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跑狗论坛5043论坛最新版(中国)有限公司----都市无双战神(1/27)

跑狗论坛5043论坛最新版(中国)有限公司 !

邱笑着说:“我的意思是,都市都市你和我这辈子都不会断了关系。”

“能不能破,都市都市由不得你!还有,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毁了我的事,小心我不饶你!”严月愤怒地挂了电话,他的好心情瞬间消失。

她丢下手机,失去了给阮打电话的念头。

*********************

夜渐渐黑了。

蜷缩在床上,看着阮给她发短信。

白天他发了三条短信,然后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不接。

然后他就再也没发过短信也没打过电话。

你放弃了吗?

放弃吧,他们这样,就没有幸福的未来了。

颜悦有他的孩子。他迟早会为了孩子回到燕乐。

她还记得王阿姨说的话。

她说阮田零选择她是因为她怀孕了,放弃了严月。

现在严月怀了孩子,他又会犯同样的错误。选择颜悦放弃她。

但说实话,如果他这么做了,她就没必要错过这段感情了。

但如果他不做,他们是不是就一直缠着?

江予菲的内心是如此矛盾,以至于他不愿意离开他,他不能和他在一起而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

为什么上帝给了她这么难的问题?

心疼的想着,阮又给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她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一点。

迫不及待地打开短信,江予菲看到了上面的文字,他的眼睛突然泪流满面。

[江予菲,给我一条短信或一句话,让我知道你还好好的!】

阮...

阮…我好想你…

江予菲眼角滑落两滴泪水。

她流着泪说了几句话。

【我很好,不用担心。】

阮天灵赶紧又退了一个。

早睡,不要想太多。】

你也是...]

发完短信,江予菲收起手机,闭上眼睛睡觉。

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她想恢复记忆。

恢复记忆后,她决定他们是否应该在一起。

她的记忆是不完整的,现在做的决定不能代表她的真实决定。

只有恢复记忆,记住一切,她才能衡量一切,做出最准确的选择。

在书房里。

阮天玲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手机。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三个字,嘴角弯着一个柔和的弧度。

你也是...

江予菲回答他,她说你也是。

她告诉他也早点睡觉。不要想太多。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还在乎他,在乎他?

肯定是...

阮天玲举起手机,亲了亲那三个字。

他突然想起手机里没有江予菲的照片。

不,应该说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照片。

想到这里,阮天玲感到很恼火!

为什么之前不想拍一些照片保存?

对了,他们有合影!

阮天玲立刻打开电脑,找微博阿姨。他记得姨妈给他们拍了很多照片,但当时他很舍不得。

姨妈说,你现在不多拍照片保存,以后想看就后悔了。

“不,无双没什么……”

“你太清楚了!无双”

“没有……”

“你说* * *?”

莫兰瞪大了眼睛,她看到了祁瑞刚所有的愤怒。

她隐藏的刺一下子覆盖了全身:“说啊说啊!我发现我和你相处不好。我不想继续了。以后怎么办!”

齐瑞刚瞳孔收缩——

莫兰喊了这句话,心里轻松又难过。

好像丢了什么很重但很重要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齐瑞刚发出了艰难的声音。“你不想和我玩得开心吗?”

“我的意思很明确。”

她会和他一起生活,但她想回到以前的样子。

而当年,祁瑞刚最不想回去了。

他好不容易盼着她变心。结果她没有给他任何心理准备就又走开了。

甚至他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收回你说的话,我就当是气话。”祁瑞刚舔舔嘴唇。

莫兰摇摇头,声音很平静:“我是认真的……”

“我叫你拿回去!”祁瑞刚突然怒吼。

莫兰闭口不答。

祁瑞刚很生气,但拿她无可奈何。

“好吧,你至少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吗?”他耐心地问。

“没有理由。”莫兰根本不想说话。

“莫兰,你开什么玩笑?”

“你可以这么想……”

"..."祁瑞刚握紧拳头,眼神吓人。

车厢里的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前排的司机恨不得马上消失...

良久,当莫兰觉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齐瑞刚立刻对司机说:“停车!”

司机迅速停下车。

祁瑞刚开门下车,嘭地一声关上门,转身大步离去。

莫兰看着他的背影,内心滋味复杂。

她也不想这么做...

司机等了一会儿,发现那位先生不见了。

“你是要走,还是要等这位先生?”他小心翼翼地问。

“回去。”

莫兰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她知道自己今天做错了什么,但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真的很害怕...

她害怕自己和齐瑞刚的关系慢慢变得平淡,害怕他不会一直对她好。

怕这一切只是一时的激情,怕再被伤害。

我怕齐瑞刚有一天会习惯她的感情,不再认真...

她害怕的东西太多了,根本没有安全感。

如果有一天她注定要受到伤害,她宁愿结束这段感情,安静的待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就没人能伤害她了。

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的,但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她结婚前就怕这个。

只是那个时候她还抱有希望,祁瑞刚真的伤害了她。

她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

但是她不能告诉祁瑞刚这些想法。

他会认为她疯了...她生病了...

是的,她病了。

莫兰呆在卧室,没有下楼吃饭。

天快黑了,祁瑞刚再也没回来。

!!- 5327+dfiuwesz+4956008 ->

想了很多,战神莫兰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她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不该那么做,战神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她不应该被蛇咬一次就怕绳子十年吗?

