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MG4377娱乐电子游戏|中国有限公司----反抗在幻想乡(1/34)

MG4377娱乐电子游戏|中国有限公司 !

莫兰:“…”

可惜齐瑞刚没去演戏!反抗反抗

齐瑞森心虚地说:“是我的错。让大家关心* *。爸爸,反抗反抗大哥,你不用太担心,不值得。”

齐瑞刚勾着嘴唇:“只要三哥能早点找到家,有个幸福的家庭,我们他妈的这点点心算什么。不是吗,爸爸?”

齐大师点点头。他用沉重的声音对齐瑞森说:“你大哥说得对。如果你早点成家,我们自然就不再担心你了。”

齐瑞森顺从地点点头:“我会尽快找到合适的人,不会让你失望的。”

齐大师叹道:“海小姐怎么了?你对这么好的姑娘有什么不满?”

“三哥不应该喜欢地位低的女生吧?”祁瑞刚忍不住问。

所谓的低点就是像灰姑娘一样的女人...

祁瑞森还没回答,祁老爷子立刻拉下了脸。

“那种女人你可以玩,但不能娶进门!别让条件好,去找个一无所有的,我就没脸说了!如果你真的喜欢那样,那你就傻了!”

齐老爷子犀利的说完,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微妙。

莫兰握紧了筷子,咽不下喉咙里的任何食物。

祁瑞刚脸色不太好。

齐老爷子突然骂他和莫兰。

这是齐瑞刚第一次尝到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原来,他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让齐老爷子再生气祁。我没想到会收留他和莫兰...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但他并不认为自己错了。

他一直不赞成祁瑞刚嫁给莫兰,甚至在他们面前,他都敢说。

“吃吧,我吃了还给我,看见你我就头疼。”齐老爷子阴沉着脸说道。

顿时,原本和谐的气氛荡然无存。

大家埋头吃饭,没人出声。莫兰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

现在她才发现,她恨齐大师。

之前他恨她不理她,她和他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现在,她真的很讨厌他。

齐老爷子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

上次他还跟祁瑞森说,他可以在外面养一个女人,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但是家里的女人一定配得上他。

今天,他说的更过分了,甚至指桑骂槐...

嗯,他看不起地位低的女人,你看不起就看不起。但是他惹了一个又一个地位低下的女人,现在他还这样教育他的儿子...

他怎么看待女人?

地位低,就活该被他这么贬低,贬低?

莫兰想到了沈云培,想到了她在齐家族这么多年的恩怨...

越想越不平莫兰的心。她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要嫁给祁瑞刚!

其实她并不想和祁瑞刚结婚,只是祁瑞刚太强势,她根本拒绝了。

而且她太天真了,认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只要祁瑞刚对她好就结婚了,想想就够了。

现在想想,她真的很傻很天真...

她抱着他沉入大海,想乡像章鱼一样用手和脚抱住他。

祁瑞刚跟她沉了一段距离,想乡他赶紧抱着她逆流而上。

冲出水面,他大叫:“不想死就别动!”

“你这个混蛋,恶魔!”莫兰已经失去理智,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她抱着他拼命往下沉,祁瑞刚低咒一声,一掌劈在她脖子上。

他握得很好。莫兰没有晕倒,但也很虚弱。

祁瑞刚把她抱上了快艇,一秒都不敢耽误。他摘下她脖子上的钥匙,迅速打开她脖子上的衣领。

当领子被打开时,他站起来,挥动手臂,用力把领子扔出去-

“砰——”

项圈一掉到海里就爆炸了。

大海冲上来,波涛翻滚。

一股海水冲过来,打翻了快艇。齐瑞刚和莫兰一起坠海。

严站在甲板上,立即下令:“去救人!”

齐瑞刚和莫兰很快被打捞上来。

两个人都晕倒了。

莫兰被送到休息室抢救,而祁瑞刚被扔在甲板上,趴着。

一个奴才踢了他。“老板,这家伙投怀送抱了。我们要杀了他吗?”

这真是一个杀死祁瑞刚的好机会。

阮,叉着腰淡淡的说:“李对齐瑞刚的人说,要他活着,最好不要跟着。”

“好,我马上去!”

"你们把他扔到舱底,牢牢捆住。"

“可以!”

祁瑞刚被抬了下来,阮天灵的眼睛暗了下来。

让他活着可能会有用。

阮、只带了一部分人马回中国,守伦敦,方便随时接应。

天黑了。

江予菲的游船在海上停留了几个小时,等待阮田零赶上来。

江予菲坐在床上,凝视着外面的夜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妈妈,看这个。”安塞尔推门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大礼盒。

这是阮送的礼物,他刚才在楼下的柜子里找到的。

江予菲侧身看了看,眼睛微微动了动:“你在哪里找到的?”

“楼下。”安塞尔把礼品盒放在床上,抬起她无辜的小脸。“妈咪,猜猜里面是什么?”

江予菲摇摇头。她毫不在意:“我不知道。”

“猜,就猜一个。”小家伙想让她好受点,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

江予菲笑了:“估计是个娃娃。”

安塞尔打破了他的小脸。“妈咪,我是个男人。你怎么能猜到一个洋娃娃?”

“那是洋娃娃吗?”

“妈咪,我要生气了!”

江予菲很快又猜到了,“也许它很好吃。”

安塞尔被她打败了。“妈妈,你的想象力太苍白了。”

"..."江予菲感到惭愧,主要是因为她现在真的不忍心猜测。“打开看看是什么。”

“好吧!”小家伙满怀期待地打开包装纸,然后打开包装盒...

