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235彩票网址(中国)有限公司----网游之逆袭化龙(1/23)

235彩票网址(中国)有限公司 !

莫兰不在乎丹妮的心意。反正她再主动也没用。

斯蒂芬的家人做了非常好的食物。莫兰抛开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网游网游专心吃饭。

两个小时后,网游网游宴会结束了。

莫兰吃饱了,想离开。祁瑞刚带她告别,回到他们住的别墅。

开门进屋,莫兰将祁瑞刚的手掰开,去厨房倒水喝。

祁瑞刚跟着进去了。她倒水的时候,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别把丹妮说的话放在心上。”一边喝水,祁瑞刚说话了。

“什么话?”莫兰眨了眨眼睛,装作没听懂。

齐瑞刚眼神深邃:“你真的听不见?”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什么也没听到。”莫兰放下杯子,走了出去。

齐瑞刚跟着她:“她对我有意思,想挤掉你的位置。你没感觉吗?”

莫兰回头一看,表情很奇怪:“你好自恋!”

齐瑞刚:“…”

莫兰又往楼上走,齐瑞刚笑了。“既然你不在乎,我怕你太在乎了会不舒服。”

莫兰再次回头,毫不客气地说:“说你自恋,为什么不了解自己?”

祁瑞刚听出了她的潜在含义。

原来她说他自恋,不是因为他说丹妮对他有意思,而是因为她不在乎丹妮说什么。她不会生气,不会难受,他还在。

祁瑞刚立刻什么也没说,心里一片黑暗。其实他宁愿她觉得不舒服也不愿意对他无动于衷。

莫兰回到卧室,拿着衣服洗澡。

估计是吃多了,洗澡的时候,她觉得有些不安。

没有洗头,只是把身体洗出来,莫兰看起来很正常,走到床边坐下,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祁瑞刚觉得累了,想休息一下。他静静地洗了个澡,没有打扰她。

莫兰蜷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感觉好了一点,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就有一种呕吐腹泻的感觉。

再加上怀孕的原因,莫兰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会出事,在心理作用下感觉更难受。

她撑起身体,开始带着一丝呼吸紊乱走向浴室。

关上卫生间门后,她立刻趴到马桶上吐了。

当她醒来时,祁瑞刚也醒了。他以为莫兰只是单纯的上厕所,并没有太在意。

“哦……”很明显,我想吐槽,但是什么都吐不出来。莫兰觉得恶心想哭。

碰巧我的肚子咕咕作响,我想去厕所。

莫兰拉垃圾筐,一个男人坐在马桶上,脸对着垃圾筐。

我吐不出来,也拔不出来。莫兰一把抓住他的胸口,眼泪一颗颗掉下来。

不知道坐了多久。齐瑞刚在外面敲门。“莫兰,你准备好了吗?”

莫兰张了张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想上厕所。”祁瑞刚接着说道。

其实他没有出来见莫兰,很担心她,就敲门看看怎么回事。

“再等一会儿。”莫兰努力让自己的嘴平静,“哦——”

他扬起眉毛笑了笑:“一天的时间够吗?要不我再给你几天时间疗养。”

“如果你愿意付出,袭化我不会拒绝。”

他不会给他们太多时间来恢复。

主要是他没时间陪他们!袭化

“好吧,后天,比什么?”

阮、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他举起手捏了捏手掌:“当然比拳头强!”

男人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拳头。

谁拳头硬,谁就凶。

南宫旭鄙夷地看着他:“希望你有几把刷子,到时候别让我失望!”

之后,他突然关掉了视频-

“咳咳......”阮天玲也不舒服的咳嗽了几声。

“呜……”江予菲发出声音来引起他的注意。

阮,看着她,想把她的身子撑起来。结果她浑身没力气,试了几次才站起来。

他费了很大力气走到床边坐下。

“呜呜……”

阮天玲勾着嘴唇,慢慢解开手上的布。

手挣脱开,江予菲赶紧撕开另一块布。

看到阮,坐在她旁边浑身湿透了,她眼圈就红了。

“我很好……”阮对使了一个弱弱的声音。

江予菲扑入怀里,阮田零被她撞倒在床上。

“咳咳...老婆,温柔点。”他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比两三岁的孩子还脆弱。

江予菲慌慌张张地撑起身子:“不好意思,你从哪儿弄来的?”

颜躺着的时候不想动。“没什么,就是体力不支。”

江予菲仍然担心:“真的没事吗?南宫旭不是说,如果强行忍,血管会破裂吗?”

“他危言耸听...你看我不好……”

江予菲看着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他松了口气。

然后她看着角落里的女人。

女的上身是红色~全裸,穿着一条黑色的芽~丝~裤。她此刻躺在地上没有影像,不省人事。

阮,声音微弱:“我没有碰她……”

“我知道!”江予菲回头看了看。她深深地看着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浓浓的感情。

“我知道你不会碰她。我没有怀疑你。”

阮田零微微一笑。“老婆,帮我一把,我们回去吧。”

“好!”

江予菲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把他扶了起来。

阮天玲站起来,差点摔倒。江予菲拥抱了他。

“把你的胳膊放在我的肩膀上。”

阮天玲根本抬不起胳膊。

江予菲主动拉住他的胳膊,把大部分重量压在她身上。

“你能走路吗?我不能去背你。”她抬头问他。

“可以!”

