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腾竞app(中国)集团有限公司----远古种田记(1/16)

腾竞app(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丁内疚地收回了手。“没什么。”

就在这时,远古远古君齐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一手抱住丁,远古远古一手拿出手机递给她。

你想让她帮他接电话?

丁接通了电话,把电话放在他耳边。

我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但琦君停顿了一下。“我知道。”

然后那边挂了电话。

丁发现脸色不对。“怎么了?是谁打来的?”

“我哥,他们被抓了。”

“谁?!"丁大吃一惊。

“伤害你的人。”

“徐梦瑶被抓了?!"

“不是,是别人。”

丁又兴奋又失落。"徐梦瑶不好意思抓住她。"

“迟早要抓到的。”君齐家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阴沉。

“你要去看吗?”他问她。

“看那些人?”丁犹豫了一下。“如果被抓了,直接交给警察看他们怎么办?”

“也许我得去警察局做笔录。”

丁点点头。“好,我们去看看。”

回到家,小君齐家帮她拿了药,然后他们收拾了一些东西,上了小君齐家的车去了市里。

开了一会儿车后,丁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们是不是直接去派出所?”

“不,先回家。”

“不回去——”丁赶紧否决了,“我不能去你家,咱们直接去派出所吧”

琦君转过头。“为什么?”

“我已经取消了和你的婚约……”

“还没有取消!”君齐家不想听她说这样的话。

“总之,我不能去你家。”

“为什么?”君齐家不明白,所以她想和他划清界限?

丁的想法很简单。

她已经提出取消婚约,所以她没有脸再去他家。

他不在乎不代表他家人不在乎。

她不好意思去。

丁夏楠很尴尬:“总之,我不能去。我没有脸见你的家人。如果你一定要带我,我就下车。”

君齐家才明白她的意思。

他软化了他的脸。“他们不怪你。”

“别怪我,我也不去。”

“好了,别走。”君齐家欣然同意。

丁知道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她非常信任他。

小君齐家带她去了市郊的一座别墅。

丁不解地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们来了。”

君齐家拉着她的手,走进别墅。

别墅门口有保镖把守。里面还有保镖。丁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

就像黑人社会...

“二少爷,那个人在地下室。少爷说交给你处置。”一个保镖恭敬地说道。

随便处理?

丁不明白,是不是要报警?

琦君转过头问她,“你打算怎么处理它们?”

"...把它交给警察。”

“对他们来说会更便宜。”

丁夏楠很快就接受了这些场面,她知道阮的家庭一向不简单。

“我们自己做不到。这是违法的。”她认真地说。

“不要杀他们。”君齐家解释道。

“杀不死,交给警察。”她不想让琦君犯法。

君齐家点点头,“会移交给警方的,不过,也不能轻易放过他们。跟我去看看。”

丁夏楠想了想,点头同意。

!!

“阮小姐,种田我们可以和你一起坐吗?”徐梦瑶笑着问。

徐梦瑶的声音温柔而柔和,种田让人完全拒绝。

“坐吧,没关系。”艾君说。

就这样,他们三个坐在了一起。

徐梦瑶说他们的姐妹也来这里度假,但是只有两个。他们要在这里多打几天,俊爱也就多打几天。徐梦瑶非常高兴,并提议在接下来的旅程中一起玩。

邱也向道歉,“,我昨天遇到了点麻烦事,所以脾气不好。昨天说话有点冲动,不用担心。”

邱也就十七八岁。估计她比她小一点。她自然不会太在意她。

“没关系,我昨天心情不好。”

“那你不怪我?”邱开心地问。

艾君笑着说:“我不怪你。”

邱更高兴了。要知道,她虽然任性迷人,但还是知道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她。

与秋和好,人也很好,所以放下成见,与他们相处得很好。

早饭后,他们两个出去和俊爱玩。

君爱很少和女生逛街。她仍然觉得和他们一起去购物很新奇。

徐梦瑶20岁,比他们俩都大。

她就像一个知心大姐,照顾他们,照顾他们。

你的爱情没有姐姐,突然享受到姐姐的照顾,挺好的。

再加上过了几天,他们都在一起玩了,君爱和他们的关系变得更亲密了。

虽然邱会时不时的任性和脑残,但在的温柔和体贴下,他没有让自己的爱情给他们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那天晚上,他们三个在你心爱的房间里玩斗地主。

邱最近跟你的爱情混熟了,说话比较莽撞。

“你的爱人,我就知道你有一对孪生兄弟?他们真的长得一模一样吗?”

“差不多,但是还是有一些区别,只是不了解的人不会看出来。”艾君说。

“你有照片吗?可以给我看看吗?”

你爱思考,掏出手机,翻出相册。

邱拿着手机仔细看了看,惊呼道:“他们好帅。妹子,你看,是不是很帅?”

徐梦瑶瞥一眼,目光闪烁,“嗯,真好看。听说两人都很有能力,好像其中一个还是建筑师。”

艾君笑着说:“那是我二哥。他是建筑师。”

“哪个是你二哥?”邱问。

“你猜?”君爱喜欢让人猜测她大哥和二哥的身份。

邱瞪了半晌,指着道:“这是?”