箱子完全打开了,原来是一辆金色的,崭新闪亮的玩具车!

品牌还是劳斯莱斯幻影限量版...

安塞尔拿出他的车,反抗然后他突然大笑起来。

江予菲不明所以,反抗“你笑什么?”

“妈咪,太好笑了……”安塞尔把车递给她。“你看。”

江予菲看了看车,但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应该说她现在脑子什么都想不出来了。

安塞尔默默地说:“妈妈,你没看见吗?爸爸给我的玩具车和我给他的真车是同一个牌子。”

“然后呢?”

“我真的被你打败了。我给了他一辆真车,他给了我一辆玩具车,他很生气。”

毕竟作为父亲,送的礼物没有四岁儿子送的贵重,自然会觉得丢人。

为了避免丢脸,他白天故意发脾气。

江予菲突然,她勉强笑了笑:“我明白了。”

“妈咪,不要……”我不开心。

安塞尔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他看到一个高个子男人站在门口。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见了阮。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予菲和他深邃的眼睛淡淡地对视着。她扭过头:“安森,回你房间休息一下。”

“好吧。”小家伙知道他们有话要说,就抱着玩具车从阮田零身边走过。

阮天玲目送他走。他关上门,微笑着向江予菲走去。

“我以为你休息了。”他在她身边坐下,寻找话题。

江予菲淡淡地说:“我白天睡眠充足,晚上睡不着。”

阮天玲的脸微微有些僵硬。

她在责怪他给他们下药吗?

“雨菲……”他举起手扶住她的身体,江予菲站起来避开他的手。

“莫兰在哪里?”

阮,的手僵在空,低声说:“我叫她歇一歇。”

“我去看看她。”江予菲说,出去。

阮,的声音有点冷:“现在很晚了,不要打扰别人。”

“没什么,我就说几句。”她的手已经放在门把手上了。

一阵狂风从后面吹来,她的身体突然转过来,背贴着门。

“你生气了?”阮天玲按着她的肩膀,面无表情的问道。

江予菲直视着他深邃的黑眼睛:“…”

“于飞,你怪我吗?”

“我怪你什么?”江予菲问道。

阮天玲舔舔嘴唇,“我对我们所有人都好。我们不能对抗南宫旭,留在伦敦。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在中国,我有能力保护你,你会更安全。我们可以从长远的角度来处理他。你明白我的想法吗?”

江予菲的眼睛闪了一下,她微微点头:“我明白。”

阮、走到她跟前,把她的鼻子压得很高。“那你还怪我,你还生气?”

“我没有权利责备你……”

阮把的手搭在她肩上忍不住收紧:“什么意思?”

“阮,,其实你做的是对的,真的……”江予菲推开他的身体,低声说:“工作了一整天,你去休息吧。我去看看安森。”

她转身打开门,下一秒,她的身体突然站起空。

“砰——”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阮田零抱住她的腰,转身向大床走去。

反抗在幻想乡

这是他第一次乘坐游轮。他很新奇,想乡但是一个人在甲板上玩很无聊,想乡所以他想和妈妈一起玩。

江予菲笑着说:“好,先出去,我换衣服就来。”

安塞尔开心地笑了。“那我等你。”

“嗯。”

当这个小家伙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的时候,江予菲会在他掀开被子的时候爬起来。

可是阮,的胳膊把她搂得很紧,她就是打不开

“你醒了就让我走,别装睡!”江予菲又拉了拉他的手。

阮天玲干脆双手抱住她,捏她软软的,吃着豆腐。

“严!”江予菲侧着头盯着他。“快点放手!”

一个人继续装睡,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江予菲抓住他的鼻子和嘴,不让他呼吸。

一分钟过去了,阮、没有动静。

两分钟后,他还是没动...

江予菲有些惊慌地松手。“喂,别给我装睡,快放开!”

阮天玲还是没反应。

江予菲气结,她眸光微转,压在他身上,好像没有吻上他的嘴唇。

每次她的唇只是轻轻扫过他的薄唇,却不给一些实际的吻。

她把手伸进他的衣服,抚摸他强健的腹部肌肉。她的手指往下一会儿,往上一会儿。每次去关键部位,她都把它们拿走,但它们不靠近。

阮,在青年时代的鼓动下,忽冷忽热地向什么地方望去——

他紧紧地箍住江予菲的腰,强壮的身体紧绷着。

江予菲微笑着。她倒要看看他能忍多久。

嘴唇移向他的脖子。她捧着他的喉结,嘴唇轻轻动了动。

“嗯……”阮天玲喉咙里,发出低沉的闷哼声。

江予菲的手环绕着他的小腹。“所以你还是可以忍受的。你是男的?”

最后一句话,成功激怒了阮。

男人突然睁开眼睛,翻了个身,把她抱了回来,决定证明自己是不是男人。

他热切地吻着她的嘴唇,深深地、坚定地吻着——

与她的蜻蜓点水不同,他的是一场风暴,每一次,它似乎都深入到灵魂深处。

江予菲试图躲闪,用不稳定的呼吸推开他的脸:“你愿意醒来吗?!"

阮,推开她的手,在她脖子上亲了一下,吸了几口:“你的需要把我吵醒了。”

“我的需求?”