他还没有弱到让一个女人背的地步。

即使他真的走不动了,他也不希望她背着他。

江予菲费力地帮他出来,城堡里的保镖没有阻止他们。

出了城堡,外面的太阳已经升到最高空。

他们来的时候是早上,但已经是中午了。

咬紧牙关,拉着阮、往前走了一段距离。

但是阮的实力越来越少,在身上的份量也越来越重。

江予菲挣扎着,但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她用她瘦弱的肩膀把他带到一棵椰子树旁。

阮、网游的手放在树干上,网游他就再也走不动了。

他的身体突然歪倒了,江予菲无法支撑住他,跟着他下来了。

“阮田零,你没事吧?”江予菲连忙起身问他。

阮田零张开四肢,虚弱地喘着气说:“没什么...我要休息一下……”

看得出他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江予菲站起来,把他的尸体拖到阴凉处。

然后她坐下来,把他的头放在她的腿上。

“你睡吧,我来看着你。”她轻轻地说,用裙子擦着他脸上的汗水。

阮天玲放心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江予菲看着他疲惫的脸,轻轻地抚摸着他汗湿的短发。

一滴眼泪打在阮的脸上,又一滴——

江予菲连忙抬起手擦去眼泪,睁开眼睛让风吹走* * * *的眼泪。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一直静静地看着阮。

此刻海风暖,岁月静。

许多年后,江予菲想到今天在树荫下在一起,他仍然很感动。

这段时间大概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阮天玲睡了三个小时才隐约醒来。

他不敢沉睡。即使他很困,他脑子里也会有一个闹钟提醒他不能睡太久。

睁开眼睛,他一眼就看到了江予菲的脸。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仿佛专注地看了很久。

太阳一直藏在云层里,头顶上的天蓝纯净。

阮天灵突然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感觉怎么样,还困吗?”江予菲笑着问。

阮,撇了撇嘴,一个好听的声音溢出来了:“我不困,睡了多久了?”

“三个小时。”

阮天玲自然知道他是在江予菲的腿上。

也就是说,她的腿已经三个小时没动了。

他翻身很快,睡了一夜,恢复了不少体力。

“腿怎么样了?”他伸手捏了捏她的大腿。

江予菲笑了:“看来我没有感觉了。”

阮天玲二话没说,把她横抱起来——

江予菲忙停下来:“我可以自己去!”

阮天玲抱着她,抬起了身子。

“你放心,你老公有力气抱你。”

他抱着她,大步走向别墅。其实椰子树离别墅不到50米,但那时候他真的完全走不动了。

现在,他有力气和妻子一起走了。

上楼进卧室。

阮天玲抱着她,开始向浴室走去。

他放下她的身体,然后脱下她的衣服和裤子,扔在一边的架子上。

“也脱下来,一起洗澡。”他伸手扒拉她的衣服。

“我自己来。”

让他进浴缸,阮田零没有。他先开了淋浴,冲走了血水和汗水,然后进了浴缸。

浴缸里全是温水。

他们都坐了进去,水溢出来了很多。

江予菲看到自己身上有一大片瘀伤,非常伤心:“疼吗?”

阮,靠在浴缸里偷懒:“都是轻伤,不用管。”

“会不会有内伤?”

“没有,我没受重伤,不用担心。”

网游之逆袭化龙

“但是你太虚弱了……”

阮天玲拉过她的身体,袭化让她躺在他身上。

“我不能说你老公懦弱,袭化你知道吗?”

绝望的...

江予菲轻轻靠着他,“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有功效...通过了?”

如果没有过去,他现在可以碰她。

江予菲抬起头,用她黑色清澈的眼睛看着他。这个信息是不言而喻的。

阮田零笑着说:“药效过了。”

“下次别这么勇敢,我真的很担心你会出事。”

“好。”

阮天玲忍不住捧起她的脸,亲吻她的脸颊。

江予菲主动吻了他的嘴唇。阮天灵嘴里有些伤口,嘴里还带着血腥味。

他还不能吻她,所以他避免了她的行动。

江予菲迷惑地眨眨眼。

阮天玲觉得他有必要告诉她真相。

不然我老婆会怀疑他的忠诚。

“有一件事我想向你坦白。”

“是什么?”江予菲看到他表情严肃,她也认真地跟着他。

阮天玲低下头,在她耳边低声说。

江予菲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脸色变得苍白。

她用责备和慈爱的目光看着他,阮田零知道这是她的反应。

他低声咬着她的耳朵:“别担心,我会没事的。”

“怎么什么都不会发生!”江予菲也放低了声音,但很难掩饰他的愤怒。

他为了对付南宫旭做了这么危险的事情。

阮天玲抱紧她,把头埋在她的肩窝里。

“岳父拿着药,你还不放心吗?另外,我身上有解药。”

“但这仍然是一个很好的风险。”

“后天就好了……”

江予菲紧紧地抱着他,说不出什么来责备他。

他服下毒药,使他的血液中含有潜伏的毒药,也是为了对付南宫驸马。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好,所以她没有权利责怪他。

“那你怎么办?”江予菲平静地问道。

阮,也有些不解:“就让他吸我的血吧,不然我的血会传染他的伤口。你死了,就得伤害他。”

江予菲想到了她藏起来的针,那可能会成为他的武器。

“那后面呢?我们怎么离开这里?”

