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淑玲

作者:金文刚

跟着陶然他们走进客厅,莫兰看到了里面的一切,第一感觉就是这里是如此的温暖。

客厅不是很大。

沙发上有许多洋娃娃和枕头,墙上挂着一些油画。

沙发下面的地毯是马赛特有风情的手工地毯。

陶然拿起新拖鞋穿上。

祁瑞森端着食物去了厨房。

“大哥,大嫂,你想喝点什么?”陶然问他们。

“随便,就一杯水。”莫兰笑着说道。

“我给你泡茶。”她也去了厨房。

祁瑞刚和莫兰坐在沙发上。

没人的时候,莫兰凑到齐瑞刚耳边,低声问:“我以后该怎么跟他们说?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祁瑞刚摘下墨镜,挂在领口。

“自己想办法。”

“这是我们俩的事。”莫兰瞪着眼。

瑞奇只是假装无辜:“你绑架了我,所以这是你的事。”

“你不是说要和好吗?”

“我说过吗?”齐瑞刚装傻。

莫兰偷偷掐腰,齐瑞刚还在装傻:“我真的没说。”

“我不管,这是你的事,你不能不管!”

“那就不要在意,不要担心。”

“你……”莫兰盯着他。

怎么能不管呢?

即使祁瑞森不回家,至少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心和诚意。

祁瑞刚现在好不容易和祁瑞森和解了。

天热的时候别把事情解决了。时间长了,祁瑞刚估计他不想再安定了。

要知道,时间越长,感情越疏远,隔阂越深。

既然你来了,自然要试一试。如果不尝试,怎么知道不会成功?

陶然端着两杯茶出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齐瑞森在干什么?”莫兰喝了口茶问陶然。

"他在厨房里整理食物。"

“你们都是自己做饭吗?”

“是的。”

“你在这里度假多久了?”莫兰继续问。

“已经半个月了。”

莫兰放下茶杯。“你什么时候回家?”

陶然的表情很不自然:“我不知道。我还不打算回去。嫂子,你打算在这里度假多久?”

“我们不会呆太久,但我们没有来。啊,这个怎么样?我们一起度假好吗?”

陶然笑了:“好的。”

莫兰假装不理解她的不情愿:“如果可以,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我们不会在短时间内返回伦敦。"祁瑞森突然从厨房里走出来说道。

莫兰笑着问:“多长是短时间?”

“不知道,可能一年半吧。”祁瑞森没有说实话,事实上,他打算再也不回去了。

“这么久了。怎么放假这么久?”

祁瑞森在陶然身边坐下,看着她而不是祁瑞刚。

“我和陶然想放松几年,所以我们四处走走看看。”

他说这话的时候,莫兰不知道怎么劝他。

他们想放松,也许她不得不干涉他们的生活。

莫兰笑着点点头。“嗯,多放松放松挺好的。”

陶然不想让气氛变得僵硬。她起身道:“嫂子,我去做饭。留下来吃饭。”

虞姬需要多更新,多投票~

..

何家劲

作者:刘梦符

阮,看着她:“什么原因?”

众目睽睽之下,丫环心虚地说:“早上看到几个保镖在山脚下埋东西,好像很神秘。然后我就被他们不小心发现了。我怕他们会杀了他们,就跑了……”

“他们没看见你?”南宫一问。

女仆摇摇头:“没有。”

南宫一猜:“我应该怕你走了,但是我不知道你是谁,他们也没时间找人,所以选择把他们全杀了。”

南宫一说得真对,大家都认同他。

“现在你带我们去找他们埋的东西。”阮天玲淡淡的说道。

女佣点点头:“好的!”

然后,他们一群人向山脚走去。

“好像在那儿——”女仆指着前面的一个地方说。

其他人正要上前,阮举手拦道:“退后!”

看他认真的样子。所有人退后。

阮天玲没有上前,而是半趴在地上。

他用耳朵在地上听了一会儿,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站起来,突然命令道:“你们都回海滩去!”

一个丫鬟疑惑地问:“怎么,那里埋了什么?”

