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IM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极速风流(1/14)

IM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阮天玲突然转头看去,极速风流看到了严月躺在地上,极速风流额头被子弹打中的画面。

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她的头...

她的眼睛睁得很大,看起来像是要死了。

子弹从哪里来的?

阮、无意看严月。

他的眼睛迅速扫视了一下房间,然后他看到了窗户上的弹孔。

窗户正对着严月的脸。如果他刚才站在颜悦面前,他早就被子弹打中了...

阮天岭护着江予菲退到一个安全的角落。

“对面大树上有人,马上去搜!”他厉声斥责他的士兵。

江予菲缩在他的怀里,浑身发抖。

阮,抱住她的身子,柔声安慰她:“不要怕,没事的。”

“严月死了,是不是?”江予菲抬头问他。

阮,点了点头:“应该是死了。”

他不太可能幸免于前额中枪。

江予菲的心情突然感到失望。严月杀孩子的时候,她有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杀?

警察迅速封锁了现场,控制了这里的局势...

阮天玲扶着江予菲钻进车里,然后绕到另一边上车。

他发动汽车,慢慢地离开了。

后面跟着几辆黑色轿车,全是保镖护送。

江予菲虚弱地靠在椅背上。阮,看着她,关心地问:“你不舒服吗?”

“我没事。”江予菲摇摇头。她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所以并不害怕。

“他为什么要杀严岳?”她不解地问。

“他?你知道凶手是谁吗?”阮天玲笑着问她。

“应该是和颜悦交往的那个人吧。”

阮,点了点头:“应该是他。他杀了颜悦,不让她说出自己的身份。”

“那他会是谁?”

阮,猜到了:“我想他应该和萧子彬有关系,他是萧子彬的人。”

“为什么?”江予菲惊讶地问。

“不可能,如果他是小紫彬的人,小余就不会提醒我严月的孩子有问题了。”

阮,的眼睛又黑又重。他淡淡地说:“这是我的直觉。感觉那个男的就是小紫彬的男的。他让颜悦怀孩子是有预谋的。我猜萧郎是小紫彬的亮线,专门用来转移注意力的。那个人就是萧子彬安排的暗线,目的是想用严月的孩子夺取严家30%的股份。”

“但我问过萧郎,他似乎不知道这件事。我以为,萧子彬已经不动声色了,打算让萧郎嫁给严月……”

“你这个分析是对的。但你以为小紫彬的工作会这么简单?”

江予菲突然。

是的,她能想到这种可能性,阮家也一定会想到。

他们一定会阻止严月和萧郎结婚,绝不会让阮的股份轻易落入萧子彬手中。

阮田零又道:“此人既然杀人,就证明他与萧子彬有关系。”

“我不懂。”

“罪犯,就是害怕暴露自己。如果他不去争股份,他怕什么?就算你知道他是孩子的父亲,也只能证明颜悦有别的男人。他没有违法,警察也不能让他难堪。但他急着掩盖真相……”

他们今晚将住在一家旅馆里。

这是君爱专门为他们安排的,极速风流君爱还订了顶楼最豪华的总统套房。

当君齐家知道这件事时,极速风流他一点也不反对。

他和丁没有异议,自然也没有异议。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他们去了顶楼。

“这是你的房间。祝阮先生和丁小姐今晚过得愉快。”服务员笑了笑,毕恭毕敬地走了。

丁有点害羞。她今晚会结婚吗?

她以为阮、会等到结婚那天...

但是,他会和她打交道一段时间,这是很难得的。

现在他们又订婚了,自然就可以做爱了。

也就是说,她还是有点不舒服和紧张...

反手关上门,和丁一下子绷紧了神经。“我先洗个澡。”

她脱掉高跟鞋,头也不回地光着脚跑向浴室。

关上卫生间的门,丁呼出一口气。

虽然一时可以避免,但一辈子也避免不了。算了,顺其自然吧。

丁一边洗澡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她洗得不快也不慢,但是等她擦干头发的时候,已经一个半小时了。

丁打开门走了出去,这时看见君穿着白色浴袍斜靠在床上。

他的头发很新鲜,你可以看出它已经洗过了。

丁微微有些讶然。“你在哪里洗澡的?”

琦君指着阳台。“外面。”

丁看了看,顿时无语。

宽阔的阳台外,有一个露天浴缸,他应该在那里洗澡,不怕有人偷窥吗?

还好酒店建筑很高,周边建筑没有这里高。就算想偷看,也看不见。

只是他已经洗澡了,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机会避开。

丁走到床边坐下。他笑着对他说:“你今天累坏了。早睡。”

君齐家不说话。他弯下腰,从另一边的地上捡起玫瑰,递给她。

“给你的。”

丁惊讶地接过来。“准备好了吗?”

“不,是你的爱。”

丁::“…”

但是她还是很喜欢。女生收到花会很开心。

“谢谢。”

君齐家在心里点点头,女人真的很喜欢花。

“这个也是给你的。”他拿出一个首饰盒递给她。

丁一看就知道是珠宝。她接过来打开了。里面有一条钻石项链。

项链很漂亮,很奢华,适合做晚礼服。

链子上镶嵌着许多小钻石,中间的吊坠是一颗蓝色的宝石,非常耀眼。

“谁帮你选的这个?”丁理所当然的问。

“我。”

丁微微有些讶然。“是你选的吗?”