“我有我自己的方式。”阮天玲抚摸着她的头发,不再说话。

其实只要南宫旭死了,他还是可以钻空离开这里的。

反正到时候他会想很多办法走出来。

他们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小时才洗澡。

他们的衣服很脏,所以他们不得不裹着浴巾出去。

让阮、躺下休息。她下楼去找一瓶酒。

这里没有药柜,南宫驸马也无意医治阮田零。

因此,阮的伤口只能用酒精消毒。

幸运的是,江予菲有一些干净的衣服,她把它们撕成条状,包在他受重伤的一些地方。

阮、还很困,躺在床上不久,又睡着了。

江予菲去洗手间洗了两件衣服,然后下楼去做饭。

南宫旭一点都不在乎他们,但是他还是每天让人给他们准备一些食材。

但都是简单的蔬菜。

江予菲做了三个菜和一份汤,网游半壶米饭,网游然后用托盘端上楼。

闻到香味的阮天玲自动醒了。

“饿了就来吃。”江予菲把米饭放在桌子上。

阮天玲下了床,站了起来。

他只裹着浴巾。

这条浴巾松了,他一站起来,浴巾就掉在了地上——

然后,他暴露在江予菲的某个地方!

然后那个地方,也以可见的速度抬起头来...

江予菲不睁开眼睛:“……”

阮天玲拿起浴巾,悠闲地围在腰间,毫不在意刚才的尴尬。

江予菲脸红了。“来吃吧。”

她给他盛了一碗饭,阮田零打开椅子在桌旁坐下。

“我是轻做,你现在不适合吃太辣太油腻。”江予菲一边给他喝汤,一边说道。

"妻子..."

“嗯?”

阮,看着她,认真的说:“这几天我先委屈你了。”

江予菲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他的意思。

阮,带着那种严肃的表情继续说:“其实我也很难受,只是我现在身体不太健康,你知道。”

江予菲:“…”

原来他说的是这个意思!

她根本没多想!

江予菲把一根筷子放在他的碗里:“快吃!”

阮,凑在她耳边,淡淡的笑了笑:“以后我补偿你……”

“叫你快吃!”江予菲扇了他一巴掌。

阮,笑了笑,不怕死地补充了一句:“但是我们可以用手。”

“阮·——”

在小别墅里,吹着头发,和阮发出爽朗的笑声。

与他们的温暖和幸福相比,南宫旭觉得有点死在那里了。

这项研究-

南宫徐站在窗前,看着远处高耸的群山。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这个小岛。

但是他不知道如何打开这座山。

不是没试过开山,而是失败过几次。

他不敢继续瞎钻山,不然碰错地方,就完了。

“像月亮,你说我怎么打开?”

南宫旭抚着手里的骨灰盒,这是他目前最珍贵的东西。

骨灰盒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

南宫旭突然勾住嘴唇笑了:“没有你我还有,不是吗?”我曾经为你放慢脚步。现在,我不想再等了。"

他想控制南宫世家,站在世界之巅——

他是世界上最强壮的人。

没有人能阻止他前进!

因为南宫驸马给了阮田零一天时间休养生息,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了。

和阮、也趁机放松一下。

他们放松的方式很简单,就是躺在床上自娱自乐。

别墅里没有电视或其他任何娱乐,然后他们自己玩。

想猜脑筋急转弯,阮、欣然同意。

结果他们的智商不在一个水平。

阮天玲可以回答江予菲的脑筋急转弯。

江予菲无法回答他所说的话。

不想吃亏,就提出改玩接龙,阮欣然答应。

不想吃亏,袭化就提出改玩接龙,袭化阮欣然答应。

江予菲在良好的语文成绩中长大。

她满以为这次能赢,没想到阮中文也学得这么好。

重要的是,他说的话明显是高端和高级的,她说的那些话是很普通很普通的话。

江予菲情绪低落,用双臂拱了几下额头。

“你为什么什么都不擅长?!"

阮,抱住她,很得意:“我当然什么都好。我嫁给了这么厉害的老公。你骄傲快乐吗?”

江予菲冷笑了一声,笑道:“那我不是找到宝藏了吗?”

“你是宝藏。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记得抓紧我,对我好一点,不然你会失去很多。”

阮平时会很淡定,但在面前,她总是忍不住表现得幼稚而自恋。

江予菲看到他的尾巴翘到了天上,决定揍他一顿。

“你不是什么都懂,你不会玩游戏。”

阮扬起了眉毛。“什么游戏?谈游戏规则,不我不会。”

江予菲下了床,找到一根绳子,在两端打了个结。

“把花绳转一下好吗?”

阮::“…”

江予菲利索地翻出一张:“你下一个。”

阮,淡淡的看着她:“老婆,我根本不懂游戏规则。我怎么来?”

江予菲在他身边坐下,简单地告诉他游戏规则。

阮天玲默默给自己点了一个蜡。

说实话,他听起来很简单,但他怀疑这很难做到。

“老婆,这么幼稚的女人的游戏不适合我。”

“不适合你,但不代表你不好。你不是什么都好吗?”江予菲故意听不懂他的话。

阮把玩到底:“反正女子比赛,我没兴趣,不玩了!”

