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头彩APP|中国有限公司----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1/09)

头彩APP|中国有限公司 !

只见,开局开局只有陌陌,开局开局无尽陌陌。

他是个冷血的人,他最习惯的温度就是冷。

但此时此刻,他被莫兰的MoO冻伤了。

她对他的冷淡真的让人受不了!

莫兰转身继续离开。他想请她回来,开了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妈的,妈的!”祁瑞刚狠狠咒骂了一句,生气了。

他讨厌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容易被别人影响,不能随意控制。

********

幽幽地睁开眼睛,醒来时看见阮,躺在她身边睡着了。

他好像睡不好,皱着眉头,很不靠谱。

他身上没有被子。江予菲想给他半床被子。她刚动了一下,他就惊醒了。

“于飞,你醒了!”看到她醒来,他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江予菲把被子盖在他身上:“你想睡为什么睡不好?”

现在天凉了,他这样睡觉很容易感冒。

阮天玲撑起身子,把被子紧紧地盖在她身上。

“我只是躺了一会儿,没有打算睡觉。感觉怎么样,肺部不舒服吗?”

“肺?我的肺怎么了?”

阮,安慰她说:“没事,只是流了点血。”

难怪她昨天呼吸时感到疼痛。

虽然现在有点难受,但是不像昨天那么痛苦了。

江予菲笑了:“我感觉好多了。”

阮,松了口气:“你要喝水吗?你饿了吗?”

“好像有点饿了。”她两天没吃东西了。她有营养液支撑,自然会饿。

阮,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唇:“等我一会儿,我给你弄点吃的来。”

“好。”

阮、下了楼,端了一碗鸡蛋粥来,托他吃。

江予菲不想躺下,但想坐起来。

阮天玲扶她起来,在她身后放了一个软软的枕头。

江予菲看着这座充满欧洲风情的房子。她困惑地问:“我们现在在哪里?”

“D国的一个小镇..等你好了,我带你去附近散散步。这里风景很好。”

“你不回中国吗?”

阮天玲的眼睛闪着她看不见的复杂的光。

“你身体不好,暂时不要回去。而且我在伦敦有些事还没做完,过段时间我们再回去。”

江予菲微微蹙眉:“你想回伦敦吗?”

他设法逃脱了,他不得不自动交付?

阮、笑道:“我回去就好了。我会变脸的。他们找不到我。即使发现了,他们也不敢动手。只要你和安塞尔不被他们发现。”

其实想说的是,南宫旭没有下手,所以他们不用跑了。

但这种话,会让他生气。

南宫徐现在没有动手,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哪天会动手。

他想夺取南宫世家,他们的存在对他是一种威胁。

她不会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摆脱他们。

“你什么时候回去?”江予菲焦急地问道。

“过了一段时间,现在不着急了。”他会等到她好起来。

刚捡起来,奖励书突然被齐瑞刚拿走了。他冷冷地威胁她:“你再不睡觉,奖励我就把这些书都烧了!”

“你……”莫兰也盯着看,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野蛮人。

“还不快睡觉?!"祁瑞刚催促她。

莫兰很无奈。她不能为了这样的小事和他争论。

她生气地转身离开了。

回到卧室,她去洗澡了。

这么晚了,她不想洗头,就洗了身,穿着睡衣出去了。

祁瑞刚也回到了卧室。

他靠在床上,盖着被子,用漆黑的眼睛盯着她。

"看看你洗完澡上床睡觉的时间."他不满地说。

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0:40。

快凌晨一点了。

她明天早上六点以后必须起床。

齐瑞刚率先躺下:“快点睡吧!”

莫兰一声不吭地走过去,然后上床睡觉。

祁瑞刚抬手关掉壁灯,然后从后面搂着她的身体。

莫兰突然感觉到自己滚烫的体温。

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会儿,害怕他会做什么。

这些晚上她睡得很晚。祁瑞刚没碰过她。他今晚没办法。

但是已经很晚了...

齐瑞刚突然咬着耳朵小声说:“如果你明天再不按时睡觉,我保证你三天三夜都不能下床!”

“你……”莫兰气恼了。

瑞奇只是捏了捏她的腰:“你不信,我们走着瞧!”

莫兰生气地不理他,闭上眼睛放松。

她太困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莫兰睡得很舒服很甜,没有做梦。

她睁开眼睛,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醒来。

突然,她发现外面很亮!

莫兰翻身坐起,拿过旁边的闹钟。

现在是早上七点半!

她为什么睡了这么久?!为什么闹钟没有响?

齐瑞刚不在卧室。他去公司了吗?他为什么不叫醒她?

莫兰扔掉闹钟,迅速起床。

她很快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冲下楼去。

祁瑞刚坐在客厅里喝着咖啡,看着报纸。

看到她下楼,他淡淡地说:“去吃早饭,吃饭,去公司。”

“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莫兰忍不住问。

瑞奇只是没有抬头:“时间还早,不急。”

时间还早,但她现在有很多事要做...

莫兰只好先吃早饭,然后和他一起出去。她甚至没有时间去看埃文。

当他到达公司时,莫兰乘电梯跟着他到了顶楼。

走出电梯,她走向她的办公室。

“等等。”齐瑞刚拦住她,莫兰迷茫地回头。“是什么?”

