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球王会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超级修仙系统(1/07)

球王会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他不理她的话,超级生气地问。

不管她把孩子送走是不是为了云飞,超级不管是真是假,暂时都不会进去。

但那是他们的孩子,他和她分享的孩子,他绝不会允许他们的孩子在别人身边。

安若看着他的眼睛分裂,淡淡地说:“你让我走,我改天会把孩子送给你。”

“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不行,我不想和你在一起。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如果你想留住我,你就永远见不到孩子了。如果你想要孩子,就让我去吧,永远别来烦我。”

“安若!”她的话震惊并伤害了他。

唐雨晨深深地看着她,深深地问:“你怎么了,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我要你和孩子,我不会做选择。"

安若拽着她的嘴冷笑道:“你太贪心了,我和我的孩子都想要。但很不幸,我不要你。对了,孩子出生的时候我把他送人了。现在他一岁了。你考虑过吗?如果你不选择一个孩子,等他长大了,就不会和你亲近了。”

她怎么能用这么无情的语气和他说话?她是这么说的吗?曾经善良单纯又爱他的安若在哪里?

唐雨晨紧紧地抿着嘴唇,心里一阵疼痛,连呼吸都很痛苦。

“我再跟你说一遍,你我都要,我也要!”他坚定而不可抗拒地说。

都是他的宝贝,谁也离不开他。

听到他的话,安若感到心里一阵刺痛,眼里充满了仇恨。唐雨晨,你真的很贪婪。你想要一切。

我和孩子们,如果你们想要,你们还是希望它是蓝色的。

你想要我们所有人,但世界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东西。

安若抑制住自己的仇恨和痛苦,冷冷一笑:“好吧,我想你还没想清楚。那我就不走,也不告诉你孩子在哪。”

他如此爱孩子,以至于她不相信他。他能忍受。

更何况他的孩子很贵,他怎么能受得了孩子对别人作为父母的认可呢?唐雨晨,让我们看看谁比谁强。

唐雨晨突然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背,轻声说道,“安若,那也是你的孩子。你不想念他,不在乎他吗?告诉我,孩子在哪,我去接他,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开心不好吗?”

安若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他看不到她眼中的刺痛。

她冷冷地说:“没门。我不爱你。我想在梦里逃离你,所以我不会和你住在一起。放开我,我把孩子还给你,你就可以和别的女人组成家庭了。只要你不说我是孩子的母亲,他就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唐雨晨猛地推开她,脸色苍白,眼里充满了怀疑。

“你怎么能说出这种无情的话!”

安若呵呵笑了笑:“有什么不能说的,女人和男人一样,一旦彼此讨厌,就会无情无义,放弃一切。以前你恨我的时候,你很无情。为什么我不能对你无情?”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南宫乐山站在卧室里没有离开。

看着贝贝困倦的样子,修仙系统眼睛一片漆黑,修仙系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他站了多久,但他回过头,离开了卧室。

贝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贝贝小姐,你醒了。”仆人进来时,她清澈的眼睛看得很清楚。

贝贝撑起了身子。“我怎么了?”

“你昨天晕倒了,但是医生说没什么严重的。你只是太累了。”仆人走过来说,准备药丸和水。“贝贝小姐,这是医生让你吃的药。”

“谢谢。”贝贝接过来,茫然地吃着。

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晕倒的了。

“贝贝小姐,菜做好了。你想在这里吃还是去餐厅?”

“去食堂。”

“好的。”

贝贝洗完就去吃饭了。睡了一觉,她现在精神好多了,但还是觉得很虚弱。

但是她没有忘记她的工作。

午饭后,贝贝打算继续工作。

仆人意识到她的意图,对她说:“贝贝小姐,医生让你休息两天,主人已经同意你暂时不用上班了。”

贝贝笑了:“我很好,不用担心,我很了解我的身体。”

“但是医生说你必须休息两天。”

“我真的很好。”贝贝坚持要去画室,仆人坚持要拦住她。

“不行,贝贝小姐,如果你上班了,出了什么事,我就被开除。贝贝小姐,为了您的健康,您最好休息两天。”

贝贝笑了。“没那么严重。别担心,我不会再晕倒了。而且我时间不多,要和时间赛跑。就算我真的晕倒了,你也不会被开除。”

南宫乐山不会为了她开除自己的仆人。

“但是……”

“我现在精神很好。如果我累了,我就休息。你不用担心。”

贝贝这么坚持,仆人也没办法。

其实贝贝并不想那么辛苦,只是时间不够。

南宫乐山说一个月内完成,时间不多。

另外,她真的很想去上班。在美国,她有工作狂的称号。

一旦她开始工作,她就什么都照顾不了了。

否则,她也不会在短短几年内取得现在的成就。

贝贝回到画室,再次集中精神。

不知不觉到了下午,贝贝没胃口吃饭,胡乱吃了一条面包,继续工作。

南宫乐山今天工作很多,没回来晚。

夜越来越深了...

佣人来劝贝贝休息,贝贝完全不理会。

她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什么都不想关注。

仆人别无选择,只能在门外等她。

终于到了晚上十一点。

南宫乐山的车回到了城堡...