“嗯,一早送到我手里,没想到你早上会有需求。宝贝,欢迎你每天这样叫醒我。”

江予菲脸红了,不知道自己是生气还是羞愧。

“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

“这是事实。”当一个男人提起她的衣服,他会为她脱掉。

江予菲正忙着抱胸。“你先脱!”

“什么?”阮天玲微愣。

“为什么先脱下我的?先脱下来。”

阮,两眼黑亮,邪唇勾勾:“你帮我摘下来。”

江予菲点点头。“那就让我先去吧。”

“别耍花招,还是一晚。”阮天玲隐晦的威胁了一句,他邪恶的笑着起身。

江予菲收拾好衣服,跪在他面前。

她眼珠一转,说:“先把裤子脱了。”

阮田零意外地扬起了眉毛。“你这么着急?”

江予菲忍着,反抗“你站起来,反抗我先帮你脱裤子。”

阮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别忘了警告,别耍花招。”

“我知道。”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在她眼前高高地站着。

在他身上的某个地方,它也高耸入云...

江予菲脸色微红。她抬起手解开他的腰带,拉开拉链,然后拉下她的裤子...

他的裤子被拉了下来,在某个地方,他变得更加直立和高耸。

江予菲咬紧牙关,把裤子缩回到膝盖上

“安森,你怎么进来的?!"她突然大声说出来。

阮天玲条件反射地看看门口,借此机会,江予菲迅速跳下床。

“你……”阮,知道自己上当了,便向她扑了过去。

江予菲已经跑到门口,顺便说一句,他已经拿走了床边的手机。

她靠在门上,用手机指着他:“阮田零,你应该照这样的照片。”

阮天灵低下了头,裤子还在膝盖上。他长这样,多可怜啊。

“江予菲,你敢!”他正忙着拉裤子。

“咔嚓——”江予菲嘴里发出快门闪动的声音,阮田零差点吐血。

“真的拿了?”他一边系着皮带一边危险地问她。

“当然不相信你。”江予菲把电话扔给他,他举手接住了电话。

“刚才的图很难得,希望大家不要删了。”江予菲优雅地笑了笑,打开门走了出去。

阮翻开相册,发现没有照片。她根本没拿。

她是故意耍他的!

阮天玲又好气又好笑。

哼,敢捉弄他,他要她晚上好看!

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呢?他的* *还没有平息...

该死的女人,点了火就跑是不负责任的!

蓝天大海。

在宽大的甲板上,江予菲和安塞尔各拿了一台照相机,继续互相拍照。

“妈妈,看这里”

他咔嚓一声拍下了江予菲。

“宝贝,看这里。”

点击,点击-

快门的声音不断响起,母子俩疯狂而兴奋地在甲板上拍照。

他们摆出各种形状,肆无忌惮地鼓掌。

早上在甲板上,只有他们母子笑得很开心。

阮天玲步出船舱,嘴角带着淡淡的弧度,朝他们走来。

“你来得正好,这是给你的。”安塞尔走上前去,把相机塞了进去。

阮田零微微蹙眉:“你有什么事?”

“你来帮我和妈妈拍照,我想和妈妈拍照。”

安塞尔说完,转身向江予菲跑去。“妈妈,你抱着我,我想吻你。”

“好。”江予菲把他抱起来,搂着她的脖子,对阮天玲喊道:“快开枪——”

他的嘴紧贴着江予菲的嘴唇,他的姿势很快就摆好了。

阮::“…”

安塞尔见他没动,微微蹙眉:“你怎么不开枪?”

阮,顿时勃然大怒:“谁叫你亲我的女人!”

靠,还是亲嘴唇吧,这小子活腻了!

安塞尔不屑反击。“这是我的妈咪。她是我的。我想亲多少就亲多少。你管不着!”

“你的?”阮天玲瞪了一眼。

“当然,我是妈咪的一部分。我和她的身体分离了。是吗?”

“啪——”阮天玲连续打了两次。

“混蛋,想乡臭老头,想乡老不死,你打我一次,我就还给你十次!”安森的孩子们气哭了,失去了往日的冷淡。

阮天玲气得咬牙,“臭小子,你别忘了你在和谁说话,我是你老子,你小子又孝顺,你这不是无法无天了吗?我今天杀了你,看你敢不敢嚣张!”

说着,他举起手掌,重重的一巴掌就要落下——

“够了,快把孩子放下!”江予菲及时抓住他的手,阻止他打架。“燕田零,安森还是个孩子。他不到五岁。他能理解什么?放开他。”

阮田零冷冷哼道:“他会玩枪。你认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吗?一个十五岁的男孩子还没有他成熟!”

“但他永远是个孩子。也许他知道很多事情,但他的头脑还是个孩子。”

“江予菲,你偏袒他。看他对我说了什么。你应该和我一起教训他。”

江予菲放弃了他的手,把孩子从他手里抢了回来。

她放下安森,帮他穿上裤子。

她抬起头淡淡地说:“他是我的孩子,我舍不得教训他。”

“那我呢?你愿意让他向我炫耀吗?”

江予菲点点头,“愿意。”

阮天玲真想吐血三升...

“妈咪,他先欺负我的。”安塞尔立即抓住江予菲的脖子,抱怨不公平。

江予菲深情地吻了吻他的脸:“嗯,妈妈知道。走,我们不理他,我们吃饭去。”

“很好。但是妈妈,我的屁股疼。”

“妈妈带你走。”

江予菲把他抱了起来,小家伙立刻向阮天玲展示了他的笑容。

阮天玲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自己有了一个小恶魔。

“阮,,你等着我,我回去接你!”他放下狠话,转身大步走了。

“妈咪,我叫阮俊臣。”安塞尔立即可怜地看着江予菲。“我叫阮俊臣好不好?”

