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OPE体育科技(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名门老公傲娇妻(1/06)

OPE体育科技(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她看着丁::“你要用自己的钱开餐馆,名门名门不想用吧?”

丁夏楠点点头:“是的。但是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知道。而且琦君坚持要你用他的,名门名门所以你们吵架了?”

“是的。”

小奎笑着问江予菲:“妈妈怎么判断谁对谁错?”

“小葵也不想用我的钱开公司,我觉得她和她的弟妹都错了。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要这么明确?”陈俊突然慢悠悠地说道。

小葵偷偷踩了他一下,他看起来若无其事。

江予菲笑了:“他们不止两个吵架,你们两个有问题?”

小葵只好点头:“对,我也想用自己的钱。妈妈,你给个评论,我们对吗?”

丁很期待的看着她。

但是陈俊和小君齐家正盯着她看。

江予菲顿时尴尬起来,手心手背都是肉,偏心谁也不好。

江予菲想了一会儿,说道:“平心而论,我同意夏楠和萧岿的观点。然而,君君和君君的想法是正确的。”

丁夏楠笑道:“原来我和嫂子是对的?”

江予菲点点头:“嗯,你说得对。你有这个想法就好,我很支持你。但是……”

她停顿了一下。“平心而论,我们应该问问你父亲。阮大师,不知道你怎么看?”

被点名的阮大师很无奈。你为什么拉他?

“我没有任何意见。你妈说什么就是什么。”

丁夏楠很羡慕江予菲。“爸爸听妈妈的。如果我妈想自己创业,我爸肯定会支持的。”

江予菲惊呆了。她扬起下巴想道:“你有个好主意。”

丁::“…”

为什么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阮,兴奋地说:“我年轻的时候,总梦想有一个自己的珠宝店。我决定了,我要创业,开珠宝店!”

然后,她对大家笑笑:“当然是用我自己的钱。”

阮天玲刷地黑着脸。

丁夏楠缩了缩脖子,她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了麻烦。

丁确实“惹上麻烦了”。

她让阮家另外两个媳妇计划独立,用自己的钱挣钱。

反对他们的不再是阮俊臣和阮俊七,还多了一个阮田零。

他已经习惯了给江予菲钱。这么多年,她所有的开销都是他出的。

现在她突然不要他的钱了。阮,自然不能接受。

总之,他们父子俩都有被虐的倾向,别人用他们的钱他们才舒服。

丁夏楠实在没想到,阮家三父子竟然有着同样的态度...

她想,只有君齐家。

江予菲一针见血地说:“说白了,他们三个父子占有欲太强,容不得任何失控的事情。”

她的话让小葵和丁恍然。

哦,就是这样。

结果,他们两个更加坚定了独立的决心。

你不能事事依赖男人,也不能被抛弃。

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如果一切都靠他们,十几年几十年后他们就失去了生存的能力。

!!

晚上睡觉前,傲娇安若和云飞通了一会电话,傲娇但他们并没有说什么恶心的话。

他们还是很害羞,只是随便聊了几句,然后互道晚安,挂了电话。

安若放下手机,正要上床睡觉,这时电话又响了。

她以为是云飞,马上接过电话。当她看到显示的电话号码时,她的脸变了。

好鬼!

是唐雨晨不想接电话。

她直接挂断电话,关机,不想听到讨厌的声音。

电话里传来一个漂亮的女声:“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唐雨晨把手机收起来,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

当安若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她感到有人在盯着她看。

她睁开眼睛,霍然看见一个人影坐在床边。

几乎是条件反射,她张开嘴尖叫,啪的一声,台灯被迅速打开,她没有尖叫,只是看到前面是谁的身影。

安若惊讶地睁开眼睛,怎么也想不到唐雨晨会在半夜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她缩在角落里,怀里抱着被子,脸色苍白,防卫地盯着他:“你怎么...你是怎么进来的?”

男人双手抱胸,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

"安若,你胆子真大,竟然不敢接我的电话。"他说话很轻,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

安若抓住被子,心跳加速,眼里充满了紧张和防备,他试图掩饰自己的恐惧。

“我与你无关...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现在,请出去,否则我就报警!”

“你说我们没有关系?”唐雨晨微微扯了扯嘴角,嗤笑道,“宝贝,你是我的女人,我们怎么能没有关系呢?一日夫妻百日,何况我们夫妻七日。要不要这么快忘记我,把和我的关系搞清楚?”

“请出去!”安若根本不想听他胡说八道。她有点激动。“唐雨晨,别再缠着我了!你有这么多女人,为什么不放过我?如果你让我走,请!”

男人摇摇头说:“不,你是我的女人。我凭什么放你走?”

“现在我与你无关!”

“不,安若,你和我会一直有关系的。”

这句话像一句诅咒,压得安若喘不过气来,觉得无路可逃。

她肩膀垮了,非常累。“如果你想强迫我死,你可以直接说,唐雨晨,你必须在你愿意之前强迫我死吗?”

男人的眼睛渐渐变得深邃,但嘴角却一直弯着一抹邪笑。

“安若,过来。”他轻轻向她招手,安若猛摇头,更是缩了回去。

“快来,不然我就过去。”

“你打算怎么办?!"

