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太阳集团tyc8722(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干捡破烂乡下大妈(1/99)

太阳集团tyc8722(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今天的馒头不够软,干捡干捡没有平时好吃。

莫兰微微蹙眉,干捡干捡但也就过去了。

她从来不挑食,也很少怨天尤人,所以不会为这点小事不满意。

齐瑞刚在她身边坐下,盯着她问:“好吃吗?”

“还不错。”莫兰头也不抬。

吃了一个馒头,莫兰吃了几口粥。

祁瑞刚见她吃得很好,心情很好,他勾勾嘴唇,也慢慢吃早餐。

莫兰吃了两个小笼包,一碗粥,饱了。

齐瑞刚也放下了筷子。他笑着说:“这是我做的。看来我的手艺还不错。”

莫兰大为震惊。他做了什么?!

旁边的丫环笑着插话道:“这位先生起得很早,做了早饭,做了几个实验。”

这些仆人平时不敢在祁瑞刚面前说话,但他们说话的时候,一定是祁瑞刚需要他们说话。

女仆,成功地让莫兰知道祁瑞刚为她做了什么。

齐瑞刚看着莫兰的嘴唇:“以后有时间我给你做早饭。”

她能给一个不分五谷的绅士做早餐,该不该受宠若惊?

莫兰淡淡地说:“怪不得不好吃。原来是你做的。”

祁瑞刚热情起来,立刻被泼了一盆冷水。

他皱起眉头:“不好吗?”

“你吃的好吃吗?”莫兰问。

祁瑞刚的饭量早就提了,吃的不好。

不过莫兰还是可以吃的,但是如果祁瑞刚来评价的话,这种食物还是要喂猪的。

齐瑞刚心情不好。他低声说:“下次我会提高的。”

“我不是垃圾桶。”莫兰说得很恶毒。

齐瑞刚的脸色更差:“我来练练厨艺,给你做。”

莫兰见他根本没有放弃的意思,就起身说:“就算你练得好,吃你做的东西我也不舒服。”

齐瑞刚:“…”

莫兰看都没看他的表情,转身就走。

齐瑞刚盯着桌上剩下的菜,忍着怒火。“剩下的喂狗!”

莫兰没有回头,好像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哗啦——”祁瑞刚突然用力一扫,桌上所有的碗碟、筷子和杯子都被扫到了地上,碎了一地。

莫兰停下来,平静地转过头去看——

祁瑞刚阴沉着脸,黑色锐利的眼睛直盯着她。

他勾勾嘴唇,冷冷地说:“既然你不喜欢,我就把这些举起来。你不喜欢的东西我都举。”

什么,他生她的气了吗?

莫兰指着桌子。“我也不喜欢这样。”

祁瑞刚甩下桌子,沉重的桌子撞到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莫兰的眼皮微微一跳,但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莫兰了。

不管风暴有多大,她以前都见过。

莫兰指了指头顶。“我也不喜欢这个房子。你们一起拆的。”

齐瑞刚咧嘴一笑:“好吧,我现在就不好意思了!”

“来,给我把这房子拆了!”

所有的仆人都吓了一跳,没有人敢回应他。

齐瑞刚气得踢了踢旁边的椅子:“都死了吗?”不听我的?!"

说完,他没等回答,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你……”江予菲气结,破烂她冲上去,破烂米线全脏了,“你为什么丢了?!"

阮天玲面无表情,他挽起袖子,没有回答她。

江予菲气得说不出话来。“一碗米粉,你用得着这样吗?!"

“阮,,你真是太过分了!”江予菲转身跑出厨房,很委屈地冲上楼。

就因为龚少勋掏钱买了米粉就扔了?

她还没吃饭。他宁愿扔掉也不愿意给她?

江予菲感到委屈。她关上卧室的门,不情愿地流下了眼泪。

阮实在是太厉害了...太霸道了...

江予菲越想越委屈,她跑去拖出行李箱,打算收拾东西走人。

带着几件衣服,她又舍不得离开。

很难不离开我的心,更难离开我的心...

多讨厌!

她坐在床上,仰面躺着,疲惫地闭上眼睛。

没有去想这些烦恼,她强迫自己入睡,不知不觉,她陷入了沉睡。

感觉没睡多久,突然闻到一股香味...

江予菲饿醒了,看见阮田零站在她面前。

她撑起身子,脸色非常苍白。

阮,弯下腰握住了她的手。“来吃吧。”

江予菲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他把她抱起来,带到沙发前。

茶几上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酸菜肉丝米粉。

酸菜味道很浓,让人有食欲。

“饿了,坐下吃饭。”阮天玲宠溺地对她笑道:

江予菲甩开他的手,淡淡地说:“吃什么?你难道不想扔掉它,也不想让我吃了它吗?!"

“外面的食物不干净。”

“我吃过很多次了,一直很好!”

阮,舔舔嘴唇,道:“是我做的。”

江予菲眼睛一亮:“你做了什么?我现在不想吃,你自己吃吧。”

她转身要走,阮田零抓住她的手腕,紧紧地握着。

"于飞,别饿着肚子生我的气."

江予菲回头冷笑一声,“这句话应该送给你。不就是想泄愤让我饿肚子吗?”

