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升博体育|中国有限公司----谢你的离开(1/68)

升博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此外,唐雨晨有很多钱。安若结婚后还需要钱吗?

不可能用钱收买她。

还有,如果唐雨晨真的关心肚子里孩子的生死,还是让她打掉孩子...

但是她忍着没说。说出来也没用,只会让大家觉得绝望。

无论如何,在最后一刻之前总有回旋的余地。

看到她的担心,许慧文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说:“女儿,别太担心。安若,她没有死。你没有犯谋杀罪。犯罪不严重。肯定会成为大事。”

安心苦恼地甩开母亲的手,转身上楼。

她说的太简单了,事情怎么会这么简单!

回到卧室,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这几天凌厉憔悴的脸,她有点害怕。

我该怎么办?她会变老变丑吗?

拿了梳子后,她试图把头发梳整齐,但她掉了很多头发。

安心惊恐地盯着缠在梳子上的一撮头发,她伸手抓住它放在头上,另一根头发掉了下来。

这是怎么发生的...你怎么掉了这么多头发?

“啊——”受不了刺激。她尖叫一声,把梳妆台推倒在地。

————

一大早,唐雨晨来到医院,拉开了病房的窗帘。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温和不刺眼,适合出去散步。

他转向安若,笑着说:“我真想带你出去晒晒太阳。”

安若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心里多少有些向往。

但她伤得很重,不得不瘫痪躺了一个月。

“老板,”这时,一个保镖轻轻地敲门,唐雨晨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他带着玩味的弧度走了进来,对她说:“安的家人来求情了。你想见他们吗?”

“没见过。”安若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唐雨晨笑得更邪恶了。“即使你同意他们,我也不会允许。我让他们在楼下等着。有心情的时候,我又给他们打了电话。”

安若没有心情去想她叔叔的想法。她试图移动双腿,但除了膝盖疼痛外,她没有任何膝盖以下的感觉。

她对唐雨晨说:“你能帮我坐起来吗?我不想一直躺着。”

男人帮她把床卷起来,在她背上放了一个柔软的枕头。

“再高点,我要坐。”

“你不适合坐。”

“那就高一点,躺一半不舒服。”

唐雨晨又把床摇高了一点。在被子下,安若的手几乎没碰到膝盖。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拿着苹果给她削。她突然说:“我今天不想吃苹果,我想吃橘子。”

这里没有橘子。他放下苹果,起身出去吩咐周阿姨买橘子。

安若看了一眼他的后背,撑起身子,抚摸着他的大腿。她使劲挤,也没感觉到...

唐雨晨转过身去,她已经把枕头放好了。

他默默地看着她,问她怎么了。她摇摇头,就是不说话。

男人觉得很难猜出女人的心思,就放过了她。

周阿姨买了橘子,但是不想吃。唐雨晨发现女性很难侍候她们。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文宁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李明熙忍不住摸摸他的脸。

“我脸上有东西吗?”

文宁摇摇头。她笑着说:“我就是觉得明溪好漂亮。”

李明熙开怀一笑:“要老了,哪里好看?”

“不是,明溪姐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你真漂亮。”文宁真诚地表扬了她。

“我哥也喜欢你,你知道吗?”

李明熙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

文宁笑着说:“哥哥只是暗恋。当然,他现在只喜欢我嫂子。可能他不是喜欢你,而是仰慕你。他告诉我有很多人喜欢你。但是我哥也说你谁都不喜欢。他们私下讨论了你会和谁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明溪姐姐有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对象?”

李明熙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切取决于命运。”她含糊地回答。

文宁点点头。“我也觉得这是命运。前两天听说明溪姐姐和李茜哥哥在一起了吧?李茜的大哥很好。我的父母非常称赞他。明溪和他在一起,很合适。”

李明熙感觉她说的话题越来越敏感了。

但是女人爱八卦,估计文宁只是好奇。

李明熙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文宁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问道。

“明溪姐姐,你愿意嫁给李茜哥哥吗?”

"...我不知道,走吧。”

“可是李阿姨说你有结婚的打算。”

李明熙硬着头皮点点头:“我有这个打算。”

文宁露出真诚的笑容:“那我就提前恭喜你了。明溪姐姐一定喜欢李茜哥哥,所以她会考虑他。我哥说你是个很圣洁的人。如果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就不会随意发展感情。”

李明熙的笑容有点僵硬。

她说这话的时候,觉得很惭愧。

李明熙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他抱歉地说:“我以后有事。不然改天我请你吃饭?”

文宁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你现在要走了吗?”

“怎么,还有事?”李明熙关切地问。

就是这个问题,让她后悔。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问了。走吧!

文宁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有件事想问你。”

李明熙只好忍住了。“有什么就说出来。”

文宁低着头,脸涨得通红,一脸羞涩。

她搓着手,尴尬地说:“我知道我的要求太高了...但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来找你帮忙。”

当李明熙这样看着她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是有关系的。

但是这个时候,不听是没有好处的。

“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李明胜xi为难地问。

文宁还是没敢看她。“是的,我想,去你的公寓住几天,可以吗?”

李明-xi李阿尔法男性-

文宁抬头瞥了她一眼,看起来很害羞。

要不是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萧郎,李明熙直接怀疑她对她有意思!