徐梦瑶指着俊浩。“我想就是这个了。”

邱反驳道:“妹子,这一看就太成熟稳重了,一定是大哥。”

艾君不禁笑了。

她二哥只是面瘫,喜欢发呆,所以不成熟,不稳重。

“你在笑什么?”邱羞恼地问道。

“你猜错了,那是我二哥。”

邱有点惊讶。“你二哥看起来比你大哥成熟。”

!!

艾君又笑了。不知道她大哥听到这个会有什么反应。

“那是我二哥。伊一,远古你猜错了,远古孟耀杰猜对了。”

徐梦瑶笑了:“我猜是凭感觉。”

君爱夸她。“很多人分不清我大哥和我二哥。他们总以为二哥就是大哥。你很难猜对。”

邱不肯收下,下意识地嘀咕一句:“姐姐,也许你以前见过他,所以你猜对了。”

徐梦瑶的脸上很快闪过一丝不自然。“没有,我碰巧见过艾君一次。”

你爱在A市待的时间很少,宴席屈指可数。

徐梦瑶刚才的反应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岛上训练不仅仅是训练自己的技能,更是观察自己的言行。

虽然艾君不必像其他学生一样什么都学,但她什么都学了。

“孟耀杰什么时候看到我的?”你喜欢问她。

徐梦瑶想了想说:“那是大约三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参加了一个慈善宴会。看来你也去了。”

君爱记得那次宴会。

她不仅去了,而且全家都去了。

如果徐梦瑶走了,她一定看到了她的二哥。

当时有很多女人在关注她的两个哥哥。

邱突然说,“我记得,那次我没有去。我没去是因为胃不舒服。我本来准备好了衣服和首饰,可偏偏那天肚子疼……”

徐梦瑶笑着打断她:“是的,那次你没有去。不过,这样的宴会也挺无聊的。”

邱点点头:“真没意思。哎,每次参加宴会都觉得无聊。”

艾君忍不住打呵欠。“算了,今天咱们不玩了。白天玩的太累了,现在好困。”

邱好久没想玩了。斗地主真的很无聊。

徐梦瑶收起扑克,轻声笑了笑:“我想大家都累了,我们早点休息吧。艾君,我们回去吧,晚安。”

艾君笑着点点头:“晚安。”

当他们两个离开时,你爱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的手机一直处于飞行模式,不想开机。

她拿起房间的座机,拨通了陈俊的号码。

“嘿,大哥。你在干什么?”

这一次,陈俊自然是在家。

刚洗完澡,他坐在床上捧着白嫩的星墨。“没什么,怎么了?”

“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她叫,是邱总裁邱明德的侄女。”

陈俊疑惑地问:“她是做什么的?”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的,我晚点打给你。”

“嗯。”

挂了电话,你爱洗澡,没等多久,陈君的电话来了。

“查出来了,徐梦瑶的母亲是邱明德的妹妹,但她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她从小在邱父母身边长大……”

根据陈俊提供的信息,艾君基本了解徐梦瑶的情况。

徐梦瑶是在我叔叔家被收养的。她的人品很好,大家都喜欢她。

目前她上大学,成绩也很好。另外,她漂亮,温柔,善良,很多男人追求她。

!!

远古种田记

而且追求她的男人大多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

她的异性关系很好,种田导致她的同性关系很差。

很多女生一开始喜欢她,种田后来因为她对男人太有吸引力而不喜欢她。

但徐梦瑶从未承诺任何人的追求。

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男朋友。

还说的叔叔对她很好,但是姑姑不太喜欢她,所以在邱家不太舒服。

“还有一件事,挺有意思的。”陈俊淡淡地说道。

“是什么?”

“徐梦瑶大一的时候,有一个富二代很喜欢她,她和那个人关系很好。但是一个二代的女人也喜欢那个男人。为了迫使徐梦瑶放手,这名女子当众打了她几巴掌,并对她进行了严重的羞辱。徐梦瑶没有责备她,也没有报复她,但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艾君微微蹙眉:“怎么回事?”

陈俊冷笑道:“那个女人不知道如何激怒那个男人,被那个男人误杀了。”

艾君不禁打了个寒颤。

如果一开始,她还怀疑徐梦瑶的头脑不简单,那么现在她100%肯定徐梦瑶是绝对深刻的。

“可能是女方自己带来的?”你的爱怀疑地说。

陈俊勾着嘴唇。“也许吧。但你不知道的是,除了徐梦瑶,这个女人从未羞辱过其他女人。再说她爸爸的官挺大的。即使男人生气了,也不会攻击她。这一事件在当时非常轰动,但报道中从未提及徐梦瑶。”

艾君当时还在伦敦,所以她自然不知道这个消息。

“大哥,我明白了。无论如何,这件事一定有徐梦瑶的因素。如果一个男人能失控到那种地步,她不可能简单。”

陈俊很高兴她能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为什么要我去查徐梦瑶?你认识她吗?”

