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体育华球网(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平凡的清穿日子(1/06)

体育华球网(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如果被抓了,平凡还不如死!平凡

徐梦瑶喝得越来越多,最后她喝醉了。

她把啤酒罐扔在墙上,狂笑起来。

不,她还不能死。如果她想死,她就不得不依靠伤害她的人!

丁没有死,但下次她一定要拉她,她一定要!

徐梦瑶在房间里发酒疯,但他不知道有一个猥琐的男人在偷看她。

徐梦瑶喝醉了,躺在床上,那个人笑了,推开窗户偷偷溜了进来...

这个夜晚是徐梦瑶的噩梦!

第二天早上,她醒了,完全疯了,想毁灭整个世界!

是的,她昨晚喝醉了,而且是被强迫和暴力的。

但她甚至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我只记得他浑身恶臭...

徐梦瑶更加憎恨这个世界。

她变得越来越疯狂和凶残。

但她没有崩溃,而是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算逃离这里。

她不知道昨晚的鸟~兽有没有认出她。

如果他去报警,她就完了。

毕竟警察的奖励很高,100万...

这是遥远的m市的一个小地方。

徐梦瑶小心翼翼地提着行李,穿梭于街道之间。

她正在寻找一栋合适的房子住。

走在一个拐角处,她突然遇到一个走在她前面的男人。

徐梦瑶的尸体跌跌撞撞地回来了。如果那个男人没有抓住她,她就会摔倒。

“对不起,你没事吧?”那人低声问道。

他的声音很好听,但他很熟悉...

徐梦瑶抬起头,看到他的样子,突然睁开眼睛——

此人五官成熟深邃。他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蓝色t恤,长发上沾着一些白色的油漆。

虽然他看起来像个工人,但他仍然无法隐藏他高大英俊的外表。

徐梦瑶仍然发愣,那个男人已经放开她,从她身边走过。

她突然回过神来,转头叫他,“你不认识我吗?!"

那人停下来,不相信地回头看。

这几天,每天都和丁一起出去散步。

镇上有一座小山。

丁给自己定了一个每天爬一次的目标。

爬山后她会很累,吃东西也不会觉得太恶心。

锻炼和增加食物摄入量使她看起来更好。

最幸福的是君齐家,只要她能好起来,她愿意每天陪她爬山。

早上吃完早饭,他们又开始爬山了。

天还没亮,空很清新。

两人在日出前爬到山顶,然后坐在山顶上,看着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

丁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这一生太美好了。

“喝水。”六月齐家递给她水壶。

丁抿了一口,又抿了一口。

忽然,丁看见不远处盛开着一束野生兰花。

从昨天开始就没开过,今天就要开了。

“看那儿!”丁夏楠拽着君齐家,先向他跑去。

她蹲在兰花旁边,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琦君也过来了。“如果你喜欢,我们就搬回来。”

丁夏楠摇摇头:“不,让它在这里生长,它在这里会更好看。”

!!

还有,穿日陈俊一直在说一些恶心的话。

君爱又被打雷了。

在她的印象中,穿日她的大哥很淡定,很淡定。

言情小说里恶心的话怎么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君爱从小被保护的很好。

另外,她一直在训练,生活其实很健康。她每天训练,学习,被爱。

虽然她知道很多事情,但是亲眼所见,亲眼所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其实她毕竟很单纯,单纯的以为谈恋爱就是偶尔牵手,拥抱,接吻。

她真的没接触过限制级。

她的爸爸和妈妈在她之前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于是我突然撞见她大哥大嫂,她觉得自己三观全毁了。

大哥大嫂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似乎已经毁了。

君爱满脸通红,再也呆不下去了。

慌乱转过身来,却突然对着黎明暗热的眼睛。

他站在她身后,离她很近,气息很浓。

在他的眼里,艾君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的心变得更加慌张,推开了他。她迅速逃离了现场。

跑回花园,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的大脑清醒了几分钟。

邓恩赶上了。

爱看他,突然像一只愤怒的小野兽,“你在这里干什么?!"

邓恩慢慢走近她。“如果你不跟着我,我会留在那里吗?”

艾君假装平静,说道:“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家平时不是这样的。”

至少他也是客人。她觉得让客人听到不该听到的话很无礼。

邓恩走到她面前,站得离她很近。

“没关系,这其实很正常。”他低声说。

艾君睁大了眼睛:“正常吗?”

唐恩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嗯,他们是夫妻,所以很正常。而且我们也是成年人,这些东西要努力去接受。”

你热爱奇迹,理解他的意思。

他能看穿她的想法,知道她一时无法接受。

但她不是不能接受,她只是没有看到,所以才有些惊慌。

“这个我当然知道!”君爱装淡定。“这真的没什么,但你是客人,我怕你会笑。”

“我没开玩笑。”邓恩的声音很近。

艾君转过身,被他放大的脸吓了一跳。

唐恩的脸近在咫尺,一双漆黑的眼睛似乎有魔力,瞬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让她无法动弹。

“你...你为什么离得这么近?”你爱结巴问。

唐恩的眼睛更热了,他的嘴又黑又哑。“我不想欺骗你,其实……”

你的眼睛因好奇而睁得大大的。

邓恩停顿了一下,她的声音像她的幻觉一样轻。“其实,我一直想对你做那些事……”

隆隆声-

第一次,君爱感觉像晴天霹雳。

她的瞳孔无限放大,整个人都石化了。

“我说的是真的……”当邓恩柔和的声音没有消失的时候,君爱感觉到嘴唇发烫,被他吻了。

她突然恢复过来,像触电一样把他推开。

邓恩毫无保留地坐在地上。

你心爱的人脸又白又红,她指着他诅咒他。

“唐,你怎么这么刻薄,这么有上进心!”