江予菲犹豫了。毕竟她还没有问过安森是哥哥还是弟弟。

“妈咪,求求你,我去叫阮俊臣。”那个小家伙搂着她的脖子,宠坏了她。

不管叫什么名字,他哥哥不一定是阮俊臣,他哥哥也不一定是阮俊佳琪。反正都是她的儿子。

“好吧,你叫君君臣。”江予菲微笑着依靠着他。

安森马上举手欢呼:“太好了,我叫阮俊臣,我是我弟弟,我是我弟弟!”

江予菲的心里,这孩子做哥哥这么激动?

“阿伟叔叔,我的中文名字叫阮俊臣。以后可以叫我俊臣,不要叫我小少爷。”

“啊,是的,陈俊。”

“阿华叔叔,我的中文名字叫阮俊臣……”

“帆船叔叔,我的中文名字叫阮俊臣……”

“厨师叔叔,我的中文名字叫阮俊臣……”

“叔叔……”

不到半个小时,安塞尔已经走遍了整个邮轮,庄严地向大家宣布了自己的中文名。

完成这个伟大的项目后,他累得走不回小屋,很快给自己拿了杯水喝。

反抗在幻想乡

吃到一半,反抗莫兰突然说:“对,反抗差点忘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阮,微微动了动眼睛,笑道:“什么事?”

“昨天我来之前,瑞森给了我一个东西,是寄给你的。当时我在路上被齐瑞刚劫持了。不知道他手上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

“送我什么东西?是什么?”江予菲有些怀疑。

莫兰摇摇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收件人写了Reison的名字,让他转发给你。收件人地址是齐家城堡。”

江予菲忍不住放下了筷子。“我在伦敦谁都不认识,A市的人也不知道我在伦敦。谁送我东西?”

她只知道南宫家和齐家。

东西送到齐的城堡,所以不是齐的人送给她的。

是南宫家的吗?

“可能是很重要的事情吧!”尊严地说:“我让我妈找了个南宫旭的黑u盘。是我妈送的吗?”

南宫旭?

原来是他的...

“黑u盘?”阮、佯作诧异,口中说道:“齐瑞刚上得此物,今已入水,暂修之。”

“真的是u盘吗?!"江予菲高兴地看着他。“能修吗?”

“齐瑞刚在你手里?”莫兰也出声问道。

阮天灵放下筷子,一一回答。

“嗯,齐瑞刚现在也在船上。u盘应该修好了,不过要花点时间。”

“你真的抓到他了吗?”江予菲很惊讶。

“嗯。”

“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先关好,有用的时候再放出来."

江予菲高兴地看着莫兰。“太好了,现在齐瑞刚不会再出来作恶了。”

“是的,我放心多了。于飞,我真的很感谢你。要不是你,我永远也摆脱不了他。”莫兰真诚地说道。

“你又来了。莫兰,摆脱他都是你自己的努力。要不是你,我们拿不到芯片,抓不到他。”

当她谈到薯片的时候,莫兰立刻问阮田零。

“齐先生,芯片是从他身上找到的吗?”

阮,后悔道:“那东西太小了,估计是不小心掉到海里去了。”

“没有了芯片,齐瑞森无法迅速当家,但齐瑞刚也失去了很多。”江予菲说。

阮田零淡淡说道:“你只能靠齐瑞森的能力来掌管齐家。如果他没有能力,事情就会交给他,他也不能一直控制。”

“但现在时间紧迫……”

“你慢慢吃,我有事要处理。”

阮天玲起身打断了江予菲的话,然后转身离开。

江予菲耸耸肩。她知道他又吃醋了。

真不知道他吃的是什么醋意,她说的只是实话。

“爸爸真小气。”安塞尔耸了耸肩。

甚至他看出了阮对祁瑞森的敌意。

江予菲微笑着看着他:“他在这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叫他爸爸?总是在背后嚷嚷?”

安塞尔淡然说道:“那说明他还有不合格的地方当爹,我只能在背后叫。”

江予菲和莫兰无奈地笑了笑。

“你想再找一个男人吗?!"他问她,想乡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当然,想乡你别忘了,你已经签了离婚协议。现在我们不是夫妻了,我可以再结婚了!”

祁瑞刚霍地站起来,他的眼睛色尹稚恐怖地盯着她。

“你认为你可以用离婚协议摆脱我吗?!莫兰,我告诉你,你再敢找男人给我戴绿帽子,我就打断你的腿!”

莫兰无畏地笑了。“你现在有危险。你怎么能打断我的腿?”。另外,我在你的食物里放了毒药..."

祁瑞刚脸色僵硬。

莫兰恨恨地盯着他,冷冷地说:“齐瑞刚,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恨你!我多想杀了你!知道你想见我,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因为我可以杀了你!我为你准备了毒药。毒药会慢慢腐蚀你的内脏。这是大海。没人能救你。你要是死了,我就把你的尸体扔到海里喂鲨鱼!”

“你……”祁瑞刚握紧手中的刀,双眼布满血丝,胸口布满气血,似乎随时都会吐血。

“哈哈——”莫兰骄傲地笑了。“你会有今天的,齐瑞刚。我终于可以亲手送你下地狱了!”