但是她很快就想通了。

她的公寓和萧郎的公寓在同一层。他们是邻居...

文宁去和她住在一起,事实上,她想接近萧郎。

李明熙喝了口山楂汁,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接受吧,不现实。

现在她和萧郎住在一起。如果文宁去了,他们肯定会出现。

不接受,太不厚道了,人家都这样求她...

“明溪姐姐,其实我很喜欢小哥哥。我没有机会接近他,所以我想和你呆几天。不知道方便吗?”

她终于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李灿明希还说她现在和萧郎在一起了吗?

她之前承认她和李茜的关系是什么?

李倩的家人会因为她而丢面子。

李明熙终于发现自己把事情越搞越糟。

“明溪姐姐,不方便吗?”文宁很失落,问:“是李茜的大哥吗...和你一起生活?”

“没有!”李明熙很快否认了。

文宁看着她,等待她的理由。

李明熙实在找不到理由。她叹了口气:“是的,你什么时候来我家?”

文宁开心地笑了:“我今晚就去,好吗?!"

"...好的。”

“谢谢明溪姐姐,太谢谢你了!”文宁很开心,但李明熙却笑不出来。

告别了文宁,李明熙恍惚回到办公室。

她不再有心情工作了。

李明熙头疼。她接下来该怎么办?

是不是直接告诉文宁,她和的关系,然后让李家丢脸,让她背上了逍遥法外的罪名?

还是不告诉她,让萧生她的气?

其实这件事不难解决,她可以让文宁住她家,她也可以回家住。

但是如果你不和萧郎住在一起,他会很生气的。

李明熙想了想,决定先安抚萧郎。

只要他不生气,就没有问题。

掏出手机,李明熙拨通了萧郎的号码。

“喂,你现在在哪里?”

“怎么了?我在堂木昂。”

“回家吧,我有事要告诉你。”

“好。”萧郎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李明熙挂断电话,立刻收拾东西回去了。

医院离公寓很近,她先回去了。不久,萧郎也回来了。

萧郎打开门进了屋,但李瑟娥没有明溪。

他换了鞋,向卧室走去。然后他看到李明熙把她的衣服装进行李箱。

“你在干什么?!"萧琅脸色微变,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李明熙惊呆了。她平静下来,说:“坐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萧郎没有坐下。他盯着她,舔了舔嘴唇,问:“你要告诉我什么?”

李明熙看着他,低头看着他:“文宁说要和我在一起几天,我答应了...你也知道,我们的关系无法得知,所以我想暂时搬回来。”

“她为什么要和你住在一起?”萧郎开门见山。

李明熙笑着说:“她只是想和我相处几天。也许她和家人有矛盾。总之她来找我,我不好意思拒绝她。”

她不敢说实话,但她害怕萧郎会更生气。

此外,她不想提醒萧郎,文宁喜欢他。如果他知道,他会更关注文宁。

反正李明熙的心思很复杂。由于种种原因,她不敢说实话。

谢你的离开

说实话,她真的很怕他烧成傻子。

李明熙看着萧郎睡得很香,于是他悄悄地去了洗手间,打算去厕所。

结果她发现浴室地板湿了。

今天早上她洗澡时,浴室是干的...

李明熙伸手去摸萧郎的毛巾,毛巾已经湿了一半!

李明xi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她从浴室出来,坐在床边,冷着脸看着萧郎。

正在睡觉的萧郎什么也不知道。

李明熙养了他一段时间,看到他的体温已经降到了37度。她决定开始询问某人。

推开萧郎的身体,萧郎疑惑地睁开眼睛。

李明熙淡淡地问他:“豆腐汤是我买的,要不要吃?”

萧郎的头脑仍然没有清醒。

“别吃了……”

“你洗澡了吗?”

“嗯...没有……”萧郎慢慢地变了口。

“到底有没有?”李明熙盯着他的眼睛。

萧郎非常兴奋和清醒,他坚定地摇了摇头:“不!”

这个时候,不承认!

李明熙没有逼他:“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

“回去睡觉,我去吃饭。”

“嗯……”萧郎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李明熙起身出去吃饭。萧郎看着她出去,拔出了手背上的针。

李明熙在门口站了几分钟,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回来了。萧郎正忙着把针塞进被子里,然后抓着它们。

“你不去吃饭吗?”他平静地问她。

李明熙以为他又要洗澡了。看到他乖乖地躺着,也没什么奇怪的。她不禁想知道自己想了多少。

李明熙笑着说:“你需要有人照顾你。我想我还是在房间里吃吧。”

萧郎若有所思地说:“不,房间里全是药,所以你最好不要在这里吃。”

“没关系,药味我已经习惯了。”

李明熙坚持说萧郎什么也不能说,但是被子里的针一直在滴水。

因为只有一个人吃饭,李明熙只点了一份扬州炒饭。

她坐在沙发上,吃着东西,看着杂志。

萧郎不时瞥她一眼,寻找机会将针头插入手背。

但他从未找到机会...

当李明熙吃完后,他把盘子放在门外,服务员自然会关上盘子。

她拿了一个苹果,去萧郎坐下来削苹果皮。

削完苹果,她切一小块喂给他:“吃点水果。”

萧郎张开嘴吃东西。

李明熙给了他一半的食物,所以她没有给他。剩下的她自己吃了。

萧郎想了想,嘶哑地说:“你能给我买一盒金蝎子吗?”

