你原谅了我……”

李明熙不敢看他受伤的眼睛:“原谅你不代表再接受你。”

萧郎用力抓住她的手。

“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

“那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只知道我不会在一个地方摔两次。”

李明-xi摩摩抬手,看上去很粗鲁。

萧郎的心里很不愉快。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才能再次救她。

他已经做得够多了,但还是救不了她。

他真的觉得好无力好无助。

李明熙背对着他,穿着裙子。萧郎没有找到它。她的手指在颤抖。

就在这时,李明熙的手机响了。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李明熙反应很慢,手机被萧郎拿走了。

李明熙指出是文宁打来的电话。她忙着偷手机,怕他接。

萧郎淡淡地说:“我只是想把它传给你。”

李明熙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接通了电话:“喂?”

“明溪姐,你什么时候下班?我已经收拾好东西,随时可以去找你。”文宁笑着问她。

李明熙淡淡地说:“两小时后你直接来我家。”

江予菲没有太多做作,官途欲妇张开嘴吃苹果。

阮、官途欲妇很少伺候她一次,她也不是白吃白喝。

男人似乎能看出她的尴尬心态,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他用刀子切了一块,喂给了她。江予菲又张开嘴吃了起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她把整个苹果都吃了。

阮,掏出纸巾擦手指,又拿来擦嘴。

江予菲惊讶地盯着他。他扬起眉毛,淡淡地笑了笑:“现在抛弃还来得及吗?刚才我的手指一直在喂你。”

江予菲脸红了,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擦过的嘴唇似乎很脏,让她不敢舔嘴唇。

她突然掀开被子,撑起身子。阮,伸手按住她的肩:“怎么办?”

“上厕所!”她咬牙切齿,咆哮着。

那人看了看挂着的输液袋,还剩下很多液体。

他站起来,高高举起手臂,脱下包。“走吧。”

江予菲停顿了一下。他要陪她上厕所吗?

“我自己来。”她站起来伸手去拿。

但是阮田零太高了,她根本够不着他的手。

“你拿着有多方便?”他看了她一眼“你是个白痴”。

即使她不方便,也不能让他陪她进去。

“给李阿姨打电话。”

“你以为李婶在这里,我会留下来吗?她回去给你做饭了。”阮天玲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他没有留下来照顾她,但他不能离开。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她宁愿他对她更直接一点,而不是他的虚伪。

“让我自己来。”她又问。

阮天玲眸色微微一凛,也互不相让。

看来她越是忘恩负义,他就越会和她作对。

江予菲突然撕下手背上的针,扔掉,大步走向浴室。

阮天玲站着不动,眼睛只来得及看到血从她的手背上迅速渗出。然后他眯起锐利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走出卫生间,病房里没有阮,的影子。他应该离开的。

她的身体很虚弱,但是上厕所的时候,她很累,气喘吁吁,浑身是汗。

江予菲来到床边坐下。他很快躺下,感觉好多了。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空空气中飘着毒品的味道,白墙刺眼空没有一丝血色。

她讨厌医院里的一切。住在这里让人感到无聊和沮丧。

但她必须活到康复,除非她不想要自己的身体。

李阿姨带着饭菜快步来到病房。当她看到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时,她疑惑地问:“奶奶,主人不是在这里吗?”

江予菲直挺挺地站着,不回答,问道:“李阿姨,今天的菜是什么?”

李婶识趣地不再问她。她笑着走上前去,把保温饭盒放在一边,打开盖子。

“你身体不好,所以我给你煮了些粥。明天你想吃的时候,我给你做点吃的。”

江予菲微微一笑:“我饿了,给我一碗就行了。”

“好。”

这一天,李婶总是陪着她,晚上给她守夜。

江予菲总是昏昏欲睡,爱上了厕所。

江予菲总是昏昏欲睡,官途欲妇爱上了厕所。

她在医院住了几天,官途欲妇终于该出院了。

出院那天早上,阮安国一大早就坐车来看她,阮田零的父母跟在后面。

她的婆婆李玉兰有自己的事业。她来了,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但是公公阮明涛留下来,最后和父亲一起走了。

阮、一直没来。

她知道那天她的行为激怒了他。他不来比较好,免得她看到他就烦。

下午打完点滴就该出院了。

阮的家人派车去接她,然后回到她原来的家。她和长辈打了招呼,回到卧室休息。

空那间废弃的卧室好像过几天就不流行了。也许阮、再也没有回来。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这样的老公,她当初看上他什么了?

阮天玲直到晚饭才回来。

他去江予菲坐下。他用头问她:“还难受吗?”

