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球盟会官网(中国)有限公司----基地战争(1/27)

球盟会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是来自龚蓓的宇吗?他说了什么?”

齐瑞刚忍着气:“我在问你!基地战争基地战争”

虽然齐瑞刚变了很多,基地战争基地战争但莫兰还是很了解他的。

据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很容易生气和怀疑。

“你在怀疑什么?”莫兰直接问:“你怀疑我和他有什么?”

齐瑞刚没有开始,抿了抿嘴唇:“我没有这样的疑惑。”

“那你生气什么?你问什么?”

祁瑞刚自然不会说,他不高兴,嫉妒。

他知道莫兰和于肯定算不了什么,但谁知道道北怎么看莫兰。

想起从一开始,对莫兰的余似乎就有点不一样,祁瑞刚心里就很生气。

妈的,这是他老婆,他就是藏不住别人看她!

他不回答,莫兰也不再问:“龚蓓玉怎么说?”

瑞奇只是盯着她:“他什么也没说!”

把她当傻子?

如果于什么都没说,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她?

“他说了什么关于土地的事吗?”

瑞奇只是迅速站了起来,他的愤怒几乎停止了。“你知道他为什么来找你吗?”!"

“除了土地,他什么都问我。还有什么?”莫兰问。

齐瑞刚被噎得无话可说。他双手叉腰说:“你应该知道他今天拒绝把地卖给我,但刚才他打电话说同意卖给你!”

说到这里,他疑惑地盯着莫兰,等待她的解释。

解释为什么龚蓓没有卖给他,而是卖给她...

莫兰露出惊讶的神色:“他真的同意卖给我吗?你把手机给我,我就给他打电话。”

祁瑞刚舔舔嘴唇,她听到了关键。

“他为什么同意卖给你?”

“我怎么知道。快把电话给我。”莫兰起身拿了手机。

齐瑞刚避开她的手,莫兰生气了。“齐瑞刚,你能不能别孩子气了?”就因为他要卖给我,你不卖给你,你就难受吗?我猜他不喜欢你,所以不想卖给你。"

瑞奇只是把脸刷黑:“你是说,他看你顺眼?”

莫兰真的头疼。

他总是抓着这些东西,是不是很有趣?

“你在想什么?想不到龚蓓看上我了?”莫兰好笑,“你以为我是神仙,人人都爱吗?我结婚生子,被宇看重?!"

即使她是一个18岁的女孩,余也看不上她。

祁瑞刚一听,脸色更黑更臭。

“你这是什么意思?侮辱我的眼睛?我暗恋的女人怎么了?余能不能对我有好感?我能看见你,他为什么不能?”

莫兰哭笑不得。

他是在夸她吗?

“得了吧,你跟我争这个是为了余?”莫兰无奈的问道。

祁瑞刚愣了一下,怒火瞬间消失。

是的,他为什么要和她为争余?

让它看起来像那个男孩很棒...

他更恼火的是,万一莫兰没有注意到余的心思,那么他说,她会不会知道?

如果她后来更关注于呢?

!!

艾君深吸一口气,基地战争一言不发地说道:“我错了。唐恩太可恶了!基地战争”

阮天玲和江予菲对视一眼。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艾君很生气,跺了跺脚。“他什么都没做!”

事实上,邓恩什么也没做。

是他的态度突然变了,她有点接受不了。

“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给他点颜色看看!”阮天玲冷冷道。

艾君此刻并不生气。“他没有能力欺负我。”

江予菲笑道:“是啊,谁有本事欺负你,你不欺负别人就好。”

“妈妈,你有偏见……”你真的想说多恩在欺负她。

那一次他强烈地吻了她,没有欺负她。

她太笨了,当时就应该教训教训他。

江予菲笑了。“你刚才还没说为什么生气呢?”

“没什么...我去休息了。”艾君不想说话,所以她匆匆上楼。

江予菲神秘地对阮田零说:“我觉得他们之间有问题。”

阮田零冷冷地哼了一声。“那个男孩有问题,但我女儿没事。”

江予菲无言以对。她说他们之间有问题,但没说他们有问题。

艾君躺在床上,和路易斯聊了一会儿,然后关掉手机,打算休息一下。

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心里有点烦,也不知道是什么。

一个小时后,在她睡着之前,她简单地起床,在电脑上玩游戏。

君爱最近爱上了一款大型网游。她的形象是一个穿着紧身衣拿着大刀的女人。

她最喜欢比赛中的打斗。很多玩家认识她,私下给她起了个外号,叫格斗狂。

此时,网上还是有很多人的。

艾君手持大刀,当他看到人时,他会单挑。结果他惹怒了很多人,被一群人攻击。

但是,她很激动,不想硬打。她不需要钱买各种特效和药丸。因为她有很多钱,几十个人很快被她解决了。

然后公共频道爆炸,所有玩家纷纷攻击她。

艾君盯着那些对话,一句话也没说。

她不屑在里面说一句话。其实她注册后一句话都没说过。

她也不组队,一直独来独往,甚至自己进了前三。

很多人嫉妒她,嫉妒她的钱...

因为她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身边的宠物都是高品位的。

稍微算一算,她就知道自己在游戏上至少花了几十万。

艾君不会告诉他们这个游戏是她家开发的!