他的喉咙似乎发炎了。他说话很不舒服,声音也不好。

李明熙去翻她买的药,却忘了买润喉药。

“你等着……”

她刚站起来,立刻怀疑地看着他。“你不想在我不在的时候做点什么吧?”

萧郎的表情很无辜:“做什么?”

“你最好什么都不做,否则我饶了你!”

李明熙威胁他后,他开门出去了。

担心她会很快回来,萧郎抓紧时间,把针头重新插入他的手背。

但是床单上,一大片湿。

“你以为我傻,我活该被这样羞辱吗?!"

李明熙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她会这么想。

文宁眼里没有温度:“李明熙,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羞辱我,这样对待我!”

“够了!”李明辉打断了xi的话。

“文宁,我没有打你,我没有欺负你,我也不想伤害你。一切都是你的想象,请停止你的猜测!”

文宁的心里憋了很多火,很多委屈。

此刻什么都谈了,李明熙不说清楚是不会放过的。

“你说一切都是我的想象?你与大哥订婚,并与大哥萧纠缠不清。这是我的想象吗?你故意瞒着我你和小哥哥的关系,为了躲避我你去别的地方找乐子。这是我的想象吗?如果这一切都是我的想象,那么告诉我,什么是真实的?!"

李明熙微微垂下眼睛:“我没必要告诉你。”

她的态度让文宁更加恼火:“你不敢说,没什么好说的!”

李明胜xi抬眸,脸色冰冷。

忍到现在,她已经忍无可忍了。

仔细看着文宁的眼睛,她一字一句地说:“听着,李茜知道我和萧郎的关系,萧郎也知道我和李茜的关系!

不了解的话就不要评论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想伤害你或羞辱你。

我没告诉你我和萧郎的关系。这是我和他之间的协议。没人说什么!

至于你说我们避开你,你是对的。我们离开时确实避开了你。

但那不是故意把你当傻子,也不是羞辱你,而是……打扰我们的是你!让我们不得不避开你!"

文宁瞳孔微缩,一张小脸刷地变得苍白。

李明熙的言论无疑是在严重伤害她。

原来是她打扰了他们,她是第三者不是吗?

还有,小哥知道李明熙和李茜的关系。为什么要和李明熙在一起?

他愿意这么卑微自卑吗?

不.....他不是想贬低自己。

只是,他太爱了,所以舍不得离开李明熙...

这种认知对文宁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她的身体在颤抖,她几乎站不起来。

“没有...萧哥哥不会那么爱你的,不会的……”文宁摇摇头,神情难以置信。

李明熙觉得她话太多了。毕竟,她是个年轻的女孩。即使她做错了,也要给一些包容和理解。

她真的不应该这样打她。

李明熙心虚,说:“对不起,文宁。其实你对我的指责都是对的,只是表象而已。真实的东西是什么?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

“够了,你不用这么虚伪。”文宁沫沫打断了她的话,“我不管你有多少理由,你只是做错了。你同时和大哥和肖大哥在一起,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李明熙真想骂人。

她认为她想要这个吗?

一巴掌拍不响,她错了,萧郎也错了,为什么文宁看起来像是犯了错?

文宁还在喊着:“明溪姐姐,如果你不爱晓哥,不想和他永远在一起,请你放了他。如果你爱他,请珍惜他,不要伤害他!”

虽然李明熙捂着耳朵,但是文宁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而文宁的话,像一把重锤,狠狠地敲在她的心上。

是的,如果你不能永远和萧郎在一起,就让他走吧。

他不算太年轻,她不能耽误他,毁了他一辈子的幸福。

但她爱他。她真的很难释怀...

文宁说了他要说的话,他不想再说了。

“明溪姐,我要走了,希望你能真心对待萧大哥……”

文宁拖着行李到处走,走过萧郎的门,然后走到电梯前。

电梯门一开,她就拖着行李,孤独地走了进去。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萧郎的门打开了。

萧郎走了出来,看着李明熙的房门。他的眼睛又深又黑,像一个黑洞。

李明熙,我想问你文宁问了什么?

你到底爱不爱我,愿意嫁给我吗?

你对我真诚吗?

你愿意和我一起变老吗?

李明熙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很久。

文宁的话让她很纠结很痛苦。

在与萧郎相处的半个月里,她几乎软化了自己的心。有时候她会想,其实和他这样相处也没什么。

但她害怕赌博。

她知道一旦她同意和萧郎在一起,萧郎会爱她并陪伴她。

如果以后有事,他不会退让。也许他会为她牺牲生命。

知道萧郎是这样一个痴情的人,她会不顾一切的挽留他,毁掉他的一生。她不能做这样的事。

即使她放弃了他,也会让她很痛苦,她不得不放弃他。

是时候了,是时候结束一切了。

李明熙想了几个小时,终于下定决心。

正在这时,萧郎打电话给她。

李明熙接通电话:“您好,有什么事吗?”