“婊子,我要杀了你!”祁瑞刚怒吼,只觉得胸口撕裂般的疼痛。

他冲向她,莫兰准备迅速避开。

祁瑞刚跳空,他慢慢侧头,诡异的看着她。

“噗——”突然,他吐出一大口血。

莫兰笑得更得意了:“齐瑞刚,你要死了。你死前还有什么遗言?”

“应该说最后一句话的人是你!”阮天玲突然走了进来,冷冷地看着莫兰。

“阮先生...你为什么来?”莫兰看到他时,看起来很慌张。

阮田零冷冷哼道:“莫小姐,我是好心帮你,没想到你竟然偷偷杀了齐瑞刚。他现在对我还是有用的。你杀了他,对我来说是好事!”

莫兰很快恢复了镇静,淡淡地说:“阮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破坏你的好事。我只是真的很恨他,想杀了他!阮先生,对不起你。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我没有怨言。”

“好吧,我杀了你!”阮天玲掏出手枪,对准莫兰的胸口。

莫兰脸色变得苍白。她握紧拳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去死吧——”

“砰——”

他扣动扳机,枪声响起-

然而,一个人影冲上来,站在莫兰面前。

子弹打中了祁瑞刚,但没有打中莫兰。

莫兰睁开眼睛,看到了祁瑞刚的举动。她的眼睛闪了一下。

齐瑞刚抓住她的肩膀,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蓝蓝,我在地狱等你,你一定要来,不要上天堂!”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需要你这样!”莫兰冷冷道。

齐瑞刚邪恶地笑了。他霸道的说:“因为你的命是我的,只要我活着,没人能杀你……”

“我想杀了你,但你救了我。齐瑞刚,你真是个傻逼!”莫兰的声音MoMo不屑,没有对他表示感谢。

反抗在幻想乡

江予菲小心翼翼地打开卡片,反抗一张一张...二A...

江予菲的心怦怦直跳,反抗还有一个A,她是豹子,而且豹子最大!

“妈咪,你吃完了吗?要不要跟着?”安塞尔问她。

他和阮两个人都不看牌,稳稳地坐着。

“等一下。”江予菲有点激动。她咬紧牙关,拿起第三张牌。

又是-

江予菲差点笑了。

你知道,豹子是最大的,最大的豹子是aaa——

江予菲直接拿到了最大的一副牌!

她忍着嘴角的笑意,假装犹豫:“我会跟着的。”

看到这张牌的玩家下注的金额是赌注的两倍。

他们用硬币代替了筹码。

首先选择与阮、竞争。

阮、不看牌,直接输了注。

江予菲看起来总是咬牙切齿,从来没有表现出稳操胜券的样子。

阮天灵煞有介事的看着她,已经输了好几次了。

“你还想跟着吗?”阮天玲瞥一眼一堆赌注,问她。

他的眼神在警告她,如果牌不好,早点放弃,免得输的太惨。

江予菲咬紧牙关说:“跟我来!”

她自然想玩这么大的牌,对手是谁?

我原以为阮、会跟来,谁知他却翻出自己的名片来看了看,便把它扔了。

“我放弃。”他勾着嘴唇笑了。

江予菲有些后悔。他就这么放弃了。他为什么没多丢分?

但是他已经丢了十几个硬币,足够她打他十几次了!

“安森,你呢?你和我在一起吗?”江予菲再次与安塞尔相提并论。

安塞尔不是傻瓜。妈妈以前和他一起玩,很容易就放弃了游戏。

这次她一直跟进到现在,说明她的牌很好。

“我看完再决定。”安塞尔拿起自己的牌,一副,不是很大。

“我放弃。”他笑了笑,扔掉了他的卡片,不再跟着他们。

江予菲只是笑:“宝贝,你真聪明!”

“妈妈,你的牌好吗?”

“当然!”江予菲亮出他的牌,三张a。

安塞尔发出惊讶的声音:“哇,妈妈,你真幸运。”

阮田零也点了点头:“运气真好。”

“你来了我就走运了,注定被我耍!”江予菲拉过阮田零的身体,竖起大拇指和食指,在他额头上重重地弹了一下。

阮,痛苦地瞪着眼:“江予菲,你要轻点开始!”

“你不是说额头硬,不怕被打吗?这之后你就受不了了?”

“你这么重,额头硬得受不了。”

江予菲微微动了一下。“我可以打你十二次。这个怎么样?我只玩了六次。剩下的六次给安森怎么样?”

“给他?”

江予菲点点头:“我很重,安森是个孩子,他没有力气。”

阮天玲怀疑地看着安塞尔莫。

江予菲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你看,他耍了我好多次,我额头也没什么。”

“妈咪你自己玩吧,别太贱了。”安塞尔说有。

阮,连忙点头,怕全弹:“好,给他六遍。”

江予菲和安塞尔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这就是你说的。”

风太大,想乡雨太大,想乡即使有伞,人的衣服还是会湿。

而且,很难移动。

所以他们都穿雨衣,打雨伞。

江予菲拿着伞,慢慢地走下台阶。

她先下去了,下了游轮,鞋子都湿透了。

“妹子,快上车!”阿伟穿着雨衣走过来,大声对她说。

江予菲挥挥手,没有说话。他听不见风雨声。

她暂时不会上车。在安塞尔和其他人安全之前她不会放心的。

下一艘游轮上的乘客也陆续下来。他们这边有很多人,另一边有很多乘客。港口突然变得拥挤起来。

江予菲站在港口边上,一名下属负责她的安全。

几个乘客从他们身边走过,江予菲靠在一边,几个乘客走过...