“嗯。”艾君告诉他过去几天的情况。“现在我怀疑她是故意靠近我的。”

陈俊沉声道:“也有可能。她没权没权,自然会给你带来很多好处。”

艾君笑了。“她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讨好我。”

“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怀疑她的目标是二哥……”

电话那头的陈俊很快掠过一丝寒意。“这种女人太可怕了。如果你二哥遇到她,就没有残渣了。”

“a城是单身青年才俊,现在除了我二哥,已经找不到第二个更好的了。她看上了二哥,应该的。但是,我不敢要求她做我的第二任妻子。”

陈俊笑了。“别担心,她不会的。我会让人注意她的行为。你不用担心。”

“那我就放心了。”她和大哥什么都不用操心。

当陈俊的话变了,“我已经在外面玩了几天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艾君支支吾吾,“我不知道……”

“现在还不肯告诉我真相?你和道恩怎么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问题。你走后,多恩再也没来过我们家。”

!!

“你应该不告诉他就离开。既然是他藏着,远古就联系不到你,远古就回家找你。听说他只来过一次,后来再也没来过。如果你们之间没有问题,他每天都会来,想办法得到你的消息。但是他没有来。你还和他联系吗?”

你听了他的话,感到莫名的沮丧。

“不,我没有联系他……”

“你和他怎么了?他放弃你了?”陈俊用冰冷的声音问道。

如果唐真的放弃了,这个人不值得你爱。

他妹妹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

艾君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一次她是在逃避唐恩,他一定明白她的意思。

可能是她做的事情让他放弃了,所以他真的放弃了。

“大哥,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别问,别担心。”

“好吧,我就不问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既然唐恩已经放弃了,她就不用跑了。

“明天,明天我就回去……”

挂断电话后,小君喜欢一个人呆很久。

邓恩放弃了她,这是好事。

从此她就不用尴尬了,也不用背弃和刘易斯的感情了。

反正这是好事。

与其老是纠缠不休,不如断了。

想通之后,俊爱开始收拾行李,订机票。

她没有告诉徐梦瑶她要回去了。

那两个女人,一个心很深,一个任性没脑子,不值得交朋友。

第二天早上。

尤爱背着背包,提着一件行李,刚走出门,就看见走过来的和邱。

“艾君,你要走了吗?”徐梦瑶惊讶地问。

他们两个来找她吃早饭,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艾君点点头:“我家里有事,所以我得回去了。”

“什么事?很严重吗?”徐梦瑶关切地问。

艾君淡淡地说:“有点事,我先走了,你们俩玩得开心。”

“你下午能回去吗?我和伊一要回去了,我们一起去吧。”徐梦瑶笑了。

邱点点头:“好,我们一起回去吧。”

“没有,我已经订了机票,家里人知道我的行程,不能改。我先走了,再见。”

艾君从他们身边走过。

徐梦瑶发现你对爱情的态度有点不同。她微微蹙眉,却想不出原因。

拉着邱的手,她追上来说,“和我送你一程。这段时间大家都在一起玩,也是朋友。我也把你当妹子。你要走了,我挺舍不得的。”

“别送我了,我已经叫车了。”艾君拒绝了她的好意。

徐梦瑶去抢她的行李,“没关系,我送你下楼。行李给我,我去拿。”

当一个穿制服的服务员向他们走来时,她的话音刚落。

“对不起,阮小姐,我来晚了。”服务员抱歉地说。

艾君笑了:“你不用道歉,我提前了时间,这是我的行李。”

“小姐,请把你的行李给我。”服务员笑着对徐梦瑶说。

徐梦瑶别无选择,只能把行李递给他。

!!

虽然她帮不了你提行李,种田但还是坚持送她下楼。

楼下,种田服务员帮艾君把行李放进车里。艾君正要上车,徐梦瑶拦住了她。

她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艾君,我们回去后能再聚一聚吗?伊一和我随时都有空。你可以决定时间。”

你的爱无言。为什么这个人看不到她的冷淡?

“等我有时间再说吧。”你爱的语气还是淡淡的。

徐梦瑶一点也不介意,只是轻轻地笑了笑。“嗯,一言为定。有空再聚。”

艾君没有表现出任何迹象,所以她弯下腰钻进了汽车。

徐梦瑶向她挥手,但你的爱依然面无表情。

车开走的时候,邱忍不住说了一句:“妹子,你看她这态度!我们在笑,她却有一张臭脸,好像有人在巴结她!”

徐梦瑶没有说话,她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对爱情的态度突然变了。

但不管她怎么想,她有信心让她重新喜欢上她。

我终于和阮家搭上了线,她绝不会轻易放弃。

艾君飞回了一座城市。

下了飞机,她拖着行李,在机场大厅里走着。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人影向她冲过来。

你爱你的潜意识卫士,但当你看到那个男人的样子,她愣住了。

当她愚蠢的时候,那个男人抓住了她的手腕。

艾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你怎么来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唐恩。

他的眼睛是黑色的,他看着她没有任何情绪,他的瞳孔里有很多充血的眼睛。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憔悴多了。

邓恩没有回答她,就拉着她出去了。

“多恩,你在干什么?”你的爱情不能不挣扎。

唐恩的力量如此之大,以至于她没有崩溃。

“闭嘴,跟我来!”唐恩回头,严厉地盯着她。

艾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被他拖出来,然后被他塞进一辆车里,行李被多恩带来的人拿走了。

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邓恩在路上开得很快。

艾君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愤怒,巨大的愤怒。

她从未见过唐恩如此生气。

艾君淡淡地问他:“你要带我去哪里?”