“对,那里埋的是什么?”

颜田零冷冷反驳:“你不想死,就还给我!”

说这话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些丫鬟只是仆人,却没有胆量。

他们不敢留下来,就都转身跑了。

“你也去!”阮天玲看了看江予菲。

江予菲摇摇头:“我不去!”

“听话,在海边等我。”

江予菲的态度很坚定:“我不去!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在那里。”

阮,皱了皱眉头:“这里危险!”

“我不能去是危险的。埋在那里的是什么,炸弹?如果是,我不能去,我就一起死。”

“雨菲……”

江予菲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必说服我。与其让我担心,不如让我陪着你。”

“让你表哥留下来。”南宫一说也没走。

“如果真的是炸弹,即使他们撤退到海滩,也没用。”

阮、不悦曰:“何以无益?如果它爆炸了,你可以立即跳进海里。”

“我不太擅长游泳,大海太汹涌,我会跳下去死掉。”江予菲忙说。

南宫一点头表示赞同:“表哥说得对。”

阮,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那你至少站得远远的。”

“好。”这很好。

江予菲后退十米的样子。

阮田零看着南宫一,淡淡地问:“你懂弹吗?”

“略懂。”

“好吧,你帮我。”

南宫一笑道:“这是自然。”

阮、对炸弹很熟悉。应该说他精通军火知识。

在他的指挥下,他和南宫一成功挖出了一颗大炸弹。

两人小心翼翼的把炸弹提了出来,看着炸弹,南宫奕和阮天灵的脸色都很不好。

炸弹上绑着一个计时器——

而上面显示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

南宫一低声问:“这东西有多厉害?”

阮,舔了舔嘴唇:“炸掉这个岛不成问题。”

..

刘美君

作者:杨炯

他们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偶尔还能听到骨折的声音。

恍惚地看着阮。他就像地狱里的修罗,令人恐惧和颤抖。

但这一次,她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怕他,一点也感觉不到他的恐怖。

江予菲看着,人们再也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阮天玲转身发现自己晕倒了,并没有急着去对付那两个人。

他快步走到江予菲面前,脱下西装,给她穿上,小心翼翼地抱起她。

从她的情况来看,她的脸受伤最严重。其他地方疤痕不多,她的情况也不危险。

但是他还是很心疼,很生气!

这是他的女人,她还怀着他的孩子,她是他的,谁也不能碰她的手指!

但现在她伤得很重,他恨不得杀了那两个人!

阮天玲抱起江予菲,转身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两个人,眼里带着冰冷的杀意。

两人浑身一阵颤抖,不断开口求饶,吓得都尿了裤子。

阮天玲冷哼一声,扶着江予菲下楼,不再去管他们。

他不怕他们逃跑。

事实上,这两个人的骨头几乎都断了,所以他们不能动,更不用说离开别墅了。

阮天玲下楼打了个电话,让人在楼顶上处理了两个人,然后开车把江予菲送到了医院。

自始至终,他都很平静,但他一直紧紧地抿着嘴唇,他的肌肉很紧,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强的尹稚。

很快就来到了医院,医生赶紧过来检查江予菲的身体,阮田零就站在他身边,就像一座铁塔。

在他的监视下,医生仔细治疗了江予菲的伤口,并进行了一系列检查...

**********

江予菲在睡梦中感到全身疼痛。

她梦见两个冒充警察的歹徒要把她从屋顶推下去。她看着恐怖的高度,非常害怕。

吓得喘不过气来,僵硬如石。

歹徒狰狞地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倒了...

“不要,救命,救命——”江予菲哭着醒来。她睁着眼睛震惊地茫然四顾。

“你做噩梦了吗?”阮天玲俯下身子,用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江予菲的视线有点受阻。她感觉脸颊疼,应该是肿了,变形了。

她试着伸手去摸,但双手的手指也疼,用力不了。

“孩子呢?”她问他,因为脸颊红肿,声音有点模糊。

“抢救及时,孩子没事。”阮天玲抿了抿嘴唇,微微转动了两下嗓子。

她两次被歹徒打伤,醒来两次后第一件事就是问孩子怎么样了。

她首先关心的是孩子,而不是她自己。

阮天玲心里感动,更心疼。

其实他是想让她多关心自己,然后关心孩子。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我希望孩子们还在这里。

“那两个人……”

“他们已经被抓了,别怕,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阮天玲答应对她说。

两次把她置于危险之中。他严重失职,再也不会让她有危险了。

..

