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彩神登录入口(中国)有限公司----游戏铜币能提现(1/30)

彩神登录入口(中国)有限公司 !

他不好,游戏游戏因为爱折磨她。

男人突然冷笑,游戏游戏他也喜欢折磨她!

“唐雨晨,你怎么了?”好久不见他说话,安若越来越不安,气氛也很凝固。

"安若,你讨厌我折磨你吗?"他没有回答反问,这让她目瞪口呆。

那人扬唇冷笑道,缓缓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火候:“你知道我为什么爱折磨你吗?”

“唐雨晨,你什么意思?”

“因为你很不听话,对于不听话的人,我会有两种处理方法。你想知道哪两个?”

“第一,我会驯服不听话的人。如果我不能驯服它们,我就采用第二种方法。那就是,灭了他!”

安若的心越来越不安,但她似乎试图冷静下来:“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又得罪你了吗?"

唐雨晨突然脸色阴沉,一把抓住她的脖子,安若被他吓了一跳。

他阴沉地盯着她,弯下薄薄的嘴唇,嗜血地冷笑道:“安若,再问你一次,你昨天去哪里了?”

安若脸色微变,眼中愧疚的闪动。

“你知道什么吗?”她问他。

“我在问你!”

这样看着他,应该是知道的,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以前一切都很好。你怎么突然知道了?

看到她犹豫着没有回答,唐雨晨加大了力气,收紧了脖子。安若痛得呼吸困难。

她抓住他的手,试图把它拉走,但他有力的手,像铁钳一样,太用力了,她用尽全力也摇不动。

“不说了?”唐雨晨笑得更加嗜血,在黑暗的眼睛里,一切都是锐利而冷酷的。“不说了,信不信由你,我再也不给你机会说了。”!"

他突然收紧手掌,安若的脸突然变红了。

为什么这个可恶的男人每次都掐她的脖子?

“你放手!”安若咬紧牙关,挤出几个字。”我说...先放手吧!”

唐雨晨突然收回手,安若按着他的脖子咳嗽了几声,呼吸才开始顺畅。

“去吧,你要是敢隐瞒什么,我饶了你!”他用低沉、冷淡的方式威胁她。

安若愤怒地抬头看着他,愤怒地喊道:“如果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昨天去看了杨云飞。就是这样。无论你做什么!”

唐雨晨危险地眯起眼睛,冷冷地问道:“你看见他做了什么?!你心里还想着他,还打算和他在一起,是不是?!"

“没有!”虽然安若不怕他会杀了她,但她皱着眉头解释道:“我让他告诉他分手的事。你信不信!”

唐雨晨眸光一沉,倏然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紧紧地压在椅背上,目光凶狠。

“安若,你tmd还在骗我!”

说分手,两个人会紧紧拥抱在一起,会接吻吗?

“你其实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对吗?!"唐雨晨冲她咆哮,安若惊呆了,愤怒地挣扎着。

“不!别血淋淋的!”

“你以为我冤枉你了!”他抓起手机,翻出他们接吻的照片,放在她面前。

“我不一定有空”你喜欢礼貌地说。

“没关系,铜币到时候我找你,铜币就这么定了。”丹尼尔离开的时候,别忘了给多恩一个警告的眼神。

邓恩的脸色一直不好。

当他们离开时,他对艾君说:“他是对的,我是学校的败类,你不应该和我坐在一起。”

艾君很惊讶。“你在说什么?”

邓恩认为她没有听清楚。他垂下眼睛,双手握紧刀叉。“我说,如果你想和别人做朋友,你最好不要和我说话,离我太近……”

艾君觉得不可思议:“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有人这样说自己的地方,不要把大牛的话放在心上,我觉得他很无能。”

邓恩惊讶地抬起头。“但他说的是真的……”

“什么事实?”你爱问。

"...我是人渣……”

这是你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评价自己。

“你做过什么坏事?”她疑惑地问。

“没有!”邓恩忙反驳道。

“你没做过什么坏事,那你为什么说你是人渣?”君爱还是有点好奇。

她就是知道人家不喜欢他家,所以不想和他做朋友。

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突然自卑了。

如果他成绩好,家境好,现在就可以自豪地向安妮介绍自己的情况。

但是他什么都不擅长...

自己的缺点真的很难讲。

艾君似乎理解他的想法。“唐,你以为你是人渣吗?”

邓恩·冷冷。

“你心里这么想吗?”你喜欢再问一次。

邓恩鼓起勇气摇摇头。

艾君突然笑了:“如果你认为你不是,那你就不是。”

道恩眨眨眼,就这样?

“以后不要这么说自己,你要自信,不要丢我们中国人的脸好吗?”君爱鼓励他。

唐恩的心突然兴奋地怦怦直跳,眼睛明亮了几分。

“我...我知道……”

艾君笑了:“快吃,晚点去上课。”

“好!”

这顿饭是唐恩来学校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饭。

他默默地心想,刘易斯是对的。

安妮是小太阳。她真的像太阳一样温暖。

晚饭后,如果你有事情要做,你喜欢继续下去。

当她走了,丹尼尔,他们向多恩走来。

邓恩心情很好,但看到他们后,他心情不好。

丹尼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厌恶地说:“你和安妮刚才说了什么?孩子,你应该认清自己的身份。像你这样的人不配和安妮做朋友!记住,离安妮远点。你再敢和她说话,我就揍你!”

