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亿客隆娱乐(中国)有限公司----对花对酒(1/69)

亿客隆娱乐(中国)有限公司 !

(⊙o⊙?)

“哥哥。”

(⊙o⊙?)

这个孩子可能还没搞清楚状况。

江予菲对安塞尔说:“琦君能听懂英语,对花对酒对花对酒你可以慢慢找时间和他交流。”

安塞尔点点头。“好的。”

然后安塞尔莫转身去迎接阮、对花对酒对花对酒和莫兰。莫兰很喜欢安塞尔。当她再次见到他时,她拥抱了他,吻了他几下。

安塞尔问她的手臂怎么了,莫兰只是笑了笑,说她手臂不小心脱臼了。

错位不是大问题,安塞尔不怎么担心。

追上后,他们登上了一辆明亮的加长版房车,驶往镇上。

在车里,安塞尔谈起了他最近的生活,江予菲微笑着听着。

聊了一会儿,安塞尔困惑地问江予菲:“妈妈,你为什么还蒙着脸?”

江予菲对他笑了笑:“妈妈的脸不小心受伤了,怕吓到你。”

“受伤了?怎么受伤的?!"安塞尔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妈咪,请快给我看看。严重吗?”

“别怕。”

“妈咪,你太小看我了。”他不怕杀人,更不怕受伤。

想摘下丝巾,阮伸出手来帮她,不让她受伤。

烧伤的脸颊暴露在外,安塞尔微微皱起眉头,眼神冰冷。“妈妈,谁伤害了你?”

阮田零插话道:“这个问题我问过她很多次了,她都没有回答。”

江予菲无奈地说:“真的是我不小心做的,和别人没关系。”

“妈咪,你太粗心了。”安塞尔显然不相信。

江予菲笑了:“我不小心摔倒了,正好在火上。这是事实。我没必要骗你。”

看到她说得如此真诚,安塞尔不情愿地相信了她的话。

“爸爸,妈妈的脸能治好吗?”他转而担心阮。

“可以治愈,不留疤痕。”

即使留下疤痕,也会找最好的整形医生,给她做整形。

安塞尔放心了很多。江予菲问他身体怎么样。他什么也没说。医生也在研究解毒剂。现在有了一些突破。应该很快就能开发出来。

“妈咪,南宫旭是真的想我们了吗?我们一家人以后能永远在一起,再也没有危险了吗?”安塞尔急切地问她。

江予菲点点头:“是的。”

“太好了!”安塞尔欢呼起来,然后看着君·齐家迷惑的眼睛。

君齐家一直盯着他,他的眼睛几乎没有从他身上移开。

“哥哥,你好奇我的脸为什么和你的一样吗?”安塞尔笑着用英语问他。

(⊙o⊙?)

“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爸爸妈妈,明白吗?”

(⊙o⊙?)

“因为我们都是从我妈肚子里出来的。”

肚子?!

君齐家看着江予菲的肚子。他伸手撩起她的衣服。阮,的眼疾手快地张开了手。

“臭小子,你在干什么?!"

(⊙o⊙?)

看肚子...

江予菲得到了他的心,她不用问就能猜出安森对他说了什么。

“于飞,对花对酒我父亲给你打电话了吗?”萧郎走进来,对花对酒抓住她的手,紧张地问道。

江予菲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说:“是的。”

“他说什么?”

“他说,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我不适合你。他不想我们订婚。”江予菲说实话。

萧郎皱起眉头,劝她,“别听他的。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只要我们想在一起。”

“但他是你父亲……”

“雨菲,这只是订婚,不是结婚。我们订婚后,可以慢慢说服他,让他同意和我们在一起。你要对我有信心,知道吗?”

“嗯。”她微笑着点点头。

萧郎抱住她,吻了吻她的额头,让她走:“好吧,你早点睡吧,明天的订婚派对会很累的,去打起精神来,别累着你和你的孩子。”

“你也是,早点回去睡觉。”江予菲轻声笑了笑。

萧郎转身打开门,向她告别,然后拉上门离开。

江予菲敛去嘴角的笑意,心想萧郎说得对,他们可以先订婚,等订婚后再说其他的事情。

—————

第二天一早,江予菲被餐厅的几名女员工带到了酒店。

她没有告诉家人她的订婚,所以萧郎安排了几名女员工作为她的家人陪伴她。

在酒店的一个休息室里,化妆师正在给她化妆。

她穿上衣服后变得很漂亮,化妆后更漂亮。

一位女员工羡慕地笑了:“老板娘好漂亮,要是我订婚那天也这么漂亮就好了。”

“想结婚吗?赶紧找一个,没找到怎么订婚?”

“去吧,你不是单身。”

“我暗恋老板,一直为老板单身。可惜,老板现在被带走了……”

“死了,小心老板娘炒了你!”

江予菲听着他们的笑声,笑了起来。

萧郎推门走进来。他笑着问:“你笑什么?”

“老板,我们是说老板娘好漂亮。”

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走到江予菲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他英俊的脸上露出迷人而优雅的微笑。

“于飞,你是今天最漂亮的女人。”

江予菲微微脸红,用眼睛看着他。

出于某种原因,她感到紧张。只是订婚而已。她太紧张了,不知道结婚那天会有多紧张。

正在这时,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对萧郎说:“肖先生,有人在外面找你。”

萧郎看上去很困惑。“谁在找我?”

“他没说他的名字。”

“于飞,我一会儿去接你。”

“好,你去吧。”江予菲笑了。

萧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

她回头看着他的背影,感觉更加紧张,同时又有点害怕,就像第一次结婚的女孩,对未来感到不安和害怕。

酒店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萧郎走向他。车里的人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他打开门,坐了进去。然后车子缓缓启动,离开了酒店。

萧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江予菲在旅馆里等了很长时间,对花对酒但他没有回来。很快就要订婚了,对花对酒但是男人已经走了,只有女人在休息室里焦急地等待着。

“老板,老板在哪里?外面的客人等不及了。”

“老板真的是,为什么这个时候还到处乱跑?”

江予菲拿出手机,拨通了萧郎的电话,但提示是关机。她脸色变得苍白,手里紧紧握着手机。

“让我们到处找找。这不是办法。”一名女员工告诉其他人,每个人都点头同意,然后分头去找萧郎。

江予菲独自坐在休息室,感到孤独和茫然。

她不知道萧郎为什么消失了,但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天的订婚派对可能不会成功。

她穿着长裙走向宴会厅。那里的客人很少,许多人迫不及待地想离开。

司仪走到她面前,疑惑地问:“订婚宴还会继续吗?”