“怎么,你怕输吗?”

“笑话,我怕输?我不想玩!”

江予菲笑着说:“我会把你当成怕输的人。我看你以后敢不敢说自己很厉害。”

“老婆,你打我吗?”阮天玲托住她的下巴,眯着眼煞有介事的问。

江予菲想,是你打了我。

我只是想找个地方。

“我不是打你,我是想告诉你,你不能骄傲!”

“你还在打我。”阮更是不依不饶。

江予菲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心会受到伤害。“嗯,适当的打击可以加快你的进度。”

阮天玲放开她,在床上病倒了。

“从那以后,连我妻子都打了我。活着意味着什么?”

江予菲:“…”

“我觉得人生无望,看不到希望的曙光。”

江予菲伸出手,摸了摸阮天灵的额头。

“你在干什么?”阮天玲抬眸。

“我看你是不是发烧了。需要吃药吗?”

"..."阮,:“老婆,你又打我了。”

“你又没有生活的希望了?”

阮,点了点头:“是的,只有一个办法能让我对生活充满希望。”

江予菲忍着笑,和他一起演到了最后。

“什么方法?”

网游之逆袭化龙

阮天灵等。就是她这句话!网游

他握住她的手,网游把它压在胸前。“你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

“嗯。”江予菲点点头。

“你听到我的心在对你说什么吗?”

江予菲一点也不明白他的行为。“没有。”

“没关系,还有别的办法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可以用嘴说。”

阮扬起了嘴唇:“用嘴说太俗气了,我们不是庸俗的人。”

“那你打算怎么告诉我?”江予菲很奇怪。

阮天灵邪魅一笑,把她的手拿下来,压在他灼热的手上。

“现在,你明白了吗?”

江予菲:o(╯□╰)o

这样更俗气!

“老婆,虽然我们暂时不能有更深入的交流,但也不妨碍我们寻求其他途径吧?”

"...这就是让你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原因吗?”

“嗯,是的!”阮天玲重重地点点头。

江予菲猛地把手缩回来,把枕头扔在他头上:“那你继续对生活绝望吧。”

说完,她就下床了。

在她的脚接触地面之前,一只强壮的手臂已经环住了她的腰。

江予菲尖叫一声,床上的人已经被他压倒了。

“看你跑哪里,今天就得跟着,不跟着就得跟着!”阮,按住她的肩膀,假装恶意地威胁她。

江予菲用头皮顶住:“不!”

阮天玲的手伸到腋下...

“哈哈,阮天灵,你给我站住,哈哈……”

江予菲的笑声如此之大,以至于在外面巡逻的保镖们都忍不住朝他们的方向看去。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阮天岭和南宫旭决战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

一大早,就起来,把阮,的衣服和裤子从阳台上拿下来,等他穿上。

阮天玲张开双臂,让她像少爷一样伺候她。

江予菲帮他系好腰带,然后慢慢扣好衬衫。

阮好多天很少穿衬衣。

除了身处逆境,他平时每天都换衣服。

但即使他每天都穿裙子,气质依然不减当年。

有些人穿衣服来衬托人,但阮却衬托人的衣服。

哪怕是便宜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能出类拔萃。

江予菲捋了捋衣领上的一条小皱纹:“这里没有熨斗,否则你可以整理一下你的衣服。”

阮,拉着她的手,放在她的唇上亲吻:“我妻子亲手洗的衣服比任何干净的衣服都要好。”

两人越是相处,阮对就越是甜言蜜语。

好像她不要钱,每天都给她一大筐。

但是,江予菲很有用。“你想给你一个幸运之吻吗?”

“当然!”

阮天玲勾住她的腰,两眼放光等着她。

江予菲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唇。

他们没有深吻,只是简单的一吻,也能打动人心。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阮天玲开口了。

江予菲点点头,但他非常紧张。

今天只是比赛,但是她很担心阮会出事。

南宫旭不会对他们仁慈的。他现在保住了他们的生命,只是因为他想继续折磨他们。

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累了,袭化不想再折磨他们了,袭化然后他会杀了他们。

和阮、来到海边。

南宫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今天,他穿着白衬衫,骑着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靴子。

他一身骑马装,使怀疑他要和阮在马背上竞争。

阮、如果马上去比赛,他的计划很难实现。

幸好南宫徐没有那个打算。

一架直升机,挂着三四米长的围栏。

南宫旭抓住栏杆,爬了上去——

他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地回头看着阮。我们会在上面竞争。谁掉进海里,谁就输了。”

阮、勾着嘴唇。他转过头对江予菲说:“在这里等我,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去吧,我相信你!”江予菲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阮天玲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后放开她,大步走去——

阮天玲也去了围墙。

直升机将他们吊起,向远处的大海飞去。

阮、和南宫旭的手是相反的,他们之间有一个耀眼的太阳。

直升机飞得越来越远...

江予菲只能模糊地看到他们。

怕看不清楚,她忍不住往前走。

最后,她站在海里,海水打湿了她的裙子。

直升机没有消失,它仍然在她的视线内。

但是太阳太耀眼了,她什么都看不清楚。

偷偷骂了徐南宫一顿,说他神经病。他在比赛中跑了这么远。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出轨?