!!

“我真的错怪你了,平凡你是,平凡是……”

你的爱不能继续诅咒。

邓恩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一丝羞愧。

“我算什么?”他问。

动物...

你还是没说。

“一句话,你的想法太多了!我们是朋友,你怎么会有那些想法?我以前真的看错你了吗?”你爱我后我觉得有点难过。

邓恩为什么要对她做那些事...

你的爱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就像她空白色的生活突然被泼了一瓶墨水,白色被染成黑色。她震惊、愤怒、无助。

唐敢说,自然不会以她骂为耻。

“我只是说实话。既然喜欢你,我怎么会没有那个想法呢?”多恩很坚决的说:“君哀,你还觉得我是第一次见到的多恩吗?"

你喜欢等一会儿,看着他。

邓恩低下头,走近她。“你看清楚了,我不是那个邓恩。我已经长大了。我现在是正常人了。”

“还是一个爱你把你当女人的男人。”

"..."艾君被他撞了,失去了语言功能。

多恩愚蠢地轻轻吻了她的前额。“可是我从来不敢侮辱你,即使我想,但我会克制自己,因为你是我心中最美的。”

你的爱真的是灵魂出窍。

邓恩的话让她无法思考,瞬间改变了世界观。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惊讶的发现,唐恩真的长大了。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欲望和希望的男人,不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小男孩。

她也意识到自己不是小孩子了。

你爱情里的象牙塔突然崩塌。

很久以前,上帝创造了亚当和夏娃,夏娃引诱亚当偷禁果。

现在她觉得是唐恩引诱迷惑她偷禁果…

你爱的心很乱,你的心也很乱。

唐恩这样看着她,叹了口气。他真的吓到她了吗?

抬手拥抱她,他轻轻抚摸她的头。

“你的爱,我也不想这样吓到你。但是我真的不想等。你不能正视我的存在。我不知道如何让你正视我对你的感情,除了彻底告诉你我的想法。即使真的让你害怕...我不后悔。”

你的爱突然纠结了。

邓恩下意识地加大了力气,紧紧地抱住了她。

“放手……”你喜欢愤怒的咆哮。

邓恩不说话,只是用尽全力抱住她。

你的爱拍打着他的胸膛。他哼了一声,但还是没有放开她。

艾君挣扎了很久,突然感到很累。

她没想到邓恩的力气这么大。

他把她抱在怀里,她呼吸困难。

“唐,放手,别让我恨你。”你喜欢平静地说。

唐恩的身体僵硬了一会儿,然后他慢慢放开了她。

举手想扇他一巴掌,却止步于空。

邓恩盯着她,没有闪烁或隐藏。

你爱忍着酸溜溜的眼神把手放下。

她打不过,唐恩也没对她怎么样,只是莫名其妙的生气。

!!

平凡的清穿日子

“算了,穿日你以后别来了,穿日我们做简单的朋友吧。不满意就不要做朋友。”她淡淡地说。

“真的有那么生气吗?”邓恩低声问道。

你爱瞪眼,“你觉得呢?我不应该生气吗?!"

唐恩突然笑了,那笑容就像冬天的一丝阳光。

“你生气了,我怕你对我没感觉。”

“你……”你不能说爱。

邓恩真的很开心。

你的爱会生气,总比她冷淡轻盈,对他的话没有反应要好。

“但是如果你真的生气了,你可以拿我出气。”邓恩真诚地说。

“你真的太过分了!”你爱憋一句话。

邓恩低下头,没有否认。看到他这个样子,你的爱就有点释然了。

至少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以后别来了,我不欢迎你。”说完,她转身离开。

邓恩看着她走远,她的眼睛变暗了。

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有点冲动。

你爱的是纯洁单纯,朦胧美好的爱情。

在她的世界里,爱情是纯粹的东西。

他毁了她今天的爱情观。她会生气,但他依然无怨无悔。

刘易斯给了她青春的爱,她再也不会接受他对她少年时代的感情。

然后,他只能给她赤裸裸的男女感情。

这一次他想先打入她的内心,却又无法被打动。

不知道邓恩什么时候走的。

她一直呆在卧室里,直到吃晚饭。

吃饭的时候,她有点格格不入。

“你在想什么?”身边的小葵问她。

你爱回过神来,她看着她,突然想起了下午遇到的尴尬场面。

你爱腹诽,都是他们的错,不然邓恩也不会冲动说出那些话。

“没什么,想事情。”

“你在想什么?”江予菲也好奇的问。

“创造。”你的爱是敷衍。

每个人都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她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在考虑创作。

但她没说,他们也没问。

江予菲把话题引向了琦君。“琦君,我听说公司里有几个女员工喜欢你?”