“再等一会儿。”江予菲艰难的开口。

司仪点点头,转身走了。

尽管每个人的眼神都很复杂,江予菲还是穿着裙子走出了酒店。

萧郎,你到底去哪儿了,为什么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她走到酒店门口,跑下台阶,却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茫然地看着宽阔的马路,江予菲站了一会儿,慢慢地在台阶上坐下。她在这里等他,如果他回来,她可以尽快见到他。

不知道她坐了多久,手机响了。

是萧郎打电话给她的!

她突然惊醒,迫不及待地想接通电话。

“嘿,萧郎,你在哪里?!"

“于飞,对不起,我父亲病得很重,现在我必须离开了。”电话那头的萧郎非常内疚地对她说,他的声音充满了压抑的痛苦和对她的深深歉意。

江予菲心里咯噔一下。他的意思是今天的订婚仪式没有举行,是吗?

“你现在在哪里?我会找到你的?”

“不用了,有事我会联系你的。”萧博文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急忙追了过去,电话又被他关机。

突然,她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了,觉得自己被从天堂赶到了地狱。

江予菲颓然坐下,眼睛微红,眼里满是晶莹的泪水。虽然是早春,但是温度很低,和冬天没什么区别。

她穿着燕尾服坐在酒店门口,吹着冷风,全身冰冷僵硬。

其实从一开始就应该明白,她和萧郎是不可能的。她不愿意放弃,想拥抱幸福,以为双手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阮之后的,她太笨,看不透幸福。现在她已经体验了萧郎。她认为她这辈子都不会相信爱情。

江予菲弯下腰,眼泪掉在地上。

她告诉自己,她只会哭一次,然后再也不会为任何一个男人哭。

这时,有急促的脚步声向她走来。这个脚步稳而有力,听着就是男人的脚步。

江予菲吃惊地抬起头来,只见阮田零手里拿着衣服大步向她走来。她的眼睛立刻模糊了。

不是萧郎,是阮田零!

对花对酒

萧郎估计他再也不会来了。他父亲反对他们,对花对酒所以当他离开时,对花对酒她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傻吗?穿这么少坐在这里,不要自杀!”阮天玲走近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愤怒。

他给她穿上西装,握住她的手,把她拉了起来。

“跟我来!别想着今天跟小订婚!”阮天玲使劲拉,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回头看了看上江于飞陌陌的眼睛。“放开你的手,别碰我!”

那个对她充满担忧的男人,因为她对MoMo的态度,瞬间冷却了他的热情。

他抓住她的手,没有松手。“我叫你跟我走。”

“我叫你放开我!”江予菲把他的西装甩在她身上,暗暗挣扎着想要把他的手拿回来。

阮天玲眯起锐利的眼睛,一把抓住她,用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交叉膝盖,猛地跨过去。

江予菲的上半身向后仰,当她受到惊吓时,她的手本能地抓住他的衣服,这平衡了她的身体。

“,阮你放我下来,我不想和你吵架。”她盯着他,淡淡地冷冷地说。

因为她哭了,眼睛红了,声音弱哑了,连情绪都激动不起来,只能反抗他。

“萧不要你了,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就告诉你,你今天不跟我走,就得跟我走!”那个男人冷冷地勾着嘴唇,盛气凌人地抱着她。

“喂,你是谁?你要带于飞去哪里?”找萧郎的几个女员工刚回来。当他们看到一个男人抱着她准备离开时,他们急忙走了过去。

“救救我,我不想跟他走!”江予菲正忙着寻求帮助,几个女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敢明目张胆地抢人。有什么法律吗?

刚要上前拦住阮,被那人冷峻的目光一瞪,厉声说道:“我要把我的女人带走。你有什么看法?”!"

他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让几个女人不敢停下来。

江予菲垂下眼睛,更用力地抓住阮田零的衣服。她知道这个时候他要把她带走,谁也拦不住她。

“雨菲……”

“我没事。”她对他们笑了笑,告诉他们不要担心她。

阮天玲冷冷地收回视线,抱着她大步向驶来的汽车走去。车里的司机赶紧下车,恭敬地为他们打开车门。

阮天玲抱着她坐了进去,门关着,车子缓缓开动离开。

车里有暖气。阮、叫司机把暖气开到最大,然后一手捏着的下巴,一手把头转过去。

“我早就告诉过你,萧不是好人。你现在满意了吗?”他生气地问她,但他说不出为什么这么生气。

可能是生气这个女人不争气,生气她不听他的,所以今天才落得如此下场。

但愤怒的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至少她和萧是不可能的。

江予菲张开手,对前面的司机说:“在xx路停下,我想下车。”

司机看着阮田零,他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司机不敢停车,对花对酒师傅也不说话,对花对酒他也不敢索赔。

所以当汽车经过江予菲的住宅区时,它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开走了。

“你要做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江予菲侧头问身边的男人。

阮,搭着一条腿,双手放在膝盖上,黑眼睛盯着她的小腹:“带你去你该去的地方,以后我会照顾你的。你不用考虑结婚,姓肖的也不会回来了。”

江予菲只觉得他说的话很可笑。

“你照顾我?你是谁来照顾我?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严月今天成了你的未婚妻。你带我走,就不怕她伤心?”

“你不必每次都用她来对付我。你不用管我和她的事。你只需要安心养大宝宝,生下孩子。”

江予菲变了脸色,瞳孔放大,艰难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除了萧郎,这件事大家都不知道。就算大家都知道,阮也不可能知道。

她永远不会让他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她会自己抚养孩子,不想因为孩子而和他纠缠不清。

阮,微微抬眸,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的弧度:“那你猜,我怎么知道把你一个人留下了?”

他走近她,薄薄的嘴唇几乎贴在她的嘴唇上:“这都是萧郎告诉我的。你信吗?”

江予菲的眼睛微微睁大,脸色苍白如纸。

“不,我不相信你说的!”

萧郎知道阮田零是她最恨的人,她害怕避开他。

他太了解她了,不可能把她怀孕的事告诉阮田零。

阮田零咧嘴一笑。“这真的是他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怀孕了?我怎么知道他离开了你?”