贝贝终于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当她停下来放松时,她感到头上全是汗。

擦了擦额头,贝贝又觉得不舒服了。

她微微蹙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很快脸色变白。

贝贝的暗叫很可怕。一定是她例假了。

每次来例假,超级肚子都疼,超级很不舒服。

这几年估计是她太累了,疼的更厉害了。

贝贝咬紧牙关支撑着桌子,难受的大脑无法思考。

汽车停在城堡门口。

南宫乐山下了车,一眼就看到画室的灯还亮着。

他微微皱起眉头。

当他做出反应的时候,他已经向演播室走去。

“师傅!”门口的女仆看到他时不禁吓了一跳。

“谁在里面?”南宫乐山低声问道。

“是贝贝小姐。她必须工作。我无法说服她……”

南宫乐山的味道突然变冷,丫环吓得脸色发白。

那人伸手猛地推开门——

我看到贝贝蹲在地上,看起来很痛苦。

女仆也看到了她的样子,“贝贝小姐,你怎么了?!"

她刚要上前,南宫乐山却比她动作快。他大步走过去,弯腰抱起贝贝。

贝贝看到他的时候又尴尬又不舒服。“我……”

南宫乐山看着冷。“叫医生!”

“可以!”女仆急忙去找医生。

贝贝忍不住扭头。“让我失望……”

南宫乐山这样看着她是不老实的。她气得冲上来说:“闭嘴!”

贝贝:“…”

她不敢动,但她很担心。她着急的时候肚子更难受,脸色更苍白。

南宫乐山抱住她,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他刚把贝贝放在床上,贝贝就挣扎着起床了。

南宫乐山按着她的肩膀说:“躺下!”

“我去趟洗手间。”贝贝急切地说。

如果你不去,你会失去你的生命!

“想吐?”南宫乐山误解了她的意思。

“不……”话音刚落,贝贝的身体突然僵硬了。

太晚了,银行倒闭了...

贝贝僵硬地拉了拉被子盖住身体。

“怎么了?”南宫乐山不解的问道。

贝贝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我现在好多了。谢谢你……”

那人目光凌厉,忍不住哼道:“你的脸白得像鬼!”

这样很加油吗?

贝贝突然觉得委屈,无法反驳。

“不是让你不工作吗?!不知道会更耽误进度吗?!"

贝贝不为自己辩护。“对不起,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耽误进度的。”

该死,他根本不是故意的!

南宫乐山绷着脸说:“但是你这样做,会耽误进度的。”

“我保证不会!”

"..."南宫乐山的气息更冷了。

贝贝不懂。他在生什么气?

幸好这个时候,医生来了。

医生问贝贝哪里疼,贝贝含蓄地说:“肚子其实没什么……”

医生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每次都这么疼吗?”

“不,有时候不严重。”

“女孩子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但你不能这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明白南宫乐山的不悦。

他想知道她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医生笑着说:“贝贝小姐来例假了,肚子疼。但是,她每个月都那么痛苦,情况有点严重。她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超级修仙系统

南宫乐山微愣。

他没想到贝贝会来。

他学医,修仙系统他知道只有当一个女人身体不好的时候,修仙系统来那里才会痛。

贝贝身体这么差,疼成这样。

医生给贝贝留了点药,叫她多注意休息就走了。

南宫乐山没有离开。他站在床边,用沉重的目光盯着贝贝。

贝贝这样看着他,有点紧张。“南宫大师,你还有别的吗?”

南宫乐山没理她,看着女佣。他冷冷地问:“昨晚医生跟你说了什么?”

女仆害怕地低下了头。“医生告诉我,贝贝小姐一定要多注意休息,至少休息两天,不能上班。”

“投诉怎么转的?”

“我...我……”

贝贝忙着解释,“她跟我说我自己要上班,跟她没关系。”

南宫还是不理她,声音有点冷:“说啊!”

女佣吓得弯下腰,声音颤抖:“对不起,主人,都是我的错,可是我没有照顾好贝贝小姐,都是我的错!”

贝贝傻眼了。她为什么不解释?

她不知道如果女佣推脱责任,处罚会更重。

南宫乐山黑眸冰冷,“如果我们知道错了,那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女仆忍不住大声抽泣起来。“我知道,我会主动辞职……”

贝贝撑起了身子。“南宫少爷,这都是我的错。我要去工作了。对她来说无所谓。她一点毛病都没有!”

南宫乐山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我只看结果,过程不在我的关注范围之内。”

他告诉了女仆,女仆不得不这么做。如果你失败了,任何借口都是无用的。

“但她是无辜的,被我牵连。”

“明知自己会牵连到别人,还想走自己的路?”

"..."贝贝目光闪烁。

她只是没想到他会做出如此不体贴的事情。

而且她没想到自己又会生病。

贝贝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她真诚地看着南宫乐山。“南宫少爷,请放开她。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惩罚。”

南宫乐山微微抬起眼睛。“我能惩罚你什么?”

"...我保证下次不会再发生了。我向你道歉,不会耽误进度。我一定会按时完成!”

“为了完成,而努力?然后生病继续拖进度?”

贝贝摇摇头。“不会,我会注意身体,再也不会生病了。如果我再生病,就,就……”

她不知道如何惩罚自己来满足他。

"进度推迟了半个月."

贝贝错了:“什么?”