江予菲正要去空时,一名乘客冲了过来,重重地打了她一下。

江予菲的脚不稳,他的身体在摇晃

“噗通——”她毫无征兆地掉进了水里,伞也随之落下,很快就被涨潮冲走了。

“嫂子——”

“有人落水了!”岸边突然骚乱起来。

阮、抱着安塞尔莫刚下来,听到声音就赶紧把安塞尔莫塞给一个下属,后者一头扎进水里。

不仅他跳了,几个水质好的下属也跳了。

江予菲会游泳,但是大海很急,所以她扑腾了几下就沉了下去。

“砰——”不知是谁开了一枪,岸边变得更加汹涌。

“有埋伏,大家小心!”阿伟立即主持大局,与乘客中的几名杀手进行了战斗。

莫兰和祁瑞刚刚刚被带下船。

祁瑞刚的身体被注射了麻醉剂,他必须由两个人支撑着才能走动。

凶手走近他们,他们的目标是营救齐瑞刚。

但他们一接近,就被阮、的人杀死了。

那边十几个人,大部分都很快解决了。

而阮天玲这边,却没有人受伤。

有一个杀手打扮成旅行者,假装害怕跑来跑去接近莫兰。安塞尔刚刚看到了这一幕。

他掏出一把小手枪,用保镖做掩护,朝那人开了一枪。

“啊——”突然有人摔倒,莫兰吓得尖叫起来。

阿伟对安塞尔竖起大拇指,很快摆脱了其他人。

阮天灵这次的下属都是精英。

他的人都是他的兄弟,不是杀人的工具。

他们每个人都很有能力,所以阮会在短时间内创造出夜灵。

当然,很少有人知道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下属,他们都是隐藏的。

所以祁瑞刚的人这次低估了敌人,然后全军覆没。

人已经解决了,从头到尾,只用了两分钟。

祁瑞刚眯眼,他真的不理会阮天玲...

“放开我!”安塞尔突然猛地挣扎起来,保镖急忙把他放下。

安塞尔跑到岸边,脸色冰冷地看着汹涌的海水。

如果他妈咪出了这样的事故,他会立刻杀了齐瑞刚!

有几个下属受不了了,从水里出来。他们没有找到江予菲。

莫兰也知道江予菲溺水的事。

“你说什么?”他疑惑地问道。

“是假的,反抗真的是假的。”

虽然他有这样的怀疑,反抗但他别无选择,只能相信他们。

没想到,真的是假的...

齐瑞刚的眼里仿佛聚集了一股风暴:“为什么?!你真的在开玩笑吗?!"

莫兰摇摇头。“我没心情玩你。”

“为什么?”

突然,祁瑞刚猜到了一种可能性。

他的脸变得阴沉,眼睛似乎在吃人。

他抓住莫兰的肩膀,厉声问她:“你这么做是为了祁瑞森吗?!你居然为了他耍我!”

莫兰的肩膀被他抓伤了。

她皱起眉头:“不是给他的!”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维护他!莫兰,别告诉我你喜欢他。你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他!”

祁瑞刚越想越觉得他的猜测是对的。

莫兰和祁瑞森应该明白,只要他活着,他们就不会想在一起。

但祁瑞森不怕死,只好走近莫兰,想保护莫兰。

但莫兰不想祁瑞森冒险,也不想伤害祁瑞森。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祁瑞森赶走,让他不要卷进来。

除掉祁瑞森的办法就是假装接受祁瑞刚,所以祁瑞森才会放弃,莫兰也顺便打了他,报复他。

这个猜测太合理了。祁瑞刚已经信了。

他的胸口充满了嫉妒、愤怒和痛苦。

“莫兰,没想到你对他这么用心!”祁瑞刚咬牙切齿的盯着她,此刻他恨得恨不得杀了祁瑞森!

“我说,不是因为他!我想摆脱你的兄弟,所以我想到了这个办法!我谁都不喜欢,我谁都不喜欢!”

齐瑞刚根本不相信她。他冷笑道:“那你为什么不选齐瑞森,先除掉我?”

“不是因为你怕我报复齐瑞森!”

“是的,我怕你报复他,因为他是无辜的。我不想因为我而伤害无辜的人。”

“无辜?能说我不无辜吗?”祁瑞刚有些难过的问道。

莫兰看着他的眼睛:“是的,你不是无辜的,你是罪魁祸首!所以我选择欺骗你,伤害你,是因为我心安理得!”

祁瑞刚一震。

莫兰把他推开,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我也告诉你实话,你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了!我不可能再接受你了!既然谈过了,以后就不用演戏了。你最好不要再靠近我,我不需要你打扰我的生活!从来,从来不需要——”

祁瑞刚怔怔的看着莫兰,仿佛失去了反应。

以前无论莫兰对他有多冷心,他都能忍。

但这一次,他似乎无法承受。

是不是因为她给了他希望,亲手把他逼上了深渊,所以他才这么惨?

原来这是被喜欢的人深深伤害的感觉...

莫兰见他不回答,也不想多说什么。

她背挺直从他身边走过。祁瑞刚突然慌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她。

“别碰我——”莫兰厉声说道。

齐瑞刚的手僵在空里。

那时候祁瑞刚站稳了脚跟,想乡她没有向他抱怨,想乡可以心平气和的告诉他。

其实说到底,她故意不想说也是有原因的。

她讨厌祁瑞刚,所以她不想说,懒得告诉他...