邓恩没有回答。他开了很长时间的车,然后停在一个废弃的地方。

“你远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关机,为什么不联系我?”他一停车,就侧身问她。

君爱皱眉:“我一定要向你汇报一切吗?”

邓恩的手握紧了方向盘。“你是在逃避我吧?”

“你为什么要逃避我?你这么恨我吗?!"

你眼中闪过:“我做什么是我的事,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

唐忍不住大叫:“我今天一定要听你的解释!你一定要给我一个解释!”

艾君微微睁开眼睛。“你在纠缠。”

邓恩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对,我就是纠缠!”

你爱气结。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

“我没心情跟你解释什么,再见!”

!!

远古种田记

她转身把门推开。

唐恩抓住她的手,远古抓住她的身体。

你的爱人突然愤怒的睁大了眼睛,远古“你在干什么?!想打架?!"

邓恩眼中的愤怒消散了,取代了深深的悲伤。

看到他这个样子,你爱得心里一痛,她气得憋不住了。

“艾君,我做的一切,你真的一点也不感动吗?”邓恩伤心地问她,“你对我没有任何感觉?”

爱咬了咬嘴唇,“天明,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好,真的。但是……”

“我不想听,但是!”唐恩打断了她的话,“我只想知道,你对我没有感觉吗?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问这些问题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我想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你踢出去,努力也是白费!”

别睁开眼睛。“那你现在就可以放弃,以后也不用浪费精力了。”

她一说完,就感到手腕疼痛。

唐恩的力气越来越大,“我不会放弃,一辈子都不会!你不能让我放弃!”

艾君被他的愤怒激怒了。“好吧,如果你要我说出来,我就说出来!我对你没什么感觉,也不喜欢你,你就放弃吧!”

邓恩的神色突然变得很阴沉。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砰地关上了她的嘴唇。

他的吻很粗鲁,你心爱的人的后脑勺撞到了椅背,牙疼。

她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接着是愤怒。

他又吻了她!

你爱努力奋斗,唐恩守护她很久了。他紧紧抱住她的身体,用手紧紧抱住她的后脑勺,紧紧地贴住她的身体,不留缝隙。

你的爱挣扎了几下没有崩溃,邓恩不停的吮吸她的嘴唇,很占她的便宜。

你的爱越来越生气,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的拳头一劳永逸地击中了他。

她的拳头比男人的拳头强。

邓恩只闷哼了一声,不再有任何反应。

然而,他的吻更加激烈和粗鲁,他的舌头足以撬开她紧闭的牙齿。

你爱发牢骚,她的手抓着他的头发,使劲拽,没把他拉开,他还是像个冤大头,不松手。

君爱真想一拳打死他。

她有无数办法让他死或者残废,但是她做不到。

心里有所顾忌,无法摆脱他,也让唐恩更加肆无忌惮。

艾君放弃了挣扎。她红着眼睛盯着屋顶,看他能走多远。

如果他真的死了,她不介意送他一程。

她一停止挣扎,邓恩的吻就变得温柔起来。

他轻轻地吸了一会儿她的嘴唇,然后用舌头舔了舔她的嘴唇,然后慢慢地、轻轻地、有力地把它挤到她的嘴里。

他的舌头缠着他,艾君想再揍他一顿。

他的勇气比她想象的要大。敢这样欺负她,他真的自杀了?

难以抑制的呻吟声~歌声从他们的喉咙里溢出,你的爱突然又挣扎起来。

邓恩抓住她的手。他闭上眼睛,专注地吻她。

为你的爱奋斗慢慢停止。

!!

她悲伤地闭上眼睛,种田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种田唐恩已经放开了她的手,用胳膊搂住了她的身体。

他的手掌抚着她的背,每一笔都温柔而朦胧。

他的吻温柔而谨慎,仿佛她是他心中最珍贵的宝贝。

你爱的泪水毫无征兆地滑落。

又冷又咸的泪水打湿了她的脸。

邓恩感觉到她脸上的泪水,突然停了下来。

沉默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见她在默默哭泣。

艾君也睁开了眼睛,眼里带着一丝悲伤,但他的想象中没有仇恨。

这是多恩第一次看到你哭。

在他的印象中,艾君是乐观和坚强的,眼泪总是与她绝缘。

但是现在,他让她哭了...

“对不起……”多恩发出压抑的声音。他捧住她的脸,痛苦地看着她。“对不起。”

艾君淡淡地看着他:“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能记得哭过!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让她哭,后果很严重。

他最后一定很糟糕。

唐恩毫无畏惧之色,“无论后果如何,我都不后悔刚才的行为。我只是不想让你哭。如果你心里难受,可以随意惩罚我。杀了我也没关系。”

艾君冷笑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唐恩微微垂下眼睛。“我宁愿你杀了我……”

“如果我注定得到你的心,那我活着就没意思了。如果你死在你手里,也许你会记得我一辈子。”

“唐,你在逼我,你知道吗?”