唐雨晨笑了笑,好脾气地说:“你过来就知道了。”

“我过不去!”谁知道他会怎么对她,逼她怎么办?

看着她的样子,男人觉得很好笑:“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但是如果你不过来,我就真的对你没礼貌了。”

安若犹豫了一下,名门不得不小心地走向他。

当她靠近时,名门那个男人突然抓住她的胳膊,把她举了起来。安若立即坐在他的怀里。

他有力的双臂搂住了她的腰,收紧了,安若柔软的胸膛紧贴着他强壮的胸膛。他们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你……”安若很生气,使劲推着胸口挣扎。“你说你不会乱来的,你这个骗子,快放我走!”

唐雨晨抬起下巴,什么也没说就吻了她,用舌尖撬开她的下巴,大步走进去,无情地吻了她,没有给她回应的机会。

安若·冷冷眼里燃烧着怒火。

她拼命挣扎,可她那点力气怎么能对抗他?斗争太激烈了。男人干脆把她按在床上,禁锢她的身体,仿佛要吃掉她,在她嘴里掠夺。

过了很久,直到安若失去了力气,他才慢慢放开她。

“混...鸡蛋!”安若阳双手就要给他一巴掌,手腕却被他轻易抓住。

唐雨晨勾着她邪恶的嘴唇,握住她的手,亲吻她的每一根手指。

“宝贝,你不知道吗?玩是亲,骂人是爱。”

“不要脸!”

“信不信由你,我现在可以做更多不要脸的事情了,我马上要你。”

安若气结,但不敢拿言语刺激他。

“唐雨晨,你打算怎么办?我已经做出了选择,你要反悔吗?”

“哼。”唐雨晨冷冷地哼了一声,捏了捏她的下巴,冷冷地说道:“你的选择怎么了?安若,别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你要是敢让别的男人碰你,我就杀了你!”

“我与你无关!我不要你来管理我的生活!”安若忍不住提高声音,愤怒地咆哮着。

“没有关系吗?在一起睡了那么多次,你居然说跟我没关系。要不要我现在跟你再搞一段感情?”那人冷冷地说道。

安若紧紧地咬着嘴唇,愤怒地盯着他。

沉默了几秒钟,她恨恨地说:“你再敢碰我,我就跟你打!”

唐雨晨抚摸着她的脸,摇摇头。“你刚和云飞在一起,你对他来说就像玉一样好吗?如果我现在想要你,你觉得他会和你在一起吗?”

安若的瞳孔是微型的,她的声音在颤抖:“你...不要乱来,如果你碰我,我真的会和你打架!我不要这种生活,就算我死了,也不让你碰我!”

男人用锐利的目光捏着她的下巴:“你想死,我不会阻止你,但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安若,听我说。你敢让云飞碰你,我就亲手了结你,满足你的愿望!”

安若的心一阵愤怒,她努力挣扎着发泄她的愤怒和不满,但让自己看起来更尴尬。

“我不仅会杀了你,还会杀了你最在乎的人...你最在乎的人是哥哥还是云飞?”

“唐雨晨,你这个魔鬼!总有一天你会下地狱的!”

那人笑了。他慢慢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的眼睛很黑:“即使我下地狱,我也会拉你,安若。我不放手,你也逃不过我。”

名门老公傲娇妻

说完,傲娇他低下头,傲娇吻了吻她的嘴,看到她呆滞的表情,他满意地转过身,打算离开。

当他走到门口时,他回头淡淡地看着她。“安若,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贾云不接受你,你只能回到我身边。别把我的话当真,我是认真的。”

安若·冷冷,非常苍白虚弱。

“哈哈......”唐雨晨发出低沉的笑声,打开门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安若才回过神来,翻了个身,把头埋在被子里,哭了起来。

唐雨晨是个魔鬼。他为什么没死?他为什么没死?

一天晚上,安若没有心思睡觉,就一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但她又要照常上班,只好振作起来,洗了把脸,化了淡妆,掩饰自己疲惫的样子。

当他来到公司时,云飞首先请安若给他送茶。

安若把茶放在他的桌子上,那个男人站起来走向她,张开双臂抱着她。

"安若,自从我整晚没见到你以来,我一直很想你."他笑着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温柔的情话,但安若想起了昨晚唐雨晨的警告。

“小心点,被人看见一会儿。”安若推开他的身体,害羞地低下头。

云飞好笑地摸了摸她的头:“没人会看,就算看了也没什么。安若,我从来没有想过隐瞒我们的关系。”

“但是...影响不好。好了,我要上班了,你也该上班了。”安若对他笑了笑,转身离开。

我不知道我是否受到了唐雨晨威胁的影响。安若两天不敢离云飞太近。

她有一种错觉,以为唐雨晨派了人来监视她。

如果她离云飞近一点,他就会知道了。

起初,云飞认为安太害羞了,不敢和他保持距离。在他意识到不对劲之前,她似乎躲了他好几天。

这天下班后,云飞带着安若去餐厅吃饭。

坐在盒子里,男人忍着气直接问她:“安若,告诉我,我做得不好吗?”

安若愣住了,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云飞,你怎么了?”

