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体育赛事沙巴(中国)集团有限公司----你是我的鬼迷心窍(1/96)

体育赛事沙巴(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小乔纳闷:“我还以为是二哥透露了什么,鬼迷你也没那么担心。”

“的确是他透露了一些信息,鬼迷我们更放心了。”

“你没找我。”

“你故意隐瞒,我们找你做什么?不过,我会时不时按一下君齐家,问他你好。他说好,我就放心了。”

“妈妈,对不起……”小乔又哭了,哭出了半年来对家人的所有思念。

李明熙轻轻擦了擦眼泪:“别哭了,你再哭我就哭了。”

小乔赶紧止住了眼泪。“嗯,我不会哭的。”

肖骁马上问她:“姐姐,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什么?”

李明熙看着肚子,就知道孩子已经六七个月了。

那时,她还在身边的莫。

"这孩子是埃文的吗?"她问。

小乔点点头:“嗯,是他的。”

“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没有!”小乔急忙摇头。“他没有。我想离开……”

李明熙马上板着脸说:“你们两个不说假婚,还偷偷离婚,胆子也不小。”

小乔心里空空的:“他说的?”

“他不敢说吗?你走了。他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解释了一切。”

“他没做错什么,不是他的错!”小乔忙辩解,“妈,别怪他,都是我的错。”

李明熙淡淡地说:“我们这么不讲理?虽然他也犯错了,你也是。然后你们又在一起了?所以我们猜测你的离开和那个死去的女人有关。”

"...你也知道这个吗?”

李明熙点点头。“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关系?拜托,那个女人死的时候对你说了什么?埃文真的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不,他们没有关系……”

“那你为什么离开?”

"..."小乔过了很久才慢慢说实话。

李明熙的反应和艾君一样。她用力戳了戳额头。

“你是白痴还是傻瓜?如果那个女人这么说,就让她死吧!”

萧乔沉默着不说话,她也知道自己不该管何霖。

但她忘不了何霖死前的样子...

真的很恐怖。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是那双充满不甘和仇恨的眼睛。

“妈妈之前没找人算过我的命?”小乔突然说道。

李明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我在你16岁的时候给你算命?”

“嗯。”

李明熙还记得那个。

她遇到一个著名的算命先生,请他帮小乔做一个计算。

算命先生说小乔以后可能会有些悲伤。

如果她的命运出错,将会有很多灾难。

要么孩子出事了,要么老公事业不顺利,要么她出事了。

虽然李明熙很不爽,但是他一点都不相信这个。

有他们在,小乔这辈子都不会惨的。

即使他们走了,她也不会那样。

不过她还是很担心,就跟萧乔说了这件事,让她以后做事小心谨慎点,不要随便得罪人,也不要仗着自己出生好就不珍惜幸福。

她故意用了很重的音量。

唐雨晨的眼睛是黑色的,心窍她的话让他感到不舒服和窒息。

她哭了,心窍哭得很伤心。

她用了心碎这个词,说明她有多难过。

原来她和云飞在一起只是巧合。后来他去质问她的时候,她为了和他离婚,就一意孤行,承认了自己的背叛。

当时她没有说实话,承认了他的指控,目的是羞辱他。

唐雨晨非常聪明。经过对这些事情的思考,她知道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和意图。

他也知道她喜欢他。他的背叛让她伤心,现在又不断出现在她眼前,自然会让她很痛苦。

那天她选择了逃避,不是为了把他和孩子隔离,而是为了逃避他。

唐雨晨的眼睛变暗了,他低声说,“我很抱歉这样伤害你。但是,不出现在你面前,我还是做不到。”

安若盯着他,他说:“这个孩子,我不会放弃他的。”

他说的那么坚决,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在乎自己的孩子,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的孩子一定要健康快乐的成长,他会为他支撑一个世界,不会让他被抛弃。

安若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点了点头,“好吧,我不会阻止你去看望那个孩子的。以后随时可以去拜访他。但你要保证不能打扰我的生活。”

为了孩子们,她让步了。

逃避不是办法,她逃避不了一辈子。她心里的痛慢慢被自己治愈了,她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会过去的。

惊讶于她会同意,男人忍不住弯下嘴唇微笑:“我答应你。”

唐雨晨走了,安若坐在床上沉思了很久。

想着以后怎么度过自己的一生,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他,面对生活。

————

香农买了一份去安若的礼物。她买的礼物是一张婴儿床。当安若看到这份礼物时,她很惊讶。

“这个怎么买?”

“先准备好,反正我教子快出来了,我迟早要用。”夏诺高兴地说,好像不是安想生孩子,而是她想生孩子。

安若买了一栋三室两厅的房子。她住一间,周阿姨住一间,还有一间儿童房,正好是孩子的房间。

把婴儿床放在房间里,看看这张小床。她觉得自己好可爱,恨不得马上等宝宝出来。

唐雨晨信守诺言,不常打扰安若的生活,但他还是隔三差五地来。

他从周阿姨那里得知香农给了他一张婴儿床。

于是,他亲自订购了一大堆可爱的粉色婴儿电器,然后全部送到了安若。

他早上去了。那时,安若还在睡觉。

当她醒来时,孩子的房间已经被装饰成一个粉红色的公主房间。

安若走进房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男人抱胸靠在门上,笑着问她:“你好吗,满意了吗?”你看哪里需要改进,我再重新设计。"

安若无言以对。整个房间需要改进。

她怀的不是女儿,而是儿子。

你想让她的儿子住在这个公主房里吗?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你想让她的儿子住在这个公主房里吗?