齐瑞刚为她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难道她不应该怀疑他吗?

她不应该担心没有发生的事情...

莫兰很苦恼。她挽回还来得及吗?

她想等祁瑞刚回来,跟他软一点。

然而夜越来越深,祁瑞刚还是没有回来。

莫兰拿着手机,犹豫要不要给他打电话。她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拨了他的号码。

而莫兰很失望。

瑞奇刚刚关掉了他的电话...

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莫兰在床上睡不着。

看着窗外,她不禁为祁瑞刚担心。

莫兰想等他回来,但最终她还是忍不住了。她闭上眼睛睡着了。

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莫兰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黎明。

祁瑞刚走近,他没有看她,直接去找衣服洗澡。

莫兰撑起身体,看向祁瑞刚。

我不知道他昨晚去了哪里。他的下巴长出了蓝色的胡茬。他看起来好像一夜没睡。

莫兰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祁瑞刚拿着衣服直接去了卫生间。莫兰也赶紧起床换衣服。

祁瑞刚出来的时候莫兰还在卧室。

他知道她在看他,但他就是不看她。

祁瑞刚显然不想和她说话,莫兰原本的性格比较尴尬,所以她什么都不能说。

犹豫了一下,莫兰还是先去洗手间洗了。

她很快就洗完了,祁瑞刚已经睡觉了。

他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沉睡。

莫兰不知道自己是否睡着了。她站了一会儿,然后打开门出去了。

她一离开,祁瑞刚就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很呆滞。

但是他很快又闭上了眼睛,因为他太困了,很快就睡着了。

早饭后,莫兰去看埃文。

中午快结束的时候,她回来自己做了午饭。

西红柿炒鸡蛋、果冻鱼、红烧肉、清蒸鱼、鱼香肉丝和海带排骨汤。

好好干,莫兰就去楼上。

她轻轻推开卧室门,发现祁瑞刚还在睡觉。

莫兰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轻轻地走到床边。

她想叫醒祁瑞刚,但她不敢。

她傻傻地站在那里...

就像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她犹豫着要不要爸爸给一英镑买文具。

莫兰从小就发现自己缺乏安全感。

我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莫兰还是不敢说话。

祁瑞刚突然睁开眼睛,直视着她。

莫兰吓了一跳。

其实齐瑞刚进来就醒了,只是他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结果,她一直站在床边...

“什么东西?”祁瑞刚坐起来,淡淡问道。

"...嗯。”莫兰点点头。“我们能谈谈吗?”

齐瑞刚的神色有点冷:“你说什么呢?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莫兰怔了怔,他这是什么意思?

!!- 5327+dfiuwesz+4956009 ->

都市无双战神

他厌倦她了吗?

莫兰突然说不出话来。

“不想说话,都市就算了。”她淡淡地说,都市但站着不动。

祁瑞刚突然很烦躁。

他看着莫兰,冷冷地说:“你想和我谈什么?我告诉你,就算你再恨我,你也只能和我一起生活!我不管你怎么想,总之你怎么想都没用!”

"..."他认为她会说什么?

祁瑞刚突然站起来,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她。

"...你打算怎么办?”莫兰后退了一步。

祁瑞刚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良久,他平静下来,语气变得柔和:“你真的想和我玩得开心吗?你真的打算继续这样对我吗?这几天过得不是很开心吗?我昨天没有答应你,因为我害怕我不能答应你。我做的一些事情你应该知道,但我不会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如果你不想让我做危险的事情,我将来也做不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保证不会再犯了。”

“你不必答应我……”

齐瑞刚突然生气了:“我不答应你,你生气了,我答应你,你不接受。你想要什么?!"

莫兰知道他误解了她,她没有生气。

“该做的就做,以后不要刻意去冒险就好。”她平静地说。

祁瑞刚惊愕了。

莫兰露出一丝微笑:“我做了午饭,你吃完可以继续休息。”

“你不生气吗?”祁瑞刚不可思议的问道。

莫兰只是笑笑,没说话。

瑞奇只是拉了拉她的身体,捏了捏她的下巴:“你又在耍我吗?”

“我没有……”

“不生气?”他盯着她问道。

莫兰点了一下头。

瑞奇只是绷紧了腰,气得咬牙切齿。“要不要说多了就闪舌头?!"

“你能不能不把一切都放在心里?”

莫兰有点不舒服。她只是习惯于守口如瓶。

齐瑞刚突然宣布:“我不管你说不说。以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让你不说的!”

这怎么行?

莫兰正要反驳,祁瑞刚瞬间堵住嘴唇,深深地吻了她一下!

莫兰突然被带离了呼吸,有些不适应。

她刚挣扎了一下,齐瑞刚把她推倒在床上,压了下去,想再亲她一下。

令人窒息的缠绵之吻持续了十几分钟才结束。

祁瑞刚抬起头,微微喘息着。

莫兰头发凌乱,嘴唇红润,微肿...

“以后我不能突然像昨天一样。”他抚摸着她的脸颊说。

莫兰垂下眼睛,轻轻点了一下头。

齐瑞刚放弃了让她说话的想法。“你再敢那样,我就对你无礼!”