【战斗狂人,今天你无缘无故惹了我们兄弟。看你也是A市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勇气出来和我们一起战斗。!】一个玩家叫嚣着问她。

这条消息在公众频道已经发了十几遍了,几乎刷屏。

面对这种挑衅,艾君不屑一顾。

因为她今天不高兴,所以她挑衅他们。这就是游戏世界,她喜欢胡作非为。

但是被激怒了,她就怂得说不出话来。

艾君正要回答,突然出现了一条信息。

发件人是顶级玩家,名字叫匿名。

【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基地战争但你不如别人。】

匿名也是一个很低调的人。

他很少组队,基地战争也很少在公共频道发言。

他突然说话了,他也为拳手说话了,公共频道又热闹起来。

那些不服气的玩家又开始讨伐未知。

匿名冷静地说:“如果你不信服,你可以来和我战斗。我一个人,你们都一起去。”】

玩家又生气了。

【不要以为排名第一就可以嚣张,蚂蚁多就可以杀大象!】

【无名与战狂有奸~爱,必有奸~爱!】

【我们都在一起,不信杀不了他!任何想加入的人,来吧!】

然后很多人报名参加,一次都想和谁都不打。

不一会儿,四十多人将挑战匿名。

这些人的水平都不差,他们这么多人对付未知的一个,未知的肯定会吃亏。

艾君终于开口了,[没有名字我不需要玩,我会一个人来。】

有玩家傲慢地说:“你们两个一起来,别说我们以多欺少。】

无名迅速回了一句话,“好。】

君爱想说,她一个人来没关系,就算被杀了。

但无名答应下来,她只能同意和他组队。

因为你的爱,他们有更多的对手。

同时挑战两位高手是难得的机会,很多玩家纷纷加入对手。

最终数字被确定为70。

要不是赢了丢人,估计人数还会增加。

对付这70个人很难。如果你想赢,你至少会流血。

那些球员抱着让他们两个都流血的心态。

就算杀不死他们俩,让他们损失一笔钱也高兴。

你的爱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态,她百无聊赖的翻个白眼。

她玩这个游戏不会赔钱的好吗...

但未知被她牵扯进来,她觉得有点愧疚,不想让他赔钱。

艾君单独给无名氏发了一条信息。

【对付他们,估计有很多事情要准备。你把账号给我,我给你5万。】

无名急忙回复她,“不,我早就想攻击一个组织了。我在游戏里赚了很多钱,只是花光了。】

看他轻松的语气。你爱认为自己钱多,别人傻。

【难道你不想要白给你的钱吗?她给了他最后一次机会。

挑战的人是我,跟你没关系。】无名回复她。

你的爱情不能不佩服他。这个人挺负责任的。

她不禁对这个男人有点好感。

你是哪里人?】她问他。

【我目前住在一个城市。】

你的爱是幸福的。【赢了,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好。】无名很爽快地答应了。

君爱更喜欢这个人,她喜欢单纯的人。

短暂的聊天后,君爱下线了。

他们同意挑战时间是周六晚上,那时每个人都有空。

经过这次发泄,你的爱恋情绪平复了很多,她很快就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艾君起得很早。

基地战争

昨晚,基地战争她睡得很舒服,基地战争醒来时,她完全精神了。

早饭后,她去顶楼的音乐室写作。

君爱非常喜欢弹钢琴。

她喜欢手指在琴键上快速跳跃的感觉,那种感觉像飞一样爽。

你喜欢闭着眼睛放快节奏的音乐。

一曲终了,她又静了下来,弹了一首舒缓的曲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停下来,突然感觉有人在盯着她看。

她转过头,看见唐恩靠在门上。

唐恩笑着鼓掌。“真好。你的钢琴技术提高了很多。”

“你什么时候来的?”你爱惊讶地问。

“没多久,大概十分钟。”

他站了这么久,她都不知道。

想到他刚才一直盯着她,她有点生气。

你的爱不理他,她就起身坐到架子鼓前,拿起鼓槌狂敲。强烈的节奏让整个音乐室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唐恩仍然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

艾君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他的表情一点也没变。

她怎么会忘记呢?他的专注力一直很好。

不管环境多嘈杂,他都能表现出安静的样子。

艾君扔掉了他的鼓槌。“你来找我干什么?”

唐笑笑:“没什么,就是来看你的。”

“我要看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你长得不好看?”

你的爱无言。他什么时候学会冷幽默的?

“你最近不是很忙吗?看完就去做你的事。”虽然你的爱情语气不好,但你感受不到丝毫恶意。

多恩笑着说:“你下午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没有空,我很忙。”君如眼睛不眨地撒谎,而邓恩知道她在撒谎。

“明晚呢?”

明晚是周六,她真的没有空。

“没有空明天,也没有空后天。”

唐笑了,有点放纵。“什么时候有空?”

“不知道。”

邓恩点点头。“好吧,我不带空来看你。你继续忙你的,我过一会儿就走。”

你的爱是气馁的。她真的不能让他一直站在门口。

“来,我们下楼喝茶。”她起身向外走去。

邓恩站着不动,但他站在门口,她不能出去。

“走,下楼。”你的爱激励了他。

邓恩还是没动。“找个时间打一架吧。”

你的爱傻眼了!