但撒谎的是她,鬼迷她不好意思打自己的脸。

“没有...就是这样。”她不安地说,鬼迷唐雨晨一眼就知道她不满意。他问她不满意什么,但安若什么也没说。

他气得说不出话来。算了吧。反正他不是为了她而活。他女儿满意了!

唐雨晨和蓝可仁订婚很久了。女方问他什么时候办婚礼,他解释说想等孩子出生再办婚礼。

此外,他还想找个时间告诉她安若怀孕的事。

这些事情解决了他才想结婚。

那天和唐雨晨谈话后,安若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不再去想过去的痛苦,努力平静地接受唐雨晨在她面前的样子。

她告诉自己,他只是孩子的父亲,与她无关,不要想太多。

心情放松了,生活好了很多,每天都很悠闲。

因为他的肚子越来越大,安若走路会觉得累,人也会变懒。他喜欢坐在床上看电影、看书和听音乐。

那天中午,她还靠在床上看电影,不停地吃坚果和酸梅。

周阿姨在她身边放了一杯开水。她渴了,拿起杯子喝水。

刚准备喝,突然肚子疼,吓了一跳,手一抖,杯子一歪,水都洒到床上了。

安若忙着放下杯子,紧张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但他的胃再也不会痛了。

其实不是疼,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动了,这让她很吃惊。

感受着传说中的胎动,安若赶紧起身去找周阿姨,激动地跟她说了这件事。周阿姨很高兴,说孩子搬家了,这是好事。

他还说,以后孩子搬家,她可以试着和他说话,他会听到她的声音。

有这种事吗?

安若更开心。她正忙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电话给香农打电话,和她分享快乐。

正说着开心的地方,唐雨晨来了,周阿姨给他开门。当他进来时,他感受到了他们快乐的心情。

他笑着问他们婚礼怎么样了。周阿姨赶紧说话,说了出来。

当这个男人的眼睛亮了,他大步走向安若,坐下,伸出手去摸她的肚子。

安若挂了电话,拍了拍他的手,淡淡地说:“现在还没动。”

唐雨晨眼里闪过失望,他第一次不知道孩子的性别。现在孩子第一次动的时候没有感觉。他为什么这么悲剧?

当他失去手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落在她的脚上,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的鞋子呢?”

鞋子?

安若意识到她太激动了,以至于忘了穿鞋就跑了出去。

“在卧室里……”她害羞地说。

唐雨晨平静地教她:“现在天气变冷了。不穿鞋走来走去要不要感冒?”

"我刚才太激动了,都忘了。"安若解释道。

男人看了她一眼,起身去卧室给她拿拖鞋。

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了,把拖鞋放在她脚下,让她穿上鞋子就站起来。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安若不相信地站了起来。他在后面看着她,心窍立刻抓住她的手,心窍好奇地问她:“你最近是不是觉得不舒服?”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她摇摇头说:“没有。”

“真的没有?”他显然不相信她。

"...总是感觉很累,记忆力越来越差,每天都想躺着不动。这个算吗?”安若焦急地说,也许她的身体有问题,但她就是不知道。

唐雨晨皱着眉头,焦急地说:“去换衣服,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安若被他的外表吓坏了。她脸色发白,问:“我怎么了?”

怕她紧张,他缓和了表情,说:“没什么,只是该考试了。今天正好有空所以带你去。”

“真的没事吗?”他刚才的表情,显然她很忙。

“没什么,相信我。”男人斩钉截铁的说,让她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

唐雨晨催促她赶快换衣服,安若没有拒绝,于是她去卧室找衣服换。她换裤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裤子后面湿了。

一个想法闪过她的脑海,她的脸变红了。

视线落在湿漉漉的大床上,再加上她屁股后面的湿漉漉的,估计三岁小孩都觉得她在尿床。

安若羞愧得没有尿床。

只是不小心往床上倒了水,下了床,不小心坐在了水上,才造成了这个误会。

唐雨晨一定认为她尿床了,所以她必须带她去医院检查。

安若不禁哑然失笑。这个目标真可耻。

她换了衣服出来了。当焦虑的男人抓住她的手腕时,他会把她带走。

她一把抓住他,支支吾吾地解释道:“嗯,床上的水是我喝水的时候不小心放上去的...其实我身体还好。”

那人点点头,顺口说道:“嗯,我知道你身体没毛病。”

他自然觉得她害羞,故意隐瞒。

“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没问题。”安若不禁强调了这一点,但它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行了,我知道你的身体没问题,不用解释了。走吧,我已经叫医生了,时间快到了。”

他是这样的,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安若仍然想解释,但是不管她怎么解释,他可能都不会相信她。

算了,解释只会越描越黑。如果她不说话了,让他以为她在尿床。

当我到达医院时,医生安排我做b超,唐雨晨自然想进去看看。

躺在床上,安若想,谎言一会儿就会被识破,希望他不会生气。

“看,这是宝宝的手,这是宝宝的脚,这是宝宝的眼睛,鼻子,嘴巴……”

医生在介绍他们的时候,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的那个人突然指着一个地方说:“这是什么?”