莫兰,别扭过头假装没听见。

“听到了吗?!"

祁瑞刚气得咬着嘴唇。

莫兰痛苦地推开他。“你在干什么?!"

“我以为你是哑巴。”

"..."莫兰把他推开。“好的,我饿了。我们下去吃吧。”

祁瑞刚恨不得再咬她一口,但终于忍住了。

总之,他真的帮不了这个女人莫兰。

!!- 5327+dfiuwesz+4956010 ->

她太别扭,无双太喜欢克制自己的感情。

他怀疑她一生中是否会有充满激情的一天...

两人言归于好,无双祁瑞刚的心情瞬间那叫一个晴天空万里。

当他来到餐厅时,当他看到仆人端着熟食时,他心情很好。

莫兰给他做了很多美味的食物...

“都是给我的吗?”他笑着问她。

莫兰塞了一碗米饭给他:“快吃。”

“不是给我的,我不吃!”祁瑞刚说得很认真。

莫兰无助地看着他。

祁瑞刚有点恼火,难道他不该在这个时候逼她吗?

万一她的尴尬又被打破了呢?

他以为莫兰会说‘不要吃,不要吃’。

谁知道她点点头,“嗯,是给你的。能吃吗?”

祁瑞刚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邪魅地盯着莫兰:“蓝蓝,你以前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说很多让我生气的话。现在你不跟我说话就能气死我。但我今天这样,你多努力。”

莫兰白了他一眼,低头吃饭。

祁瑞刚却看着她的眼神黯然。

虽然莫兰可以接受他,也可以不拒绝他,但他知道,她一直都缺少很多他需要的东西。

她真的不能愉快的接受他。

我还没有真正爱上他...

但至少他看到了希望。

这场革命可能即将成功。

莫兰做的菜,祁瑞刚吃的时候总是给面子。

他吃了很多,然后无视仆人暧昧的眼神,拉着她开始往楼上走。

莫兰被他拖进卧室。

“你在干什么?”她羞恼地问他。

齐瑞刚邪恶的嘴唇:“昨天,我们的感情差点破裂。现在自然要多做一些来修复我们的感情。”

说着,他过来搂抱她的身体。

莫兰瞬间脸红,推开他:“我有事情要做,别想了!”

齐瑞刚不解:“我怎么想的?”

“你说你觉得怎么样?!"莫兰盯着他。

齐瑞刚突然说:“你以为我想和你做爱吗?”

“你觉得不对,你不知道含蓄才是美吗?”莫兰生气了。

齐瑞刚笑道:“我觉得你错了,但我不是那个意思。”

莫兰更脸红了:“诡辩!”

齐瑞刚再次搂住她的身体,嘲弄地笑了起来:“我说的是真的。我只是想和你有更深入的交流。交流可以增进彼此的感情。当然,不用想了。我说的交流只是语言交流。”

他的样子是赤裸裸的在嘲笑她。

莫兰迫不及待的找地方去:“我没有空语言交流!”

“那你就是不重视我们的婚姻关系。”

莫兰无言以对:“反正你说了算。”

齐瑞刚点点头。“嗯,这是我的决定。现在我们交流一下,你不能弃权。”

并且弃权?

她别无选择,好吗?

祁瑞刚拉着莫兰在床上坐下,他坐在她身后。

“你打算怎么办?”莫兰很不解。

齐瑞刚压着身子不让她回头。“别动,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完,祁瑞刚的手指放在她的背上,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

!!- 5327+dfiuwesz+4956011 ->

“你在写吗?”莫兰疑惑地问。

“嗯,战神你知道我写了什么吗?”

“你是谁?”

“是的。你是谁?”

莫兰真的不懂齐瑞刚。有必要问这个问题吗?

我还是要写出来...

【你是谁?】齐瑞刚又写了一遍。

"蓝蓝,战神如果你不想回答,你可以用纸和笔写下来."祁瑞刚说。

“我是莫兰。”她直接回答。

【你是谁?】齐瑞刚又是问题。

“我回答,我是莫兰。”

【你是谁?】

莫兰变得不耐烦了。“我不是故意的……”

突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她无奈地说:“我是莫兰,埃文的妈妈...齐瑞刚的妻子……”

祁瑞刚满意的勾唇在他身后,继续下一个问题。

【你现在开心吗?】

"...我不知道,也许吧。”

【你对这种生活满意吗?】

“我不知道,但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已经能够接受这种生活了。”

【你还讨厌祁瑞刚吗?】

这次莫兰沉默了很久才回答,“我不恨,我不想恨,恨一个人太累了。”

你对他现在的表现满意吗?】

"...嗯。”

祁瑞刚突然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她。

“莫兰,我会继续努力,让你更开心,对我更满意。”

莫兰的眼睛微微一闪。

齐瑞刚看着她笑了笑:“谢谢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以为你不会回答我。”

其实莫兰今天之前是不会回答他的。

昨天发生的事情之后,她做了一些自我反思,敢于回答。

而且祁瑞刚问的内容也不突兀,如果过于直白和大胆,恐怕莫兰也不好意思回答。

“别问了?”她问。

“别问了,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我没有。”

“没问题吧?”