“跟我来。”说完,他率先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莫兰不知道他在找她做什么,所以他困惑地跟着他。

祁瑞刚脱下外套,扔到一边。

他在沙发上坐下。“过来坐下。”

“是什么?”莫兰过去坐下,很不解。

祁瑞刚看看她,没说话。

他按下内线,淡淡地对贝琳达说:“把资料送到莫经理手里。”

“好的。”贝琳达恭敬地回应道。

!!

没多久,人物贝琳达送来一叠文件,人物然后悄然退出。

“你打算怎么办?”莫兰又问。

齐瑞刚打开项目计划书,侧身问她:“你在哪里看到的?”

“我已经看完了。”

“你不是在学习,你在哪里学的?”祁瑞刚换了个问题。

莫兰诚实地回答道:“我已经读了5页,正打算读第6页。”

齐瑞刚把方案翻到第6页。“以后我只需要一个上午就可以教你了。”

“你?”

齐瑞刚扬起眉毛。“我是谁?你怎么这么蠢?这么好的老师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怎么求助。”

莫兰无语,她傻。

她又不是没问过他。

但是她不能逐字逐句地问他。

她自己能学什么,何必去烦他。

仿佛看到了她的心思,齐瑞刚说:“你要是早点问我,早就学会了,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没关系,我可以学……”

“你真的懂吗?”祁瑞刚眯着眼看着她,“这些知识太无聊了,你不用学吗?我知道的比书本多。如果你问我,我不仅会很快教你,还会让你觉得有趣。你说你是自学的,还是问我?”

莫兰量了一下,说:“好,你教我。”

"给老师交学费是必要的."祁瑞刚突然说道。

莫兰微微说:“你想让我做什么?”

“中午和我一起出去吃饭。”

“就我们两个?”

瑞奇只是勾勾嘴唇:“是的。”

只是吃饭,她不在乎,“好吧。”

祁瑞刚弯唇笑了笑,“来吧,现在开始……”

莫兰微微俯下身。

齐瑞刚拽着她的胳膊:“干嘛坐那么远?你是我老婆,却怕我吃了你?”

"..."莫兰无语地靠近他。

不得不说,齐瑞刚的解释真的比读书有意思。

他一句一句地向她解释计划的内容。莫兰自学了一些知识点。祁瑞刚再解释一遍,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懂知识点的真谛。

早知道齐瑞刚这么厉害,她早就咨询他了...

一个上午很快过去了。

祁瑞刚刚说完,莫兰听得入迷,感觉这几天学到的东西远不如今天早上学到的。

齐瑞刚放下计划。“我有点渴。去给我倒杯水。”

莫兰什么也没说。马上去给他拿水来。

她把杯子递给他:“给。”

齐瑞刚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把杯子递给她:“要不要喝?”

“我再倒一杯。”莫兰就要起床了。

齐瑞刚抓住她的胳膊。“不,就喝这个。”

“我自己倒……”

祁瑞刚突然喝了一口水,俯下身去塞住嘴唇。

他的手压着她的头,他的身体压着她的身体,嘴里的温水不停地流进莫兰的嘴里。

莫兰挣扎着,但被迫喝了他给她的水。

祁瑞刚只好得寸进尺,亲了她一会儿,才起身放她走。

莫兰赶紧站起来,又羞又怒。“你恶心吗?”!"

!!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齐瑞刚笑得有点邪:“我哪里有病?”

“你真恶心!开局”

“我吃你口水,开局我就喂你水,哪里恶心?”

“你……”莫兰又无语了,他怎么能这么恶心!

莫兰转身要走,祁瑞刚一把拉住她的手。

“去哪里?别忘了和我一起吃饭。”

“我不吃,你自己吃!”

“要不要出轨?”齐瑞刚挑眉问:“你答应陪我吃饭的。”

莫兰忍着忍着,情绪慢慢稳定下来:“既然想吃,就别走快!”

祁瑞刚自己开车,带莫兰去中餐厅吃饭。

莫兰不知道今天是重阳节。

他们都是中国人,所以他们比中国人更重视这些传统节日。

齐瑞刚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特意点了餐厅准备的重阳糕和菊花酒。

莫兰又点了几个菜。

吃了重阳糕,喝了菊花酒,莫兰觉得有点喜庆。

今天来中餐厅的人基本都是中国人,其他人都拿着话筒,在台上念着王维的《山上的假日》想着我山东的兄弟们。

背诗的人是山东人,有山东口音。

店里的人基本都是来伦敦工作或者学习的。

祁瑞刚和莫兰坐在这里,但有点格格不入。

因为他们都在伦敦出生和长大...

祁瑞刚带莫兰来这里吃饭,就是想借着过节的借口和她单独吃饭。

莫兰融入了节日的气氛,一边吃饭,一边听店里的人聊天聊天。

祁瑞刚和她聊天,她心不在焉,有聊天。

她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

齐瑞刚很郁闷:“我去趟洗手间。”

莫兰点点头,继续盯着台上的人背诵诗歌。

她直到现在才知道有这么多关于重阳节的诗

突然,莫兰看到一个男人进来——

那根酒红色的头发非常醒目。

莫兰一眼就认出了就是余。

余习惯性地扫视着整个房间,眼睛盯着她。

莫兰迟疑着点头,和余已经向她走来。

他拉开她旁边的椅子,很自然地坐下:“莫小姐,真巧。”

“你好,龚蓓先生。”莫兰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但他心里很惊讶。

我没想到他会来和她说话...

龚蓓看上去很深沉,微微笑了笑。“莫小姐也去过重阳节?”