“好多了。”她淡淡地回应了他。

何冷哼一声,脸色难看。

阮田零怕再被骂,急忙把一块豆腐放进江予菲的碗里,笑着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滑蛋豆腐。多吃点。”

“谢谢妈妈。”江予菲把豆腐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留下一口清香。

阮天玲跟着,给了她几个菜,看他还有多在乎雨,老人脸色好多了。

一顿饭,大家都吃得有点无聊。

吃完饭上楼,后面跟着阮。

她来到床边坐下。她身后的男人突然说:“我昨天去你家了。”

她惊讶地回头,微微皱起眉头。“你打算怎么办?”

“你去看看你公公的酒店能不能开。”阮,解开了上衣的扣子,他那结实的铜胸赫然在目。

所以他去了她父母家!

“调查的结果是什么?”

“嗯,值得投资,位置也不错。今天早上我给公公签了支票。”

“你!”江予菲迅速站了起来。“你为什么给他?他不亏怎么办?”

她以为他们会在给钱之前和她商量。

我从没想到他给了!

阮、看了她一眼,道:“不冒风险怎么赚钱?再说了,只要酒店运营正常,我觉得不会亏本。”

但问题是,他们开酒店做的是不公平的交易。

江予菲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她走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翻遍她的存折,却找不到。

“你找这个?”阮天玲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她的存折,举到她面前。

“是啊,你怎么来了?”说完,她想起了前天她喝醉后的情景。

“你可以拿着存折。我在里面赚了两百万。这次是舅舅开的酒店,我出钱。”她对他说。

阮天玲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冰冷,嘲讽的弧度。

“你就是不想让我付钱?”

“不,我害怕赔钱。他们还是不在你身上。”

她不这么解释没关系。听了阮的解释,更加不高兴了。

“江予菲,他们不要,难道我非得他们也不可吗?!你以为我缺这两百万?”

可惜她的心在前世被摧毁破碎了,官途欲妇不能再有勉强,官途欲妇否则会破碎的更彻底。

早饭后,江予菲正要出去散步,这时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于飞,你感觉好点了吗?”王黛珍在电话里关切地问她。

“妈妈,我没事。大叔的酒店怎么样?”

说到这个王黛珍,他笑得满脸都是。“你叔叔已经投了钱,签了合同。酒店几天后就要开门了。到时候,请到凌来。你叔叔说,让他剪吧。”

江予菲含糊的应了一声,心里十分焦急,叔叔的合同已经签了,她能想办法避免事情发生吗?

王黛真又问她:“于飞,你最近和田零吵架了吗?”

“妈,你问这个干嘛?”

她不承认,但是王黛珍决定了。

“唉,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夫妻双方都需要慢慢磨合,不要老是谈离婚。况且夫妻双方都是在床尾吵架,你脾气也不能太强,对自己不好。”

“妈妈,你怎么知道我想离婚?阮田零告诉你了吗?”江予菲皱起眉头,生气了。

王黛真不承认也不否认:“田零怎么了?她有家世,有能力,有长相,百里挑一也挑不出他。虽然他有一些坏习惯,但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他的身份并不能使他成为一个诚实的人。于飞,妈妈知道你受了委屈,但你还是要忍。离婚的女人,只能自苦自甘。”

江予菲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她只想追求自由和幸福,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妈妈,你有什么工作吗?没事我就挂了。”

王黛珍又劝了她一句,挂了电话。

江予菲拿着手机,走到后院。

阮的后院很大,有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小花园。

阮正站在游泳池前,和人通着电话。

江予菲走在他身后。他感觉有人在靠近。他转身去看她,对着电话说:“我现在有事,先挂了,下次再说。”

收起电话,双臂抱胸,眉望着她。

江予菲看起来不太好。她感觉不太好。“你这么天真,竟然向我妈汇报!”

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她要离婚了。

她要离婚了,告诉他们这件事,至少到时候他们会反对得太晚。

现在,阮已经怨声载道,她的离婚计划又被阻碍了一层!

阮田零勾唇笑道:“老婆,这不是我跟你学的。”

江予菲先是不解,然后恍然。

他有没有看到她昨晚故意激怒他,故意让爷爷看到他的暴行?

江予菲脸色微红,有些生气。

“是的,我昨天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你欺负我是事实,我们不适合做夫妻也是事实!”

“江予菲,你等不及要和我离婚了吗?”阮天玲敛去嘴角的笑意,淡淡的问她。

“是的,我等不及要和你离婚了!”

“哼!官途欲妇”阮天玲不悦的哼一声,官途欲妇冷着脸嚣张起来。

“我觉得你应该认清现实!即使我对你不好,我们也不再适合做夫妻。只要我不点头,你就不能离婚。就算歌手老子来了,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所以我死了你还是把心交给我吧,做你阮的奶奶。如果你表现得更好,我会对你更好。你再这么不识抬举,就不离婚了……”

说到这里,眯起锐利的眼睛,缓缓说道:“你不会得到我的宠爱,每天过着艰苦的生活。你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江予菲瞪大了眼睛,气得浑身发抖。

“土匪!”她从未见过如此傲慢的人。

阮,撇了撇嘴,很危险地说:“我不是土匪,我比你厉害...江予菲,如果我认真跟你玩,我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在江予菲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前世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场景。

她脸色苍白,热血上涌,忽然红着眼睛推开了阮。

“噗通——”毫无防备的男子被她推了一把,立马掉进了池子里!

