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147体育直播NBA(中国)集团有限公司----至尊毒妃txt下载(1/97)

147体育直播NBA(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乐山很认真地说:“你们都是我父亲的心腹。既然你愿意跟着我,至尊载我自然会看重你,至尊载重用你。”

“但你选择了跟随我,以后你要听我的。你不能擅长索赔。你能做到吗?”

“可以!”男爵和巴狼都很恭敬。

乐山走后,回到了南宫城堡。

他去看了南宫文祥,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南宫文祥低声说道:“看来对付他们有点困难。但只要抓到几个重要人物,其他小角色就不用担心了。”

“我也这么认为。”乐山点点头。

南宫文祥说:“在你行动之前,先找到你父亲的尸体,以免他们把它当作威胁。”

乐山大吃一惊。他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南宫文祥自然知道他的想法:“虽然你父亲和我们是死敌。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你父亲,是我们南宫世家的后裔。别人死了,过去的恩怨自然就没了。他是南宫世家的,死了也要葬在南宫世家。当我们找到他的尸体时,我们会按照适当的规则给他举行葬礼。乐山,你不用在意我们和他的恩怨,只要记住他是你爸爸就好。我们和他的恩怨已经过去了。”

乐山很感动:“爷爷,谢谢。”

南宫文祥笑着说,“你不用谢我。当你坐在我的座位上,你就会知道,个人恩怨不算什么。要想让南宫世家一直繁荣下去,只能顾全大局,懂得放弃。”

开心又有教养的点点头:“我明白了。”

所以他也想放下前代的恩怨,只有好好利用。

乐山希望巴伦等人相信他。

他偷偷给了男爵一笔钱作为他们的日常开销。

巴伦非常感激。他在电话里告诉乐山,他们把仅有的积蓄花了十几年,经常靠私活赚钱。

所以乐山给的钱对他们很重要。

而且乐山给的钱也不是小数目,5000万。

巴伦以为乐山联系了他们,给了他们钱,至少他们被绑在了一根绳子上。

以前他们跟着南宫旭,深知自己的委屈。

南宫徐杀了南宫的独子,逼死了他的女儿,杀了他的女婿。

后来,南宫驸马甚至差点杀了南宫文祥的独生女,害了江予菲的儿子。

总之在他们看来,南宫旭和南宫文祥的恩怨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他们认为,南宫文祥他们恨南宫旭,否则也不会杀他。

所以他们也认为南宫文祥肯定是非常反对南宫乐山站在南宫徐这边的。如果他们知道南宫乐山和他们暗中有联系,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取消他的继承人身份。

南宫乐山在他们身边长大,自然明白这些委屈,明白如果自己站错了一边会怎么样。

但是南宫乐山怎么能无视自己父亲的生死呢?

即使他对南宫文祥有感情,他也会站在父亲一边。

现在他与他们的接触意味着他背叛了南宫文祥和他们。- 5327+514778 - >

李明熙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蒋先生,毒妃果然是你。”

“李小姐,毒妃你终于想起来了。上次送你花,你收到了吗?”

“是你送的吗?我当时不认识那个人,就把花扔了。”李明熙语气很冷淡,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蒋世明笑了,一双桃花眼不断放电。

“没关系,现在知道了也一样。李小姐,这是我送给你的花。希望你能接受。”

他把花递给她,李明熙举手推开。

“我不喜欢玫瑰。”

“那你喜欢什么?”

李明格拉走到门口,勾着嘴唇笑了笑,“我什么都不喜欢。”

“我喜欢你这样洒脱的女孩。”

"..."李明熙,“不好意思,你应该叫我姐姐,我是不是比你大六七岁?”

“李小姐,年龄从来都不是差距。你这么年轻漂亮,看起来比我小六七岁。”

李明熙突然笑了。“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老。”

蒋世明:“……”

他只是说她年轻,不是说她老。

“姜先生,我要上班了。请自便。”李明熙绕过他,大步走向电梯。

这时,萧郎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李明熙看了一眼他,眼睛在墨镜下,没打招呼。

“李小姐,我开车来了。要不要我带你去上班?”蒋世明扔掉玫瑰花,殷勤地走上前去。

结果,萧郎跑得比他快,站在他面前。

蒋世明绕到另一边,正好电梯门开了。

李明熙先进去了,萧郎和蒋世明也进去了。

她两边各站着两个人。

“李小姐,我能带你去上班吗?上班前,让我们吃点早餐。你喜欢什么样的早餐?”蒋世明看着她这边,轻声问道。

他看起来像是在和他的爱人说话。

萧郎的眼神冰冷,电梯里的气压降低了几分,但还是没能让蒋世明闭嘴。

“没有,我有自己的车。”李明胜xi淡淡回绝。

蒋世明笑着说:“像你这样尊贵的小姐,怎么能自己开车呢?我愿意帮助你。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如果是平时的李明熙,她会笑着玩他然后拒绝。

但是她今天没心情。

“蒋先生,我说没有,你不明白吗?!"

蒋世明并不气馁。“我可以请你吃午饭吗?”

“这家医院有午餐!我不需要你来讨好。”

“说实话,我很怀念你的医院午餐,我很想再吃一次。李小姐,你介意我吃吗?”