“嗯,你喜欢吗?”君齐家看着她的眼睛。

丁夏楠点点头:“我很喜欢,谢谢你。”

她以为他是木头,什么都不知道。

琦君皱起了眉头。“以后不说谢谢了。”

"...好的。”

琦君很满意。“该睡觉了。”

丁见他又黑又亮,似乎正闪着期待着什么的眼睛,顿时紧张起来。

今晚逃不掉?

最多握过手,没亲过。

现在我们要直接做爱了...

丁的心理素质再好,她也有点紧张,但脸上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

“哦,极速风流好的。”她把项链和花收起来,极速风流然后掀开被子睡觉。

君齐家直接脱下浴袍,露出他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

丁看到了强健有力的大腿和红红的耳朵。

她没有脱浴袍,而是直接用被子把自己盖好。

君在她身边躺下,丁突然关掉了所有的灯。

她在开灯的时候会紧张的。

君齐家只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他靠在丁的身上,身上的热度很明显。

忽然,丁拉着的手。

“第一次,你要忍。”君齐家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丁咽了咽口水,“好吧……”

君齐家微微侧身,脸贴近她的脸。

黑暗中,丁只能感受到他灼热的气息。她很僵硬,看起来很虚弱。

君齐家停顿了一下,他的嘴唇准确地印在她的嘴唇上。

两人柔软的嘴唇一接触,彼此的心都激荡起来。

小君齐家嘴唇蠕动了几下,呼吸越来越重。

他不是不明白这一点。

他是个正常人,也是个很健康的人。

每天早上他醒来都会有自然反应。

只是他对很多女人不感兴趣,也不想和她们接触,所以一直忍到现在。

但他并不讨厌丁。

她身上没有刺鼻的香水味,平时也不化妆。当他靠近她时,他会感到舒服。

还有,他偷偷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很柔软,手感很好。

总的来说,他对她的健康很满意,愿意和她发生关系。

他只是没想到,一碰她,反应就变大了。

君齐家忍不住握住她的手,力道有点大,他的亲吻动作变得急切而粗鲁。

丁越来越紧张,她的手或嘴唇都没有感到疼痛。

但几分钟后,小君齐家仍然咬着嘴唇。

丁大为错愕。他甚至不能接吻...

完了,继续,她的嘴唇会变成香肠嘴。

当丁挣扎着提醒他该如何亲吻时,君终于放开了她。

他微微喘着气,抬头看她美丽的脖颈。他忍不住再次亲吻她的脖子。

手很自然的抚上她的腰,他本能的抱紧她,抚摸她,然后不小心直接触碰到她的肌肤。

仿佛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他打开她的浴袍,撕开了阻碍。

毫无阻碍地触摸她的身体,他的反应变得更加强烈。

君·齐家一直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生活。

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家人几乎不约束他。

他以前爱乱吃。

现在,他想肆无忌惮地吃掉丁。

心里这么想,他做到了,总之,多舒服。

亲吻,抚摸,撕咬,他一直在做,但是身体越来越不舒服。

他眨了眨眼,好像最重要的反应步骤被他忽略了。

丁夏楠的腿被他拉开了,她僵住了。

我以为他什么都不懂,闹够了就停了。

没想到他会懂。

果然,男人在这方面都是自学的?

极速风流

丁紧张地抓起床单,极速风流君齐家摸索了一会儿,极速风流突然冲进她的身体。

丁的五官都扭曲了,太疼了——

和君齐家浑身一哆嗦,然后...没有那时。

丁一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但是她很快又醒了。

他身边的男人仍然背对着她,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呼吸。

他从昨晚开始就这样了,一夜没动。

丁找不到任何话语来安慰他。

毕竟秒拍还是很让人沮丧的。

虽然没经历过,但她知道不能那么短。

真的很短。她不想说任何简短的话...

但她绝对不是有意抛弃阮军·齐家。即使他太矮,她也不会介意。如此和谐相处,似乎也不错。

只是,她怎么安慰他呢?

丁支撑着的身体。“琦君,你醒了吗?”

六月齐家转过头,他的黑眼睛不困,他没有休息一夜。

似乎看不出丁脸上难过的意思,也不敢贸然安慰他。

“天亮了,要不我们收拾东西回去吧?”

“好。”君齐家应了一声。

房间已经为他们准备了替换衣服。

换好衣服后,他们下楼吃早饭。

酒店的早餐很丰盛。

君齐家没有吃多少,这与他平时的胃口完全不符。

“你就吃这些?”丁疑惑地问。

琦君点点头。“我不饿。”

丁没有多问,吃完就和他一起离开了。

一路上,君齐家很沉默,他的沉默和以前的沉默一样,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丁挣扎着。他心里是什么?

即使他表现出一点点,她也可以安慰他,告诉他没关系。

偏偏他还是那个样子。她不敢提起昨晚的事,怕他误会。

回到阮的家里。

每个人都在客厅,包括唐恩。

看到他们两个进来,大家都暧昧地笑了。

“二哥,二嫂,昨晚睡得好吗?”你爱开玩笑地问。

昨晚就别提了!

丁淡然一笑。“还不错。顺便问一下,你吃早饭了吗?要不我做点什么,我们一起吃吧。”

艾君真的分心了。“你还没吃早饭?”