“你怎么知道?”莫兰没有回答反问。

“哦——”祁瑞刚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我现在问这些问题已经没用了。我不应该打电话给你。”

说完,祁瑞刚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莫兰感到有些不安。

出事了吗?

沈云培是不是又要暗杀齐瑞刚了?

但是她不是答应她,不再对祁瑞刚下手了吗?

多想也没用。莫兰立刻给祁瑞森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儿,接通了:“喂,莫兰?”

“嗯,是我。你在干什么?”莫兰没有急着问他,只是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莫兰打来电话,祁瑞森大吃一惊。

“我什么也没做。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不对吗?”

“我也很好。我就想问,你那里怎么了?”

“你知道吗?”齐瑞森惊讶地问:“是齐瑞刚告诉你的。”

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祁瑞森是不是也知道祁瑞刚的妈妈还有另外一个人?!

“他没有告诉我,我只是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

齐瑞森低声说:“老人出事了。他还没有脱离危险。”

莫兰十分惊愕,“发生了什么事?!"

“仍在调查原因,但已经有了嫌疑人。好像是个女佣,把他从楼上推了下来……”

莫兰脑子里嗡嗡作响:“女仆叫什么名字?”

“你也认识她。她似乎和上次祁瑞刚的谋杀案有关……”

别问了,那个女人一定是沈云培。

祁瑞刚一定是抓住了她,然后追问她为什么要杀齐大师。

沈云培估计豁出去了,也说了原因。

莫兰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她能猜出一个大概。

沈云培以为孩子死了,一定以为是齐大师干的。

所以现在她有机会回来报仇了...

第一,她想对付齐大师的孩子,想报复齐大师。后来计划失败,她决定直接攻击齐大师。

没想到,她真的被她找到了机会。

只是祁瑞刚已经明白了他的身世,听了沈云培的话,他自然也怀疑他和沈云培的关系。

然后他可以做个鉴定,确认他们母子关系。

结合那段时间,她异常替沈云培求情,她也知道他的来历。祁瑞刚不难猜测,她大概知道真相,所以打电话来质问她。

也许这就是发生的事情,总之,* *接近了...

挂断祁瑞森的电话,莫兰坐在那里发呆了很久。

如果他死了,沈云培就成了凶手。

沈云培是齐瑞刚的生母,一定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另外,她隐瞒了他,没有早点告诉他真相,间接导致了这场悲剧。

所以祁瑞刚会恨她。

她预订了晚上的航班,反抗所以她必须收拾行李,反抗准备立即离开。

准备了两箱东西后,莫兰给伦敦的一家酒店打了电话,订了房间。

回到伦敦,她就像回家一样熟悉,所以她可以独自带埃文上路。

江予菲很快来到莫兰身边,带了一个女仆。

“莫兰,这是慧姐。惠姐在伦敦长大。让她和你一起去,这样她可以照顾她。”

莫兰摇摇头。“不用,我自己可以。”

“回去会去齐瑞刚和齐瑞森吗?”江予菲问她。

"...不,我打算住在旅馆里。”

她不想找到他们俩。她不需要依赖任何人。

江予菲知道她会这样。“既然你不找他们,就一定要带慧姐来。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带孩子,也不拒绝。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为埃文考虑。需要帮助怎么办?”

莫兰想了想,同意道:“谢谢你,于飞。”

江予菲笑了:“没什么好谢的,你太客气了。”

然后,江予菲递给她一张烫手的金色名片。

“这是我祖父的名片。有事情可以打电话给他,也可以亲自去找他。有了这张名片,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这太贵了……”莫兰知道名片的重要性。

齐瑞刚的名片很珍贵,一年也发不出两三张。任何拿到名片的人都可以和他谈事情。

有人想高价买他的名片,但是没人卖。

齐瑞刚的太珍贵了,更别说南宫文祥的了。

江予菲拉起她的手,给了她名片。

“你不要拒绝,这只是一张名片,但也不一定会派上用场。但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就不要客气地使用了。”

莫兰再拒绝就矫情了。

她不得不接受,并一再感谢江予菲。

江予菲也陪她去吃饭,然后亲自送他们去机场,登上飞机。

********

重症监护室里,两个护士在照顾好齐大师。

祁瑞刚站在玻璃窗外,看着缓慢移动的心电图,眼睛颜色很暗。

这个时候,萧泽新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

“肖先生,我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吗?”祁瑞刚侧头问他。

萧泽欣也看着里面的齐老爷子。

“尽管如此,我还是尽力维护他的生命。也许他能活下来。”

祁瑞刚明白,要不是萧泽新,他早就死了...

“肖先生,请给你。”祁瑞刚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会尽力的。”萧泽新也给了一个承诺。

齐瑞刚没待太久,就准备离开。

整层楼,只住着祁老爷子一个人,楼上还有很多保镖把守。

走在走廊上,祁瑞刚和祁瑞森迎面走来。

祁瑞刚想直接从他身边走过。

齐瑞森突然停下来,淡淡地问他:“你从哪儿弄来的丫环?”

祁瑞刚跺着脚,侧头和他对视。

“我会处理的。”

齐瑞森冷笑道:“你审问了,她为什么要杀老人?”

“审讯出来的时候是怎么回事?”