安若定睛一看,有一种死亡的感觉。

他指的地方,不应该是...

医生笑着说:“这是个男婴,唐先生。你以为是什么?”

唐雨晨瞬间变黑了。他唰的一声看着安若。安若不敢看他。她笑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原来是个儿子,鬼迷我一直以为是个女儿……”

“宝贝,鬼迷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男人走近她,用手捏了捏她的手,用惩罚的方式捏了捏。

安若抽回手,冷哼一声,挑衅地盯着他。

她故意对他撒谎。他能做什么?!

他真的不敢对她怎么样,只是觉得她幼稚的行为很可笑。作为女儿对他撒谎有什么意义?

他也明白她为什么不满意粉色公主房。

给儿子准备公主房,真的很震撼。当他回去的时候,他必须重新装修他的房间,把它变成一个男孩的风格。

然而他期待的女儿突然变成了儿子,他还是接受不了。但他还是很开心,反正儿子是他的孩子。

做完b超,唐禹锡并没有急着离开。他很认真很直白地问医生:“我想问,孕妇不自觉尿床,这病严重吗?”

安若涨红了脸。这个人不说话会死的!

她在哪里尿床的?只是她不小心把水洒了!

医生也很认真:“这种情况发生过几次?”

唐雨晨去见安若,问她:“这是第几次了?”

“我...我没尿床!就像我说的,是不小心用水做的,不是那样的。”安若脸红了,解释说男人不相信她说的话。

拿到水,会不会聪明到连屁股都湿了?

他冷着脸,声音沉重地对她说:“安若,这关系到你和你孩子的健康。你必须说实话。没什么好羞愧的。”

医生说不丢人。让她说实话。

“我真的没有……”这就是所谓的家庭争吵。

她无论如何都不肯承认,医生只好给她检查,让事实说话。

检查结果出来了,确认她的身体没问题。

安若自豪地说,“我说我很好。”

医生说:“估计是我太累了,心里压力太大,会不自觉的尿床。孕妇要注意放松,不要有什么内心压力。”

唐雨晨认真地点点头,记下了。

安若无言以对,他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她的解释?

买了点补药,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唐雨晨的手机响了,是蓝可仁。他让安若先坐在车里,她静静地坐着,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

把门关上,确保安若听不到他说的话,然后那个人就可以进来了。

兰可仁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她做好饭,等他回去吃。他说有事,估计一会回去让她先吃。

那边的人自然失望,但也理解他。工作更重要。

挂断电话,唐雨晨钻进车里,发动了汽车。

安若摆弄着车上的吊坠,漫不经心地问他:“你什么时候结婚?”

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唐雨晨沉思着:“暂时不急。”

医生说,不能给她心脏施加压力,所以他不会说任何让她难过的话。

“你还没告诉她我怀孕的事?”安若又问。

"..."他的嘴唇保持沉默。

“唐禹锡,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见不得人的小三。”她淡淡地说,语气中带着一丝悲伤。。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男人心里一紧,心窍他也知道两个女人之间不停地来回,心窍对她们很不公平。

但是,一边是他爱了多年的女人,一边是他孩子的母亲。他能放过谁?

说到底,是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喉咙滚动着,唐雨晨沉声道:“我会尽快告诉她这件事。还有,你不是学妹,你自由了,不要这样看不起自己。”

他说的有道理。

他只是来看孩子的,不是来看她的,也没有和她做什么。她真的不是小三。

但是感情能说清楚吗?

发生的一切永远不会干净。他一直出现在她的眼前,谁能保证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对方。

安若靠在窗户上,静静地闭上眼睛,没有再说话。

——

回到家,交待了周婶很多事情,才离开。

安若坐在沙发上,突然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唐雨晨说她自由了,她能不能再找一个对象,和别的男人交往?

她需要新的生活,新的感情,也许下一个角落就是她的新生活。

她打电话给夏诺,告诉她这件事。沙诺同意了她的手脚去找男朋友,激动地说:“我认识很多人,可以介绍给你认识。要不我明天给你安排一个见面。”

安若又犹豫了。“等我有了孩子再说这个。”

毕竟没有孕妇去相亲。

你说你要带着大肚子去相亲。大家怎么看你?他们直接觉得你有病。

“没关系,我不说相亲,只是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你早找,满意了就慢慢接触感情。”夏诺大大咧咧的说道,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安若不想去,她得为她做些安排。她还说明天来找她,让她提前准备好。

安若后悔了,所以她不应该告诉她这件事。

第二天,夏诺中午开车去找她。安若肯定不会出去,她的衣服也没换。

香农带她进了卧室。她换了之后就带她出去了。

周阿姨问他们去哪儿,笑着说:“出去走走。”

“是相亲。”夏诺急忙说道。

周婶微愣,“相亲?谁要相亲?”