多恩想到了安妮说的话。她说他要自信。

他握紧拳头,鼓起勇气。“你无权干涉我的事……”

丹尼尔吓坏了。他没听错吧?那个从来不敢和别人争论的胆小的家伙居然反驳了他。

不仅他很惊讶,其他人也很惊讶。

丹尼尔非常恼火:“你是这样和我说话的吗?!小子,放学等我!”

丢下狠话,大牛转身离开了。

食堂没走的人都同情的看着唐恩。

!!- 8903+d6su9h+11082031 ->

激怒大牛,游戏他肯定没有好下场。

邓恩也想到了这一点,游戏他微微低下了头,心里有些忐忑。

但他并不后悔刚才的冲动。

他终于反击了,即使被上了可怕的一课,他也觉得很棒。

就像是酝酿已久的委屈,终于发泄出来了。

只是又想起大牛的狠话,他还是有点害怕。

不怕是假的,他真的怕他们欺负...

但是让他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反抗的。

但是下一次,他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勇气了...

整个下午,邓恩都很担心。

下午,他上了一节钢琴课。因为他心里有事,钢琴弹得不好,犯了很多错误。

很多次他都严重走调了。

钢琴老师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英国女人。

她走到他面前,微微皱起眉头。“唐,你还没学会这首歌吗?”

“对不起……”唐恩低下了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不想听对不起,希望你认真对待音乐,好好学习。”

“我明白了。”唐恩仍然低着头。

他也想好好学习,但是再努力也学不好。

难怪大家都讨厌他。他真是个失败者。

他的存在让皇家学院蒙羞。

老师看着他怯懦的样子,摇摇头叹了口气,走开了。

周围有一些同学在笑。

邓恩曾经假装没听见,继续练习。

坐在不远处,你爱看他,却不多想。

下课后,艾君被几个女同学簇拥着离开了。

唐恩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有点黯然。

他以为她没有嫌弃他,就是愿意和他做朋友。

可能她只是带好了,出于礼貌跟他说了这么多。

他应该明白,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真的可以把他当朋友。

邓恩的心情很暗淡。

他不应该期望什么。期望注定要落空。

邓恩心情平淡的走在校园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突然有几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邓恩抬头看见丹尼尔和他们...

第二天一早。

下课时,艾君看见邓恩走进教室。

他走路时一瘸一拐的,显然伤了腿。

全班同学没有一个人跟他打招呼,关心他的情况。很多同学甚至嘲笑他走路滑稽。

君爱突然怀疑这个学校的教学质量。

你不是说这所学校的人都是高素质的人才吗?

她为什么没看到几个合格的人?

“唐,你受伤了吗?”艾君坐下后关切地问道。

唐恩怔了怔,“嗯……”

“伤势严重吗?你去医院了吗?”

邓恩以为安妮昨天和他聊天了,其实只是一时兴起。

他当时心情相当阴郁,但现在听着她对自己的关心,他的心又活跃起来了。

“是的,不是很严重……”他很不好意思地说。

“怎么受伤的?”艾君继续问。

邓恩无法拒绝她的问题,“只是...摔倒了……”

艾君想都没想。“我那里正好有治疗跌打的药酒。待会儿给你一瓶。非常有效。涂抹两天就好了。”

!!- 8903+d6su9h+11082032 ->

游戏铜币能提现

邓恩大吃一惊,铜币受宠若惊:“不,铜币我的伤没关系,不是很严重。”

“不客气,我说的是真的。我的药酒很有效。用了就知道了。”

唐微微垂下眼睛。“安妮,谢谢你。”

艾君笑了:“大家都是老乡,要互相照顾。”

唐恩也笑了,他莫名的感觉很甜。

下午放学后,艾君让他和她一起去买药酒。

然后大家都惊讶的看到他们两个走在一起。

宿舍楼下,你爱上楼拿药酒,唐恩在下面等。直到这个时候,他都觉得像在做梦。

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像安妮这样漂亮的女孩会愿意和他联系。

艾君很快就下来了。“喏,你回去把这个穿上,然后按摩几分钟,两天伤就基本好了。”

邓恩接过小玻璃瓶。“谢谢。”

“我说过我不必这么客气。好吧,我先走了,明天见。”

邓恩点点头。“明天见。”

唐恩回到宿舍,刘易斯在那里。

一进门,刘易斯就用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邓恩,你真的不是哥哥。你和小孙是什么时候相处的?刚才看到的。你和她一起走的。你说什么?”

邓恩拧紧了口袋里的药瓶。“没什么,她只是在我是老乡的时候多说了一点。”

刘易斯不信:“骗人,我跟她也是老乡,她怎么不跟我聊天?”

“我猜我和她是同学……”

刘易斯哭了,“为什么我不转到你的班级?”

“嗯,你可以试试。”邓恩心不在焉地说道。

刘易斯放开他,转头问其他人:“对了,你的腿怎么了?昨晚不是都好好的吗?”

当时还好,今天开始疼了,估计真的伤到肌肉了...

多恩笑着说:“我没事。我只是摔了一跤,拉伤了肌肉。”

“你看过医生了吗?”