“过去两天你一直在躲着我。我看得出你还没有完全接受我。”云飞黯然道,语气中没有一丝责备,只有一丝失落。

安若的眼睛闪了一下。她伸手把他的手放在桌子上。她垂下眼睛道歉:“云飞,我不是在回避你,也不是在拒绝你……”

“那是什么?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直接告诉我。”之后,他的脸色变了,他猜想,“唐雨晨对你做了什么吗?”

“没有!”安若摇摇头,否认了。她看着他,苦笑着说:“云飞,我曾经是唐雨晨的女人,但我还有一个身份,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

云飞大惑不解,安若低下头,难以启齿:“其实,我曾是唐禹锡的妻子...我们刚离婚不久,我主动要求离婚。他不甘心,就不肯放我走。”

云飞脸上露出惊讶,名门然后恢复正常。相反,名门他拉着安若的手,严肃地对她说:“安若,我说,不管你的过去是什么,我都不介意,你必须相信我。”

“我相信你。”安若点点头,“但是,毕竟我已经结婚了……”

世俗的眼光会看不起她几眼,她这样的已婚女人,能被云家接受,能和云飞扬永远在一起吗?

云飞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他笑着说:“我以为你在担心什么。原来是这个。我不介意你结婚。我现在想要你,将来想要你。谁统治,离了婚的人不能寻求爱情和幸福。安若,离婚不是你的错。你不应该关心这个世俗的东西。”

安若听着,心里很感动。

“云飞,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太好了,不应该喜欢她。她已经残缺不全,肮脏不堪。

云飞此刻没有看到她在动。他笑着说:“我对你好,自然是因为喜欢。”

“但是我没有资格……”

“你有,我说你有,你有。”他坚定地说。

安若离开了他的怀抱。她看着他,期待地问:“云飞,我们真的有未来吗?”

“相信我,一定有。”云飞微微点头,说话很郑重。

安若开心地笑了,在他的支持和鼓励下,她也坚定了和他在一起的决心。

唐雨晨的威胁不算什么。只要她勇敢的走下去,她一定会走出光明的未来。

安若解开了绳结,心情变好了。

她拉着云飞的手,开心地笑了:“云飞,我们吃吧,菜凉了。”

云飞温柔地看着她,嘴角露出一丝撒娇的微笑:“安若,你可以叫我杨妃。”

安若的脸颊泛红,男人期待地看着她。她试着小声说,“杨妃,”

云飞的眼睛暗了几分。“再打电话。”

“飞行……”

男人突然低下头,一个温柔浅浅的吻落在她的嘴角。安若的脸颊泛红,她垂下眼睛掩饰自己的羞涩。

“以后这样叫我。”云飞摸了摸她的头,开心地说。

安若微微点头,拿起筷子,在碗里夹了一些菜。“现在可以吃了。”

“好,吃吧。”他还在她的碗里放了一些盘子。

吃完饭后,云飞拉着安若的手走出了包厢。

“安若?”她身后有人不确定地叫着她的名字。

安若回过头来,看到了好久不见的安心。

安心也在这里吃饭,她从盒子里拿出手机,就看见安若和一个男人牵着手从另一个盒子里走出来。

这个男人不是唐雨晨,所以她不确定这个女人是不是安若。

看到真的是她,看向云飞扬的目光。

看到他,安心怔住。

是人气总统云飞!

安心的目光落在他们两人的手上,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看向安若的眼神也带了几分不屑。

“安若,你不介绍我一下,这是你的谁?”安心皮笑肉不笑地问。

“安若,傲娇你不介绍我一下,傲娇这是你的谁?”安心皮笑肉不笑地问。

安若转过头,对云飞说:“那是我表哥,安心。”

云飞能感觉到他们姐妹之间的恶劣关系。他放心地点点头,没有热情地迎接他们。

安若介绍完之后,拉着云飞的手:“走吧。”

两人一转身,安心眼里闪过一丝嫉妒,嫉妒安若摆脱了唐雨晨,找到了一个同样优秀的男人。

她不甘心,对着他们的背影淡淡一笑:“安若,前段时间听你说要和唐先生离婚。你走了吗?”

安若脚步微微一顿,云飞扬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安心的意义不言而喻。她想让浮云知道安若曾经是个已婚女人。

如果云飞不喜欢这一点,他肯定会立即除掉安若。

安心眼里闪过一丝骄傲,她可以预见到安若被云儿甩飞的场景。

安若慢慢转过身来,脸上没有慌张,也没有心虚。

她淡淡一笑,对安心说:“谢谢你的关心,但我已经和他离婚了。”

云飞举起手臂,抓住安若的肩膀。他也笑着对安信说:“安小姐,现在我是的男朋友。”

安心的脸立刻有了片刻的扭曲。

安若不想看到她沮丧的样子,所以她平静地转身带着浮云离开了。

看着那一对的背影,他安心的跺着脚,心里冷笑道:“你以什么为荣?我也不觉得你是云飞的女朋友。也许你只是他养的小三!”