“我说……”南宫乐山突然停了下来,但瞳孔扩大了。

他突然拉了拉贝贝的身体,向她身后看去。

贝贝瞬间明白了什么,脸变红了。

她疯狂地避开他,往床上一看,看见一片血红。

真可惜!

贝贝推开他,冲进浴室。

南宫乐山看着冷冷,突然不知道反应过来了。

贝贝躲在卫生间里,难受又尴尬。

她害怕出去,但她不能一直呆在里面。

突然,卫生间的门被敲响:“贝贝小姐,开门,我给你带了换洗的衣服和卫生巾。”

贝贝去开门,超级丫环笑着递过来。

只有女佣在外面。南宫乐山在哪里?

贝贝环顾四周。

侍女看出了她的想法,超级直接说道:“少爷回去了。他叫我好好照顾你。”

贝贝的眼睛一闪。

她没想到他会这样告诉仆人。但她不会自作多情说他真的在乎她。

也许他是怕她身体不好而耽误了进度...

贝贝收拾好自己,从浴室出来,发现床单被套都换了新的。

仆人还送了她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水。

贝贝喝了红糖水,感觉好多了,很快就在床上睡着了。

可能是药的问题。她睡得很沉,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

就凭这一觉,贝贝睡到第二天太阳出来才起床。

她今天不去上班,只是想放松一下。

昨晚照顾她的仆人还在,没有被解雇。贝贝看到她放心了。

仆人知道她身体不好,就做了很多好吃的。

我还炖了一锅乌骨鸡汤,里面有一些中草药。

鸡汤有很浓的中药味道,闻起来没什么食欲。

“贝贝小姐,这是医生吩咐给你炖的汤。这对你的健康有好处。你一定要喝点。”仆人怕她不喝,一开始就劝她。

贝贝笑得很快:“好。”

然后她喝了整整两碗。

仆人非常高兴。“贝贝小姐,你喜欢吗?”

“味道还不错。”

“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每天给你炖菜了。”她怕贝贝不喝,怕少爷怪她。

贝贝笑了。

天天喝也没关系,反正都是为了她好。

她真的很想健身。

南宫乐山把工期推迟了半个月,所以贝贝放心地请了两天假。

休息了一天,她的精神好多了。

但她毕竟是个忙人。由于第二天她不能工作,她跑去图书馆看书。

南宫堡图书馆藏书丰富,都是精品。

里面的每一本书都值得学习。

贝贝找到一本书,坐在角落里看。到处都有椅子可以坐着看书。总之这里的一切都很好。贝贝最喜欢的是这个图书馆。

她被迷住了,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很久。

如果不是突然听到男女的笑声,她也不会从书中回到现实。

“咯咯,别这样,别打扰我的工作……”一个女人愉快的笑声传来,接着是一个男人的笑声。

“我哪?嗯,还有什么,是吗?”

“乔,够了。小心点。”

“没有,几乎没有人来过这里。难道你不想吗,宝贝……”

“但是我要工作。”

“就一会儿……”

很快,贝贝听到了暧昧的呻吟声和歌声。

她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贝贝很尴尬,但她忍不住好奇地看了过来。

在她面前的架子上,她看到一男一女从架子之间的缝隙在火里接吻。

因为她坐着,那两个人没有发现她。

但是贝贝能看见他们。

贝贝很担心他们会找到她,但很遗憾她不能再离开了。如果她想离开,她必须穿过前排,这样才能很容易找到她。

贝贝决定去最后一排书架,修仙系统这样他们就不会轻易找到她了。

她弯下腰爬起来,修仙系统小心翼翼地向后面走去,突然出现了一条穿着黑裤子的修长大腿。

贝贝吓了一跳。

她错愕地抬起头,突然面对南宫乐山深邃而阴沉的目光。

他什么时候来的?!

"..."贝贝的心跳瞬间加快。

她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乔,你是好是坏……”女佣突然发出一个让人遐想的声音。

贝贝:“…”

“啊……”又一个声音。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那两个人在干嘛。

贝贝很佩服他们。

实际上在这里...偷情。

同时她也为他们感到紧张,南宫乐山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贝贝就是这么想的,当她面前的男人动了。

贝贝立刻认为他要惩罚他们,但他却走近了她。

贝贝冷冷。

南宫乐山又走近了一步。

贝贝吓得躲开了旁边的书架。

他跟着动作,站在她面前。

贝贝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南宫乐山没说话,只是用漆黑的眼睛盯着她。

贝贝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是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那边的两个人越来越大声了。

不知怎么的,贝贝的脸颊越来越红。

尤其是眼前站着的南宫乐山。当她闻到他的男性气息时,她感到无法呼吸。

另外,感觉特别热。

贝贝不敢看南宫乐山的眼睛,只是盯着地面,怕她做出丢人的举动。

然而南宫乐山并没有动。

贝贝猜到他一定也很尴尬。

最后两个人结束了,贝贝听到他们走远的声音突然松了一口气。

她松开握紧的手,却发现上面全是汗水。

贝贝终于有勇气抬头看南宫乐山了。“南宫少爷,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要走。

“站住!”南宫乐山突然出声了。

贝贝停止了忙碌,不解地看着他。

男人走近她一步,向她伸出手...然后他帮她扣上扣子...

贝贝低头一看,砰的一声,整张脸烧红了!