她听错了。他在说什么?

邓恩重复道:“我们打一场怎么样?”

艾君奇怪地看着他。“为什么要打?”

多恩笑着说:“我能感觉到你真的想打我。”

艾君不禁笑了。“你的感觉真准。”

她真的很想打他,很想,不然昨晚打游戏的时候也不会这么暴力。

唐爽朗地笑了笑:“要想,就别憋着。你可以预约,我们就打。”

“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喜欢挑眉毛。

邓恩卷起袖子。“如果你尝试,你就会知道。就算你一次都不是对手,你也永远不是对手。”

艾君实际上天生就是一个好战分子。

有些人不怕被打,那她为什么要错过好机会呢?

她挽着胳膊,基地战争傲然一笑:“为了你的真诚,基地战争现在就来!”

邓恩看上去很自然。“好,现在就来。”

阮有专门的训练室。

训练室在花园后面。阮、买了一块地,盖了一间大练功房,园子也相应地扩大了。

在别墅和训练室之间,修建了一条长长的走廊,以方便雨天的通行。

知道他们两个要去玩,就没事了。江予菲和萧岿抱着他们的孩子去参加了这个有趣的活动。

“唐想加油!”江予菲微笑着让他振作起来。

邓恩已经脱下鞋子,和君爱站在一起,把他放在一个结实的垫子上。

他点点头:“好吧!”

艾君冷冷地哼了一声。“再加点油也没用!”

唐看上去很冷,摆出一副架势。“加油。”

你爱你就欢迎你冲上去。她动作太快,邓恩第一次有点匆忙地躲闪。

但他的反应并不慢,接连躲开几次。

艾君没有压力,“别躲!”

她说话的时候,已经挥起了拳头。唐恩这次没有躲,她的拳头落在他的胸口。

他抓住你爱的手,当你爱它的时候,你挣脱了。然后她飞过去踢在他胸口。

唐恩退后一步,差点摔倒。

你的爱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他又冲上去了...

江予菲简直不忍心直视。“这不是打架,这是单方面的巴掌。”

小葵笑着点头:“是的。不过,我觉得邓恩的技术也不错。没有正统的训练,训练时间不长。有这样的成绩就很好了。”

我面前的唐恩真的是唯一被打的人。幸运的是,艾君并没有真的死去。

星墨看着邓源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

江予菲正忙着伸手挡住他的视线。“宝贝,别看暴力场面。”

星墨看上瘾了。他抓住江予菲的手,继续盯着那两个人。

江予菲无言以对:“家庭中还有另一个暴力因素。”

除了她,他们家真的很暴力。

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爱看电视,其他人都喜欢来这里互相学习。

每天都打,但是一天不打就难受。

江予菲想,以后尽量找一个像她一样爱看电视的妻子,这样她就不会独立了...

十分钟后,唐恩已经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了。

但他从未倒下,这超出了你的预料。

艾君也发泄够了。“你还打吗?”

唐不改脸色。“你说打就打。”

“切,没意思,你抗拒不了。”艾君转身穿鞋。

邓恩呼出一口气,穿上鞋子。

江予菲和萧岿决定先走,然后留下他们俩。

艾君扔给唐恩一瓶水。她抿了一口,说:“不过说实话,你不错。至少你没有摔倒。”

如果我是别人,我早就下不去了。

唐锻炼了他的肌肉和骨骼。“你们家的人都这么厉害吗?”

“除了我妈和小沈默。”

唐恩惊愕,“你嫂子……”

艾君得意地笑了:“我大嫂最厉害。”

邓恩艰难地喝了一口水,“你怎么这么厉害?都是从小训练出来的吗?”

你喜欢坐在垫子上,双腿放松挺直。

她看着黎明,基地战争决定吓吓他。

“是的,基地战争我们从小都接受过训练,包括我嫂子。”

邓恩在她身边坐下。“你嫂子从小就认识你?”

“是的,她和我们一起训练。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训练吗?”

邓恩摇摇头。“不知道。”

艾君严肃地说,“因为很多人想杀我们,我们必须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多恩,我的家庭不简单,也许超出了你的想象。”

唐恩神色凝重地看着她。

“我说的是真的。”她没有撒谎。

其实她不想让朋友知道她的家庭,但如果能把他吓跑,她还是不介意让他知道。

邓恩沉默了一会,低声问:“你被追了吗?”

“真的有很多人想伤害我。”

“有人伤害过你吗?”

艾君皱眉:“你的焦点错了吗?”

邓恩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想法呢?

他笑了:“你说的我已经猜到了,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受伤了。”

“你已经知道了?”

“是的。”

君爱纳闷,“你怎么知道?”

邓恩回了她一句话。“你的重点也错了。”

艾君转过眼睛。“没人伤害过我,谁能伤害我?”

她现在很厉害,可以成为顶级杀手。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能力伤害她?

唐看起来很放松。“幸好你的技术很棒。”

他根本不介意你爱她,这样她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你爱的样子不自然。“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知道?”