云飞送安若回家,安若本来要请他上楼,但云飞接到家里电话,不得不马上回去。

"我明天早上来接你去上班。"男人捧着她的脸,不放弃。

安若点点头,开心地笑着开了口:“早点回去,路上小心。”

“嗯……”云飞没有马上放开她,而是慢慢地靠近她。安若知道他要做什么,她微微闭上了眼睛。

男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却没有落在她的唇上。安若的心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

不是她拒绝云飞的吻,只是她需要一点适应。如果他们两个进步太快,她会不知所措。

“嗯,我走了。”云飞,放开她。真的该走了。

安若点点头,男人忍不住揉揉她的头,于是他钻进车里,开车走了。

安若没有马上上楼,而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车离开,然后转过身去。

“啊——”她转过身,看见唐雨晨站在她身后,她吓了一跳。

唐雨晨也看着云飞离去的方向。他收回目光,微弱的目光落在安若的脸上。

“你俩发展得很快,安若。你好像没听我那天晚上说的话。”

这是一个社区。如果他敢这样,她会大喊大叫。

安若很稳定,不那么害怕他。

她微微皱起眉头。“你在这里做什么?唐雨晨,你一直缠着我。你喜欢我吗?”

唐雨晨双手抱胸,不屑嘲讽:“如果我真的喜欢你,你应该要求更多的幸福。”

名门老公傲娇妻

安若心里一惊。

她能理解他的意思。如果他喜欢她,名门他绝不会放过她,名门她也绝不会摆脱他。

安若想,这辈子,无论谁被唐雨晨喜欢都会很倒霉。

出事了!

安若怀疑地看着唐雨晨,试探性地威胁他:“你不喜欢云和雪吗?唐雨晨,如果你再纠缠我,我会告诉她你的行为!”

这样云飞雪就会生他的气,离开他。

如果他喜欢她,他会很努力,他会担心云雪的感觉。

唐雨晨惊呆了,随即大笑起来。他锐利而深邃的眼睛看着安若:“聪明的女人!”

“你不喜欢云和雪?”

“什么叫喜欢?安若,我也喜欢你。”唐雨晨细细扬起,煞有介事地说。

安若明白他的爱是大众的爱,他喜欢他所有的女人。而这份爱,没有心。

虽然她知道他是这样一个无情的人,但她很惊讶他不喜欢云和雪。那么,你当初为什么为了云飞雪和她离婚呢?

或者他同意和她离婚,不是为了云雪,只是因为她的坚持。

安若不明白,也不想去想。

“我上去了,走,别再来找我了。”她淡淡地对他说,转身上楼。

唐雨晨突然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把她拉了回来。安若打了他的胸部。

他捏着她的下巴,冷冷地说,“安若,别忘了我那天说的话。还有,你只有一个月。”

说完,他放开她,转身大步走了。

安若握紧双手,平静了一会儿情绪,疲惫地上楼去了。

————

云飞回到家,看见父母坐在客厅里。他走过去坐下,疑惑地问他们:“爸,妈,你们要对我说什么?”

云母笑着问他,“杨妃,你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吗?”

云飞惊讶地说:“我能告诉你什么?难道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你还在装傻,今天要不是雪儿告诉我们,我们还不知道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杨妃,对方是什么样的女孩,你跟你爸和我说说。”

云飞的眼睛微微有些呆滞。他淡淡一笑,问道:“薛飞告诉你了吗?”

“嗯,她说她看见你和一个女孩亲密了。杨妃,她是哪个女孩?”云母好奇地问,既期待又兴奋。

主要是云飞27岁,没谈过恋爱,所以他们担心他不会结婚。

现在知道他有女朋友了,这个儿子终于体会到了他的感受,他们作为父母自然是幸福的。

云飞笑着说:“爸妈,我刚和她在一起。稍后我会把她介绍给你。现在,不要担心这些事情。此外,安若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云母的眼睛亮了。"她叫,姓安,是安总裁的女儿吗?"

云飞摇摇头:“她不是,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云母脸色微变,嘴角的笑容也变得苍白。云爸爸也皱起了眉头,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同意。

对方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傲娇和他们想象的相差甚远。

云飞知道他父母的想法。他说:“爸爸,傲娇妈妈,安是个很好的女孩,你看到她就会喜欢上她的。”

云母想了一下,对他说:“过两天就是你爸爸的生日了。请带她回家吃饭。就算她好,你也得让我们先见面。我们没见过她,怎么知道她好不好?”

云飞听了妈妈话里的妥协,心里高兴。她赶紧笑着点点头:“好,到时候我一定带她来。你见到她一定会喜欢她的。”

云母看着儿子这么为女孩辩护,知道对方一定很好。算了,只要儿子喜欢,姑娘挑不出毛病,就随他们去吧。

————

听云人安若说她想去他家,她被吓了一跳。

“你为什么要去你家?”她惊讶地问,人们有点困惑。

太快了。她准备好之前要去见他父母吗?

云飞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只是笑笑,“那天是我爸爸的生日。他们听说我有女朋友了,想让我带你回去给他们看看。放心吧,就吃个饭,很快。”

“但是我...我怕你爸妈不喜欢我。”

云飞搂着她的腰,扬起眉毛。“不,你是如此可爱和美丽。他们看到你就会爱你。我喜欢你,他们也会喜欢你的。”

安若笑道:“这是什么逻辑?你喜欢我,他们为什么要喜欢我?”