他们两个,一个怀孕了,一个结婚了,不适合相亲。

“当然是她。”夏诺笑着把手放在安若的肩膀上,后者默默地盯着她。

离开家的时候,安若问她:“你为什么这样跟周阿姨说?她会误会的。”

“误会什么呀,这是事实。此外,你应该让唐雨晨知道你不再喜欢他了,你有你的生活,你可以找到你的爱。”

她也是对的。

不过,她确定不是故意告诉周阿姨的?

唐雨晨中午下班后,直接开车去了安若。他现在每天中午下午上班,喜欢开车去看她。

有时候,他只是说了几句就走了,有时候还会带点好吃的。

看着安若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他激动的心情是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来到安若的住处,鬼迷才知道她去相亲了。

男人很生气。孕妇会去相亲吗?

她脑子有问题吗!鬼迷

安若下午没有回来。夏诺送她下楼,走了。

她开门进屋时,看到客厅里坐着一尊大佛。她没有表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她不理他,朝卧室走去,唐雨晨突然冷冷地说:“住手!过来,我有事要告诉你。”

安若不情愿地转身走过去坐下。

“说吧,什么事?”

男人抿着嘴唇问她:“听说你去相亲了?”

"...嗯。”香农确实给她介绍了一个男人,但是她对对方没有感觉,他们对她也没有感觉。

唐雨晨冷笑道:“没有成功。安若,你带着大肚子去相亲。你觉得男人真的会看上你吗?我认为你应该保存它。不要折腾那些徒劳无功的东西。”

她也知道那是鬼混,但其实她根本就不想去相亲。

昨天的想法只是一种冲动,她知道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任何人。

爱一个人太累了,她这一年左右的精力都被甩出去了。

她只想生下这个孩子,安静的过完余生。

虽然她明白这一点,但对他说的话还是有点不满意。

“你怎么知道没人会看上我?也许我会遇见你?”

男人脸色一黑,冷冷的说:“天真的女人,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纯洁的爱情?”别傻了,没有男人会真的娶一个怀了另一个男人孩子的女人。"

生孩子可能很容易说,但她没有。

哪个男人愿意做个傻逼,照顾孕妇,看着另一个男人的孩子出生?

安如不喜欢他的语气。她起身说:“我累了。请自便。”

他也知道没有男人会真的娶她,他没有伤害她。

安若的心里不禁有些不舒服。

在男人眼里,女人是什么?

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一脚踢开?

当我把它踢开的时候,我不是觉得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因为他而得到幸福了吗?

我越想,安若的心就越愤怒。

她不会相信的。她真的找不到愿意娶她的男人。

赌博松了一口气,她告诉香农继续介绍她的相亲对象。香农说她很好,这是她应该做的。

安若每天都去相亲,唐雨晨每天都来看她并得到消息。

他理直气壮的等她被打,等她认清现实早点收手。

但是安若每天都兴高采烈地出门,并没有任何气馁和气馁的样子。

其实这就是她在他面前装出来的假象。她真的心灰意冷,对爱情和婚姻毫无概念。

她每天去相亲,折腾,觉得无聊就决定不去了。

我打电话跟夏诺说了这件事,夏诺说她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安若疲倦地说,“我告诉你实话,我根本不想结婚。香农,我不想找男人。我对他们没有信心。我只想把孩子养一辈子。”

夏诺着急了。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太消极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心窍你现在只受到感情的伤害,心窍你会失去希望的。女人不结婚的地方,孩子长大了他会离开你,只有你的另一半会和你在一起。听姐姐的话,别再有那个想法了,我会帮你找一个愿意和你过一辈子的人。”

安若感激她的好意,但她拒绝了。

夏诺在那边焦急的说:“就算他不爱你,他也可以和你过一辈子。不,我不能袖手旁观。你等着,我一定找个愿意嫁给你的男人。”

没有给安若说话的机会,她就死了。

安若的心,香农是这样的,好像她不能结婚。

找一个愿意娶她的男人并不难,但她不想那么做。她不想伤害别人。

安若想,香农一定找不到愿意娶她的男人。

没想到,两天后,她兴奋地打电话给她,说找到了!

而且对方是个很好的人,听说一切都很好。听了安若的情况后,他表示愿意见她,并在适当的时候与她交往。

安若想知道这样的人是否真的想和她交往。

夏诺安排时间互相介绍。

不想辜负她的好意,安若还是去了。

她带着怀疑去了。当她看到那个男人时,她不相信香农是对的。

那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他穿着高档西装,戴着金边眼镜。他温柔敦厚,一个是□。

叫何远的人,正在做这件事,总之,他很有技术。

相亲的时候,何远总是面带微笑,说话得体,谈吐得体。

安若更奇怪。他真的愿意和她交往吗?