这个话题真的很刺激,连你的爱情都引起了兴趣。

琦君抬起头,眨了眨眼睛。“谁?”

“你不知道谁喜欢你?”

“嗯,不知道。”君齐家平静地回答。

“你有喜欢的人吗?”江予菲笑着问,期待着。

她24岁了,连外遇都没有。她怕他不正常。

君齐家自然知道她说的像什么。

“没有。”

“没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琦君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没有。”

江予菲从不灰心。“你喜欢什么?我会找人给你介绍几个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不知道。”

“我心里有标准吗?”

“没有。”

江予菲将会气馁。“你没想过和女生接触?”

“嗯。”

"...你整天都在想什么?”

“吃饭工作。”君齐家很诚实的回答。

江予菲被打败了。她举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孩子,从今天开始,你要好好想想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再想想吃饭工作?”

!!

琦君看了她一会儿,平凡然后下定决心点头:“好的。”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没错,平凡男生应该喜欢女生。你现在开始理解还不晚。赶紧找个喜欢的。”

艾君笑着插话道:“我真不知道我二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不过,我感觉他估计很难找到喜欢的人。”

江予菲瞪着她:“别诅咒你的二哥。如果他找不到老婆,我就拿你当问题。”

小君爱撅嘴:“妈妈偏心。”

“我哪里偏心了?”

“我只关心二哥,不关心我。”

江予菲笑了:“我不在乎你,不是因为你不想结婚。反正随时都可以结婚,二哥就不一样了。”

艾君突然想起了唐恩。她干脆闭嘴,不再说话。

晚上你爱登录游戏发现未知在线。

她让Anonymous做任务,Anonymous同意了。

两个人痛快地打了一场,艾君随意地和他聊天。

【匿名,你有女朋友吗?】

不,为什么,你对我感兴趣吗?】

【去吧,少自恋!你几岁了?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

【还没21岁。】

【很年轻,没交过女朋友?】

【嗯。】

虽然艾君从未见过无名氏,但她能感觉到无名氏是个好男孩。

至少他说话,有很好的文化。

【没想到你这么大了还没有女朋友。你为什么不付钱?是因为你眼光太高了。】

艾君问完之后后悔了。

她和无名氏还不够熟,不能问他* *。

还好没人回复她。

我喜欢一个女生,但是她还不喜欢我。】

[我明白了。】原来心是属于的。

你爱好奇地问:“你不坏,她为什么不喜欢你?”你没告诉她吗?】

【是的,但是她也有喜欢的人。】

你的爱突然觉得无名的情况和唐恩差不多。

估计是动了恻隐之心,她好心劝他,[既然她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她,再找一个。】

如果是你,我可以考虑一下。】

别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

那是没有出路的。她不喜欢我,我也忍不住不喜欢她。反正我没救了。】

你为什么像黎明一样固执?

你爱恨铁不成钢。【太阳底下那么多女孩,你凭什么为了她放弃整个森林?别傻了,赶紧找个好点的。】

【我也想对她说这个。】

你的爱无言。

【活该你单恋,你这么固执,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老婆?】

你好像觉得忘记一个人很容易。】

你爱撇嘴,[不,只是人家不喜欢你,你还喜欢她做的事。】

她很好,我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女孩了。】

你爱的心莫名其妙的被堵住了。

【如果她一辈子都不接受你怎么办?】

无名沉默了一会才回答,“她不爱我也没关系,只要我一直爱她。】

你喜欢叹息。她见过很多痴情的女生,但没想到有很多痴情的男生。

唐恩是一个,未知也是。

说实话,她希望唐恩忘记她,找一个更好的女孩。

!!

她也希望不知名的喜欢的女孩能被他感动,穿日和他在一起。

但是她没有想过为什么不能被唐恩感动,穿日和唐恩在一起。

感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落到你头上的。

你是多么爱去体会黎明和无名的心情。

他们控制不住自己。如果他们能忘记,他们怎么能不忘记呢?

艾君决定结束这个话题。【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不想一直欠你一顿饭。】

【欠下吧,也许有一天我没饭吃了,可以免费吃一顿。】

【你不想吃?如果你不想吃,我就不邀请你了。】

【我当然想吃,先欠着。】

【随你便,不过到时候要不要请你吃饭看我心情?】

【不行,不能靠。】

【然后可以快速设置时间!】

嗯,后天下午怎么样?】

是的。】

约定好时间地点,君爱不打算聊天。

我下了车,后天见。】

【嗯,再见。】

艾君关掉电脑,去洗澡睡觉了。

然而,她做了一个梦,一个男人抓住她的手,她的声音很迷人。“你知道,我一直想对你做那些事。”

梦里的王子不明白他的意思。“是什么?”

然后,她的嘴唇被吻了一下,然后那个男人强壮的身体被压了下去,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你喜欢惊讶地睁开眼睛,最后看到那个男人的脸。

原来是唐恩——

邓恩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身体,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体温,他的呼吸和他强壮的身体。

君爱突然惊醒。

睁开眼睛,发现是黎明。你喜欢松一口气。

真的,你为什么做那样的梦?