今天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牛仔裤。

衬衫上面两个扣子没扣,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第三个扣子开了。从上面往下看,可以看到她整个* * * *...

刚才南宫乐山站在她面前,他比她高那么多。

不可能说他什么都没看见。

所以,他一直在盯着...

想到这,贝贝恨不得找个地方消失!

“下次你勾搭我的时候,记得用更好的手段。”南宫乐山突然低声说道。

贝贝抬起头,脸色苍白。“我没有。”

南宫乐山低头凑近她,讽刺地笑了笑。“你以前做的那么顺利,谁信你?”

男人的手突然抚上她的腰,恶灵说:“当然,你非要送到门口我也不介意。毕竟你的身材真的很讨人喜欢。”

"..."贝贝的脸又变白了。

她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今晚想来找我吗?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他又问孩子。

超级修仙系统

贝贝的脸更难看。

“对不起,超级我没时间。”她试图冷静下来,超级转身就跑。

如果她不去,她怕自己忍不住哭。

贝贝一口气跑到花园里,才停下来。

她在长椅上坐下,弯腰遮住脸,深吸一口气才平静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委屈的。

在他眼里,她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虚伪的、别有用心的说谎的女人。

她早就过了脆弱的年纪,所以这一击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贝贝很快收拾好东西回了家。

她打算休息一下,但她一躺下,仆人就敲门了。

“请进。”贝贝撑起了身子。

丫鬟推门进来,对她说:“贝贝小姐,少爷已经派人来通知你了,让你做好准备,待会和他一起出去。”

贝贝微微有些发呆。“你出去做什么?”

“我不是很清楚。少爷还有15分钟就要走了,先做好准备吧。”

贝贝不明白他要带她去哪里。

但是她起身准备,然后出去了。

南宫乐山准时来了,车停在外面。他在车里等她。

贝贝不解地上车,问:“南宫少爷,你带我去哪里?”

南宫乐山看了看她,却告诉司机:“走吧。”

“是的,主人。”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贝贝也不再问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了。

贝贝几次想问他,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不想说话。她什么也没要求。

车开了很久,停在了一个欧式美术馆。

看到美术馆,贝贝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们进去吧。”南宫乐山后来提醒了她。

贝贝点点头,跟着他进去了。

美术馆很大,装修很雅致,一看就知道贵。

展出了许多珍贵的艺术品。

有著名的绘画、雕塑和珠宝...

这是南宫爷爷创办的美术馆吗?

南宫乐山带着她四处逛逛,问她:“怎么样?”

贝贝如实说:“很好,是个不错的美术馆。”

那人整理了一下衬衫袖子,淡淡地说:“这个以后就是你的了。如何运营管理就看你自己了。”

果然...

贝贝摇摇头:“我说,我不收这么贵的礼物。”

南宫乐山看了她一眼:“你以为这是礼物?”

“不是吗?”

他淡淡地笑了笑:“老人刚刚给这个美术馆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主人。而且,也不全是为了你。它包含我40%的股份,你占60%。”

贝贝很惊讶。

她以为她有整个美术馆。

南宫乐山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解释道:“美术馆确实是你的。你有绝对的管理权,我只用分红。”

贝贝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觉得她能让美术馆盈利,就让她管理。

“可是,如果我管不了,难道不怕赔钱吗?”

南宫乐山盯着她,“以你现在的成绩,将来肯定不会差。有了你,美术馆绝对不会亏本。”

因为她是这个美术馆的核心价值。

以后她的作品会在这里展出拍卖,会让博物馆盈利。

贝贝突然,我明白了。

但是她还是接受不了这个遗产。

“南宫少爷,修仙系统我真的管不了。我可以把我的作品放在这里展览和拍卖。如果你不放心,修仙系统我们可以签合同,但我还是不能接受这笔财富。”

南宫乐山突然不高兴了:“为什么?”

他说的这一切,她都没有什么可拒绝的。

“我不要,也不配。不过,我随时可以为这个美术馆做贡献。”贝贝真诚地说。

南宫乐山冷笑道:“这是什么,慈善?”

“没有!”贝贝摇摇头。“我只是报答南宫爷爷的关心。他对我的帮助足以让我这样付出。”

“他怎么照顾你的?”

"..."贝贝答不上来。

她不能说他是第一个信任她的人,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

不可能说如果不是南宫爷爷,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他对我的关心对你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对我来说却很重要。我真的很想报答他。”

“那就接受这个遗产吧。”

“不……”

“贝贝!”南宫乐山冷冷的叫她的名字。“我说过你没有权利拒绝吗?”

贝贝的眼睛一闪。“为什么我一定要接受?”

因为这个美术馆可以完全束缚她...

南宫乐山眯起了眼睛。“因为我从南宫家发出来的东西没有理由拿回去!”

原来是面子问题...

贝贝头疼,但比南宫家大。

她怎么能拒绝呢?

真的要接受吗?