江予菲盯着他看了几秒钟,但还是不想相信他。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萧郎绝不会告诉你这些事情。阮、,你不用招惹我们。即使我不能和他订婚,我也不会选择相信你说的话。”

“你刚刚相信他了?!"阮、一下子就生气了。他捏了捏她的下巴,生气地说:“萧郎根本不是个好人。你信任他,不得不嫁给他。现在会怎样?他背叛了你,你不知道吗?”

江予菲情绪激动地推开他,看上去很冷淡:“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所以别担心!你不用担心我的命运。现在你是你,我是我。你无权管我的事!站住,我要下去!”

阮,抿了抿嘴,笑了。“谁说我与你无关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这样的关系还不够吗?”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胸中充满了愤怒。

“阮,,你应该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来的。你不知道,我这辈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给你生孩子!”

阮天玲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得冰冷,江予菲侧头和他对视。

——

白天回来,还有四章~

她眼里的痛苦和怨恨那么明显,对花对酒她为他生孩子是一件痛苦的事吗?

他捏紧手掌,对花对酒一字一句地走近她:“我不管你有多恨我,但你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如果你敢引起他的注意,我就让你关心的所有人把我的孩子埋了!”

江予菲突然变白了,所以这是她第一次听到。

她微微张开嘴,喉咙好像被掐了一下,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感到全身发冷,她更加确信他是个恶魔。

阮天玲阴沉的脸慢慢远离她,她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

“从今天起,你将搬回以前的别墅。李阿姨会照顾你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养宝宝,知道吗?”男人伸手去拉她的手,她像刺一样避开,仿佛他比毒兽还可怕。

阮、的冷眸一闪,语气缓和了些。“在别墅里,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里面的仆人都听从你的吩咐。当然,前提是不能离开,还必须配合宝宝。”

江予菲握着裙子的手暗暗握紧。她垂下眼睛问他:“你今天和颜悦订婚了吗?”

阮天玲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订婚了,是吗?你会娶她吗?”她又问了一遍,但语气没有任何苦涩,仿佛在问今天的天气怎么这么普通。

阮,指出了一个事实:“我们离婚了。”

也就是说,他现在想娶谁就娶谁,所以一定会娶的很好。

江予菲看着他的眼睛,冷笑道:“你知道我们离婚了。你带我去你家生孩子是什么意思?是的,孩子是你的,但是我们离婚了。即使孩子出生了,他也是我自己的,你没有权利带走他。你现在有什么权利限制我的生活自由,让我不得不听你的?”

阮天玲最不喜欢的是她嘴里的一套原则。

在他看来,他可以为所欲为,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些原因。

他忍不住冷哼:“你管我呢,我喜欢。”

江予菲很软弱,这个人简直是个不讲理的强盗!

她再也抑制不住怒火,气愤地说:“可以,只要你喜欢!你喜欢,所以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如果你喜欢,你可以限制我的生活自由。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喜欢的话,可以让我像机器一样做代孕妈妈,不用考虑我是人,不用考虑我的尊严?!"

“谁让你当代孕妈妈的?!"阮天玲也很生气。

“我的孩子,你会让他跟着我吗?如果你想要他,不要担心你没有一个健康的继承人。在你眼里,我不是生孩子的工具!”

"..."男子脸色变得阴沉铁青,握紧了手掌,怕自己不小心掐死她。

但他无法反驳她的话。

江予菲崩溃了,但他没有哭。

她的眼泪已经干了,再也不会哭了。

这时,阮田零的手机响了,是严月打来的电话。

对花对酒

他不接电话,对花对酒电话一直响,对花对酒响了几声才停。

车内的气氛凝重而压抑,除了轻微的呼吸声,没有任何声音。

司机小心地把车停在别墅门口,阮田零打开车门把她拉了出来。他有力的手紧紧抓住她纤细的手掌,不让她挣脱,带着她迅速进入别墅。

江予菲不想进去。她抓住铁门,拼命挣扎。阮天玲回头推开她的手,直接把她抱了进去。

走进温暖的客厅,江予菲变得忽冷忽热,轻轻地颤抖着。

阮天玲轻松地把她抱上楼,推开主卧的门,进去把她放在床上。江予菲一有空就会跑出去。

男人有力的手臂从背后环住她的胸部,阻止她移动。

“留在这里养你的孩子,不要把我的话想当然。”

“梦,你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我要回去,我不会留在这里!”

“我的人已经把房子还给你了。还能去哪里?”阮天玲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温热的手掌压在小腹上,仿佛能感受到里面的小家伙。

他是如此亲密和温柔,但江予菲感到毛骨悚然。

“别碰我!”她恐惧地拉开他的手,兴奋地推开他的身体,跑到一边去提防他。

她永远不会忘记上辈子的孩子是怎么丢的。他的做法会让她不由自主的不寒而栗,更何况她现在怀孕了,不能容忍他的抚摸。

她很怕他,这使阮很苦恼。同时她也很不解,不明白为什么会怕他。

“我只想摸摸你肚子里的孩子。别忘了他也是我的孩子。”他眯着眼睛向她解释,让她知道那是他的孩子。他有权利碰它,自然不会伤害他。

江予菲恢复了情绪,淡淡地问他:“你真的想把我留在这里,直到你生下一个孩子吗?”

“没人会把你关起来,我只希望你留在这里。”

“我可以回家生活了。”

“不,你带着我的孩子到处跑。孩子出事了怎么办?只有把你放在我眼前,我才能放心。”阮、说,反正要留在这里,不留也得留。

“我不喜欢住在这里!”江予菲觉得她快疯了。

他为什么这么霸道不尊重人?他为什么要为所欲为?他不在乎她怎么想!

如果可以,她真的好像敲他的头,看他有没有怪胎头!