“我不需要看医生。我有药酒。我擦一擦就好了。”

“药酒哪里来的?”刘易斯奇怪地问道。

"...嗯,这是安妮。”

刘易斯睁大了眼睛。“小太阳给了你药酒。快给我看看!”

邓恩无奈的拿出来。刘易斯接过药瓶,欣赏了很久,称赞道:“连瓶子都那么可爱。唐,用完后把瓶子给我。”

邓恩没有回答...

两天后,艾君发现邓恩的腿伤没有痊愈。

他还一瘸一拐的,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艾君很困惑。上课的时候,她写了张纸条扔给多恩。

邓恩看见纸团在桌子上飞舞,冷冷。

他转过头,对着国王微笑。

他紧张地拿着纸团,把手放在桌子下面,然后趁老师不注意打开。

你用过药酒吗?为什么你的腿不舒服?】

邓恩收起纸团,又拿了一张纸,给她写了回信。

我用了,又摔倒了。没注意到上次是左腿,这次是右腿吗?】

君爱看内容,无语。

她在那张纸上直接回答了他。

你真笨,为什么总是摔跤?】

邓恩低头看着纸条,忍不住扬起嘴角笑了起来。

!!- 8903+d6su9h+11083572 ->

当他被称为傻瓜时,游戏他感到非常高兴。

当唐恩正要继续回答时,游戏他突然感到有人靠近了。

他赶紧把纸条藏了起来,抬头看到那位眼神严厉的男教授。

“你在干什么?”老师盯着他问。

邓恩没有回答。

“请起立。”

多恩站起来站起来,班里所有人都看着他。你的爱更有罪。

老师弯下腰看了看他的盒子,但什么也没看见。

“你到底在干什么?”老师反复问。

“没什么……”

“唐恩,我不认为说谎是一个好学生。大家都在认真听着,你不应该做别的,这是对我的不尊重。”

邓恩低下了头。“对不起,我...我在玩手机……”

老师皱起眉头。他们学校所有的学生上课都很认真。

有些人不认真听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我们谈谈。”

“好的。”

老师转身离开,你心虚的看了多恩一眼,后者却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

下课后,艾君忙着向他道歉:“唐,对不起,我不应该打扰你的课,这样你的老师就会找到你。”

根本不介意这个:“没关系,你也关心我。”

“下课后,我会和你一起去见老师,向他说明情况。”

邓恩摇摇头。“没必要。你要是解释,老师会怪我撒谎,就那样,真的没关系。”

你也爱想:“反正这次是我害了你。下次你需要找我的时候,不要对我客气。”

唐肖恩随口答应。

然而,下课后,艾君坚持陪他去看老师。她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在外面等他。

在等多恩的时候,丹尼尔找到了他。

“安妮,你在这里干什么?来和我一起吃饭。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艾君摇摇头。“谢谢你的好意。我有事要做。自己去吃吧。”

丹尼尔潇洒地笑了笑。“安妮,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请你吃饭?我想和你做朋友,我是认真的。”

艾君抬起头,天真地说:“但我真的有事要做,我不习惯被邀请去吃饭。”

丹尼尔仍然不放弃:“你喜欢做什么?我们可以去兜风,也可以去看球赛,你爱干嘛干嘛。”

君爱有点不耐烦。“大牛,我真的有事情要做。去做你的吧。”

“安妮……”

丹尼尔想继续。正在这时,邓恩从老师办公室出来了。

谈恋爱之前你问他“老师怪你了吗?”

邓恩不自然地看着丹尼尔。“不,我承认了我的错误。老师不再生气了。”

艾君松了口气:“这很好。”

不是她太在乎他,主要是这个学校出了名的严谨。

如果学生品德有问题,学校会毫不留情地开除他。

唐没有背景,她担心他会被学校记住。

丹尼尔走过来看着他们。“安妮,你是来等他的吗?”

“我和唐有事,先走一步。”艾君回答了无关的问题,拉着邓恩的袖子直接离开了。

!!- 4140+dxiuebqg+4610 ->

丹尼尔很恼火。他狠狠地斜眼看着多恩。

邓恩能感觉到他身后冰冷的目光...

但是看到安妮拉着他的袖子,铜币他挺直了背,铜币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怕。

第二天是周末,所以没有课。

很多人约你的爱出去玩,你的爱拒绝。

一大早,一辆车在学校门口接她,艾君开车去了她的别墅。

她家在伦敦有一栋别墅,仆人们一直在那里服务。

君爱打算在别墅里放松两天,让佣人给她做些好吃的。

学校的中餐真的很难吃。

周末回到宿舍前,她在别墅里逍遥了两天。

第二天去上课,她发现唐恩没来上课。

他一整天都没来。

艾君想给他打电话问候他,但发现她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她问其他学生有没有多恩的号码,但是每个人都没有他的号码...

然而,第二天,邓恩仍然没有来上课。

艾君问老师为什么邓恩没来。

想了想,老师突然说:“哦,他好像请假了。听说他病了。”

“有病?”