“我给你做米粉……”阮,咂着嘴解释道。

江予菲无力地说,“那又怎么样?简而言之,你可以为所欲为,完全不用考虑我的感受。你说扔了就扔了。如果你说为我做,那就为我做。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阮、的脸色很阴沉。他用力握住她的手,然后用沉重的声音说了很久:“对不起,我没有忽略你的感受。我是...嫉妒疯了……”

江予菲愣住了,她惊讶地看着他。

阮,垂下眼帘,低声道:“我嫉妒这几个月来,陪你的不是我,照顾你的也不是我。你怀孕了,孩子是我的,但我没有和你在一起...是另一个男人代替我照顾你。他很照顾你……”

说到这里,觉得阮有点不舒服。

“我感谢他对你的照顾,但我也羡慕他,恨他。他对你越好,我就越嫉妒和生气...江予菲,我不能慷慨,我不能容忍他继续出现在你的生活中...我完全受不了……”

江予菲微微张开嘴唇。她没想到他心里会这么难受。

阮,乡下抬起眼睛,乡下认真的说:“就算你觉得我霸道自私,我也不会妥协半分。总之我不会给他任何接近你的机会!”

“阮天灵……”江予菲看着他,久久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没有想到他会吃醋,患得患失...

这也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他应该不自信。

当她决定接受他时,他们分开了。

他不知道她对他的感情有多深。他害怕她随时会改变主意。

如果是她,她会很害怕...

江予菲握着他的手,微微笑了笑:“我饿了,能先吃点东西吗?”

阮、惊呆了。他有点傻乎乎地点点头:“好吧。”

江予菲带他坐下。她弯腰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米粉。

米粉味道很好。她笑着称赞道:“真好吃。你的手艺怎么会这么好?”

“你喜欢吃吗?”阮天玲问她。

“嗯,我很喜欢。”

“如果你以后想吃,就告诉我。”

“好。”江予菲微笑着继续吃着。

她吃了一整碗,喝光了所有的汤。

阮天玲掏出纸巾,轻轻擦了擦嘴。江予菲也温柔地看着他。以前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没有了。

“告诉我你以后想吃什么,做不到我就给你买,知道吗?”阮天玲握紧她的手,柔声道。

江予菲点点头。“我会不礼貌的。”

“不用客气。”阮天玲严肃道。

江予菲不禁笑了。她靠在他身上,抱住他的腰:“那以后别发脾气了。说说你心里的想法,别烦。”

阮、紧紧地抱住她,马上说:“我心里不同意你去见龚少勋。你明白吗?”

江予菲忍不住掐住了他的腰。

“过几天再说这个,别再吵了。”

“好。”阮、勾着嘴唇。反正他是不会妥协的。

江予菲想,她不会妥协。

“不过,生气的时候不准收拾东西走人!”阮天玲立刻变了脸色,冷声警告她。

江予菲看着特大号的大床,她的手提箱和衣服不见了。

“你把它们收起来了吗?”

阮田零冷冷地哼了一声。“记住我刚才说的!”

早前他拿着米粉进来,看到她的行李箱和衣服,心里慌张害怕。

我怕她真的要走了,怕他们来之不易的感情没了。

但是看到她躺在床上睡着了,他还是挺稳的。

如果她真的想离开,她就不会睡着...

江予菲点点头:“我太生气了,无法收拾行李离开。谁让你惹我生气了?”

“再生气就别走。”阮天玲贴着她的额头,严肃道。

江予菲生气地说:“你为什么不离开?等你继续气死我。”

阮、想了一想,道:“你拿我出气。”

“谁敢打你!”

“我保证不会还手。只要你一生气就打我,但是别想着走,我肯定不会还手的。”阮天岭信誓旦旦的说道。

童鞋,春节快乐,马年兴旺~

干捡破烂乡下大妈

突然一口咬在阮的肩膀上,大妈疼得皱起了眉头。

她松开了牙齿。“我能咬你吗?”

阮,大妈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更欢迎。”

抬头一看,贝齿咬着嘴唇。

阮天玲反应很快,他立刻反咬一口,舌头迅速挤进她的嘴里。

江予菲想说他反击了,但是她的嘴唇被堵住了,她发不出声音。

阮天玲把她按倒在沙发上。他轻轻压着她的身体,拂去她额上的发丝,深深地吻着她。

良久,他呼吸不稳,放开了她。一双黑眼睛燃烧着燃烧的欲望。

江予菲的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他的眼睛深情地看着他。

“于飞,你能吗?”阮天玲哑着声音问她。

江予菲害羞地点点头。“是的...但要温柔。”

“好……”阮,又吻了她一下,那只热乎乎的手伸进了她的衣襟...

房间里很快充满了暧昧。

女人的汩汩声,男人沉重的呼吸声,在卧室里久久飘荡...

*****************

严月躲在卧室里,她蜷缩在床上,哆哆嗦嗦地叫着邱。

“你好。”裘一柏深深开口。

“肯,我该怎么办?阮田零好像知道点什么!”颜悦气急败坏的说道。

邱在那头眯起了眼睛:“他知道什么?”

“他好像知道孩子不是他的,还让我告诉你你是谁,不然我会把一切都怪在我头上。怎么办,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怕他会报复我们。”

“你跟他说过我吗?”

“没有。”

“最好不要说,他不知道是我想杀他。他只是怀疑孩子不是他的。他要是知道我的存在,早晚会知道我们联手谋杀他。”

严月握紧了手机。她想说她没有参与谋杀阮。杀他是他自己的主意!