李明熙转过头,双手抱胸。“当然。这家医院的午餐只对医务人员和病人开放。下次住院可以过来吃。”

李明熙说话很不客气,萧郎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但他们都低估了蒋世明的厚脸皮。

李明熙越是这个样子,越觉得有挑战性。

“李小姐真有趣。你是我见过的最美最迷人最迷人的女人。”

李明熙想说你也是我见过最厚脸皮的男人。

“李小姐,其实你也知道我的心意,我知道我有点唐突,但是我……”

这时电梯门刚好开了,李明熙马上出去打断他。

“但是我……”

蒋世明试图赶上,至尊载但被萧郎挡住了。

他向左走,至尊载萧郎也向左走,他向右走,萧郎也向右走。

如果蒋世明不想保持绅士风度,早就把面前的人推开了。

“对不起,先生,你挡了我的路。”

萧郎假装没听见。

李明希再也没有回头,几个大步走到她的车门前。

她打开门,坐了进去。蒋世明没来得及跳,就把门关上了。

“李小姐,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去。”

蒋世明急忙开车。

结果开车出去的时候,萧郎的车又停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他还故意开得慢,看到李明熙的车走远了,蒋世明气得按喇叭。

萧郎透过后视镜冷笑着看了他一眼。

“前面,你再挡路,我就对你无礼!”蒋世明探头猛骂。

萧郎仍然开得很慢,当汽车到达村口时,他突然停下来。

可惜他的车刚好停在门中间,蒋世明被堵在后面。

窗户摇了下来,萧郎探出头来

“肖先生,有什么事吗?”保安马上上前询问。

萧郎冷冷地说,“你是怎么工作的?一个陌生人跑上楼来找我们,你怎么没注意到?”

“嗯,他说他是来看李小姐的。”

“你通知李小姐了吗?”

“是他说他会给阿利小姐一个惊喜而不通知……”

“李老师根本不认识他!”萧郎冷笑道。“去问问他是谁,不然你不干!”

“可以!”保安立刻朝蒋世明的车走去。

看到蒋世明被保安抓住,萧郎心情大好地开车出去了。

蒋世明气得不知道骂了多少遍。

李明熙开了一段距离,看见萧郎的车追了上来,但蒋世明没有。

正在这时,萧郎的电话来了。

李明熙戴上耳塞:“什么事?”

“我为你赶走了那只苍蝇。不客气。”

“我不想感谢你。等你把自己赶走了,我一定感谢你。”

李明熙挂了电话,踩油门甩了他一大把。

萧郎没有追他,但他只是觉得要追上李明熙真的很难。

但是今天中午,他可以考虑去她医院吃午饭。

李明熙的助手韩笑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

和李明熙与韩相识已久。

中午,李明熙结束了工作,请韩给她提供了午饭。

过了一会儿,她办公室的门被敲了。

“进来。”李明熙起身锻炼肌肉。

门一开,进来的不是韩,而是...

他手里拿着两盒午餐。“我给你带了米饭。我们吃饭吧。”

李明熙皱起眉头:“你怎么来了?”

萧郎走到沙发前坐下,打开饭盒。

“我今天有点感冒,就过来看看,然后正好赶上医院的用餐时间。”

如果她相信他真的感冒了,她会把名字倒过来念。

“来吃吧。”萧郎打电话给她。

李明熙面色冰冷:“这是我的办公室,你得吃饭,出去吃饭。”

萧郎笑了:“我们不是朋友?作为朋友,我不能和你一起吃饭吗?”

至尊毒妃txt下载

“真希望你真把我当朋友。”

“你以为我把你当什么了?”

李明熙不再说话,毒妃这让她回答。

“你吃吧,毒妃我不饿,我出去走走。”她不能出去吃饭吗?

萧郎拿着自己的饭盒起身:“你吃吧,我出去吃。”

然后他没有太多纠缠就走了。

李明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得太远了...

但不会太多,他根本不会放弃。

她今年34岁,萧郎35岁。

虽然他们外表看起来很年轻,但他们真的很老。

萧郎35岁。他应该结婚。她不能耽误他。

李明熙这么一想,觉得自己以后应该更狠一点。

李明熙坐着吃。她一吃完饭,她的助手就来看她。

“院长,有人找你。”

李明熙并不急着问,而是看着韩胆气十足。

“你让萧郎来找我了吗?”

韩笑装傻:“肖先生不是主动来找你的吗?”

“他来找我,你让他来?”

“肖先生是你的朋友,你这么面熟,我还以为你不介意……”

是的,他们太熟悉了。

认识几年了,大家都会觉得关系很好。

李明希不能告诉韩她和的关系很尴尬。

“好吧,下次有人找我,不管是谁,除了我家人,先通知我一声。”

“好的。”

“你刚才说谁来找我了?”

“是文太太。她说她儿子介绍她去看医生。”

文鹏的妈妈?

想到文彭,李明熙立刻想到了文宁。

她平静地站了起来。“带个人去我的咨询室。”

“好的。”

李明希穿上白大褂,向她的诊室走去。

文太太已经在里面等她了,还有文宁。

李明熙看到他们,神色平静。她嘴角挂着微笑走上前来:“你好,文太太。”

文太太和她握了握手:“李小姐,你还是那么漂亮。”

“文太太就叫我明溪吧。说起来,你也是我的长辈。”

“那好,我就叫你明溪。明溪,这是我的小女儿,文宁。不知道你见过她没有?”