“没有。”

齐瑞刚得意地笑了:“看来我做得太好了,所以你对我没意见。”

"..."莫兰,“你刚才问的所有问题都表达了你对我的看法吗?”

“当然不是!但我确实对你有意见。”

莫兰微微一愣:“什么意见?”

瑞奇只是转过身,把额头抵在额头上:“我教了你这么多次,你什么时候学会接吻?”

“你……”莫兰气恼了。

齐瑞刚暧昧的嘴唇:“不行我就一直教你。”

莫兰想翻白眼。如果可以,他不会吻她吗?

“如果可以,我们会互相学习更多。”

"..."莫兰丢给他一个白眼。

齐瑞刚笑着抱住她的身体:“但是两者还是有区别的。学了就能享受。”

“你说够了!”莫兰很恼火。

齐瑞刚点点头:“嗯,够了,我们开始练吧。”

“谁想和你一起练习……”

当然,无论莫兰怎么拒绝,都是没有用的。

处理好与莫兰的关系,祁瑞刚也腾出更多的精力开始对付王橙。

他真的是通过律师起诉王玉成敲诈诽谤。

王氏家族勒索齐瑞刚支付10亿,律师可以作证。

!!- 5327+dfiuwesz+4961409 ->

都市无双战神

王雨橙对齐瑞刚的污蔑,都市他和莫兰都可以作证,都市当时病房里的护理也可以作证。

王橙很快接到法院传票,要求她向齐瑞刚道歉。

“s ~砸——”王雨橙把传票撕成碎片。

“又不是我的错,我凭什么道歉!”

太后皱着眉头说:“你不该这么说齐瑞刚。”

“妈咪,我说的是实话。他就是想故意杀我!”王橙不服。

“我相信你,但是别人不相信,法院也不相信。除非你找到证据,否则诽谤他的罪行就会被推翻。”

“我没有证据……”

“那之后就别说了。”

“不,我想说,我不能白白被他伤害!”王橙是真的打算什么都不管了。

她不相信。她是个软弱的人,得不到社会的支持。

王橙没有向祁瑞刚道歉。

相反,她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她的经历的文章。

她形容自己可怜,强调齐瑞刚的刚强和冷酷。

很快,她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齐瑞刚也反应很快,发表了文章。

祁瑞刚没有说王橙错了。

他在文章中说,他为王玉成感到难过,因为伤害她的是他的不当驾驶。他愿意赔偿,从不推卸责任。

只是他不能接受王雨橙提出的10亿赔偿金额,更不能接受王雨橙的勒索,所以对他进行诽谤,说他是故意谋杀她的。

齐瑞刚说当时他也在车里。如果他是故意谋杀她的,难道不怕自己出事吗?

警方已经确定这是一起事故,不是故意谋杀。

他希望王雨橙不要再诋毁他,不要再试图敲诈他。

齐瑞刚写的回应有理有据。

御橘不一样,御橘的一切都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

而且她刻意写自己的可怜,显然是想博取社会的同情。

很快,舆论都转向了王雨橙,几乎所有人都站在祁瑞刚这边。

他们都认为王橙不能接受出事的事实,于是对祁瑞刚进行诽谤。

王橙越辩解,越没人相信她。

王玉成预计舆论压力会帮助她对付齐瑞刚,但她的计划失败了。

法院再次向王玉成发出传票。

说如果她不删文,不澄清事实,就要告她敲诈诽谤。

王橙是真的疯了。

她真的想不顾一切地说出所有的真相。

好在她还是有点理智的,一说出来就真的心虚。

但她做不到法院要求她做的事。

她知道祁瑞刚伤害了她,她怎么能忍受这种语气...

但如果她不退让,她还是有罪的。

直到这个时候,王橙才知道她要对付的祁瑞刚的想法有多蠢。

最后,她妥协删除了网上的文章,但没有澄清事实。

祁瑞刚大人有很多没跟她计较。

法院对齐瑞刚的行为表示赞赏,并未在判决中故意偏袒王雨橙。

!!- 5327+dfiuwesz+4961410 ->

判决很快下来了。

齐瑞刚赔偿了王雨橙500万元的损失,无双并支付了王雨橙出院前的全部医疗费用。

拿到判决书,无双王家都傻眼了。

王雨橙以后会毁容致残。

但是祁瑞刚只给他们寄了500万,这怎么可能!

王橙提出上诉,决定与祁瑞刚打官司。

祁瑞刚得知这个消息后,只是不屑地嗤笑。

他害怕她不会继续胡闹下去。

她越挣扎,越痛苦。

这些莫兰都懂。

她只能叹气,王雨橙。这是为什么?

她真的不该继续招惹祁瑞刚,难道她没有发现祁瑞刚的可怕吗?

但她不会善意地提醒她,因为她真的不喜欢王力可·余橘。

御橘,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齐瑞刚现在就要开始筹划和莫兰的婚礼了。

他要给莫兰举行一场世纪婚礼...