“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齐瑞刚咧嘴一笑:“我没兴趣告诉你。”

“父亲不是你的父亲,想乡我也有权知道真相!想乡什么都审问不了,就把人给我!”

“现在我负责我的家庭。”祁瑞刚淡淡说道。

这意味着该由他来决定做什么。

齐瑞森笑了:“你管事怎么了?我关心我父亲的事情,你能处理好吗?”

“我说我来处理。”

“你为什么要对付你,躲着人,不让我靠近?你觉得我会对她怎么样?但你没那么善良。”

祁瑞刚不想回答他,继续往前走。

齐瑞森看着他的背影:“还是你在替她掩饰?上次她杀了你,你没有让她难堪。怎么,她是你的谁?”

"..."祁瑞刚停下脚步,阴沉的眯起眼睛。

“祁瑞刚,这次你不得包庇她,否则我怀疑……”

齐瑞刚转过头:“你怀疑什么?”

齐瑞森淡淡地说,“我怀疑是你指使她杀了她父亲!也许她最后一次谋杀你,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只是为了洗清你的嫌疑。”

齐瑞刚忍不住笑了:“可惜你没成为作家!”

齐瑞森咯咯笑道,“那我就好奇了。有人谋杀了你。你为什么轻易放过她?这绝对不是你的风格,你也绝对不是善良的!”

“有必要向你解释我的事情吗?”

“无论如何,这些事情与你无关!如果你让我发现你反对你父亲,我不会让你走的!”

祁瑞森留下警告,转身就走。

祁瑞刚面无表情,也很快离开。

汽车停在一栋别墅前。

祁瑞刚下了车-

自从知道和沈云培的关系后就没来过。

他不想来,不想面对。

但今天他忍不住了。

瑞奇刚进别墅,一名侍卫上前恭恭敬敬鞠了一躬:“师父。”

齐瑞刚看了看楼上:“她情况怎么样?”

“她很安静,什么也没发生。”

祁瑞刚点点头,然后朝楼上走去。

楼上的沈云培正站在窗前,望着远方没有焦点。

门在她身后开了,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齐瑞刚走到她身后,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你知道你谋杀老人会怎么样吗?”

他的声音,却冷得没有任何温度。

沈云培没有回头。她淡淡地笑了笑:“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死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随时可以做。”

沈云培知道,祁瑞刚绝不会放过她。

上次放她走真是奇迹。这一次,我绝不会放过她。

但如果你能杀了齐振华,她会死而无憾。

齐瑞刚不知道说什么,直接说:“你算盘打错了,我爸还活着。”

沈云培微微变了脸色。她回头看着他:“不可能,他当时就死了!”

齐瑞刚面无表情:“他得救了,还活着。”

沈云培惊呆了,眼里带着压倒一切的失望。

“他没有死...这是几千年来的灾难,他没有死……”

莫兰把埃文带到这里,反抗这正是他的计划。

但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冲动。

如果老人醒来后坚持留下埃文,反抗不让她带走他怎么办?

她不可能把埃文留给他们。

这时,莫兰也忘记了什么内疚。

“我只是带艾凡去看他的祖父。现在我们必须回去。你把孩子给我。”她伸手又抢。

齐瑞刚又避开了她的手。“你没听懂我说的话?”

莫兰着急了:“我明白!但埃文是我的,我绝不会让他离开我!”

“老人也有权利见孙子!”

是的,如果她不让他们见面,那就太残忍了。

但是如果老人说不让她带埃文,齐瑞刚听不听?

总之先留在这里。

如果他们想带走埃文,她必须寻求帮助。

莫兰冷静下来说:“好吧,我们暂时不走。放心,我会守信用的!”

祁瑞刚的神色似乎有点满意。

“老人的情况如何?是不是变好了?”莫兰只是问。

齐瑞刚眼睛一黑:“不知道。”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他的情况有没有好转?”

“你这么关心他,为什么不早点来?!"祁瑞刚突然冷冷的问,每一个字都像冰一样。

莫兰哽咽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就不怕你迟到吗?他死了吗?!"祁瑞刚又冷冷的问,语气很不好。

他的责备让莫兰感到羞愧和羞愧。

“我知道,是我的错。要恨就恨吧。”莫兰没有为自己辩解。

祁瑞刚抿唇看她一眼,不再说什么,抱着艾凡转身就走。

莫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上去。

“你要带埃文去哪里?”

瑞奇只是没有回头:“回家吧。”

"不,埃文和我可以住在旅馆里."

齐瑞刚突然停下来小声说:“我来这里,我儿子没有理由呆在酒店不回家!你得住酒店,自己走!”

"..."莫兰愣住了,祁瑞刚的脾气怎么变得这么差了?

是的,她怎么会忘记呢?他脾气很坏。

这几年她习惯他的好脾气了吗?

当莫兰康复时,齐瑞刚已经把埃文抱进了专属电梯。

“等等,”莫兰赶紧追上去。

电梯门正要关上,莫兰伸手挡住,才推开门。

祁瑞刚竟然没等她,就关上了电梯...

莫兰无视他的不适,愤怒地把埃文。“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埃文没有理由离开我。我住哪里,他就得住哪里!”

齐瑞刚没有放开怀里的宝宝。莫兰努力尝试了两次,但他没有抓住婴儿,而是哭了埃文。

埃文想哭又不敢扁着小嘴哭,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们。

莫兰爱这个孩子,不得不放手。

“你把孩子给我,我保证每天带他去看望老人。”她用恳求的语气低声说道。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