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AG扑鱼(中国)集团有限公司----萍水相逢网(1/46)

AG扑鱼(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爱德华小姐的伤这么严重?!萍水萍水

其他人很惊讶,萍水萍水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但是李明熙的表情很严肃,不像是在说谎。

爱德华先生的表情很黯然:“其他医生也说过这话。肖太太,你能治好吗?”

李明熙点了点头:“应该可以治愈,但是需要很长时间。”

“不管多长时间,我都会治好我女儿的!”爱德华先生坚定地说。

“甚至七八年?”

“可以!”爱德华先生突然眼睛一亮,兴奋地问:“肖太太,你确定你能治好卡罗尔吗?”

李明熙点点头:“可以,我可以帮她稳定病情,后者只能自己恢复。”

爱德华先生突然站直了身子,非常郑重地对她说:“肖太太,请把我女儿治好。不管你有什么条件,我都愿意答应你!”

“爱德华先生,请放心,我会尽力治愈爱德华小姐的。我是医生,给病人治病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肖太太,非常感谢!”爱德华先生兴奋地说。

李明熙,当他们走出爱德华小姐的住所时,江予菲迫不及待地问她。

“表哥,爱德华小姐的情况真的很糟糕吗?”

李明熙点点头:“是的。”

莫兰很沮丧:“我以为是测试。原来爱德华小姐真的受伤了。”

李明熙笑了:“可能这是上天给的考验吧。”

莫兰不解:“什么意思?”

“如果真的有人爱爱德华小姐,等她七八年就好了。”

“你说的没错,但是爱德华小姐受了那么多苦,上帝给的考验太残酷了。”

李明熙叹了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不可免。爱德华小姐的身体还是可以治愈的。这应该是她的运气。”

有几个是用来说话的,声音不高。

但是他们后面的一些人还是听到了。

另外,他们都知道...

然后到了晚上,李明熙等人得知又走了四个人。

只剩下六个男人可以嫁了。

估计是不想等爱德华小姐七八年了,就走了。

江予菲和他的妻子在伊斯顿庄园呆了两天。

李明熙每天都去给爱德华小姐治病。

剩下的六个人也陆续离开了,现在已经没有人了。

爱德华小姐醒了。

证实阮、与被害无关,阮、可以回家。

但是李明熙还不能走。她想留下来治愈爱德华小姐。

她想留下来,萧郎自然也想留下来。

李明熙和萧郎目送他们乘直升机离开。

直到直升机看不见了,她才笑了。

“好了,我们准备回家吧。”

萧郎大吃一惊:“回家?!"

“是的,你为什么不回家?我非常想念乔乔和肖骁,这两个小家伙肯定很想念我们。”

“但你不想把它给爱德华小姐……”萧郎的话突然停止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飞机降落在一个城市。

和阮从机场出来。

忽然,阮、觉得身后有人走过来。

这种定罪不是盲目的定罪,相逢也不是自欺欺人。

这是一种感觉,相逢一种微妙的感觉。

直觉告诉她,阮田零还活着,所以她在争分夺秒地找他。

他活着不代表他没有危险。

不代表他会长生不老。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去找他。如果她不努力,谁会去找他?

“就是因为他还活着,我才不顾一切的去找他,你明白吗?”

如果她错过了救阮,的机会,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南宫逸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对不起,我不够理解你的心情...以后还有一群人出去找,我们一起去吧。”

江予菲对他笑了笑:“谢谢你的理解……”

s市毗邻某市。

外面,在一个大别墅里,阮安国和他们住在一起。

他们知道了阮公馆被炸的消息。

不,应该说这个消息最近已经传遍了全世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阮大宅被毁,A城整体经济几乎瘫痪。

阮的基业,也毁于一旦。

阮安国得知这个消息时异常平静。

然后,不顾大家的阻拦,他带着阮田零的父亲阮明涛回了A城。

这里有太多他们需要处理的事情,他们忍不住出现了。

好在南宫徐人造成这么大的灾难后,赶紧溜了,留了下来,结果被抓了。

阮晋勇这次真的彻底崩溃了。

这个商业帝国,大家都认为它永远不会倒。

但是一夜之间,阮晋勇已经分崩离析。

事情发生后,阮的股票跌到了零,一夜之间,阮损失了几十亿。

银行撤资收债,合伙人取消合作,供应商断货。

阮氏高层伤亡。

阮氏就像一台电脑,cpu坏了,已经彻底报废了。

只有一些零件可以作为废品移除和处理。

如今的阮氏就是这样的情况,情况更糟糕。

阮安国,即使在一个城市人脉很广,也无能为力。

唯一能做的就是迅速处置阮晋勇,把损失降到最低。

即使损失很小,阮还是会负债累累...