“嗯。”老师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君爱对这里的老师很无语,学生都病了。就是这样的态度。

这个学校除了教学质量好,恐怕没有什么是她看重的。

君爱决定自己去找邓恩。

学校有自己的医院,她就去医院找了。

邓恩真的住在医院里。

护士告诉她病房号,她走向病房。

唐恩住在二楼,病房门没关,露出一半。

君爱站在门口,第一眼就看到唐恩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好像在睡觉。

他的手臂打着石膏,前额蒙着纱布。

他病在哪里?他显然受伤了。

你的爱推门走进来。她的脚步声很轻,但唐恩很快睁开了眼睛。

他没有睡着,只是听到什么声音就醒了。

看到你的爱,唐恩错愕了,下一秒就是拉被子盖身体。

“安妮,你怎么来了?”他害羞地问。

艾君不像他那样害羞。“听说你病了,让我们看看。你怎么了?你为什么受伤?”

“都是轻伤...我很好……”

“我问你为什么受伤?”

唐恩微微低下头,没有回答。

君爱猜,问:“你和谁打架了?”

"...嗯。”

“是别人欺负你,还是你们发生了矛盾?”

"...是冲突……”

艾君觉得他在撒谎。虽然她和他不是很熟,但是感觉他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

这期间她发现很多人嘲笑他,奚落他,他也不会还手。

如果和一个人发生冲突,那个人一定做了什么离谱的事。

“为什么会有冲突?对方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邓恩很惊讶。她那么相信他吗?

“没事的...一切都结束了……”他不想说发生了什么。

你爱看他这个样子,就别问了,“你伤的严重吗?胳膊断了吗?”

“有一点,但不严重。”

艾君环顾四周。桌子上只有一杯水,其他什么都没有。显然,没有人来看他。

!!- 4140+dxiuebqg+4611 ->

游戏铜币能提现

“那你父母呢,游戏你通知他们了吗?”

邓恩赶紧说:“我没事。我不需要给父母打电话。”

“你还叫没事?”艾君无言以对。“你受了重伤。你要通知他们,游戏不然没人照顾你。”

邓恩仍然认为他的伤势并不严重。

“我能照顾好自己,真的。”

你懒得跟他说你的爱情。

“你吃过了吗?我来帮你买点东西。”

邓恩受宠若惊地摇摇头。“不,刘易斯已经给我买了。”

“刘易斯?你的朋友?”

“是的。”

正在这时,刘易斯拿着东西进来了。

当他看到你的爱时,他吓坏了。

你的爱人记性很好。当她看到刘易斯时,她会想起他。她在欢迎会上遇到了他。

“你好,我叫安妮。”你爱主动跟他打招呼。

刘易斯康复了。“你好,我叫刘易斯。”

“我是唐的同学。听说他病了,就来看他。”

“哦。”刘易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精神恍惚。

艾君转过头对唐恩说:“我明天再来看你。今天我不会打扰你的休息。再见。”

她要走了,唐恩的心有点失落。

他扯出一个笑容:“好,明天见。”

他提醒她明天一定要来。

艾君没多想,笑着点点头:“明天见。”

说完,她走出房间,但在她离开医院之前,她被刘易斯拦住了。

“安妮,等一下!”

艾君回头看着他,心想:“怎么了?”

刘易斯挠了挠头发,为什么:“你明天能不能别来?”

“别误会,我没有任何意思!你也知道,唐恩在学校的人缘很差。很多人不喜欢他...我是说,你很受欢迎。你和唐恩不在同一个世界。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告诉你这些。我没有任何恶意,但唐恩是我的朋友……”

即使他说的很绝,俊爱大概也明白他的意思。

“你是想说,唐恩受伤与我有关吗?怎么会和我有关系?”

刘易斯叹了口气:“你知道丹尼尔,他想和你亲近,但你和多恩更亲近,所以……”

艾君睁大了眼睛。“所以他报复了多恩?!"

“是的,他希望唐恩远离你...唐恩最近一直受伤,我才知道是丹尼尔干的。这是邓恩在我追问后说的,但是我们没有证据……”

你爱的小宇宙突然生气了。

她严肃地点点头:“我知道。既然多恩受了我的困扰,我也不会坐视不管。你放心,我会给他解释的。”

刘易斯错了:“不,我不希望你给他解释,我只希望你……”

“我希望我远离他,这样他就不会受伤了?但是是不是就算他以前被欺负过?”你爱问。

刘易斯无奈地说,“我们没办法。大牛的身份不简单。没人敢惹他。还有,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干的。”

艾君冷笑道:“没什么,我有办法对付他。”

“不要乱来,大牛真的很坏……”刘易斯非常焦虑,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不会说这话。

!!- 4140+dxiuebqg+4612 ->

艾君很自信:“别担心,铜币我会没事的。十个丹尼尔斯不是我的对手,铜币我不会做不确定的事情。”

刘易斯仍然怀疑她说的话。

艾君抬起下巴。“总之,你等我的好消息。”

然后她就走了。

刘易斯突然感到内疚。安妮受伤被大牛欺负怎么办?

他真的不应该告诉她这些...

当艾君去食堂吃饭时,他真的遇到了丹尼尔。

“嗨,安妮,我买了两张电影票。今晚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丹尼尔每次见到她都会约她出去。

君爱微微鞠躬。“大牛,你好像想约我。”

丹尼尔大方地承认:“没错。安妮,说实话,我很喜欢你,你的身材真的很棒。而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东方姑娘。”

艾君甜甜一笑:“但是我很难预约。我劝你放弃。”

大牛被激起:“再怎么努力,我也不会放弃!”