都是邓恩的错,那个混蛋!

但在梦里,他抱着她的感觉似乎很真实,真实得让人心悸...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男人这么抱过她。

那种感觉很奇怪,但很强烈,让她感到不知所措。

不,道恩昨天那样拥抱了她。他不顾她的意愿紧紧地抱着她,她无法挣扎。

而且,虽然她能挑出十七八个壮汉,但在这样的怀抱里,她分明觉得自己是个弱女子。

面对强壮的男人,虚弱的女人总是很容易被征服...

啊,啊,她在想什么!

君爱赶紧起身,摆脱了她凌乱的思绪,然后收拾东西打算出去发泄。

发泄爱的方法就是骑自行车。

她戴上头盔,骑着山地车出去了。

艾君不知道去哪里,所以他一直沿着这条路骑。不知疲倦地骑了几个小时后,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人很少,而且完全是在外面。

在路边休息了一会儿,吃了点东西后,她继续赶路。

几个小时后,她来到一个湖边。

湖边钓鱼的老人只有一个,远处还有一些零散的农舍。

艾君走到老人身边坐下,问他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的风景。

老人看着她像个小女孩一样走出去,亲切地劝她:“小姑娘,看你从城里来。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

平凡的清穿日子

艾君笑着说,平凡“我并不孤单。我家在后面开车。我们出来找地方玩。”

老人相信了她的话。“我们这里没什么有趣的。然而,平凡在最初的几公里里,有一片果林。现在梨花刚开,你可以去看看。”

“谢谢爷爷。”

君爱立即赶到果林。

她打算看完梨花回家。

十分钟后,她终于找到了果林。

现在是梨花盛开的季节,梨花很快就会枯萎。幸运的是,他们还没有。

一片片白梨花看着很美,不禁想起一首诗。

突然,像一阵夜风吹过,仿佛梨树盛开。

小君喜欢在果林里快乐的散步,自己也拍了很多照片。

她在朋友圈发了照片,上面写着:这里真美。

很多人马上回复她。

江予菲:[女孩,你去哪里了?】

阮::[天晚了,快回来。】

阮俊臣: 【折点梨花回来,你嫂子喜欢。】

你爱看大哥回复故意哼哼。

现在大哥心里只有大嫂,真让人心酸。

悲伤是悲伤的,但艾君还是找到了一个负责果林的人,并为许多茂盛的树枝付出了代价。

然而,她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回去。不知道梨花是否还在这样的精神里。

你已经玩够了,你喜欢回家。

谁知道,当你骑自行车走到一半的时候,天上会下起小雨。

今年春天雨水很多,所以你喜欢生气,出门时忘记带雨衣。

还好路边有个加油站,君爱在那里避雨。

江予菲立即打电话给她,问她现在在哪里。

艾君安慰她:“我差不多在城里,但是现在有点下雨。雨停了我就回去。”

“现在天黑了。我会让你父亲来接你。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艾君笑着说:“妈妈,你太小看我了。不安全的不是我。”

江予菲对她笨拙的技巧笑了笑。“如果我们有一阵子没停下来,我们会去接你。你要注意安全。”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挂断江予菲的电话后,艾君去加油站的小卖部买了些巧克力吃。

她没有去休息室休息,而是坐在外面等雨停。

不过雨显然不会很快停,估计接下来几个小时都有可能。

艾君很生气,正要打电话给她的家人去接她,这时她看到一辆车冒雨驶来。

那辆车是保姆车,好像是去加油站的。

艾君犹豫了一下,想知道这辆车会不会回市里。

车子果然进了加油站。

驾驶座上的人变得清晰起来。

你爱睁大眼睛,那个人好像就是多恩。

君爱已经确认是他。她视力很好,不会认错人。

他为什么在这里?!

汽车停下来,唐恩下了车。他已经见过她了。

但是他没有马上走向她,而是告诉工作人员给他的车加油。

然后他向她走来。

“你怎么来了?”你爱看着他,惊讶地问。

唐恩看着她,看到她没有淋雨,这让她感到安心。

“我觉得天气不好,估计会下雨,所以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去吧。”

!!

你的爱被卡住了。

邓恩先拿了她的山地车,穿日放在汽车后备箱里。

爱自己内心的滋味很复杂。

她没想到唐恩会担心她会淋雨,穿日所以她来这里找她。

他应该看过她在朋友圈发的照片。

她的手机打开定位功能,发照片的时候会出现地址。

只是果林所在的地方太偏僻了,她甚至不知道在哪里,他就找到了。

他一定是在她发出照片后开始的。

从城市到这里,也要很多时间。

上车,你喜欢脱下头盔和手套。

“这里。”邓恩递给她一瓶水和一包湿巾。

“谢谢。”

艾君接过来,喝了点水,用湿巾擦了擦脸和手。

邓恩又递给她一袋食物。“先吃点东西。”

艾君默默地接过来。包里有饼干、八宝粥和面包。

她吃了一条面包,胃感觉好多了。

车与外面的寒意隔绝,君爱也没那么冷。

唐恩慢慢地开车,播放舒缓的音乐。

艾君不想保持沉默。他用头问他:“你真的来找过我吗?”