阮的母亲跟着去处理阮的事情。

江予菲和阮天灵都不在A市,所以这些事情只能由他们三个长辈来解决。

s市郊区别墅。

大人都走了,只剩下安塞尔莫和君、阿伟和一些男人,还有一个被安塞尔莫抱起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名字叫萧岿,是安塞尔给她的。

几个孩子知道阮家的一切。

除了曹军对齐家一无所知之外,安塞尔莫和小葵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但是小葵不是很明白阮玲玉的现状。

唯一心智成熟的安塞尔是最活跃的。

一连两天,安塞尔都是一张平静的小脸和一张小嘴,紧张地啜饮着,眼睛里的光彩几乎消失了。

喜欢和他一起玩的小君齐家似乎感觉到了他悲伤的心情。这些天他很聪明,从不打扰他。

(cqs)

喜欢和他一起玩的小君齐家似乎感觉到了他悲伤的心情。这些天他很聪明,萍水从不打扰他。

小葵很安静,萍水仿佛没有存在感。

安塞尔很担心爸爸,天天问阿伟。

他走到后花园,看到阿伟在打电话。

安塞尔静静地站在他身后。阿伟打完电话,转头看他,差点吓了一跳。

“少爷,有什么事吗?”

“阿伟叔叔...我还没找到我爸爸吗?”安塞尔舔舔嘴唇,低沉地问道。

阿伟黯然摇头:“还没有,不过也是希望能找到。”

“阿伟叔叔,我想去伦敦。”

“你在伦敦干什么?”

“我不信任我妈妈,我想和她在一起。”

阿伟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你妈妈没事的。”

“阿伟叔叔,你说...如果我爸爸死了...我妈妈会怎么做?”

阿伟愣住了

“老板,他不会死的。”

安塞尔垂下眼睛,声音有些颤抖。“阿伟叔叔,如果……爸爸死了,妈妈也会死。”

阿伟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不能没有爸爸妈妈...我要去找妈妈,我要照顾她。”

听一个孩子说这个邪,阿伟心里很不爽。

“你还没找到你爸爸,所以别想了。”

安塞尔莫点点头,“我知道,我只是怕万一。我不能在这里等。如果爸爸真的不走运...妈咪肯定不会要我们的。”

说到这里,安塞尔的眼里满是泪水。

他突然转身,擦去眼泪,带着平静的小脸转过身去。

“阿伟叔叔,你能带我去伦敦吗?”

“没有!”阿伟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伦敦现在非常危险。我不能带你去。”

“我只想看着妈妈……”安塞尔眨了眨眼,看起来有点可怜。

阿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他。

“少爷,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真的不能带你去。如果你太想你妈妈了,打电话给她。”

安塞尔阴沉地点头。“我明白了。”

“阿伟叔叔,那我就回去了。”

“少爷,你得考虑一下。你爸爸是最棒的。他会没事的。”

“嗯……”

安塞尔转身孤独地走着。

走了几步后,我发现小葵站在一棵树后。

“小葵,你怎么来了?”安塞尔轻声问她。

“别难过……”小葵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挤出这句话。

安塞尔扯出一个笑容:“我没事。来吧,我们回去。”

他拉着她的手离开了。

小葵看着他的侧脸,想说点什么,几次都有些尴尬。

但别说,她觉得自己是个不孝顺的人。

我哥哥对她很好,她和爷爷一样喜欢她。

她应该告诉他的。

“哥哥……”

安塞尔转过头。“是什么?”

萧岿眨了眨她明亮的大眼睛,声音仍然是乳白色的:“你父亲没有死。”

安塞尔犹豫了一会儿。

他以为她在安慰他。“嗯,谢谢你,葵儿。我希望我父亲还活着。”

萍水相逢网

“他一定还活着!相逢”这一次,相逢小葵说话的语气加强了很多。

安塞尔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当萧岿看到他不相信时,他有点焦虑:“他真的活着,他一定会回来的!”

“小葵……”安塞尔羞愧地垂下眼睛。

“哥哥,你怎么了?”

“我觉得我不如你。你可以肯定我爸爸还活着,为什么我不能呢?你说得对,我爸爸一定还活着!我会坚信他以后还活着!”

他仍然不明白她的意思。

“哥哥,我是说,你爸爸还活着。”

这一次,安塞尔多少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爸爸已经消失在海里好几天了。你怎么知道他还活着?”

“我……”

“嗯?”

萧岿无辜地眨了眨眼:“因为我昨天梦见了我叔叔。”

安塞尔忍不住笑了,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

“你甚至不认识我父亲,但你看过他的照片。”

小葵低下头,没再说什么。

她只能说这么多。

爷爷的警告,她永远不会忘记。

又搜寻了两天,阮仍然没有下落。

南宫一说得对。南宫旭的手下很安静,没人会对他们怎么样。

所以,南宫旭是真的死了。

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江予菲没有任何感觉。她只关心阮、的生死。

原来南宫旭是个可以忽略的人。

江予菲又住在日月岛上了。

还有两个丫鬟陪着她。这两个丫鬟是当初被救的丫鬟中的两个。

他们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

江予菲白天跟着桑格拉斯出去找东西,但什么也没找到。

他们的搜索范围扩大了数百公里,但什么也没找到。

江予菲疲惫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有些暗淡。

“江小姐,你想看电视吗?让我帮你打开电视。”女仆想转移她的注意力,所以她友好地问她。

江予菲似乎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女佣自己打开了电视。“江小姐是A市人吗?我们可以在这里搜索A市的电视台,全世界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可以搜索。”

江予菲微微抬起眼睛,女仆把电视转到了A城的电视频道。

画面跳出来,一张熟悉的脸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在过去的一周里,可以说大家的焦点都在阮破产的消息上。今天,我们的记者跟踪报道,得到了一些新的信息……”

江予菲瞪大了眼睛,起身走到电视机前。

电视上阮安国被很多记者围住,他们问他的问题都是关于阮解决破产危机的方案。

阮安国面色冰冷,平静的说了一些解决的办法。

即使阮一家发生了这么多事,他看起来还是像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

江予菲不可思议的摇摇头,他的眼睛使劲摇晃。

这是怎么回事?阮氏为什么会破产?