唐恩悲伤地看着她。“如果我能强迫你接受我,喜欢我,我不介意强迫你!我宁愿强迫你也不愿再和你在一起,即使...不要妥协!”

你的爱瞳是缩影。

多恩苦笑了一下。“但我不想那样伤害你。君爱,我真的放不下,我永远都控制不住。很久以前就爱上你了,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我很清楚自己的感受。如果你真的接受不了我,就杀了我吧。我不想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对不起,我不想杀人。”

“嗯,我可以自己做。如果真到了救不了的那一天,我就不为难你了。”

艾君生气地笑了:“你在威胁我吗?!"

唐恩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她。

艾君莫名其妙地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他不仅在威胁她,而且在说实话。

如果她以后不选择他,如果她爱上了别人,嫁给了别人,他肯定会选择离开。

就是永远离开...

想到这种可能性,你爱着心里很不舒服。

她希望她对他没有感觉,这样她就不会在乎他的行为。

是的,她承认她被他吸引了。

她跑了,因为她不能忍受她的变心。

在她看来,爱情总是会结束的。

但是她改变了主意。她无法原谅自己。

于是她逃离了唐恩,希望他放弃,放弃她,让她慢慢忘记他。

结果他根本没有放弃,说永远不会放弃她。

他在逼她让她真心受苦。

!!

远古种田记

而她,远古什么选择?

选择他,远古是辜负了刘易斯的感情,选择刘易斯,而是要他的命。

艾君一直被人们所爱,但她从来不知道被两个男人爱其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你喜欢看窗外。她脸上的眼泪已经干了,但还是留下了痕迹。

“唐恩,你知道,这个世界不仅仅是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别为我做傻事,你不能放弃你的家庭。”

邓恩握紧她的手。“你有什么办法让我忘记你?”

"..."是的,只要你给他点药,他就能忘记一切。

“你的爱,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是不是我做的不好?”

他做的已经够好了,没有错。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邓恩深深地看着她。“你一定有拒绝我的理由。”

艾君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的理由以前是她有喜欢的人,现在这个理由不成立了...

她还是喜欢刘易斯。

然而,她更关心唐恩。

唐恩靠近她,“你为什么不回答?你的理由是什么?”

“没有理由。”潜意识反驳你的爱。

邓恩显然不相信,“不可能没有理由。你爱上刘易斯了吗?”

“我看不出你有多爱他。这段时间你没有联系他。我不相信你爱上他了。”邓恩坚定地说。

你爱有点生气,“我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得对吗?既然不爱他,为什么还要拒绝我?”

“你不知道我爱不爱他!”你的爱更烦。

邓恩微微勾了勾嘴唇。“你拒绝我是因为怕他伤心吧?”

"..."你的爱闷在心里,很难受。

唐恩微微垂下眼睛。“如果你因为这个拒绝我,对我们三个都不公平。刘易斯当然不希望你不情愿地和他在一起...还有,你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你充满爱意的眼睛因阳光而颤抖。

多恩伸手抱住她的身体,柔声说:“你爱,不要逃避你的心,你会跟随你的心吗?”我爱你,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你呢?"

你的爱突然失去了。

她该怎么办?

唐也没逼她。“回去好好想想。明晚我在操场等你。如果你来了,说明你选择了我。”

艾君不知道邓恩什么时候送她回家的。

当她到家时,她康复了。

“回去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好吗?”邓恩下车时对她说。

你爱看他一眼,什么也不说,头也不回地走进屋子。

唐恩看着她的背影,漆黑的眼睛里带着深深的感情。

当艾君走进客厅时,江予菲立即问她,“你和多恩去哪儿了?”

你的爱迷惑地看着她。

江予菲说:“唐派人把你的行李送回去,说你们两个有事,暂时不回来了。”

艾君摇摇头。“我们哪儿也没去,妈妈。我有点累了。我上去休息了。”

江予菲似乎看到了什么。“去吧。”

艾君回到卧室,独自呆了很长时间。

!!

她想了很多事情。

她想,种田如果不能和刘易斯在一起,种田最多难过一段时间。

但是如果她不能和多恩在一起,她会难过一辈子。

她真的爱他吗?

也许这就是爱...

原来爱情真的和喜欢不一样。

你的爱情不自禁的微笑。刘易斯呢?她应该告诉他什么?

简而言之,这次真的是她对不起刘易斯...

艾君一直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

既然她已经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就不能再装糊涂了。

虽然她也想和刘易斯在一起,但她真的骗不了自己。

就这样吧。他们三个之间的问题都要解决。

想了想,艾君感觉好多了,但她对路易斯有点内疚。

时间过得很快。

第二天下午,艾君第一次穿了一件白色长裙,这让她的家人问她是否要去约会。

你知道,她通常不喜欢穿裙子,无论是运动裤还是牛仔裤。

看到她穿裙子,大家自然很新奇。

艾君笑了笑,没说话。

现在,不是什么都告诉你的时候。

虽然她决定选择多恩,但在和多恩呆在一起之前,她必须处理好她和刘易斯之间的事情。

一切尘埃落定后再宣布她也不迟。

天马上就要黑了。

你喜欢上车,告诉司机带她去游乐园。

当公共汽车开到一半时,她想起她忘了带手机。

昨天回家,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感受,连手机的飞行模式都没关。

但幸运的是,她现在要去见唐恩,否则她不能接到唐恩的电话。

艾君正在思考,但前排的司机接了一个电话。

然后司机把手机递给了她。“小姐,是我妻子。她想和你谈点事。”

君爱带怀疑。“喂,妈妈?”