这个人要么是精神病,要么不是俗人,而是一个不平凡的人。

气氛差不多的时候,夏诺找了个借口出去打了个电话,却再也不回。

安若直言不讳地对何远说:“其实我不想找对象。对不起,是沙诺不想让我单身一辈子,所以他帮我带路。如果我伤害了你,我可以向你道歉。”

“安小姐,你好像对男人很失望?”何远笑着问她。

安若笑着说:“我谈不上失望,就是决定一个人过一辈子,不想找个人结婚。”

何远看了一眼肚子,厉声说道:“可是你的孩子需要一个家,一个单亲妈妈不能给孩子完全的爱。孩子需要一个父亲,或者一个看起来像父亲的人,和他们一起成长。而像你这样的女人,有男人在身边,也有依靠。如果孩子的父亲想和你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你是单身,几率不会太大。”

安若微微有些讶然,何远微微一笑:“一个完整的家庭,是一个适合孩子成长的环境。安小姐,你可以仔细想想,你是否愿意嫁给我。”

安若完全怔住了,他在说什么?

————

约会回到家,并不意外,看到唐雨晨也在她家。

男人讽刺地问她,“又失败了?”

这几天她一直相亲,他每天都很郁闷。我以为过几天她就死了,没想到她还在交往。

所以,今天,他忍不住出口打她。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所以,鬼迷今天,鬼迷他忍不住出口打她。

安若平静地看了他几秒钟,突然说道:“不,这次成功了。对方说愿意和我交往,愿意嫁给我。”

男子怔住,表情有些僵硬。

“愿意嫁给你?”他眯起眼睛,不确定地问道。

“嗯。”

唐雨晨不禁冷笑:“你在开玩笑吗?”

男人不知道她怀孕了吗?那人是傻子吗?!

安若走到沙发前坐下,微笑着看着他。“你看我像个笑话吗?”唐禹锡,我找到了一个愿意嫁给我的男人。如果你想看我的笑话,恐怕不会成功。"

男人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确定她说的是真的,双手叉腰,皱眉猜测:

“那个人又矮又丑,而且没有钱?安若,你可以这样看男人?他对你的外貌和你的钱感兴趣。别傻了,小心被骗!”

“不,他长得帅,个子高,不缺钱。”安若优雅地笑了笑。

唐雨晨惊呆了,猜测道:“那他一定有隐疾。我知道。他没有生育能力吧?”

安若迅速站起来,冷冷地说:“我有那么坏吗?不是怀孕了,怀孕了就不能找个人吗?唐禹锡,不要对别人想的那么狠。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他没有隐藏的疾病,他有生育能力!”

说完,她向卧室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那人很快追上来,他想说点什么。安若砰的一声关上门,把他关在门外。

唐雨晨闷闷不乐地盯着门,不禁咒骂起来。

那个人的眼睛一定有问题。难道他看不出她是个大肚子吗?

“安若,我知道。他是瞎子还是残疾人。”

门突然被打开了,安若骄傲地对他说:“对不起,他是健康的,不是残疾的!”

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她又关上了门。

唐雨晨天黑了,她忍不住想,如果那个人没事,那她肯定离开狗了~狗屎。

他举手敲门。他从不放弃,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关你屁事!”传来安不悦的声音。

“我只想告诉你,你可以找个对象,但孩子必须由我抚养。我儿,千万别认别人当爹!”

听完他的话,安若抓起床边的闹钟,砰的一声摔在门上:“滚!”

她很生气,他为什么要对她说这样的话?

他不想让他的孩子把其他男人当成父亲。她希望她的孩子承认其他女人是母亲吗?

唐雨晨,不要对别人做你不想做的事。

如果安在里面真的生气了,他还是想说点什么,但是他想到了医生说的话。

不能让她有太大的心理压力,算了,为了孩子,他忍了!

当唐雨晨离开时,安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周阿姨给她准备了吃的,她带着她一起坐下来吃。

安若端着碗,试着问她:“周阿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问吧。”周婶笑道:

“你爱你的丈夫吗?”

周阿姨愣住了,然后脸红了,说:“我真不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我和我丈夫是我们家介绍的,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很久不认识了。觉得他们很合适,心窍就结婚了。

结婚后,心窍我们开始忙于自己的生活。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互相帮助,却从来没有说过爱不爱对方。

我也不懂你们年轻人的爱。在我看来,养一辈子就够了。"

安若很清楚。

周阿姨和老公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生活平淡简单,可能是他们眼中的爱情吧。

每个人对爱情的定义都不一样。

周阿姨也是对的。两个人过一辈子就够了。她为什么要追求纯爱?没有爱情,可以结婚,可以过一辈子。

想到这以后,安若的心态开阔了许多。

她应该把过去抛在脑后,而不是执着于爱情这种世俗的事。

没有爱,没有人会死。怎么活,要看自己的心态。

此外,她是一个坚强而简单的安若,总是向前看。

所以,加油吧,其他什么都不要管,每天过就好。

心态的放松,安若对唐雨晨的背叛并不那么在意。

其实没什么介意的。他不爱她,她离婚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她为此感到难过,那是对她美好青春的浪费。

是想通了,所以当何远打电话约她出来时,她没有拒绝。

不能做情人,可以做朋友。

坐在餐厅里,听着何远说的话,开心地笑了。

何远故意沮丧地说,“我当时就惨了。如果你不同情我,为什么还笑得那么开心?”

他告诉安若的是,为了最后一个爱人,他和家人一起奋斗。

安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对不起,我不想笑,但这真的很好笑。我太佩服你的勇气了,你怎么能这么自信?”