刘芳

作者:黄非熊

“你不想怀孕吧?”

李明熙摇摇头:“没有!”

萧郎松了一口气。“老婆,我们快有孩子了!”

他拥抱着她的身体,突然觉得生活很完美。

当然,如果龙在九天内死去就更完美了。

李明熙心烦意乱后很开心,但还没有失去理智。

“别高兴得太早,你还不确定。”

“现在去医院!”

李明熙好笑的说:“天快黑了,来不及去医院了。买几张试卷回来考就行了。”

萧郎点点头:“你说得对!”

李明希想,要确定她是否真的怀孕了,胎儿是否健康,最重要的是去医院检查。

试卷不一定准确。

但是,不准确的概率很小。

先测试一下,看看结果。另外,她迫不及待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之前她不敢怀孕,因为怕九天龙对孩子不好。

现在她是个“死人”,可以安心在这里生了。

所以,她也很期待怀孕。她不小了,真的很想生个孩子。

但是萧郎比她更想要它。

不吃米饭,萧郎马上带着李明熙去买验孕棒。

萧郎开车带她去了一家药店,然后他们下了车,手拉手去买验孕棒。

买了一盒后,萧郎看到旁边有一个公厕,就让李明熙去试一试。

李明熙白了他一眼:“你让我去公厕检查?失去你想要的!”

“不都是厕所吗?”萧郎迷惑不解。

李明熙幽默地说:“如果真的怀孕了,孩子是从公厕学来的,那就尴尬了。”

萧郎嬉皮笑脸地点点头:“你说得对,我们回家测试吧。”

他立即带她回家。

回到别墅,李明熙拿出验孕棒,上了卫生间。

“等等,先看说明书。”萧郎带走了她。

李明熙觉得萧郎真蠢:“我还需要看吗?”

萧郎停顿了一下。是的,李明熙是医生。她对验孕棒的使用自然很熟悉。

萧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就别看了,我们走吧。”

他把她推到卫生间,李明熙走到门口,马上停下:“等一下,你要进去吗?”

“对,我不能进去?”萧郎傻傻的问。

李明熙推开他:“你在外面等着,等你准备好了我给你打电话。”

“我真的进不去?”

“没有!”李明熙在他面前关上了门。

萧焦急地站在门口,想进去,却不敢。

几分钟,但他觉得很长。

“老婆,你好吗?!"萧郎盯着说明书问她。

按照说明,几分钟后就应该知道结果了。为什么李明熙还没出来?

正在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李明熙从里面出来,双手抱着。

萧郎焦急地问她:“怎么样,你怀孕了吗?你测试过吗?结果如何?”

李明-xi低下头,沉默不说话,看上去很孤独。

萧郎的心突然变冷了,好像被泼了冷水。

“没怀孕?”他问舔嘴唇的孩子。

李明扬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cqs!)

..

玄幻魔法

黄烈传

/ 葛宫

江予菲抿了一口茶杯,心里冷笑着。这真的是区别对待。

但谁让她是阮的媳妇呢,是阮的母亲的儿子。

“妈妈,我们还小,孩子也不急。”阮天玲笑着取笑。阮妈妈无可奈何地瞪着他,想着我们以后再谈。

阮安国很不高兴。他一脸淡定地说,“田零,你和于飞早有孩子了。趁着爷爷还活着,你赶紧给我生个玄孙,不然爷爷不死!”