“当然,我上次在你儿子的婚礼上见过文小姐。”

“明溪姐姐你好。”文宁也笑着和她打招呼。

李明熙寒暄了几句,请他们入座。

“不知道文太太找我看病的是谁?”

“是我。”文太太笑了。“最近腿有点不好。以前有风湿,现在好像更厉害了。”

李明熙起身蹲在她面前:“我给你看。”

文太太的病是风湿,但年纪大了,风湿就严重多了。

李明熙很擅长治疗这些疾病,但是风湿还是需要慢慢调养,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治愈的。

她给文太太开了一些中药,给了她很多指示,教她一套戒烟前的养生操。

李明熙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不管是哪个病人,都很细心,从来不乱治。

文夫人自然能感受到她的真诚和善良。

“明溪,过几天就是文宁26岁生日会了。我想邀请你参加。那你一定要来。”文太太好心邀请她。

但是,至尊载作为解剖过无数人体,至尊载打过很多仗的医生,她并不害怕所谓的恐怖的东西。

李明熙打开盒子,里面有一个首饰盒和一张漂亮的卡片。

她冷笑着,不顾首饰盒,拿起卡片,先打开了——

【明溪,这是我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我,但是请不要拒绝我真诚的心和我百分之百的热情。

请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也许,我们会是世界上最合适的一对。

——你最忠实的追求者,蒋世明。】

李明熙连看首饰的心思都没有。

她扔下卡,拿起电话。

“是我,我是李明熙。”

电话那头的保安问:“李小姐,有什么事吗?”

“今天有人闯进我的楼层,你怎么不通知我?”

“连续?李小姐,谁上你楼了?”

“和早上那个人是同一个人。”

“李小姐说的是蒋先生吗?情况就是这样。蒋先生白天也搬到了我们小区,就在你对面。”

“我对面的房子?!"

“是的,地板和你一样。然而,蒋先生租了房子,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对面家今天搬走了。”

也就是说,蒋世明以后能光明正大的来找她?

李明熙砰的一声接通了电话。

靠,她的追求者不是要搬到这里来吗?

李明熙看着对面的房子,总觉得蒋世明在那边偷窥她。

李明扬的眉头紧紧皱着,心里发冷。

她很讨厌这种被盯上的感觉,非常!

李明熙立刻起身去拉上窗帘,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明溪,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一直在你看不见我的地方看着你。】

有人曾对她说过这句话。

她听着听着,几乎尖叫起来。

李明熙脸色变得苍白,心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充满了变化?

李明熙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不能忽视的愤怒、疯狂和恐惧。

她花了很大力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她没有心情吃饭。

晚上,李明熙也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她起了个大早,换了鞋,开了门。

“明溪,早上好!”站在门口的蒋世明马上招呼她。

李明熙真的被他吓到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用沉重的声音问道。

蒋世明的头发竖着,也不知道自己涂了多少蜡。

他嘴角带着微笑,像是一种邪恶的魅力。

“我在这里等你一起工作。我搬离了你,你知道吗?以后每天早上都想和你一起上班,晚上一起下班。”

李明博喜马上进屋关门!

过了一会儿,她打开门,把一个盒子放在他手里。

“这个还给你,我不需要。另外,我不会被你感动。我对你没有感觉。我甚至讨厌你。所以以后请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求求你。”

蒋世明捧着盒子,一脸落寞。

“对不起,我想我太唐突了,冒犯了。以后我会……”

“以后什么都没有了!毒妃蒋先生,毒妃你是个很好的人,但我比你大六七岁。我对年轻人不感兴趣,你明白吗?”李明熙从MoMo说。

蒋世明松了一口气:“那么你在乎我们的年龄?”

“没有!”李明熙关上门,不耐烦地说:“总之,我不喜欢你。别再来烦我了。”

说完,她大步走向电梯。

蒋世明追上她,抓住她的手腕:“明溪,别生气,我对你是真心的……”

“走开!”李明熙推开他,脸色冰冷。

“明溪......”蒋世明站稳,上前一步,却被一只手抓住肩膀。

他回头看到萧郎阴沉的表情。

“你放开我!”蒋世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萧郎冷冷地说,“她告诉你不要打扰她,但你不明白吗?记住,以后不要打扰她。”

“你是哪个洋葱?!"蒋世明想挣开他的手。然而,萧郎的手力量如此之大,他不能打破它。

蒋世明想尽办法涨红了脸,还是破不了。

“你不放手,我就对你无礼!”他恶毒的威胁。

萧冷笑一声。

这时,电梯门开了。

他看着李明熙:“你先走。”

李明熙看着他们,果断地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了,他们与她和萧郎的联系被切断了。

李明熙不在,蒋世明突然暴露本性,对萧郎拳打脚踢。

萧郎突然握紧拳头。

蒋世明愣住了。他想抬起腿踢他。萧郎走得比他快。他推开了他。蒋世明踉跄后退几步,差点摔倒。

“你是谁?知道我是谁吗?!"蒋世明残忍的看着他,冷冷的问道。

萧面色淡然,嘴角卷起冷笑。

当他走近他时,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寒光:“你对我来说是谁并不重要。但我想让你记住,李明熙是我的。你,离她远点!”

蒋世明睁大了眼睛:“嗯,原来你对明溪没有什么好的意图!你等我,我一定把你赶走,让你后悔挡了我的路!”