看着她的笑容,何远忍不住给了我一个微笑。

“为什么我就不能,我爱一个人是错的?安若,爱是无辜的。”

安若急忙点头。“是的,你是对的。那,你们为什么分开?”

何远苦笑了一下,难过地说:“他不爱我了,所以分开了。”

安若笑不出来,被情人抛弃了。他当时一定很痛苦。

看到她可怜他的表情,何媛不忍说:“安若,我不可怜。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虽然他已经不爱我了,但我不怪他。没人能讲感情。但是,我知道他曾经爱过我,只要他爱我。”

“你很洒脱。”安若真诚地笑了。

“你也很特别。”何远微微扬起眉毛。“你是我见过的唯一的女人,我佩服你的勇气。”

如果是另一个女人,她无法走出过去的阴影。

安若笑了。她没有想象中的勇气。她无所畏惧,因为她不在乎。

吃完后,他们走出了餐馆。

外面刚下过雨,地面又湿又滑。

何远怕安若滑倒,所以他伸手扶住她的身体。安若没有拒绝,笑着对他说了声谢谢。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迅速向他们走来。他抓住安若的胳膊,把她和何远分开。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艾君突然觉得鼻子发酸。

说实话,鬼迷她觉得自己很任性。

很小的时候就吵着要学功夫,鬼迷父母也同意送她去伦敦。

然后,为了实践,她学习了九年。

学习后,她又爱上了音乐,想去最好的音乐学校。

最好的音乐学校还是在伦敦,家里人还是同意的。

她学了几年,毕业后就不想回来了。

事实上,她想回来,但她不想刘易斯,所以她一直呆在那里。

爸爸是对的。如果她不回家,他们就不会认识她。

艾君把下巴放在江予菲的肩膀上,撒娇道:“妈妈,我好久不回家了,这不孝顺吗?大哥哥和二哥毕业回来了,只有我没回来,我觉得好还是不好。”

江予菲微微动了动:“你觉得这样说怎么样?你在外面受委屈了?”

“不行,谁敢给我委屈。我只是想家,你们都在家,只有我不在,我很想和你们在一起。”

“那就回来吧,反正你迟早会回来的。”

艾君想了一下,说道:“我会的...我会早点回来的……”

江予菲笑着唱道:“早点回来,呆在家里,我妈妈每天都会给你做好吃的。”

“好。”艾君放开她,卷起袖子。“妈妈,我来帮你。”

“不,都做完了。把菜拿出来就行了。”

“好!”

食物很快端上来了。

这些饭菜都是和向一起做的,并没有叫佣人动手。

饭菜很丰盛,他们一家人口味都差不多,就做了大家爱吃的。

项把星墨放在了儿童椅里。小家伙拿着勺子,开心地打了下去。他也知道自己要吃饭了,所以很开心。

艾君坐在他旁边,不停地亲吻他的脸。“宝宝,你跟阿姨说你想吃什么,阿姨就喂你。”

阮星墨马上用勺子指着一个鱼丸。

小君爱开心的夹鱼丸,掰碎喂他吃。

吃完鱼丸,他要了鸡蛋羹,然后红烧肉…

反正他很会指挥人,一点也不怯场。

艾君愿意被他奴役,并不断地用食物帮助他。

陈俊无法忍受。“艾博,别管他。这个男孩喜欢碰运气。你再这样,他越嚣张,你就吃你的。”

艾君再次亲吻了星墨。“小墨墨,你这么霸气,我姑姑喜欢。”

陈俊立即用黑线表示。

阮星墨挑衅地看了父亲一眼,然后授意姑姑。

他的小手指着盘子上的鼓槌,艾君打算帮他夹住鼓槌。

真巧。可惜一双筷子伸过来夹住了鸡腿,两双筷子同时夹住了鸡腿。

艾君抬起头来。“二哥,这正是莫想要的。你给他。”

琦君淡淡地说:“他还不能吃。”

“谁说他能吃。”

“他完成不了。”

你爱知道她二哥是吃货,他要什么就别拿。

除非他给你,否则你一口也吃不下。

小星魔大概知道他舅舅是吃货。他害怕他会把鸡腿拿走。他用力拍了拍桌子,含糊地喊道:“我要...我想要……”

反正鸡腿是他的,他一定要拿。

!!

君齐家认定阮兴模不能吃鸡腿,心窍于是他继续坚持。

艾君太溺爱他的侄子了。“二哥,心窍你看很想吃莫。你给他。”

琦君有点困惑。“他能吃吗?”

为了验证,他看了看小葵。

萧岿笑了:“他不能吃东西,他没有很多牙齿。”

琦君更加自信。“他吃不下!”

你的爱情真是哭笑不得。

肖兴默看着妈妈,小眼睛里满是深意:妈妈,胳膊肘往外拐。

算了,还是靠自己吧!

小家伙突然站起来,用小手拽着你心爱的胳膊。

艾君知道他很着急。她说:“哥哥,给他咬一口。他不能吃的你可以吃。”

琦君迅速拿回筷子:“好的。”

问阮田零:“为什么今天这么流行鸡腿?”

“你今天做了几只鸡腿?”阮天玲问道

“一只鸡有两条鸡腿。”

“谁又吃了一个?”