“爷爷,这很严重。而且今天是你的生日,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你不要让我的孙子们感到内疚吗?”阮天玲敛去嘴角的笑容,脸上多了几分恭敬。

阮的脸微微有些僵硬,她公公说这话的确很认真。

阮的父亲向他父亲点点头说:,你爷爷说的对。你和于飞早点生孩子,这样你爷爷就能享受更多的家庭幸福。”

“对,不然就是不孝!”阮安国点头同意,一副不依不饶的老顽童模样。

江予菲忙笑着说:“爷爷,孩子的事情看缘分,不必说他们在。”

她和阮没有缘份,所以爷爷要等到阮嫁给别人。

和她说话的时候,阮安国显得和蔼多了。他兴高采烈地说:“你想要一个,就可以拥有。开始吧。明年给我个玄孙。但也不要太紧张,只要你不想生孩子。”

江予菲暗暗叫苦,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如果我早知道,我就不会说阮田零不想要孩子了,不然爷爷也不会逼着他们尽快生孩子。

阮、也不想要孩子。他沉默了。

阮木怕自己的态度惹恼了阮安国,起身笑道:“走吧,该吃饭了,我们去吃饭,给爸爸过生日。”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拿出生日礼物给老人。

只有江予菲的礼物是最便宜的,但也是给老人最令人愉快的礼物。

他让管家帮他把围巾收起来,说冬天戴着炫耀,让其他老朋友知道他的孙女婿有多孝顺。

江予菲很高兴见到她的祖父,她也很高兴。这份礼物没有白送。

晚饭后,阮安国拉着江予菲的手对她说:“于飞,陪爷爷去花园里下棋。”

他喜欢下棋,江予菲也是,但他下的是屎棋。

坐在后花园的亭子里,江予菲摆好棋盘,先要了。阮安国自然乐呵呵的答应了,说允许她三次后悔下棋。

"于飞,你最近和田零的感情怎么样?"他一边下棋一边问她。

江予菲善意地笑了笑:“爷爷,我们很好。”

“以前爷爷不相信你说的这些,现在爷爷真的相信你们的关系在变好。”

“爷爷,为什么这么说?”江予菲不解的问他。

她和他的关系一点也没有改善。我真的不知道爷爷从哪里看到他们的关系变好了。

武侠修真

何禹萱

/ 饶方

祁瑞刚笑,“不,我是死了的老太太祁的孩子。你不是说我和她很像吗?”

于梅愣住了。

祁瑞刚张开手,转身大步走了。

余梅站在那里,浑身发抖。

她自然没有忘记她的眼睛和陈艺溱的眼睛非常相似。

那么,他可能不像陈艺溱,但她...

******

一大早,管家领班侍候着齐老爷起床,然后把他推到饭厅。

丰盛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桌子已经满了。

“少爷起床了吗?”他淡淡地问。

管家总管笑着说:“我去看看。”

“去吧,醒了就拿下来吃饭。”

“好的。”

不久,慧姐抱着艾凡走进了餐厅。

埃文这些天来已经和这位老人很熟了。当他看到他时,他张开嘴笑了。

老人突然心情变好了。“这孩子怎么还喜欢傻笑?”

虽然他的话是这么说的,但语气很温和。

大管事笑了笑,“少爷笑是因为喜欢你。他脾气好。”

齐大师点点头:“他真的是个好脾气,就像小时候的老板一样。”

似乎陷入了回忆,他说了几句。

“大哥小时候脾气不好。如果他不喜欢,他会一直哭。长大了,遇到不如意的事就发脾气。我曾经担心他脾气暴躁。”

“这位先生很聪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管家笑着说道。

齐大师笑吟吟地说:“也不要夸他。他脾气一直到现在都不好。”

他看着正在吃饭的埃文。

“这孩子脾气好,就是怕太好...我不知道他的性格是怎样的,他可以和任何人亲热。”

管家头不会说这个角色像莫兰。

莫兰刚嫁给齐家,所以脾气特别好,对谁都特别好,总是面带微笑。

只是现在,她的好脾气已经被抹去了。

齐和吃了一点食物,就放下筷子,不吃了。

埃文还是爱吃,嘴里全是米粥。

慧姐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继续喂他。小家伙,不要说他不吃东西。

“把孩子给我,让我抱抱。”他突然伸出手。

慧姐下意识的问:“你身体还好吧?”