阮,抖颤了几下,从水面上站起来,怒目而视:“江予菲,你怎么了?”

江予菲握紧他白皙的手指,人们平静了许多。

但她不后悔把他推进池子里。

她对他的所作所为与他把她推下楼梯并杀死她时发生的事情相比算不了什么。

阮,走到泳池边,伸出湿漉漉的手:“快把我拉上来!”

她不会拉他。

“自己上来!”说完,她转身要走。

阮,低声咒骂了一句,转身冲她吼道:“该死的女人,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我动手!”你给我站住,马上给我道歉!"

江予菲停下来,那人以为她害怕了,继续说道:“如果你现在过来向我道歉,我就不追究这件事了,快来!”

她转过头,用牙齿盯着他。

阮,握着她湿漉漉的手,样子很不好:“你在看什么?快来跟我道歉!”

她深吸一口气,抬起腿,向他走去。

“我道歉……”她刚说了几句话,突然推了他一下,阮田零又掉进水里了。

“我是不可能道歉的!”江予菲轻蔑地冲他喊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阮天玲从水中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可怖。

他握紧拳头,额头青筋直跳。

“江!下雨!菲律宾!”他愤怒地咆哮着,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愤怒,仿佛要肢解她!

“该死的女人,我不会让你走的!”他生气地拍打着游泳池的水,但他根本没有发泄他的愤怒。

江予菲直接出去了。

她不能呆在家里。如果阮田零彻底疯了,就没人能救她了。

我们出去躲起来,等他放心了再回来。

但是她不知道去哪里。不可能去找她妈妈。她没有朋友...

最后,她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法国餐馆吃饭。

里面浪漫优雅的气氛可能会让她好受一些。

里面浪漫优雅的气氛可能会让她好受一些。

江予菲点了一杯红酒、官途欲妇鹅肝、官途欲妇牛排和一块蛋糕,然后他开始用食指移动着吃东西。

餐厅中间的柜台上有一个人在弹钢琴。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子,紧闭的双眼透着混血的深沉。

他穿着白衬衫,微闭着眼睛坐在钢琴前,细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跳动。

在装饰精美的天花板上,水晶灯发出柔和的白光,将他完全覆盖,让他感觉置身于天使的光芒之中。

忍不住听了他演奏的流浪者之歌。

这是一首很悲伤的歌。

不知道为什么,是他弹出来的,给人一种特别悲伤的感觉。

如果你内心不孤独,不悲伤,就弹不出音乐的灵魂。

但是舞台上的那个人觉得他演的不好。一曲过后,他睁开眼睛,眼神明显不满。

他起身跟服务员说了几句话。服务员恭敬地点点头就走了。不一会儿,他给他带了一把小提琴。

男的拿着小提琴,试了试试音弦,然后问在场的嘉宾。

“谁愿意和我一起弹首歌?”他慢慢地环顾四周。有些人渴望尝试,有些人微笑着保持冷静。

没人出声,那人也不在乎。他轻轻一笑:“那我就拉小提琴独奏。”

他把钢琴放在肩上,正要开始弹奏,这时他瞥见一个女人在角落里举起手。

举手的不是别人,正是江予菲。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让他失望。也许他悲伤的音乐引起了她的内心共鸣。

“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玩吗?”他眼神黯淡,笑着问她。

江予菲站起来点点头:“好吧,你能不能就放那首歌?”

“好。”男人扬起嘴角微笑,声音溢出。

为了赢得阮的好感,偷偷学了半年钢琴。她学习很努力,只用了半年就能弹很多曲子。

当然这首《流浪者之歌》也包括在内。

这是一首悲伤的歌,讲述了一个人追求人生目标的全过程。

当江予菲第一次学习这首歌时,他无法理解故事中主人的感受。

但现在她能理解了。

因为,她也有自己追求的东西,也为最终的目标不断努力而难过。

以前听男人弹琴的时候,看不到尽头,找不到目标的悲伤好像突然就升起来了。

这一刻,她的心情还沉浸在那种情绪中。

江予菲纤细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轻轻跳动,配合着男人的小提琴音符,所有内心的情感都被诠释了...

当歌曲结束时,餐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她微微抬起头,笑着称赞那个男人。“谢谢,你打得很好。”

江予菲笑了。她站起来,把长发披在耳朵后面。她谦虚地说:“你小提琴拉得很好。”

“你不必谦虚。要不是你的配合,这首歌就不完美了。”男人摇摇头,向她伸出一只纤细有力的手。“我叫萧郎。今天我请你吃午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