江予菲眨了眨眼。哦,谁又吃了一个?

艾君一边喂星星,一边回答:“我的爸爸,你没吃那个吗?”

“我?”颜纳闷:“什么时候?”

江予菲突然说:“它被你吃了。吃完饭给你一个。”

"...我没注意到。”

所有人都无言以对。他没注意,吃了。

阮星墨真的吃不下鸡腿。鸡腿是红烧的。他味道很好,但他不能咬。

小家伙吃了两口就不吃了。

艾君举起沾了小家伙口水的鸡腿,问琦君:“二哥,你还想要吗?”

君齐家当然伸出了碗。他不同意给他吗?为什么不可以?

艾君把鸡腿放进碗里,赞叹道:“二哥,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爱吃东西了。”

琦君一本正经地说:“食物很好吃。”

“是啊,菜好吃,民以食为天。二哥,你做的最好!”

君齐家没有听出她的调侃。他低下头,慢慢地享受着他的鸡腿。

但是看他吃的多好吃,大家的胃口都好了很多。

吃完饭,他们去客厅坐着喝茶聊天。

江予菲问艾君:“宝贝,你18岁生日时打算做什么?”

“你可以为所欲为。你可以随意做。”艾君没什么兴趣地说道。

阮、纳闷:“怎么,你过生日不开心?”

“没有,我很开心。”艾君挤出一丝笑容。“你打算怎么帮我?”

萧岿笑着说:“这取决于你的意思。你喜欢什么风格,以便我们可以开始准备。”

“随便庆祝一下就好。大哥和二哥庆祝的时候我怎么庆祝?”君爱对她的成人礼没兴趣。

刘易斯和他们反正不会来了。

陈俊点点头:“是的,那就遵循旧规则,但改变它,改变风格。”

毕竟你的爱是一个女孩,至少做一个梦想中的公主。

“我们得邀请更多的人来。这是我们家最后一个举行成人仪式的人。一定要隆重。”阮对说:

江予菲立即感兴趣了。“我好久没见到莫兰了。请邀请他们。我很久没见到他们的孩子了。”

两年前她去了伦敦,但她没有看到他们,因为她有事要做。

!!

“嗯,鬼迷请过来。”阮天玲没有意见。

所有人都没有意见,鬼迷江予菲立即给莫兰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在基本的事情确定之后,阮让早点休息。

“你在飞机上累了,去休息吧,明天再聊别的。”

艾君静静地坐着。她笑着说:“爸爸,请做点什么。”

阮扬起了眉毛。“是什么?”

“今晚我想和妈妈睡,可以吗?”

陈俊怕阮田零不同意,于是把你的爱转向了小奎。

他一手抱着邢默,一手抱着萧岿。“时间不早了,我们去休息吧。”

小葵疑惑了,时间还早。

但是她和他一起走了。

阮,并没有马上同意:“你为什么要和你妈妈睡觉?”

“我很久没和我妈妈睡过了。我想和她上床。”

阮不相信她的话。“你有什么话要对你妈妈说吗?”

艾君不得不点头:“是的,爸爸,你能答应我吗?”

江予菲刚从楼上下来。“你在说什么?”

艾君回头笑了笑:“我正在和我父亲讨论,让他同意我和你睡一夜。”

江予菲很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和他商量?”

“那我该和谁商量?”

“你想和我睡,难道不应该和我商量一下吗?”

当艾君的目光转向时,她向前一跃,抱住了江予菲的胳膊。“妈妈,你今晚会和我一起睡吗?”

“咳咳......”阮、故意咳嗽了一声,示意不要忘了他。

江予菲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没问题,今晚我会和你一起睡。”

艾君高兴地跳了起来,“谢谢你,妈妈!”

阮、埋怨道:“你根本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这样决定了?”

江予菲点点头:“是的。”

“那今晚我跟谁睡?”他沮丧地问。

江予菲想了想,说:“和星墨在一起,你还没和他睡过觉呢。”

阮天玲用黑线,让他和那个男生睡,他想睡吗?

“算了,我还是一个人睡吧……”

“爸爸,你真的可以和小莫·莫睡。”艾君故意取笑他。

阮田零瞪了她一眼。“你小时候就够折腾我了。那小子应该交给他。”

艾君做了个鬼脸,转身跑上楼。“我先去洗个澡,妈妈。早点来。”

江予菲看着她,忍不住笑了。

阮,突然走过来抱住了她的身体。“你真的想放过我吗?”

虽然周围没有人,江予菲仍然微微有些发红。“艾君一定有话要对我说。”

阮田零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只是那两个男生,她一定是在问你她该选谁。”

江予菲不同意。“你以为你爱得那么少,她一定做出了选择。哎,十八年过去了,她要谈恋爱了。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阮天玲想起他们过去的岁月,眼神软化了。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发现她的头发里藏着几根白发。"时间过得很快,这样我就可以实现我对你的承诺,和你一起变老."

!!

江予菲的眼睛微微一闪,心窍笑了。“我们一定会变老,心窍但我也希望我们的孩子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局。”

“是的,他们和我在一起会幸福的。”阮天玲一本正经地说道。

江予菲靠在他的胸口。“阮,,你真是个好爸爸。”

阮、紧紧地抱住了她。“不是好老公吗?”