“君爱,你马上就回来。多恩说他过会儿会来我们家。他急着找你。"

你的爱很困惑。“他说什么?”

“是的,他打电话给你,你的手机打不通,所以他打了家里的座机。他让你在家等他。他急着找你。”

“哦,好的,我马上回来。”君爱皱着眉头,挂断了电话。

黎明有什么急事?

她马上要去游乐园了。她在游乐园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艾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艾君回家了,不久,邓恩也来了。

他大步走进客厅,脸色不太好。

艾君站起来说:“你怎么了?”

客厅里没有别人,邓恩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现在你去收拾东西,带上你的身份证。我们稍后将回到伦敦。”

“你为什么要回去?怎么回事?”你的爱紧张地问。

多恩的眼睛很黑。他张开嘴,用阴沉的声音说道,“刘易斯出事了。我们现在就回去。”

艾君的瞳孔收缩

一个短暂的白色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你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是他应该出事了。我回去才知道他的情况。”

艾君脸色变得苍白。她转身冲上楼去找她的证件。

她没带衣服,只带了身份证和手机,就和邓恩赶到机场。

!!

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远古他们的家庭将永远不会安宁。

阮,远古沉默了半晌,才沉声说道:“我只能把你留在眼前,咱们慢慢想办法吧,我的孩子。”

“嗯,我知道。”江予菲轻声应道。

阮没有说话。良久,他低声说:“对不起,我是个无能的人。”

他不能同时抚养妻子和孩子,他的能力远远不够...

“没有!”江予菲忙道,“你不是!在我眼里,你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

江予菲的眼睛红红的,闪着晶莹的光:“我不在乎我的男人有多强大...我在乎的是他对我和孩子的心。”

江予菲继续煽动情绪:“我们只是人,这个世界不缺强者,没有人能成为世界第一。可是,你却成了我心中的天下第一。”

“江予菲——”阮天玲呼吸急促,非常沉重。

江予菲注意到他有点不对劲:“你怎么了?怎么回事?”

“没什么!”阮天玲咬牙,语气很紧。

“你怎么了?别躲着我。”江予菲变得越来越紧张。

“你真的想知道吗?”

“嗯!”

“我要你!现在想想!”

"..."江予菲很尴尬。

阮、示意侍卫站到隔板前。他无助地看了一眼帐篷,咬紧牙关。“我该怎么办?我很努力。”

江予菲的脸红成了一个大番茄:“你...你为什么这么无赖?”

这可能很难...

阮,大怒:“我是个无赖,分明是你在勾引我!”

“我在哪里?”

“你说一堆煽情的话,不是勾引我!”

有人敲门时,江予菲真的说不出话来。

“我不告诉你,我挂了。”迅速挂了电话,她撑起身子,拉过自己的细腿。

“进来——”

一个女佣推门进来。“小姐,巴特勒·布朗让我问你,你晚餐想吃什么?”

江予菲略微沉吟,但没有回答,问道:“你能给我一部手机吗?”

在另一边,阮田零听着手机嘟嘟嘟的声音,觉得很闷。

死去的女人,勾起了他的* *,却无法为他灭火。

这是要活活憋死他吗?

他正想着,电话里突然传来一条短信,是江予菲给他发的。

【别找别的女人了,给我忍着!还有……我爱你(一朵玫瑰)]

她还发了一张玫瑰花表情图。

他是男的,她送他玫瑰!

阮,赶紧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不要玫瑰,要你的裸照。”】

江予菲读了短信,脸色变红,变成了一个大番茄。

阮无赖...

她想编辑一条短信,却要了他的裸照。我怕他给,她也不打算再发了。

想了想,她打开摄像头功能,在摄像头前拍了一张还算不错的照片,然后发给了他。

她还想做一些可爱或者迷人的动作,这样会更好看。

但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实在不好意思卖孟...

等了几秒钟后,阮田零给她回了一条短信。

【睡了三年,还好胸没变小。下次你放低衣领时,最好不要穿任何东西。】

“万一我在婚礼上被他带走了呢?”

齐瑞森优雅地笑了笑:“他是怎么把你带走的?”

“黑暗,种田还是抢劫?南宫家族有自己的杀手组织。阮、种田不是刺杀的对手。南宫世家有自己的军队,他不是对手。这里的守卫严格,比白宫更难入侵。他怎么来的?”

江予菲颓然,南宫世家已经强大到了变态的地步。

十阮、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阮并不怕死。他的决定根本无法改变。

“你不想他死,就让他别来。”

“他不会来了……”江予菲慢慢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你要去哪里?”祁瑞森不解的问道。

江予菲没有回答。她要去找南宫老人。她想提前告诉他一些更好的事情。

即使阮·来了,他也不能杀他。

如果他死了,她就不会活着...