“你不在家,我已经做好饭了,过来吃吧。”萧郎温和的道。

李明熙只是有话要对他说,点头表示同意。

“好的,我马上过去。”

李明熙收起手机,起身,开门出去到萧郎家门口。

她按响了门铃,萧郎迅速打开了门。当他看到她时,他露出了一个美丽的微笑:“进来,我刚做好饭。”

李明熙走进他家,跟着他到了餐厅。

萧郎非常体贴地帮她打开了椅子。催促她坐下后,他给她盛了一碗米饭和汤。

“先喝汤。”

做完一切后,他在她对面坐下。

李明熙从碗里喝了一口汤,觉得很好吃。“味道不错。”

萧笑得开心,“喜欢多喝点。这些菜也是你的最爱,你要多吃。”

李明熙拿着筷子决定先吃饭,吃完再谈事情。她害怕萧郎现在说出来就再也吃不下了。

两个人开始吃饭好像很热情,其实心里都在藏着东西。

晚饭后,萧郎收拾好碗碟,去洗碗。

李明熙坐在客厅里,没有马上离开。

谢你的离开

萧郎在厨房里忙碌着,然后端着一个水果拼盘走过来,放在李明熙面前的茶几上。

“吃水果。”

“萧郎……”李明熙看着他,犹豫着要不要说话。“今天文宁走了。”

萧郎点点头:“真的吗?”

“今天下午我还见到了李茜。”李明熙补充道,“我告诉他我的选择。你想听吗?”

萧郎已经知道了李明熙的选择。

她告诉文宁,她不会嫁给李茜,所以她再也不会选择李茜。

她没有选择李茜,但他不确定她会选择他。

萧郎心里很紧张,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你的选择是什么?你选择了他还是我?”

李明熙摇摇头,淡淡地说:“我不想选任何人。我不想和李茜结婚,也不想选择你...萧郎,我已经想好了。就这样结束吧。我是认真的,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不要再为难我了。”

当李明熙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他低下头,没有看自己的反应。

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残忍无情,但如果她不这么做,又怎么能让他放弃呢?

她真的不能再犹豫不决了...

萧郎喉咙发痛,他的心很不舒服,呼吸变得困难。

仿佛他身边的空都被吸走了,他的生命即将结束。

良久,萧郎哑着嗓子说:“我的心,你已经很清楚了,我们显然是最适合在一起的,而且你对我也不是没有感情...这样,你还得拒绝我?”

“对不起……”

“李明熙,我只想问你,你爱我吗?我想听实话,你爱我吗?”

李明熙睁大了眼睛,努力不让自己淋湿。

“你爱我吗?”萧郎坚持问道。

李明熙缓缓摇头:“我不知道...也许,我只爱自己……”

“只爱自己?”萧不解,“这跟你不接受我有什么关系?你可以爱自己,但你不必阻止我爱你。多一个我爱你,是不是?”

李明熙还是摇了摇头。“当然,但是我不想接受你的感情。我喜欢自由,我喜欢自由,我不想欠任何人,我不想被爱情束缚...只有一个人生活,我才会真正的快乐和自由……”

“我们不必结婚。我可以给你足够的自由。让我和你在一起。这样可以吗?”萧有些谦虚的问道。

“没有!”李明熙抬头说:“你对我的爱越来越深。有时候,我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

还有,爱是自私的。你现在说这些,只是为了留住我。

但是时间长了,你会想要更多,希望我会爱上你...不否认这样的结果一定会发生。

萧郎,既然我注定不能为你牺牲,为什么你现在不放手,给对方一个自由?

还有一点,我现在不想要你的爱,你再怎么爱,我也承受不起……你要找一个适合做老婆的女人嫁,不是我,我注定没心没肺!"

听完她的话,萧郎张开嘴,试图说些什么来反驳,但发现说什么都没用。

李茜静静地陪着她,他总觉得李明熙是另一个人。

他们都有很多无奈,痛苦,悲伤。

但是,他们的无奈不能告诉人...

李明熙喝了很多酒,最后吐了。

天色越来越暗,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

李茜打电话给他的下属,让他们开车。下属到了,他把李明熙抱在车里。

两辆车一起离开了海边。

李明熙彻底醉了。她是故意喝醉的。喝醉了,你不必挣扎着去看萧郎。

但在她心里,她从未忘记。

“我要去找萧郎...送我...送我……”

她拽着李茜的胳膊,李茜严肃地问她,“你真的想去吗?”如果你想去,我会送你去。"

李明熙又摇摇头:“不,我不去...我不去……”

“你去不去?”

“我去!”

李茜忍不住笑了:“你确定?”

“我不去!”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去不去?”

"...不要走”

“真的?”

李茜没有等她的回答很长时间。他转过头,发现她睡着了。

李茜的心里,想着她肯定是不愿意去的,既然她不愿意,那就不要去。

把李明希送回了李家,而不是她的公寓。

她一定有人这样照顾她。

车子到达李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

得知李明熙被李茜送回后,李家人表示惊讶。

李茜把李明熙送回了家,没有停留就离开了。

李妈妈让仆人扶李明熙上楼,躺在床上。

她亲自脱下李明熙的鞋子,拿了条毛巾帮她擦脸。

“孩子,你怎么喝得这么醉?萧郎没有回来吗?”