"当你当前的任务完成后,过来接手这里."南宫乐山直接说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怎么办,我安排人教你。”

贝贝知道自己真的无法拒绝。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个美术馆经营好,为南宫家多谋福利,然后找机会退出。

贝贝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见她妥协,南宫乐山满意了几分。

“现在你看,还有什么需要设计,这样我才能找人来做。”

贝贝点点头,仔细观察。

既然她已经决定接手,自然要好好经营这个地方。

贝贝仔细看了一下美术馆的设计,觉得很完美,没什么大问题。她提了一两个小建议,南宫乐山马上就让人去做了。

从美术馆出来,贝贝不打算马上跟他回去。

南宫乐山上了车,却犹豫着站在车门口。“南宫少爷,先回去了。我想回家买点东西。”

南宫乐山淡淡地看着她:“怎么了,是不是少了什么?”

“不,我想带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她的电脑,她的一些文件和证件。

而且她还想联系老师,告诉老师她不能回去当副教授了。

“如果你需要什么,我会派人去给你拿。”

“不,我自己去就行了。有些东西我不敢让别人碰。”

南宫乐山纳闷,“什么事?”

贝贝只好实话实说,“是一些重要的文件和资料,还有我的一些文件。”

这些真的很重要。

如果不小心丢了或者摔坏了什么东西,或者传播了什么东西,那就很麻烦了。

超级修仙系统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上车。”

贝贝以为他还是不同意,超级“我一会儿就回去……”

“上车送你去。”

“不要……”

“上车!超级”男人的语气很坚定。

贝贝不得不上车。其实她是打算一个人回去的,顺便散散心,看来还是没有机会了。

贝贝家离美术馆不远,要十分钟。

车停在她家门口,她下了车,南宫乐山跟在后面。

“南宫少爷,先回去了。我带点东西,自己开车回去。”贝贝对他说。

男人不理她的话,自言自语道:“你需要拿什么,一次全部拿走。”

然后他看着司机,司机知道了。他上前问贝贝,“贝贝小姐,告诉我你需要带什么。”

“我带的东西不多,一个人就行了……”

“你今天话很多。”南宫良说完,朝大门走去。

贝贝:“…”

她不得不追上去开门。

然而贝贝一进别墅就愣住了。

因为她的家一尘不染。

她离开很久了,家里怎么会这么干净?

她不认为她家住着一个蜗牛女孩。

贝贝下意识的看了看南宫乐山,那人却坐到了沙发上。

“有茶吗?”他问。

贝贝想问就立刻咽了口唾沫。“是的。我去找找。”

贝贝不爱喝茶,也没有卖茶的习惯。

但那段时间,大卫每天都带着礼物来这里。其中有茶。

贝贝找到了大卫给的茶,烧了一壶水,为南宫乐山泡了一杯茶。

她端着茶来到客厅,放在他面前。“南宫大师,请喝茶。”

南宫乐山的黑眼睛微微低垂,他又抬头看她。“龙井?”

贝贝点点头:“是的。”

“还是顶级龙井。”

“真的……”她甚至不知道茶的品种。

“买了吗?”他端起杯子,淡淡问道。

他觉得贝贝没买。毕竟贝贝不爱喝茶,对茶也没有研究。就算想喝也买不到这么贵的茶。

贝贝犹豫了。“是别人送的。”

“你刚回来,谁送的?”他没喝,放下杯子,直接问道。

贝贝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凌厉,莫名其妙的愧疚。

“是朋友……”

“查尔斯?”

"..."他已经猜到了。

贝贝无奈。他的头脑应该这么敏锐吗?

她点点头。“嗯,是查尔斯先生送的。”

南宫乐山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眼神沉重,淡淡地说:“大卫将来会继承整个查尔斯家族,值很多钱。如果能和他在一起,真的会大赚一笔。”

贝贝的瞳孔放大了。“你误会了。我不想和他在一起。”

南宫淡淡一笑,显然不信:“你不给他暗示,他怎么会这么缠着你?”

“我和他没关系!”

“没关系,他每天都会想尽办法联系你,送你一堆南宫堡的贵重礼物?”

贝贝纳闷,“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我都被拘留了。”

"..."贝贝不知道他为什么被拘留,也没多问。“我想把一切都还给他。”

南宫很善良,修仙系统理所当然:“我已经全还给你了。”

贝贝有点拿不定主意。

她装傻。“退了就好,修仙系统谢谢。”

似乎她的态度让他很满意。南宫乐山放下这个话题,“你不想收拾东西吗?”

“你不喝茶吗?”贝贝没有回答,问道。

“不,去收拾你的东西。”

“好。”

贝贝一个人上楼收拾东西。这时,外面的天气突然变了。

本来天有点黑空,突然阴了。

根据伦敦的天气,贝贝知道马上要下雨了。不然过几分钟就开始下雨了。

她收拾好行李下楼,看到沙发上的南宫在看书。

贝贝走到他面前说:“南宫少爷,外面下雨了。我们要不要等雨停了?”

南宫乐山抬起手腕看看时间。“那就等雨停了。”

“你忙吗?”

“今天还好。”

贝贝看到已经快下午了,他们中午没吃饭。当他们回去的时候,他们一定很晚才到达城堡。

所以我们得先吃饭。

重点是,她好饿,去附近买菜,而且很远,不如自己做。

贝贝想起厨房里有些食材,就想做点吃的。

“南宫少爷,要不我煮点吃的?你想吃什么?”贝贝问他。

南宫乐山抬头。“我也饿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那我去做点零食。”

南宫乐山眸色微闪,点点头。

贝贝也有点尴尬。她想起了过去。她以前给他做零食。

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愿意吃她做的菜...