阮晋勇被炸。怎么回事?

为什么没人告诉她这个消息?

拿出手机,萍水正要打电话,萍水正好看到南宫逸进来。

“南宫逸,阮氏出事了。怎么回事?你知道吗?”江予菲下意识地问他。

她觉得大家都知道,但她不知道。

南宫逸看了一眼电视。“你已经知道了?”

“果然,只有我不知道,是吗?”

“我们不告诉你,也不想让你太担心。”

江予菲不太在乎他。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一知道瞒不过她,就低声说:“前段时间南宫旭派人炸了阮家老宅,也炸了阮家。现在阮家破产了。”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了几分钟。

“没人受伤?”

“除了部分同姓员工有伤亡,家里没人出事。”

江予菲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心里很不舒服。

是他们给那些无辜的人带来了麻烦...

“阮家现在怎么样了?很严重吗?”

其实你不用问她也知道情况肯定很严重。

没想到南宫徐会疯狂的做这些事情。

爷爷,他们现在压力一定很大。

阮下落不明,阮家破产,如今的阮家动荡不安,真是前所未有的惨烈。

江予菲握紧她的手。她知道她不能呆在这个地方。

找到阮,很重要,但他的家人也很重要。

她现在能为他做的就是帮助阮的家人。

江予菲抬起腿,出去找桑格拉斯。

外面,桑格拉斯正在和几个男人讨论事情。

见江予菲来了,便叫人散去,笑着上前道:“嫂子,你是来看我的?”

江予菲点点头:“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是什么?”

“我明天要回a市,阮家那边我不能不管。我把它留在这里给你……”

“嫂子已经知道了?”

江予菲阴沉地点点头:“我才知道。”

桑鲤一本正经地说,“嫂子,你放心回去吧。我在这里,不会有问题。对了,嫂子,这是给你的。”

桑鲤递给她一张支票。

江予菲看到上面巨大的数字,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给我这个?”

“嫂子,现在家里需要钱,希望这钱能解决燃眉之急。”

“不,我不能……”

桑鲤笑着说:“嫂子,这些钱都是老板的。我已经卖掉了夜魂的所有财产。这是收的一些钱。别担心,我还有一些钱。曾经在这里度过搜救,也给兄弟们留下了遣散费。嫂子,夜之魂已经无法维持了,我只能主动解散这个组织。”

江予菲惊愕地看着他

桑鲤尴尬地问:“嫂子,你怪我,我不抱怨,我知道我做错了……”

“不,你做得很好!”江予菲感激地说,“这个时候你很难有这种勇气。夜魂真的要解散了,不然只会失去更多。桑鲤,我代表阮田零谢谢你。”

桑鲤笑着说:“嫂子,你真好。拿着这些钱。”

江予菲没有再拒绝,接过了支票。

她又看了看大海,在心里念着。

阮、相逢,相逢我明天就走。

我不能留下来等你,别怪我。

爷爷,他们都是你的亲戚。这个时候你不能给他们分享任何东西。让我做你该做的事。

但是,我会一直等你回来,永远…

阮的老房子被炸了。现在阮安国住在李家提供的地方。

连续和阮晋勇打交道几天,阮安国再也拉不动自己了。

阮明涛照顾他,躺下。他在床边小声说:“爸爸,剩下的交给我吧。不用麻烦了。”

阮安国摇摇头。“不,有些人还是希望我自己去要。而有些人,你活不下去。”

阮明涛在心里叹了口气。

阮家忽然闹大了,情况也不至于这么糟。

但很多人借此机会打压阮晋勇,于是阮晋勇彻底瘫痪。

阮氏现在一塌糊涂,即使有相关部门的帮助,也很难熬过这个难关。

其实说白了就是穷钱。

现在卖了阮,债也还不起了。

如果所有的债务都还清了,一切都会好的。

但是,他们也会变成普通人,而不是有钱人。

想到这里,阮明涛苦笑了一下。

没时间了。我还是想继续过以前的生活。还我钱过普通人的生活就好。

“爸,你先好好休息,身体最重要。”

“我明白了,你去工作吧。”阮安国疲惫地闭上眼睛。

阮明桃刚要出门,阮穆闯了进来。

“你怎么了?”看到妻子这个样子,阮明涛关心的问道。

阮的妈妈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她看着阮安国说:“爸爸,于飞回来了!”

阮安国突然睁开眼睛

他看见许多江予菲人都进来了。

“爷爷,爸妈,我回来了。”

阮安国的眼睛一下子就湿了,阮福脸色变得苍白。

江予菲回来了,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不是天玲他...

江予菲看出了他的想法,笑了:“爷爷,爸爸,阮田零还没找到,不过别担心,他们还在找他。”

虽然没找到人,但总让人往坏的方面想。

但这也给了他们一些希望。

阮安国松了一口气。他撑起身子:“于飞,你回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爷爷,我也决定暂时回来。”

江予菲没有说太多。她拿出一张支票,递给阮明涛。

“爸爸,这是阮在伦敦的全部财产...还有更多,但都丢了...只剩下这些了。你以为这样就足以解决阮的危机了吗?”