“我不喜欢住在这里,我可以给你换个地方。但你只能住在我给你安排的地方。”

“阮、,你受够了!”江予菲颓然坐在床上,感觉很虚弱。

讲道理很难说,她也抗拒不了。她真的要疯了。

看到她看起来很累,男人缓和了语气,说:“你先安顿下来。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再给你安排一个地方。我可以给你相对的自由,但你必须听我的。现在我让李阿姨进来照顾你,你可以好好休息了。你的东西一会儿就送来。”

江予菲抓起一个枕头扔向他。“滚!对花对酒”

枕头砸在阮的胸口。他抓住枕头,对花对酒把它扔回床上。他脸上没有生气的迹象。

“既然你不想见我,我现在就去。我明天再来看你。”说完,他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江予菲条件反射地躺在床上,厌倦了呼吸,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她知道阮田零要离开她,她不可能有机会离开。

这里的人只听他的。如果她必须离开,她会被他们拦住。也许以后她会被到处跟踪。

反正在宝宝出生之前,她不会有绝对的自由。

其实这些她都能忍受。她最害怕的是阮田零会把孩子从她身边带走。

像他这样的人什么都做不了,只要他想做,他就会去做,不管她是不是孩子的生母,更不用说她的感情了。

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是不是要当妈妈,从此和她分开?

绝对不行!

江予菲抓起床单,紧紧地咬着牙齿。她的孩子绝不能落入他们的手中!即使阮田零是孩子的父亲,我也不能!

江予菲穿着裙子下楼了。李大妈见她下来,顿时仇人一个:“小姐,老爷说了,你不能出去!”

“李婶,我和阮天玲已经离婚了,你以后可以叫我的名字。还有,你放心,我不出去就给颜打电话。”

她走到沙发前,拿起话筒,拨通了阮·的号码。

她上辈子很清楚他的号码,这辈子只想忘记。

看到阮玲玉从别墅里打来的电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他正忙着打电话,听到了的声音,他感到很惊讶。

"阮,我问你,你知道我怀孕了吗?"

“你问这个干嘛?”

“我问你她知不知道!”江予菲没好气地重复了一遍。

脾气真的是越来越大了,男人咬紧牙关,没有和她争辩。

“她不知道。”

“你最好不要让她知道,我不想成为她没有孩子的人。也许她是你眼里最好的女人,但在我眼里她的心并不那么好!如果你还想要这个孩子,什么都不要告诉她!”

这个女人不仅脾气不好,心眼也小!

他眯着眼睛小声说:“严月从来没对你做过什么,别……”

“总之你还是听我的话吧!”江予菲打断了他,然后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阮天玲在那头还没说完话,电话就挂了。他一口气卡在喉咙里,感觉真的不舒服。

“该死的女人!”他把手机放在一边,愤怒地开车。

心想如果不是因为她怀孕的缘故,他也不会让她这么嚣张。

不一会儿,严月又打来了电话。

阮天玲接过电话,目光微微闪烁。

今天的订婚派对很成功。即使他爷爷没有参加订婚派对,订婚仪式还是顺利完成了。

仪式结束时,他接到爷爷的电话,然后离开了刚刚成为未婚妻的严月。

对花对酒

他知道今天的严月很委屈,对花对酒他不应该丢下她一个人。

但是当他听到爷爷说江予菲怀孕了的时候,对花对酒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阻止她成为萧郎的未婚妻!

当时他什么都照顾不了。他只想快点找到江予菲,然后把她带走,让她接受他所有的安排。

他在路上开得很快,内心总是躁动不安。江予菲怀孕了。不用说,他知道那是他的孩子。

他说不出自己心里的感受。他兴奋,震惊,又高兴。

他认为如果她怀了他的孩子,他可以干涉她的一切事务,阻止她嫁给另一个男人。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抓住了借口,只想以孩子的名义把她绑起来。

尤其是当他听到爷爷说萧郎已经走了,他们的婚约没有成功解除时,他心中的喜悦变得越来越强烈。

非常好。现在让我们看看那个女人有什么理由不做他的女人!

生孩子,她不可能是他的女人,一切都由她决定。

当时只有这些念头在他脑海里不停盘旋,甚至完全忘了抛弃严月。

甚至在去别墅的路上,严月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想接。

现在她又打来了,他不需要知道她此刻有多委屈。

阮天玲此刻冷静下来,觉得很过意不去,心里升起几分愧疚。

他用温和的声音接通了电话:“岳越?”

“凌,你现在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中途突然离开?”颜悦没有生气,只是温柔的问他。

她的出现让他更加愧疚。

“我有点事情。岳越,我今天冤枉你了。是我的错。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

颜悦轻轻一笑:“没关系,我知道你留我是万不得已。凌,你一定遇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从现在起我将成为你的妻子。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理解你,支持你。”

阮,的眼神渐渐软化了。他勾勾嘴唇,笑着说:“你现在在哪里?我会找到你的。”

“我在家,我爸妈很生气,别过来,小心他们骂你。”颜悦说她既有温柔的一面,也有小女人的一面。

阮,撇了撇嘴道:“我要去给舅舅舅妈赔罪,让他们原谅我。”

“好吧,你来,如果他们骂你,我就和你站在一起……”

————

在别墅里,江予菲已经换了衣服。

阮、行动很快,让人给她准备了很多衣服。原本空丢了的衣柜,瞬间堆满了各种珍贵的衣物。

她洗了个热水澡,穿着柔软的家居服,蜷缩在床上盖着被子。

天快黑了,一天快结束了。

但是从早上开始发生了很多事情。

萧郎不辞而别,订婚喜宴告吹,阮田零强行带走了她,他也知道她怀孕了。

现在她被他关在这里。别走。

一切都让她措手不及,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

一切都让她措手不及,对花对酒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

现在她完全被动了。在孩子出生之前,对花对酒阮会到处干扰她的生活,使她坐立不安。

即使孩子出生了,他还是会继续干涉她的一切。

只要这个孩子存在,她就无法彻底摆脱他,也无法摆脱这个孩子。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

阮找不到她,所以她可以带着孩子过着安稳的生活。江予菲想,她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这里。

第二天早晨,江予菲正在楼下吃早饭,忽然阮田零来了。

男人看到她乖乖的活着就很满足了。

他走到她对面坐下,一条腿放在背上,随意靠在椅子上。

“吃完我陪你去医院检查。”

“不,我可以自己去。”江予菲淡淡道,眼皮没抬。

阮没有听她的抗议。他侧身看了看李大妈,说:“准备好,等会儿去医院。”

“是的,主人。”

江予菲放下勺子,不再喝粥了。她起身向楼上走去。阮、跟着她上楼。当她走到卧室门口时,她突然转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要换衣服,别进来。”说完,她在他面前砰地关上了门。

当阮、被当面摔门的时候,气得说不出话来,心想越来越不像个女人了,根本没有女人温柔的一面。

他转动门把手,门就锁上了。

如果他以前在,他会让仆人拿钥匙开门,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转身下楼等她。

换了衣服,阮田零看见她提着一个包,立刻不高兴了。

他起身把包撕下来,递给李大妈。“以后不要让她拿任何东西,小心点。”

“我明白了,少爷。”李婶急忙点头。

江予菲微微扯了扯嘴角。这叫什么?对母子来说贵吗?