贝贝不敢多想。她去厨房,发现食材不多。她很久没回来,也没准备多少东西,不过还好都是耐用的食材。

贝贝拿了一些面粉、鸡蛋和糖,很快烤了一些蛋糕。

她吃完后,在客厅的茶几上发现了一些外卖。

南宫乐山放下了手里的书。“我让人买点吃的。”

贝贝突然觉得她做的蛋糕是多余的。“那我就把这些放回去……”

“拿过来。”

贝贝看到自己没有排斥她做的菜,很开心。她立刻抬过去,蹲在他对面,和他一起打开了外卖。

南宫乐山让人买烧鸡。贝贝闻到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真香……”

南宫乐山又开了一家外卖,原来是水果。

现在他们有蛋糕、烤鸡和水果吃。

贝贝笑了:“太有钱了。”

南宫乐山直接拿起一个小蛋糕就吃了。贝贝看到的时候觉得更甜了。

她也吃了一个,觉得蛋糕很好吃。

其实她做的是最简单的蛋糕,味道一般,但她就是吃的好吃。

南宫乐山吃完蛋糕,伸出细长的手指,撕下一条鸡腿递给她。

贝贝错愕了。

“不要?”那人扬起眉毛。

贝贝接过来,受宠若惊。“谢谢。”

南宫乐山又给自己拉了一个,“先随便吃点,回去再吃点好的。”

“嗯。”

“但你最好祈祷雨会很快停下来。不然我可以很晚回去。”

虽然他们有车,但是外面雨太大,路肯定堵。

萧郎不想要孩子吗?

不要等两年,超级说不定她马上就要生孩子了。

想到他们很快就可以有孩子了,超级想到她可以无忧无虑的和他在一起,李明熙突然想欢呼。

可惜萧郎此时不在这里,否则她一定要拉他去跳舞。

不过,李明熙还是有点担心。她害怕龙九天都不会轻易放过她。

但只有她能在九天之后治好龙的身体。为了恢复健康,他不应该走得太远。

李明熙花了整个晚上都在想这件事。

第二天一早,李明熙早早起床,赶去见了九天龙。

她带着谈判的心情去了郊外的别墅,跟着保镖进了客厅,她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等她九天的白衣龙。

李明熙瞥了他的正装一眼,愣了一下。

这就像龙回到了九天前的从前,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公子哥。

而且他的样子,似乎也很健康,没有瘫痪。

“怎么,你不认识我吗?还是好久没发现我这么帅了?”龙九天挑眉,勾唇问她。

李明熙上前一步。“看来你很重视今天的谈判,穿得这么正式。”

龙九天笑了笑,没说话。他抬起手腕看看表,说:“还早。你应该坐下来喝杯茶再开始。”

“出发了?去哪里?”李明熙很不解。“你还想找地方跟我谈判?”

龙九天点点头。“嗯,我有这个打算。”

李明熙笑得很明白,说:“是啊,要找个好地方谈判,最好找些公证人。不然你作弊怎么办?”

龙九天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现在走,还是休息一会儿再走?”

“我们现在就走。”她不想等。

龙叫侍卫出发九天。一个保镖把他推到外面,一个保镖以挺拔的姿势跟在他后面。

李明熙不知道龙九会带她去哪里。

出了别墅,一辆高大的保姆面包车走了出来。两名保镖顺利抬着轮椅,把他放了进去。

“进来。”龙九天淡淡的告诉她,李明溪犹豫了一下,也坐了进去。

这车应该是专门为龙九天打造的。

楼顶比较高,他坐轮椅一点都不挤。

轮椅收起时,会在墙上放下两个座垫,将轮椅固定在中间。

李明熙坐在龙九天对面,问他:“我们去哪里?”

龙九天双手放在扶手上,姿势慵懒:“到了就知道了。”

李明熙不怕他的诡计。现在她对他有价值了。

半小时后,汽车到达了海边码头。

侍卫请李明熙出来,然后把龙抬了出去九天。

岸边停着一艘游轮。龙九天淡淡地说:“上船。”

“等等,”明——皱起眉头,“上船做什么?你要带我去的地方是船?”

龙九天勾着嘴唇:“好,我们先去上船。”

他的人都在这里。她和他一起上船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李明熙后退了一步:“我不去!协商找酒店就够了。”

龙久田看了她一眼:“明溪,别搞错了。你现在一点选择都没有。你只能听我的。”

“为什么一定要在船上?!"李明熙问。

“因为没人打扰。”说完,修仙系统大龙示意保镖把他抬上九天。

想上去吗?

李明熙犹豫了一下,修仙系统龙还是上去了九天。

她今天是来和他谈判的,不上去就谈判不了。

李明熙真的没得选择。她没有犹豫太久,就跟了上去。

游轮很豪华——

李明熙跟着大龙到客厅呆了九天。装饰精美的客厅其实和餐厅是一样的。

龙在饭桌上坐了九天,示意她坐下。

李明熙坐在他对面:“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龙九天笑了:“放心吧,先吃饭。”

“我不饿。”

“等我吃饱了,就有心情和你谈判。”

李明熙咬紧牙关。算了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龙示意保镖上菜九天。

不一会儿,几个服务员端着精致的食物过来,一个个放在桌子上。

餐桌上还有一个花瓶,里面有一朵红玫瑰。

龙看了九天的红玫瑰,笑了,“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红玫瑰。”

李明熙毫无表情:“我再也不喜欢了。”

“哦,你现在喜欢什么?”