多恩勾着嘴唇。“我来这里干什么?”

没错。是郊区。他在这里做什么?他还开了一辆保姆货车。

开这么大的车是为了方便她的山地车。

“谢谢。”君爱觉得一句感谢的话似乎太干巴巴的,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邓恩瞥了她一眼。“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不如以后再和我一起吃饭。”

“你还没吃饭?”

“嗯。”

“好。”艾君不扭捏。“我们去吃火锅吧。”

“是的。”

君爱不知道说什么。经过昨天的事情,她现在有点尴尬。

现在唐恩特意来看她,但她来看她只是因为担心会下雨。她的心没有被触动是假的。

她的家人非常爱她,她认为世界上没有人会比她的家人更爱她。

下午天气不好,我家没想到她半路淋了雨怎么办。

即使后来真的下雨了,家人也不太担心她一个人出去。

其实她自己也不担心。她身体很好,功夫也很好。

但是,邓恩没多想,就直接来了,只是因为这一天可能会下雨。

如果没有下雨,他就白来了。

艾君忍不住问他:“你出去的时候,天没有下雨,是吗?”

“嗯。”

“如果不下雨,你不会白来吗?”

邓恩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现在时间不早了。就算不下雨,你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安全。”

“我技术很好,怎么会不安全呢?”

“你不是天下无敌。万一出事了呢?”

你的爱莫名其妙的想掐死他。“你瞎操心,我能有什么意外?我曾经一个人在森林里住了半个月,森林里有很多野兽。”

吱-

邓恩突然停下车。

君爱没系安全带,额头几乎和挡风玻璃亲密接触。

“你在干什么?”她用愤怒的声音问道。

多恩用阴沉的目光看着她。“你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吗?”

!!

平凡的清穿日子

你的爱是愚蠢的。

他生气了吗?

“我很自信,平凡难道不应该自信吗?”她有自信的资本。她为什么不能自信?

另外,平凡自信不是坏事。

邓恩双手握紧方向盘,让关节更加分明。

但是他很好的克制了自己的愤怒。

“自信没什么,但不要太自信。无论如何,你是女生,不是男人。即使你很坚强,也要学会更好的保护自己。至于在森林里呆半个月,还是不要干了。”

君爱眨眼。他生气是因为她说她在森林里呆了半个月?

“那是为了训练,我通过了测试。就算我再去,也没事。”

唐咬紧牙关。“总之,以后不要冒险。任何时候都不要冒险!我也不觉得你傻。为什么要过好日子?但是,你必须发现自己有罪。”

你爱瞪大眼睛,他应该这么说她。

她马上反击,“你傻,你全家都傻!”

唐恩突然感到又气又好笑。

他目光柔和,“对不起,我刚才说的有点过了。但我说的是实话,以后别傻了。”

你的爱看着他气鼓鼓的,但她也知道他在乎她,所以很难开口。

你的爱不是一个不识抬举的人。

她叹了口气,“嗯,我理解你的好意。你觉得我傻。我有好日子过,但也要吃苦。

你不懂。做女人是我的梦想和追求。既然我有机会实现我的梦想,为什么不试一试。

虽然之前的训练很辛苦也很危险,但是我从来没有出过意外,因为我一直被保护着。

我不想天下无敌,只要能达到目的。至于冒险,没有人强迫我去做,我也绝对不会去做。

结果证明我最初的选择是对的。我现在对自己很满意。如果我遇到危险,我可以保护自己,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对我来说总比拖累别人好。"

邓恩知道阮家情况特殊。

万一她真的有危险,他会庆幸她有能力保护自己。

唐恩轻声说,“你说的很对...我不是反驳你的大胆,我只是怕你以后突然冒险。既然不能,那我就放心了。我刚才有点冲动,对不起,别生我的气。”

他道了歉,君爱也不好意思再生气了。

“算了,为了你的真诚,我原谅你。你现在可以走了,我很饿。”

“好了,我们回去吃饭吧。”邓恩微笑着发动了汽车。

经过这次麻烦,两人之间的气氛并没有恶化,反而变得更加轻松随意。

有时候,适当的小打小闹会增进感情。

当汽车到达城市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外面还在下雨,路上行人很少。

你爱上车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说她现在和多恩在一起了,家里人也不再担心她了。

他们找了一家火锅店,点了一盒,点了很多好吃的。

两个人都是大肚子,一个人点了七八盘牛肉片。

!!

邓恩以前不能吃辣,穿日也不习惯吃火锅。

现在他吃得很开心。

“好吃。”你爱红着嘴吃饭,穿日满意地叹气。

邓恩也吃得很舒服。他在她的碗里放了一个鱼丸。“我知道一家新餐馆,那里的烤鱼很好吃。改天我带你去吃。”

“真的好吃吗?”

邓恩自信地说:“一定要吃一次,想吃一辈子。”

你对食物没有抵抗力。

“嗯,到时候带我二哥来,他是吃货!”