******************

婚礼现场早在昨晚就安排好了。

城堡里有一座白色的欧洲教堂。

教堂里到处都是玫瑰,甚至外面的红地毯都铺着花瓣。

用各种颜色的玫瑰扎成的花环缠绕在红地毯上,形成一堵拱形的花墙

仪仗队身着白色水手双排扣制服,站在两侧演奏节日音乐。

穿着得体的客人一个接一个地到来...

在更衣室里,江予菲刚刚化完妆。

她的头发卷曲着,戴着皇冠面纱。

皇冠上镶嵌着99颗钻石——

最上面的是一颗罕见的粉色钻石。

甚至她的婚纱都镶满了钻石...

可汗,她身上有上百颗钻石。

江予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下意识地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有人抢劫,就把她带走,因为她是钻石携带者。

这些钻石足够一个人一辈子发财了。

南宫世家不是一般的有钱,问题是有钱,也不用这么炫耀!

江予菲挪动了一下身体,一个穿着全套衣服的仆人立刻撩起了她两米长的裙子...

江予菲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客人都来了吗?”她问女仆。

“应该到了。”

“外面有什么不对吗?”

“不知道,我去看看好吗?”

马上就要办婚礼了,去看也没用。

江予菲摇摇头说没有,她问:“安森大师还没出现?”

"老板说他会在婚礼后去接安塞尔大师."

那个臭老头!

江予菲在房间里不安地移动着,后面的两个女仆拎着她的裙子跟在后面。

门被推开,祁瑞森穿着白色西装走了进来。

江予菲看见他愣了一下。

齐瑞森平时穿烟灰色西装,人内敛优雅。

今天穿着白色西装的他,就像一颗灰层被擦掉的钻石,突然光芒四射。

“婚礼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祁瑞森朝她伸出一只手。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把带花边手套的手伸进手里。

越是与众不同的人,越倾向于低调行事。

越是与众不同的人,远古越倾向于低调行事。

在富人的世界里,远古他们见过一切排场,享受过一切奢华。

所以这个婚礼很低调,非常非常低调。

好像怕被人知道,今天一对情侣要结婚了。

然而,低调的行为并不意味着婚礼简单...

从江予菲的婚纱到每位客人的食物,每一个细节都是极致的奢华。

婚礼进行曲响起,宾客们嘴角挂着微笑,虔诚地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出现...

在主角出现之前,带着摄像机的摄影师首先把摄像机切给客人——

黛西小姐美丽的外表出现在镜头里,摄影师被她吸引住了。镜头在她脸上停顿了三秒钟。

然而,黛西小姐旁边的男人是一个长相普通的金发男子。

“阮,你爱人要结婚了,你现在可以考虑我吗?”

“婚礼还没开始,结局不好说。”她旁边的金发男子说话声音微弱。

黛西用美丽的眼睛看着他。“别忘了,这是南宫世家。如果你想在这里上演抢新娘的戏,那是行不通的。”

阮天玲勾着嘴唇。他看起来很普通,但眼神犀利深邃。

“不行就一定行。”

大不了鱼会死的!

与此同时,桑格拉斯,带着几百人,准备了飞机大炮和各种军火武器,就等着老板下命令,然后干掉它!

兵种最不缺的就是兵种!

所以,这场战争肯定会硝烟四起——

桑格拉斯全副武装,穿着黑色靴子,腰间绑着一枚炸弹,身后背着两支冲锋枪,肩上扛着一个枪管,额头上缠着一条白布带。

上面写着——还给我嫂子!

桑鲤站在车顶上,凝视着远处高耸的城堡,一条腿不停地颤抖。

“二哥,你很紧张吗?”下面的兄弟抬起头,关切地问。

“哎,兄弟,我激动了!”

“兴奋?”他们很快就会下地狱。你激动什么?

桑鲤邪恶的嘴唇:“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劫富济贫!南宫世家,我早就想抢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都是热血的。

没错,杀了人就可以顺便抢人!

发财致富...

一群死去的人都很激动。

那看城堡的眼神就像一头饥饿的野兽,看到一只肥胖的白羊…

婚礼进行曲已经弹了很久,新郎新娘还没有出场。

但是客人们都很有教养,没人小声说话。

阮天玲微微眯起眼睛,有点忐忑地转动着手指上的婚戒。

那是他嫁给江予菲时戴的戒指。

离婚后他脱了一段时间,但这三年一直戴着,一直没脱。

“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始?”黛西疑惑地问他。

他怎么知道!

阮天玲的眼睛越来越阴了...

终于,牧师出现了,婚礼即将开始。

阮天灵冷冷一笑勾住嘴唇,很快就要抢新娘了!

“现在,请欢迎我们的新郎——”牧师大声宣布。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从教堂右侧的斜门走了出来。

他是混血儿,种田长得帅,种田五官深,但不是祁瑞森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换新郎?!