夜魂的损失不可估量,估计损失上百亿。

最值钱的是装备和陆军火力,几乎都丢了。

而且晚上需要安置的人那么多,遣散费又是一大笔钱,真的没剩多少了。

阮明涛接过支票,是一张50亿元的支票。

现在,对他们来说,这么大一笔钱已经能够解决燃眉之急。

严明涛有些激动地说:“虽然不够,但是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让我们缓一缓。”

萍水相逢网

江予菲没想到,萍水阮晋勇的处境已经严峻到这种地步。

“爸,萍水你先用钱,我再想别的。”

“不,既然你回来了,好好休息。我们想点别的吧。”阮明涛不想给她太大压力。

江予菲知道他的善良,他非常感动,他更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度过这场危机。

“于飞,你先去休息吧。”阮安国也笑着对她说。

她没有回来,她看起来很累,显然她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来,我带你去休息。”阮牧把她带走了。

江予菲真的很累,很长一段时间都缺乏睡眠。她的头总是剧痛。

阮木安顿好她后,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但是她设了闹钟,睡了几个小时就醒了。

洗完澡换好衣服后,江予菲拿了些文件出去了。

阮木在楼下客厅。当她看到她下来时,她问她要去哪里。江予菲只是笑了笑,说她要出去做点什么。

现在阮家负债累累,值钱的东西都卖了。

还听说连阮的老房子都卖了。

出去卖东西了。

一想到要卖掉她和阮、的房子,就心如刀割。

然而,她强迫自己用力压下去,咬紧牙关,冲到卖房子的中介处。

签了几份合同,说了卖房的价格后,江予菲把房子的钥匙交给中介,就离开了。

江予菲不担心卖掉那栋房子。

有钱人不缺那点钱,【飞阿斯特勒】地段好,环境好,建筑风格美,连装修都很豪华,全新。

可能很受欢迎吧。

阮天灵为了【费阿斯特勒】花了不下两亿。

江予菲直接定价3亿元,虽然有点高,但也不算太离谱。

而且对方有意购买,还便宜了几千万。价格3亿,但她希望卖出更多的钱。

做完这些事情后,江予菲走在路上,感到口渴。

她去便利店买了瓶矿泉水,然后还要赶公交车。

现在省一分就是一分。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连饭都吃不起。

江予菲回家,和他的长辈们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回到他的卧室。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萧泽新低沉的声音响起。

“喂,是谁?”

江予菲的号码是新的。她笑:“爸爸,是我。”

“雨菲?!你在哪里?”萧泽欣兴奋地问。

“爸爸,我回来了,我现在和爷爷奶奶在一起。你和你妈妈好吗?”

萧泽欣笑着说:“我和你妈妈都很好。我们都听说过于飞和田零……”

一提到阮,很快就迷了眼。

“于飞,告诉我发生的一切。”萧泽新问道。

江予菲没有隐藏他。他仔细讲述了伦敦发生的事情。

萧泽新听着,很沉默。

南宫旭死了,他们应该高兴才对。

但是阮、的生死未卜,所以他们不可能幸福。

萧泽欣说了几句安慰她的话。。

然后他说:“我也知道阮家地现状。我和你妈帮不了你,相逢但是还有一点积蓄。你拿去,相逢先帮阮家渡过难关。”

“爸爸……”

“你也别拒绝,否则我和你妈妈心里会难受的,我们都愿意。而且爸爸有赚钱的能力,你不用管我们。”

江予菲笑了笑,大方地接受了。

“好吧,我一会儿把我的账号发给你。爸爸,恐怕我最近没时间见你。不要生你妈妈的气。”

“傻姑娘……”萧泽欣无奈地笑了。

江予菲和他的父亲聊了一会儿,然后挂了电话。

萧泽欣很快就把所有的钱都存进了她的账户,总计7亿,估计都是她父亲的积蓄。

第二天一早,江予菲接到了房地产中介的电话。

对方说她的房子是3亿买的,买家根本不还价。

江予菲很好奇谁买了她的房子。

不过既然有人愿意买,她自然很开心,只是下意识的忽略了她的不情愿。

没吃早饭,江予菲匆匆出去办理手续。

对方只派了律师办理手续。当江予菲看到签名人的名字是萧郎时,她知道了,松了一口气。

把房子卖给萧郎,以后有机会再买回来。

江予菲自然知道萧郎在间接帮助他们。

她接受了他的愿望,没有拒绝。

他们现在真的很需要钱,拒绝太多就是假的。

手续办完后,江予菲也拿到了钱,对方拿到了房子。

江予菲现在有数十亿的存款,她打算回到她岳父阮明涛身边。

刚走到路边,正要坐车离开,一辆黑色奔驰缓缓停在她面前。

萧郎仍然很低调,但很高贵。

就像他开的车一样。

当车窗滑下时,萧郎探出头:“上车。”

江予菲笑了笑,打开副座的门坐了进去。

萧郎启动汽车,笑着问:“你吃了吗?”