老人没有生气:“给我。”

慧姐只好把埃文递给他。

他把小家伙放在膝盖上,伸手轻轻抚摸他的头。

埃文抬起头,开心地对他笑了笑,露出一颗小乳牙。

正在这时,一个保镖进来宣布:“先生,这位先生来了。”

齐大师头都没抬:“放开他。”

“先生带了个人来……”

祁瑞刚和于梅一起走进客厅。

于梅没有看到祁瑞刚,而是垂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坐在客厅里,淡淡的看着他们。

“爸,这两天我已经审问过她了,所以带她来见你。”祁瑞刚淡淡道。

齐和看着玉梅,发现她的精神很不好,眼睛下面有厚厚的黑眼圈。

他想,祁瑞刚对她动了特别的私刑。

都市言情

郑智灿

/ 董传

南宫旭不是一个普通人。阮、跟他斗,只会两败俱伤。

他们现在总算得到了安宁,她不想让阮因为她而陷入无休止的斗争和伤亡之中。

如果她注定要死,为什么还要死害他?

李明熙理解她的想法:“就算你只告诉他你得了白血病,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

“看看能不能治好。如果能治好,随时可以说。如果治不好,那就拖着,让他高兴一阵子。”

“你们两个的命运真的很坎坷。”李明熙难过地说。

江予菲并不太难过。她笑着说:“我的命运坎坷。他一直很圆滑。我给他带来了麻烦。”

“他愿意和你扯上关系。”

江予菲不说话了,想起了阮田零的话。

那天她问他和她在一起会不会觉得累,他说很开心。

即使他没有任何抱怨,她也不忍心...

他们很快到达了李明熙的医院。李明熙取了她的血液和骨髓,立即去做了化验。

江予菲没等多久她的结果就出来了。

李明熙拿着检测结果说:“从症状来看,确实是白血病的早期症状。你不告诉我你中毒了,我还以为只是白血病呢。”

“能治好吗?”江予菲期待着提问。

“我不知道。我一定要先找到和你匹配的骨髓,试一下骨髓。”

“毒死我的医生说,只有我自己的骨髓才能延续我的生命。就算找到匹配的,也没用。”

“总要试,不试怎么知道没用。这段时间我先帮你找骨髓。找到了就来开刀。到时候,你要把你的病情告诉颜田零。”

江予菲点点头。“表哥,别跟他说别的,也别跟任何人说,好吗?”

“我知道这关系到阮家那么多人的生存。我就不说了。”

“谢谢。”

江予菲从医院出来,直接回到了老房子里。

她为自己的病迈出了第一步,感觉好多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李明熙帮她到处寻找匹配的骨髓,江予菲继续过着正常的生活。

她的脸几乎和它一样好。其实不用手术也可以。只是浅痕。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不过,阮如果要做磨皮手术,就必须把脸弄得天衣无缝。

李明熙每天把自己锁在实验室里做研究。江予菲的情况非常特殊。她做了无数次实验,都无法研制出解药。

骨髓不见了,东西也不见了。

20天后,李明熙终于找到了与江予菲一半相符的骨髓。

虽然不是完全兼容,半兼容也可以尝试。

她打电话给江予菲,告诉她这件事,请她找个时间做手术。

江予菲说:“表哥,互相同意是没有用的。互相认同没用,互相认同更没用。”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没用?也许毒死你的人骗了你。这可能是普通白血病。”

“我不应该骗我。”

“总之,你得试一试。我给你安排手术时间。过几天你就要动手术了。”李明熙不能拒绝说。

历史军事

金健武

/ 朱皆

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正好看到南宫逸进来。

“南宫逸,阮氏出事了。怎么回事?你知道吗?”江予菲下意识地问他。

她觉得大家都知道,但她不知道。

南宫逸看了一眼电视。“你已经知道了?”

“果然,只有我不知道,是吗?”