“嗯,你也是?”

龚蓓点点头:“每年都来。”

“是吗?”莫兰干笑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余没有给尴尬的时间,而是很自然的起身道:“我订了座位,就不和你说话了。莫小姐,下次见。”

“好的。”莫兰点点头,但没有注意他说的话。

余笑了笑,转身从容离开。

他一走,祁瑞刚就回来了,祁瑞刚自然一眼就看到了龚蓓于。

他坐下来,声音很低。“龚蓓于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他只是来跟我打个招呼。”莫兰的表情很坦荡。

!!

余会不会特地过来迎接莫兰?

即使他坐在这里,奖励那个人也不一定会跟他打招呼。

余是出了名的孤僻,奖励不爱与人交往...

齐瑞刚笑笑:“你不是趁机跟他说买地的事了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莫兰问。

瑞奇只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如果他不同意马丁卖地,你就不能买。”

“那是马丁的土地,为什么要他同意!”莫兰有点不满的说道。

虽然她知道马丁害怕龚蓓,但她还是不同意。

齐瑞刚勾着嘴唇:“因为他是龚蓓余,他有权力有影响力,马丁不敢惹他。”

莫兰想到了刚才和她说话的方式。他笑得很得体,不霸道,看起来很平易近人。

像他这样的男人真的这么霸道不讲理吗?

齐瑞刚又加了一句幽幽的话:“有句话叫你要明明白白,知人知心。”

莫兰愣了一下。也许贝龚宇真的不是一个好人...

吃完后,莫兰和祁瑞刚一起回了公司。

莫兰坐在办公室里,想着买地。

买地真的要征得玉的同意吗?

真的不可能直接从马丁手里买地吗?

莫兰不信这个邪。

她立即拨通了马丁的电话:“布鲁克先生,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讨论一件事。”

“是什么?”马丁在电话那头疑惑地问道。

“你能把你的土地租给我吗?”

“房租?”

“是的,借我十年。十年合同满了,你可以按现价把地卖给我。我觉得是两全其美。你可以在不得罪龚蓓家族的情况下处置这块土地。”莫兰微笑着说道。

马丁立刻拒绝了她:“莫小姐,我还没有想过这个方法。但是这块地我自己开发不了,怎么租给别人开发呢?如果你租了,他们不会让我走的。”

莫兰皱起眉头:“龚蓓家族这么不讲理?”

“是的,他们想以低价买下我的土地……”

莫兰挂断电话,陷入苦恼。

她一定要和于谈判吗?

但是谈判后有效吗?

他们也想要土地,自然不会给她...

莫兰实在想不出出路,以为他只能和余谈了。

他主动和她打招呼,所以他不应该对她做什么。

莫兰拿定主意,让贝琳达帮她联系玉的助理,说想约个时间请玉吃饭。

贝琳达很快和对方约好了时间。

余来不来是另一回事。

下班后,莫兰和祁瑞刚坐车回家。

路上,齐瑞刚好像很随意地问她:“你和宇一起吃饭吗?”

莫兰点点头。“嗯,我想告诉他关于土地的事情。”

“你有把握说服他把地卖给你吗?”祁瑞刚问。

莫兰瞥了他一眼,觉得他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我当然不确定。”

“那你还是请他吃饭吧。”

“别问他,你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现在只能和他谈这个。”

“我明天和你一起去。”祁瑞刚突然说道。

!!

莫兰微微一愣:“你也去吗?不,人物我自己能行。”

齐瑞刚微微勾着嘴唇:“龚蓓不容易相处。你确定要一个人去?”

她不敢一个人去...

“嗯,人物想去就去。”有祁瑞刚在,也许玉不会直接指点她甩脸子。

莫兰请于第二天中午12点吃饭。

她不知道余会不会去,但她早早就带着祁瑞刚出去了。

“这么早去做什么?!"坐在车里,祁瑞刚很不舒服。

“我请别人吃饭,自然要早去。”莫兰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齐瑞刚脸一黑:“我和人吃饭,从来没早去过!”

对他来说,这么早就等来,价格太低了。

莫兰自然知道自己的想法。她淡淡地说:“你不用去,我可以一个人去。”

齐瑞刚的脸更黑了:“别忘了,你是我老婆,你的一言一行也代表着我!”

“但是我请他吃饭……”

“没必要这么早就走,就按这个想法走。”

“这怎么可能?”

齐瑞刚很强势:“为什么不呢?”

然后他对前排的司机说:“绕道走,时间不多就别停!”

“好的。”司机恭敬地答应了一声,然后立即转动方向盘,改变了方向。

莫兰皱起眉头,开始生气。

“回去,不要绕路!”她命令司机,但司机根本不听她的。

莫兰不悦地面对齐瑞刚:“你干什么?我们不是去得太早,只是早了15分钟!”

齐瑞刚冷冷的哼了一声:“1分钟都不行!”

“你为什么这样...站住,我要下车,我自己去!”莫兰转身去开门。

祁瑞刚撕裂了她的身体,强壮的手臂搂住了她的身体。

“别闹了,你不能在这个地方停车。”

“那就让车回去,马上去餐厅!”莫兰愤怒地说道。

齐瑞刚淡淡地笑了笑:“回头已经来不及了。你也很安静,不只是准时去,没有让你迟到,急什么?”

“早起能给别人留下好印象……”

祁瑞刚突然捏了捏她的脸颊,力道有点重,莫兰不下手,瞪着他!