这就是你喜欢等待的。

“好,我们去跆拳道馆。如果你能打败我,我保证和你约会。”

丹尼尔停顿了一下,然后露出满意的微笑。

“安妮,我是蓝带三级。”

君爱笑。她真的觉得好笑。“是蓝丝带。看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丹尼尔吓坏了,被嘲笑了。

“你几年级?”

“你对比一下就知道了,但是你可以临阵退缩。”艾君留下了挑衅的表情,非常潇洒地离开了。

大牛突然激动地说:“我不退让!”

然后很快,全年级都知道他们要比赛了。

早期,跆拳道馆里挤满了人。

刘易斯也来了。他没想到安妮会这样和丹尼尔算账。

他非常担心安妮会受伤。

艾君换好衣服,走向比赛场地,丹尼尔已经准备好了。

丹尼尔现在16岁,身高差不多1米8。身高1.60米的艾君在他面前显得非常娇小。

丹尼尔双手抱胸,用邪灵勾住嘴唇。“安妮,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直接放弃。放心,我会补偿你的。”

你爱用胳膊活动,“我应该劝你放弃。大牛,你确定要跟我比?”

“安妮,你想让我征服你吗?”大牛突然问。

你的爱要吐了。他的大脑是什么结构?我能想到这样的理由。

“大牛,赛前我想问你,多恩的伤是你弄的吗?”

丹尼尔停顿了一下,然后变冷了。“你是来为他而战的吗?”

艾君扬起眉毛:“我问你,你做到了吗?”

丹尼尔的胸口,“是的,我做到了。那小子不知好歹。他根本不配做你的朋友。我的拳头可以让你看到他的懦弱。安妮,你只能和我这样的男人做朋友。”

艾君看上去很严肃:“让我成为你的朋友,除非你打败我。别瞎说,直接来。”

丹尼尔无助地摇摇头,好像在看一个淘气的孩子。“好吧,既然你要用这个方法,我就满足你。快来攻击我,我给你三招。”

!!- 4140+dxiuebqg+4613 ->

游戏铜币能提现

“没有!游戏”你的爱突然冲上来。

大牛没有看清楚她的动作,游戏只是脸颊突然疼了一下,身体飞出,重重地摔在地上。

原来我身边的旁观者还在笑啊笑。看到这种变化,现场顿时失声。

丹尼尔还没有从疼痛中恢复过来,他的胳膊被抓住了,他的身体被抓住并扔了出去,他又撞到了地上。

现在,他真的要痛晕过去了。

艾君走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对不起,你输了。”

丹尼尔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刚才发生了什么,有地震吗?

他不相信安妮有这么大的本事...

但安妮的声音继续响起:“丹尼尔,听着,多恩是我的朋友,你以后欺负他就欺负我。今天我给你上一堂小课。下次你敢欺负他,我绝不留情。”

丹尼尔快疯了。

她还说这是个小教训?

他一定是全身骨折了!

不,他快痛死了...

艾君抬头看着其他人说:“我刚才说的也是为了你。记住,唐是我的朋友,以后不要欺负他!谁要是拒绝,就问我拳头!”

现场没人敢出声。

他们刚才都看到了她的身手,那么高的大牛很容易被她抓起来扔到地上。

她只用了几秒钟就打败了大牛!

丹尼尔甚至不能反击...

他们不如大牛,谁敢违逆她的话。

只有刘易斯兴奋地喊道:“安妮,你真棒!”

他一出声,许多好心的男孩和女孩就一起欢呼,称赞她的力量。

有一段时间,艾君成了大家心目中的女神,一个不可侵犯、不可委身的女神...

在病房里,刘易斯愉快地谈到安妮和丹尼尔的比赛。

“安妮就是这么下来的,中国功夫厉害,她两杆就打败了大牛,大牛在地上根本动不了。邓恩,我们都被安妮的外表欺骗了。她一点也不软弱。她很厉害。她是对的。十个丹尼尔斯都不是她的对手……”

“唐恩,你不知道,安妮,她还威胁了整个学校。她说你是她的朋友。谁敢欺负你,就问她的拳头!”

刘易斯非常激动地说,但他看起来仍然很聪明。

邓恩听了一愣一愣的。

刘易斯的话在他心中激起了波澜。

他没想到安妮会替他挑战丹尼尔,威胁全校...

有人为了他威胁全校。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不,他想都没想。

邓恩突然有种做梦的感觉。

他在大家眼里都是人渣。他什么都没有,成绩一塌糊涂。怎么会有人愿意为他对抗全校?

他一定是在做梦。

邓恩微微握紧双手,他发现手指有些颤抖。

他握紧拳头,用力握得越来越紧,感觉到手掌刺痛。直到那时他才知道他不是在做梦。

安妮真的给丹尼尔上了一课。

为了他威胁全校。- 5327+672652 - >

她还说他是她的朋友…

唐恩的黑眼睛闪烁着复杂的光芒,铜币没有人知道此时他的内心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这时,铜币他非常想见安妮。

“嗨,你好。”

邓恩正在思考,突然听到安妮的声音。

他抬起头盯着她,眼睛不愿眨一下。

刘易斯微笑着跑过来迎接他。“安妮,我正跟多恩说起你呢,没想到你会来。安妮,你真棒,你是最棒的!”