江予菲回头看见一个保镖拿着望远镜看着。

她跑上前,抓起他手里的望远镜。

保镖想发火,又忍了。

虽然江予菲是个囚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随意处置她。

拿着望远镜,江予菲终于看到了远处的景象。

阮、和南宫旭在围墙内激战!

都很熟练,就像电视上的高手,看的人热血沸腾。

只是围栏不够稳,老是晃。

所以打斗场面变得更加惊心动魄。

南宫旭虽然年纪大了,但身手也很棒。

阮、多次被他打压,好几次差点掉海里,也为他挤了几把汗。

但他武功高强,每次都能保命。

江予菲不知道他看了多久,他的胳膊酸酸的。

望远镜的高度降低了,结果她意外地看到有东西漂浮在海面上。

看过电视的人都知道鲨鱼出现的场景。

原来那东西是鱼翅!

江予菲惊讶得脸色发白,停止了呼吸!

她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小心翼翼地看着。鳍在逼近,一直在直升机周围盘旋。

如果阮、和南宫旭其中一个掉进海里...

不管他们有多能干,他们都会死!

江予菲的全身血液都被冻结了。

阮,,不要让任何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去看阮、打架,差点叫出声来。

南宫徐飞身而起,一脚踹在阮天灵的身上,阮天灵的身体突然翻出了围栏——

猜猜会发生什么~

网游之逆袭化龙

江予菲的尖叫几乎要出来了。

幸好阮田零一手抓住栏杆,网游没有真的摔倒。

但南宫徐不会给他爬上去的机会。

他抬腿就要踩阮的手

阮天玲一直抓着栏杆逃避。

下面的鲨鱼从来没有离开过。怀疑是南宫旭让人故意洒东西吸引海里的鲨鱼。

这就是鲨鱼从不离开的原因。

他真的要杀阮。

江予菲的手握着望远镜,网游但她相信阮田零应该没事。

如果他坚持不下去了,他一定会讲她妈妈的故事。

只希望阮、不要自养,免得太晚。

直升机的螺旋桨带来强风。

阮吊在空,手里拿着栏杆,衬衫在风中飞扬。

南宫旭兴高采烈的站在围栏里,以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阮,,你就是这样!”他勾唇冷笑,眼神毫不掩饰他的不屑。

在他眼里,天下人都是蝼蚁。

他们不配和他战斗!

阮,的手攥紧了栏杆。“胜负尚未划分。不要太早骄傲!”

他猛地跃上了栅栏。

南宫旭不屑的一笑,然后就是一个狠心的攻击!

两个人又打架了——

阮天灵手上突然出现一根针,用力一划,南宫旭的胳膊上是一条长长的血痕。

南宫徐眯眼,眼中产生森冷的杀意。

阮的手心已经出血很久了。他咧嘴一笑,冲过去抓住南宫旭的胳膊!

他手掌上的伤口和手臂上的伤口吻合。

血一直在溢出,我不知道谁的更多...

南宫旭不知道他的目的,于是他迅速挣脱了阮的手,招招致命的攻击了他。

战斗中,血溅到了海里。

海里的鲨鱼好像有点不耐烦。

栅栏不停地晃动,好像随时会从直升机上掉下来。

两个人估计是战斗太激烈了,突然,挂着栅栏的三条铁链,断了一条!

栅栏突然倾斜,阮、、南宫旭各抓了一条铁链,稳住了身子。

直升机也被拉下来,降了一点。

海里的鲨鱼突然跳起来,张着大嘴,差点把它们吞掉!

那一幕,惊心动魄,幸好有惊无险。

阮、奋力往上爬,南宫旭也是。

但是倾斜的栅栏没有地方让他们停留。

而南宫徐,却也没有打算让直升机飞回去。

在结果决定之前,他不会停止战斗。

在南宫徐的字典里,只有胜利,没有不战而退。

阮《田零词典》也是如此。

这两个人一边稳定身体一边用脚挣扎,都想把对方踹下去喂鲨鱼。

如果说南宫驸马没有杀死阮田零,那就是在折磨他们。

所以现在,他已经杀了他。

阮、的确是一个很强大的敌人,这样的敌人必须尽快清除,否则会有无穷的后患。

现在,他折磨他们,他已经折磨够了。

江予菲不是一个合格的替身,他没有必要继续让她成为替身。

所以,让他们去死吧!

想到这些,南宫驸马的进攻越来越狠,阮越来越勇。

谁都不能输。输了就死了。

下面的鲨鱼一直在等着它们。

”阮......”江予菲握紧他的望远镜,袭化想用一双翅膀帮他飞过。

为什么那条鲨鱼还没离开?为什么!袭化

江予菲急得真怕阮田零出事。

怎样才能把鲨鱼引走?

江予菲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在岸上到处寻找,最后看到一个破壳。

江予菲抱起贝克,跑进海里,狠狠地砍了他的胳膊。

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白皙的手腕滴入海水,晕了。

由于担心血不够,江予菲又挖了一个洞。

她一手拿着望远镜,观察鲨鱼的运动。

也许是血吸引了鲨鱼,它的鳍转过来面对着她。

“过来,过来!”江予菲自言自语道。

鱼翅在海上消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是江予菲太紧张了,她觉得鲨鱼正向她游来。

“江小姐,危险!”