“还没有。”其实她连早饭都没吃。

“偏偏我也没吃。我请你吃饭吧。”

“好。”江予菲大方地笑了。

萧郎开车带她去了一家高档餐厅,要了一个盒子。

服务员毕恭毕敬地把他们介绍到包厢里,然后端上菜单让他们点菜。

小余介绍江予菲:“这种秘制的鱼和蜗牛肉味道很好。要不要试试?”

“好。”

萧点了这两个菜,随意点了一些,又点了一瓶红酒。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当侍者走下来时,江予菲问他。

“是明溪告诉我的。”

江予菲知道他们两个已经纠缠在一起,忍不住问:“你现在和你的表妹在一起……”

萧郎淡淡地笑了笑:“我和她还是那样。”

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在一起。

江予菲在萧郎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忧郁,她停止了谈论这件事。

“那你怎么知道我要卖房子?”

我打听阮一家的事,看有没有什么事。"。等你回来,我自然会问起你,然后我就知道了。”萧郎非常坦率地说。

江予菲知道他办理手续时不在那里,但他不想让她拒绝他的帮助。

萍水相逢网

所以手续办完之后他才出现。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萍水尽管告诉我。”萧接着说道。

他们已经那么熟了,萍水说话自然是最真诚的。

江予菲笑了:“你放心,我不会客气的。”

说话间,菜上来了。

萧郎用备用筷子亲自把鲜嫩的鱼放进了她的碗里。

“尝尝,看味道如何?”

江予菲吃了一口,味道非常好。

最近她一点食欲都没有,几乎要填饱肚子了。

这仍然是她最近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

“真好吃。”江予菲连连点头。

萧郎看到她瘦了很多,笑着说:“好吃就多吃点。”

这顿饭,江予菲吃得很好。

她和萧郎没有心照不宣地提到阮天玲。

萧郎不敢碰她伤心的地方,江予菲也不敢多说。

阮天玲出事了,她应该很沮丧。

但是现在,迫于形势,她不得不乐观积极地面对生活。

阮的家庭,老小,永远不会放弃。

阮、走的时候,她也没有忘记他的话。

你要答应我,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会过得很好。】

她会答应他好好活着,等他回来的那一天。

吃完后,萧郎开车送她回去。

江予菲邀请他去做客,但萧郎拒绝了。

他往回开,刚走了不到几十米,一辆火红的车迎面驶来。

萧双目微色,和对面的车子交错而过,车子猛然停下。

对方也有默契地阻止。

李明熙侧身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她以为他是来拜访阮家的。

萧郎笑着说:“我刚来。”

只是来了又走?

李明熙挑了挑眉毛,没多问:“那就慢慢走,再见。”

她发动汽车离开了。

萧郎没有立即发动汽车。

想到李明熙淡然的神色,他不禁苦笑了一下。

过了这么久,不管他怎么说,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一开始他以为只要他努力,真诚,她就会原谅他。

但现在看来,她真的没有和他在一起的打算。

她没有生他的气,她真的不了解他...

萧郎不明白为什么女人的心能随火而去。

一点过渡都没有,好冷好坚决。

别只是说,她以前喜欢他...就因为激情?

后来热情消退,亲情尽失?

萧想到这些,心底便是孝凉。

恐怕他和她,真的有缘无分...

李明熙停好车,穿着高跟凉鞋走进别墅。

“阿姨。”看到阮妈妈坐在客厅里,她笑着叫了一声。

阮目笑问道:“你找于飞?”

“阿姨,你真有独创性。”

阮目笑着说:“于飞刚回来,要上楼。去找她。”

李明熙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好的。”

江予菲回到卧室,刚洗完脸,就听到敲门声。

她去开门,说:“表哥,你怎么来了?!"

李明熙走进去,笑着问:“怎么,我不能来了?”

江予菲笑着说,相逢“我只是有点惊讶。进来坐吧。”

李明熙走进去,相逢在沙发上坐下。

“你想喝点什么?”江予菲问她。

李明熙挥挥手:“别跟我客气,过来坐,我有话跟你说。”

江予菲在她旁边坐下:“什么事?”

李明熙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她。

“我也没多少钱。这是我明天早上补上的一亿。拿去。”

江予菲愣住了,立即把钱还给她。

“表哥,这钱我不能拿。我知道事故发生后你帮了我们很多,所以我不能拿这笔钱。”

李明熙笑着问:“我知道这钱对你来说是九牛一毛。你应该不会看不起吧?”

“没什么!”

“那就拿着吧”李明熙坚定地推给她。“等阮田零回来发达了,再还给我。不管多糟糕,等安塞尔长大了,他会还给我们的。”

“表哥……”

“行了,不要婆婆了。本来想把这钱直接给阿姨,她不要,我就给你了。拿去吧,其实我们也做不了多少。”

江予菲捏了捏支票,感激地说:“好,我收下了。谢谢表哥。”

李明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沉声问道:“阮田零真的没有消息吗?”

江予菲突然模糊了他的眼睛。

“没有,我们每天都在找,但是找不到任何线索。”

“往好的方面想。他能不能回来,你得往前走。”

“嗯,我知道!”