艾君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没什么。从小也练过。再说唐恩的伤和我也有关系。我已经麻烦他了。”

“没有...对你来说没关系……”多恩摇摇头,但他仍然盯着她。“安妮,谢谢你。”

这个谢谢包含了很多他的感受。

艾君笑着说:“不客气,因为我伤害了你,我会为你报仇的。我们扯平了。嗯,你今天好些了吗?”

“好多了!”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好多了,多恩匆匆下床,在地上来回走了几步。“你看,我能走,什么都没发生。”

艾君笑了:“你受伤的是手臂,不是腿。当然可以走。”

唐恩看着他还在打石膏的胳膊,笑了。

刘易斯也笑了。

这一天,他们三人建立了非同寻常的友谊,三个人的关系在瞬间变得更加亲密。

君爱一战在学校成名,很多想玩她的心思的男生都不敢表现出任何想法。

大牛虽然不服气,但是真的很怕你的拳头。

他老实了很多,即使别人心里看不起唐恩,也不敢太明显的欺负他,嘲笑他。

多恩好了之后,回到教室继续上课。

和以前不一样,他现在每天心情都很好。以前他最不想做的事就是上课,他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不仅如此,他还感到压抑,每天生活在一个灰暗的世界里。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遇到了一个小太阳。

她的光芒驱散了他世界的阴霾,给了他的世界明亮温暖的阳光。

目前,唐恩很期待每天上课。

在课堂上,他可以见到安妮,和她一起学习,和她聊天。

转眼,时间过去了两个多月。

期末考试临近。

但是,邓恩的学习进度很慢,仍然是班上最差的学生。

他在其他科目上成绩很好,但除了音乐,他什么也学不到。

曾经多恩不在乎退学。他学不好音乐,退学是好事。

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他不想退学。他休学后再也见不到安妮了。

他必须通过考试,不能考得太差。

邓恩开始努力学习。

艾君发现他的眼睛每天都是红色的,几天之内,他就出现了严重的黑眼圈,就像国宝一样。

这一天中午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君焦急的问他:“多恩,你最近怎么了,晚上睡不着吗?”

唐振作起来:“我没事。我晚上学习,睡懒觉。”- 5327+672653 - >

他今天不必出去,游戏他只需在家工作。

南宫乐山吃了早饭,游戏在书房上班。

快到午饭时间了,他才完成工作,打算陪父亲吃饭。

原来老人在花园里,他不是一个人,是贝贝。

南宫乐山皱起了眉头。她为什么又来了?

他立即转身向花园走去。

今天的阳光很好,但是天气也很热。我能忍受在这种天气呆太久吗?

南宫乐山提速。

当他去花园时,他听到了老人的声音。

“小心,小心断根。”

“爷爷,您放心,我不会弄坏的。”

贝贝戴着草帽和皮手套,正在花园的花棚里用小铲子种植东西。

她动作很快,老人坐在轮椅上监督她。

“叫你慢点!”他又骂了她一顿。

“哦。”贝贝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把根放进坑里,然后埋土。

老人把水壶递给她。“少倒点水,不要太多。”

“好。”

贝贝拿着水壶,小心翼翼地给几株植物浇水。

南宫乐山站在门口,突然问:“那是什么植物?”

贝贝突然听到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侧着头看着他,突然不知所措。

她不是自己来的。南宫爷爷给她打电话了...

南宫文祥瞥了他一眼,问道:“你不认识他?”

“不知道。”

“姑娘,告诉他是什么。”

贝贝说:“这是昙花。”

南宫乐山看着老人笑了:“那么爷爷喜欢昙花?”

“就是无聊,找点事做打发时间。”

“种花好,对身体好。”

“你看到我种哪只眼睛了?”南宫文祥拒绝承认。“我只是监督这个女孩。她是种花的人。”

贝贝笑着说:“爷爷其实是想种的,只是不方便。等身体好了,我们一起去吧。”

“你不说话,没人觉得你傻。”何冷哼道。

贝贝立刻闭上嘴,把自己埋进了水里。

南宫乐山心里没底。

他明明喜欢做这些事,还嘴硬不肯承认。其实没什么丢脸的。

他的性格太别扭了。

“都是栽的吗?”南宫乐山问道。

贝贝摇摇头:“还没有,还有一朵玫瑰没种。”

南宫乐山一眼就看到了旁边躺着的玫瑰树。

玫瑰树只有几十厘米高,没有一朵花。

他卷起袖子,去捡那棵玫瑰树。“会种在哪里?”

贝贝错了。“要不要种?”

“现在我正好有空,种在哪里?”

"...那里,中间。”

花棚里已经有很多花盆了,还有一些花篮挂在空里。

里面种着各种各样美丽的花。

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圆形花盆,用来种玫瑰。

南宫乐山拿着铲子走过去,忙了起来。

他想骂他几句,叫他不要做这些无聊的事。没等他开口,就看到贝贝神秘兮兮的对他说。

“爷爷,南宫少爷来种花,是不是很奇迹?我以为他从来不做这些事情的。你惊讶吗?”

在他的教育中,铜币南宫乐山为了挣钱什么都做。

这都是他受的教育。

不是为了赚钱,铜币什么都不是。

他一直在给他灌输一种思想。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收入。

因此,我们不能浪费时间,我们必须争分夺秒地挣钱...