一个保镖冲过去把她拽回来!

与此同时,一个叫霍然的怪物从海里跳了出来,溅起无数水花。

江予菲和他的保镖倒在沙滩上,被汹涌的海水击中。

许多鲨鱼可以靠近浅水区。

它们甚至可以在齐腰高的浅水中活动。

江予菲刚才站的地方是有腰的地方。

幸运的是,保镖动作很快,否则半秒钟后,江予菲就成了鲨鱼的午餐。

而就在刚才,鲨鱼差点把它们吞了。

江予菲非常近距离地看到了鲨鱼的下颚。

她吓得脸色苍白,全身动弹不得。

其他保镖跑过来,尽快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江小姐,鲨鱼每分钟能游几千米,每秒钟能游几十米。希望你能懂得这个常识,不要冒险!”旁边有保镖冷冷地对她说。

江予菲坐在沙滩上,慢慢恢复健康。

她真的不懂这个常识。难怪鲨鱼不到一分钟就出现了。

但她不后悔,只要鲨鱼远离阮。

深吸一口气,江予菲侧身看着救了她的保镖:“谢谢。”

保镖笑笑:“不客气。”

其实他也是在还她的人情。

如果那天她没有为他求情,他早就死了。

但是江予菲显然记不起他是谁了。

因为血腥味还没有完全飘走,鲨鱼还在附近,没有马上离开。

江予菲希望它能呆得更久,永远不要回去。

但是,打阮是一定要流血的。

只要流血,鲨鱼肯定会回来。

江予菲只是这么想,他觉得鲨鱼已经回去了。

她正忙着举起望远镜-

海面风平浪静,没有鲨鱼的影子。

但她知道它潜伏在水中,等待机会。

远处,阮、和南宫旭还在厮杀。他们还没有决定,但两个人显然都在挣扎。

继续,也许他们都会掉进海里。

偏偏都是不服输的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放弃。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停止战斗?”

变化还没来~

还有,网游南宫一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想不通,网游他们根本不想。

反正对他们来说无所谓。他们所要做的就是拯救南宫月如。

时光飞逝——

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宝宝已经有七个月了。

她被关在城堡的一间小屋里快一个月了。

“夫人,该吃饭了。”女佣把餐车推了进去。

“夫人,今天有清蒸鱼,糖醋排骨,还有一盆佛跳墙。”

尽管被关了起来,南宫月如的待遇还是很好。

她转过头,淡淡地说:“别管它,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进来。”

“是的。”

女仆下台-

南宫月如没有吃饭,而是站在窗前。

她的小屋离城堡群有点远。

每天中午12点,驻扎在这里的保镖都会撤,然后会有10分钟的换班。

南宫像月亮一样计算着时间...

12点,保镖退席。

城堡里所有的仆人都去吃饭了,但只有两个仆人留在这里。

突然,楼下厨房里发生了爆炸——

然后,火焰点燃了窗帘和所有的木制装饰品。

“火——”仆人们急忙去灭火,但火势太大,根本无法扑灭。

“我找人灭火,你把我老婆带走!”

两个仆人分工之后,一个冲出别墅,一个冲上楼。

冲上楼梯的仆人刚踏上台阶,不知道脚下滑了什么,人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烟雾弥漫,空热到可以灼伤人的皮肤。

“咳咳...夫人,夫人……”女佣叫了两声,但实在受不了呛人的烟雾,咬牙冲出别墅。

10分钟后,火势已经蔓延到整个一楼。

在二楼,也在燃烧-

熊熊大火惊动了城堡里的所有人。

南宫月如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人拼命灭火。

她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但这一次,南宫旭在医院病房里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眼睛慢慢睁开了。

正在照顾他的护士惊喜的声音:“先生,你醒了!”

门被推开,保镖头戴领带几个人冲了进来。

“老板,你终于醒了!”

南宫驸马撑起身子,虚弱的脸,威严不减:“我没死?”

“老板是个大人物,他会长命百岁的!”

楼下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骚动。

“去灭火,快点——”

“那位女士还在里面,一定要救她!”

南宫徐突然变了脸色。他厉声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保镖头子不敢躲:“这位女士住的地方着火了……”

“什么?!"南宫徐感到一阵血气上涌。

“马上带我去!”

当南宫旭迅速赶到时,他看到的是一团燃烧的火。

整个一楼都着火了,没人能闯进来。

在二楼,南宫月如站在窗前,平静地看着他们。

南宫旭的视线抓住了她:“像月亮——”

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南宫微动如月,看着他。

“像月亮一样——”南宫徐想冲进去,被几个保镖拦住了。

“放开我!袭化”南宫徐大吼一声,袭化红着眼欲裂。

“老板,你不能进去,太危险了!”

“妈~,不放手我就杀了你!”

“老板,就算我们死了也不能让你进去!”

南宫旭像困兽一样,无法冲进火里。

他抬头看见南宫月如在和他说话。

再见-

她会说话吗?

但是二十多年来,她对他说的最后都是再见-

南宫徐死死的盯着她,南宫微微一笑,没有留恋的转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直升机终于开了起来,他们打算从上面下来救南宫月如。

“砰——”

别墅里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紧接着是可怕的雷声。

房子倒塌了——

熊熊大火仍在继续...