“跟你没关系!”

龙没有在意九天,依然保持着他那优雅的笑容:“吃吧。”

李明熙看着精致的食物,一点胃口都没有。

“你吃吧,我不饿。”

“你也得吃。”龙九天瞥了她一眼,不能拒绝的说。

“你吃了就和我谈判?”

“放心吧,我今天一定会和你谈判的。”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先吃饭呢?

李明熙根本猜不出九天龙的心思。

现在,她一次只能走一步。

李明熙优势很大。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她很懂事,也很敏感。

龙请她吃了九天,她也没有拒绝太多。

李明熙拿着刀叉,慢慢地吃着龙动了九天的食物。

没办法。她害怕他会毒死她...

龙见她心神九天,有一道菜,他故意不动。

他不吃,李明熙也不吃。

“吃蛤蜊。”龙九天突然淡淡说道。

蛤蜊是他们从未碰过的菜。

李明熙抬头看了一眼:“我不喜欢那个东西。”

“我记得你很喜欢。”

“我很了解你?别装作你知道我所有的品味。那东西太尴尬了,我没兴趣。”李明熙不客气的说道。

龙九天靠在椅背上,双手摇晃着酒杯。

“那道菜不难吃。”

“你怎么知道的?吃饭了吗?”李明熙问。

“没吃过,但我知道不尴尬。”

李明熙故意说:“你吃一个给我看看,如果没有鱼腥味,我就吃。”

龙九天眼中闪过一道意味深长的亮光:“明溪,你在耍我吗?”

“啪——”李明熙把刀叉扔进盘子里!

她一脸冷漠,不屑地说:“你配吗?!"

龙无怒大笑九天:“你的嘴还是那么厉害。”

李明熙抽着纸巾擦嘴:“饭已经吃完了,我们要谈判!”

龙九放下酒杯,也不急着回复她。

他把食物拿走,然后笑着说:“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李明熙皱起眉头:“你想玩什么把戏?”

龙把花瓶里的玫瑰拿出来看了九天,超级笑了笑,超级“我们来猜猜这花的花瓣数是奇数还是偶数。如果你是对的,我可以先要求你提个条件,我一定答应。如果我是对的,那我先提个条件,你也一定要答应。你怎么看?”

李明熙面色凝重。

说实话,龙九天的提议让她很感动。

她的要求其实很简单,要求龙在九天内销毁所有证据,不要再为难他们。

她知道,如果用这种方式和龙九天谈判,他会为难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因此,这个提议对她来说有一半的希望。

然而,也有一半绝望。

万一龙九天赢了。他会要求什么?

如果她不能承受他的要求呢?

李明熙犹豫了一会,摇了摇头。“我对和你赌博不感兴趣。我们谈判吧。”

龙久天做了个遗憾的表情:“可是我就是想和你赌一把。”

“你是在逼我吗?”李明熙有把握,龙九天就赢了。

她不会亏本做生意的。

龙九天笑着说:“我没逼你。我只是想提醒你,这是你唯一可以选择的方式。要知道,你也有机会赢。”

“我不赌怎么办?”李明熙冷笑道。

龙把手中的玫瑰转了九天。“那我们今天出去吧。我们放松一下吧。”

“你不想治好你的身体?”李明熙扬起眉毛,问他。

龙盯着玫瑰花看了九天,淡淡地说:“说实话,我宁愿瘫痪也不让你好过!”

李明熙惊呆了。他是谁?!

龙九天抬眸,冷冷勾唇。“你害怕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让你走吗?”

“爱有多深,恨有多深。现在我只恨你!”

李明熙真的很想把他扔到海里去叫醒他。

他爱她与她无关。他追求不到她就耍花招是她的错吗?

他伤害了她和他自己。是她的错?

他怎么敢恨她?

真的是-

“不要脸!”李明熙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龙九天懒洋洋的靠在轮椅上,“你说得对,我不要脸。谁让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得不到的?要知道,我学的第一个成语就是不择手段。”

“那我现在再教你一个,无耻小人!”

龙九天的眼神微微有些冷。他笑着说:“我也给你一个。不要自不量力。”

李明熙淡淡地说:“看来你今天不会和我谈判了。把船开回去,我不陪你了!”

龙九天笑着说:“不好意思,我打算出海几天,但是船不会回头。”

“你——”李明熙愤怒地站了起来。

他故意带她上船的!

李明熙跑出餐厅,跑到外面的甲板上。

游轮离海岸很远。

就算她想游回去,也不可能!

李明熙拿出手机,试图呼救。结果他手机没信号,根本出不来。

这里一定装了信号屏蔽!

李明熙很生气。龙九天真的有目的,有阴谋!

李明熙走回餐厅,冷冷地面对着龙九天:“你想干什么?!"

龙九天摊开手。“我只想出海几天。”

“你玩你的,修仙系统拉我做什么,修仙系统我没兴趣和你玩!”

“你不想和我谈判,我今天刚出海,你只能在船上和我谈判。等你上了我的船,你自己下去吧。”

是的,是她上了他的船,还是她是个小偷?