当然,这些话一定不能说...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她点点头,声音听不出什么异样。

“有什么情况打电话给我,我先挂了。”仇一白淡淡说完,就挂了电话。

严月紧紧握着手机,眼神很空。

她记得生病前,她过得很好,很幸福。

她有一个当官员的父亲和一个管理公司的母亲。

还有A市最好最棒的男朋友。

那时,她周围都是高倩或富家子弟,他们奉承她,让她每天像公主一样被拥抱。

那时候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过着一种恐惧和恐惧的生活。

她的生活和她的世界只用了很长时间就彻底改变了。

现在,虽然她吃得很好,但她只是光鲜亮丽。

其实这种生活很可怕,很尴尬,甚至很黑暗,根本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但是她没有回头路。即使她不再纠缠阮田零,她也不会有光明的前途。

因为那个孩子是她生命中的耻辱和污点!

她结婚前生了一个孩子。如果阮,透露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那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受人尊敬了...她永远不会有更好的生活...

燕月越想越害怕。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做才能救她?

阮,干捡只给了她一天时间。这一天,干捡严月一直在想办法,她一夜没睡,但也没想出什么办法。

以前无论遇到什么问题,她都能聪明的解决危机。

但是这一次,她真的有濒死的感觉...

天亮之前,颜悦淡淡地起身,光着脚,默默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在隔壁的婴儿房里,一大早就睡着的月嫂在床上睡得很香。

在小婴儿床里,刚出生的孩子也闭着眼睛静静地睡觉。

严月走到婴儿床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的孩子...

当她怀上阮的时候,是她设计的。

于是,她被邱设计成了

这个孩子的到来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所以,让我们结束这个错误...

严月眼神冰冷,慢慢伸出手,抓起被子盖住孩子的脸。

而她的手,按着被子,力道越来越重...

这是她第一次自杀,但她没想到她杀了自己的孩子!

颜悦的心里不是没有恐惧和害怕,但是和她的未来相比,这种恐惧根本不算什么。

现在唯一能救她,不让她一辈子背负这个污点的方法就是除掉它!

颜悦紧紧地咬着嘴唇,额头渗出了很多汗珠。

她能感觉到孩子轻微的挣扎,但刚出生的宝宝根本反应不过来。

很快,她就觉得被子下面的孩子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严月握着她的手走了。她掀开被子,看见孩子没有呼吸...

她把被子盖在他的鼻子和嘴上,把泰迪熊压在床上,让泰迪熊掉下来,然后悄悄地离开了卧室...

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又是新的一天。

江予菲舒舒服服地从睡梦中醒来。她睁开眼睛,看见阮·熟睡的英俊面孔。

早上从爱人怀里醒来是最幸福的事。

江予菲弯下了嘴。她撑起身子,笑着看着阮天玲深邃的五官。

他的脸真的很好看,五官立体深邃,从任何角度看都很帅。

第一次见到他,她就被他的脸吸引住了…

但是现在,吸引她的首先是他的深情,然后是他的脸。

江予菲越来越喜欢它。她忍不住凑过去吻了他的嘴。

阮,笑着睁开眼:“你偷看我,亲我。”

江予菲微微脸红,但他说:“是的,你能拿我怎么办?”

“我自然双倍还给你!”

话音刚落,他急忙翻身压了压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的笑声很快就消失了。

当他们互相亲吻时,阮·的手机响了。

妈的,谁这么早打电话给他?!

江予菲推了推他的身体。他不得不放开她,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

“喂,破烂什么事?”

给他打电话,破烂是他安排监视阎的一举一动。

“主人,出事了!颜老师的孩子被新月意外闷死了..."

阮,眯起眼睛,低声说:“我知道了。”

他收起手机,看着江予菲,很有尊严地说:“没想到那个女人的心会这么残忍……”

“怎么了?”江予菲不安地问道。

这样看着他,你就知道大事要发生了。

阮田零淡淡地说:“我听人说,严月的孩子是被新月不小心闷死的。”

江予菲震惊地睁开眼睛。“死了?”

“是的。”

江予菲的心突然难受起来,他的心情变得非常沉重。

一周前出生的孩子就这样死了...

虽然她讨厌温柔,但她不讨厌她的孩子。

“你怎么能这么粗心...带孩子新月是很有经验的,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江予菲突然看着他,怀疑地问道:“你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这孩子是被严月打死的?”

阮天玲微扯嘴角,带着嘲讽的冷笑。

“我昨天告诉她,孩子不是我的。我给了她一天时间告诉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否则我会对她无礼。哎,为了不让我揭穿她,她大概想出了一个杀死孩子的办法。”

“这不可能...那是她的孩子,她怎么能把手放下来……”江予菲摇摇头,不相信。

阮,冷笑道:“你说她不行吗?为了实现她的目标,她可以做任何事情。”

江予菲这次真的被严月震惊了。

那个女人的心...为什么这么恶毒...

“,就算是真的阮,这也只能是你的猜测。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她杀了那个孩子。那个月是她设的,我觉得严月一定要做到滴水不漏……”

江予菲深深地皱了皱眉头,他对严月的厌恶已经到了极点。

她伸手摸了摸肚子,肚子里有宝宝。

她非常爱她的孩子,不是吗?