齐瑞刚低声笑了笑:“你我身份不同。如果我们走得太早,只会被人看不起。如果我们走得太早,余会认为我们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所以我们处于被动地位。再说,龚蓓肯定不会早走,你早走也没用。”

莫兰对商场一无所知。听祁瑞刚这么一说,她觉得有道理。

“你说的是真的?”

齐瑞刚点点头。“你还是不相信我?”

莫兰知道,至少这个祁瑞刚不会坑她。

“好,那就照你说的做。”除了同意,她只能同意。

车子在路上走了很长一段弯路,然后几分钟前停在餐厅门口。

莫兰走进餐厅,问服务员玉来了没有。

服务员说他来了一段时间了,在包厢里。

莫兰一听,狠狠盯着祁瑞刚!

太好了,是俞先来的,他们来的比较晚,不要给俞留下好印象。留下不好的印象就好!

!!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祁瑞刚却是微微蹙眉,开局眼神传递的有点深沉。

余怎么来得这么早?

进入包厢,开局莫兰看见余坐在里面玩手机。

他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

“龚蓓先生,我真的很抱歉...路上堵车,所以我们来晚了!”莫兰内疚地向他道歉。

余缓缓抬头,他先是看了看莫兰,然后又看了看她身后的祁瑞刚。

俞的表情很淡淡:“没关系,我是顺路来的,所以早到了几分钟。”

他似乎没有生气,莫兰松了一口气。

莫兰笑了:“你先点菜,我们边吃边聊。”

龚蓓收起了手机。“不,我以后有事要做。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现在再说吧。”

莫兰愣了一下,她看着祁瑞刚。

祁瑞刚只是拉把椅子坐下,也不跟龚蓓宇打招呼,也不帮她说话。

莫兰坐下来,平静地说:“我是为了马丁来看你的。布鲁克的那块土地。我们想买那块地,我听说你要买?我觉得好东西自然是每个人都想要的,所以我想和你公平竞争,出价最高的得了,好吗?”

余的脸上一点也没有惊讶。

他微微侧着头看着她,漆黑的眼睛让他看不到任何想法。

“莫小姐想买地,她可以直接买。看来你不该问我。”

莫兰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她温柔地说,“龚蓓先生,我找过马丁,他说你也想买,”

“嗯,我们想买。”余微微点头。

“既然大家都想买,为什么会不公平竞争?”

余突然笑了,自从莫兰进来后,这是他第一次笑。

但是那个笑容让人无法理解。

“莫小姐,能买地的人应该明白布鲁克先生的意思。就算我愿意出高价,他还是愿意低价卖给你,那我也没办法,对吧?”

"..."莫兰真的很害怕。他是不是故意不理解她?

“但是马丁说……”莫兰忍不住说话,被余打断。

他起身淡淡地说:“莫小姐,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谈的。那块地不是我的,你真的找错对象了。二、我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他平静地大步走出了包厢。

莫兰怔了怔,很是沉默。

她认为至少可以和余好好谈谈。我没想到他会这么不礼貌...

瑞奇只是推了她一杯茶:“现在你知道他是谁了吧?我还说你找他没用。”

莫兰愤怒地看着他。“都是你的错!如果你不必准时来,龚蓓就不会生气了!”

祁瑞刚刷地沉下脸。

“你认为是因为这个他拒绝和你谈判吗?”

“不是因为这是什么?他赴约了,选择提前到达。他的态度一定很友好。但是他看起来不高兴,不是因为我们来晚了。是什么?”

齐瑞刚不满的嘴唇:“我们没迟到!”

“但我请他吃饭,应该是我先。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让你来了。你地位高贵,不想早到。我的地位并不高贵!”

“董——”祁瑞刚把杯子猛地放在桌子上。

他阴沉地盯着莫兰。

!!

“莫兰,奖励我想你总是记不住自己的身份!奖励是真的记不住,还是故意疏远我?!"

什么叫他身份高贵,她身份不高贵?

他和她是夫妻,他拥有的一切都是她的。

他和她应该同甘共苦,应该是一体的。

还有,她是什么语气,嫌弃他?

齐瑞刚想起来越来越生气。他迅速站起来,严厉地盯着她。“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那你就无能为力了!这辈子你只能做我老婆!那个是什么余?我能来看他真好。你还想让我取悦他吗?去巴结他?”

莫兰脸色有点苍白。她站起来,看着他的眼睛。“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来?”我没叫你跟我一起去..."

齐瑞刚更生气了:“你是我老婆,我跟你走,我不怕他看轻你!”

莫兰突然头疼。

她觉得没有必要为此争论。

“算了,我不想说这个。”说完,她就出去了。

祁瑞刚猛地拉住她,把她拉了回来。

他脸色阴沉,“你还在怪我吗?!"

一想到她把的事怪到自己头上,余就觉得胸口一团火在烧。

“没有!”莫兰拼命挣扎。

祁瑞刚的手很大,他抓着她的手腕,莫兰挣扎了几下,觉得她的手腕好像被剥掉了一层皮,火辣辣的疼。

“祁瑞刚,请放手?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个,我知道你是对的,好吗?”莫兰不耐烦地说道。

祁瑞刚的脸更冷了。

她的语气显然意味着他错了...

“齐瑞刚!”莫兰见他不松口,无奈的说:“我承认我刚才有点生气。我可以向你道歉吗?我知道你是对的,你能放手吗?”