“接下来,请欢迎我们美丽的新娘——”

从教堂外面,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站在红地毯上,慢慢走了进来。

新娘又高又瘦,有点像江予菲。

她头上戴着三层蕾丝面纱,但头一直低着,所以没人能看清她的脸。

阮天玲锐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恨不得在她脸上瞪出一个洞来。

新娘越来越近了...阮对的预感越来越差...

突然,他闪身走出来,掀开新娘的面纱-

“啊!”新娘压低了声音,也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不是江予菲的样子!

阮、大为光火。他拔出手枪,按在新娘的额头上。“江予菲在哪里?”!"

新娘惊恐地盯着他。他冰冷的眼睛像夜晚野兽的瞳孔一样可怕。

现场发生了骚乱...

“我...我不知道……”新娘惊慌地摇摇头。

“再问你一次,江予菲在哪里?!"阮天玲气得眼睛都红了。

他乔装而来,以为瞒着世界就够了。

没想到他们比他强,还用这一招换专栏!

客人们慌慌张张地动了,大批保镖冲了进来,把他团团围住。

面对阮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丝毫没有畏惧。

他的手枪还在新娘的额头上。

环顾四周,他嗜血的冷笑道:“如果你今天不交出江予菲,我就用血清洗城堡,和你一起死!”

“住手——”一个苍老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

在哈迪管家的陪同下,南宫文祥慢慢走出了偏门。

看到他,阮天玲眼中的颜色更加森冷凌厉。

侍卫自动让开,南宫文祥面对阮田零,淡淡地说:“年轻人,你是我见过的最大胆的人。”

敢在他的地盘上一次次喊,他的确是第一人。

明明没有绝对的把握去对抗他,他却总是死。这种勇气是他第一次看到。

这就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阮、冷笑道:“我胆子就更大了。要不要试试?”

“你去吧,我今天就不为难你了。”南宫文祥突然这么说了。

“交出江予菲!交出我的孩子!”阮、完全不领情。

南宫文祥冷冷地哼了一声,威严地说:“我让你活了,你应该满意了!”

“我不稀罕,放弃老婆孩子,不然我就在这里血洗!”阮天玲语气决绝。

“老婆孩子?”南宫文祥冷笑道。“于飞现在和瑞森结婚了。她是瑞森的妻子。”

阮天玲瞳孔微缩,脸色刷地变得很难看。

“你说什么?!"

南宫文祥打了地板重复道:“我说,于飞已经成为瑞森的妻子。二十分钟前,他们在神父的见证下结婚了!”

嘣-

阮天玲晃了晃身子,他咬着牙,感觉喉咙里有股甜甜的味道。

对他来说,远古结婚就是个p!远古

即使她结婚生了别人的孩子,他还是会在绝望中把她接回来。

她是他丢失的肋骨。没有她,他就不完整。

所以他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她,也不会轻易原谅她!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静静地哭泣着。

“我知道你能听到我,你等我!”

阮天灵森冷冷一笑,然后转过身来。

他的样子,恐怖得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围攻他的保镖忍不住让开了...

阮撕下了脸上的皮面具,露出了刀雕般深邃英俊的五官。

他迈了一大步,走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

气氛,异常凝固。

每个人都盯着他的背,想着他会说什么。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站了十几秒钟,继续离开...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跑了出去,她的眼睛空洞向外望去,外面再也没有阮的影子。

当他离开时,她的心突然变得如此慌乱。

我怕他离开后,再也不会出现,彻底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二哥,多久了?为什么老板不给我们信号?”

桑葚玻璃仍然毫不松懈地站在屋顶上。

“老板会被他们抓吗?”他暗自纳闷。

他把扛了几个小时的枪管扔给一个部下,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城堡,正好看到阮·从城堡里出来。

他一个人从里面出来,身后没有人。

没有大嫂,就没有追求者...

桑鲤很困惑。怎么回事?

他扔掉望远镜,从屋顶跳了下来。“准备好,老板回来了。”

教堂里的每个人都走了,但江予菲站着不动,没有离开。

祁瑞森走到她身后,淡淡地说:“回去吧,阮、他们已经走了。”

江予菲目光微动,她也知道自己不该一直站在这里。

揉了揉迷离的眼睛,她点点头:“走吧。”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坚持走下去。

眼泪和悲伤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她不会再哭了。她要做的就是面对即将面对的一切。

回到他们住的地方,江予菲在女仆的服务下换上了一件粉红色的旗袍。

洗完脸再化妆,看起来精神焕发。

“于飞,你准备好了吗?”祁瑞森轻轻敲门。

江予菲过去常常开门。“准备好了。”

齐瑞森向她伸出一只手臂。“走吧,你妈。他们回来了,在等我们。”

江予菲心跳加速。

你最后会见到她妈妈吗?

她不后悔在婚礼上见到她。毕竟不是她期待的婚礼。

但是现在,她真的很想看看她,看看她长什么样...

江予菲挽着祁瑞森的胳膊,和他一起去了南宫文祥的城堡。

宽大的客厅里,坐着几个人。

南宫文祥坐在他领导的单人沙发上,淡淡地问管家哈达:“客人都送回来了吗?”

“他们都已经被送回来了。他们都很好,只是有点害怕,他们已经按照你的顺序给了每个人一份礼物。”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