“我只是猜测。两年前看到那么多保镖护送你,我就猜到了几点。”

又是那个时候。

“你能不能别这么聪明?有保镖保护并不代表什么。”

唐恩笑了:“直觉告诉我,他们和普通保镖不一样。”

的确,那些保镖杀气腾腾,也不是普通的保镖。

君爱也不在乎这个。

“既然你猜到了,你应该知道离我远一点最安全。”

邓恩没有回答,只是喝水。

你爱看他一会儿,“我说的是真的。如果和我在一起,随时都会受伤。”

唐恩突然阴沉的看着她,“刘易斯没事吧?!"

你的爱令人窒息。

“他和你在一起,你就不怕他受伤吗?为什么他能,我不能?”

爱情被卡住了,她真的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是的,刘易斯很容易和她发生意外。

虽然他们现在没有任何敌人,但谁知道是否会突然出现另一个。

唐恩软化了他的表情。他站起来说:“我得走了。我明天会再来看你。我打你的时候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君爱抬头。“你打不过我。”

邓恩淡淡地笑了笑:“这个不一定,可能我只是打了你。”

说完,他转身离开。

你爱看他高大的身材越走越远,心里的滋味复杂。

真的,她讨厌这种感觉!

为什么唐不肯退出,让她保持简单轻松?!

君爱突然又想揍他。

基地战争

第二天早上,基地战争唐恩确实又来了。

君爱这次不想和他玩了。

多恩说:“给我三个月。三个月内打不过你,基地战争我就不干了。”

艾君仔细看了他一会儿。

“给你一年,你打不过我。”

“不一定。”邓恩自信满满。

你的爱激起了巨大的愤怒。“我觉得你没看到棺材就不哭了!我可以完全禁用它,让你休息一年!”

邓恩微微笑了笑:“就算我残废了,我也会继续挑战你。”

"..."这人真气人!

“好吧,我就证明给你看,你永远都不是我的对手!”

君爱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

米砂是世界级的杀手,她的功夫早就和米砂差不多了。

邓恩现在才开始锻炼,根本达不到那个水平。

艾君知道多恩很固执。

她决定踢他的屁股,然后让他退出!

自然,他们又去了训练室玩。

这一次,你的爱比昨天更重。可惜她还是忍不住控制住了自己的力量,不然唐恩就真的残废了。

但是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有很多淤青。

“我明天有事,后天再来。”临走前,天明说。

艾君愤怒地喊道:“我后天没有空

“那我找你大哥,二哥玩一样的。你嫂子可以的,她答应我了,我随时可以来找她学习。”唐对就有些得意。

艾君:“…”

大嫂是汉奸!

邓恩走后,艾君去和小奎算账。

“嫂子,你为什么答应多恩可以来找你互相学习?这不就是他天天来的借口吗?”

萧岿笑了:“我觉得他很努力,所以他不忍心拒绝他。”

“但我是你妹妹,你要面对我。”

“我在想你。你看,如果他真的能打败你,如果你们在一起,至少他能保护你。如果他打不过你,你也不用为他难过。”

“谁说我为他心烦!”君爱突然看起来有点像一只炸毛的猫。

她一回来,陈俊就听到他们在争吵。

“怎么了?”他疑惑地问。

你喜欢立刻抱怨。小葵总是笑而不语。

听了这话,陈俊没有眨眼。“哦,你嫂子答应他是我的主意。”

"..."艾君道:“兄弟,你也是奸贼,奸贼果然是本家!”

陈俊摸了摸她的头。“就好像你和我们不是一家人。”

君爱装可怜。“是一家人,你还拿邓恩欺负我。”

陈俊大义凛然地说:“埃波这么想,我就难过。我们哪里团结他欺负你了?很明显我们家联手欺负他了。”

你的爱闪烁,表示你不懂。

陈俊邪恶地笑了笑:“我太傻了,竟然用这样一个公开的借口把他赶走。”

小葵点点头:“是的。你看,我们可以利用向他学习的机会,随便打败他。这不是在帮你泄愤吗?”

"..."你的爱无言。

他们的大脑回路和她的不一样。

但是为什么,她还是觉得他们是在联合起来欺负她?

唐不在乎被打...

你的爱情压抑了一段时间,基地战争你不得不妥协。

既然唐恩不放弃,基地战争她就给他三个月,到时候他打不过她,只能主动退出。

虽然我想通了,但是君爱还是有点郁闷。

从来没有人为难过她,也没有人逼过她,邓恩的做法让她有些不舒服。

晚上玩游戏的时候,她把这一切愤怒发泄到其他玩家身上。

她平时已经够凶的打架了,现在更凶了,直接把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

无名本事不小,攻击力不比她差。

他们两个第一次合作,但是配合的很完美。他们在半小时内赶走了那些人。

这场大型比赛在整个比赛中出名了。

挑战结束后,君爱没有联系任何人。

【我们赢了,你找个时间,我请你吃饭。】

【最近有点忙。我有空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好的,不要耽误太久。】

【好。】

君爱虽然觉得匿名挺好的,但是不打算套近乎。她不介意和他做朋友,如果她把他当真人看,还觉得他好。

但是在我们认识之前,她可以把他当游戏里的朋友。

和不知名的随便聊聊,你们的爱情是线下的。

洗完澡后,艾君正躺在床上,这时路易斯的电话打了过来。

“安妮,我和公司的合同还没有到期。虽然公司同意解约,但我至少要待三个月才能走。”刘易斯在那边抱歉地说。

“你真的要取消合同吗?”