蒋世明转身朝电梯走去。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身后被使劲拉了一下,狼狈的坐在地上。

蒋世明愤怒地抬起眼睛,面对着萧郎冰冷的目光。

萧郎站在电梯里,挺拔的身体和居高临下的眼睛看着他,就像在看一条虫子。

蒋世明愣住了,心底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恐惧。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但他害怕了,动不了。

电梯门慢慢关上,切断了萧郎的视线。

蒋世明刚刚康复。

他抬起手擦了擦额头,出了很多冷汗。

我不知道萧郎是否给了蒋世明一个教训,让他退缩了。

下午李明熙回来的时候,从保安那里听说蒋世明已经搬走了。

我昨天搬到这里,今天搬走了。

不管怎么说,李明熙松了一口气。

如果蒋世明再纠缠她,恐怕她会向阮求助。

李明-xi回到楼上,像捏捏合适的时机,萧郎突然打开了门。

两人四目相对,李明熙正要问早上发生了什么,萧郎说:“那个人不会再打扰你了。”

至尊毒妃txt下载

"...你对他做了什么?”李明熙下意识的问。

萧郎淡淡地笑了笑:“我没对他做什么,至尊载别担心,至尊载他很好。”

“我明白了。”李明熙点点头,开门进屋。

其实蒋世明怎么样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她只是担心萧郎会因为她而惹上麻烦。

但是摆脱了蒋世明的麻烦,李明熙真的轻松了很多。

她哼着歌打开电视,却看到电视上的新闻报道。

新闻内容是在外地发现一具骸骨。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死者是谁,死因是什么。

李明熙的脸变白了,她猛地关掉了电视!

*********

萧郎正在厨房倒水,这时她听到了门铃。

他不相信地向门口走去。

打开监控探头,意外地看到站在外面的人是李明熙。

萧郎打开了门。“有什么事吗?”

李明熙手里拿着一瓶拉菲。“你能喝两杯吗?”

“我的荣幸。”他让开,李明熙走进去,忍不住看着他的房子。

他家的布局和她的不一样,装修风格也完全不一样。

非常温暖...

萧郎笑着说:“这房子不是我装修的。”

是的,是前屋主装修的。

“你先坐下,我去拿两杯。”

李明熙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

萧郎从吧台拿了两个高脚杯。

他放下杯子,拿起瓶子,打开它,给对方倒了一杯酒。

“你想怎么找我喝酒?”

“没事就不能喝一杯吗?”

“当然。以后有事来找我喝酒。”

李明熙举起酒杯,笑着碰了碰他。

然后,她就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喝酒。李明熙的饮酒动作优雅大方,但很快就喝完了一杯。

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萧郎用深邃的眼睛盯着她:“她在想什么?”

“没有。”

她不说,他也不追问。

只是他真的很想为她分担她的悲伤。

李明熙喝了两杯,也喝了,被萧郎制止了。

“别喝。”

李明熙抬起头,因为喝了酒,脸颊又白又红。

她弯下嘴唇笑了笑,笑得更迷人了。

其实李明熙从来没有刻意笑得妩媚,风情,妖娆。

但她只是笑笑,这些特点都会体现出来。

那是因为她的眼睛又长又大,眼角微微上翘,所以笑起来眼睛特别勾魂。

“我找你喝酒。你不让我喝,我拿你怎么办?”她笑着问。

“来点香槟怎么样?”萧郎建议道。

李明熙摇摇头。“没兴趣。我想喝酒。”

萧郎不得不放开他的手,他的声音温暖而富有磁性:“喝酒,不要在喝酒后乱搞性。”

李明熙白了他一眼,倒了一杯,继续喝。

“你也喝酒。”她瞥了他一眼。

小帖喝了杯里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李明熙喝了几杯就醉了。

她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双腿放在沙发的扶手上,摇晃着。

“你说你,为什么要搬到我这里来。我不会接受你,但你必须接近我。你在折磨谁?”

萧郎正视着她微醺的眼睛:“你说谁被折磨了?”

他的眼神很深邃,毒妃李明熙和他对视了两秒,毒妃就有了一种坠落的感觉。

“嗯,谁被折磨了?”萧郎哄问道。

李明熙咧嘴一笑:“当然是你在折磨自己。”

他以为她喝醉了。他以为她会说这是她自己的折磨。

看来他是盼着白来一场。

“我觉得这不是折磨。”

“傻逼!”

萧郎笑了:“你也是个白痴。”

李明熙心里顿时慌了,赶紧端起酒杯喝酒,掩饰着此刻的心情。

她不是白痴,她真的不是...

一瓶酒不一会儿就喝完了,李明熙不满地摇着瓶子:“还有别的吗?”

“是的,只是你喝醉了,今晚和我在一起。我不负责送你回去。”

“威胁我?我不会喝醉的,你放心。去拿酒,多拿几瓶来。”

萧郎不得不起身去拿一瓶。

李明熙抢过瓶子,骂他小气:“这瓶子不许你喝,都是我的。你得喝了再去拿。”

打开瓶子,她直接抱着瓶子喝。

萧郎什么也没说,只是靠在沙发上,专注地看着她。

他的眼睛热得让李明熙受不了。

“看什么!”她盯着他。

萧郎微微欠身,低声说:“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你怎么了?”

“我这样像什么?”李明熙抬起头,笑着问道。

原来,她的头裹在毛巾里。她动了一下,毛巾掉在地上,还没完全晾干的头发自由地垂下来。空空气中仿佛飘着头发的香味。

萧郎的眼睛变暗了:“充满忧虑,非常没有安全感,非常孤独。”

李明熙脸都白了。

“你认为你很了解我吗?!"