祁瑞刚越听越觉得她在讽刺。

那个是什么余?她只见过他几次。

甚至为他责怪他,还生他的气。

她怎么能这样做...

祁瑞刚阴沉愤怒的盯着莫兰,眼里带着几分抱怨。

莫兰觉得自己的手腕快要断了:“齐瑞刚,你够不够……”

祁瑞刚冷笑,果然她讨厌他,所以她不喜欢他做的任何事。

他甩开她的手,大步走出了包厢!

莫兰揉着酸痛的手腕,五指连蜷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齐瑞刚再用力一推,她的骨头早就碎了。

莫兰心里很不爽。

他还是那么暴力,总是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

莫兰突然觉得祁瑞刚好像变回了自己的本性。

因为她发过誓不主动和他离婚,这辈子除了他主动和她离婚,她摆脱不了他。

所以当他得到她后,就不再珍惜她了?

男人都是这样,得到的却并不珍贵...

想到这些,莫兰微微一笑。

祁瑞刚和她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不会接受他,也不会爱上他。

她这辈子只要把心放好,就不会被他伤害。

所以不管他对她的态度如何...

莫兰在走出餐厅前在包厢休息了一会儿。

!!

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卡

她以为祁瑞刚一定走了。

却发现车还停在外面。

透过窗户,人物她看到祁瑞刚坐在里面,人物直直地盯着前方。

他的侧脸冰冷而深邃,无情却又吸引人。

莫兰犹豫着要上前,门突然自动打开了。

她不得不走过去上车。

车门一关,司机就发动汽车走了。

祁瑞刚仍然盯着前方,没有看她。

莫兰侧头看着窗外,也没看他。

车子带他们回齐的城堡,没有去公司。

莫兰什么也没问。

下车后,齐瑞刚去了老人的住处。莫兰错过了埃文,和他一起去了。

祁瑞刚没有和老人说话,而是直接走向保姆,从她手里接过埃文。

埃文看到他很开心,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依恋地靠在他身上。

莫兰上前迎接小家伙:“埃文,妈妈回来了。”

埃文对她笑了笑,没有要求她拥抱她。

这个孩子不再特别依恋莫兰。只要他认识的喜欢的人抱着他,他就满足了。

莫兰想抱孩子,但祁瑞刚对她没有任何意义。

她想请他给她一个拥抱,但她不好意思问。

就这样,齐瑞刚一直抱着艾凡,莫兰一直眼巴巴的看着。

埃文正在从幼儿园老师那里学习开发智力的游戏。

半小时后,幼儿园老师会带埃文去学习。

莫兰试图跟上,但被保姆拦住了。

“爷爷奶奶,老人告诉你,少爷读书的时候你不能在。”

因为这会分散埃文的注意力,有父母在身边,他很容易撒娇,有很强的依赖性。

莫兰只能拼命的吻小家伙,然后和他分手。

齐瑞刚走的时候很聪明。他把孩子交给幼儿园老师,就直接走了。

一整天,祁瑞刚都没有和莫兰说话。

他还故意无视她的存在,把她当成空。

莫兰觉得自己真的很幼稚。他差点弄断她的手,可她什么也没说,他却给她看了这么一张照片,好像比她更委屈更愤怒。

他不理她,莫兰自然也不理他。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莫兰早早洗了个澡,就去睡觉了。

祁瑞刚从书房回来的时候,她已经闭上眼睛,好像睡着了。

祁瑞刚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上床睡觉。

莫兰没有睡着。她能感觉到他在盯着她。

她一直假装睡着了...

床边的座位突然塌了,祁瑞刚在她身边坐下。

很快,他身上的沐浴露气味-

莫兰感到有点警惕。祁瑞刚强壮的身体被压了下去,呼出的气息近距离喷在脸上。

莫兰下意识地伸手抵住胸口,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她猛地睁开眼睛-

瞬间像黑洞一样面向他的眼睛。

莫兰很困惑,她用力推了推他的身体,但他没有动。

“齐瑞刚,你在干什么?”莫兰不得不问他。

!!

她的手仍然靠在他的胸口。

齐瑞刚皮肤紧致有弹性,开局手感很好。

莫兰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在燃烧,开局想缩回去。

她倔强的靠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的眼睛!

齐瑞刚突然勾住嘴唇:“没睡着?”

他猛地把她的手推开,按在两边:“既然你没睡着,那就做点什么吧!”

莫兰迅速回应:“我睡着了,又被你吵醒了!”

“我又没对你怎么样,你就可以被我吵醒了?”祁瑞刚问。

的确,他一走近她,她立刻就醒了。

“我被你吵醒了!”莫兰拒绝承认。

“醒醒,我觉得你这几天太累了,一直在迁就你。现在你不应该拒绝我?”祁瑞刚抵着她的额头,低哑问道。

莫兰不能拒绝。

他们是夫妻,她答应再给他一个孩子...