刘易斯笑了。“当然,如果我不取消合同,我怎么能找到你呢?你放心吧,以后我可以签别的公司。”

艾君总是觉得强迫路易斯辞去他最喜欢的工作是错误的。

但这是他真心的想法,她不能辜负他的心愿。

“那你这次一定很忙。”

“我还能应付,只是这段时间比较忙。”刘易斯用轻松的语气说道,“我只是暂时不能见你。别忘了我。”

小君爱笑:“我看心情。”

“上帝,请让安妮每天都感觉良好。”

听着刘易斯滑稽的声音,小君爱笑得更开心了。“谁说我心情好,不会忘记你的?”

“没关系,就算你因为心情不好没有忘记我,我也希望你每天心情都好。”

“万一我忘了你呢?”

“我会让你再次记得我。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你爱听他的话,心里暖暖的。

刘易斯最大的优点就是每天阳光开朗。

和他相处,她只是觉得轻松,心情很好。

本来这几天她有点烦躁,和他通了电话之后冷静了很多。

你爱认为虽然多恩真的很好,但刘易斯也很好。他们都有各自的优势和长处。

她也想选多恩,但是她已经先喜欢刘易斯了,所以她要对自己的感情负责。她真的不想成为一个喜欢一个的女生。

所以,她要继续坚持自己的感情。

你想好了,你就不难过了。

第二天,唐恩没有来。

昨天他说今天不能来,君爱整天在家写信。

她不打算签约任何公司,她想成为一名自由的歌曲作者。

基地战争

如果有新作出来,基地战争她就卖了,基地战争就算了。

除了提高能力,她不打算做任何事情。

她还年轻,不需要急着创业。

等她有了一定的名气,在歌曲创作上站稳脚跟,再做别的也不迟。

我忘我的写了一天,很晚了,就心满意足的睡了。

现在她的灵感很好,想抽时间写音乐。

第二天一早,艾君早早起床,吃了早饭,又去上班了。

早餐时,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听到任何人和她说话。

由于她长这样,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所以大家都没有再来打扰她。

当唐恩来的时候,他被告知艾君很忙。

他上楼看了她一会儿没有打扰她,然后下楼。

“嫂子今天能给我点建议吗?”邓恩问小葵。

萧岿欣然答应,“是的。”

邓恩非常高兴。“谢谢。”

“反正闲着没事干。”小葵说着去换衣服了。

邓恩也带了衣服。他们换了之后,就去了训练室。

跟小葵玩,唐恩才知道跟他们的差距有多大。

小葵一直很仁慈,唐恩被她打了。

“再来。”邓恩挣扎着爬起来,无意放弃。

萧岿撞倒了他。“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下次再来。”

邓恩不得不同意。今天真的不适合再玩了。仅仅是那些动作就足够他回味很久了。

唐恩带着一身伤离开了。自始至终,艾君都不知道他来过这里。

直到下午她终于完成创作,才得知多恩的来访。

艾君对小奎说:“嫂子,你一会儿过来跟他聊聊吧?我不能对他手下留情。你教他几遍,他就退。”

“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小葵说。

“我知道,但三个月内他打不过我。与其浪费时间,不如让他早点认清现实。”

萧奎不想同意她的请求。“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事。可以自己解决。”

“大嫂……”你喜欢扮演女人。

小葵一两天不认识她。和她说话很随意。

“你自己解决吧,你得问我解决。估计你大哥会亲自动手。”

艾君立刻停止了说话。

如果让陈俊对付邓恩,恐怕邓恩真的会在医院呆上一年。

只是,她真的不想和邓恩有太多的接触。

不知道为什么,她害怕和他频繁接触,于是下意识的反抗。

但是唐恩太固执了,她无法拒绝他。

艾君有点尴尬,但邓恩好几天没再来看她了。

这让艾君松了口气。至于心里的失落,她完全无视。

因为刚写了一首曲子,君爱准备休息几天等灵感再创作。

她无事可做,邓恩也没来找她玩,就天天在家打游戏。

她的目标是击败无名,击败无名成为第一高手并完成通关后,她将退出游戏。

为了打败无名,她每晚都去和无名玩。

无名氏脾气很好。每次她挑战他,基地战争他都欣然同意。

你的爱总是善于战斗,基地战争没有人每次都只能险胜。

越爱越有激情。

【我们再玩一局,这次我赢你。】

[加油。】

艾君又一次兴高采烈地和他战斗。

最后她用隐藏的武器打败了Anonymous。

我输了,但没想到你会使用隐藏武器。】匿名也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你爱笑,【这叫战争中一切公平!】