她不应该杀了那个孩子,即使他不是那个期待的人。

当她怀上阮的孩子时,她也没想到会有这个孩子,但她不忍心杀死他。

所以,真的很难取悦女人的心。

阮,把她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安慰她说:“不要想太多。总之,我们的孩子会平安出生,会快乐成长。”

江予菲抬起眼睛,看着他的眼睛。她笑了,突然觉得好开心。

她身边有个爱人,肚子里有个心爱的孩子。

有了他们,她的幸福就足够了...

阮,在她额上亲了一口,说:“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反正我也不能让那个女人好过。”

江予菲舔了舔嘴唇,说道:“我也去。我想去看看。”

“好。”阮天玲点头同意。

燕别墅,一片死寂的感觉。

阮天玲的车停在别墅门口。他拉着江予菲的手向它走去。

一路上,没有人拦住他们。

客厅里的严月躺在孩子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干捡破烂乡下大妈

客厅里的严月躺在孩子的身上,乡下哭得死去活来。

颜的妈妈抱住颜月的肩膀,乡下红着眼睛不停的安慰她。

严复正在和两个警察谈判。

新月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全身柔软颤抖...

其他所有的仆人都聚集在客厅里,他们都低头看起来很沉默。

阮,拉着的手,走进客厅。严月一眼就看到了他们。

她紧紧地抱着婴儿,哭得越来越伤心。

她脸上的泪,无论谁看见,都会跟着。

只是你再好也骗不了他们。

阮,看了一眼在场的人,淡淡的说:“听说那孩子死了?”

严妈妈看着他,看见他握着的手。她立刻愤怒地起身。

“阮、、的孩子死了,你却把这个女人带来了。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过来看看就好。”阮天玲微扯嘴角,冷冷笑道:

严母看着他惊愕的表情。她抓起桌上的玻璃杯,用力向他们砸去。

阮天玲眼睛一凛,伸手准确地挡开了杯子——

杯子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气得浑身发抖:“阮,你不是人!你孩子死了,你还笑!你这个畜生,你太人类了!”

阮天玲目光冰冷,脸色阴沉得吓人。

江予菲的脸色也不好。她觉得颜家的人都很讨厌。

颜悦色地看着阮田零,眼里隐隐有一丝哀伤。

她什么也没说,就心碎地看着他。

如果阮不知道真相,她此刻真的觉得自己很可怜。

但是他什么都知道,所以觉得恶心。

严复冷冷地看了阮、他们一眼。他收回目光,对警察说:“把新月带走,怎么办,都依法。”

“错了,我错了——”岳跃恐惧地喊道。

“我照顾少爷睡觉的时候,被子明明没有压着少爷。我非常小心。我真的没有不小心闷死少爷...我受了委屈,先生、女士、小姐,我真的受了委屈……”

严复上前狠狠踢了她一脚:“你冤枉啊,这么说你是说有人故意想杀少爷?!"

“我不知道,但我真的没有杀少爷……”

“不是你也不是谁!孩子一直是你照顾的,孩子死了,是你的责任!”严复愤怒的大吼,她被他吓得浑身发抖,一个劲的流泪。

江予菲平静地看着这一切。她觉得月嫂是个很淡定细心的人。

而且,能被颜家找到,就必须有丰富的经验。

所以,这样的新月是不可能犯那个致命的错误的。

江予菲问新月:“孩子是怎么窒息的?”

“江予菲,你滚出去!轮不到你来管我家的事!”严月生气地冲她吼。

江予菲冷笑道:“你有罪吗?”

颜悦瞳孔微缩,脸色更苍白:“滚,马上滚出我家,滚!”

阮、拍着的肩膀,冷笑道:“你以为谁会管你家的事?我们是来送东西的,送完东西就走。”

阮,大妈对身后的侍卫说:“把鉴定书交给公安同志。”

“是的。”保镖走上前去,大妈把两张身份证交给了警察。

警察不知所措:“这是……”

保镖回答说:“这是两份dna鉴定证明,一份是我师傅和师傅的亲子鉴定证明,证明我师傅确实是师傅的亲儿子。一个是我师父和颜老师的孩子,也就是刚刚去世的孩子的血液鉴定。鉴定书上说得很清楚,孩子和我师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我家少爷和孩子一定不是父子。”

大家都很惊讶,众所周知,阮·的孩子很有风度。

但是现在他们说这个孩子不是阮·的...

严月嘴唇颤抖,心中的恐慌瞬间放大到极点。

她愤恨地看着阮,气得浑身发抖。

“,我知道你不要阮这个孩子...你别忘了,你为什么要伪造dna鉴定来陷害我,羞辱我!我孩子的骨头不冷,你却残忍的羞辱他这个混蛋,你还是不是人!!!你们都滚出去,滚出去,我恨你,你太残忍了!”

阮、笑着说:“我们没有你这么狠心。也许是你自己闷死了孩子。”

“你胡说八道!”颜悦愤怒的反驳让她的声音更加颤抖。

“孩子是我的,我怎么能杀死我自己的孩子!妈妈,你让他们出去,我不想见他们,马上让他们出去!”

严母也认为阮太过分,太不人性。

她严厉地看着他们。“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我要报警了!”