“我还是很累……”

“没什么,反正你不动。”说着,祁瑞刚已经掀开被子,完全盖在她身上。

他的吻落在她的唇上,此时莫兰知道她反抗是没有用的。

她放弃了挣扎,等他早点结束。

不过齐瑞刚好像是故意折磨她,一直没进入正题。

莫兰的脸变红了,他气喘吁吁。

她试图催促他快点,但她说不出话来。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忍受着,等待着。祁瑞刚还是没给她好心情。

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莫兰觉得自己已经忍耐了长达一个世纪。

“祁瑞刚……”她愤怒地叫着他的名字,但声音很柔和,声音异常平淡。

“做什么?”祁瑞刚抬起头,她的头呼吸急促。

莫兰没面子。告诉他快点。

“够了...够了……”

“什么叫够?”祁瑞刚含糊的问道,一双手继续在她身上各处点火。

莫兰几乎想哭:“你已经够了……”

“我还没吃饱。”

莫兰听了吐血。她用力推开他的身体,但全身无力。她的手推着他,好像在抚摸他。

“原来你这么热情!”祁瑞刚说着,然后在她脖子上用力吻了一下。

莫兰真的好想哭。

她知道祁瑞刚是在故意折磨她。

他想让她求饶,但他不能杀她。

莫兰只是忍受着,忍受着大量的汗水和泪水。

她现在闭上了眼睛,虽然她想死,但还是那么固执。

如果她睁开眼睛,就会发现祁瑞刚额头上的汗水在不断滑落。

而且眼睛红红的,看起来比她还惨。

“呜呜……”莫兰终于放声大哭。

祁瑞刚伏在她身边,眼睛充血地盯着她。

但莫兰宁哭不求饶。

祁瑞刚被她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他再也受不了了。他抬起她的一条腿,进入她的身体。

“啊——”莫兰猝不及防,叫了一声。

但很快,她咬紧了嘴唇,再也没有出声。

祁瑞刚的胸口已经憋了无数的火气。

她怎么能这么宽容!

为什么她的心总是比他的硬!

齐瑞刚很不甘心,很生气!

!!

上官钰儿笑道:“你的运气一直都很好,奖励这次也不会例外。”

霍真笑了,奖励显然心情很好。

叶笑言微微抬眸,不着痕迹的瞥了上官露儿一眼。

扑克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经销商穿着无袖衣服,杜绝了诈骗的可能。

炒金花,就是每手出三张牌,牌面朝下,谁大谁就赢。

陈俊是银行家,霍真开始下注。

霍真没看牌。他扔了一堆钱,说:“跟着。”

陈俊也没有看卡片。他扔掉了两沓钱。“我跟着。”

他不仅跟着,还增加了筹码。

即使霍真不加注,他至少也会付出同样的金额。

霍真玩这个游戏一直得心应手,他也跟着玩。陈俊没有眨眼,继续补充。

两个人不停的加钱,很快一箱钱被扔了出去。

周围的人都在紧张地冒汗,只有他们两个很平静。

霍真笑着说:“好像一盒钱不够。”

陈俊笑了。“没关系。我这里也接受支票。不然先换成芯片币?”

“是的。”霍真没问题。

有了筹码,他们继续下注。

过了一段时间,赌注达到了几千万。

霍真用锐利的目光看着阮俊臣,阮俊臣很平静,一点也不紧张。

还有,这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霍真今天的目的是皇冠。他不希望阮俊臣输得太难看,否则就是罪人。

“齐先生很淡定,算了,还是比牌吧。”霍真要求打赌。

为了防止作弊,他们不能碰牌。

翻牌圈由庄家用长夹子翻过来。

陈俊的牌是对子,而霍真的牌什么都不是。

“霍先生,承认吧。”陈俊笑了。

霍真的神色不变。“阮先生真幸运。”

上官露儿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她以为霍真会赢。

不过没关系,三分之二,再多两个。

第二场比赛开始。

这一次他们重复上一次做的事情,不停下注,没人看牌,比谁心理素质好。

比谁更财大气粗,谁更有勇气。

最后,霍真要了一根火柴。

他自信能赢,所以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得罪阮俊臣。

这次的赢家是霍真。

霍真笑着说:“我们扯平了,最后一局就定了。”

陈俊很冷静,不担心自己会输。其实也没什么损失。对他来说,把东西拿回来是件大事。

不是舍不得,而是不能输的这么难看,得找机会挽回面子。

霍真不一样。

输了就找不到挽回面子的机会了。输了就输了。毕竟他并没有把整件事当回事。

如果他赢了,他不能粗心大意,要当心陈俊随时会来找他。

霍真突然觉得得罪一个为了一顶王冠不能得罪的人不划算。

但是他答应路厄一定会有所收获,所以不能轻易放弃。

第三局开始,气氛很紧张。

紧张的人还是不是他们两个,而是周围看剧的人。

这一次,霍真实现了,一直下注,从不打牌。

陈俊几乎看着温度,笑了:“我会比较卡片。”- 5327+446790 - >

他们都没有想过要弃牌,人物就算输了也愿意输,人物所以都选择了比牌。

陈俊的牌先翻过来。他的牌没什么,最大的牌是黑桃K。

霍振嘴角微微翘起,他有预感这次他会赢。

上官露儿也笑着,提前得意起来。

叶笑言瞥了一眼空,看上去很稳定。

霍真的卡开了——

结果,令人惊讶的是他的手比陈俊的手小,而且他拿了一手烂牌。

忍不住笑了:“霍先生,我赢了。”

“怎么会这样!”上官露儿惊呼出声。

霍的赌性一直很好,今天真的很差。

霍看起来真的有点复杂,似乎很失望,也很释然。

不过,他还是有性格的。输了就输了。他没有当场翻脸。

他很快签了一张支票,推给陈俊:“我愿意赌,也愿意输,这些是我输的赌钱。”