南宫旭睁大了眼睛空,仿佛是一场梦。

南宫月如死了,他的孩子也走了...

他们都死了...

他一生都在战斗。还剩下什么?

“啊,”南宫旭仰天凄厉的大吼,他突然吐出一口鲜血,人不省人事。

**************

阮田零很难收买一个南宫世家的人。

打算让那人帮忙救南宫月如,那人给了他一个消息。

南宫月如居住的别墅爆炸并被烧毁。

城堡里所有的人都把南宫当成了月亮,死在了火里。

大火燃烧了几个小时——

当他们把它扑灭时,他们只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

“大哥,这是对方发来的消息。我派人到各方打听。好像南宫堡发生了一件大事。”

桑璃很凝重的对阮天灵说道。

阮天玲脸色苍白,他张开了嘴。

“真的死了吗?”

桑鲤点点头。“这是真的。听说南宫旭刚醒,目睹之后就昏迷了。”

“怎么突然火了?”

“不知道,好像厨房爆炸了。”

"厨房爆炸能让火烧得这么快?"

南宫城堡里有这么多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在火势蔓延之前拯救南宫月如。

桑鲤说她的猜测:“也许有人谋杀了她的妻子。”

一定是被谋杀了!

那里的人们渴望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死去。

当他们有机会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摆脱他...

米砂说他们不会像移动月亮一样移动南宫。

至少短期内不会...

他信以为真,然后一心想找到最好的救人方法。

结果呢...

他来得太晚了,但南宫月如还是被杀了。

如果他当初直接去救人,就不会在不太担心的情况下结束今天。

所以,他也要对婆婆的死负责。

想想江予菲每天都期待着它...

阮天玲觉得胸口隐隐作痛,脸色很不好。

“老板,你没事吧?”

“我没事。”

“可是你的脸色很不好。”

阮,握紧拳头:“我说我没事!”

“这事,谁都别说。你知道怎么办吗?”

桑鲤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放心,我会严格封锁消息,不让我侄子知道!”

阮天玲点点头,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这个。

但是,网游他能藏多久呢?

*************

阮天玲一直到晚上8点才敢回去。

江予菲一直在等他。

看到他走进客厅,网游她笑着问:“怎么样?那人什么时候帮我救妈妈?”

颜田零扯出一个笑容:“事情还在讨论中。”

“还有,很难把人带出城堡。但现在有希望了,总比没有希望好。”

江予菲的眼里充满了期待,阮田零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具体什么时候行动?”江予菲又问道。

“吃饭了吗?”阮天玲转移话题。

“是的,你还没吃饭吗?”

“嗯,饿了一下午了,现在都要晕过去了。”

江予菲盯着他:“你为什么不按时吃饭?!"

“老是讨论事情,忘了。”

江予菲的脸色立刻软化了:“那你想吃什么,我就让人去做。”

阮天玲在沙发上坐下,拉了拉领带。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别吃太多,给我弄几个菜就行了。”

不是很多吗...

江予菲卷起袖子:“好,我来帮你。等我。”

她没有马上去做饭。

而是做了一杯牛奶,给他带了点零食,让他先吃点胃垫。

江予菲正在厨房做饭。

阮天玲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和烦躁。

婆婆去世了,如果被江予菲发现,她会伤心好几年。

真烦人-

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减少对她的伤害?

一想到她会伤心,他心里就难过。

“麻婆豆腐辣椒多还是少?”

江予菲的声音来自厨房。

阮天玲没听见。

江予菲歪着头往客厅里看:“阮田零,你有事吗?”

"...更少。”

他现在气得不能再吃辣椒了。

厨房里做饭的声音隐约传来——

阮天玲起身向厨房走去。

江予菲正在做饭,这时他感觉到一根热源棒。

我被搂在腰上,背靠着结实的胸膛。

“去坐着等着,别来烦我。”江予菲头也不回地移动了身体。

阮天玲更抱紧她,把脸埋在她的脖子里,心情有点不对。

“怎么了?”江予菲侧头看了他一眼。

“找到一个好妻子是很幸福的。”那人发出低沉的声音。

江予菲笑了:“为什么耸人听闻?”

“于飞...你心中谁最重要?”阮天玲突然问道。

又来了。这些问题不都是女人爱问的吗?

他为什么爱问?

“我不告诉你!”

“我、安塞尔、琦君、岳父、岳母,谁是第一个?”

“幼稚!”江予菲往锅里倒了些酱油,沥干,然后盖上锅盖炖。

“我是第一吗?”阮天玲厚颜无耻地问道。

江予菲转身推开他:“不,你是最后一个!不要留在这里,出去等着。”

“你不喜欢我吗?”阮天玲故意委屈的问道。

“谁敢嫌弃你,快出去,你的奶和零食吃完了吗?”

“我不爱吃。”

“不喜欢,就得吃。快走!”

江予菲转过身,他又把它挂了起来。

“你不告诉我谁先来,我就不出去。”

江予菲真的说服了他。

“嗯,袭化你并列第一。”

"没有并列,袭化你必须给出1,2,3 . "阮对的回答不满意。

“我说,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

“没什么正常的,去等着吧。”

麻婆豆腐做好了。江予菲迅速关掉火,把豆腐放在盘子里。

阮天玲仍然抱着她...