莫兰没意见。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齐瑞刚把婚礼事务交给了最好的婚礼公司,他和莫兰只负责挑选礼服。

祁瑞刚和莫兰的关系越来越好。

虽然莫兰没有告诉他她想要什么,但他们的关系确实变好了。

莫兰也渐渐把祁瑞刚当老公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现在的莫兰多很有小女人的魅力。

她比以前更开朗,更会笑,更漂亮。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很美。我觉得莫兰这次是真的接受祁瑞刚了。

祁瑞森看在眼里,然后在心里祝福莫兰。

如果莫兰真的能得到幸福,哪怕给她幸福的是齐瑞刚,他也不介意。

估计是大家心情都好,婚礼快到了。

加之祁老爷子对莫兰也漫了不少。

莫兰现在正在等待M区项目的完成,然后带着埃文回到她身边。

婚礼一天天临近。

齐瑞刚和莫兰太忙了,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然后玉梅就忘了。

她天天住在齐国城堡的一角,想见齐瑞刚,却又怕惹他不高兴。

即使她真的走了,祁瑞刚也没有时间和她说话。

玉梅开始抑郁,然后就不出门了,整天呆在房间里。

这一天,齐瑞刚和莫兰去挑选礼服。

玉梅最近身体不好,突然胃病发作,人一下子疼晕了过去。

仆人去找家庭医生,并通知祁老爷子。

家庭医生给玉梅治疗后,去找老人回复。

“爸爸,于女士的胃病可能有点严重。我给她打了止痛针,但我建议带她去医院检查。”

齐大师沉吟片刻,吩咐管家总管:“送她,你跟着,有什么事向我汇报。”

“好的。”

管家负责人送余梅去医院,结果却很意外。

余梅的胃病已经发展成胃癌了!

幸运的是,没有治愈的希望。

玉梅被转到病房,管家总管吩咐两个仆人留下来照顾她。

他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余梅梦中的低语:“瑞刚...你没有...恨我,我不是故意的……”

!!- 5327+dfiuwesz+4961440 ->

都市无双战神

女管家吓坏了,战神以为她明白自己的话。

她一定后悔上次暗杀了那位先生。

只是她怎么会这么内疚呢?

我想我真的很后悔她的所作所为。

“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不想要你呢...那不是真的……”

管家瞪大了眼睛——

她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错了...事实上,战神我很难过……”

管家走向床边,但没有再听到她的声音。

他不确定刚才听到的是什么意思。

也许玉梅后悔对君子的伤害,然后想起了死去的儿子?

但为什么他觉得余梅的儿子指的是君子?

首席管家认为他的想法很荒谬。

他摇摇头,转身继续离开。

“瑞刚...我的孩子……”余梅突然发出一声。

这一次,管家头听得清清楚楚!

他在原地站了几秒钟才恢复过来。

管家头一转身,厉声看着两个仆人:“记住,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胡说八道。如果它出去了,你的主人会饶了你的!”

“放心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仆人赶紧点头。

总管回到齐的城堡。

他先把余梅的情况报告给老齐。

得知玉梅的胃病发展成胃癌,齐大师怔了怔:“医生怎么说的?”能治好吗?"

“医生说应该治好,但他们不敢绝对保证。”

齐大师想了一下,叹了口气,“去找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疗。无论如何,不到最后都不要放弃。”

“好吧,我理解。”听老人这么说,总管更加确信了他的猜测。

他一定知道玉梅才是真正的君子之母。

不然他不会对余梅这么宽容,这么好...

“先生,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乡长犹豫了。

“是什么?”

乡长低下头,恭恭敬敬地说,“余女士昏迷时说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齐大师看着他:“你有话要说,还犹豫什么?”

“先生,她说的真是太神奇了。”

“他说什么?”齐老爷子也好奇了起来。

管家不敢看他的表情:“我听她说那位先生就是她...儿子……”

齐老爷子惊愕了。

“你说什么?”

“先生,我听得很清楚。她说这位先生是她的儿子。”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齐老爷子一直没说话,管家头感觉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还有谁知道这个?”良久,他低声问道。

"在场的两个仆人都知道这件事,但我告诉他们不要说出去。"

齐大师点点头:“这件事不允许泄露出去,尤其是齐瑞刚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明白!”

“玉梅,找人,送她走,别让任何人找到她。”

“她的病……”

“继续治疗。”

“好的,我马上去办。”

莫兰才和祁瑞刚花了半天时间才选好婚纱的款式。

从今天开始,设计师们将加紧为他们制作服装。

着装的事情解决了,祁瑞刚和莫兰开心地回家了。

!!- 5327+dfiuwesz+4961482 ->

停车。

瑞奇刚下车,都市这时一个保镖走过来,都市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祁瑞刚神色微微一凛,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怎么了?”下了车的莫兰疑惑地问。

“没什么,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会处理一些事情的。”他笑着对莫兰说。

“好。”莫兰没有问更多的问题就走进了房子。

莫兰走后,齐瑞刚低声问保镖:“去医院打听一下她的情况。”

“好的。”

保镖马上离开。

祁瑞刚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他有点心烦意乱,想抽烟,但他想起自己曾答应莫兰戒烟。

祁瑞刚干脆打开车门,让司机出去。

他坐在驾驶座上,很快就离开了城堡。

齐瑞刚没有直接去医院。

他想等保镖回复再做决定。

余梅病情严重就去看看,不严重就不去了。

他在医院外面呆了一会儿,接到保镖的电话。

“先生,于女士不在医院。医生说她被师傅带走了。”

齐瑞刚微微眯起眼睛:“她的情况怎么样?”