陈俊瞥了一眼,粗鲁地把它收了起来。“霍先生,你真爽快。”

霍真笑着说:“阮先生叫我印象深刻。看来皇冠注定要错过我们了。之前已经有过多次中断,以后也不会再纠结这件事了。”

他是一个承诺。

陈俊点点头:“这件事已经被揭露了。”

霍真站起来说:“走吧。”

上官露尔有些舍不得,她不舍的看了皇冠一眼,叶笑言只是把盒子盖上,切断了她的视线。

上官露儿不高兴的看了他一眼,一看就愣住了。

“小哥哥,我们在哪里见过?”上官露儿笑着问道。

没想到她会突然问。陈俊和霍真都有些怀疑。

“嘿,你认识他?”霍真疑惑地问。

上官钰儿笑着说:“我就是看着眼熟,不知道在哪见过。”

叶笑言看上去无动于衷:“对不起,我肯定我们没见过面。”

“真的,我觉得你很眼熟。”上官露儿很是不解。

叶笑言神色一动不动,上官禄儿带着这个疑问离开了。

他们离开时,军臣问叶笑言:“你真的不认识她吗?”

“不知道。”

陈俊点点头,心想这女孩估计认错人了。

叶笑言瞥一眼空,没人看见,一个幽灵跟着上官禄儿。

上官露儿和霍真上了车。

“喂,你确定你见过那个保镖?”霍真问她。

上官钰儿没有回答。她想了一下,突然说:“我想起来了!”

“你想到了什么?”

上官钰儿冷笑道:“我父亲以前收养过一个孩子,长得和他很像。怪不得我觉得他眼熟。”

霍真扬起眉毛。

他知道上官璐是儿子的父亲,他能有今天,也多亏了他。

上官露尔的父亲很爱领养孩子。他训练那些孩子,让他们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上官鲁尔是他唯一的女儿。

就在很多年前,他父亲为了一个养女得罪了很多人,最后越来越难,后来管家渐渐没落。

最后上官老爷把上官露尔托付给他。

“他也是上官叔叔收养的干儿子?”霍真疑惑地问。

上官鲁尔摇摇头。“我不知道。被收养的孩子是个女孩。但这个人是个男人。”- 5327+452859 - >

霍真的看了眼,开局沉思了一下。“我觉得他像个女的。”

“你是说他伪装成男人?!"

霍真勾唇:“很有可能。”

上官鲁尔肯定地点点头:“一定是他!开局他的样子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家里也有他的照片。回去看看就知道是不是他了。”

霍真很聪明:“他是当年的养女吗?”

上官露尔点点头,眼神中有一丝怨恨:“对!就是她!要不是她,我父亲不会……”

霍真紧紧抱住她的身体:“别想了。如果真的是她,我们会想办法报复的。”

“嗯!”上官露儿点点头,她一定要报仇。

管家的没落是因为那个女孩,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她。

叶笑言离开了陈俊。

当他走到酒店门口,正要上车的时候,脸色突然变了,白皙的脸颊变得更加苍白。

陈俊瞥了他一眼,微微皱起眉头:“你怎么了?”

叶笑言很快恢复了他的表情:“我很好...上车。”

“真的没事吗?”

“嗯。”

“我觉得你不舒服。”

叶笑言微微一笑:“我想我饿了。我只是肚子疼,不过现在好了。”

陈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是不是得了胃病?”

“没有。我每天都按时吃饭,怎么会有胃病呢?”

“那为什么会肚子疼?”

叶笑言看上去很自然:“太饿了。”

陈俊:“…”

看到叶笑言真的没事,他也放心了许多。

“走吧,我请你吃饭。我今天赚了很多钱。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陈俊弯唇含笑说道。

“那就去最好的餐厅吃饭吧。”叶笑言也不跟他客气。

陈俊被杀了,但他非常高兴:“很好!”

他们去了最贵的餐馆,叶笑言点了很多没吃过的东西,吃了很多。

陈俊坐在他对面。他优雅地喝着酒杯。“看来你是真的饿了。”

“中午没吃饭吗?”他又疑惑地问。

叶笑言抬起头说:“事实上,我昨天没吃。我怕你中午看到,我就少吃点。”

陈俊看上去很严肃:“如果你没吃东西,告诉我该藏什么。下次别这样!”

“嗯!”叶笑言继续低头吃饭。

陈俊不饿,所以他看着他吃东西,偶尔吃一口。

叶笑言吃完后没有再吃。

他们离开了餐馆,打算乘公共汽车回去。

陈俊把王冠送回了南宫家。他不想带走它。

叶笑言主动提出送来。他说他会顺便向老板汇报。

“我和你一起去,顺便看看他老人家。”陈俊不假思索地说道。

叶笑言点点头:“好的。”

他们一起去了南宫城堡。

城堡的管家向他们打招呼。他笑着对陈俊说:“安森少爷,老板在楼上等你。他要你先进去。”

“好,我明白了。”陈俊先去了南宫文祥。

南宫文祥正在书房里锻炼。

他的中风已经治好了很多。他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正在练习打高尔夫球。

陈俊走进来,正好看到他进了一个球。他笑着说:“曾爷爷,我来了。”- 5327+45286o ->

南宫文祥看着他,奖励友好地笑了笑:“坐下,奖励事情是怎么解决的?”