李明熙冷笑道:“你根本不了解我,你不懂。”

“我认识你。”萧帖低低道。

李明熙直直地看着他:“告诉我,你对我了解多少?”

“我知道你坚强,你善良,你总是口是心非。”

“错了!我不是这样,你不了解我。”

“你就是这样的。”

“那只是我的一面,不是我的全部。”

“但也是你。无论真假,都是你。”萧郎一针见血。

李明熙的眼睛陷入了沉默。她只拿着瓶子喝酒。

喝了一会儿酒,她抬眸一笑:“真可怜。我最不想接近的人是你,唯一能肆无忌惮的人是你。事实上,我根本不想来找你喝酒……”

但是除了找他,她还能找到谁呢?

李明熙又喝了一口。红酒的颜色湿润了她的嘴唇。

看着她蠕动的嘴唇,萧郎有亲吻的冲动。

慢慢爬起来,他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

李明熙抬头看着他,萧郎的声音很哑:“我很开心,我可以是你的唯一。”

“什么是独一无二的?”李明熙没反应过来。

萧郎迷人的嘴唇:“你不是说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肆无忌惮吗?”

“但不是你所理解的。”

“反正意思是一样的。”

“不是你理解的那样。”

“可你说只有它一个。”

李明熙被他惊呆了,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至尊毒妃txt下载

“我说的是唯一一个后缀很长的无良对象好吗?”

“嗯,至尊载我知道。”

“知道就好。”

萧郎握着她的手说:“你什么时候对我肆无忌惮了?”

“嗯?”李明熙眨着迷离的眼睛。

萧郎的眼神深邃:“我期待着你对我放肆的态度。你什么时候做?”

“你期待什么?”

“是的。我期待你所做的,至尊载我都喜欢。”

李明熙突然咯咯笑起来:“很多人都对我说过这句话。”

萧郎突然沉下脸:“然后呢?你麻木了吗?”

“没有...我讨厌他们对我说,明溪,你是我的全部,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喜欢。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会开心。哈哈,他们以为我是傻逼吗?他们越说这话,我就越讨厌!”

萧郎忍不住握住她的手:“你讨厌我说的话吗?”

李明扬-xi敛去嘴角的笑容。

没有,只有他说的她不讨厌,只有他是个例外。

“对,我讨厌。”李明胜xi淡淡道。

萧郎的眼神有点黯淡:“真的这么讨厌吗?”

“是的。离我远点,我会讨厌的。”

萧探身过去,脸贴近她的脸。

他说话声音很轻微,声音听起来总是那么温柔悦耳。

“但你讨厌它,我不能离开。我该怎么办?”

李明熙看着近在咫尺的眼睛,心跳仿佛漏了几拍。

她扔掉瓶子,用手捧住他的脸。

她微微张开嘴,低声说道:“萧郎,如果你不离开,你只会被我伤到在地。任何一个爱上我的人,李明熙,任何一个放不下我的人,都会被我毁掉。因为...我是世界上最无情的女人。我给你个建议,早点离我远点。”

“我宁愿被你毁掉。”萧郎,逐字逐句,声音低沉而坚定。

李明熙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

她觉得这是她的报应。

是她的冷血报应。

“你愿意毁了我吗?”萧问小家伙,黑暗的眼睛里只有她的影子。

李明熙妩媚一笑:“你自找的,以后别怪我。”

“好。”

他的话音刚落,薄薄的嘴唇就被带着酒精的软唇堵住了。

李明熙本能的用嘴唇吻了一下。

她的动作生涩,但却是最致命的魅力,让人无法拒绝。

萧郎没有立即反击。

他只是抱住她的身体,把她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仿佛要把她嵌入他的身体。

然后,他再也忍不住了,加深了吻。

你的呼吸停留在她的唇上,他的舌头撬开她的嘴,探了进去。然后他们吸收了对方嘴里留下的酒渍。

酒精使他们热血沸腾,头脑发热。

李明熙的身体深深地压在沙发上,他的浴袍被撕开了...

萧郎的吻到了她柔软的脖子上,他的手在她的胸前徘徊。

李明熙斜眼看着天花板。

她觉得自己失去了理智,但她觉得清醒得可怕。

萧郎粗哑的声音传来:“明溪,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永远和我在一起...OK?”

李明熙突然睁开眼睛,“永远”这个词就像一把刀,准确地刺穿了她的心。

她突然回过神来,毒妃酒醒了。

推开萧郎,毒妃李明熙正忙着整理他的浴袍,垂着眼睛,不看他的眼睛。

“刚才是我的错……”她道歉了。

“我...我先回去了。”

李明熙慌慌张张地爬起来,没穿鞋就往外跑。

没跑几步,身体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萧郎绷紧身体,愤怒地咆哮道:“你什么意思?你的一句错话就可以算什么都没发生?!"

李明希很快平静下来,她回头:“你想干什么?”

萧郎的眼里充满了痛苦:“你真的不给我一个机会吗?”

“刚才你明明对我有感觉,告诉我,为什么突然把我推开了?我做错了什么?”