【你说的对。】

【但你还是很优秀。在各种技能的运用和配合上你比我强。】你爱夸他。

【你也很好,现在你是第一。】

【还是第一个吧,我不想画太多仇恨。我知道我赢了你就够了。】

原来君爱不想出名,所以一直低调徘徊在第三位。

不明就里地理解她的想法,难怪他们没有去比武场打架,而是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

她不想让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比赛的结果。

聊了一会,无名氏突然发来邀请。【有一个任务需要一个团队来完成。至少有两个人。完成任务后,你可以得到很多财宝,所以我想邀请你和我组成一个团队,好吗?】

[就我们两个?艾君不想接触太多的人。她喜欢独来独往。

[嗯,就我们两个。】

似乎没有人喜欢独来独往。

君爱欣然同意,然后两人去复印。

两个人都是高手,配合的很棒。没有人在阻碍任何人,任务很快就被他们完成了。

这是君爱第一次和人组队,她很爽快。

【下次有这样的任务,我们再来。】

【好。】

几天的相处,让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

有时候和无名氏聊天,艾君能感觉到他的观点和价值观和她差不多,和他聊天她更开心。

只有思想价值观相近的人才能相处的更好。

艾君很少有朋友的原因是很难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但是她惊喜地发现,她不能和任何人交流,所以她已经把他当成了她的朋友。

当她和无名氏的关系变好后,消失了几天的唐恩出现了。

邓恩来这里自然是来陪她玩的。

“你这几天不会休养吧?”艾君看到他时问道。

其实她还是很担心他的。

这几天他没来,她怕葵太重。

唐微微弯着嘴唇。“别担心,我很好。刚忙了几天。”

君爱瞪,“谁担心你!”

唐笑笑,没有继续招惹她。“你今天有空和我一起玩吗?”

“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进步。”艾君不介意和他一起玩。

如果邓恩能提高技术,她会很开心的。

反正她现在也没多想,继续把他当好朋友就好。

在训练室,两人交换了几招,艾君惊讶地发现邓恩确实取得了进步。

虽然他也有一些功夫基础,但在此之前,他的基础还不够。

每次他没动,她就打他。

但是这次不一样。他不仅能躲闪得快,还能还击几次。

看完之后,基地战争他们只有一种感觉。他是女生!基地战争

就算有些男生长得像女生,也没有他那么像。

应该说他身上没有什么像男孩子的地方。

只是他穿什么,发型就像个男生。

他个子不高,平时喜欢低着头,所以人们并没有发现他有多大的不同。

现在大家都在关注他。每个人只有一种感觉。他真的很像一个女生。

结果大家看到他都会仔细看,直接问他是不是女的。

叶笑言心里绷紧了一根弦,但他总是面不改色,无法判断自己的想法。

有些人看到他如此平静,相信他是个男孩。

否则,他怎么能如此冷静,一看就是证据。

有的还是觉得他是女生。

其他人认为他是个骗子...

众所周知,叶笑言来自幽灵洞穴,那里非常黑暗,一切邪恶都存在。

从小就把一个男孩培养成舍曼是很正常的。

有些人怀疑叶笑言其实是个男孩,但在被抓进鬼洞后,他变成了一个恶魔。

当时,叶笑言的性别成为岛上最大的秘密。

每个人都好奇他是女人、男人还是女人...

叶笑言去食堂吃饭,每个人都立刻看着他。

他别无选择,只能做饭回宿舍吃。

刚出食堂,就迎面遇到了杰克。

“为什么不在食堂吃饭?”杰克扬起眉毛问他。

“我回宿舍有事。”叶笑言回答。

杰克盯着他的脸。“你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吗?”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

杰克看了一眼食堂里的人。他勾着嘴唇说:“我一直以为你不在。”

“杰克兄弟,我回去真的有事。”叶笑言很无奈。

虽然他不在乎,但不代表他希望所有人都盯着他看。

杰克拉着他的手说:“来和我一起吃饭吧。你的事以后再定。”

“杰克兄弟……”

“你不能拒绝你哥哥的要求。”杰克以不可抗拒的语气对他微笑。

叶笑言不得不跟着他进了食堂。

杰克做饭时,他们找了个地方坐下。

每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叶笑言,因为杰克在那里。他们仍然时不时地看着他。

叶笑言默默地埋头吃饭,杰克很自然地给他盛在碗里的牛肉。

叶笑言抬起头说:“哥哥,你不喜欢吃牛肉。下次别要了。”

杰克笑着说:“但我就是喜欢给你。”

"..."叶笑言继续低头吃饭。

杰克也没吃。他盯着他看了一会,笑着问:“小燕是男生还是女生?”

叶笑言微愣,没想到他会直接问到这里。

食堂里的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

“我是男生!”叶笑言肯定地说。

“真的?”杰克语气轻松。

“我是男生!”他坚定地抬起眼睛。

就算他不是男生,也要把自己当成男生。从现在开始,他将是一个男孩!

如果他自己相信这一点,那么别人也一定会相信。

杰克突然笑了:“既然你这么说,我相信你。

叶笑言的心里闪过一丝愧疚,基地战争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谢谢你相信我。”

杰克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你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没关系。反正我喜欢。”

叶笑言:“…”

杰克低声笑了笑,基地战争然后看着其他人。

"你听到叶笑言刚才说的话了吗?"

杰克没有等他们回答。“他说他是个男孩。记住他说的话。谁敢让他再证明性别,先来找我。”

这就是赤裸裸赤裸裸的威胁!

谁敢找他?