“因为我是他们的儿子,如果他们喜欢我,他们就会喜欢我喜欢的人。安若,别紧张,不会有事的,我们只是去吃饭,吃饭,然后离开。”

当安若想要拒绝的时候,云飞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她。

她想到了唐雨晨给她的最后期限。也许她可以试一试。如果他的父母接受了她,她就不必害怕唐雨晨了。

“好,我去。”她笑着点点头,云飞立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两个人都笑傻了。

————

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安若穿上了云飞为她挑选的衣服,坐他的车去了他家。

云爸爸曾经是很受欢迎的总裁,现在退休了,公司的一切都交给了云飞。

住下来后,他没有邀请其他人做客人,只是邀请他们的家人,简单的吃顿饭。

这也是因为云爸爸不喜欢热闹,不然肯定会宾客盈门。

云飞把安若领进客厅,笑着把她介绍给父母:“爸爸,妈妈,这是安若。”

安若看着它们,发现云母非常漂亮。即使老了,她的风格还是一样。云爸爸很帅,年轻的时候,他一定是个帅哥。

云飞和云,都是遗传了父母的长相,长得很好看。

安若露出平静的微笑,礼貌地向他们问好:“叔叔阿姨好。”

云母对她很满意,因为她看起来很漂亮,而且温柔有礼。

她微笑着接受了她的问候。

然后,她对云飞说:“杨妃,薛飞在小客厅里。你带安小姐玩一会儿,吃完饭给你打电话。”

名门老公傲娇妻

然后,名门她对云飞说:“杨妃,名门薛飞在小客厅里。你带安小姐玩一会儿,吃完饭给你打电话。”

云飞高兴地点点头,领着安若走向小客厅。

这两个人走了几步。他走近她,低声说,“安若,你很好。我妈好像对你很满意。”

“真的?”安若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云飞自信地点头。

安若笑着问他:“你父亲呢?”

云飞笑着说:“我妈喜欢你,我爸也会喜欢你。所以,你要努力让我妈喜欢你。”

安若点了点头,也知道这个家,真正的家人是云飞的母亲。

推开小客厅的门,两个人突然看见里面坐着,除了云和雪,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那是唐雨晨。

这个人靠在沙发上,搭着他的腿,采取了一种悠闲的态度。

当他看到他们时,他的表情一点也没有改变,好像他知道这就是他们进来的时候。

云·薛飞在旁边削苹果。她见人就笑着招呼:“你来了。”

安若和云飞的表情都有点不好,尤其是安若,很紧张。如果我知道唐雨晨今天会来,我会杀了她,她就不会来了。

云飞很快恢复了他的神色,拉着安若的手,大方地去坐下。

“小雪,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想请唐先生做客?”云飞光一开口就问云和雪,语气中带着一丝微妙的质疑。

云薛飞没注意到他的语气,笑着说:“陈余本来不打算来,但今天他临时改变主意,跟我来了。哥哥,请告诉我这位女士是谁。”

她故意含糊地对他们微笑。安若微微低下头,觉得如果她不知道的话,她会害羞。

云飞的目光掠过唐雨晨。他抱着安若的肩膀,摆出一副占有欲很强的样子,一本正经地对他们说:“她是我的女朋友,她叫安若。”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云薛飞笑得更暧昧了,故意逗他。“兄弟,听说安小姐是你的助手,你居然在窝边吃草,跟你的风格很不一样。”

云飞骄傲地笑了:“如果安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我很荣幸能和她在一起。”

他的话音刚落,唐雨晨的眼中很快闪过一抹阴霾,他周围的空气仿佛降低了好几度,全都凝固了。

安若垂下眼睛可以感觉到,他锐利的目光正射向她。

她的心有点不安,她害怕唐雨晨会做些什么。

云·薛飞注意到唐雨晨有点不对劲,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陈余,吃苹果。”

她不知道为什么唐雨晨的眼睛变冷了。她只是觉得他不喜欢呆在这里这么无聊。

唐雨晨的目光转向了云和雪,他正要张嘴说话,这时一个仆人敲门,请他们坐下来吃饭。

安若松了一口气,面对唐雨晨多一秒钟,她感到非常沮丧。

但是吃饭的时候,气氛还是有些凝固的。

唐雨晨不喜欢说话。几乎是云爸爸问什么答什么,没有多余的话。

云爸爸尊重唐雨晨,知道他脾气不好,所以不介意他的态度。

云母看着坐在唐雨晨旁边的女儿,傲娇她感到非常满意。她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男人。

她的目光落在安若身上,傲娇笑容突然消失了。

她儿子找了一个对她不满意的女朋友。

"安小姐,你介意我叫你安若吗?"云母笑着问。

安若放下筷子,摇摇头,笑着说:“我不介意。”

"安若,你家里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吗?"云母开始查户口。安若看了看云飞,得到了他鼓励的目光。她也放下了很多。

“我还有一个弟弟,九岁。”

“哦。”云母笑着和蔼地问:“父母在干什么?”