“我们不告诉你,也不想让你太担心。”

江予菲不太在乎他。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一知道瞒不过她,就低声说:“前段时间南宫旭派人炸了阮家老宅,也炸了阮家。现在阮家破产了。”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了几分钟。

“没人受伤?”

“除了部分同姓员工有伤亡,家里没人出事。”

江予菲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心里很不舒服。

是他们给那些无辜的人带来了麻烦...

“阮家现在怎么样了?很严重吗?”

其实你不用问她也知道情况肯定很严重。

没想到南宫徐会疯狂的做这些事情。

爷爷,他们现在压力一定很大。

阮下落不明,阮家破产,如今的阮家动荡不安,真是前所未有的惨烈。

江予菲握紧她的手。她知道她不能呆在这个地方。

找到阮,很重要,但他的家人也很重要。

她现在能为他做的就是帮助阮的家人。

江予菲抬起腿,出去找桑格拉斯。

外面,桑格拉斯正在和几个男人讨论事情。

见江予菲来了,便叫人散去,笑着上前道:“嫂子,你是来看我的?”

江予菲点点头:“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是什么?”

“我明天要回a市,阮家那边我不能不管。我把它留在这里给你……”

“嫂子已经知道了?”

江予菲阴沉地点点头:“我才知道。”

桑鲤一本正经地说,“嫂子,你放心回去吧。我在这里,不会有问题。对了,嫂子,这是给你的。”

桑鲤递给她一张支票。

江予菲看到上面巨大的数字,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给我这个?”

“嫂子,现在家里需要钱,希望这钱能解决燃眉之急。”

“不,我不能……”

桑鲤笑着说:“嫂子,这些钱都是老板的。我已经卖掉了夜魂的所有财产。这是收的一些钱。别担心,我还有一些钱。曾经在这里度过搜救,也给兄弟们留下了遣散费。嫂子,夜之魂已经无法维持了,我只能主动解散这个组织。”

江予菲惊愕地看着他

桑鲤尴尬地问:“嫂子,你怪我,我不抱怨,我知道我做错了……”

“不,你做得很好!”江予菲感激地说,“这个时候你很难有这种勇气。夜魂真的要解散了,不然只会失去更多。桑鲤,我代表阮田零谢谢你。”

桑鲤笑着说:“嫂子,你真好。拿着这些钱。”

江予菲没有再拒绝,接过了支票。

她又看了看大海,在心里念着。

科幻灵异

郑绪岚

/ 萧燧

余会不会特地过来迎接莫兰?

即使他坐在这里,那个人也不一定会跟他打招呼。

余是出了名的孤僻,不爱与人交往...

齐瑞刚笑笑:“你不是趁机跟他说买地的事了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莫兰问。

瑞奇只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如果他不同意马丁卖地,你就不能买。”

“那是马丁的土地,为什么要他同意!”莫兰有点不满的说道。

虽然她知道马丁害怕龚蓓,但她还是不同意。

齐瑞刚勾着嘴唇:“因为他是龚蓓余,他有权力有影响力,马丁不敢惹他。”

莫兰想到了刚才和她说话的方式。他笑得很得体,不霸道,看起来很平易近人。

像他这样的男人真的这么霸道不讲理吗?

齐瑞刚又加了一句幽幽的话:“有句话叫你要明明白白,知人知心。”

莫兰愣了一下。也许贝龚宇真的不是一个好人...

吃完后,莫兰和祁瑞刚一起回了公司。

莫兰坐在办公室里,想着买地。

买地真的要征得玉的同意吗?

真的不可能直接从马丁手里买地吗?

莫兰不信这个邪。

她立即拨通了马丁的电话:“布鲁克先生,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讨论一件事。”

“是什么?”马丁在电话那头疑惑地问道。

“你能把你的土地租给我吗?”

“房租?”

“是的,借我十年。十年合同满了,你可以按现价把地卖给我。我觉得是两全其美。你可以在不得罪龚蓓家族的情况下处置这块土地。”莫兰微笑着说道。

马丁立刻拒绝了她:“莫小姐,我还没有想过这个方法。但是这块地我自己开发不了,怎么租给别人开发呢?如果你租了,他们不会让我走的。”

莫兰皱起眉头:“龚蓓家族这么不讲理?”