“已经解决了。”陈俊只说了一句。

他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已经有人向他报告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南宫文祥走到沙发前坐下,问他。

陈俊仍在犹豫。“过两天再看。”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父亲已经知道了,他让你早点回去。”

“嗯,我明白了。”

南宫文祥似乎漫不经心地问:“你还有什么没说完的?”还是想在伦敦多待几天?"

笑着说:“我好久没去齐家了。我打算有一天郑重地去看望我的养父。”

“嗯,该走了。”

南宫文祥又和他谈了谈,让他去休息,并顺便把叶笑言叫了进来。

叶笑言很快就进来了,他恭敬地给了南宫文祥一份礼物。

南宫文祥笑着说:“这些天你一直在努力保护安森。”

“其实我什么都没做,这才是我应该做的。”

“上次我送你去沙漠,你做得很好。这几天休息够了吗?”

叶笑言知道他有了新的任务。

“嗯,我好好休息。”

南宫文祥开始谈论这个话题:“一周前,几个派往沙特的人突然失去了联系。去查明真相。具体信息我会让人给你的。这两天,你还是早点走吧。”

叶笑言点点头:“好的,我会尽快开始。”

叶笑言从书房出来,下楼去了。

陈俊正坐在客厅里喝茶。看到他,他笑着问:“你要回去吗?”

“你先回去,我还有事。”

“是什么?”

“我有新任务,我得熟悉任务内容。”

陈俊没有多问:“没关系,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但是会很晚的……”

“那今晚就留在这里吧。”

看他坚持什么,他直接去找人获取信息,熟悉任务。

当叶笑言和陈俊回去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回到叶笑言的住处,陈俊说他明天要出去,并问叶笑言去不去。

叶笑言摇摇头:“我不去了,我想熟悉新的任务。明天出门记得多带两个人。”

陈俊开玩笑地说:“我知道,我发现你有管家的气质。”

"..."叶笑言不想和他开玩笑。“我要休息一下。早睡,晚安。”

“晚安。”

叶笑言回到房间,拿出资料研究。这一次,他必须完成的任务有点棘手。失踪的杀手不知道是谁带走了他们,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但也许和当地的恐怖组织有关。

南宫家在沙特开了一家大石油公司,赚了不少钱,尤其是今年。但也是在今年,该公司遭到恐怖组织的袭击,许多人死亡。

南宫文祥派了几个杀手去调查处理情况,但是三个杀手失踪了。

叶笑言的任务是找到他们,找出幕后黑手。

抓住凶手,自然是要除掉的...

南宫文祥说,他可以调整人跟着过去。- 5327+4529o4 ->

叶笑言不想太高调,人物就带了几个人。

明天准备一天,人物后天开始。

只是出发时间,他还没告诉安森...

第二天,一早就出门了,也正准备去齐的城堡看望齐瑞森。

几年前,金大川一家从中国偷渡来英国。

我以为那是天堂,但当我来到这里,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尴尬。

因为他们不能成为合法公民,他们甚至不能从政府那里得到基本的救济。

金大川拿着一袋丢弃的瓶子走回廉价屋。

他推门进去,不到15平米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废弃物。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穿着又大又旧的衣服,在角落里用电炉做饭。她是金大川的女儿,她的名字叫于今。

“爸爸回来了,你很快就可以吃饭了。”金玉和金大川谈过了。

金大川把他今天捡的废品堆了起来。“你妈呢?”

“妈妈去邮局了。”

金大川叹了口气,他的妻子每天都去邮局等她儿子的信,但是已经整整一年了,没有任何消息。

这时,金大川的妻子也回来了,她看上去很悲伤。

于今问:“妈妈,有我哥哥的信吗?”

“没有。”金的母亲摇摇头,情绪不高。

于今安慰她:“也许我哥哥太忙了。等他想起来了,会给我们写信的。”

金的母亲坐在长凳上,悲伤地擦去眼泪。

“我看你哥哥八成是出事了……”

“妈妈!”于今非常害怕。“别瞎说。”

“金子是最孝顺的,他出去一年了,怎么能不联系我们。他一定出事了……”金的妈妈痛哭流涕,金大川一言不发地蹲在角落里,眼里满是悲伤。

于今眼里噙满了泪水:“妈妈,我哥哥答应过我,他会挣很多钱,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哥哥从来没有骗过我,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金的妈妈不再说话,只是呜呜哭了起来。

叶笑言在外面听到了里面的哭声,犹豫着去敲门。

于今的眼睛发亮了:“我哥哥一定回来了!”

她急忙去开门,但她面前是一个陌生的男孩。

“你找谁?”好有些警惕的问。

叶笑言笑着说:“这是金屋吗?”

“是的,你是谁?!"于今非常激动,金大川和金的母亲也走了出来。

叶笑言递给他们一个鼓鼓囊囊的棕色纸袋:“这是我要带给你的黄金。我已经带了些东西。现在就离开。”

“等一下,你是金的朋友吗?”金妈妈忙问。

“嗯,我是他的朋友。”叶笑言也不回嘴,他很快走开了。

于今打开牛皮纸袋,喊道:“爸爸,妈妈,很多钱!”

金的父母愣住了,包里全是钱。

“还有一封信,是我哥哥写的……”于今发出激动的声音。

叶笑言上了车,车里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一个没人能看见的鬼魂。

“有了这笔钱,你的家庭应该摆脱困境。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离开?”

不,我不愿意离开。让我跟着你。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 - 5327+452971 -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