阮、冷笑道。他看着那两个警察说:“警察同志,我就是来报警的。我要起诉严月。她伪造了一份dna鉴定并勒索了我们的股份。我要告她诈骗。”

严月惊声尖叫道:“阮田零,你这个混蛋!孩子明明是你的,你不承认,你要股份我还你,我不稀罕!谁在乎你的股份!”

“我们自然会收回股份,但如果你骗我们,我们会追查到底。警察同志,别让孩子火化了。现在取样鉴定,看看孩子是不是我的。”

“滚!”严复突然大吼一声,他指着阮天灵,怒不可遏。

“阮田零,你不要以为我们燕家是好欺负的。今天的问题解决了!别让我抓住你阮家的把柄,不然我绝不放过你!”

阮、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对警察说:“我昨天告诉严月,我已经知道孩子不是我的,我让她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结果孩子今天死了。我怀疑颜悦,又怕我说实话,所以想尽快毁尸灭迹。警察同志,这可能是一起谋杀案,你必须谨慎对待。对了,我刚来的时候,已经报警了。我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来。”

他话音一落,外面响起了警笛声。

严月的脸像是一个垂死的余烬,眼里闪过一丝残忍的色彩。

阮很快就叫了警察进来。

“谁报案的?”一个警察问。

干捡破烂乡下大妈

“谁报案的?”一个警察问。

阮田零抿了抿嘴,干捡笑道:“是我,干捡阮田零。”

警察问他:“你说有人诈骗阮的股份。这是怎么回事?”

阮、把他以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警察看了两本dna鉴定书,问他:“你确定这本鉴定书是真的吗?”

阮、邪唇扬起:“你以为我会拿我的名誉开玩笑?”

还有,他是A市名人,阮晋勇总裁。

他不能做任何欺诈的事。此外,如果是真的,他们会通过给他们的孩子取样并测试来知道。

警察看着严月:“严小姐,有人告你骗取阮的股份。现在你应该跟我们走。”

严月突然抓住严母的手,严母站在严月面前。

“我女儿刚死,你得带她去派出所,你还是不是人!”

警察淡淡地说:“我们可以理解颜小姐的心情,但只能秉公执法。”

严复威严地说:“你有逮捕令吗?如果你没有,你不能带走我的女儿。既然执法公正,那就先回去立案吧!”

警察惊呆了,阮知道他们会这样说。

“那我们就从孩子身上取一点唾液做测试,可以吗?”阮天玲笑着问。

“孩子死了,你连死去的孩子都不放过吗?!"严复厉声问道。

“严副市长这是冤枉的,孩子很无辜,但我是无辜的。我莫名其妙地被塞了个孩子。那个孩子不是我的。难道我不应该追求真理,还我清白吗?”

“孩子不是你的,我的孩子怎么会是你这样的人!颜,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和我的孩子!”颜悦失控地尖叫起来,一心想阻止他们做亲子鉴定。

阮田零冷冷的哼了一声,冷冷的说:“燕月,我能理解你有罪吗?”

“我无罪,孩子是你的。但是如果你认不出他,那他就不是你的了!像你这样的人不配碰我的孩子!”

颜悦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强行套在脖子上。

“你们谁敢动我孩子,我就替他去死!”

“岳越,你在干什么?快把刀放下!”严母吓得尖叫起来。

颜悦看着心酸,仿佛痛苦到了极点。

“妈妈,当我的孩子刚死的时候,他们来捣乱,显然是想让我的孩子死...我不能让他们碰我的孩子,你们都出去,滚出去,不许任何人碰我的孩子!”

阮天玲危险的眯起眼睛,他放下江予菲肩膀的手,不禁收紧。

江予菲知道他生气了。

颜悦的长相显然阻止了他们取样鉴定。

难道她不知道她越是这个样子越是可疑。

阮田零不屑的冷笑道。他看着其他仆人,勾着嘴唇。“你们有人知道孩子死亡的真相吗?大胆站出来说话,我绝对不会让他有事,还有一百万奖励。”

仆人们面面相觑,但没人敢上前。

阮、笑曰:“吾若守信,必保他平安,赏加二百万。只要有话要说,就有回报。”

严复彻底生气了:“阮田零,破烂你想干什么?!破烂你再不滚出我家,我就告你!”

“阎副市长,亏你还是个市长。我是来洗清罪名的,你非要阻止?就算你孙子死了,你也要把生意分开。你这样拦着我,就不怕外面的记者了?”

“记者?你叫记者是什么意思?!"严复脸色微变。

阮、笑道:“不错。为了争取公证,我报了警,报了两个记者。他们在外面等着,要不要我叫他们进来?”

“你……”严复指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无论真相如何,他们都输不起这个人。

现在是改变的时候,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

如果事情变得太大,他就不会竞选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严复再三权衡,对严月说:“岳越,既然他又要做亲子鉴定,就让他们做吧。我们不怕影子。等结果出来了,看他们有什么好说的!”

颜悦诧异地看着父亲。

连他都不站在她这边?

“我...阮师傅,我有话要说……”

这时,一个小女仆抬起手,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

阮扬起了眉毛。“你有什么要说的?请便。”

小丫环看着严月,眼睛吓得躲闪。

“今天早上,大约四点钟...我睡不着,所以我起床锻炼身体...然后我站在楼下的花园里,看到女士房间里有一盏台灯...还有那位女士走在窗帘里的影子……”

很好地改变了他的脸。

颜立即对警方说:“让法医鉴定一下孩子的死亡时间,看看是不是凌晨4点左右!”