安若忧郁地说,“我十岁时,父母死于车祸。”

云母微愣,没想到这个结果。

她收敛了笑容,试探性地问她:“你的弟妹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云飞马上插话道,“妈妈,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就不提安若的悲哀了。我们吃饭吧。”

云母不着痕迹地盯着他,但他仍然不打算放开安若。

她想先搞清楚安若的一切,再决定是否让儿子和她在一起。如果等的时间长了,感情会加深,来不及阻止。

“安若,你也不要怪阿姨好奇。你是我儿子27年来第一个喜欢的女生,我姑姑也很好奇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所以,我忍不住想多了解你。”

安若理解地点点头:“阿姨,我明白你的意思。”

云母立刻笑了,“那就好。安若,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一。”

“它这么年轻,这个年龄就不错了,人根本就没烦恼。你以前谈过恋爱吗,是不是跟我家飞天一样,是不是第一次谈恋爱?”

云飞微微蹙眉,略带不悦的说:“妈,你在查户口吗?我们只吃饭,不聊天,好吗?”

云母挥了挥手,笑了。“你这个孩子,我正在和安若聊天。你在说什么?另外,我只是问问,我是不是爱上你爸爸了。如今的年轻人有过几次恋爱经历也是好事。”

安若双手放在膝盖上,微微握紧。她害怕来来去去。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云母的问题。

安若抬眸,正要说些什么,正好对上唐雨晨戏谑的目光。

他一定在等她出丑。

安若不敢说什么。她丢不起脸,也没有勇气说出来。

云飞不知道母亲的心思。她故意这样说是为了让安若放松警惕。

今天,他把安若当成家里的客人,只为了让他们见见她。没想到我妈会问为什么。

云飞后悔带安若来了。

他放下筷子,淡淡地说:“我吃饱了。慢慢来。安若,你跟我来。我有东西给你看。”

他拉着安若的手,正要把她带走,让她清醒过来。

两人刚站起来,唐雨晨把胳膊肘靠在桌子上,十指相扣。

他笑着开玩笑,嘴里淡淡地吐出一句:“云太太想了解安若,可以问我。我想我更了解她。”

“你为我做饭是为了讨好我吗?女人,名门就算你给我做饭,名门今天还是不准吃,除非你写一篇关于我的好话。”

他故意强迫安若写他的优点。

因为他知道,无论他用什么方式甩她,她都会逆来顺受,根本压制不住。

只让她写自己的优点,会让她不能接受,也做不到。

她对他恨之入骨,在她眼里,他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她也看不出来。既然看不到,就写不出来。即使她能看到,她的自尊心也不允许她写。

正好她不写,他可以找借口惩罚她。

这种方法并不粗暴暴力,却能彻底压制她。唐雨晨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她必须坚持这样做!

安若把食物放在盘子里,拿着盘子转过身,故意把他撞开,没有理会他的话:“都做好了,你可以吃了。”

她把盘子放在一边,脱下围裙,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走出厨房,向楼上走去。

唐雨晨眯起眼睛,勾起一丝邪魅的弧度。

看到你倔强的时候,不要相信你不饿,不要吃!

男人的目光落在煮好的菜上,淡淡地对仆人说:“把菜端上桌,我要吃。”

“是的,主人。”

老实说,安若做的食物味道不太好,但还是可以吃的。唐雨晨随便吃了两碗,就饱了。

他上楼去推安若的门,门仍然锁着。那人微微蹙眉,使劲敲。

“安若,开门。”

“有什么事吗?”安若淡淡问他。

“开门!”一定有什么事要找她吗?

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她站在门口,不想让他进来。“说吧,什么事?”

唐雨晨推了推她的肩膀,坚定地走了进去,她的目光扫过房间,落在她的脸上。

“每天锁上门靠着它。我以为你在房子里藏了一个人。”

安若没有说话,她走到阳台的桌子旁坐下,拿起素描铅笔,继续画画。

唐雨晨走到她身后,看到了她的画像,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你会画画吗?”

而且画得也很好。宣纸上,安吉的画像栩栩如生,几条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他的魅力。

安若光应了一声。

唐雨晨记得她在大学的时候,似乎学过肖像画。

看着她专注地写生,男人从她身后伸出细长的手臂,拿走了桌上的宣纸。

“还给我。”安若回头,不悦地皱起眉头。

唐雨晨勾勾嘴唇,淡淡一笑:“水平不错。”

“谢谢你的夸奖。”

“如果你愿意为我画一幅画,我可以考虑让你每天吃一顿饭。”

安若看上去无动于衷,她自然拒绝了他:“我只画肖像。”

妈的!

她的意思是他不再是人了?!

唐雨晨想起了她写的缺点,用手指捏了捏她的下巴,抬起来,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的眼睛。

“安若,我怎么发现你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在过去,只要他不碰她,他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在过去,傲娇只要他不碰她,傲娇他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现在,她的整个牙齿又尖又尖,让他恨得痒痒。我好想把她的牙一颗一颗拔掉!

安若微微笑了笑:“不是我脾气不好,而是我在面对别人的时候用了什么态度。你只配我对你用这种态度。”

唐雨晨的眼中有一丝阴霾。他心怀叵测地勾勾嘴唇,淡淡地点点头:“是啊,你胆子真大。那我也告诉你,我想面对什么就做什么。而面对你,我只会做一件事……”

他扔掉手里的宣纸,把她撕碎,抱在怀里。

“那就是,做——爱!”