自然,没有人回答李的问题。

而这一次,萧郎仍然坐在无家可归的餐馆里,一动不动。

“老板,快十二点了,还要等吗?”一个服务员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他。

萧微微垂下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没说话,服务员只好默默离开。

墙上的钟过去了,很快就十二点了。

李明熙躺在床上,睡得不踏实,萧郎的心瞬间又冷又冷。

十二点过了,李明熙没来。

她的选择已经很明显了...

“不要,不要……”

李明熙痛苦地蹙眉,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突然醒了!

她坐了起来,震惊得睁大了眼睛,整个人还是清醒的。

几秒钟的反应后,她慢慢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刚做了一个噩梦。

李明熙松了一口气。然后她抓起床边的闹钟。当她看到上面的时间时,全身都是冰冷的。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10点了...

她的生日过去了,昨晚也过去了。

她没有去萧郎,她已经放弃了她...

李明熙此时连抱闹钟的力气都没有。

她松开手,闹钟掉到了地上。

母亲李推门进来,正好看到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李的母亲摸了摸她的额头,关切地问道。

谢你的离开

李明熙恢复过来,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精力充沛。

“妈妈,我没事。”

“以后别喝那么多酒,太伤身体了。”

“昨天,李茜送我回来的?”李明熙忍不住问。

母亲李点点头。“他送你回来了吗?你和他去喝酒了?明溪,你不是说要和萧郎一起过夜吗?萧郎为什么不送你回去?”

李明熙说:“我没说我想和萧郎在一起。”

“你这是什么意思?”妈妈李突然注意到不对劲。“你和萧郎怎么了?你和李茜怎么了?”

“妈妈,对不起……”李明熙说完这句话后,立刻冲进浴室,关上门。

母亲李,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她很快冷静下来,决定折磨李明熙一段时间。

李明熙洗了个澡,刷了牙,洗了脸,才穿着浴袍出来。

原来妈妈还在房间里。

李木坐在床上看见她出来,就起身说:“明溪,你给我说清楚,你怎么了?”

"..."李明熙不知道怎么开口。

越是这个样子,李妈妈越是着急。

“你快说,你是在为我着急吗?”

“妈妈,你能不能别问了?”

“我能问一下吗?看到你要结婚了,你现在这样,我能不在乎你吗,我能不担心吗?”

李明熙吻了吻她的嘴唇,她决定和妈妈好好谈谈。

“妈妈,我不会嫁给萧郎的,我不想选择他,所以你不要拉我和他在一起。还有,我要结婚了。别担心,我必须找个人结婚...只是,请给我一点时间?”

李妈妈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你为什么不和萧郎呆在一起?你们吵架了,还是怎么的?”

“不,我没有和他吵架。我只是从没想过要嫁给他。”李明熙淡淡地说:“你一直对萧郎很满意,但我不想和他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李妈妈举起手,想打她两下,但她忍不住了。

“萧帖哪点不好?你为什么不选他?”

“他哪里都好。”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选择他?!明溪,现在不是你耍小聪明的时候!萧郎是个好人,爱你。嫁给他是你最好的选择。你会理智吗?妈妈不会伤害你的,你嫁给他才能幸福!”

李妈妈的语气很焦急。她迫不及待地敲敲李明熙的头,看看她在想什么。

李明xi抓住胸前的浴袍,忍着心里的痉挛。

“妈妈,其实我根本不想结婚...但是如果你要我结婚,我会找人结婚的……”

“你……”母亲李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李明熙不敢看妈妈的表情:“妈妈,对不起,让我这辈子自己做主。放心吧,我会找人结婚的,但我只能这样。这些话,你不要告诉奶奶,我怕她承受不了……”

“你就不怕我买不起吗?!"李的妈妈问。

“妈妈,对不起,我很痛苦,脑子一片混乱。你能让我冷静几天吗?”

妈妈李不想让她就这样走了。

“那你告诉我,你和萧郎怎么了?你不说,我就去找他问问!”

“妈妈,”李明胜xi抬起头,感觉有些激动,“你不要去找他。我不爱他,我们能不能别再伤害他了?让他早点忘记我,开始他的新生活,好吗?”

“你不爱他?”

李明熙点头表示绝对:“是的,我不爱他!”

“明溪……”

“妈妈,我头疼。请让我安静两天。”李明熙差点哭了。

此刻,她真的累坏了。

如果母亲继续坚持,她一定会垮掉的。

李妈妈不忍看她这个样子:“好了,你好好休息。你的事我先不跟别人说。等你休息好了,我们慢慢解决。”

“谢谢妈妈。”

李妈妈叹了口气,离开房间,为她关上门。

母亲李走下楼,心情十分沮丧。

李奶奶疑惑地问她:“你怎么了?”

“妈,我没事,估计有点不舒服。”

“你怎么了?要不要去看医生?”

“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让我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可能更好。”

李奶奶点点头:“好,你去吧。”

李妈妈换了衣服出去了。

她让司机开车去李的公司。

李木很少来公司,但是前台的女士认识她。

李妈妈直接坐电梯上楼到总经理楼。

“夫人,你为什么在这里?!"总经理办公室外面的秘书看到她很惊讶。

李木淡淡地说:“我是来找你们总经理的。”

秘书心虚地说:“我来通知你。”

“没必要。”李的妈妈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的腿上。他们两个相爱了。

感觉有人进来,李明臣看了看,吓了一跳。

“妈妈——”

他忙起身把美女推开。

“妈妈,你怎么来了?”李明臣笑嘻嘻的问。

李牧淡淡地看着他们:“我想和你们谈点事。”

李明臣忙着赶走美女,然后命令他的秘书送最好的茶。

母亲李走到沙发前坐下。她不禁叹了口气。

她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李明熙,另一个是李明臣。

李明熙从小没谈过恋爱,和男生也没什么接触。他的眼界不是特别高。

李明臣从小就勾搭女孩子,花花公子的形象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这两个孩子有什么区别?