“我吃了,但那时候我和俊浩没胃口。”她转过头问琦君:“你还想吃吗?我给你做。”

琦君看着她,点点头:“好的。”

丁夏楠很快就去了厨房,好像她已经被赦免了。

她煎了四个荷包蛋,淋上酱油。又煮了一盘意大利面,然后叫君齐家来吃。

两个人坐在餐厅里,默默地吃着。

丁其实一点也不饿。她为琼·齐家做的。

她的手艺很好,荷包蛋刚刚好,在她嘴里很好吃。

六月齐家吃了一个荷包蛋和几口意大利面条,所以他不能再吃了。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浪费食物。

他为什么说:“剩下的放冰箱里,我以后再吃。”

“你不吃吗?”丁问。

“满了。”

“吃饱了就别吃了。去做你的工作。我会慢慢吃。”丁对说道。

君齐家点点头,极速风流起身告辞。

丁其实吃不下了,极速风流但她不想出去面对所有人,所以她呆在餐厅里慢慢吃。

吃完后,她去厨房洗碗,准备午饭的配料...

没多久,君爱和邓恩出去约会了。

陈俊和小奎也开车出去了,邢默被移交给江予菲。

丁目和江予菲去花园里用星墨晒太阳。

阮、又带丁燕出去喝茶。阮、最近对丁衍的占卜很感兴趣,所以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看到大家都走了,丁松了一口气。她收拾好食材,洗了手,上楼睡了一会儿。

小君齐家不在卧室,但可能在书房。

丁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她调好闹钟,很快就在床上睡着了。

睡了两个小时,她醒了,急忙下楼做午饭。

其实阮家根不需要她做饭,她一直做,哪怕只做两个菜。

琼·齐家喜欢吃她做的菜。今天他没胃口,她更要做。

午餐马上就好了。

除了艾君和陈俊,每个人都准时回来吃饭。

坐在餐桌旁,江予菲和丁目愉快地谈论着婚礼。

丁和君对婚礼的安排没有意见。

问丁夏楠:“夏楠喜欢小孩子吗?”

丁抬头看了看。“我喜欢。”

她很喜欢小新磨。

江予菲笑了:“你结婚的时候想不想要一个?”

丁有些尴尬,在秒钟内出手,怎么生孩子?

“是的,但是我想顺其自然。”她说。

江予菲点点头:“你说得对,你必须顺其自然。”

丁牧笑着说:“他们俩身体都很好,肯定快生孩子了。其实我也想抱抱孙子。”

江予菲和丁目又兴奋地聊了起来。

丁夏楠感受到了君齐家的压抑。

她不敢看他,淡然一笑继续吃饭。

琦君吃了一碗米饭,失去了食欲。“你慢慢吃,我吃饱了。”

大家都诧异地看着他。

江予菲很惊讶。“你吃一碗就饱了吗?”

这个太少了!

琦君站了起来。“我不饿。我先去书房。”

说完,他转身离开。

江予菲有点担心。“俊浩,你不舒服吗?”

琦君回过头来,看上去很正常。“没有。”

江予菲并没有感到宽慰,因为他似乎真的很好。

丁笑着解释,“我估计我早饭吃得太多了,现在也吃不下了。我会试着做一会儿新菜,然后给他弄点吃的。”

江予菲点点头:“这个也不错,就把你做的实验给他,他不挑食。”

“好。”丁微微一笑。

饭后,丁在厨房研究秘籍。

她打算学习上面所有的烹饪方法。

但是这次,她学会了做饺子,饺子很薄,很有弹性。饺子馅是关键。单是馅料里就有十几样东西。

我做了一盘饺子,丁尝了尝。很好吃。

但是她的嘴很大,味道不够。她赞不绝口。

但是这个饺子已经很好吃了。

当轿子来到的书房时,敲敲门。“琦君,我能进来吗?”

“进来。”传来小君齐家的声音。

丁推门进去,极速风流看见他站在书架前看书。

“你在看什么?”她随口问道。

君齐家合上书,极速风流转身将书插入书架。“没什么。你做了什么?”

“饺子。这是按照秘籍里的方法做的。尝尝看味道如何。”

丁把饺子放在茶几上,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君齐家走过去坐下,用筷子夹了一根放进嘴里。

丁提醒他,“吃蘸酱,蘸酱也是专门准备的。”

小君齐家又抓了一个,把酱蘸在小盘里,放进嘴里一口就吃了。

“味道怎么样?”

“真好吃。”

“但是我觉得味道不够。我得研究几次。”

“好。”君齐家没有意见。他一个接一个地吃东西。过了一会儿,他吃了一盘饺子。

丁倒是有点高兴。“想要更多?我给你做饭。”

琦君摇摇头。“我吃饱了。去休息吧。”

“我不累,我不累做饭。”她已经习惯了。

琦君看着她。“你昨晚没怎么睡。你现在去休息吧。”

他应该知道,显然他也熬了一夜。

既然他先开口,她也问他,你呢,要不要休息?昨晚你没睡觉吗?"

“我没事。”琦君淡然说道,“你去休息吧,我不困。”

“还得工作吗?”

“嗯。”

丁不同意。“你也去休息吧,今天不工作了,叔叔...爸爸没给你放两天假。”

因订婚,不得不改名为阮,,为其父母。

“我没事。”君齐家仍然摇头。

丁突然变得固执起来。“不,你也可以去休息。我们一起休息一下好吗?”