警察也很严肃,“燕小姐,现在请把孩子的尸体交给我们!你不给我们,就妨碍警察办案!”

看到充满希望的月亮,我说:“我也有话要说!”

“说话!”阮天玲看着她。

月嫂说:“燕小姐还没生,我就来燕家照顾她了。和她在一起几个月了,从没见她对孩子好过。她从不谈论孩子,这一点和其他怀孕的母亲相去甚远。自从孩子出生后,她连看都不看一眼。我也是孩子的妈妈。我照顾过很多刚生完孩子的妈妈。我知道一个妈妈会很喜欢自己的孩子,但是颜老师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的孩子。她看孩子的方式似乎很反感……”

严复和慕岩同时变了脸色。

颜悦不喜欢那个孩子,他们也知道...

亲手杀死孩子的真的是他们的女儿吗?!

阮田零冷笑道:“现在有许多疑惑,大概是严月自己杀了那孩子。警察同志,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一个警察厉声看着严月:“严老师,你今天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去派出所!”

严月的眼睛在使劲地颤抖。

她握紧手中的刀,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果断的想法。

本来她是要杀了孩子,然后让她父亲下令警方封锁孩子死亡的消息,然后偷偷火化孩子。

“你怎么看?”她问。

莫兰冷笑着问:“你觉得我应该对你有感觉吗?”

祁瑞刚脸上阴霾恐怖。

如果她平时看到他这样,乡下她会吓得发抖。

但现在她不怕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既然双方都死了,乡下为什么不反抗一次呢?

“祁瑞刚,你给了我七年的伤害和痛苦,你不知道,我做梦都希望你死!你以为我对你有感觉吗?!"莫兰抓住他的衣领,拼命尖叫。

“这辈子,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摆脱你!现在,我的愿望改变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你死!等你死了,我心里积攒的怨气也就消散了!”

齐瑞刚微微睁开锐利的眼睛:“你想让我死吗?”

“可以!”

“啪——”

祁瑞刚使劲扇了自己一巴掌,莫兰的身子倒了下去,半边脸颊瞬间红肿。

“莫兰……”江予菲苦恼地看着她。“别惹他,别惹他!”

她是为什么,惹祁瑞刚对她不好。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祁瑞森发现她走了,就会找到他们。

和阮在外面等着。

酒席基本结束。如果她永远不出门,阮会找到她的。

再拖延一会儿...

“咚——”这时,有人突然敲门。

门开了,一个保镖走了进来。

“师傅,我们已经把房子里里外外都找了,没有找到芯片。”

“没发现?!"祁瑞刚的声音瞬间冷了十多度。

保镖内疚地低下了头:“是的,我们在地毯里搜过了...但是我们没有找到它。”

祁瑞刚有界到莫兰——

那残忍的眸光,仿佛是一把锋利的刀,恨不得将她的身体碎尸万段!

江予菲看上去很害怕:“也许你找到了,只是藏起来了。”

“我们没有!”保镖变了脸色。“主人,我们真的没有它。别听她胡说八道!”

祁瑞刚恐怖的目光从莫兰身上移开,落在她身上。

江予菲鼓起勇气说:“你是邪恶的,有很多人想要你的命。你的手下肯定长期受你折磨,肯定有人恨不得你死。既然他们知道了芯片的重要性,那就必须有人找到它,私下藏起来,就等着对付你。”

莫兰猛地一激灵。

祁瑞刚生性多疑,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起疑心。

刚才,她真的很傻。她一心想死,忘了用这一招对付他。

“呵呵,祁瑞刚,没想到你们都想杀你。我确实扔掉了芯片。如果他们仔细搜索,怎么可能找不到呢?哈哈,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们,你还是会死的。因为有人会替我们对付你!”

莫兰凄厉的笑声让祁瑞刚更容易相信自己说的话。

但他不会完全相信她。

他一生中从不相信任何人。

祁瑞刚微微转过身,冷峻的眼神,总是通知保镖...

“先生,你的下属对你忠心耿耿,你绝不敢想到不忠!”侍卫大惊,单膝跪下,急忙表忠心。

“先生,大妈你的下属对你忠心耿耿,大妈你绝不敢想到不忠!”侍卫大惊,单膝跪下,急忙表忠心。

他们都知道他做事的风格。

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

如果他怀疑你背叛了他,他会毫不犹豫的迅速行动。

“你真的对我忠诚吗?”祁瑞刚轻声问道。

保镖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属下可以骂人了!”

“不要骂人,有个办法可以表明你的忠诚。”

说着,他掏出手枪,瞄准自己的脑袋。

保镖惊恐地睁开眼睛。他想辩解,但枪声突然响起-

他的额头上多了一个洞。

保镖倒在地上,眼睛仍然惊恐地睁着。

江予菲和莫兰都被他的行为吓坏了。

他们认为他不会真的开枪...这个人,冷血到了可怕的地步!

祁瑞刚的枪口,下一秒就对准了江予菲的心脏。

"蓝蓝,如果你不说,她下一个就会死."他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但听起来比其他任何声音都可怕。

江予菲和莫兰的心脏几乎同时停止了跳动。

刚才那个人,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杀人。

杀了她,他不会手软的...