唐笑笑:“我觉得你才是吃货。”

君爱不收,“我没你吃得多。”

邓恩看着一堆空盘子。“那些好像是你最喜欢的菜。”

她确实比他吃得多一点。但是她一天都没吃好,没法比好!

等她吃饱了,邓恩开车送她回去。

到了阮家,天还下着小雨。

多恩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送她进屋。你喜欢留他喝杯茶,但他拒绝了。

“那路上注意安全。”她告诉他。

“我会的,你进去,我回去。”

“好,你去吧。”君爱站着不动。

邓恩对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君爱突然看见自己的后背湿了。

他穿着黑色西装,所以你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

而她的身体,根本没有一滴水。

“黎明!”艾君突然拦住了他。

“是什么?”邓恩迷惑地回头看。

在雨中和昏暗的灯光下,唐恩的眼睛格外明亮,轮廓分明的五官变得更加深邃。

你爱得出神,觉得他的形象好高。

“没什么,今天谢谢你。”你喜欢笑着说。

“不客气。”邓恩也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当他的车离开时,艾君还站在屋檐下。

“人都走了,你还在看,这么舍不得?”戏弄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艾君转过身来,严肃地说:“不,我在想一些事情。妈,你别再害我了,连唐恩都比不过。”

江予菲突然被判有罪,人们惊呆了。

“我们为什么不伤害你?是因为我们没接你吗?本来,我们都要离开。是你打电话说我们遇到多恩了,没去。”

“哼,多恩发现天气不对就来接我!”小公主,脾气直爽,习惯了在家里任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江予菲很惊讶。“他是特意来接你的吗?”

你爱故意想装出可怜的样子,“是的。他发现天气不对,怕我半路淋了雨来接我。你说你最爱我。直到下雨你才想来接我。反正你别伤害我,我是这个家里最穷的。”

江予菲怔了怔,然后忍不住笑了。

艾君很莫名其妙。“妈妈,你笑什么?”

江予菲也没回答,拉着她进了客厅。

今天下雨了。大家都在家。没有人出去玩。

江予菲走进客厅,把你的爱说了一遍。

艾君强调:“我错了吗?你就是不伤害我!”

阮奇迹般地没有哄她。她反而板着脸说:“所以在你心里,我们不如多恩?”

!!

阮目顿了顿,平凡道:“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平凡你却突然回到A城。

现在你失忆了。也许你是装出来编个理由回到我儿子身边。

江予菲,当你和田零还没有离婚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好女孩,但是你毒死了我的儿子,差点杀了他。

你觉得我会接受你做我媳妇吗?"

江予菲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她站起来,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不,我不会做那种事...阿姨,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当时,田零喝的茶杯上有你的指纹."阮妈妈瞪着她,冷冷地说。

"..."江予菲无言以对。

她不知道如何证明。

她忘记了过去,阮穆有理由说她说的话。她没有辩护的可能。

但她相信自己,不会做任何有害的事。

“我不会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去打听一下。不,他太在乎你了,不会承认的。你可以问爷爷,问田零的爸爸,顺便还有李伟。这件事我们都知道。”

江予菲双腿一软,突然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是真的吗?

她真的毒死了阮田零吗?

江予菲浑身没有力气,脸色非常苍白。

阮目又递给她一盒,叹道:“我家不要你们两个在一起,田零要和你在一起,只好妥协。这个盒子里装着一个我珍藏多年的玉镯。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你……”

从阮的母亲房里拿着一个盒子出来,正遇见从书房出来的阮。

他看到她脸色苍白,皱起眉头,焦急地问:“怎么了?”

他的目光落到他父母的房间里,眉头皱起,冷冷地问她:“我妈跟你说了什么吗?”!"

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紧张?

江予菲想起了他对她说的话。

【有几个女人一直不同意我们的意见,我怕她们在你耳边说三道四。】

【你以后会遇到他们,但不要当真。他们说的话是恶意的。有问题可以直接问我,不要相信别人说的。】

他对她说这些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机会吗?

他害怕她会知道他们的过去,然后做出他不想看到的反应?

而现在,他为什么那么紧张阮木对她说的话?

我也担心阮妈妈会把一切都告诉她,你知道吗...

但这些只是她的猜测。在她恢复记忆之前,她不能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

江予菲笑着摇摇头说:“你想得太多了,但是我姑姑什么也没告诉我。她刚刚给了我这个。”

她把盒子递给他,阮田零伸手去开门。

在精致的盒子里,一个绿色的手镯拖着亮黄色的丝绸。

手镯乍一看很贵,不是普通的礼物。

阮,笑着说:“这个我妈给你你就留着吧。如果你喜欢玉,下次我们可以买更多。”

这个信息,穿日在她看来,穿日就像是一个幻想。

监禁,堕胎,投毒,逃跑,逮捕,怨恨。

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颤抖着说了一些话。

【告诉我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让你知道过去的真相。】

江予菲又问:[什么对你有好处?】

【你恢复记忆对我最大的好处。】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你迟早会明白的。今天就到这里吧。慢慢来,下次再聊。】

对方的头很快就黑了,江予菲打了一个字,想发出去,但还是删了。

关掉qq和电脑,她坐在电脑前发呆。

她觉得她和阮的过去很平常,但感情上有点纠葛。

没有人会想到他们过去的事情如此复杂,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监禁,投毒,光是这两个字她就接受不了。

她的生活一直平静祥和。

一点点违法的事情在她生活中是不会出现的,她甚至都没遇到过,也没碰过。

但是那些事情发生在她身上...