在李明熙的眼里,萧郎永远是那么的平静和从容。

但是因为她,他多次发脾气。

现在他这么伤心谨慎,她心里也不舒服。

“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了吗?”李明熙温和地问,“我说,我是个无情的女人,我会毁了你,你不记得了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明熙勾着嘴唇笑了笑:“刚才喝醉了,现在醒了,不想继续了,就这么简单。”

萧郎的心很大-

他想起了一些事。

去年他也是这样,先是忍不住,然后把李明熙推开。

当时,他无法理解她的心情。

现在他终于尝到了身心的冰冷。

“我没有主动和你发生关系,你明白吗?”李明熙说得比较直白。

萧郎的手垂了下来,他的眼睛现在看着她,仿佛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

李明熙微微垂下眼睛,神色冰冷:“不好意思今天打扰你了,再见。”

没有说太多,她转身离开了。

她关上门,但萧郎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

李明熙很快回到家,立即去卧室换衣服,然后拿出行李箱收拾行李。

衣服装在盒子里,化妆品装在盒子里,所需的工作材料装在盒子里...

李明熙不停的收拾,完了。她拿出手机,给李明臣发了一条短信,让他来接她。

然后她颓然地坐在床上,呆若木鸡。

一股冰凉的液体滴落在她的手背上,才发现她在哭。

从那天起,萧郎再也没有见过李明熙。

她的门关着,没人见过她。

萧郎起初以为她是故意早出晚归,避开他。

但是经过一天的观察,我意识到她根本不在家。

他不知道她已经走了,为了躲避他而搬走了。

突然,是文宁的生日聚会。

李明熙同意去参加聚会,所以他一定会去。

李明臣也收到了邀请,所以她干脆和李明臣一起去了。

文宁的生日聚会是在游轮上举行的,也不是什么小秀。

当李明熙和李明臣到达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他们来得既不早也不晚。

不过来现场的人很多,大多是年轻的公子哥。想必文嘉也想借此机会给文宁找个老公人选。

李明熙很好奇。文宁没告诉她家人萧郎的事吗?

如果叶笑言是个女人,至尊载他有信心可以爱上他。

但他是个男人...他不确定。

也许,至尊载他永远也得不到叶笑言的心。但直到最后他都不会放弃。

只要他活着,他就不会放弃。

出去之前,陈俊一个人在房间里呆了一整天。

叶笑言已经下楼了。看到他终于出来了,他松了一口气。

“要不要吃?”他平静地问他。

陈俊已经从打击中恢复过来。他笑得若无其事:“是的,我睡了一整天,我会很饿的。”

叶笑言没有去探索,他是否真的睡了一天。

“我帮你煮饺子。”

“吃饭了吗?”陈俊突然问他。

叶笑言点点头:“我吃过了。”

他总是按时吃饭,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必须按时吃饭,这一点陈俊很清楚。

陈俊有点自嘲。他不如叶笑言。叶笑言做任何事都很冷静。他应该向他学习。

叶笑言给他做了一个速冻饺子。

陈俊吃完了所有的菜,然后叶笑言又去洗碗了。

“我好久没回伦敦了。明天跟我出去。”陈俊走到厨房门口,对他说。

叶笑言点点头:“好的。”

陈俊不再说什么,去了运动室。

在叶笑言的家里,一切都很简单,除了运动室。

里面的健身器材非常齐全,所以陈俊选择了一台跑步机,在上面跑了两个小时,直到满头大汗。

第二天,他们吃了早饭,准备出门。

但我不希望阿道夫再来。

他来陈俊买皇冠。陈俊见了,直接拒绝:“我说我不卖。我今天有事要做。我没时间招待你。抱歉。”

阿道夫笑了:“没关系,那我明天再来。”

陈俊什么也没说,叶笑言上车走了。

陈俊今天只是四处走走,带叶笑言去了一些他小时候喜欢的地方,并告诉了他很多关于他童年的事情。

“当时我以为自己以后会继承南宫世家,所以做什么都很认真,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标准的成年人,做什么都按照成年人的方式。现在想想,我当时做的事情很搞笑。”

站在泰晤士河畔,陈俊轻松地谈论着他的过去。

叶笑言仔细听着:“你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陈俊瞥了他一眼,点点头,“很大。因为我知道我的名字不是南宫,我一定要优秀到可以继承家业。而且我也知道,除了我曾祖父,其实大家都不希望我继承家族。”

“你当时就明白了?”叶笑言大吃一惊。

“嗯。”陈俊点点头。

叶笑言认为自己足够早熟,但安森比他更早熟。

“然后呢?继承人为什么变了?”

陈俊没有细说,只是简单地说:“因为一个更合适的继承人诞生了,那就是迈克。他姓南宫,最有资格继承。而且,父母不想让我继承,我也不想。”

“幸运的是,迈克出生了。”叶笑言笑了。

陈俊也笑了。“来,我们去别的地方。”

!!

这一天,毒妃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毒妃玩得很开心。

阿道夫又失败了。

他走近豪华别墅的客厅,听到一声优美的钢琴声。

在客厅角落的大钢琴前,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穿着白色的长裙,正在弹钢琴。

钢琴前,一个英俊的男人懒洋洋地依偎着。

男人是东方脸,五官很深。

这个女人也有同样的东方面孔。她深情的看着这个男人,十根手指像生命一样熟练的在黑白键上跳跃。

阿道夫没有打扰他们。

他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静静地等着钢琴结束,才走上前去。

“阿道夫在这里吗?坐下。”钢琴旁的男人嘴角挂着一丝微笑迎接他。

阿道夫没有先坐下,而是微笑着和女人打招呼:“你好,上官小姐。”

“阿道夫还是那么客气,就叫我二如吧。”上官露儿笑眯眯的说道。

阿道夫不敢这么叫她。他又看了看那个人。

他是他们军~火团的团长,名字叫霍真。

“老板,那小子还不肯把东西卖给我们。”他对他说。

霍真扬起眉毛。“他为什么不卖?”