南宫乐山接手家族以来,一直很忙。

我甚至没有时间吃饭。

我不能一天等48小时才工作。

也是近几年,他上班越来越得心应手,只为了有更多的空空闲时间做其他事情。

但我几乎没做过什么浪费时间的事。

他从未做过种花这种事。

想到这一点,他不想骂他。

他现在有点后悔了。他年轻时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工作上了。

南宫世家已经到了巅峰。

就算南宫乐山贡献了一生,也很难有升迁的机会。

所以还是让他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较好...

想到这些,他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

南宫乐山栽过几次玫瑰。

他回头,“爷爷,还能怎么办,这样可以吗?”

南宫文祥不知道如何种植,他只是天生喜欢植物。

“我怎么知道?就看你自己了。”

贝贝拿着水壶走了过去。“我得给它浇水。”

南宫乐山接手后,在玫瑰树上浇了很多水。

他们一棵接一棵地种昙花和玫瑰,两者都很随意。

他没有告诉他们的是。

其实昙花是昙花最好的品种,有一种植物极其珍贵,一般被爱花人士视为珍宝。

而那棵玫瑰树就更罕见了。

一朵玫瑰可以卖朱丽叶玫瑰几百万美元。

其中两种花最好。

这也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种错了就死。

但是这些老人什么也没说。

因为他喜欢的不是花,而是种花的过程。

那个过程,只要心简单。

种花时,南宫文祥回到城堡吃饭。

贝贝拒绝了。“爷爷,我还有一步,就不留下来吃饭了。”

此时已经过了中午12点。

贝贝一大早就被他叫去了。现在离开。我什么时候能吃午饭?

南宫文祥很不高兴:“什么急事这么重要,我没时间和一个老人吃饭。”

贝贝摇摇头,“我很乐意陪你吃饭,但是我真的有急事。今天下午一点,我有个广告要拍。”

这也是贝贝急于离开的原因之一。

第二,自然是不想让南宫乐山觉得碍眼。

南宫文祥对南宫乐山要求严格,因为南宫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但是在他眼里,别人的工作不算工作...

都是无意义的工作。

他不在乎。“我以为是急事。不拍广告,赚不了几个钱。”

要知道,和他一起吃饭才是最有价值的。

家里有多少人想和他一起吃饭,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

“可是都已经跟导演约好了,导演人很凶的,我不去他会骂死我。

爷爷,游戏时间不多了。我下次来看你,游戏好吗?”贝贝真的很担心。

她不敢迟到。

南宫文祥有点不高兴。“走,走,忘恩负义的姑娘。”

贝贝以为他生气了。“对不起,爷爷,我下次再来,”

“先吃饭吧。”南宫乐山突然对她说:“让他们把广告推迟几个小时。”

“啊?”

“我会帮你请假的。”

"..."贝贝很惊讶,他在说什么。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访客就是访客。你已经和那个老人在一起一上午了。不让你吃饭就走是不合理的。我们去吃饭吧。”

说完,他把老人推开。

贝贝刚刚康复。

他真的会帮她请假吗?太神奇了...

他不是渴望她离开吗?

大~老板说话了,贝贝只好跟上。

而对于他的话,她没有反抗。

南宫乐山离开她是因为她不想让老人难受。

他现在清闲,家里也没有晚辈可以陪他聊天,一起打发时间。

贝贝可以让他说几句。难得他有与人相处的心思,自然想帮忙创造机会。

虽然,他不想见她。

以前心不在焉,现在心烦意乱。

他看到她,莫名其妙的有点烦,也不知道是什么。

就这样,贝贝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吃饭。

主任还接到了分公司领导的电话,说贝贝已经被安排去做其他重要的事情,所以广告时间推迟了几个小时。

领导都讲了,主任自然没有意见。

贝贝对在南宫城堡吃饭很满意。

因为这里的食物比外面任何一家餐馆都好吃。

看到她连续吃了两碗,老人的胃口好了很多。

南宫文祥故意问道:“为什么,你经常没有食物吗?你差点把舌头吃了。”

贝贝笑着说:“南宫爷爷,这里的菜真好吃。我最喜欢这里的食物,要是能天天吃就好了!”

贝贝说完,马上就变嘴了。“我只想说,这里的菜很好吃。”

重点是这里好吃,不想天天在这里吃...

南宫乐山不是傻子。

他太聪明了,贝贝的心思都快写在脸上了。他怎么可能看不出她在故意躲着他?

无论她最近做什么,都是在刻意避嫌。

好像怕他误会了什么。

他不知道她是在欲擒故纵还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让他觉得有点不舒服。

不管你是谁,被人莫名其妙的回避,回避,都会觉得不舒服。

这是正常反应。

为了试探她的真实意思,他故意对她说:“我晚点出去,不如跟我一起去。”

贝贝惊呆了,马上摇了摇头。“没有,爷爷已经安排了一辆车送我。别打扰南宫少爷。”

南宫大师四个字,他莫名其妙地听出了讽刺。

他认为她是在讽刺。

南宫乐山表情幽幽,自然不怒自威。“就在路上,一起去方便。”

“真的不用。你要去的是总公司,我是去分公司,不同路的。”贝贝还是坚定的拒绝。

南宫乐山看不出她的伪装。

他有些疑惑,铜币她真的在躲着他吗?