如果在以前,她不想活得没有阮。

但是这两天,她不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大。

人的一生,不仅有爱,还有亲情和友情。

如果阮真的回不来了...她必须活得更好,才配得上阮的努力。

“对了,表哥,萧郎刚送我回来。你见过他吗?”江予菲转移话题,试探性地问道。

李明熙坦言:“见过。”

“你和他……”

“我不会和他有任何关系。爱我一次就够了,还是一个人好。”

江予菲看不出她的情绪:“但我能感觉到,萧郎显然没有放开你。”

“时间长了就算了。”李明熙说得很轻松,好像谈论萧郎就是谈论别人。

江予菲真的无法理解他们。

虽然萧郎的话有些过火,但李明熙不是那种冷血的人。

对他的感情一句话都不会这么残忍。

那是为了什么,让她如此无礼?

李明熙没有呆太久就走了。

江予菲把她送出了门,然后把她收集的11亿交给了阮明涛。

阮福问她从哪里来,江予菲没有隐瞒。

阮福没多说,收下了钱。

现在有了这笔钱,阮家的压力小了,但这还不够,还有点短,还不到还清所有债务的时候。

江予菲已经不知道如何筹集资金了。没有办法,他只好鼓起勇气给南宫文祥打电话。

南宫文祥听说她想借钱,直接问她要多少。。

既然没有愤怒,萍水她写什么?

李明熙拿起笔,萍水不自觉地写下了萧郎的名字。

[萧郎,事实上,你非常好,非常好]

写下这句话,李明熙是完全不抑郁的,她有这么好的老公,她是抑郁的!

【和你结婚我很开心,我爱你】

李明熙放下笔,脸颊微孝顺,微热。

她似乎从未告诉过他她爱他。

但她不好意思说出来,却没有说出来。我相信萧郎也理解。

这两句话是李明熙写的。她把纸折好,萧郎刚刚完成,就把纸拿出来了。

“写了吗?”他问。

“写好了。”

萧郎去找了一个打火机,点燃了他的纸,然后把打火机给了李明熙。

他们把写的东西烧了,当纸快要烧完的时候,他们把灰烬扔进烟灰缸。

萧郎笑着问她:“你心情好吗?”

李明熙摘下墨镜,笑而不语。

墨镜都摘下来了,自然没事。

萧也立刻摘下了墨镜,然后迫不及待地拉起李明希的身体,亲吻她的嘴唇。

李明熙也拥抱了他,回应了他。

两个人倒在沙发上,一时间就相爱了...

今天,一件不愉快的事情终于过去了。

然而,萧郎真诚地向李明熙求爱,整天呆在家里,和她一起看电影。

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翻出《死神来了》,一个接一个。

说真的,美剧血腥恶心。

李明熙一边看一边吃水果。萧郎担心她的消化不良。

“你还吃吗?”萧问她。

李明熙直接叉了一个苹果喂给他。萧郎张开嘴想吃它。

“你不也吃吗。”

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他们的心是如此坚韧,以至于面对血腥的画面,他们可以津津有味地吃东西。

李明xi是医生,他的心理素质自然很好。萧郎正从血泊中爬出来。看这部电影让他觉得很幼稚,很无聊。

李明熙也觉得无聊。

她直接关了电影:“别看了,没意思。”

“我们为什么不玩游戏?”

“不去了,更没意思!”

萧郎紧紧地拥抱着她。“那就去睡觉,做点不无聊的事情。”

“更无聊!”李明熙的贬低反驳。

萧郎辞职了。“你觉得无聊吗?”

李明熙怕他成真,笑了笑:“我现在就是无聊,什么也做不了。”

萧郎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时间还早。我们去兜兜风吧。”

“别走。”李明熙靠在他身上,百无聊赖。“怎么做什么事都这么无聊。”

萧郎轻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我想把医院买回来上班。”

萧郎沉思着:“医院可以买回来,但你不能去上班。”

“为什么?”李明熙皱了皱眉头。

“你忘了妈妈说的话了?她不允许你上班,你的工作量总是很大。做手术的时候更累。婆婆一定不允许你上班。”

是的,现在妈妈很期待她怀孕生孩子。她要去工作了,她快死了。

“我每天在家都很无聊,所以我得找点事做。”

“你可以和朋友一起去玩,或者做你想做的其他事情。”

李明熙笑着说:“我就是喜欢当医生,相逢给别人治病。我听说政府现在组织了一个活动,相逢安排一些医生在山里传播医学知识。我觉得这样挺好。”

“要不要去?”萧郎盯着她。

李明熙漫不经心地回答:“有点。”

“别走!我们刚刚结婚。婚礼期间你要是离开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萧郎威胁说。

李明熙知道他不会答应,所以她也没打算去。

“随便聊聊。”

萧郎想了一会儿说:“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带你去骑马。”

李明熙眼睛一亮:“真的吗?!"

“嗯,你应该对骑马感兴趣。”

当然,她对任何有挑战性和令人兴奋的事情都感兴趣。

“那我现在就去准备,看明天能带来什么!”李明熙兴高采烈地冲进卧室,整个人活了过来。

萧郎无奈地笑了笑。他天生安静无趣。李明熙喜欢刺激和冒险。

有她在身边,我相信他的生活永远不会无聊。

李明熙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第二天骑马,享受美好的一天。

结果第二天一早,李妈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回家吃饭。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回家吃饭时,李木说今天是她和李明熙父亲的结婚纪念日。

李明熙很无语。

父母不应该一个人过结婚纪念日吗?