琦君的眼睛微微动了动,点点头:“好的。”

丁没有多想什么,她只是希望他也能休息一下。

不然他一直在想事情,身体肯定会出问题。

两个人回到卧室,换好衣服,睡觉。

丁打了个哈欠。她实在太困了,转身背对着小君齐家。她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君齐家背对着她,目光深邃。

他根本没睡,就一直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睡了一个下午后,丁舒服地睁开了眼睛。

她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瞬间面对着君齐家的黑眼睛。

丁突然醒了。“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才。”君齐家骗了她。

丁发现身上仍有黑眼圈,但并不是那么容易去掉的。

“我们起床吧。楼下做饭的时间到了。”说完,她就撑起了身子。

琦君突然抓住她的胳膊,她被迫躺下。“怎么回事?”

君齐家没有说话,只是翻身压住了她。

丁被他的行动吓了一跳。“你在干什么?”

“我查过了,昨晚的事情很正常。”君齐家说无头无尾。

丁夏楠反应过来,意识到他说的话。

“正常?”她一出声就生气了。

傻逼,他说正常就是正常。以这种方式质疑他的话不会让他丢脸。

“正常什么?怎么了?”丁的脑子转得很快,突然改变了他的意思。

极速风流

琦君皱起了眉头。“你觉得什么是正常的?”

他自己说不正常吗?听这个意思,极速风流怎么又好像不正常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时间不早了,极速风流我们该下去了。”丁动了动身子,示意他放开她。

俊浩根本没动。“昨天很正常。”

“是的,很正常。”丁对着点了点头。

不管他说什么,一个男人的自尊是不能被伤害的。

小君齐家傻到知道她在敷衍他,根本不懂他。

“第一次就会那样,我太激动了。”

“我知道,你不用管,我知道这很正常,真的。”丁其实没明白他的意思。

君齐家第一次感到头痛。

他耐心解释,“以后不会这样了。”

“嗯,我明白。”丁对还是很敷衍的。

琦君:“…”

“你说,然后我们下楼了。我要做饭,你不想吃我做的菜吗?”丁夏楠转移了话题。

“我不饿。”

“你今天吃得比平时少,怎么能不饿呢?放开我,我给你做几道菜。”

琦君用深邃的眼睛盯着她。“我不想吃。”

“那你想吃什么?”丁认真地问。

“你——”

丁没等反应过来就捂住了嘴唇。

她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想要挣扎,但在他面前却没有看到足够的力量。

琼·齐家吸了几口嘴唇,舌头试图伸进她的嘴里...

两个软软的舌头一碰就忍不住抖。

丁很是紧张。他是怎么学会接吻的?

昨晚他不是刚嚼过吗?

接下来,被丁更多的事情惊到了。

君齐家不仅学会了接吻,还学会了很多技巧,其中似乎经历了许多战斗。

要不是昨晚经历了他的粗暴,今天他们又在一起了,她怀疑这个人不是阮军·齐家。

更让她吃惊的是,这次他没有在几秒钟内出手…

已经半个小时没丁了,觉得骂人不舒服。为什么他还没完成?!

但她也明白他之前的意思。

昨天确实是个意外,看来他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时间不早了。

楼下大家都吃了饭,楼上两个人还没下来。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没有人打扰他们。

琦君第一次体会到了恋爱的快乐。自然,他不能停止吃骨髓和了解味道。

丁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外面已经完全黑了,她实在困不起来。

最后她直接晕过去了。

睡了一大觉,她睁开眼睛醒来,第一感觉就是全身疼。

就像分崩离析。到处都是问题。

小君齐家不在房间里,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仍然凌乱的床单显示了昨晚的疯狂。

丁微微撑起身子,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也许从一个女孩变成一个女人,心里会有很多微妙的反应。

“醒醒。”门被推开,小君齐家端着一盘食物走了进来。

他穿着整洁,看上去精神很好。

丁不用照镜子,但也知道他的脸一定有点憔悴。为什么他的精神这么好?

很明显,极速风流他是一直在作出贡献的人...

“几点了?”丁下意识地问。

“10点。”

她睡了这么久。之后大家都会好奇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丁有点恼火,极速风流但她没有发作。

她掀开被子,正要下床,腿却毫无感觉地触到了地面,就要向前跪下。

一只手迅速抓住她,把她拉回到床上。

丁无言以对。为什么她感觉不到自己的腿?

“你打算怎么办?”君齐家放下盘子,问她。

丁看了一眼,发现盘子里有饺子,好像是她昨天做的。

“我去洗洗。”一边说话,她一边拉被子挡住身体。“出去吧,洗完我就下去。”

君齐家没有回答,直接拉开被子,抱着她走向浴室。

丁夏楠抱着她的胳膊,夹着她的腿,脸色变得通红。

虽然他们已经做了,但她在他面前仍然很害羞。

君齐家微微垂下眼睛,稳稳地把她抱进浴室,然后把她放进浴缸。

丁拉了拉旁边的浴巾挡住她的身体。“出去吧,我自己洗。”

“你现在不能动,我来帮你。”君齐家说。

“我能动,真的。”丁更是焦急。“你出去,我自己洗,我洗澡不喜欢别人看。”

君齐家犹豫了一下,转身拿过防滑垫,放在浴缸前,然后拿过她的裤子和睡衣。

他走出浴室关上门之前,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

丁松了一口气,但他的心被他的亲昵感动了。

靠着浴缸,她打开水龙头,不想动。

太累了,我全身都疼。他昨晚什么时候辗转反侧的?