“这很糟糕。医生说她有胃病,现在已经发展成胃癌了。”

“胃癌?”祁瑞刚惊愕了。

“是的,但它并不先进。医生说应该治好,但是希望不大。”

医院的医生不容易下结论。

他们说希望不大,就是真的希望不大,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祁瑞刚握紧方向盘。

保镖很久没听到他的声音,忍不住问:“师傅?”

瑞奇刚刚恢复过来:“去给我找个人!现在就去!”

“可以!”

挂断电话,祁瑞刚不知所措。

一个好人怎么会得癌症?

这一刻,他的心情真的很复杂,有点后悔。他应该早点注意到她有问题。

但祁瑞刚对余梅的病情不是很担心,可以请萧泽欣给她治疗。

目前他最关心的是老人为什么把她带走。

他又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祁瑞刚回到了家。

坐在客厅看电视的莫兰看到他回来,发现他看起来有点凝重。

“怎么了?”她疑惑地问。

祁瑞刚走到她身边坐下,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莫兰看到的时候心里发颤:“你怎么了?”

齐瑞刚拉着她的手小声说:“玉梅病了,是胃癌。”

“什么?!"莫兰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她现在住院了?”

“我们回来之前,她突然生病去医院检查,说是早期胃癌。现在老人把她带走了,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

这真是个坏消息。

“能治好吗?”莫兰忍不住问,“他把她带到哪里去了?去问问。”

“我派人去找了。至于能不能治好,我以后再和肖先生商量。”

“那你赶紧去咨询。越早治疗这个病越好。”莫兰催促他。

祁瑞刚点点头,没有耽搁,起身往楼上走去。

莫兰没有心情马上看电视。他直接关了电视,然后坐在那里发呆。

!!- 5327+dfiuwesz+4962109 ->

好像是哦,无双安格尔确实带着他的钓鱼线出来了...这是他抓到的...

江予菲看着皱眉愤怒的角度,无双突然觉得心情很好。

好大的美人鱼。

“不信服?”阮天玲笑着问她。

知道自己不是在和安格尔说话,江予菲自然不再嫉妒了。

她心情大好地笑了笑:“好吧,就算这次你赢了。”

“然后呢?”阮天玲扬起眉毛。

江予菲突然走近他,吻了吻他的脸:“我爱你——”

也许她心情很好,所以很少主动吻他。

阮,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笑得更迷人更深沉。

他拉过江予菲的身体,翻过身来压着她,吻了吻她滚烫的嘴唇...

江予菲惊愕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其他人看了。他不会感到羞耻。

阮,不在乎这些。他想吻就吻。

其他人在他眼里都是空生气。

安格尔愤怒地看着他们接吻,但不愿离开。

她刚才在那里游泳时注意到他们在这里。

这里的游轮租金不便宜,更何况他们租的是纯白、漂亮、豪华的游轮。

她听说这种游轮日租上万。

而且这个帅哥从远处看很有魅力。就在刚才,她大胆地游了出来。仔细一看,她才发现他绝对帅。

有钱又帅,哪里能遇到这样的男人?

今天终于见到她了,她不想错过...

阮,结束了火热的深吻,慢慢的放开了。他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低声说了一句话。

江予菲睁大了眼睛,眼里含着无法抑制的幸福。

他的声音很低,只有她能听到他说的话。

他说:“我心中有一个朱砂痣,那就是你。”

江予菲读过张爱玲的小说,知道朱砂痣的意思。

他说她在他心里是朱砂痣,她怎么会不开心呢…

阮天玲懒的爬起来,他懒的转头,看着角度的时候,嘴角宠溺的笑容突然变了味道。

变成了没有温度的冰冷弧度。

“小姐,你为什么还在那里?你也上了游轮。现在你该走了。”

要不是她让江予菲主动吻他,他早就不客气地抓人了。

“帅哥,那是你女朋友吗?让我们交朋友吧。我将和你一起去钓鱼。我们一起玩好吗?”角依旧是那种天真无邪,没心没肺,甜甜的笑容。

“不好!”阮、微微蹙眉,粗暴地说:“我们要独居。不要打扰我们。”

江予菲默默地笑了。她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反正她就是想笑,忍不住开心。

“帅哥……”

“你不走,我就把你踹下去!”阮天玲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发嗲。

美女脸色僵硬难看,怒哼道:“走开,有什么大不了的?”

刚上来,她马上爬梯子下去了。

江予菲低声笑了笑:“你对美女的态度太差了……”

阮扬起了眉毛。“怎么,你想让我对她好吗?我现在给她打电话好吗?”

“你敢!战神”江予菲不假思索地说道。

阮、战神心情很好。“宝贝,我已经可以预见,你先输了这场比赛。”

“为什么?”

“因为我感觉你很爱我,先爱的人才会深爱。看到你为我吃醋,我觉得你很爱我……”

“自恋!”江予菲无情地瞪着他。“在结束之前,比赛的结果是不确定的。”

“你肯定输了。”阮天玲说得很自信。

江予菲突然感到有点难过。他只是想让她输吗?

承认他先爱上她有那么难吗?