“我可以跟李婶商量,我不想让你跟着。你不必去。你去,我不去。”她淡淡的对他说,阮天玲瞬间沉下了脸。

这个女人太忘恩负义了。

他强行拉住她的手,一言不发,拖着她向外走。

江予菲拼命挣扎,根本不配合他,也没给他面子。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不想你走。放开,自己走,别拉我!”

“江予菲,别想激怒我!”阮天玲回头,蓝眼睛盯着她。

“谁在乎招惹你,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不想和你说话。把手给我,我不去!”她把他推开,转身上楼。

忽然背后砰的一声巨响,阮怒不可遏,一脚踢倒了茶几,茶几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吓得仆人们大气不敢出。

江予菲脚步微微一顿,继续朝楼上走去。

“孩子是我的,你为什么不让我去!”阮天玲在她背后愤怒地质问她,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

那也是他的孩子。他不应该陪她去检查吗?

喝了太多酒后,对花对酒张兴明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对花对酒从床上坐了起来。窗帘没有被挡住。橱窗上的冰花以立体的方式展示着奇幻的世界:热带雨林的阔叶,怪山中升起的云朵,不知名的盛开的花朵,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栩栩如生,像透明或半透明的照片。

南方人永远体会不到那种美,那种奇妙的,不可思议的,不可思议的,震撼人心的美。

当你在每年冬天的晨光中醒来,打开厚重的窗帘,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种美。

它们贴在玻璃窗上,默默地向你展示意想不到的美丽,一个虚幻的现实,惊心动魄,令人上瘾。

然后你就情不自禁的掉进去了,只是静静的坐在或者站在那里,一个一个的看着,这个时候你的眼睛就不够用了,因为你迫不及待的想把一切都放进眼睛里。

但如果做不到,人越专注,眼界就会越窄,就像我们想要的越多,得到的总是越少,或者什么都得不到。

所以你很贪婪,你想再看每一次。你的目光流连在每一张上,看着它从抽象的白沙画变成半透明的立体照片和透明的水晶画,然后慢慢模糊,融化,消失。

越漂亮越矮,就像我们的青春。

最后你才知道你经历过,遇见过,却是空白,什么都没留下。

不,不是那样的。

还有一些留下的东西,叫做遗憾,会伴随你一生。时间越长,越清晰,苦涩的口水就灌进你的心里。

“哇,哇,好冷。”张兴明突然从莫名其妙的情况中醒来。他只在裤子里感觉到屋里的冷空气。他翻身爬上床,紧紧地裹住自己。

在北方冬天的早晨,离开床和窝不仅需要习惯,还需要勇气。

和床一直战斗到将近中午的时候,张立国打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盘子,上面有牛奶和面包,还有两个煎蛋。

张兴明跳下床,迅速穿上衣服。他离开床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不需要这个不需要那个。他只是需要饿肚子。饥饿可以战胜一切,尤其是面对一杯牛奶和两个煎蛋的时候。

穿上衣服,喝一大口牛奶,往嘴里扔一个煎蛋。感觉这一刻充满了幸福。

“二是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中科院的新技术新公司,姓刘的是领导。”

张兴明茫然地凝视了一会儿。嘴里的煎蛋前半部分差点掉出来。他赶紧咬了一口,吞了几口,说:“什么时候?人呢?”

张立国把牛奶递给他,说:“在外面,我不进来给你打电话吗?”

张兴明拿起他头上的手表看了看,说道:“留下来吃晚饭。请安排一下。我要陕西风味。我马上出来。哦,告诉老潘,让他拿出一瓶他的甜茅台。”

张立国叫了一声,立即反应过来,说:“茅台二十年?这个人是谁?这么在意?”

张兴明把牛奶喝得干干净净,一边走向浴室一边说道:“快去吧,你会知道的。”过一会你和老李陪你上桌。"

张立国笑了几声,说:“我去叫老李。是陕西味吗?”

张兴明在浴室里答应道。

张立国兴奋地走了出去:“老李老李。”

李淳坐在外面的沙发上发呆。他听到张立国喊,抬头看见了张立国,没理他,转身看向窗外。

张立国说:“老李,你还能做吗?就那件事而言,我想我已经忘记了。你要讲多少遍?”

李淳说,“如果可以,我不会忘记。别烦我,我一个人。”

张立国来到李淳,压低声音说:“老李,这不是一两天了吗。我告诉你,你不懂二明,他输了也不行。你明白吗?我们不要玩脑子了。他心眼好,乐于助人,但做事从不吃亏,不会因为谁的面子而被卡住。用他自己的方式,他清楚的知道你是他自己人,他看到了你的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直接问?”

李淳看着张立国问道:“真的吗?”

张立国点点头。“啊!”

李淳皱着眉头说:“你说过,如果你买下这三个破院子,就要花费几十万美元。建一千个房子,就有几百万。”这不是亏吗?"

张立国挠了挠头,说道:“这有用吗?”

李淳瞪着他说:“如果我不回去联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结果没想到局里会这么做。你说这件事终于搞定了。我帮局里坑过两次?”

张立国想了一会儿说:“这真的是因为你接触了整个事情,但我认为,如果你帮助你的局,你可以有所作为。我觉得有点悬。我不是看不起你们这些兵痞子。我也是军人,现在半个军人。我们不能一起糊弄两个人,还是接受自己的内心吧。这件事我就是不能理解。”

“你听不懂这个轶事吗?”张兴明从里屋出来说:“你安排好了吗?人呢?”

张立国跳起来跑了出去,道:“马上,让老李算了,哈哈,明明,他以为是他帮局里坑了你,这里不舒服。说说吧。”

张兴明说:“快,做什么事都这么麻烦,人呢?”

张立国已经跑出去了,张兴明在李淳身边坐下,说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觉得我换院子会吃亏吗?你的立场有问题,哈哈。”

李淳挠着头说:“我心里转不过弯来。”

张兴明说:“先不说钱,先说东西,能不能买,能不能量?你要得到土地和资源,你必须来。还得办理过户手续?然后你要搬人,你要去军区找公安部和这个。你也知道,能挤进那个区的单位都跟你们局有关系,都是大部委的实权部门吧?想想,我们什么时候去?你能想出来吗?这个值多少钱?”