“放开我,我要做饭。”

“不放手,不说就不放手。”

江予菲指着切好的土豆和肉丝。“去把盘子给我拿来。”

阮天玲乖乖的去拿,江予菲干脆一直在指挥他,让他没有时间纠缠她。

结果,她开始做饭后,阮田零又陷进去了。

江予菲真的是汗流浃背。

“你是章鱼吗?”

坚持下去,不要放手...

“不,我是磁铁,你也是。”

“你今天想要什么?!"

“你回答我,我就放你走。”阮天玲的固执,其实和她一样好。

江予菲转过身,优雅地笑了笑:“如果你回答一个问题,我会回答你的问题。”

“有什么问题?”

"在你心中,安森重要还是琦君重要?"

“你给我答案,我就给你答案。”

“答案不出来吗?那就给我走开——”

老婆生气了。

阮天玲郁闷的转身出去,江予菲很为自己的手段自豪。

做了两个菜一个汤之后,她请阮田零吃饭。

其实阮田零根本吃不下饭。为了不露出破绽,他就吃了两碗。

江予菲要去洗碗,但不允许他去。

“老婆,我们去看星星吧。”他握着她的手,期待地说。

⊙﹏⊙b大汗淋漓。

他去看星星是多么天真。

“我困了,想睡觉。”

“走吧。”

“别走!”

“今晚真是个好夜晚。不看真可惜。”

阮天玲硬是把她拖到了楼顶。

楼上的风有点大,阮天玲搂着她,两人坐在地上。

巨大的黑幕点缀着许多星星,就像耀眼的宝石。

江予菲看着星星,人们放松了。

“漂亮?”阮天玲问。

江予菲点点头:“太美了。我好久没见过这样的星星了。”

“过了一个星夜,我就和你一起看。我陪你一辈子,满意了吗?”

江予菲用像星星一样的黑眼睛面对着他。

她笑了:“你今天太煽情了。”

“你就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吗?”

“嗯,见面。”

“真的满意?”

“真的!”

阮、这才松了口气。他指着天上的星星说:“听说人死了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死去,那么天上有那么多星星?”

江予菲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相信吗?你今天真的有点奇怪。”

就算他平时很幼稚,也不会那么多愁善感,天真烂漫。

“我怎么了!”阮田零不满地捏了一下她的脸。“我好久没和你在一起了。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你不需要!”

“好的,我需要它。我错了好吗?”江予菲连忙讨好。

阮、微微一笑,继续他的明星论。

江予菲仔细擦洗他父亲的脸、网游手和脚。

她能为父亲做的事情不多,网游但她会尽力而为。

刚做完这一切,她的手机响了-

“喂,莫兰?”江予菲把手机放在耳边。

“雨菲,我听说了,你不要太难过,人不能死而复生,你应该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你现在住在哪里?要不要我去看看你?”

江予菲惊呆了:“谁不能起死回生?我听不懂你说的话。谁死了?”

莫兰显然意识到江予菲不知道这件事。

阮、一定是把她藏起来了。

妈的,她有麻烦了...

江予菲想起了阮田零昨晚的奇遇。

她的预感越来越差:“莫兰,快告诉我,谁死了?!"

"...我刚才说什么了?哈哈,不记得了。我在和你开玩笑。”莫兰是个蹩脚的借口。

“老婆,你在跟谁说话?”阮天玲走进卧室。

江予菲直接挂了电话,转身。

“阮,,谁死了?”

阮天玲心里一跳——

江予菲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我问你,谁死了?!"

“昨晚你不是说有个人……”

“不是你的人死了,是你骗了我!快告诉我,谁死了?!"

“真的是我的手吗……”

“你要骗我!”江予菲大吼一声。

如果他的人死了,他就不用难过这么久了。

昨天,她觉得很奇怪。原来真的有问题。

江予菲不敢猜测那个人。

但她瞬间脸红了...

“你说,谁死了,别骗我。”她的声音哽咽了。

“刚才谁给你打电话了?”阮天玲问。

“莫兰。”

“她跟你说了什么?”

“她说人死后不能复活,让我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让我不要难过...你的人死了我不是很难过吗?”

阮天玲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躲不住了。

其实我也没打算一直躲着她。

只是他还没想好怎么说...

“你还不愿意告诉我?”江予菲盯着他。

阮,舔舔嘴唇,神色凝重:“我说,你要挺住。”

江予菲猛地把腿一软,她受不了了...

慌忙坐在床上,双手慌乱地抓着床单。

“你说...我能坚持住……”

男人叹了口气,抱住了她的头。

“南宫堡昨天着火了,婆婆呢...没有逃脱……”

“我没有隐瞒你的意思。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真的,你没有骗我吗?”江予菲眼睛发亮空洞。

“我没有骗你。城堡里的每个人都目睹了这一切。当时火势很大。婆婆一直站在窗边,然后房子就塌了……”

“尸体呢?”江予菲的身体颤抖得厉害。

"...已被烧毁。”

“老婆,你难过就哭出来,别憋着。”阮天玲更加抱紧了她的身体。

“哇,”江予菲放声大哭。

他们没有发现,床上的萧泽新,一只手在颤抖,他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

南宫三日葬月。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