此外,他会杀了她,所以江予菲基本上没有冒险。

“莫兰……”江予菲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我今天死了,所以不要担心我,不要被他威胁!”

莫兰的眼睛颤抖着。

别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她真的不想救她...

祁瑞刚对她的反应感到惊讶,但她不能一枪杀死江予菲。

他在考虑上次的计划,所以他一箭双雕,让祁瑞森和阮天玲自相残杀。

毕竟这是个好计划,他不会白白错过的。

“蓝蓝,我终于给你机会了,你说行还是不行?!"祁瑞刚冷冷的问。

莫兰淡淡地说:“我什么都说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祁瑞刚没有时间陪她!

他走上前去,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拖到桌子上,把她的手按在桌子上。

“拿刀来!”他咂了咂嘴。

保镖连忙递给他一把锋利的军刀。

他按住莫兰的手指,刀刃贴在她的小指上。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他问尹稚。

莫兰的瞳孔是微型的。

“我说,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砍掉你一根手指!”

“蓝蓝,你不会认为我在开玩笑吧!”

祁瑞刚冷笑,冰冷的刀锋,轻轻一按,她的手指立刻渗出一缕鲜血...

宴会上,人们还没有完全散去。

祁瑞森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江予菲。

“你见过三位小姐吗?”他拦住一个女佣问道。

"三位年轻女士去了洗手间,似乎喝多了。"

祁瑞森点点头,向浴室走去。

他自然不敢进去,但听声音,里面有人在呕吐。

“于飞,你没事吧?”他关切地问。

“没什么...哦……”里面的人用嘶哑的声音回应他。

祁瑞森靠在墙上,不敢离开。

与此同时,城堡不远处停着许多汽车。

阮、干捡坐在其中一辆车上。

酒席基本结束,干捡很多客人陆续坐车离开。

江予菲没有给他打电话。阮天玲正拿着手机,等得有点不耐烦。

“老板,你看,他们来了!”桑格拉斯指着前面一排向城堡驶去的汽车,惊呼道。

阮天玲目光冰冷,嘴角微微勾起。

“今天就让他们打!”

他只负责接江予菲。

只是为什么那个女的还没出来?

阮天玲拨通了她的号码,但电话里传来了电信值班员优美的声音。

江予菲的电话已经关机!

阮天玲眯眼,她关机了?!

她答应他她会出来,但她现在关掉了手机。

要么是她故意的,要么是她出事了!

不管什么原因,他必须进去找到她——

在房间里。

齐瑞刚的刀已经割破了莫兰的手指。

他停下来冷冷地问:“还不愿意说话?”

“我什么都说了,我无话可说。”

“没什么好说的吗?!"祁瑞刚眯起尹稚的眼睛。

他这个样子,给江予菲一种不好的感觉...

看来他真的会砍掉莫兰的手指...

莫兰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她不会害怕,更不会给他芯片。

那是祁瑞刚的命,她会杀了他!

“对,我无话可说!”她冷冷地说。

这是一口没有眼泪的棺材——

祁瑞刚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十分狰狞!

“你个贱人,我给你机会你不要,就怪我对你没礼貌!”

他的刀,突然狠狠切断——

一根白皙纤细的小指突然从她的手中分开!

“啊,”莫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江予菲吓得睁大了眼睛,脑子爆炸了,一片空白!

“莫兰!!!"江予菲艰难地挣扎着,她的脸立刻被泪水打湿了。

“祁瑞刚,你这个畜生,你会自然死亡的!混蛋混蛋去死吧!”

江予菲哭着诅咒着,她的腿很虚弱,她从来没有想到她会在我的生活中遇到如此残忍的事情。

“莫兰,莫兰……”江予菲责怪自己,他们都伤害了她。

这是他们的错...

莫兰尖叫着,疼得晕了过去。

祁瑞刚没有放过她。

他抓住她的头发,倒了一杯冷水。

水溅到了莫兰的脸上。她微微睁开眼睛,小脸苍白如血。

抬头,她看到祁瑞刚森冷残忍的表情。

莫兰虚弱地冷笑道:“不管你怎么折磨我...我不会给你芯片的……”

“你这个婊子!”祁瑞刚拿刀,立刻压在她的无名指上。

江予菲惊恐地尖叫道:“莫兰,告诉他,别藏起来!请莫兰,你说,否则他真的会杀了你……”

莫兰闭上眼睛,露出死亡的表情。

看到她这个样子,齐瑞刚的眼里布满了愤怒的血丝:“贱人,你不怕死吧?好吧,我把你的十根手指一根一根切下来!我看你什么时候能好好说话!”

“齐瑞刚,你站住,你冲我来,你割我的,你别伤害她!”江予菲忙喊道。

“给我闭上她的嘴!破烂”祁瑞刚厉喝一声。

江予菲的嘴唇立刻被堵住了。

莫兰对她笑了笑,破烂说道:“于飞,别担心我。我会没事的。”

“呜呜……”江予菲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蓝蓝,如果你带着这把刀下去,你会失去另一根手指。你想好了吗?”祁瑞刚冷冷的问道。

莫兰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你要是杀了我,我还是无话可说。”

祁瑞刚眯起尹稚的眼睛,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残忍的凌厉,将一刀切

“先生!”这时,一个保镖冲了进来,“师傅,不好了。”

齐瑞刚的行动被迫停止。他抬头冷冷地问:“怎么回事?”