“那我谈谈钱。建一个小区比直接买个院子要花更多的钱。但是时间省了,东西省了,个人感情留了。话说回来,李哥,你相信我吗?十年后,你们局会觉得他们亏了钱,让我占便宜。”

李淳张大嘴巴问道:“为什么?”

张兴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建筑可以随时建造,对花对酒而且有这么多的院子,对花对酒你可以看到目前的情况。管理维护的码数很少,而且越来越少。十年后这个国家还会剩下多少?”这是首都。"

李淳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他点点头说:“真的是这样。原来这样的码会少一些。当时想起来有几个单位住院了。后来大家搬来搬去,院子也没了。我理解。”

张兴明说:“别想太多,我不会做坏事的。你是自己人,一定要有面子,但你不会用这张脸。不用担心。你赶紧催你们局赶紧把事情办好,把院子弄过来对我也是一个很大的帮助,明白吗?”

李春晓笑着点了点头。

张兴明站起来说:“我们走吧,今天请一些客人。我让张哥带老潘的宝宝。你和张哥陪客人,一起上小时。”

李淳也站起来说:“真的吗?哈哈,那好。老潘心疼了好几天。请问哪位?”

两人半肩并肩向餐厅走去。张兴明说:“牛现在可能没有名声,你也不知道,但我告诉你,和这个人搞好关系,对你以后有好处。”

刘教父,这是一个时代的传奇。在现代中国几百年来,无论哪个方面,有多少人能被一群精英中的精英们称为教父、推崇?

而刘的教父牛的不仅仅是自己,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的父亲更牛。

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共和国二号律师证持有人,中国专利事业的先驱和开拓者,第一个使中国专利政策得到外国认可的人,新中国金融界的勇士,国内律师事务所的先驱,都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值得尊敬的法律事业人士。他一生最大的贡献就是在香港架起了一座连接中外的法律桥梁。

还有说他一生最大的贡献就是为中国的科技产业培养了一代教父。

父亲刘的成功不仅仅是带领一批人创造了联想,更是走出了中国自己的电脑之路。不是本土化的成功。它成就了中国一大批高科技从业者,更是一种做人做事诚实,相信生活的精神。

这就是为什么后来者马立克·云·花藤仍然视他为父亲和兄弟,尽管他们比他有钱。

就连一代奇人史玉柱也挑动了几十年的国内市场,但在他面前却腼腆得像个小跟班。

……

两个人刚走到餐厅外面,就听到了爽朗的笑声,张兴明点点头,那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

推门进屋,驻京办副主任郭和正坐在沙发上陪三人喝茶,他们听到门声,一起看着门。

郭副局长急忙站起来喊道,“张。老刘,这是辽东省委顾问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和香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张、。张部长,这位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科学研究所干部部的刘干部。我已经等你一会儿了。”

笑着走过去,向教父刘伸出右手,说:“刘干部,欢迎您,真对不起。昨晚和公安局肖副局长吃饭,喝多了。我今天没有起床。哈哈,请坐。别生我的气。真的不慢。”

刘父与握手,笑道:“兵士皆可饮。你很有勇气。现在能起来就是英雄了,哈哈。”

几个人又坐了下来,问郭副局长:“准备好了吗?”

郭副局长说:“经过安排,放心,我们有来自陕北的厨师,保证原汁原味。”

张兴明说:“不要告诉我这些。刘干部是陕西人。你有没有问刘干部评价一下?这里就不夸了。张哥,是不是老潘的全心全意带来的?”

张立国笑着说:“我带来了,哈哈,老潘就像失去了一个孩子。你没有那样看着他。你把它放在我手里,不要放手。我用力一抓。”

笑着对教父刘说:“我知道你喜欢茅台。我让张哥去拿一瓶好的。物流男老潘爱酒。他真的像个孩子一样喜欢喝这种酒。这一次,他是真的心疼。估计他还要谈几天,哈哈。”

刘父挑眉道:“十年?十五年?”

张兴明把自己比作两个,说:“二十年或去年,我设法从省里挑选了一些瓶子放在这里。当时我说如果没有重要客人,酒就留在那里。我走了,酒就归老潘了。他记得这个。这两天办公厅文主任没动。他喝绍兴黄。昨天肖副局长不喜欢喝这个。他喜欢二锅头,还省了。估计老潘没少偷。”

教父刘笑着说:“那真是福气。这酒真是听说过,没见过。我单位有名,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现在连资金都一层一层的卡着,没钱了。”

张兴明说:“你现在不是出去开公司了吗?自己挣钱自己花,不应该受资金限制吗?”

父亲刘靠在沙发上,挠了挠头发,说,“我只能算是为单位想办法了。我一共给了不到20万,没有装备。我带几个同志去路边练摊。生活艰难。”

张兴明呵呵笑了起来,这件事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在接受中国科技采访之前,老刘确实是蹲在马路上卖鞋的,而且他的工资还没发。

然而,今年的中国科技不仅在1985年盈利300万,还拯救了史玉柱的巨头,帮助了北大的创始人,这对于中国第一批高科技公司来说,是一大进步。

话说史玉柱几经沉浮,是老柳在关键时刻拉了他一把,哪个果子没有老柳借他的七千万,也就没有脑子背后有什么金子。

这个以后再说吧。

张兴明说:“你今年没少挣吧?还缺钱?”

父亲刘摇摇头说:“几百万,除了上缴单位,交税发工资,还有什么?买一些设备是不够的,更别说高端的电子设备,就是低端的实验室设备。你要明白,在电子技术上,我们太落后了,外国人没有好东西。阈值高于1。烂大街上的货,只要我们要,就得花黄金。”

点点头说:“刘同志,你今天来了,是吗?”