为什么要把全家拉在一起!

他们不觉得多余的人都是第三者吗?

李明熙说了这个邪,李牧很坚决的说:“你回来就回来。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我还是不是你妈,让你回来你就推三阻四!”

李明熙被骂,只好放弃骑马计划,和萧郎一起飞回家。

一路上,李明熙有点沮丧,萧郎安慰她说改天再去骑马。

李明熙抑郁了一段时间,后来就不抑郁了。

既然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自然想买点东西回去当礼物送给他们。

但是买什么礼物才能体现礼物的价值呢?

送普通礼物显然没意思。他们不喜欢普通的礼物。

送你的钥匙,虽然心到了,但是无聊。

李明熙想了想,决定在旋转餐厅给他们做一顿情侣套餐。

老人有享受浪漫的权利。也许父母不会觉得享受很丢人,但她可以撮合他们。

萧郎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所以他们去买了一份套餐,也就是今天晚上。

李明熙和萧郎高高兴兴地来到了李家。

下了车,走进客厅,突然听到一个孝子的大叫声。

李妈妈和李爸爸正在哄一个两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在哭,为妈妈哭。

一会英语,一会汉语,语言叫乱七八糟。

李明熙傻眼了。“妈,这是谁的孝心?”

看到他们来了,李木高兴地说:“这是你叔叔的小孙女。你还没见过她吗?”

李明熙有一个叔叔,但是他不住在A市。两家很少见面。

我叔叔有两个儿子,都结婚了。大儿子嫁给了一个美籍华人。这家人经常住在美国。李明熙78年没见人了。

但是听说他们二胎是女孩,萍水是这个吗?

李明熙上前疑惑地问:“大表哥,萍水他们来了吗?”

“嗯,他们夫妻来A城办点事,孩子就交给我们一天。”

李明熙走到萝莉身边坐下,笑着捏捏她的手:“小家伙叫雪儿,是不是?”

李牧笑着说:“对,叫雪梨。”

“雪儿,我是表姐。”

雪儿看看她,继续哭。

李明熙抱起她,用英语安慰她:“别哭了,爸爸妈妈马上就来了,他们去给你买好吃的了。”

雪儿明白了,就不哭了,但是还在打嗝。

李妈妈笑着说:“叫你来是对的。我知道她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李明熙一边逗小家伙一边开玩笑:“妈,你不会要我一天带孩子吧?”

李牧笑着说:“你没事干。我叫你来是为了带孩子。”

李明熙惊讶地抬起头:“你不是说我们要回来庆祝你们的结婚纪念日吗?”

李牧嘲笑一些小偷:“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们一起回来庆祝的?我只是让你回来。你奶奶一大早就去见朋友了。正好,我和你爸爸要出去玩一天。你和萧郎在家照顾孩子,我们晚上回来。”

李明熙很无语:“妈,我不是保姆!”

“但你是雪儿的表妹。雪儿中文不好,我们也不能带她。你看你哄她她就不哭了,你带她去比较好。肖骁也会说英语?”

母亲李的最后一句话问。

萧郎笑着点点头,李木拍了拍手,笑着说:“那更好。你们夫妻一起带孩子,有个伴。雪儿很可爱。你今天学会了带孩子。有了孩子之后,你会更熟练。”

李明熙:“…”

李妈妈把李爸爸抱起来说:“就是这样。你在家照顾孩子。我和你爸爸出去了。”

“妈妈……”

“明溪,妈妈也对你好,带孩子会让你想生孩子。”

萧郎的眼睛一亮,李明熙头疼,这下又生了。

但是现在,除了留下来照顾孩子,她还能做什么呢?

真的很压抑。本来打算骑马,结果变成了带孩子。

当李木和李福准备离开的时候,李明熙给了他们一份礼物。

李妈妈笑着说:“我和你爸爸还没决定晚上干什么。太棒了。不要担心晚上做什么。那我们以后再努力回来。你的表弟预计明天早上来。今天,你们两个带着孩子。一言为定!”

李的妈妈和李的爸爸高高兴兴的走了,李明熙更是郁闷。

她不应该给他们礼物吗?

人都走了,客厅里只剩下萧郎、李明熙和无辜的雪儿。

李明熙向萧郎抱怨:“我就知道我们不会回来了!”

萧郎笑着说:“如果我们不回来,我们的父母将如何度过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是的,算了。她会为了父母的幸福而牺牲自己。

李明熙吻了吻雪儿,对萧郎说:“留在这里照顾孩子一点都不好玩。你去上班,我一个人带。”

萧郎眼中闪过一丝兴趣:“妈妈说让我们一起来,相逢这样可以增加我们想要孩子的欲望。”

李明熙想,相逢你生孩子的欲望够强烈,没必要增加。

“真的不上班了?”

“别走,留在这里陪你。”萧郎坚定地回答。

李明胜xi嘿嘿一笑,把雪塞到他怀里。

“那你先吃吧,我去弄点吃的。”

萧郎有点被他那柔软的小洋娃娃迷住了。他还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孩子。

雪儿好奇地看着他,用英语问道:“你是谁?”

萧郎露出了美丽的微笑:“我是你的叔叔。”

雪儿歪着头说:“我怎么没见过你?”