李明熙忍着怒火:“我再说一遍,马上把船开回去,不然我就跳海!”

龙九天笑着说:“你去跳。友情提醒,现在的海水温度只有5摄氏度左右,游轮离岸边5000米。你确定能活着游回来?”

现在是春天,这几天天气很冷。

李明熙只是站在外面觉得冷,更别说跳海了。

估计她不到100米就会沉下去...

总之,李明熙根本脱不了干系。

她愤怒地抓起酒杯,把红酒全部泼在他脸上。

“绅士——”保镖惊呼道。

两个冲过去,不留情面的抱着李明熙的尸体,一个迅速的拿着手绢给龙擦了九天的酒渍。

龙拿着手帕九天,慢慢地把脸擦干净。

李明熙没有挣扎,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你觉得我恨你够不够?”龙问无温九天。

李明熙冷笑道:“反正你恨我也够了,你再恨我一点我也不介意。当然,我恨你不亚于恨你。”

“明溪,你还是那么固执。如果你对我听话,也许我会对你好。”龙九天说。

“对不起,我不能享受你的好意。”

“你不懂时代。”

“我只知道权力是不能弯的!”

龙忍不住笑了九天。他轻轻挥了挥手,让保镖放了她。

李明熙挣脱出来,揉了揉酸痛的手臂。

“说,你怎么能让我回去!”她平静地问道。

龙九天笑着说:“等谈判结束,我就让你回去。”

李明熙眯起眼睛,然后她拿出花瓶里的玫瑰。

“是的,我跟你打赌。我猜这花是单数。你呢?”

龙九天微微抬起眼皮:“我再也不想和你赌了。你错过了机会,所以我现在对和你赌博不感兴趣。”

“那你还有什么条件?直接说吧!”

“我今天给了你机会,我没有机会了。一天一次机会,记得明天好好珍惜。”

阿利捏碎玫瑰,“龙九天,你不要太过分!我失踪一天,肯定会被人注意。如果你和我的婚外情暴露了,那我们就不要谈判了!你就等着一辈子残废吧!”

这里手机没有信号。如果萧郎找不到她,她肯定会到处找。

当时她想躲,躲不开...

龙九天自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他扬起嘴唇,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怎么会到那种地步呢?”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解释你的失踪,我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借口。你想听吗?"

“你可以说,你是为了偷~跟我恋爱,才故意关机的。所以萧郎会和你离婚,而你不必为他受我的妨碍,是吗?看我给你的借口多好。”

李明熙又气又惊。

龙久天,超级他有什么想法?!超级

他似乎有意破坏她和萧郎之间的感情,甚至让他们离婚...

这可能不是没有。

但是他为什么要和他们离婚呢?是为了让她痛苦吗?

一定是这样。他永远得不到她。

如今的龙对她只有九天无尽的怨恨,很久没有感情了。

李明熙突然笑了:“你的借口有点可笑。你认为萧郎会相信吗?”

龙九天扬起眉毛:“他怎么不信?”

李明扬没有回答xi,只瞟了一眼他的下半身。

龙九天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现在不能做任何偷情的事情!

龙九天阴着脸,那地方硬了起来,对他来说,更屈辱了!

“但我觉得萧郎还是会误解我们,难道没有情感出轨吗?”他的微笑是隐藏的。

“你也活该我感情出轨?!"李明熙冷笑道。

龙笑而不怒九天:“我不需要你操心对得起,你老公会信的。”

李明熙怀疑地眯起眼睛:“你要对我做什么?我告诉过你,你再敢伤害我,我宁愿自杀也不给你任何机会!”

龙九天笑了,“我怎么会伤害你?放心吧,没人会对你怎么样的。”

说完,他吩咐手下,带他去休息。

李明熙试图阻止他,但被保镖拦住了。

她有点紧张,说:“龙九天,你最好让我回去,你听到了吗?”

龙九天不回头,被保镖推着很快就走了。

不,她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萧郎晚上会打电话给她。如果她打不通,她就有麻烦了。

李明熙转身去了甲板。一般这些邮轮都会配备救生艇。

她所要做的就是划回救生艇。

李明熙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希望这里的人不要拦截她。

但是她一靠近救生艇,就被保镖拦住了。

李明熙只能退而求其次,但他找不到游泳圈。

她拿出手机检查信号。这里一直没有信号。

茫茫大海中只有一艘游艇,没有人听到她的呼救声。

李明熙完全被困在了船上...

她突然后悔不该上船。

但她不担心自己的生活。龙需要她来治愈他九天。他不会对她做任何事。

李明熙回到小屋,找到了龙住了九天的房间。

“李小姐,你不能进去!”门口的保镖拦住了她。

李明熙淡淡地说:“我不进去。请告知,并询问龙久田与我交易的条件。如果我能接受,我就接受。”

她有点明白了。

龙九天一直迟迟不跟她做交易,宁愿不治好她的身体,也不跟她做交易,只是为了让她在谈判的时候能接受他的条件。

我只是不知道他的条件是什么,他为什么不继续说...

他不会杀她,当然也不会杀萧郎。

他有什么条件怕她接受不了?

李明熙非常困惑,连续九天无法理解龙的心思...

今天更新晚了。我先吃。吃完我就赶紧写~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