很明显,他支持叶笑言。

如果有人想伤害叶笑言,他会对付他。

岛上的人,没有人会傻到去招惹杰克。

杰克满意地回头,对尚晓艳表示感谢。“哥哥,谢谢你。”

杰克深深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会感动。怎么,我这么好的人,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叶笑言:“…”

虽然杰克支持他,但大家还是密切关注他的真实性别。

由于杰克的压制,他们的好奇心变得更加严重。

即使没有人在明面上问叶笑言的性别,他们也不能坚持自己的观察。

例如,他们发现叶笑言从不去公共厕所。

他从不露上半身,也从不和其他男生去游泳。

有很多很多细节,让他们发现叶笑言的性别有问题。

连岛上的孩子都很关心这个问题。

米砂也直接问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叶笑言的回答总是非常肯定他是个男孩!

米砂只问了一次,但他没有问。

别人虽然没问,但也会注意他,看到他就会仔细观察。

叶笑言突然成了岛上的稀有动物。

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盯着看。

偏偏叶笑言胸口的刺痛更明显,一碰就胸口疼。

他过去常常去看医生,但现在他害怕去。

他怕医生借此机会指认他的性别。

没有办法,叶笑言打算去图书馆打听医学书籍,看看为什么胸口疼。

他还没有去找原因,尼尔给他的三天已经结束了。

那天杰克威胁了所有人之后,他猜想尼尔应该停止打扰他了。

他不怕尼尔揭发他,反正大家都怀疑他,连孩子都怀疑。

他没有什么可怕的。

然而,他仍然担心尼尔会做什么。

结果,尼尔没有再出现。叶笑言有点奇怪。他好像好几天没见尼尔了。

经过询问,他意识到尼尔已经提前离开了这个岛。

他有任务要做,所以很早就走了。

那些已经开始学习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尼尔不会回来了。

杰克甚至没有开始上学,所以他离开了。叶笑言不得不怀疑他的离开有问题。

想了想,他还是觉得尼尔的离开和安森有关系。

他有没有可能在这个时候偷偷做了什么事情迫使尼尔离开?

叶笑言不敢问安森。反正尼尔已经走了,他也不用纠结这个问题。

走了一颗定时炸弹,叶笑言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至于别人还存在的疑惑和谣言,基地战争他不在乎。

只要没人真的逼他证明性别,基地战争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要他一直相信自己是男生,迟早大家也会相信他是男生。

叶笑言的心态很好。

就算大家还在关注他,对他来说也无所谓。

又是休息日。

叶笑言一大早就去了图书馆。

今天,他不是来学习的,而是来找医学书籍的。

岛上的图书馆很大,有六层,每层都有很多书。

医学书在四楼。

叶笑言去四楼寻找有关胸痛的书籍。

他站在书架前,拿了一本书,只翻了翻目录。如果有他要找的东西,他会读,但如果没有,他会找下一本书。

不知道他看了多久,还没有找到他想看的相关内容。

很多书都写过胸痛,但上面描述的疼痛不是他那种痛。

他的疼痛刺痛,胸口感觉有点硬。

叶笑言担心他有肿瘤。

但是书上说癌症和他的不一样。

叶笑言翻了一堆书,什么也没找到,所以她有些气馁。

他揉揉眼睛,继续看。

突然,他看到了一本书——《青春期生理与健康全集》。

叶笑言好奇地把书拿下来,然后坐在地上,靠着书架看。

他还没有读过这种书。

男生女生,在他这个年纪,对自己或者异性的身体都很好奇。

叶笑言也一样。

但是他对自己的身体很好奇。

谁知道书上一直在谈论男孩的身体状况,叶笑言翻了个身,看上去有点尴尬。

他迅速转向后面,立刻转向一个年轻女孩的裸体身影。与此同时,他突然感到头上有一个影子。

叶笑言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惊讶地看到安森的脸。

“你在看什么?”陈俊的眼睛直视着这一页。

叶笑言低下了头,当他看到女孩赤裸的身影时,瞬间感到尴尬。

他匆忙合上书,慌慌张张地解释:“没什么,我只是随便看看!”

陈俊勾着嘴唇:“别不好意思,我明白。”

他懂什么?

叶笑言错愕了一下,他不应该认为自己对女孩的身体感兴趣,所以偷偷看这里?

“不……”叶笑言站起来解释说:“这不是你想的那样。”

陈俊看上去无动于衷。“有什么不对吗?”

叶笑言立即冷静下来。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很快他就分心了,今天安森主动找他谈话。

叶笑言心里有些小小的雀跃。

“你是来读书的?”他主动问他。

陈俊似乎忘了和他分手,淡淡地说:“好吧,找几本关于穴位的书。”

“我知道哪里有。”叶笑言转身走到一个书架前,拿了一本书,往回走。

“这就是你要找的吗?”

陈俊看了看手里的书,接过来点点头:“是这本书。”

叶笑言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些话。“你还想看什么书?”

仿佛有一种默契,陈俊没有让冰落下。

“你对这里所有的书都熟悉吗?”他问。

“嗯,基地战争我没事的时候就四处看看,基地战争基本上对每一类书的位置都很熟悉。”

陈俊想了一会儿,说道:“你有什么特别的书吗?”