望着丁白皙的皮肤上的红印子和淤青,很不平静。

阮军·齐家看上去老实,其实也是一个转变~状态。

看看他对她做了什么...

丁一边想着一边洗了个澡。

当她完成时,已经两个小时了。

她慢慢走出来,发现阮军·齐家还在卧室里。

他坐在沙发上,用画板和画笔画着什么。

我们面前的茶几上有一个小砂锅,不是一盘饺子。

听到声音,琦君转过头对她说:“来吃吧。饺子凉了,我给你换了米粉。”

丁现在不可能饿了,他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她过去常常坐下来,打开砂锅的盖子,米粉的香味突然映入我的眼帘。

米粉仍然冒着酷热。

它是用西红柿、蔬菜和薄片肉做的。很好吃。

丁夏楠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

吃了两口,她拿起砂锅,起身。“我下楼吃饭,免得打扰你工作。”

六月齐家正在画画。

大部分有创意的人都需要绝对的沉默,她也不想影响他的工作。

琦君放下画板,刷刷道:“在这里吃饭。”

丁眨了眨眼睛。“但你要工作。”

“我没有工作,就是随便乱涂。”

丁夏楠只好放下砂锅,坐在地毯上吃起来。

琼·齐家在她对面。他笔直地坐着,盯着她吃东西的样子,从不移开视线。

丁吃了几口后,就吃不下了。她无助地抬起头。

“你在看什么?你一直盯着我,我吃不下。”

极速风流

小君齐家从她的外表得知,极速风流盘腿坐在地毯上。

他无视她的话。“好吃吗?”

“好吃。”

看到丁期待的眼神,极速风流真是哭笑不得。

他一直盯着她,所以不想吃。

这个吃货…

“要不要吃?”她主动问。

君齐家完全没有任何尴尬,他显然点了点头。

丁夏楠递给他筷子。“你吃吧,我再也不饿了。”

“你吃。”君齐家摇摇头。

“你不想吃,给你。”

“这是给你吃的,你要快点吃。”君齐家坚持不吃。

丁夏楠想了想,把勺子递给了他。“还有很多汤。反正是完不成的。”

这一次,俊浩没有拒绝,“好吧。”

他拿了一把勺子,拿了一勺汤喝。

很奇怪他以前也吃过这种米粉,但我就是觉得丁吃的这种很好吃。

喝了一口汤,味道真好。

虽然和前一个没什么区别,但他好歹觉得好吃。

君齐家忍不住连续喝了几杯。

“这么好吃吗?”丁看到吃的这么好吃,怀疑地问。

这米粉没给她做好。她饿的时候会吃好吃的米粉。他怎么会觉得好吃?

是食物,他都喜欢?

琦君没有回答。他直接拿了一勺放到她嘴里。“你试试。”

丁犹豫了一下,喝了。

我们都接吻过,所以共用一个勺子没关系...

她喝了一口,味道就像这样。

但她没有打他。“嗯,挺好吃的。”

君齐家眼睛一亮,舀了一勺喂给她,然后他喝了一勺,她也喝了一勺。

两个人你咬我咬,一碗汤很快就喝完了。

丁没有阻止他。她不知怎的不想停下来,就和他喝完了。

喝了这么多汤,她已经吃饱了。

“我吃饱了,不吃了。”她放下筷子说。

琦君看到砂锅里还剩了很多米粉,不禁皱起眉头。“你还没吃完。”

“喝够了。”

“你只喝了一半。”

“有很多一半,我真的吃饱了。”

汤装不下,只是胃膨胀,一上厕所就又饿了。

琦君拿起筷子,往嘴里塞了些米粉。“吃。”

丁摇摇头。“我真的吃饱了。想吃就吃。”

“你先吃。”君齐家固执地握着筷子。

丁不情愿地张开嘴吃,而君也跟着吃了一口,然后他喂她。

丁不想辜负在吃饭前的好意。

但是咬了几口之后,她就再也吃不下了。

“我不吃。”她坚定地摇摇头,起身离开了他。

小君齐家不再勉强地低下头,结结巴巴地吃完剩下的米粉。

丁佩服的胃口。他每天吃这么多。为什么他一点都不胖?

别说你胖,他身上一点肥肉都没有。

她知道他经常运动,但是他吃的太多,运动量也抵消不了他吃的热量。

“你一直这么能吃?”丁端着杯子,好奇地问他。

琦君抬起头来。“嗯。”

“为什么不长胖?”丁好奇地问。

她已经很瘦了,但是吃多了会发胖的。

君齐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长胖了。

“你运动量大吗?”丁又问。

君齐家点点头。

“你做什么运动?跑步,极速风流器械训练?”

琦君想了一会儿,极速风流说道:“今晚我带你去看。”

“好。”丁夏楠欣然同意。

六月齐家看到她脸上浅浅的微笑,她的眼睛变暗了。

他起身向她走去,和丁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我想喝水。”

丁一时语塞,把杯子递给他。君齐家喝了里面的水,顺手放下杯子,然后走到她面前。

丁怔怔的看着他,他要干什么?

君齐家突然拉了拉她的身体,低下头,紧紧抓住她的嘴唇,亲吻她滚烫的嘴唇。

丁愣了一下,但没挣扎。

说实话,她仍然喜欢亲吻和拥抱...