如果他们能合成就好了...

李明臣认为他妈妈不开心。他坐在她旁边,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讨好地笑了笑。

“妈妈,我只是玩玩她。别当真。”

“算了,我懒得管你的事!”母亲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李明臣松了一口气:“妈妈,你来看我了。有什么事吗?”

“嗯,有件事我想问你……”

李明臣拿起茶杯。“什么事,问吧。”

李妈妈很难说,但她不能不问。

“妈妈,什么事?”

李牧迟疑着张嘴:“你喜欢男女吗?”

“噗——”李明臣喝了口茶,猛地喷了出来。

一起床就被南宫乐山推了回去。

“躺着别动。”

“我真的没事……”

南宫乐山不高兴。“别逞强,听话,躺下。”

贝贝不得不躺下。

她努力表现得好像不难受,但越难受。

很快,她的脸色变得苍白。

南宫乐山问:“怎么了?”

“想吐……”

他起身去洗手间,拿出一个盆。

贝贝也忘了自己的形象,吐在盆子里。

她之前吐了很多,但是这个时候没什么好吐的,基本上都是吐酸水。

南宫乐山已经打电话把车准备好了。

贝贝不吐了,用毛巾擦了擦嘴,然后抱着她出去了。

贝贝不想去医院,但是她真的很难受,不敢逞强。

他们很快到了医院,医生给贝贝做了检查,说她的胃有问题。

贝贝正要放松,医生继续说。

“如果你肠胃不好,就不要吃避孕药,对身体非常有害。”

贝贝:“…”

南宫乐山微微一愣:“避孕药?”

医生点点头。“是的,这位女士吃了避孕药,这是激素最高的一种,伤了胃,但是没有大问题。经过一夜的休息,她明天就会好的。”

“好的。”南宫乐山长相正常。

医生走后,侧身看着贝贝。

贝贝很内疚,“对不起……”

男人来到床边坐下。他看着她苍白的小脸问:“你今天买避孕药了吗?”

“嗯。”贝贝微微点头。

南宫乐山理解她吃药的想法。

她还小,他们刚在一起,她还要学习,真的不能怀孕。

这是他的轻率...

贝贝见他脸色苍白,更加愧疚:“南宫兄,对不起,我错了。”

“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吃避孕药。”

南宫乐山叹了口气。她太聪明了,他根本不会生气。

牵着她的手,他轻声说:“不,你不应该不告诉我就吃药。你不想怀孕,你应该告诉我。”

“恐怕你误会了……”误会她不想怀他的孩子。

“我不会误会,这次是我的错。”

“啊?”贝贝很惊讶。

南宫乐山道:“以后不让你再吃药了。”

"...你不怪我吗?”

“怪什么?”这显然是他的错。“下次不要对我隐瞒你的想法。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不讲道理。”

贝贝笑了,“好的。”

南宫乐山抚摸着她的头。“去睡吧,我来看着你。”

“嗯。”贝贝笑了笑,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很快她就睡着了,但南宫乐山一直看着她。

看着她年轻稚气的脸,他清楚地意识到她还是一个刚刚长大的孩子。

这个女孩成了他的女人。

她将来会和他结婚生子...

想到这,南宫乐山突然有一种永远保护她的冲动。

因为她太年轻,太脆弱,太单纯。

所以,他以后会多照顾她,这样的事不能再发生了。

贝贝甚至不知道,一旦生病,就激起了南宫乐山保护她的强烈愿望。

如果她知道了,一定会很感动。

然而南宫乐山只收留了她一个晚上,她就被感动死了。

第二天一早,贝贝醒来,看见他抱着椅子睡着了。她非常震惊。

他就这样把她关了一晚上。

觉察到她的动作,南宫乐山睁开了眼睛。

面对她的眼睛,他伸手直接摸了摸她的额头。

“难受难吗?”他轻声问道。

贝贝摇摇头。“我好多了。”

看她气色还不错,南宫乐山就放心了。

“我会叫医生给你看。”

“嗯。”贝贝点点头,眼睛盯着他。

南宫乐山按了门铃,看着她专注的眼神。

他勾着嘴唇。“你在看什么?”

贝贝感动的说:“南宫哥,谢谢你的关心。”

“因为这个举动?”

“嗯……”

男人笑:“我不该照顾你?”

贝贝羞涩地说:“非常感谢。”

“这么想见我?”

“没有...我真的很感动。”

他只是做了几件小事,她就那么感动,南宫乐山说不出的满足。

他忍不住亲吻她的额头。“原来我们的宝宝这么好满足。”

贝贝笑得更尴尬了。

看到她这么单纯,南宫乐山忍不住爱怜地揉揉脑袋。

医生给贝贝做了检查,确定她身体没问题,于是他们打算马上出院。

回到别墅,南宫乐山做了贝贝粥养胃。

贝贝在他的监督下吃了两大碗。

“我吃饱了。”她放下勺子。

南宫乐山没劝她多吃。“你什么时候有胃病的?”