“我想他是这个意思。他的态度很坚定。”

上官钰儿走到霍真身边坐下。她问阿道夫:“你付出了很高的代价吗?”

“我说我愿意多花一个亿买,他不会。”阿道夫说。

上官鲁尔皱起眉头:“那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好人。无缘无故不赚一个亿,他傻吗?”

霍真看了她一眼,笑道:“那小子不缺钱。”

“我不相信。就算不缺钱,谁更讨厌钱。”上官钰儿想了想说:“要不,加点钱,说不定他会被感动。”

阿道夫无言以对。

花这么多钱就为了买个皇冠值得吗?

而且皇冠不是他们老板需要的,但是上官露儿想在结婚的时候用,只好买了。

"真的,你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上官露儿轻声问身边的男人。

霍真几乎给了她一切。他点点头,“嗯,这个提议不错。”

上官露儿突然笑了。

霍真对阿道夫说:“你去问那小子要卖多少,让他开价,随便他。”

阿道夫顿了顿,点点头,“好,我来。”

阿道夫走后,上官钰儿坐在霍真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真的,你对我很好,但是花这么多钱买皇冠我还是有点心疼。”

霍真宽容地笑了笑:“别难受,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什么钱都愿意花。”

上官钰儿突然开心地笑了。“你对我很好。”

霍真紧紧抱住她的身体:“我对你不好,对谁好?”

说完,他吻了吻她的嘴唇,两个人立刻纠缠在一起。

陈俊刚刚回到他们的住处,阿道夫又来了。

“对不起,阮先生,我又打扰你了。”阿道夫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走上前去。

陈俊的心里有点不耐烦,但她脸上却不动声色。

“我说,我不卖,你又在干什么?你以后不用来了,我不卖。”

!!

阿道夫听了他的话,至尊载不仅不生气,至尊载反而笑得更加灿烂。

“阮先生,我们老板让我来找你报价。只要合理,我们愿意买你手里的皇冠。”阿道夫稍稍改变了霍真正的意思。

陈俊一点也不觉得:“我说过我不会卖它,也不会以你付多少钱来卖它!”

“阮先生,我们真想买下它。如果你愿意卖给我们,我们愿意卖给你一个人情。”

这种诱惑确实够大的,但陈俊无论如何也不想卖掉它。

一想到这是叶笑言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的,他就舍不得。

“回去告诉你老板,我对做这笔交易不感兴趣,让他放弃。”陈俊淡淡说完,进了屋。

叶笑言看着尴尬的阿道夫。“这位先生,我家少爷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看中了皇冠,所以舍不得。”

阿道夫自然理解叶笑言,他担心他们会记仇。

“我明白,但我们也很真诚。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小哥哥多劝劝你家少爷。”

叶笑言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阿道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离开了。

叶笑言走进客厅,坐在那里喝水的陈俊问他:“你跟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说你看中了皇冠,所以没卖,所以他们不介意。”

陈俊勾着嘴唇:“你不必取悦他们。过几天我就回去。我会把东西放在城堡里,不拿回来。他们帮不了我。”

叶笑言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回去?”

陈俊有点自嘲的笑了笑:“你要我现在离开吗?”

“我没有……”

陈俊沉默地说:“再过几天,我就不会一直呆在这里了。”

叶笑言的心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他想让他早点离开,但他不愿意...

“早点回去就好。虽然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小心点也不是坏事。”

陈俊淡淡地说:“我不怕他们回去,我要回去继承家业。”

“哦。”叶笑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俊看着他,但叶笑言没有看他。

陈俊微微开口,低声说道,“我说,我带你离开这里。再等一会儿,过几年我带你走。”

“我不会离开这里的。”

“骗人,你根本不想杀人!”陈俊肯定地说,“我知道你想离开。你放心,我带你走,不是为了和我在一起,而是为了帮你。那时候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我不会强迫你任何事。”

叶笑言想说,不要担心他的生活,他留在这里没什么。

但是他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喉咙发不出声音。

他没有说话,但陈俊认为他同意了,他的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迈克继承了家族,我可以带你走。所以在这之前,你要好好活着,等我来找你。”

叶笑言仍然不说话,陈君起身上楼。

他走后,叶笑言弯下腰,满脸悲伤。

阿道夫带回来的,还是失败的消息。

这一次,霍真有些不高兴了。“这个我们都让步了,他还不甘心?”

!!