君齐家抱着她的身体,不停地吻她,然后抱起她,让她和他的目光迎面走来。

“你吃饱了吗?”他盯着她,低声问道。

丁的脑子有点乱。"...嗯。”

六月齐家拥抱了她,开始走向床。丁突然明白了的意图。

“不,现在不是晚上……”她试图挣扎。

君齐家抱住她,一起摔倒,全然不顾她的反抗,再次吻了她。

白天黑夜都无所谓,只要他喜欢就行。

他哪里知道?这是丁委婉的拒绝。

昨晚,她已经够麻烦的了。她浑身酸痛,只想休息一下。

但是君齐家的兴趣突然来了,他无法阻止。

丁把压在胸前,做了最后的挣扎。“你晚上能做吗?家里有人,我们这样不好……”

“没人。”琼·齐家张开手,用嘴唇亲吻她的胸部。

丁并不排斥和他发生性关系,但他动了几下,全身就软了。

“家里没人?”她困惑地问道。

"...嗯。”

“没有...或不是...我身体疼……”

君齐家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他抬起头,眼睛像火一样燃烧。“哪里疼?”

丁夏楠赶紧说:“哪里都疼。”

琦君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会痛?”

"..."丁无语,“你说什么?做运动后,身体会不会酸痛?”

运动?

君齐家想了想,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真的不知道会痛。他没有任何感觉。

他撑起身子,撕开她的衣服几下,丁和的身上顿时只剩下了一条内裤。

她挺胸,睁大了眼睛。“你在干什么?”

小君·齐家看到了她身上的淤青。

昨晚都没那么恐怖。一夜之后,淤青更严重了。

君齐家有点恼火。他的力气太大了,没想到她这么娇气。

他站起来说:“等等我。”

然后他转身出去了。

丁抓起被子,把它裹在身上。等了不到一分钟,君齐家回来了。

他应该走得这么快吗...

六月齐家拿着一个小瓶,里面有淡绿色的液体。

他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撕开她的被子,然后打开瓶盖。

“这是什么?”丁疑惑地问。

“医学。”

“治淤青?”

“嗯。”

丁夏楠又撕开被子盖住他的身体,向他伸出一只手:“我自己来。”

当他早些时候拿出芯片时,极速风流她刚刚醒来。

他肯定想知道她看到了什么。

所以,极速风流他肯定会考验她。

莫兰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他是她最讨厌的人,也是她最了解的人。

不知道是齐瑞刚的不幸还是她的不幸。

莫兰想到了结局,毕竟他累了,睡着了...

***********

在宽阔荒凉的山路上。

四辆装甲车排成一排,快速行驶。

在远处的山路上,桑鲤拿着望远镜看着运钞车。

“老板,车来了!”桑璃兴奋的开口了。

阮天玲眯眼,也拿着望远镜。

他微微勾着嘴,扬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桑鲤拿起对讲机,低声问道:“所有小组都准备好了吗?”

“二哥,一切都好!”

“很好,让我振作起来,成败在此一举!”

“明白!”

运钞车装满了英镑,数额巨大,但是没有人知道今天会有大量的现金经过这里。

阮天玲知道,因为他得到了最机密的信息。

第一辆车里的四个拾金者在说笑。

过了一会儿,他们把现金送到银行,这样他们就可以下班去参加聚会了。

因为路上没有人,甚至没有车辆,他们放松了警惕,完全没有危机感。

前方,突然有东西滚到路中间——

“喂,那是什么?”开车的家伙疑惑地问。

坐在他旁边,经验丰富的出纳员变了脸色。“是炸弹!”

“吱——”汽车紧急刹车,但还是晚了。炸弹砰的一声爆炸了,汽车的前部裂成两半!

后面的车要刹车,一辆接一辆撞上,突然连环撞车!

“嘭嘭——”子弹的声音突然响起,几个拾金不昧的人立刻被击毙。

一群人飞快的冲了上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出租车司机都杀了。

一个押运员死前打了紧急号码,可惜没说一句话就被打死了。

“咦,怎么回事?”电话里传来一个简短的询问。

一只手拿起电话,用力一拉,电话就中断了——

在前面的路上,两辆大卡车来了。

现金被迅速转移,卡车离开,几枚炸弹被扔在运钞车上,几处爆炸,运钞车瞬间烧毁——

除了烧钱的大车,一切都属于和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人走到车旁,掉了东西。

它在地上弹了几下,然后静静地倒在角落里...

明晚是齐老人寿宴时间。

齐瑞森表示,齐瑞刚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对莫兰怎么样。

看到他如此雄心勃勃,江予菲也放心了许多。

就差一天一夜了。为什么齐瑞刚还没把莫兰带回来?

在郊区的别墅里。

莫兰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好多了。

她没有什么大问题,除了全身疼痛和虚弱。

祁瑞刚不在房间,莫兰撑起身体,先去卫生间洗漱。

站在洗漱台前,莫兰陪着桌子走着,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在镜子里看起来又瘦又苍白。

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黑眼圈,极速风流看起来有点憔悴。

尤其是她的眼睛,极速风流闪耀着与她的年龄不相称的深邃。

据说通过看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看出他经历了多少。

她很年轻,但只要看看她的眼睛,你就会知道她经历了很多事情...

她变老了。

莫兰有点难过地低下头,然后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漱。

洗好之后,她打开门,走出卧室。

我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可能是祁瑞刚的住处吧。

门外站着一个女仆。

见她出来,丫鬟恭恭敬敬道:“夫人,少爷在楼下等你吃饭。”

“等我?”莫兰大吃一惊。他会等她吃饭吗?