教父刘挥挥手说:“我不是外人。我爸和沈老是熟人。前阵子沈老爷说你打算在国内投资这块,说,嗯,咳咳,我不来了,看看能不能商量合作。”他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郭副主任。

张兴明点点头说:“是的,我在年中的时候和我父亲谈过这件事。我说我对电脑成立的公司很感兴趣。如果可能的话,我可以为合资企业拿钱,尽我所能提供一些帮助。主要是我看好你,觉得你能成功。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将来一定能超越父亲。我相信这一点。”

刘爸爸笑着喝了口茶,说:“别这么说。我父亲是座山。我连一半都没爬。我不敢想在山的另一端看风景。”

服务人员敲门进来,鞠躬说:“主任,张部长,准备好了。”

张兴明站起来说:“走吧,先喝酒,喝完再慢慢聊。”

公告:万国邮联小说免费APP上线,支持安卓和苹果。请注意下载并安装万本合集(按住三秒复制)!!

“嗯,对花对酒张有心了,对花对酒谢谢你,唉,我好多年没看着这么正宗的西北菜了,所以就不提吃了。今天是填饱肚子的好日子。哦,酒呢?来吧,打开它。你得喝几杯。”

当他走进餐厅时,教父刘看了看桌上的食物,来了心情,甚至叫了酒。

说实话,这年头混科研真的很难,而且越来越难。国内的科研现在都在掌控之中,大部分都是外行,专家。政治氛围强于学术氛围。项目资金取决于距离而不是前景。而且科研向生产力转化远远落后于国外,造成恶性循环,继续恶化。这也是进入90年代后高学历人才大量流失的主要原因。

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2000年中期,大量高等院校的精英移居欧美。硅谷,欧美大学的实验室,各大科技公司,这些后来为世人所知的地方和企业,哪一个能少一些中国精英?

而且说实话,中国人创业还是有一些不足的,但确实是职业生涯最好的球员,而且硬生生的比别人便宜。

陕西冷面,蔬菜疙瘩,羊肉汤,囤积的燕麦面条,油辣的种子,摩羯座的种子,中式汉堡,红烧菜,烤羊蹄,豆腐配汤,沙拉菜,还有其他几个在张兴明没见过的都不出名。反正又红又辣,看着就开心。

刘老太爷性格比较直,不太懂礼貌。当他走到桌边时,他拿起筷子对张兴明说:“这是浪费心。正宗的,好吃的,还有酒?”我必须和你碰一杯,我们先喝一杯。"

在一边拿出酒,打开盖子,把小杯子倒满,放在教父刘和面前。七块钱的杯子里稍微装了点酒,能摸到比杯子高的白酒,但没流下来。

刘老太爷看了看杯子,说:“好酒,我借花献佛。来,、张章,我们先走。”

端起酒杯,轻轻碰了碰教父刘,两人一饮而尽。张兴明被打了一记耳光,当时真的很热。教父那边的刘非常高兴。他也回答点头说:“好酒好喝,好甜。”

说:“我也不客气,随便坐,张哥李哥,郭主任,你们好好陪刘干部,我好尴尬,我实在喝不下,头还晕着呢。”

刘老太爷笑着说:“好,你不喝,我们再喝几口,告诉你这好酒。其他人少喝一口就能赚一口。你要学会。”桌上的人都笑了,刘教父的个人魅力还是挺大的。他看起来有点粗鲁,不像一个科学研究者。其实他的言行不仅没有让人反感,反而很容易亲近。

这也是一群精英迅速聚集在他身边的主要原因。企业家的人格魅力其实比其他条件更重要。

一瓶酒几下之后基本就没了。张立国跑去“抢”另一瓶。全桌人都笑了。刘老太爷把酒拿在手里,揉了半天。他微微放在桌上,说:“少喝一点。你觉得这个茅台厂傻吗?为什么二十年五十年得不到更多?”

张兴明说:“你敢喝吗?这是历史原因生产的一批酒。不是故意的,但是我觉得他们会生产30年,50年。但是,我不是很相信。最多和老浆勾兑。”

刘老太爷的眼睛还在酒瓶上,点点头说:“对,就是这么个道理。”之后,我抬头看着张兴明,问道:“你手里还有吗?给我弄点,我收集几瓶,三五十年后拿出来。那是杰作。”

张兴明愤怒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自己不会接受的。”一桌人又笑了。

教父刘伸出两个指头说:“两瓶,我要两瓶,可是我听说是的。你哥结婚的时候,你拿着这个酒是娘家的,还带了一箱回来给他老丈人。为什么?我穷?”

张兴明看了张立国一眼,说道:“张兄弟,你这么轻易就改变了你的判断。还说我吃醋?”我心里叹了口气,这就是人格的巨大魅力。不知不觉,就连受过严格训练的张立国也被感染了。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但张立国在成年后绝不会说出来,但张立国相信,张立国在真正涉及重大事情时绝不会说出来。

张立国挠了挠头,笑了几声,道:“刘兄问这酒怎么来的,我说是大胜。你是从省委拿的,我也不会说谎。”几个人又笑了起来,不知不觉,满桌的感情上来了,变得很亲密。

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虽然只有两瓶酒,但也喝得差不多了。茅台没一拳,但后劲足。有几个人有点醉,一部分是因为喝酒,一部分是因为环境。没有了公事公办的感觉,他们自然放下了戒备。

喝到最后,桌上几个人很亲密。张立国和李淳不在乎这些人的身份。只是对眼。刘教父是这个世界的人物,自然他无话可说。郭副局长,更是多才多艺。虽然他不知道科学院计算机科学研究所的干部张兴明为什么如此重视它,但张兴明通常与什么级别的人交朋友。他在眼里,就是这个姓刘灿的引起张兴明的注意,所以他绝对不把交朋友当回事。

其实西北菜是不适合喝的,因为历史上西北一直是一个苦冷的地方,结果就是西北不太注重美观,而是注重实惠,充满关爱,脚踏实地,就像西北男人一样。

当年唐朝为什么称霸云乃?老秦的骨头真的很硬。自秦朝崛起统一六国以来,西北人一直是勇气和毅力的代表。当年冯玉祥镇守西北时,穷得连一床军装被子都没有,但江还是不得不把他当大哥一样尊敬。为什么?没有人敢轻视西北军,除了川军,没有人敢和他打。

现代史没什么好看的。西北和四川最乱,西北军和川军最穷。但他们忠诚勇敢,真的是很多做了很多值得铭记和赞美的事情的男人,让人肃然起敬。

上海、上海之战,日军进攻上海时,没有军装,没有武器补给的川军站了起来。这是民族荣誉感。

公告:万国邮联小说免费APP上线,支持安卓和苹果。请注意下载并安装万本合集(按住三秒复制)!!