“什么是专书?”叶笑言不明白。

陈俊笑了:“这是一本很少有人读过的书,但它很不寻常。”

叶笑言真的很想帮助他,取悦他。

他仔细想了想,立刻想出了这个主意。

“我去过顶楼,发现有一个被封锁的房间。不过,我在门下见过。里面好像有很多书。也许那些书很特别。”

陈俊微微有些吃惊。他还没去过顶楼。他平时懒得走路。顶多走到三楼他才会去。

今天,我打着领带来到四楼。

主要是四楼的书,都是关于医药林业农学的,所以来这里的人很少。

五楼的书更无聊。它们是关于交通、冶金、环保等书籍。

不需要看六楼的书,肯定比五楼无聊。

陈俊甚至不想知道六楼有什么书。

他想看的书都集中在一、二、三楼。

岛上所有的学生都不喜欢读五楼和六楼的书。

估计上顶楼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你是说六楼?”陈俊问道。

叶笑言点点头:“嗯,六楼拐角处有一个房间,门被堵住了。”

陈俊突然感兴趣了。“走,我们去看看。”

“但是被屏蔽了。”

陈俊没理他,走到外面。

叶笑言必须跟上。

他们去了六楼。六楼的地板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清洁工不喜欢来这里。

走到叶笑言说的房间前,陈君俯下身,透过门缝,果然看到有许多书架。

书架上有许多硬皮书。

不,可能不是书…

因为那些精装书看起来都一样。

也许,里面储存的是数据或者文件。

陈俊拉了拉上面有两把锁的粗链条。

如果内容不重要,就不需要设置两把锁。

但是随意锁着,好像在偷钟,让人误会里面的东西只是一些废物。

其他人可能真的认为里面的东西都是废物,但陈俊不这么认为。

这个岛是南宫家的财产,这里的一切都是南宫家的。

在陈俊看来,不管有什么秘密,他都能读懂。

他把头转向叶笑言,说道:“去找根电线。”

“你打算怎么办?”叶笑言下意识地问,“你想打开锁吗?”

“嗯。”

“为什么要打开?”

“不打开怎么看里面的东西?”

叶笑言不赞成他的开场白。“锁在这里了。我绝对不想让人进去。我觉得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书。我们还是别看了。”

陈俊扬起眉毛。“怎么,你害怕吗?”

叶笑言摇摇头:“我不怕,我不想违反纪律。”

陈俊也没有强迫他。“那你回去吧,我自己进去。”

“没有,万一被发现了呢?”

“没人来,谁来查?”陈俊一点也不担心被发现。

被发现没问题。

“你真的要进去吗?”叶笑言问他。

“嗯。”陈俊只是淡淡地回应,但这也反映了他坚定的态度。

叶笑言也不劝他。

“我会帮你找到电线的。”他转身离开了。

陈俊用深邃的眼睛看着他的背影。他不怕被他连累?

叶笑言很快找到了电线,基地战争并把它交给了他。

陈俊接过来,基地战争没有急于去做。“你不怕违反纪律吗?”

“我带你来的。如果你出了事,我也有责任。”叶笑言只是这么说。

陈俊笑着说:“这与你无关。去吧。”

“不,我也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叶笑言说。

但是陈俊非常了解他。

他知道叶笑言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

他从不惹事,对不该发生的事也不好奇。

但现在他说他也很好奇里面是什么,明明想留下来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陈俊的心有所触动,她的脸仍然冰冷而模糊,故意与他保持距离。

“出了事,别怪我。”

当他完成时,他转过身去开锁。

叶笑言看见他用铁丝网移动了几下,打开了一把这么大的锁。

他大吃一惊。

“怎么打开的?”

“想学?”陈俊漫不经心地问道。

叶笑言认真地点点头:“想想!”

多一项技能,多一份安全感。

他会接受一切对他有用的东西。

陈俊意识到他话中的严肃,当他打开第二把锁时,他严肃地教他。

叶笑言仔细听着,明白了。

陈俊接着说:“这把锁的结构不是很复杂,所以很容易打开。但是,复杂的锁不能这样打开。想了解更多,自己买锁吧。”

“好。”叶笑言点点头。

陈俊脱下链子,然后推开沉重的两扇门。

真的很久没人来过了。门一推开,灰尘迎面飞来,空气的气味里全是灰尘。

他们两个进去,发现房间有一两百平米那么大。

里面摆满了书架,里面塞满了同样风格的硬书。

“有什么书?”叶笑言好奇的问。

陈俊说,“这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些信息。”

“信息?”

陈俊直接掏出一本书,打开了它。

看到里面的内容,他并不惊讶,这些都是文件。

这是岛上学生的档案。

陈俊迅速翻了一份文件,发现这全是一个人的文件。

里面记录了很多信息,记录了这个人的兴趣、身体特征和一些事迹。

记录很详细,直到那个人离开小岛才停止。

陈俊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但随便翻翻也没关系。

叶笑言也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每个书架都有一个年份范围。

他突然想到了埃尔西。

埃尔西的文件一定也在这里。

他记得埃尔西已经去世十年了,所以他应该是二十多年前来到这个岛上的。

但是这里的书太多了,估计叶笑言要花很多时间才能找到艾尔西的资料。

埃尔西已经走了,看他的档案没有意义,不要看。

然而,他还是忍不住想看看。

看到安森在专注于别人的文件,叶笑言忍不住翻遍了艾尔西。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