太阳真的从西边升起了。

丫环笑着说:“对,少爷说你要等睡醒了再吃。”

齐瑞刚,他又有什么想法?

莫兰跟着女佣下楼,看见他坐在楼下皱着眉头打电话。

“查出是谁干的吗?!"

抬头看到她下来,他淡淡地说:“好吧,我知道了,就这样。”

挂断电话,他起身向莫兰走去。

“蓝蓝,你的精神看起来好多了。”祁瑞刚搂住她的腰,勾唇含笑说道。

他在笑,但他没有笑。

他的眼睛很冷,没有温度。每次看着他都有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明天是我父亲的生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她淡淡地问他。

“急什么?酒席明晚举行,明天回去也不迟。”

为什么是明天?

她不想再和他单独在一起了。

“作为老夫老妻,我应该帮忙准备。明天怎么回去?今天回去。也许我能帮上一点忙。”

齐瑞刚淡淡一笑:“你不是还有弟妹吗?她一个人准备就够了。”

“但我是长嫂子。她刚刚结婚...她怎么能努力呢?”

“她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你凭什么想到她!”

“无情?”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齐瑞刚盯着她冷冷一笑:“你为了救她受了多少苦?但是,她没有电话,也不在乎你的死活。你现在看到她的真面目了吗?”

莫兰惊愕了,睁开眼睛——

她真的没见过他这么卑鄙的人。

很明显,他伤害了他们,但现在他在另一方面说,于飞没有。

哦,他是一个贼喊捉贼,转错就对!

“蓝蓝,虽然我配不上你,但我是你的丈夫,夫妻是一体的。你看,你昨晚毁了我的好事,我又没杀你,说明我舍不得你。他们对你很好,却总是关心你的生死。那些人其实是在利用你。”

“利用我?”

祁瑞刚点点头,冷冷地说:“是的。他们利用你,首先是为了和你搞好关系,让你信任他们。然后通过你来对付我,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其实他们这些人不过是一群虚伪的人渣罢了。”

莫兰的眼睛微微一闪。“不是你说的那样。他们没有利用我,也没有通过我来对付你!他们只是简单地...同情我……”

莫兰惊慌地把手抽了回来,极速风流小心翼翼地说:“只要你不折磨我,极速风流我就不要你的命!”

她的反应让祁瑞刚非常满意。

“用我的命,你不用怕我。你确定不要?”他试探性地问。

莫兰做了个小暖心。她鼓起勇气,犹豫着问:“你的人生是什么?”

齐瑞刚微微勾唇:“是个芯片,记录所有信息。有了那个东西,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我了。”

“芯片?所有信息?”莫兰急忙摇头。“我不想要这种东西。我什么都不要!”

“这东西很贵。如果你抱着它,你就会抱着我。你真的想要吗?”祁瑞刚继续试探问道。

莫兰急了:“说不!别再提了,我没有任何伤害你的想法,你够了吗!”

“我只是想让你相信我。”

“只要你不打我,不折磨我,我就没什么要求!”

齐瑞刚嘴角笑得更开了。他轻声说:“好吧,我不勉强你。但是蓝蓝,我会用我的行动证明一切,让你完全信任我。”

莫兰看了他一眼,迅速低下头去吃饭。

魔鬼对你说,你相信我,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我不会吃了你——你相信吗?

晚饭后,祁瑞刚让莫兰上楼休息。

她乖乖地上了楼,和以前一样,成了听他说什么就听什么的小白兔。

莫兰不知道该怎么办,打开电视看。

看了很久,直到天黑祁瑞刚推门进来。

怕他再碰她,莫兰下意识的紧张起来。“你现在要休息吗?”

祁瑞刚幽冷的眼神看穿了她的想法。

“别紧张,今晚我不会碰你的。”

真的吗?她不相信。

“昨晚和今天,你都筋疲力尽了。我很心疼,真的。”

"..."莫兰真想吐槽。

但他说完这些话后,就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

莫兰又紧张了,下意识的拉起被子,捂着身体。

祁瑞刚深邃的眼睛盯着她,嘴角带着温柔而深情的微笑。

脱下衬衫,他又开始解开皮带...

莫兰紧张地大叫:“你说过你不会碰我的!”

“蓝蓝,我只想洗个澡。”祁瑞刚无奈地看着她。

莫兰:“…”

他的裤子被扔到一边,只穿了四角裤,显示出他强健的体魄。

莫兰,别看他。

祁瑞刚也摘下手表,放在床头柜上。

然后他穿着睡衣去了洗手间...

莫兰不敢回头,立刻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手表。

手表离她很近,只要她伸手就能拿到。

但她很自然地把目光移开,继续看电视。

其实这是偷筹码的最好时机,但她不会那么做。

这只是齐瑞刚的诱惑...