江予菲深吸了一口气。她躺在桌子上,大脑和心脏一片混乱。

她确信她现在还想和阮在一起。

因为她不知道那些话是真是假。

就算是真的,她已经失忆了,除了过去发生的事,她没有任何负面情绪。

如果是假的,就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和阮分手。

而且她爱他,很喜欢他。

她不会和他分开,她会永远和他在一起。

但是,她有点担心,担心那些事是真的,担心有一天她恢复记忆后会恨阮。

而那个时候,她会比死了还要惨。

毕竟她一直很讨厌阮,最大的愿望就是逃离他。

可惜她突然失忆了。她没有逃离他,而是和他呆在一起。

如果一切属实,她已经恢复记忆。每当她想起阮和在一起的那一幕,就会很难受。

但是如果这些不是真的呢?

江予菲焦躁不安,挣扎着,然后钻进了角落。

阮天玲推门进来了。她听到一个声音,忙着整理情绪。

“雨菲,你在干什么?累吗?”阮天玲走过来,疑惑地问。

江予菲抬起头来。她对他扯出一个微笑,但不太成功。

阮,两眼一亮,皱着眉问:“你怎么了?”

江予菲苦恼地说:“我被一件事缠住了。”

“是什么?”

对,是什么!

江予菲的大脑迅速转动,突然想到一件事。

这几天,她和阮做爱,而且好像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

江予菲突然想到那个神秘的女仆所说的话——你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特别能刺激她。

她不喜欢堕胎,特别特别!

“你纠结什么?”阮天玲锐利的目光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江予菲脱口而出:“我现在正纠结是否要孩子。我们好几次都没做过什么避孕措施?”

阮天玲一听,平凡顿时脸色阴沉。

“你不打算要孩子了?”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现在要生孩子了吗?

江予菲吓坏了。

虽然她的实际年龄是二十二岁,平凡但在她心里,她认为自己刚刚二十岁,一个非常年轻的年龄。

如果不是遇到阮,,在这个年纪,她根本不会考虑谈恋爱和结婚。

更别说生孩子了。

她现在很难生孩子。

“是的,我还不打算要孩子。我们没结婚,不能这么早生孩子。”江予菲点点头,想着早点告诉他自己的想法,这样他就可以有心理准备了。

在阮,看来,结婚根本不是一件事。

“我们现在可以结婚,婚后可以生孩子。”

“但我还没准备好结婚……”

“雨菲,我们都结过一次婚,这不需要准备,拿到证书就行了。你想什么时候办婚礼?”

江予菲摇摇头说:“以后再说结婚,以后再说生孩子。”

阮天玲顿时急了,“未来是什么时候?!"

他抓着她的肩膀小声说:“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为什么不能结婚?”你不爱我也不想嫁给我吗?"

“不,真的太快了……”江予菲无力防守。

可惜阮、根本不听。

“哪里快?!我们没有在我们面前做避孕,所以估计你也怀了孩子。现在是结婚的好时机。婚后会有孩子。于飞,你不想要个孩子吗?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江予菲神色怔怔地。

她肚子里真的怀了孩子吗?

她和阮是的孩子...

江予菲想象着一个孩子,但他无法想象。

她脑子里没有孩子的概念。这就像问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是否期待她的孩子。

她会茫然的看着你,奇怪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的问题。

她还是个孩子,她怎么能指望一个孩子来呢...

就算偶尔期待,也是期待时间长了,不是现在。

江予菲看着阮田零,疑惑地问:“你真的想要个孩子吗?”

阮,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是的!我真的想要一个,于飞,我们要一个吗?”

她低估了阮、的急切心情。

他们那天决定谈恋爱,第二天上床,第三天求婚结婚。

她直接怀疑如果当时她同意结婚,他第四天就要生孩子了。

这个速度太快了,她根本适应不了。

他为什么这么焦虑?

是害怕她的记忆,然后离开他?

江予菲的心刚刚平静下来,又开始感到不安。

“不可能!阮,,我现在不想要孩子,你别再说了。”她不耐烦地推开他,起身走到卧室中间站着。

阮,直起腰来,板着脸问:“你这次怀孕了,要不要?”

"..."江予菲突然转过身来,惊讶地看着他。

阮、两眼深深地、锐利地盯着她,继续问:“你要吗?”

一提到阮,穿日就生气了。

刚才他生气地摔门,穿日太过分了!

他逼她结婚生子,还对她发脾气,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可原谅的!

江予菲摇摇头说:“不用等他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但是你知道你父母住在哪里吗?”