安若还没有回应,他的吻落了下来,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嘴。安若挣扎了几下,他的手很快被映在身后,另一只手勾住她的腰,抱着她转了几圈,然后他们一起倒在床上。

“嗯……”在他熟练的吻下,她情不自禁地低语,唐雨晨的手伸向她的胸部,抚摸着,吻变得更热了。

衣服很快被他脱掉,安若停止了挣扎。

他想做什么,她根本阻止不了,挣扎也只是徒劳。

男人看着她玲珑的身体,手指在她腰线上轻轻拂动,一路向下。

“怎么,你不反抗吗?”他盯着她,黑眼睛闪着灼热的光芒。

安若忍住怒气,冷笑道:“你要快,怎么说那么多?”!"

唐雨晨的眼睛突然一沉,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吐出冰冷的话语。“那么,如你所愿。”

安若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真的发生的时候,她还是很难受,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痛苦的尖叫。

唐雨晨的呼吸越来越粗,他的身体几乎是热的。这两个人靠得很近,但她的心却冷得发抖。

* *,如果不是自愿的,真的会让人觉得恶心,让人无法接受。

为了减轻心中的痛苦,安若把空放进眼睛里,盯着天花板上的某个点,思绪飘到了别的地方。

她不知道唐雨晨会用这种方式留住她多久,她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联系上云飞。

如果他没有她的消息,他一定很焦虑。

算了,就断联系吧,以后再也不见面了...

男人突然挺直了脸,她被迫面对他那双漆黑的眼睛。

“到底怎么回事?安若,和我在一起,你在想别的男人!”他咬紧牙关,显然很生气。

安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声不吭地舔舔嘴唇。

唐雨晨的眼里闪过一丝愤怒,动作变得越来越激烈。“看来我不够努力让你有空去想别人!”

他伤害了她,安若皱起眉头,他的手试图推开他,但他抓住她的手腕,囚禁她,低头吻她的嘴唇。

她不喜欢吻他。她下意识地转过头,避开他的吻。男人突然愤怒的咬她的脖子,让她的眉头越皱越深。

“安若,你给我记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这辈子,你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唐雨晨阴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安若没有说话。

她没有接,名门这让他很生气,名门让他很沮丧,让他的行为更加粗鲁和凶狠。

这是一场你征服我反抗的比赛。没有人想赢,也没有人能输。

谁也输不起...

————

折腾了一夜疲惫的安若。当她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衣柜里有许多衣服,是唐雨晨让仆人们为她准备的。

昂贵的名牌,但对她来说,和普通衣服没什么区别。

在随便找了一件t恤和裤子后,安若打开门下楼了。

陶大爷见她下来,好心上前安慰道:“太太,今天请你写一篇少爷的优点。不要自己过,小心饿死自己。”

实际上,安若不喜欢这座别墅里的仆人,因为他们都是唐雨晨的仆人。

但她知道陶叔对她真的很好。

她谢过他,笑着说:“陶叔叔,谢谢您的好意。书和笔在哪里?”

陶叔叔以为她同意写少爷的优点,就递给她一样东西。

“夫人,待会儿我让你做你想吃的东西。别提了。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

听着陶澍的笑声,安若在笔记本上写了一行字。

写完后,她合上书,递给陶澍。“我去做饭了。”

“主妇,你不用自己做,我可以点菜……”

“陶叔,你忘了唐雨晨说了什么?他说不许任何人伺候我。”

陶澍不得不让她自己去,但他还是想看看她写了什么。这是少爷今天早上点的。有钱人家写完了,他会看看她写的是好是坏。

翻开书的第二页,里面出现了一行字。

唐雨晨的第二个缺点:呼吸困难,嘴巴发臭!

陶澍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再这样干下去,肯定会丢了性命。也许他应该考虑提前退休,或者向少爷要求更高的工资。

安若在厨房里静静地做饭,陶叔忍了很久。她走了进来,温柔地对她说:“夫人,你怎么还写少爷们的缺点?其实少爷有很多优点。比如少爷长得帅,博览群书,年轻有为,富有,聪明睿智,还有……”

“陶叔叔,这道菜你尝起来咸还是淡?”安若突然递给他一双筷子。

陶淑伟愣了,只好停下他要说的话,拿起筷子尝了尝安若的炸鸡。

“嗯,很淡,盐太少了。”

安若又拿了一双筷子,把一块鸡肉放进嘴里。“真的很轻,我再加点盐,你再试试。”

“还是弱。”陶澍第二次说。

安若也咬了一口,加了一点盐。“再试一次。”

“还是弱。”

“我也觉得我再补充一些。”

当陶澍看到安若吃鸡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见他明白了,安若冲他笑了笑:“陶叔叔,你看,我不会饿的。”

"..."陶澍的心里,突然产生一种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却不想告诉主人的愧疚,也产生了一种背叛主人的愧疚。

安若继续对他微笑:“陶叔叔,你可以告诉他。”

“主妇,傲娇我突然想起我有事要做,傲娇先走了。对了,我就告诉少爷,你今天什么都没吃。”

陶叔叔匆忙离开,安若继续做饭。从今天开始,她会爱上烹饪。

当唐雨晨下午回来时,他知道笔记本的内容,可以想象人们的脸有多臭。

她怎么敢说他有气息!

妈的,他有气息,全世界的人都有气息!