她是一位女士。他饶了她之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一定要输,让她难堪...

在闷闷不乐的钓鱼中,阮似乎并没有看出她的不快。

“看,你又输了。”阮天玲提到一条鱼,在她眼前微笑。

江予菲没有心情去钓鱼。

她不应该玩这个愚蠢的游戏!

“我不舒服,不玩了。”放下鱼竿,她会装腔作势。

阮天玲抓住她的手腕,压着她,不让她动。

“你生气了?”

“谁生气了!我不舒服,我不玩了!”江予菲咬着嘴唇,眼睛里明显流露出委屈。

阮天玲捧住她的脸,强迫她直视他。

但是他戴着墨镜,而她什么也没戴,眼睛里的狼狈全暴露在他眼前...

江予菲的心变得越来越委屈和不舒服,她低下头不让他看到她的情绪。

“真的生气了?”阮天玲摘下墨镜,额头贴着她。

他的声音很柔和,带着柔和的哄闹,江予菲鼻子酸酸的,难过到几乎要哭出来。

她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受不了任何委屈。

“不。”她口是心非的回答。

阮,抿了抿嘴,笑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你输给我?”

江予菲微微抬起眼睛,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困惑。

阮,的眼神深邃而深沉,“因为我希望你今生来世都能爱上我。”

江予菲不满意。“那你呢?”

就希望她能爱上他?

她不想抬头爱他,因为会很累。爱是平等的。如果你想去爱,就要去看。

阮天玲轻轻捏着嘴角,眼里闪过她没有看到的悲伤。

“我会永远爱你,只要见到你,我就会爱上你,我会深深地爱你。所以我希望...你也可以爱上我,不要让我独自去爱……”

嘣-

江予菲完全被他的话震惊了。

她的心在颤抖,眼里突然充满了晶莹的泪水。

他在说什么?

她没有幻听...

"于飞,你能答应我今生和来世你都会爱我吗?"阮天玲轻声问她。

江予菲的眼里立刻涌出了泪水。

这个人太过分了。他只是让她生气,但现在她却感动得稀里哗啦。

为什么他能如此影响她的情绪...

“答应我,好吗?”阮天玲轻声喃喃道。

江予菲笑着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真的吗?别后悔!”阮天玲兴奋的说道。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我怎么能食言呢?这辈子我已经爱上你了。我不知道下辈子会怎么样,但我先答应你。”

“嗯,都市我们无法预测下辈子,都市但我们可以为这辈子做决定。记住你说的,这辈子你要爱我。”

“好的,我会记住的。”江予菲微笑着点头。

阮天玲心里松了口气,但还是很忐忑。

她现在说的话,等她恢复记忆还会算数吗?

他轻轻地吻着她脸上的泪水,然后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

江予菲,我能做些什么在短时间内完全俘获你的心?即使你恢复了记忆,你也可以继续爱我...

钓完鱼,带着战利品回到庄上,交给厨房处理海鲜。

吃饭前,他带江予菲去放风筝。

海边风很大。如果风向好,非常适合放风筝。

这两个人赤脚走在沙滩上,分享着一只普通的白色风筝。

虽然放风筝很天真,但江予菲玩得很开心。

特别是阮,也和她一起玩,她玩得很开心...

放风筝一会儿,他们就回去吃饭了。晚饭后,他们手牵着手在沙滩上散步。

江予菲的手提着鞋子,她抓着裤腿,露出一条细细的白色小腿。

阮也背着自己的鞋子,他也牵着自己的裤腿,露出小麦色的壮小腿。

江予菲看了看他们两人的肤色,觉得有很大的不同。

她有了灵感,挣开他的手,在前面倒退着走。

“我来问你个脑筋急转弯。”她笑了,“为什么黑人喜欢吃白巧克力?”

阮,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你确定这是脑筋急转弯?”

“当然,你能回答吗?”

“答案很简单,因为他是黑人,他怕咬手指。”阮对这个回答不屑一顾,又道:“你问我这个问题,侮辱我的智商!”

"..."她能说她花了几分钟才想出答案吗?

谁在侮辱谁的智商?!

江予菲不服气道:“再问你一个。你能做到,我能做到,大家都能做到,一个人能做到,两个人一起做不到。这是什么?”

阮,一把抓住她的身子,撅起了嘴。“我也问你一个。你一个人做不到,我一个人做不到,你我必须一起做。这是什么?”

“我先问你的!”江予菲忙反驳。

“你的那个在做梦,我的呢?”阮天玲一口气说出了她的答案。

江予菲无言以对。他能不那么聪明吗?

“你重复一下刚才的问题。”

“宝贝,我真的不想诋毁你的智商...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阮天玲很无力地问她。

江予菲微微脸红了。“我刚才没注意。再说一遍。这次我会记住的。”

“好吧,我再说一遍。”阮天玲重复了他的问题,江予菲皱着眉头沉思。

她一个人不行,他一个人也不行...

他们必须一起做...

这是干什么?

江予菲想了很久,不想出来。阮天玲憋着笑,她只好憋着内伤。

他凑近她的耳朵,轻轻握住她的耳垂。“这个你连回答都不会吧?”

他凑近她的耳朵,无双轻轻握住她的耳垂。“这个你连回答都不会吧?”