贝贝微微愣了一下。

她想了一下,回答:“好像是这两年。”

“不在里面吃吗?”

"...是的。一开始我自己都吃不下……”

南宫乐山眼神犀利。“后来怎么样了?”

贝贝低下头,自卑地回答:“有时候,人会把它带走。”

"..."南宫乐山的心一下子就刺痛了。

贝贝抬头笑了。“但我的健康没有问题。胃一般没问题,就是饮食不规律的时候有点不舒服。”

“你看过医生吗?”

“没有。”

“回去之后,跟我一起去看医生。”

“伦敦?”

南宫乐山点点头。“你应该和我一起回伦敦学习。不代表去法国就可以马上上学。”

贝贝点点头。“好的。”

突然她又笑了。

“我感觉我要来澳大利亚了。好像都是白的。”

南宫乐山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娇笑着:“怎么会白来?你不觉得你收获很大吗?”

“嗯?”

“不来这里怎么在一起?”

贝贝突然脸红了。“你说得对。”

“所以这次旅行是值得的。”

贝贝笑着说:“我会永远记得这个地方。”

因为这是他们做爱的地方。

南宫乐山笑了:“我也会记住这个地方。有机会我们会再来的。”

“好。”贝贝笑得很开心。

她也希望他们以后再来这里。

她不想和他分开。她想永远和他在一起。

南宫乐山计划离开澳大利亚,第二天返回伦敦。

我要玩几天,贝贝身体不好,他想尽快带她回去治疗。

贝贝对他的安排没有问题。

她很听话,几乎同意他说的话。

但是她没有一味的同意,也没有刻意的将就。

我真的同意你。

所以两人相处的很自然,也很了解,自然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回去的时候南宫乐山包机。

整架飞机上只有他们。

贝贝第一次坐专机的时候非常兴奋。

飞机设施齐全,包括卧室、客厅、厨房、休闲室和酒吧...

贝贝惊讶地看到了一切。

“你还可以在这里打乒乓球!”

休闲室里,有一张墙上挂着飞盘的台球桌…

南宫乐山挽起袖子,“你会玩吗?我教你。”

“我要一些。”贝贝忙说道。

南宫乐山大吃一惊。“你要几局?”

“好。”贝贝马上去俱乐部。

今天贝贝穿的是一条白芽~丝过膝裙,头发扎成丸子。她看起来很可爱。

南宫乐山突然动了别的念头。“我们打赌怎么样?”

贝贝愣了一下,“钱?但是我现在没有现金……”

那人笑道:“除了钱,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吗?”

贝贝摇摇头。“我不知道还能赌什么。”

南宫乐山盯着她说:“输了,给我一个吻怎么样?”

贝贝突然脸红了。

她太害羞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南宫乐山做了最后决定,“就这么定了。”

贝贝撅着嘴:“输了怎么办?”

“让我吻你。”

“好!”贝贝高兴地答应了,然后猛地反应过来。

她忍不住跺脚。“南宫兄,你占我便宜!”

不管是她输了还是他输了,都是她吃亏。

南宫乐山严重。“这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哪里可以占你便宜?”

宝贝,想想吧。

她不好意思亲他,就让他亲了。

她举起了球杆。“加油,我不会输的。”

南宫喜笑。“看来你的技能不错。你应该先来。”

“好。”贝贝神态专注,看起来很专业。

南宫乐山出了点意外。看来她真的会玩。

“咚——”贝贝砰的一声白球,球砰的一声撞在桌子上,没打中一个球。

她不好意思地说:“好像错过了。”

"..."南宫乐山把白球放回去。“没关系,再试一次,热身就好。”

“好!”贝贝开心。

这一次,她也充满了姿态。

白色的球被击中了,其他的球被打了一巴掌。

但是她的力量太小,没有章法,其他的球只是轻微的滚动,没有一个进洞。

贝贝高兴地欢呼,“打,打!”

南宫乐山:“…”

“谁教你打斯诺克的?”他忍不住问。

贝贝笑着说:“我自学的。我看别人都这样玩。”

“所以你认为你会?”

贝贝纳闷:“这不是玩的方法吗?”

"将球击入洞中."

“我知道!”她点点头。“但是这么多桩在一起,我怎么才能钻进洞里呢?我不是第一次就把他们拆散了吗?”

南宫乐山含着隐忍的笑意点点头。“嗯,你理解的很好,但是你可以第一次进洞。”

贝贝大吃一惊:“怎么进去?!"

一堆球放在一起,怎么进去?

南宫乐山把球都放好,把她拉过来。

“我教你。”

他从后面握住她的手,把胸部放在她的背上。

贝贝的心跳突然加快。

她的呼吸充满了他的气息...

“这边。”南宫乐山教她瞄准角度。“如果用力打,可以把侧面最后两个球打到洞里。”

贝贝试图收回她的注意力。“真的?”