推开安若的门,看着她安详地坐在阳台上画画,男人的精神一个地方也打不过。

他折磨她,禁止她吃东西,还有她的反应?

挺悠闲的!

唐雨晨打棉花时感到无力和沮丧。

他走到她对面坐下,瞥了一眼她的画像。他的眼睛突然愣住了。“你在画谁?”

安若正在画一个男人,他也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唐雨晨断定他不认识这个人。

安若没理他,继续画画。他伸手,用两个细长的手指夹住宣纸,用力一拉,动作有些粗暴。

安若的画笔落到了那个人的眉毛上,他拉了一下,在白色的宣纸上留下了长长的痕迹。

好的画像马上就毁了。

唐雨晨勾勾嘴唇,幸灾乐祸地沾沾自喜。“他是谁?”

安若微微抬头,淡淡地说:“我的父亲。”

男人的眼睛光芒微。

他知道安若的父母在她十岁时死于车祸。那时候她应该还小,事情过了这么久。没想到她还记得她爸爸的脸,画的很清楚。

看着照片上的人,发现他和安没有相似之处。

把宣纸扔在桌子上。这个人靠在椅背上,骑着他的腿。细长的食指轻敲桌子:“你爸爸和安是兄弟?”

“什么意思?”

“我只是好奇。如果安·祁鸣是你叔叔,他为什么要骗你?”

安若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大叔的设计是她心里的一根刺。每次碰到都会隐隐作痛。

她根本不想想,也不想太记仇。

就当她还清了舅舅的教养。只有这样想,她才能不那么痛苦。

“我问你你是哑巴吗?”那人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安若收回思绪,没有起伏地说:“我叔叔和爸爸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奶奶去世得很早。”

唐雨晨冷笑一声,我明白了。

不是母亲生的,都是隔着一个肚子。两兄弟之间的感情恐怕也不是很好。

但他没有对安若说这话。他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能忍。两天不吃饭也能这么悠闲。说,你是不是偷偷吃了什么东西?”

安若没有看他的眼睛。她接过宣纸,用橡皮擦轻轻擦去划痕。

“你下令不让我吃,别人敢给我东西吃?唐禹锡,你要是有本事,就饿死我。”

“嗯,只要你有能力不吃,我就有能力饿死你!”

说完,男人大步走出她的卧室,刚出门,他的手机就响了。

是云飞雪的。

唐雨晨打开电话,嘴角挂着微笑,声音很温柔:“薛飞,有什么事吗?”

妾近期要开新书了,敬请期待~

唐雨晨打开电话,名门嘴角挂着微笑,名门声音很温柔:“薛飞,有什么事吗?”

“陈,你最近很忙吗?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云雪有点委屈地问。

好几天,他都没有联系她。她一直骄傲而矜持地等着他的电话,并不主动给他打电话。

但是过了好几天,他还是没有给她打电话。于是她忍不住,主动打电话。

她心想,可能是他故意冷落她,也可能是他根本不想和她在一起。

不管什么原因,她都接受不了。

她希望他对她很好,就像把她当宝贝一样抱着,随时照顾她。

听到她的抱怨,唐雨晨邪魅地笑了:“宝贝,都是我的错。我最近太忙了,不能忽视你。我今晚请你吃饭可以赔罪吗?”

听了他的解释,云飞雪的嘴角甜甜地弯了弯,她知道他不是有意冷落她。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我马上去接你,然后等我。”男人的语气很深沉。

安若听到他说的话,心里冷笑着。

不用说,她也知道他在和云飞雪通电话。像这样的男人和他亲近是很幼稚的,因为离他越近,就越会走的万劫不复。

但她不会管自己的事。她太忙了,顾不上关心别人。

唐雨晨挂了电话,侧身看着安若。看到她的脸很酷,眼睛很平静,没有波动,他的心里莫名地有点不舒服。

但他也知道安若最讨厌他,她自然不会因为他在和别的女人约会而吃醋。

他也不爱她,但奇怪的是如果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很生气。

也许,这就是他在工作中的占有欲。

如果安是他的女人,她就像他的任何一样东西。他的东西,即使他不喜欢,也只能属于他。

就算丢了,也不能属于别人。

唐雨晨想到这里,勾唇自嘲的笑了笑,他怎么了,好歹想做这些。

开车,他去云飞雪家接她。

今天的云衣着光鲜,淡妆精致,低调却不失气质的打扮,让她看起来充满了成熟的魅力。

在车上,男人很自然的抱住她的后脑勺,浅浅的吻了她一下。

他的嘴优雅而温柔,他的黑眼睛又热又亮。每当他这样看着云雪,就让她觉得他很在乎她。她是他心中最特别的人。

“吃完饭,我带你去买礼物。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就当我给你赔罪。”

云薛飞笑得更甜了,没有女人不喜欢礼物,更别说她喜欢的人送的礼物了。

“你想送我一份礼物吗?”她故意不满意的说。

唐雨晨握着她的手,露出浅浅的坏笑:“那你说,你怎么能满足呢?”

云薛飞想了想,娇笑着说:“你今晚陪我去看星星,我要惩罚你。”

“好吧,就去看星星吧!”男人爽快的答应了,发动车子离开前又亲了亲她的脸。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