“是的,他们想以低价买下我的土地……”

莫兰挂断电话,陷入苦恼。

她一定要和于谈判吗?

但是谈判后有效吗?

他们也想要土地,自然不会给她...

莫兰实在想不出出路,以为他只能和余谈了。

他主动和她打招呼,所以他不应该对她做什么。

莫兰拿定主意,让贝琳达帮她联系玉的助理,说想约个时间请玉吃饭。

贝琳达很快和对方约好了时间。

余来不来是另一回事。

下班后,莫兰和祁瑞刚坐车回家。

路上,齐瑞刚好像很随意地问她:“你和宇一起吃饭吗?”

莫兰点点头。“嗯,我想告诉他关于土地的事情。”

“你有把握说服他把地卖给你吗?”祁瑞刚问。

莫兰瞥了他一眼,觉得他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我当然不确定。”

“那你还是请他吃饭吧。”

“别问他,你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现在只能和他谈这个。”

“我明天和你一起去。”祁瑞刚突然说道。

!!-作者:**327|4909002 ->

游戏竞技

周笔畅

/ 司马朴

“不,是个女人。但绝对不是大姐,太胖了,而且是和猪打架。”

女人?!

阮天玲急忙走过去。

有一个女人躺在茂密的植被中。她全身浮肿,面目全非。

阮天玲看了一眼,不忍再看第二遍。

“老板,她还活着,救不救?”桑格拉斯问他。

“不……”

阮天玲在“救”字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就愣了一下。

如果江予菲受伤了,他也希望有人能救她。他不介意为她做好事。

“找两个人送她去医院,别人去找。”

因此,江予菲,谁成了胖纸,被带走了...

城堡外面停着两辆救护车。

一辆车,载着莫兰,冲向医院。

另一张是阮、为准备的。

当然,他不是在诅咒江予菲受伤。他怕她出事,他怕来不及救他。

“这是谁?”

看到哥哥背着一个臃肿的女人,一个奴才疑惑地问。

“如果在路上,赶紧去医院!”

“但是这辆车是给嫂子的……”

“没什么,再叫一个。”

乌拉乌拉

救护车响了,江予菲很快被抬走了。

在车里,医生和护士正在给她检查。

“应该是蛇毒。”

"伤口在小腿上。"

“幸好她自己做了一些急救措施,否则...它只会变得更大。”

“变大?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她那么大,是蛇毒引起的。我估计她现在已经变成原来的四倍了……”

“天啊,这个世界上有这么神奇的蛇毒吗?我想...我觉得她太臃肿了...乔治医生,什么蛇咬了她?”

“鲸蛇。”

“鲸蛇?这是什么蛇?”

“它是一种能使人或动物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膨胀,变得像肥鲸那样夸张和庞大的蛇。它们捕食蛇毒。当你咬猎物时,猎物会随着体积的增大而昏迷。当体积膨胀到一定程度,你的血管就会破裂,然后死亡。”

“哦,上帝!乔治医生,她会死吗?”

“目前看来没有,因为她遇到了我。”

“你?”

“是的,我在非洲丛林的时候研究过这种蛇毒,知道怎么解毒。”

“太好了,你赶紧去救她……”

“别担心,我会救她的。”

乔治医生拿起手术刀,在江予菲的两个耳垂上割了一个小洞,血立刻流了出来...

他用针在她的十个手指上扎了另一只眼睛,为的是给她放血。

毒素大量存在于她的血液中,只要毒素减少,她的病情就可以得到缓解...

当江予菲被救时,阮田零还在树林里到处找人。

几乎所有的树林都被他们掀翻了,但江予菲仍然没有被发现。

“大哥,嫂子不会在这里吧?”桑格拉斯站在他的三步之外,小心翼翼地问道。

阮、两眼发寒,浑身一股不近不杀的味道。

“你带人来,然后找我!另外,派遣两架直升机。找不到人就别来找我!”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