酒喝完,对花对酒服务人员进来收拾。几个人走出餐厅,对花对酒来到边上的咖啡厅。这在北京只是一个时髦的名字。其实也是个茶馆。现在咖啡不流行了,他们没钱也喝不起。

泡上明朝以前的龙井茶,看着绿茶芽在水中起落。无形中有一种宁静升腾在心头,让人放松。

一股淡淡的茶香随着上升的热气弥漫在空里,让人精神上感到舒适放松。

干爹刘喝了口绿茶,看了看茶杯,摇了摇头。“这叫生活,”他说。“交个朋友,一壶老酒,一杯绿茶,安安静静舒服地坐着。”

张兴明笑着说:“这不容易。如果你想过这种生活,你就不是一个能安定下来的人。不做点什么不难受吗?”

教父刘有点指着。他笑得直笑,拂了拂头发,扶了扶眼镜,说:“对,我心里有事。怎么才能冷静下来?看到欧美日的不断进步,我们还在原地踏步。我们能不着急吗?”

拿起杯子吹了吹,喝了一口,说:“郭主任,上班去了。我去跟刘干部谈一谈”

郭主任急忙站起来说,“你忙着刘部长的干部。我要下去看看。以后刘干部要想吃家乡菜就要来。我们驻京办没有其他能力。做几顿饭简单方便。”

刘老太爷站起来,伸手和郭主任握了握,笑着说:“好吧,,我给你交了个朋友,我贪心一定会过来的。那你就不要麻烦了,哈哈,你忙着呢,找个时间我们再聚一聚,我还玩那些瓶子20年呢。”

郭主任满口答应,转身走了出去,从外面代上了门。

张兴明转头看着张立国,张立国站起来走到门口听了听,然后对张兴明点了点头。

刘老太爷有点羡慕地看着,又转向说:你是要合资还是收购

问:“我想听听刘干部的意见,如何关闭合资企业,如何收购?”

刘教父放下茶杯,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就连也忍不住坐直了身子。这就是气场的作用。

“我告诉你实话,虽然我现在看着公司赚了一些钱,技术上我没有任何储备,但我只是有了一个先机。没有后续资金,就没有方向。我们完全感动了,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计算机学院这里有一些技术,但是含金量不高。你也知道,我们和欧美差距太大了。在别人面前看到这个东西是不够的。这是先天不足。”

“而且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钱,想向别人学习,想追,你得有机会学?你必须有一个物理样本来观察映射。不,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基础。”

“我不缺人。说实话,我们的人比欧美人更能坚持,更能吃苦,更聪明。这不是说大话。苏联比我们早这么多年开始。听着,多少年了?不说超越他,至少在某些方面不能失去他。为什么?他的脑子比他的好。哈哈。”

“我现在要钱,钱。我和我爸说有人想在这方面投资。我从头热到心里。只要我有钱,只要我能买东西,我不敢说我几天几年就能超过它,但我一定能赶上,跟上。不会让人越陷越深。”

“目前国内做这个的人不多。巨人和方正都是好孩子。都是实力不错,但是都一样,没钱。指望上面的钱解决问题是不现实的。这几天一直在想。是去香港开公司吗?有资本主义。我父亲在那里工作了几年,有一定的基础。我觉得可以比现在的情况好。至少我能挣钱。有钱办事容易。”

“我主要是急,东丈能理解吗?未来的时代一定是电脑的时代,我肯定这么说。但是欧美日的计算机科学技术已经进入了老百姓,普通学校可以教。我们呢?别说学校,科研机构里都不吃香。人早就被小型化驯化了。我们都是电子管。为什么?没有基础,人太远。”

“我给你一个底,东丈,只要有利于科技的发展,只要能保证足够的资金,更别说买断公司了,就是把我这些人卖给你我都做到了。有沈老子做底,我信你。”

他放低声音说:“沈业子说你能拿到技术,车也解决了吧?计算机技术能得到什么?”

喝了口茶,看着刘教父说:“整个实验室的技术至少比欧美日现有的市场技术落后好几代。我有点担心。会不会太超前,但是会影响我们的研发。必须通过设备来实现。你说得对,我们太落后了,各方面一点也不弱。”

教父刘睁大了眼睛,扫了坐在一边的和一眼,说:“能不能具体说说有哪些方面?”

张兴明也看着那两个人说:“张哥,李哥是公安局的。他们真的是自己人。不用担心。所以告诉刘干部,我手里有从硬件到软件的所有实物产品。

还有就是日本的摄像技术,我也有实物。那不是超越几代人的东西。呵呵,至少比他们的市场产品领先30年,是完全电脑化的摄像设备。

但是,路要一步一步走。我想的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技术推回去,把第一代技术拿到我们面前,然后一代一代出去,保证我们30年的技术进步。前提是我们没有任何进展。

我喜欢你。如果你有信心去做,我就有信心去付出。至于公司的情况,刘舒,你说了算。我听你的。"

父亲刘坐直身子,眼睛不眨地盯着。过了三四分钟,他说:“我拉人,你出钱买东西,我们去香港工作,我这里的团队要5%的股份,剩下的都是你的,出来的东西都是你的,好吗?”

笑了,这就是刘教父的魄力。在权衡中没有缓慢,控制是到位的。

想了想,张兴明说:“我同意去香港。我也赞同你的合作方式。先建个研究所。如果有产品,那我们考虑成立公司。这一块完全交给你了。我再给你3%。管理单位。”

刘教父举手制止了谈话,说:“我有条件,我不在乎别人。七十岁之前不能跳槽退休。你敢吗?”

刘老太爷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说:“你怎么不去做?你敢我就敢。”

公告:万国邮联小说免费APP上线,支持安卓和苹果。请注意下载并安装万本合集(按住三秒复制)!!

父亲刘把u盘紧紧握在手中。因为关节变色,对花对酒他深吸了几口气,对花对酒很快平静下来,慢慢坐回沙发,紧紧盯着手中的u盘,用嘶哑的声音说:“你确定是四个G?更大的是多大?没什么,你说。”

张兴明看着他,挠了挠头。四个Gu盘在后世几乎被淘汰,他也不在乎。才意识到这么小的东西就达到了4G存储容量,这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概念。

没办法。我自己的死永远是美好的。我头皮发麻地说:“16G,32G,500G硬盘,1T物理硬盘,我手里有。”说话越多,声音越低。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