“嗯,你试试。”他让她走了。

他一走,贝贝就觉得轻松了。

按照他说的方法,贝贝用力击球——

结果力量不够流畅,球没打中。

贝贝起身不好意思地说:“好像很难。”

南宫乐山笑着说,“不难,是你力量不足。我给你看一次。”

“好。”

然后贝贝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大师。

南宫乐山每次都能把球打进洞里。

俱乐部在他手里,灵活如命。

尤其是南宫乐山的动作非常帅气,无论是眼神还是身姿都让贝贝屏住了呼吸。

几分钟之内,所有的球都被他击中了。

他看着贝贝:“怎么?”

贝贝回过神来,突然鼓掌。“很好,很凶!太完美了,太强大了,太棒了!”

"..."南宫乐山笑道:“我问你过得怎么样。”

贝贝愣了一下,摇摇头。

她如此痴迷于花痴,以至于根本没有专心学习。

“过来,我教你。”

“好。”

贝贝走过去,心怦怦直跳。

南宫乐山教她怎么用手玩,贝贝笨到从来不知道怎么玩。

但他很有耐心,一点也不急躁。

很快时间就过去了两个小时。

“你今天到这里就累了。休息一下,我们去吃饭。”南宫乐山说道。

“好。”贝贝转身撞在他怀里。

南宫乐山趁着腰笑了。“吃饭前要不要给我点辛苦?”

贝贝惊呆了,老老实实的问:“你要多少?”

男人笑了:“除了钱,没有别的奖励了?”

贝贝想到了他最初说的惩罚...

她微微脸红,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吻了他的脸颊。

南宫乐山的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起来。“立场好像不对。”

贝贝的脸越来越红,但胆子也越来越大。

她闭上眼睛,重重地吻了吻他的嘴唇——

就在她要退出的时候,男的突然扣住了她的头,由被动变主动,把吻加深了…

贝贝微微睁开眼睛,面对着他滚烫的眼睛,很快她羞涩地闭上了眼睛。

试图回应他...

感受到她的回应,南宫乐山吻得更深更热切。

他拥抱她的身体,引导她,教她如何更好地接吻...

贝贝吃饭的时候脸总是红红的。

她的脸很圆,皮肤又白又干净。

红了脸,很可爱很有魅力,像个红苹果。

南宫乐山吃饭时很享受她的样子。

他越盯着她,她就越尴尬。

贝贝突然抬头撒娇。“南宫兄,别看。”

当他盯着她看时,她吃不下饭。

南宫乐山笑了:“我看我的,你吃你的,别管我。”

“可是我怎么吃?”贝贝很尴尬。“快点吃,不然会凉的。”

想到她肚子不好,南宫乐山也不逗她了。

“好,快吃。”

他不再看她,贝贝突然觉得好轻松。

吃完饭,南宫乐山要上班,贝贝自己跑去打乒乓球。

她一定要学这个,不能辜负南宫兄的教诲。

三小时后。

南宫乐山工作完了,就来休闲室看她。

贝贝还在打乒乓球。

她的小脸又热又红,额头上微微冒汗。

看到他进来,她高兴地说:“南宫兄,我来!”

南宫乐山眉毛一扬:“真的?”

“好吧,我给你看。”

她重新整理了一下球,开始打球。

这次贝贝的动作很专业,连眼睛都很专注。

我不知道她是状态很好还是技术很好,但她已经全部入洞,没有犯任何错误。

当最后一个球打出一个漂亮的洞时,南宫乐山惊讶地扬起了眉毛。

贝贝自己都惊呆了。

“我居然进去了!”她兴奋地看着他。“南宫兄,你看到了吗?我居然全进了!”

南宫乐山笑得很迷人:“嗯,你们都在。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大。你很厉害。”

贝贝高兴地冲过去,抓住他的胳膊就跳。“我没想到会全部进入。我只会玩。南宫兄,你很厉害。”

“我好吗?”她是不是很神奇?

“你太神奇了。我遵循了你教我玩的方法。我学得太快了。都是你的功劳。你真了不起。”贝贝钦佩地看着他。

被喜欢的女人崇拜,南宫乐山心里很满足。

他轻轻揉了揉贝贝的头。“你很厉害。”

“我不好,你最好。”贝贝崇拜他,但她不能。

南宫笑得很灿烂,“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师傅,请进门,自己练习。要不是你的努力,我这么厉害也没用。”

贝贝抱住他的胳膊,开心地笑了。“你是最好的,那我是第二好的。我真傻,你肯定是第一个。”

南宫乐山娇纵她的鼻子。“好吧,以后我叫你第二好。”

“咯咯……”贝贝不高兴。

看到她灿烂的笑容,南宫乐山恍惚了。

她出狱后就没这么笑过了。

这个女孩真的很痛苦。

他伸手抱住她的身体,把头靠在她的头上。

贝贝笑了笑,害羞地靠在他身上。

两个人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抱着,突然有种好安静的岁月的感觉。

******

飞机终于在伦敦着陆了。

长途飞行后,贝贝感到很累。

当他们下飞机时,有人来欢迎他们回家。

但是离城堡越近,贝贝就越愧疚,越紧张。

南宫乐山感受到她的情绪,疑惑地问:“怎么了?”

贝贝紧张地问:“我和你在一起,南宫爷爷会生气吗?”

“你为什么生气?”

“因为...因为我们是亲戚……”其实她想说,因为她配不上他。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