阿道夫点点头:“是的,毒妃看来他真的不卖。”

旁边的上官鲁尔很不满意。“那个人太忘恩负义了。我们尊重他,毒妃愿意花钱买。他不愿意给我们面子。”

霍真没说话。他看上去很酷,显然是这么想的。

阿道夫仔细一想,“他不年轻了,地位也不简单。估计有些是少爷脾气,不肯卖。但是,他的身份确实不简单。他不卖,我们别无选择。”

他在提醒霍真,他们惹不起他。

上官鲁尔不悦地说,“阿道夫,你太小心了。他的身份怎么了?我们还怕他吗?而且我们已经给他面子了,他不知道怎么好,不能怪我们对他没礼貌。”

阿道夫垂着眼睛没说话。

霍真想了一下,说:“既然他不卖,我就亲自去见他。你安排一下,后天我想请他吃饭。”

阿道夫点点头。“好的,我明白了。如果没事,那我就先下去了。”

“嗯,去吧,这几天我都在为你努力。”霍真理解地说道。

阿道夫笑着说:“这点辛苦算什么。”

阿道夫走后,上官鲁尔问霍真:“真的,你打算怎么办?万一你亲自上门,那小子还会不肯卖吗?”

霍真问:“对,买不到怎么办?”

上官钰儿撒娇道:“你还怕他,不只是小妮子。”

“哎,他身份不简单,我们买不起。”

“但是我们不能怕他.....此外,人们真的想要皇冠,而且结婚时一定要漂亮。真的,你说你想让我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

霍真的笑容不变:“我会尽力买东西,也许一分钱也不用花就能买到。但是,如果失败了,一定不要难过。”

上官钰儿眼睛一亮。“你是说你有主意了?”

“可以,但不一定成功。”霍脸上真的有一种自信的表情。

上官钰儿很开心:“没关系,就算不成功也没关系。我知道你能做到最好。”

霍真请陈俊吃饭的消息很快就传来了。

陈俊知道他必须去吃这顿饭。

如果他不去,真的会得罪霍真。

虽然他无所畏惧,但他不是只会横冲直撞的傻逼。

必要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叶笑言也知道这件事。他问他:“你去吗?”

陈俊笑着说:“当然,我会去的。如果有人请我吃饭,我不会白去。”

“但是...如果这是鸿门宴呢?”

“不会,他们开诚布公地邀请我,他们不会玩阴的,他们只会跟我谈条件。”

“你知道去吗?”

陈俊若有所思地说:“是的,我要走了。不管他们的条件如何,这件事必须了结。”

不杜绝,就埋下隐患。

叶笑言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到时候,多带些人来。”

陈俊笑了。“这不像打架。只有我们两个人。”

“不行,你一定要多带些人,我会安排的!”

“好吧。”见他如此坚持,陈君没有反对。

!!

后天。

叶笑言和陈俊去赴约了,至尊载尽管只有他们两个人去。事实上,至尊载在餐馆附近,叶笑言已经安排了一些埋伏。

当他们下车时,他们看到一个亚洲人向他们走来。

看他的气势和风格就知道他是这支部队的老大~火团,霍真。

霍真怒不可遏,笑着招呼陈俊:“你一定是阮先生,幸会。”

握了握他的手说:“很高兴见到你,霍先生。”

“请齐先生,饭菜准备好了。你来得正是时候,正是时候。”霍真友好地收留了他。

整个酒店都被霍真包了,全是他的人。而陈君这边,只有他和叶笑言。

但是,两个人都很年轻,都很淡定,不害怕。面对这么多人,他们似乎毫无胆怯地走进了无人区。

霍真偷偷观察了他们的神色,两人都很佩服。他不知道它们是否真的无所畏惧,也不知道初生牛犊是否不怕虎。

“阮先生,请坐。”霍真礼貌地示意他。

陈俊也很客气:“霍先生,请坐。”

霍真笑了,他们同时坐了下来。

霍真笑着说:“在遇到阮先生之前,我以为阮先生只是个孩子。遇见你才知道你是英雄少年,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所谓的龙凤。齐先生乍一看是个了不起的人。”

陈俊笑着谦虚地说:“霍先生过奖了,你真了不起。”

他真的不能小看霍真,他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巨大的权力,能在激烈的竞争和残酷的军火市场上站稳脚跟。

霍真挥挥手:“我只是运气。”

这种客气话,陈俊只是听着,根本没当回事。

“过来倒酒。我敬阮先生一杯。”霍真问候下属。

他举起酒杯,对陈俊微笑道:“阮先生,今天我以主人的身份敬你一杯,你一定要干。”

陈俊也举起酒杯,和他轻轻碰了一下,然后抬头一口气喝下了酒。

霍真很高兴看到他这么干脆:“开心!我再次提议为你干杯,为最后一次无意的冒犯。”

陈俊又喝了一杯酒。

他们喝了高酒精浓度的威士忌,喝了两杯后,陈俊没有改变他的颜色。

霍真很热情,招呼他吃喝,从来不提皇冠。他不说,陈君也不说。

在他们知道之前,他们已经喝了很多酒。

两瓶威士忌已经喝完了。

霍真的脸不变色,陈俊也不变色。

陈俊站了起来,站了起来。“霍先生,我已经吃过和喝过很多酒了。这顿饭该散了。”

霍真想先喝醉了再说他的计划。但他真的低估了阮俊臣。这个男孩很年轻,但他的酒量不小。

霍真笑着说:“阮先生先别走。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

陈俊扬起眉毛:“你在玩什么?”

“当然是赌博,但是玩什么由你决定。”霍真笑着唱,但他说的话没有被拒绝。

陈俊淡淡一笑:“赌什么?女王的王冠?”

霍真哈哈大笑,说:“阮先生是个聪明人。是的,这是赌注。阮先生,你想玩吗?如果我输了,我就不会再打皇冠的主意了。”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