“因为你出生不久,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雪儿莫名其妙地点点头,然后伸出胖乎乎的手:“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萧郎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你好,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李明熙把水果切好,从厨房拿出来。他看到一大一小,坐在沙发上聊得很开心。

雪儿眨着眼睛问:“这是什么地方?”

“中国,一座城市。”萧郎严肃地回答。

“你知道我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吗?”

“我去给你买好吃的,但是路太远,他们要很久才能回来。你会哭吗?”

“我不哭,我勇敢。”

“勇敢的小公主?”

“是的,我是一个勇敢的小公主。”

李明熙笑了:“看不出来你会照顾孝顺。”

萧郎狡猾地看着她:“所以我们很快就生了一个,生下来后我会照顾它的。”

李明熙盯着他,然后把水果拼盘放在茶几上。

“雪儿,过来吃水果。”

李明熙像猴子一样摆各种水果。

雪儿拍拍她的小手叫道:“猴子!”

“喜欢吗?”

“喜欢!”

“想吃吗?表哥喂你。”

雪儿的小手指着:“我要吃它的尾巴。”

猴子的尾巴是由葡萄制成的。李明熙交叉一颗葡萄喂给她。

“守望叔叔,你要吃什么?”小家伙问萧郎。

“我也吃尾巴。”萧郎看着李明熙。“你也喂我。”

李明溪划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

然后,雪儿吵着要吃猴子的耳朵。李明熙成功的用一盘水果搞定了她,让她熟悉了他们。

吃完水果后,她找到一本童话书,读给她听。

很难熬到中午吃饭。聪明了一上午的雪儿,刚走到桌边又哭了。

“我要爸爸,妈妈,为什么他们还没回来?”

“雪儿不哭,她们回去的路上很快就会回来的。”李明熙抱起她的身体,安慰她。

小家伙擦了一把眼泪:“多久很快?”

李明熙很惭愧。这孩子没那么好糊弄。

她很认真地回答:“马上就12个小时了。”

“12小时?”

“嗯。”

雪儿伸出一根手指,仔细数着:“1,2,3,4...7, 5, 10 ...10, 12!已经十二个小时了。”

李明熙和萧郎:“…”

她算错了,但是她十二个小时过得比十二秒还快!

李明熙指着墙上的挂钟:“看,萍水如果最短的针是到12点,萍水你爸爸妈妈就回来。”

雪儿瞪了一会儿,认真地点点头:“我知道。”

李明熙端起她的小碗:“我们现在吃饭好吗?”

雪儿回头:“可是我想吃炸鸡腿和土豆。”

"我们中午吃这些,晚饭吃炸鸡腿和土豆好吗?"

雪儿噘嘴,摇摇头。“不,我不会吃这些。我想减肥,所以我想吃炸鸡腿和土豆。”

李明熙快要笑死了。她吃的炸鸡腿土豆才是长胖的好吗?

萧郎也忍不住笑了:“我会为她做的,很快就会好的。”

李明熙点点头。“那就去吧。”

萧郎去厨房的时候,李明希先哄雪儿吃了点米饭,说吃完饭就吃炸鸡腿和土豆。

雪儿很听话地吃了不到半碗,然后为了减肥,她坚决不吃了。

幸运的是,萧郎很快,很快他就得到一只炸鸡腿和一盘炸薯片。

雪儿开心的拿起鸡腿咬了一口:“好吃,好吃。”

李明熙逗她:“这是彪叔给你做的。要不要亲他一下表示感谢?”

雪儿点头,然后凑了个小脑袋,吻了萧郎一下。

萧郎的心突然软化了。他想,要是他有个女儿就好了。

“彪叔,嫁给我吧。”正在吃雪,突然来了,惊得张明-和大眼瞪小眼。

萧郎笑了:“嫁给你?”

“嗯,嫁给我,天天给我腿吃。”

“不行,我不能嫁给你?”

小家伙睁大了眼睛:“为什么?难道我不可爱,不漂亮?”

萧郎指着李明熙:“因为我已经娶了你表哥,所以不能再娶你了。”

雪儿侧身看着李明熙。她瞪着她几秒钟,大眼睛像杰玉,仿佛在安慰自己,说:“我想比你漂亮一点。”

“哈哈......”李明熙倒在桌子上,忍不住笑了。

雪儿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她耸耸肩,继续吃美味的鸡腿。

午饭后,李明熙会带着小家伙上楼去午睡。

反正雪儿是不会去的。她几次爬到沙发上,盯着挂钟。

发现最短的针几乎没有走多少,雪儿着急了,指着挂钟。“坏了,坏了,别走!”

李明熙忙着解释:“必须走,只是走得很慢。”

雪儿很失落的点头,眼睛继续盯着挂钟。

李明熙和萧郎没有强迫她午睡。他们打开电视,找到一部动画片看。

动画片吸引了小家伙。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挂钟,看了一会儿动画片,然后转过身来。她很忙。

看到她静静地坐着,李明熙等人静静地看着电视,没有打扰她。

过了一会儿,李明熙看着这个小家伙,他很开心。小家伙一直坐着睡觉,眼皮耷拉着,想睁开,稍微睁开一点又垂下来,她就这样来回走了几圈才完全闭着眼睛睡着。

而且她的嘴微微张着,口水一直流出来。

此章加到书签