保镖走到他面前,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瑞奇只是露出惊愕的表情:“真的吗?”

“真的,大家都来了,要求马上见!”

祁瑞刚看一眼江予菲,又看了看莫兰。

“你留下来看着他们,其他人跟我走!”

他任命了一个保镖,然后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

“莫兰——”江予菲急忙扶住她瘫软的身体。

“莫兰,你好吗?痛苦吗?”

"...我很好……”

江予菲用力扯下一条裙子,把它裹在她受伤的手指上。“你再坚持一会儿,他们马上来救我们,去医院,你的手指就可以接上了。”

莫兰虚弱地靠在她身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江予菲紧紧地抱着她,把头转向看守他们的保镖。“如果齐瑞森找不到我,他会马上在这里找到我,我的人也会。如果你想活命,就让我们走吧,我绝不会为难你!”

保镖不屑一顾,没有回答。

江予菲说:“齐瑞刚只让你一个人看守我们,就是他准备牺牲你,不然他为什么不派更多的人来?”

“我一个人守护你就够了!”

“你是一个人!你没看见他发生了什么事吗?”她指着地上的一具尸体说。

保镖的脸色略有变化,但很快恢复正常。

“我会告诉你真相的!这不是城堡。我们现在不在城堡里。就算三少爷搜遍了整个城堡,也绝对找不到你!”

保镖不屑地说:“谁说我一个人在看你?门口还有人。我看着你,却不让你小动作!”

江予菲眼睛微微有些发呆,但她也得到她想要的信息。

莫兰突然拉了拉她的衣服,露出痛苦的表情。

江予菲紧张地问:“怎么了,很不舒服吗?”

莫兰微微张开嘴,江予菲不相信地俯在他的耳朵上。“你说什么?”

“我会拖住他一会儿...你从窗户逃走了...芯片在乐乐的肚子里……”

在乐乐肚子里?!

江予菲吓了一跳,她让乐乐吃了薯片。

这真是个好办法。祁瑞刚刚刚翻遍了整个城堡,你都找不到!

就是不知道芯片是什么材料做的,会不会被乐乐的胃液消化?

但是这么重要的芯片肯定不会轻易被破坏。

“雨菲...我死了,别担心我...你逃走吧,不要错过祁瑞刚……”

“莫兰……”江予菲的眼睛微微发红,乡下她也凑在耳边轻声说道:“我不会放过你的,乡下我身上有枪,我们会想办法杀了他的。”

莫兰有点吃惊,江予菲说:“枪在我大腿上。以后可以帮我拿出来。”

“嗯……”

“你在嘀咕什么?!"保镖厉声问道。

江予菲淡淡地说:“你干什么?”

“我劝你不要打任何主意,否则我可以直接杀了你!”

“那就杀,杀了我们,看你怎么跟齐瑞刚说。”

“你……”保镖气结。

江予菲不理他。她抱着莫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她撕下一条裙子,把小指头包起来。

莫兰换了裙子,穿着长袖长裤。

江予菲把断指放进口袋,这样她就可以随时去医院。

南宫许站在宴会厅里,与齐家族的老人交谈着。

“我老生日没及时到,还是希望老人家见谅。”南宫旭挺拔,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容。

齐振华笑着说:“南宫先生是个陌生人。等你来了空就足以让我寒舍熠熠生辉了。”

“实不相瞒,我是来和齐少商量一些事情的。不知道其他人现在在哪里?”

“那小子已经走了,我就让人去找他。”

保镖们在找祁瑞刚的时候,祁瑞森也带着人到处找江予菲。

浴室里的男人不是江予菲,而是一个喝醉的女人,他不认识她。

江予菲不在浴室,祁瑞森怀疑她出事了,所以到处找。

但是他找不到江予菲,甚至找不到齐瑞刚和莫兰。

“三少爷。”一个保镖向他跑来。“外面有个叫阮的人想见你。他说你不见他,他就杀了他!”

齐瑞森当即决定:“他是我的客人,我要去见他。”

祁瑞刚通过暗道,回到城堡。

当他走进宴会厅时,他看到他的父亲正在和南宫旭说话。

齐老爷子知道他们有事要谈,于是他起身先走了,回去休息了。

临行时,南宫旭淡淡地对齐瑞刚说:“齐大少,找个地方说话。”

齐瑞刚带他去了一个很大的待客室。

“南宫先生,我听属下说,你已经查出钱了?他是谁?”祁瑞刚开门见山,直接问。

上次抢的钱是南宫旭名下一家银行的钱。

他丢了钱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但是,如果有人敢在他头上动土,他是不会容忍的!

南宫旭脸色冰冷,戴着白手套的手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骰子。

他把东西扔给祁瑞刚,祁瑞刚举手接住了。

“祁大少,你认得这个骰子吗?”南宫徐冷冷的问道。

祁瑞刚摊开手掌,只要看一看,就知道这是他赌场的骰子。

每个赌场的骰子都是特制的,根本不是市面上便宜的批发货。

“我自然认得这是我赌场里的骰子。”

"这只蝎子是在抢劫现场发现的."

齐瑞刚脸色微微变了变。“南宫先生的意思是我派人来抢钱?”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