“好父亲的前提是好丈夫,你当然是好丈夫。”

“有多好?”阮天玲期待地问。

江予菲笑了。“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很多次了。”

“我是定期民意调查。我知道舆论,我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

“够了。你太好了,有时候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阮、满意地弯下了嘴。“既然我这么好,今晚你愿意和我一起睡吗?”

江予菲一点也没有被他的温柔迷住。

“不,我要陪女儿。”

阮::“…”

可爱的房间一点也不梦幻。

她的卧室里摆满了各种枪支模型和一些军刀模型。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铁男的房间。

江予菲铺好被子,艾君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妈妈,上来。”

“他们那么大,为什么还像个孩子?”江予菲嘲笑她。

“我当然是个孩子,我还没成年。”你爱故意说。

江予菲笑了。“是的,你还没有成年。允许你再当几天孩子。”

艾君突然感到有点难过。“妈,人成年了会变吗?”

江予菲躺在她身边。“我以为你很早就懂事成熟了。”

“没有,我一直把自己当小孩子。”艾君说的是实话。

所有心爱的孩子,无论多么懂事,总会把自己当孩子看待。

“那你觉得成年后应该变成什么样?”江予菲问她。

艾君已经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她盯着天花板。“至少她应该对自己的选择和感受负责。”

“嗯,你说得对,妈妈。很高兴你能想到这一点。”

“但是妈妈,我还是害怕……”

“怕什么?”

艾君没有直接回答。她低声说:“妈妈,你知道,我在伦敦有两个非常好的男性朋友。他们都对我很好,我们的友谊很深。但是我们的友谊早就恶化了,他们都喜欢我...但我只能选择一个。”

“你不用在他们中间选。”江予菲说。

艾君摇摇头。“我做不到。我习惯了他们对我的好。我也习惯了他们。我不想选择别人。再说,没有他们,估计也不会有人对我这么好。”

这个世界上,最难得的是真诚。

至少她很清楚,两个人都对她很真诚,没有任何杂质。

正是知道他们的真诚,她才会尴尬。

她真的不想伤害一个全心全意喜欢她的人。

“你更喜欢谁?”江予菲接着问道。

艾君微微垂下眼睛。“其中一个是刘易斯,另一个是多恩。和刘易斯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开心。我们可以一直一起玩。

!!

每当我想玩的时候,鬼迷他都能陪着我。这些年他几乎一直和我在一起。和多恩在一起的时候,鬼迷我觉得很安心,觉得他值得信任。他就像哥哥一样,让我觉得踏实。我知道邓恩适合结婚,但我真的很想和刘易斯在一起,因为我很幸福..."

江予菲明白她的意思。“你更喜欢刘易斯吗?”

“嗯,我更喜欢他。我喜欢他的幽默,喜欢和他一起玩。”

“要不要选他?”

“这样可以吗?”艾君小心翼翼地问她的头,“妈妈,我知道你关心我的爱情生活,害怕我受到伤害,所以我选择的人必须得到你的认可。刘易斯很好,我希望你能认出他。”

江予菲笑着说:“你真的想先说服我,然后让路易斯通过这一关,对吗?”

艾君抱住她的身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的。你同意,父兄就同意。”

江予菲摇摇头。“你错了。如果非要选他,我们不会反对。毕竟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但是,你知道他面临的压力是什么吗?”

“什么?”你不懂。

江予菲严肃地说,“我了解你父亲,如果他真的同意你的话。那这辈子他也伤害不了你。就算以后分开了,离开也是你的选择,不是他。他不能辜负你,或者你可以想象他的命运。艾君,你要考虑的不是如何说服我们,而是你对他有信心吗?”

你的爱立刻傻眼了。

“你认为他能承受这样的压力吗?他是否有足够的信心给你幸福,不会让你失望?还有,他以后思想会不会变,你有信心吗?”

“妈妈,你想太多了……”

“如果你只是想和他谈恋爱,不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那我们就想多了。”

“谁知道未来。珍惜现在还不够吗,刘易斯不应该伤害我。”

江予菲拍拍她的身体。“伤害有很多种。不是我不爱你,是唯一的伤害。我知道你说的是对的。谁也不知道谁能说出未来会发生什么。但对你父亲来说,这是行不通的。他必须保证不改变,你父亲会接受他的。他敢给这样的承诺吗?”

"..."你的爱真的很害怕。

她认为感情是很简单的事情。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大家在一起就够了。

她认为她的家庭很特别。顶多她家里人互相试探,觉得他合格。

我没想到她父亲会提出这么严格的要求。

但是谁敢接受这样的要求呢?

如果你答应下来以后食言,那就是死路一条...

艾君突然对他的家庭不满意了。“妈妈,你就不能像个普通家庭一样吗?”

“你是普通人吗?”江予菲问道。

江予菲接着问:“你能接受你爱人的伤害吗?像一个普通的女人,能不能天天谋生,照顾公公婆婆,丈夫儿女?你能做一个一辈子不杀不杀,安全自律的女人吗?”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