江予菲感到耳朵一阵麻,无双突然一股电流流遍全身。

突然,她的脸变红了。“阮,,你这个流氓!”

“我终于想出来了?”阮天玲笑得很暧昧,江予菲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你是色胚。你可以给那个话题带个脑筋急转弯……”江予菲举起他的手,拍打着他的身体。他抓住她的手腕,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告诉我答案是什么。”

“别说了!”江予菲的脸变得更红了,所以她不想说出来。她羞愧得要死。

“答案是做——爱!你猜对了吗?”阮天玲笑着问,心情很好地享受着她的羞涩。

江予菲抬起头,自豪地笑了:“你的问题不严谨。谁说你必须和我一起做的?你可以用……”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阮天玲瞬间变了脸色。

刚才,他温柔地笑了...

下一秒,他的脸色变了,变得很阴沉,很恐怖!

江予菲咽了咽口水,有一种陷入困境的感觉。

“说下去,我能拿谁怎么办?”阮天玲斜眼看她。

江予菲内疚地眨了眨眼:“我只是打个比方……”

“那你拿我跟谁比?”阮天灵勾唇煞问,却是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

江予菲怎么敢这么说?“我弄错了。你不会和别人一起做。你就不能和我一起做吗?”

阮,依旧苦笑。“哦,那意味着我只能和你一起做了。你能和别人一起做吗?”

这...听着,为什么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他不开心她可以和别人做,他却不能一样。

但问题是,阮绝不会是这个意思!

江予菲立即道歉:“我不能……”

“知道就好!”阮,冷冷地哼了一声,双手紧紧抱住了腰。“江予菲,记住你今天做出的每一个承诺。如果有一天你不能许下诺言,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她做了什么承诺?

在我今生和来生爱他...

你只能和他做承诺,不能和别人做承诺?

江予菲觉得他很霸道,但她一点也不排斥,反而很喜欢。

她搂着他的脖子,笑得很灿烂:“好吧,我什么都记得,但你要遵守诺言。”

“喂!”阮天玲笑着勾住她的嘴唇,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嘴...

在夕阳西下的海边,夕阳映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这样的画面很美,几乎让人泪流满面...

无忧无虑玩了一天,天已经很黑了。

阮天岭找了个代理司机给他们开车,但他弯下腰,蹲在江予菲面前。

“做什么?”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上来!”

"..."他要抱她吗?

为什么要背他,不坐公交车,他们走路吗?

“快点。”阮、对她霸道的命令转身,莫名其妙的问:“你要把我带走?”

“是的。”

“为什么?”他们显然有一辆车可以坐。

“不喜欢吗?”阮天玲问。

江予菲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她扑倒在他的背上,他托起她的身体,牢牢地抱着她。

江予菲躺在他宽厚的背上,战神闻着他独特的气息,战神她的心里充满了甜蜜。

“你非得一直背我回家吗?”

“嗯。”阮天玲轻哼一声。

江予菲偷偷笑了。“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能一直支持下去吗?”

“我怎么知道我不能?”阮天玲回答道。

他没有答应她什么,也没有说累了就放弃。

他只是说,他怎么知道他不能...

他想尝试,他还在努力。

江予菲喜欢这种认真努力,直到最后一刻才放弃的男人。

她摇晃着双腿,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仰望着天上的星星。

“阮,,我今天觉得很开心。”

“你的幸福就这么简单?”

“是的。”就这么简单。不需要有钱有名气。你只需要和你爱的人在一起,你就很幸福。

阮,的喉咙发痛,他很高兴她能感到幸福。

说实话,他欠她的太多了,这个补救根本不算什么...

“于飞,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江予菲想了一会儿说:“其实,我没有什么大的野心。我最想要的是有一个幸福的家,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那么她的心里就会有一种安全感和归属感。

阮,抬头低声说:“我给你一个家好不好?”

"..."江予菲突然想起了严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阮不是她爱的那个人,她一定会说你们是一家人。

也许她会责怪阮·的不负责任...

但是当她在那里的时候,她意识到感情真的不能被理智操纵。

她紧紧地搂住阮田零的脖子,低声问:“严月怎么办……”

“江予菲,你听我说,我不爱她。那个孩子是个意外。我不知道她要生孩子了。我早就和她分手了,你不能因为她意外怀孕就判我死刑。”

江予菲咬着嘴唇说,“我没有判你死刑,否则我不会让你现在背着我...我也知道我不该怪你,但我的心真的在乎,我不能完全在乎……”

“你要介意一辈子吗?”阮天玲问。

江予菲怔了怔,是的,难道她想介意一辈子?

江予菲说:“我不想介意一辈子,但现在,我的心还是不能完全在意...颜,我们的想法不同,如果我有别的男人的孩子,你会不介意吗?”

“我会介意的!”阮、曰:“吾不舍汝。只要你的选择是我,我就不会放弃你。”

江予菲突然感到羞愧。她为什么不那么坚决?

是她的爱对他不够深吗?

“于飞,我们也有不同的想法。如果你有别的男人的孩子或者你不想要的孩子,你要我继续接受你吗?”

"..."江予菲没有沉默地说话。

阮天玲也不再问什么。

他背着她安静的走在路上,司机默默的跟在他们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