太神奇了。那个曾经一直想粘着他的女孩,铜币现在已经等不及要远离他了。

可能坐牢之后,她改变了很多想法。

确保她不再粘着他。南宫乐山对她不是那么陌陌。

他正要说些什么。

南宫月如笑着说:“贝贝和乐山一起去。他的车应该更快。”

“但是……”

“别这么受欢迎。虽然你要去不同的公司,但他也会路过你的分公司。”

这是事实。分支机构在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南宫乐山去总公司会经过那里,去很多地方也会经过那里。

长辈都这么说了,贝贝也不好拒绝。

她不得不点头。“好吧,那我就麻烦南宫大师了。”

南宫月如笑了:“我告诉过你不要这么奇怪。”

如果说,起初南宫月如对她好,那是因为她激起了老人求生的意志。

现在对她好,就是真的喜欢她,可怜她。

她听了老人的话。

贝贝当年是被陷害的,她扔给冷欣的东西换成了硫酸,造成了这样的悲剧。

虽然以前任性不羁,现在悔过自新。

再加上她本性不坏,自然对她没有偏见。

但是他们找不到贝贝被陷害的任何证据。

没有人相信她。

估计她和老人都信了。

吃完饭,贝贝带着南宫乐山走了。

一路上,贝贝看着窗外的风景。

南宫乐山在开车看文件。

他们两个一直没说话。

车到n&i公司门口,贝贝马上推门下车。

她关上门,客气地说:“南宫少爷,保重。”

南宫乐山只看了她一眼,命令司机开车。

车开走的时候,贝贝站着不动。

她忍不住吐槽自己。

为什么明知不可能却不放弃,为什么接近他却无法平静?

难道这一生,你真的忘不了他?

“贝贝!”琳达突然冲向她,吓了她一跳。

琳达抓住她的胳膊,激动地问:“你刚才从谁的车上下来的?”

贝贝愣住了,支支吾吾:“一个朋友的……”

“你骗人,是总统的!”

“你错了,是朋友的。”

琳达不相信。“我怎么会错呢?我瞎了也不会错。贝贝,你和总统在一起。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真的错了。”贝贝斩钉截铁的说,反正被打死也不承认。

琳达哼道,“你不承认我也能证明。我现在就去监控室看监控。”

贝贝抓住她。“别走,我还要拍广告。导演会因为迟到被骂。”

“哦,你怎么还在这里?你现在已经迟到了!”琳达带着她冲进了公司。

她不知道贝贝已经请假了。

贝贝以为琳达不会再追究那件事了。

谁知道她还是找机会去监控室看了录像,最终确定,她的确是坐的总裁的车子来的公司。

总统的车很好认,游戏车牌号很霸气,游戏盲人不会认错。

经过琳达的宣传,有一段时间,全公司都知道贝贝和总裁勾搭上了。

琳达为贝贝高兴。

要知道,在公司里,艺人之间竞争很大。

没有背景和后盾,很容易被隐藏在雪中,然后前途就毁了。

所以贝贝和总裁上了关系,琳达很开心。

但是贝贝不高兴。

贝贝没想到琳达宣传的东西这么快,大家都知道了。

大家看她的方式变得耐人寻味。

就像她爬到了南宫乐山的床上...

贝贝心情不好,琳达还是看到了。

晚上带她回家的时候,琳达问她:“你好像很不开心。”

“琳达,我知道你在为我做最好的事,但你不应该让每个人都知道我认识总统。”贝贝还是说了。

琳达很惊讶:“你为什么不说?你还想忍受其他同龄人的排斥,一些老人的暗示吗?让他们知道你认识总统,看谁敢欺负你。贝贝,你这么年轻,就算找靠山也不是找那些老男人。总裁也很年轻,你找他最好。”

琳达的思想很开放,这个圈子本来就很开放,很混乱。

她这么说完全正常。

而且在她看来,贝贝迟早会走潜规则之路。

贝贝说:“可是我和总统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他,你可以进他的车吗?”琳达笑了,“总统一定看上你了。那天你们一起跳舞的时候他一定对你有感觉。贝贝,这是个好机会,你一定不能错过!”

贝贝:“…”

她什么都不想说,让琳达想怎么想就怎么想。

反正她和总统没关系。

至于微不足道的亲戚,就更不用说了。

她不想让南宫乐山知道她是在利用他往上爬。

琳达的目标真的实现了。

众所周知,贝贝和总统勾搭上之后,她和总统之间发现了更多的东西。

比如贝贝那天居然去了南宫城堡。

那是总统的家。

能去的人一定不简单。公司高层没去过,除了南宫家的人。

所以都在猜测是暗恋。

贝贝年轻漂亮可爱。

总统也很年轻,正是恋爱的时候。

他们在一起并不奇怪。

所以他们都默认她和总统之间的关系不清楚。

很多排斥贝贝的艺人开始讨好她。

有些领导,一再向她暗示潜规则,不敢再放肆。

导演对她比较客气,任何发展机会都优先考虑她。

一时间,仿佛所有的机会和运气都奔向贝贝。

短短一个月,她变得更加红了。

走在街上,你要被一大群粉丝追。

贝贝现在完全不敢在外面露面,会引起很大的骚动。

公司看她这么火,到处包她,宣传她。

贝贝不仅做广告,还做唱片。

她拒绝行动,也没有行动。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