不管他有多深多狡猾。

只要她愿意思考,她一眼就能看穿他的目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她了解他那么多。

只是因为,在过去的七年里,大约2500个日日夜夜,她一直在琢磨他的想法。

为了不被他折磨,她必须了解他的一切,这样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

豪华的客厅富丽堂皇。

宴会已经布置好了,极速风流长长的红地毯从客厅一直延伸到大门口。

门口站着两排接待人员。

他们穿着礼服,极速风流恭敬地接待每一位到来的客人。

江予菲穿上白色吊带连衣裙,再加上闪亮的银色柔软披肩,挽着头发,化着淡妆,没有打扮的念头。

在隔壁的房子里。

莫兰也在改变。

她选择了一件无袖、浅金色的短裙,只有两条胳膊和修长的白腿。

她手腕上戴着配套的手套,化了一个艳丽迷人的妆,打开门走了出去。

祁瑞刚站在门口看她出来,眼睛突然发亮。

莫兰五官出众。她平时不打扮的时候很好看。

今晚盛装打扮,她更出彩了。

“蓝蓝,你今天真美。”祁瑞刚上前抱住她,浅浅的吻了她一下。

昨天他说要对她好一点,然后就一直演温柔有爱的老公。

虽然他虚伪的莫兰看起来很恶心。

但至少这样,他更方便她行动。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她浅浅地笑了笑,眼睛不着痕迹地从他手腕上的手表旁边经过。

齐瑞刚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笑了笑:“走吧,我美丽的公主。”

莫兰羞红了脸。她在祁瑞刚眼里看起来更迷人更迷人。

祁瑞刚眼神了然,第一次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炽热。

当他们来到宴会时,江予菲和祁瑞森已经到了。

江予菲挽着祁瑞森的胳膊,举着酒杯招待一些客人。

齐瑞刚和莫兰一起来的:“你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他笑着问,看上去很和蔼。

正在和江予菲等人聊天的客人们开玩笑地笑着说:“我在问齐三的妻子,她嘴唇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齐三太太说是不小心抓到的。”

祁瑞刚的眼睛带着意光瞟着江予菲的唇,嘴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我猜一定是三哥不小心捡的。”

“呵呵,戚少绍猜对了。其实我也猜到了。”

面对他们的嘲笑,江予菲心里有点不舒服。

齐瑞森一脸漠然:“先失陪了,我们去招呼其他客人。”

他和江予菲一起走了,祁瑞刚看了看他们的背影,眼底是冰冷和阴沉。

走开一会儿,江予菲低声说:“我该怎么办?如果今晚拿不到芯片,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因为他们明天一早就要离开。

如果你想回来,你必须找到一个新的借口。

齐瑞森淡淡地说:“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人搜查了。”

江予菲惊讶地看着他,声音压得更低了:“如果被发现了呢?”

“不在乎那么多。如果找不到,我就想别的办法。”

“我不知道莫兰有没有发现什么。”

祁瑞森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莫兰。她今天打扮得很漂亮。

以前有过这样的宴会,但她从来不穿成那样。

今天是个例外——

如果莫兰能顺利拿到芯片,极速风流她必须尽快和他取得联系。

“我会等你的。不出来我自己去接你!极速风流”阮天玲低低道。

江予菲点点头:“我知道,我一定会出去的。就这样,我先挂了。”

“等等——”

“还有别的吗?”

阮,低声说:“说你爱我。”

江予菲脸红了。“现在?”

她看着宴会厅里的人,幸好没有人注意到她在打电话。

“你身边有人,所以不敢说?!"阮天玲有些愤怒地问道。

可汗,他说的是指齐瑞森吗?

江予菲知道,如果她不说,他会更生气。

她拿着手机,低声说:“我爱你……”

“大声点,我听不见!”

江予菲无言以对。“这是宴会现场。我不能大声说话。”

“你不敢大声说话吧?”

“我就是不敢。”

阮田零握紧方向盘,声音更加阴沉:“怕被齐瑞森听见?”

“怎么可能?只是我怕大声。其他人认为我是个怪物...阮,,你今天怎么了?”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阮天玲也发现他的反应有点过激。

他的眼神有点呆滞:“于飞,我们多久没见了?”

“已经好几天了。”

“是四天,差不多100个小时没见面了。100小时是6000分360000秒。我们已经快36万秒没见面了!”

江予菲的心弦颤抖着。

是的,她也发现他们很久没见了。

只有四天,但她感觉了很久。

就像分开了四年。

生老病死,这就是她这几天的感受。

原来不仅她想他,他也想她。

阮天玲的声音继续道,“一秒钟见不到你,我会想你的。36万秒,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江予菲眼睛微红。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患得患失,所以她要说‘我爱你’?

“我爱你——”江予菲毫不犹豫地说,“阮田零,我爱你!”

这一次,她的声音更大了。

阮天玲满意的勾勾嘴唇,眼里闪着幸福的微笑。

“老婆,我也爱你。”

江予菲不禁甜甜地笑了。这几天压抑的生活突然让她觉得没那么沉重了。

此刻,她的身心都很幸福。

“那我可以挂了吗?”她笑着问。

“是的,我已经允许了。”

江予菲微笑着收起手机,当她抬起眼睛时,她看到祁瑞森向她走来。

“是燕田零的吗?”他问。

“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的眼神很幸福很甜蜜。

齐瑞森勾着嘴唇:“我从你脸上看得出来。”

江予菲突然脸红了。“晚会要结束了吗?”

“嗯,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江予菲朝里面看了看,突然发现莫兰和祁瑞刚不见了。

“莫兰去哪了?”她惊讶地问。

齐瑞森也发现他们不见了。他脸色凝重:“我去看看!”

江予菲正要告诉他,莫兰找到了芯片,他已经迅速离开了。

江予菲也担心莫兰。她走了两步,突然被一个男人拦住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