江予菲点点头:“我知道。”

她的父母搬到了新家,阮已经告诉她了。

“李伟,我要走了。”江予菲对她笑了笑,开始向外面走去。

李婶不敢露面,只好马上给阮天玲打电话汇报情况。

江予菲骑马回家,王黛珍为她开门。

"于飞,你回来时为什么不提前打电话?"王黛真欣喜地问。

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江予菲一阵恍惚。

她觉得她很久没见她妈妈了...

“妈妈,你最近怎么样?”江予菲带着礼物进去,发现新家太大了。

它比他们过去住的小套房大得多。

而且装修的很漂亮,就像走进一个有钱人的房子。

江予菲把礼物放在茶几上,在沙发上坐下。

王黛珍给了她一杯水,放在她面前。“这不一样。你叔叔的酒店现在很好。我不用出去挣钱。我每天都有充足的时间享受快乐。”

江予菲拿起杯子,微微笑了笑:“太好了……”

妈妈过得很好,她放心了。

江予菲和她母亲谈了一会儿,然后告诉她去拿文凭。

王黛真大吃一惊。“你要文凭干什么?阮家不反对你出去打工吗?”

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在工作中被阮给禁了。

当时她心灰意冷,把毕业证留在家里。

但是阮家里不同意她出去工作是很正常的。

那种家庭,当然不允许媳妇在公共场合出门。

“我不是找工作,我是有用的。”江予菲躺着笑道: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王黛珍很快拿走了她的文凭,江予菲迫不及待地想拿走。

发现有两本书。

一个是学士学位证书,一个是毕业证。

翻着深绿色的学士学位证书,她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照片中,她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外套,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却一本正经地面对着镜头。

江予菲欣喜地摸着证书,在心里说着上面的话:

江予菲,女,19xx年4月19日出生。我已经完成了在xx大学的本科学习计划并毕业了...

毕业了,终于拿到了学位证和毕业证!

江予菲非常兴奋,就像她刚刚拿到证书一样。她很高兴,也很期待。有一种感觉,那只鸟长满了翅膀,可以立刻在世界上翱翔。

只可惜她忘了自己是怎么在毕业那天上台,从校长那里拿到毕业证的。

“妈妈,毕业照?也给我看看毕业照。”

王黛真开心地笑了:“毕业很久的人还在看这些。”

但是她起身去找毕业照了。

江予菲拿着一个大号的毕业照,一个一个地辨认学生。

她全身酥~软,平凡没有力气。在他做任何事情之前,平凡她非常紧张,小腹有一种收紧的刺激感...

”阮...不要这样做...现在还是白天,我们在老房子里,不是在[和城堡里]……”江予菲结结巴巴地说道。

如果不是自己的地方,就不要乱来,不然容易丢面子。

阮、就没那么在意了。

他把她抱到床上,弯下腰把她放在床上,一只手抓住她的脚踝,轻轻抚摸她。

江予菲的心跳越来越快。

每次他碰她,她都忍不住发抖...

“喂,你真的不能乱来!”她抬起腿,轻轻踢了他一脚,另一只脚被他抱住了。

阮田零两腿微微分开,直起腰来,用邪辣的眼光看着裙下的风景。

江予菲羞涩地合上大腿,起身按下睡裙,愤怒地脸红了:“快放开!”

阮天玲完全无视她的话。

他的手压着她的腿,以同样的速度缓慢而轻微地向上移动。

江予菲浑身发抖,双手放在床上,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阮、的手滑过她的小腿、膝盖和大腿,来到了她的神秘地带...

江予菲涨红了脸,眼睛里的水雾瞬间消失了。

阮,抬起头来,美眸中带着浓浓的黑欲,紧紧地盯着她。

他的手指在她身下肆无忌惮,但他的眼睛却用散漫的掠夺掠夺她的心灵。

他只是用手指,其他什么都没做。

江予菲忍受得很艰难,他不敢说话,但他害怕从嘴里吐出的是一种尴尬或羞愧的呻吟。

但是她那么不爽,他却还是一副不慌不忙的表情。

太多了...

江予菲模糊地盯着他,咬牙切齿地咆哮道:“你这个坏蛋!”

阮,靠近她的嘴唇,如果她吻她的嘴唇像没事一样,她没有给她一个好时机。

不要生气地启动江予菲。贝先生的牙齿紧紧地咬着他的嘴唇,但他不肯吻他。

“我还记得你说的坏人的定义。”阮天玲干脆捏住她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声说话。

"..."江予菲的身子又哆嗦了一下,阮田零的舌头伸进了耳朵。她突然受了刺激,使劲地躲开,发出一声尖叫。

躺在床上,她干脆抓起被子蒙住脸。她在被子里生气地喊道:“阮田零,你要干什么?”!如果你想做,就快点..."

别用手指折磨她,好吗?

特别是当她全身没有力气,身体有感觉的时候。

他依旧冷漠不慌不忙,就像猫玩老鼠一样。

他这个样子,让她觉得好惭愧...

“坏人!”江予菲越想越生气,闷闷的在被子里低吼。

可惜她的声音在颤抖,她的愤怒听起来像撒娇...

突然,手指被抽走了,江予菲的尸体突然掉了空,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

掀开被子,只见阮,已经脱了衬衣,正在解腰带。

他的黑眼睛盯着她,江予菲的心再次失去了频率。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